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星九月天吧 关注:390,661贴子:19,680,773

【原创九十】如约而至(偷星续写/中长/努力小清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从小学开始看的偷星,也是那个时候喜欢的九十。简单来说,是很喜欢十月。
一晃已经很多年了。
几年前开始动了这个念头想要续写,希望我喜欢了这么多年的少年可以如愿以偿。但是一直磨磨蹭蹭,零散着写了几个片段,也中途想着世界上续写的九十文很多精品了不缺我一个干脆算了吧。
可是再翻出来那些潦草的字迹,还是想着把它码出来。帮当年那个很喜欢十月不舍得一点脏水泼在他身上的自己完成心愿——
以我之笔,绘就他的结局。洁白的婚纱,圣洁的殿堂,他给她戴上戒指,说着我愿意。
这篇《如约而至》是写给十月的,也是交给多年执着喜欢十月的一份答案。
他永远熠熠生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03 15:34
    2020-07-07 17:42 广告
    二楼文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03 15:35
      主cp九十,对黑月铁骑情结很重所以出场很多。文风……大概是简单轻松,因为萌新写手所以情节文笔之类的挺一般的努力想成欢快活泼并且甜【我太难了】总之,愿你们能够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03 15:40
        【壹】
        洁白的花树下,璀璨的阳光被枝叶捣碎得满地都是,湿漉漉的地面上夹杂着穿堂风带来的翻新泥土和青草的香味。

        十月双手插兜,背光而立在嫩芽新出的树底下,修长的身影被柔软的阳光勾勒,投影在斑驳的老墙上。九月匆忙赶来时,便见他姿态慵懒闲闲地站着,却仍然气度翩然像诗画中寥寥几笔描摹的温润公子,长身玉立,风采卓然。

        只一眼,九月便觉得移不开目光。她放缓脚步,还未走近,十月便更快地察觉到她的气息,转过了身。

        “九月,”他低声唤她的名字,正像是这四月天里春风吹皱一池碧水般令人心弦微动,“你迟到了。”

        九月摸了摸鼻子,避重就轻道:“一月来了吗?说好了今天我们要和她一起去玩的。”

        “突然闹肚子疼,和二月先回去了。”

        “……”这两个家伙,用这么拙劣的把戏给她和十月制造机会,还真是把十月当做三岁孩子了啊。

        路上行人三三两两结伴而游,孩子们追逐气球奔跑的笑声如银铃般清脆。九月微微仰头伸出五指,细碎的阳光穿出指缝落在她脸上,“世界重回正轨,生活复又平静,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你说对不对,十月。”

        阳光有些刺眼,十月眯了眯眼睛,“有舍有得吧。如果重来一次,你对你所有的选择都不后悔吗?”

        九月缓缓阖上双眼,五指的覆盖使她感觉处于一片完全漆黑的空间。

        ……后悔吗?从离开黑月铁骑到布下时光列阵牺牲自己,每一个选择都是自己做出的。此时此刻被黑暗裹袭,她分明听见了心底的声音,很小声,像是来自亿万光年外,却一遍一遍。

        “我有,”九月睁开眼睛,眸子里莫名染上一丝忧伤,一字一顿地重复,“我有后悔的事。”

        后悔当年幼稚地以为,抹去对你的喜欢就可以毫无顾忌的离开,可是我却自私地留你在原地。你的心里,也一定很疼吧。

        “我随口问问的,九月你还真的有啊。”十月看着她突然的表现有点讶异,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以示安慰。

        “不聊了不聊了,生活总是要往前看,我们去吃点东西。”

        路边的咖啡店典雅复古,里面正放着悠扬的钢琴声。两个人一起走进去,随意点了东西挑着靠近窗子的位置坐下来。

        “我还记得以前因为我贪吃拖累了任务进度害你背锅,可如今再吃这些甜腻腻的东西,却又没有那么喜欢了,”九月戳了戳眼前的提拉米苏,“人是不是总这样贪心,越是得不到,越是视若珍宝。”

        十月注视着她的眼睛,缓缓道:“并不是。”即使有一天我能将你据为己有,你依然是我无上珍宝,没有之一。

        吃过了以后,十月去买单,九月去上了个洗手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03 15:46
          吃过了以后,十月去买单,九月去上了个洗手间。再出来时,九月已经没有看见十月的身影了。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匆匆赶往自己的目的地,没有人会注意她焦急的身影穿梭其中。正四周寻看着,九月倏地看见一小堆的人群围成了包围圈,耳边传来经过的人议论着的声音,说着那边的交通事故。



