已经终末了吗很忙...吧 关注:41,445贴子:923,997

【终末祭征文】 蓝珂一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平时无意间的脑洞,突然兴起就写了。第一次写同人,望大佬鼠们轻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7-30 21:12
    在此感谢火老师@露露缇雅🍀时代 在写文期间帮我斧正了许多错误,还一直鼓励我。我在此祝火老师与若水老师共结连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7-30 21:16
      Part1•珂朵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7-30 21:19
        头发无所依地随风飘舞。
          珂朵莉投身于无处立足的天空,催发着似乎用不尽的魔力,加速下落。她紧盯着前方正坠落的两人,依稀可辨是一个黑发无征种抱着一个灰发小女孩。潜意识告诉她,她正是为他们而来。
          [着火掉下来的许多书本] [塌陷一角的银月]
          杂乱的意象,支离破碎的迷茫,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汹涌袭来。珂朵莉的自我如暴风中的小舟摇摇欲坠……
          阳光照射在珂朵莉那似在燃烧的红发上,反射出耀眼的光芒——也映衬了她黯淡的瞳仁。
          [沉没于水中的蓝色水怪] [浑身着火的鸽子]
          咣啷——咣啷——
          那些美好的回忆,那些痛苦的回忆,都逐渐脱离脑海,自己的意识也越来越接近白纸,可是——
          [加油!]
          眼前似乎浮现出一个红发及腰的小女孩。
          珂朵莉自然而然地露出笑容,继而熟练地催发魔力。强大的魔力凝聚成巨大而透蓝的翼翅,散发出点点的荧光。随后,翅膀鼓动,珂朵莉如离弦之箭般飞出,飞向那黑发无征种。周围飞射的碎片与兽的残肢都被远远甩到身后,珂朵莉极速地飞着,似乎能追上时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7-30 21:19
            “砰——”珂朵莉从一片灰尘中走出,巨大的冲击使得地上被砸出一个巨坑。幸亏有魔力的缓冲,珂朵莉倒是毫发无伤。
            不过另外一个人就没这么好了——那个黑发男子在接触地面的一刹那向侧边翻滚,借此消耗掉大量的动能,但剩下的能量还是令他本就重伤的身体雪上加霜。怀中的小女孩倒是被保护得很好,竟只是受了点擦伤。
            眼下四处的兽都向他们靠近,男子想要应战,却连一只手都抬不起来……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珂朵莉握住狄斯佩拉提欧,向旁边的空气一挥。原本宽扁的剑身分解为闪亮的护符,银光闪闪,在咒术线上缭绕,进而组成更加硕大的巨剑。
            钝厚的剑锋闪着红光,“诛杀同族之剑”再次生起了喋血的欲望。
            珂朵莉握紧剑柄,全力鼓动魔力翅膀,朝着兽群冲去。像只斑斓的蝴蝶,又似只扑火的飞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7-30 21:20
              “呲——”珂朵莉突进到一只兽的侧部,将狄斯佩拉提欧狠狠地刺进它臃肿的身体。
              兽发出悲鸣,再也无力支撑巨大的躯体,仰面倒在了沙漠上,激起一阵尘灰。血浆喷出,溅在了珂朵莉的头发上,却不及她发色的深红……
              〔珂朵…莉?〕身后传来那个男人的呼唤,可珂朵莉没有时间去回应了——四周已经围满了第六兽,密密麻麻一望无际,蠕动的触手令人头皮发麻——这时候分神的话,可是会付出惨痛的代价的。
              珂朵莉没有丝毫恐惧,或者说,关于恐惧的情感已经不存在了。小腿发力,足尖一蹬,珂朵莉如炮弹般冲出,魔翅舞动,沿途撒下点点荧光……
              “咻——咻——”漫天的触手破空而来,直指珂朵莉的要害。而珂朵莉并未停滞,或侧身,或小跳,或向上拔升,敏捷的躲过了所有触手。红光一闪,又是一只兽无力的悲吟……
              “断绝的希望”吗?真是很适合当下的情景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7-30 21:20
                第六兽被珂朵莉激发了本性中的好战与暴虐,竟放弃了黑发男子和紫发女孩,全都蠕动着靠近正在大开杀戒的珂朵莉——这正是珂朵莉想要的。
                珂朵莉从空中跃下,将一只兽生生劈成两半,继而转身横砍,将几根突袭的触手斩断。
                然而,随着魔力的燃烧,珂朵莉渐渐有些力不从心,身上也受到多次创伤,最严重的一处甚至可以见到骨头。
                每一次挥击,似乎都有一帧记忆消散,现在的珂朵莉已经近乎一张白纸了……
                应该有不想失去的过去,可她的过去已经随着记忆消散了。
                应该有值得期许的未来,可对于未来本身,珂朵莉已经无从想象了。
                …………
                珂朵莉将刺入自己大腿的触手掐断,随后举起圣剑挥向兽群,巨量的魔力将十多只兽直接蒸发,但又有数只触手破空而来,刺向珂朵莉的死角……
                …………
                终于,望不到结束的战斗结束了,源源不断的第六兽也全被珂朵莉砍成了碎片。原本灰黄的沙漠变得一片赤红,未干的血迹反射着余晖。
                珂朵莉仔细环顾四周围之后,才确定不会有兽再冒出来了。
                她想伸个懒腰,想深呼吸调节自己心跳,却才注意到自己的身体已是残破不堪——喉咙因为战斗时胡乱地呼吸换气而毁掉了了,腿部肌腱也因长时间的奔跑而被拉断——她现在想要挪动一步都办不到了。
                此时,在蓝与紫混合的天空中,太阳已经西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7-30 21:21
                  夕阳散漫,从远处荒寂的山上探出半个头,橘黄色的阳光悠悠洒落,将珂朵莉的影子拉得老长,延伸向了远处的沙丘。
                  ——有个人倒在了那里!
                  那是个很普通的无征种,长相也说不上帅气,却让珂朵莉不由得失了神。他的头发应该是黑色,之所以说“应该”,是因为他的头发大部分都被鲜血染红了。他的右手还抓着前方的砾石,即使已经昏迷了也没松手。指甲碎裂,沙粒嵌入伤口,与血混合后显得黑黑的。他身后有一道长长的拖曳痕迹,尽头处躺了一个娇小的芋头。
                  他,是谁呢?
                  珂朵莉努力地搜寻着所剩无几的记忆,苦思冥想,却想到了许多不相关的事物……
                  对了!似乎有只黑猫,但…为什么有只黑猫,为什么会想到黑猫?
                  似乎有片星空,辽阔无垠,璀璨万分……但,星空下难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应该还存在一口井,坐落在幽深的小巷……可这与这个男人有什么关联吗?
                  …………
                  就在珂朵莉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男人的眉头动了一下,似乎要醒来了。珂朵莉不禁屏住了呼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7-30 21:21
                    她看着阴影中的男人眼皮轻颤,黑色的瞳仁慢慢恢复光泽。她看着他转头看向这边。她看着他的神情由呆滞变得惊恐,变得悲伤。
                    她就这样,这样地看着他。她并不懂他的悲伤,却也感受到了悲伤;而后又因那男人的悲伤而生出一股欢喜之情——真的,自己真的好狠心。
                    可是自己又狠心了什么?
                    沉迷在破灭的深渊中,徘徊在迷失的深海里。记忆无处拼接,从未有过的感觉,却也如此熟悉。
                    她是珂朵莉,但珂朵莉不是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7-30 21:22
                      她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很重要很重要的一件事,幸好还不晚,幸好想起来了。
                      幸好自己还能在自我都快迷失的情况下,以珂朵莉的身份向他说最后一句话——
                      [谢谢你。]
                      一直以来谢谢你,至始至终谢谢你。
                      我快要走了,所以谢谢你。
                      少女已经无法发声,便设法用唇语表达自己最后的心愿。
                      能传达到吗?能传达到的!
                      最后,少女倾注全心全意,露出笑容。
                      少女的意识,这次真的要消失了……
                      视线之内都渐渐黑暗,喧闹的风声也听不见了。远处的黑发男子正向她伸出手,却只能触摸到她的影子,然后,就是一片黑暗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7-30 21:22
                      Part2•威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7-30 21:23
                          (真后悔没将御空术学到最后啊…… )威廉抱住昏迷的奈芙莲,后悔万分。
                          不过,以自己那平庸的资质,恐怕再努力也无法练到家吧——我要是有莉莉娅的天赋会这样?
                          已经没时间乱想了——离地面越来越近,已经可以看到遍地的粗糙碎石,以及循味赶来的第六兽群……
                          〔至少…要把她保护好啊!〕
                          威廉抱紧奈芙莲,紧咬牙关,死命地催生魔力,希望借此缓冲巨大的冲击力。然而,微弱的魔力刚刚冒出就被迎面的疾风扑灭了……
                          ——已经离地面很近了,威廉甚至可以看到飞舞着的沙粒,在阳光下闪着金色。
                          ——落地了。
                          威廉在触碰到地面的一瞬间,拼命调动全身力气,向右侧翻滚。巨大的动能在翻滚中被磨耗,但依旧严重地损伤了威廉的内脏与骨骼。尖锐的碎石毫不留情,在滚动时划伤刺破威廉的皮肤,令他血肉模糊。
                          〔唔啊——呃——〕威廉吐出血块,大口地呼吸着。
                          他现在全身**,没有一点知觉——多亏如此,否则威廉一定会疼得昏死过去。他的双腿已经废了,最先接触地面的右臂也已骨折,肋骨折断,狠狠插进了衰竭的肺叶……换作任何一个人,都会被疼得失心疯地大叫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7-30 21:28
                           ——兽群已经很接近了。
                            威廉看着蠕动而来的兽群,想要应战,可几乎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
                            第六兽成群结队,黑压压地显得庞大而又压迫;灵活的触手在空中挥舞,遮天蔽日;骇人的口裂大张,悬挂着的唾液在光的照射下显得有些刺眼……
                            威廉有些绝望了。
                            他吃力地低下头,检查怀中奈芙莲的伤势。还好,奈芙莲只是稍微有些擦伤,并无大碍。她睫毛微微颤动,恬静的脸庞露出些许微笑,似乎做了个好梦呢。
                            威廉低头吻了下奈芙莲光洁的额头。
                            〔抱歉啊奈芙莲,这次不能保护好你了。〕
                            〔对不起啊珂朵莉,明明…明明说好要给你幸福的。〕
                            一只兽抢先来到了威廉面前,臃肿的身躯遮挡住了阳光。它口中发出暴虐的吼叫,似乎透露着愉悦;触臂毫不留情的刺出,连空气都被其划破。
                            触手在瞳孔中缓缓放大,威廉却只能俯下身,尽力护着奈芙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7-30 21:28
                              “呲——”耳边传来尖锐物体刺入肉体的声音,但似乎自己并没受伤。
                              威廉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如坠冰窖。他僵硬地抬起头,果真看到了一个瘦弱的背影。其红色的发丝随风拂动,在血浆的喷射中愈发显得妖冶……
                              ——这是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
                              威廉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惊恐,牙齿冷冷地打颤,内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碎掉了。
                              〔珂朵…莉?〕他轻声询问,渴望得到否定的回答——尽管他已经接受了现实。
                              那位少女肩头一颤,却并未回头——四周已经围满了第六兽,黑压压的一片,挥动着触手蓄势待发……
                              ——珂朵莉冲向了兽群。
                            对面是成百上千的第六兽,有着尖牙,有着触臂,更有着无与伦比的分裂再生能力。而珂朵莉这边,只有她自己,以及一柄“断绝的希望”。
                              但珂朵莉没有退缩,也不会退缩。翅膀扇动,在沿途留下点点荧光……
                              其实哪里有人会不怕死亡,只不过有了比生命更值得珍视的东西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7-30 21:38
                                威廉趴在地上,看着珂朵莉,仅仅是看着。尚能动弹的左手紧握成拳,裂开的指甲扎进了手掌。血沿着手腕滴落,又立刻被沙子吸收,只留下几滴黑色的血迹——但威廉感觉不到这些了。
                                “啪——”
                                一只触手趁珂朵莉无法抽身,狠狠地抽在了她的背上。少女背部的军服裂开,露出其上新添的红色鞭痕,微微地往外渗血。珂朵莉打了个踉跄,但站立未稳,就不得不挥剑斩向四周破空而来的触手……
                                威廉瞳孔颤动,目眶欲裂。他颤巍巍的向着远处的战场伸出手,却只能够到空气中的尘灰。
                                〔你其实想战斗的吧。〕曾有一位蓝发少女,在如此时一般的夕阳中向威廉质问。
                                是啊,威廉心想。我能做的也只有战斗了,只有战斗,才能使手中的沙粒流逝地慢一点。可是,爱尔也好,莉莉娅也好,那些孩子也好,我都没有保护好她们,甚至…甚至都不曾向她们道别…所谓战斗,真的有那么一丝作用吗?
                                〔但是……〕
                                威廉小心地将奈芙莲平躺在沙地上,没去惊扰她的梦。然后,威廉伸出仅好的左手,使劲抓住前方的碎石,不顾它的尖锐磨穿手掌。手肘用力,将威廉的身体挪向前方,挪向战场……
                                〔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战斗啊啊啊!〕威廉咆哮,瞳孔中扑腾着火焰。
                                远处,珂朵莉穿梭于兽群之中,身后的翼翅在余晖中显得晶莹透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7-30 21:39
                                  过去了多久?威廉记不清了。他的左臂像是被火烧了一样疼,胸口一片麻木,低头才发现那儿早就血肉模糊了。
                                  爬了一千米?或者说两千米?但是那战场依旧那么遥远,似乎处在云端。
                                  胸口汩汩地往外冒血,威廉的意识也变得模糊了。他左手仍紧抓着前方的石头,但这次他已经没力挪动了……威廉抬头执拗地望向珂朵莉,却只能看到一个跳跃的红点。
                                  渐渐地,所有事物似乎都变成了白色,跳跃的红点也消失了,连带着心中的焦急;抬起的头也无力支撑了,落在沙上激起一阵尘灰……
                                  威廉闭上了双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7-30 21:39
                                    湿润的微风吹拂,拂动威廉的发梢。
                                    威廉陡然惊醒,但张目四望,却不禁呆住了……
                                    他正躺在一片翠绿的草原上,辽阔无垠,充斥着养眼的绿色,一眼望去找不出杂色。微风仍在吹拂,在草原上漾起波纹,一直持续到最遥远的地平线……
                                    天空也异常奇怪——远处悬挂着类似月亮的东西,光芒胜于太阳却并不刺眼。天空的底色应该是深蓝,但其上漂浮着各色的气团星云,或粉或黄,或紫或绿,使整片天空像是被可蓉玩过颜料的水池一样。
                                    五颜六色的帷幕上缀满了繁星,在星云间若隐若现。较近的星星似乎触手可及,如同一颗灯泡;远处的星星呈现出十字型光芒,仿佛割开了夜空。
                                    威廉觉得很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7-30 21:39
                                      他深吸一口气,空气中的湿冷顺着经络流入四肢百骸,令威廉有些迷惘的头脑清醒了几分。
                                      威廉站起身来,无意识地向前走了两步,脚下传来的柔软让威廉有些放松。突然,他想起了什么,急忙活动四肢,检查自身的伤势。最后,威廉看着自己的双手,一脸惊讶。
                                      【我的伤势……恢复了?】
                                      四肢都充满了力量,魔力随心一念便催生出来,四处走动骨头关节也不会发出不堪重负的“咯咯”声……
                                      虽然搞不清什么原因,但威廉似乎回到了五百年前他还是准勇者的状态,身上的伤势无论多重都痊愈……不,应该说是消失了。
                                      【这是梦吗?或者说是幻境?】
                                      威廉张望这个奇怪的世界,内心十分疑惑,却也找不到答案。
                                      【但不管这是哪里,】威廉握紧双拳,【一定要赶紧想办法出去,珂朵莉……珂朵莉她还在外面等我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7-30 21:40
                                        “哗啦——哗——”
                                        威廉身后毫无征兆地出现了流水声,叮咚作响,甚是好听。
                                        威廉却浑身一颤,衣服下的肌肉紧绷,魔力在体内涌动,整个人如同弦上之箭一般。
                                        刚才分明没有河流,这流水声必有蹊跷,威廉思索。如果这是幻境的话,出现的想必就是阵眼了,只要搞定了阵眼的话这幻境也就消失了吧。那么……
                                        威廉协调浑身的肌肉与魔力,在脑子里想出了多种应对方式,然后,敏捷地侧转,“莺极攒崩”也蓄势待发。行云流水,一如从前他身为准勇者时的英姿。
                                        然而,当他看清了“阵眼”之后,整个人却都呆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7-30 21:40
                                          那是一条极其宽广的大河,河水有些湍急,却不知为何显得静谧,让人的心也不由得感到安宁。河面上泛起萤火虫似的光点,闪着淡绿的荧光,或在水面飘动,或顺着河水流向远方……
                                          真正令威廉呆住的是河的对岸,那里笼罩着白雾,如同仙境。“仙境”中依稀可辨有些数个人影。
                                          最显眼的是正中的那个人——身材高挑,扎着高高的马尾,背上还斜背着一个巨大的东西。威廉看不到她的脸,却能感觉到她的骄傲。
                                          其旁边的则似乎是一位体格娇小的少女,留着长长的辫子,辫尾还用绸带绑了个蝴蝶结。威廉的心猛地抽搐,眼睛直直的望着他,眼神中透露出了惊喜,与不敢置信……
                                          她们的旁边围满了小小的身影,堪堪达到她们的腰部。从体型上看,似乎大多都是男孩子。
                                          威廉再也无法保持冷静了。他踉跄着奔到河边,失魂落魄。瞳仁闪烁,暴露了其主人情绪的波动……
                                          那可不正是莉莉娅、爱尔梅莉亚和孤儿院的那些孩子吗!那可不正是威廉魂牵梦萦的家人吗!
                                          沧海桑田,物是人非。曾经最为亲近的人,如今却只能隔岸相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7-30 21:40
                                            河水仍旧静谧,蹑手蹑脚地步向远方,只余下一片哗哗的水声。
                                            河面十分宽广,粗略估计大概有一百米,除了鹰征种之类的,普通人大概拿这条河没有办法。但威廉不一样,好歹作为人类第一准勇者,他甚至有一百种方法到达对岸,与家人团聚……可是,威廉只是跪在河边,看着自己的倒影,似迟疑,似犹豫……
                                            【爱尔……莉莉娅……】威廉念叨着这些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内心一阵绞痛。
                                            在威廉的记忆里,与她们分开已经有三四年了吧。在此期间,许久未喊过的名字有些生疏了,但记忆却是日益深刻。他当然知道对面都不是真的她们,但……但他愿意上当,愿意沉沦在这幻境中,可是……
                                            【可是珂朵莉……她还在外面等着我……我必须赶快出去……】
                                            河水依旧向东,威廉依旧犹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7-30 21:41
                                              【真不知道你在犹豫什么。】背后冷不丁地响起另一个人的声音,似乎……声音与自己的很相似?
                                              威廉警惕地转过身,回想起了这里其实是个可能存在危险的未知幻境。
                                              可是在他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他自己???
                                              不,准确的说是以前的自己——刚处于青春期结束的时候,脸尚且稚嫩,眼神却格外刚毅。穿着普通的长裤和毫无装饰的体恤,正是孤儿院的普遍衣着。
                                              威廉有些惊讶,不过连莉莉娅都能出现在幻境中,有个“自己”似乎也说的通。
                                              “冒牌威廉”倒是没在意威廉的惊讶,扫了一眼便自顾自地继续说着——
                                              【明明自己所渴求之物就在前方,却在这里不知道在犹豫什么。你啊,还真是可笑呢。】
                                              威廉愣住了。
                                              【你不会真的以为自己在乎珂朵莉吧,难道你不清楚自己是出于什么心情看待她的吗?你真的不知道吗?还是说假装不知道?】
                                              威廉心底不由得冒起火气,双拳不自觉地攥紧了。
                                              【你……你又知道什么!你不就是想激怒我然后找到我的破绽吗?】
                                              威廉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发起攻击,反而是大声反驳。面红耳赤,言语慌张,似乎在掩饰什么……
                                              “冒牌威廉”冷笑,转头直视威廉的双眼,面带不屑。
                                              【我有说错什么吗?关注珂朵莉,只不过是因为她是瑟尼欧里斯的适配者,跟她是珂朵莉还是艾瑟雅都没关系。你训练珂朵莉,鼓励珂朵莉,都不过只是满足你个人的心愿。因为你对莉莉娅的死感到痛心,所以将珂朵莉看作了她,珂朵莉平安无事,莉莉娅也就平安无事了。我说的可否正确?】
                                              【我……我不是……】
                                              【你执着于珂朵莉回家的约定,不过也是因为你与爱尔的约定没有实现罢了。出征前信誓旦旦地要回家吃黄油蛋糕,可最后却一个人苟活到了五百年后。你对自己的违约感到愧疚,于是与珂朵莉订下了平安回家的约定,结果珂朵莉的要求同样是黄油蛋糕。真好呢威廉亲,这下珂朵莉回来就相当于你回来了呢,与爱尔的约定也就相当于完成了吧,真是两全其美啊!】
                                              【我……】
                                              【你对于妖精们,也一直都是很自私的啊。刚刚在飞艇上,你拖着支零破碎的身体战斗,不顾一切地挥发魔力,不过是想紧握着保护少女们的决心,离开这个看不到未来的末世。就像兰朵露可所说的‘打算用珂朵莉当做借口了断自己。’若不是失去意识的奈芙莲,你大概已经坦然面对兽的撕咬了吧。】
                                              威廉低着头,默不作声。
                                              【珂朵莉真是好用啊,在绝望的时候依偎在她怀里,寻求安慰;不需要的时候就当她是小孩,漠视着她的爱意……】
                                              【你只是站在远处旁观,表面上你在拥抱她,实际却将她推得远远的……】
                                              【你只是躲避着珂朵莉的目光,以免内心中重要的次序改变……】
                                              …………
                                              “冒牌威廉”喋喋不休地说着,而威廉的心已经千疮百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7-30 21:41
                                                是啊是啊,威廉•克梅修,就是他所说的那样啊。
                                                一醒来,就在一个陌生的、充满以前敌人的世界里,而故乡,就在脚下,却再没回去的可能了。内心的伤,内心的痛,恐怕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麻木地生活在浮空岛上,赎罪般地活着,不让自己得到幸福。
                                                可是,那一天,他在二十八号岛的集市上,邂逅了名为珂朵莉•诺塔•瑟尼欧里斯的少女,晶莹的蓝发拂动他的内心,撩拨他的心弦。后来,缘之所至,他成为了妖精仓库的管理员,与包含珂朵莉在内的众多少女一同生活,平淡无奇的生活令威廉漆黑的世界出现了一道曙光,威廉竟感到了一丝幸福!
                                                名为珂朵莉的少女,一直一直努力地接近他,毫不掩饰地表达自己的心意。威廉,渐渐地,也将珂朵莉看作了自己世界的一部分。可不知为何,他不敢直面珂朵莉的目光,不敢直面自己的内心。
                                                对于自己来说,真正重要的东西是什么?不想放弃的东西是什么?无论如何都想要得到的东西是什么?正因为不了解这些事情,才会出现找不到方向的情况。
                                                【我到底是怎么看待珂朵莉的啊……】
                                                与珂朵莉生活的点点滴滴,不由自主地涌入威廉的脑海……
                                                在黑猫的指引下,威廉第一次邂逅了蓝发少女。在两人的瞎碰乱闯之下,他们成功来到了钟楼之上,领略了夕阳下浮空岛的全貌,实现了少女的心愿。
                                                在一片璀璨的星空下,珂朵莉第一次向威廉袒露心扉。嫩绿的草地上,他们许下了平安回家的期许。
                                                在十一号岛幽深的小巷中,威廉击败了自称“灭杀奉史骑士团”的乌合之众,注意到了珂朵莉悄悄将硬币投入许愿井,十指交叉,支在下巴下,闭着眼不知在许着什么愿望。
                                                …………
                                                而现在,记忆中的女主角正挥着“断绝的希望”抵抗着兽群,等待着他的归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7-30 21:43
                                                  威廉猛地抬头,眼中的迷惘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坚定与决绝。
                                                  ——“冒牌威廉”不知何时已经不在了。
                                                  威廉望向对岸,望向莉莉娅、爱尔和孩子们。
                                                  他的眼睛溢满温柔,似乎述说着心中的无尽事。
                                                  然后,威廉抬起右手,向着她们轻轻挥动。
                                                  【再见了,希望还能再见吧。】威廉道别。
                                                  他与她们看似如此之近,实际已经隔了五百年的时间长河。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时光怀着恶意,横亘在他们之间。
                                                  无法挽回的过去,无法抵达的未来,能把握在手心的,只有现在。
                                                  他所浪费的今天,是昔日已逝之人所渴求的明天。
                                                  他所放弃的明天,是行将消陨之人所希冀的未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7-30 21:46
                                                  【我对于珂朵莉,确实是辜负了她的许多心意。】
                                                    ——威廉转身。
                                                  【执着于过去的我,一直努力地去忽视珂朵莉,把她当做玩闹的小女孩。】
                                                    ——威廉环顾四周。
                                                  【但我对于珂朵莉的诺言是真心的,我对于珂朵莉的求婚也是发自内心的——】
                                                    ——威廉向着远方的白雾走去。
                                                  【——我想让珂朵莉幸福,只是因为我爱她,只是因为她是珂朵莉!】
                                                    ——威廉奔向白雾,甚至使用了魔力。
                                                    他能感觉到在白雾中,有一个正在燃烧的灵魂——威廉感觉得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7-30 21:50
                                                      【再见了。】
                                                      威廉不禁停住了脚步。
                                                      那是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可是威廉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了。
                                                      ——面前就是那片白雾了,威廉甚至感觉到了珂朵莉的气息。
                                                      威廉环顾四周,却没有半点人影。
                                                      而威廉不知道的是,在他的后面,站着近乎透明的“冒牌威廉”正注视着他。
                                                      “冒牌威廉”向着他微微挥手,脸上带着坏笑,眼中却噙满了泪水……
                                                      【大概听错了吧。】
                                                      威廉自言自语,坦然地踏入白雾中,失去了踪影。
                                                      【你还真是一如既往地——】
                                                      “冒牌威廉”摇着头,似乎无可奈何地说道,
                                                      【——好逊哦——】
                                                      如烟往事,不知飘落了谁的相思;如梦回忆,不知凋零了谁的等待。
                                                      与你作别,不问曾经伤痛几何。
                                                      ——清风拂过,撩起她砖红色的发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7-30 21:51
                                                        眼前的白雾缓缓褪去,他再一次感受到了光和热,以及身上令人抓狂的麻木感。
                                                        ——威廉•克梅修,重新回到了现实。
                                                        急躁的风夹杂着沙粒,扑在脸上有些刺痛,不似刚才微柔的清风。
                                                        威廉有些木然。他尝试支起上身,却几乎动弹不得,只抖落了衣服褶皱中堆积的细沙——大概是他昏迷期间被风卷来的。
                                                        他正处于阳光不及之处,旁边隆起的沙丘在他头上形成阴影。
                                                        他看向阴影之外——迟暮的夕阳撒下余晖,令沙粒泛起金色。一片的黄澄澄,如同巨龙聚敛的宝藏。
                                                        ——威廉突然看到了一个影子。
                                                        影子被阳光拉得老长,延伸到了威廉的面前。
                                                        威廉顺着影子,看到了影子的主人,可在威廉看清之后,他却呆住了。
                                                        【啊——呃啊——】
                                                        喉咙发出不明所以的呻吟,威廉浑身颤抖,不住地惶恐,悲伤喷薄而出。
                                                        ——那就是珂朵莉,或者说,一部分的珂朵莉。
                                                        浑身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要么是一处处渗血的鞭痕,要么干脆被划破刺穿。少女的军服也成了碎布条,堪堪遮住她尚在发育的身体。他的左手不知什么缘故,竟逆着关节弯出了奇怪的角度……
                                                        支零破碎、遍体鳞伤,大概是最好的形容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7-30 21:53
                                                          少女也注意到了他。她看着威廉,眼神迷茫又透着悲伤,继而又露出欣喜。
                                                          她看着威廉,轻启樱唇。她似乎在说些什么,可是她发不出声,威廉也听不到。
                                                          可是她一字一顿,似乎倾尽了全力,好让威廉用唇语理解。
                                                          最后,少女眼睛弯成月牙,嘴角勾勒出灿烂的弧度——那是她最后的笑容了。
                                                          此时,如同花生油一般的阳光倾撒,将珂朵莉笼罩在一片金黄之中。余晖把珂朵莉皮肤表面的细细绒毛染成金色,使得珂朵莉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
                                                          少女立于夕阳之前,对着他展露笑颜。
                                                          威廉的心脏似乎被谁攥紧了,他从未觉得珂朵莉如此地美。
                                                          美得让人神伤,美的让人心碎。
                                                          阳光灿烂,不及她笑容的半分明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7-30 21:53
                                                            ——珂朵莉突然倒下了。
                                                            如同断了线的木偶,她未有挣扎便仰身躺在了背后的沙地上。沙砾飞舞,在阳光下如同金色的萤火虫……
                                                            威廉看着这一切,仅仅是看着。
                                                            他看懂了珂朵莉所要说的,那是一句“谢谢”……
                                                            真是的,谢我什么?一直在辜负你的我,有什么值得感谢的?
                                                            一直都是我在向你索取,至少让我给你道声谢吧……
                                                            【嗯,我的梦想实现了,也留下了美好的回忆,我已经没有任何遗憾了……】
                                                            耳边似乎传来了蓝发少女的声音,重复着她们第一次分别时的话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7-30 21:54
                                                              夕阳如同一个巨大的蛋黄,喷吐着最后的光,缓缓沉入了远方的地平线。
                                                              【真美啊珂朵莉,真希望和你一起欣赏这落日啊……】
                                                              【你现在在哪儿?至少告诉我一个方向吧……】
                                                              【再等我一次吧,最后一次了,等我来找你……】
                                                              ………
                                                              威廉面带安详,有些留念地望向天空,望向被残云遮住的68号浮空岛。依稀间,威廉听到了可蓉的嚷嚷声,听见了艾瑟雅戏谑的调侃声,听见了尼戈兰令人毛骨悚然的玩笑……
                                                              【等着我珂朵莉,我来找你了……】
                                                              【我们再去一次科里拿第尔契市的许愿井吧,陪我也去许一个愿……】
                                                              【这一次,换我来追求你……】
                                                              ………
                                                              威廉疲惫地合上双眼,脸上带着安详。
                                                              最后的余晖撒射,使空中破布般的残云显得有些粉红。巨大的日轮缓慢却又不可阻挡地沉入地平线……
                                                              黑暗正铺天盖地地卷来,不放过一丝光亮……
                                                              ——【哎——】远处好像传来了一声叹息。
                                                              ——大概是风声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07-30 2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