          好像眼前的世界都晃了一下,九月的耳边只剩下嗡嗡的响声。她听见自己心跳声越来越快,心脏被一只手紧紧攥着,疼的难受。她跌跌撞撞地向着聚拢的人群走去,视线也开始模糊,倏忽间便被路人撞倒在地。脚踝处传来火辣辣的疼,她却眉头都没皱一下,挣扎着站起来。
          身后却有两只手扶住了九月的肩膀,将她拉了起来。




          清冽的薄荷香瞬间凝于鼻尖,仿佛幽幽山谷里的一缕清风沁人心脾。
          九月的鼻子忽然酸酸的。




          “怎么了?”十月开口询问,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听起来像簇新的砂纸轻轻打磨心脏柔软的表面,又看了眼那边乱糟糟的情况,“那边……吓到你了?”




          九月不说话,眼眶却红了。刚刚那一刻,她真的很害怕。



          “我看那边出了事,本来想过去看看能不能帮上忙比如紧急处理什么的,但其实并没有很严重,也已经有人帮忙了……”



          九月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只是伸手抱住了十月。




          她已经尝试过失去他的感觉了,那种后悔和心疼的疼痛她再也不想经历第二次了。



          少年时的喜欢从心底发芽,早已长成了参天模样。虽曾被玄月抹去了那份感情,却在九月复活后又再次暗滋暗长。此时此刻一声声急速的心跳声,都在告诉九月——



          她很在乎眼前人。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03 15:49
            我记得我把段落之间空了好几行的间距,怎么都没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03 15:51
              【贰】
              二月第二天一早前来打探昨日消息时,便对眼前的一番光景瞠目结舌。


              他堪堪走过小院,大声嚷着十月的名字,余光却瞥见一抹粉色的身影。前一秒还抬起的右脚迅速收回,下一秒转了个方向径直走到那团身影的背后。二月努力平复了下激动忐忑的心情,开腔问:“九月姐?”


              那团粉色终于转头。双瞳清亮,v领的睡衣露出了精致的锁骨,几缕长发从耳垂边滑落在胸前。九月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继续给花圃浇水。她漫不经心地问:“你在路上看见十月了吗,他出去给我买小蛋糕了。”


              “……所以九月姐你是在十月哥家里过夜了吗?”


              九月的双颊爬上两抹可疑的红晕,但她仍然保持着蹲着的姿势梗着脖子道:“我伤到脚了,”她提高音量让这个理由听起来更加合理,“我现在是伤号,十月在照顾我。”


              十月的住处是市内一栋闹中取静的小别墅,环境清幽,房子很大,却一直只是他一个人住。


              二月坏笑着摸了摸下巴:“近水楼台先得月,ok九月姐我懂的,祝你早日攻下十月哥,从非法同居到合法同居。”


              九月彻底闹了个大红脸,毫不客气地给了二月一记爆栗,幸好门口的脚步声适时响起拯救了二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03 19:59
                十月扬了扬手里的纸袋,眉目温柔,问道:“二月怎么来了,一起吃蛋糕吗?”


                九月拍了拍手站起来,背对着两个人生硬地留下一句“我先去换衣服了”,说完就走了,看都不看一眼因为她的嘴馋而特地跑了几条街买小蛋糕的十月。但只要仔细一看,便能发觉九月耳垂处的粉红。


                “你招惹她了?”十月眉梢一挑,尾音上翘,二月立刻认怂道:“没有我怎么敢啊,我只是在想,我什么时候能拿到你们两个的结婚请柬。”


                十月故作镇定,强行压下耳根子烧起来的灼热感,“吃过早餐了吗,要不要一起。”


                一顿早餐吃的气氛融洽,除了二月有意无意地开着两人的玩笑被九月一片面包封嘴的小插曲。吃过了以后,十月便和二月一起去工作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03 20:01
                  他和二月一起创办的公司刚刚上市,事务繁忙,十月没有理由让二月一个人接下所有重任。一直忙到下午,十月将手里的文件合上,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轻轻吁了口气。


                  他走到落地窗前,看着办公大楼外车水马龙的繁华景象,忽然很想见她。手表的指针已经拨到了数字5,手边的事情也忙得差不多了,十月决定回去带他的小姑娘去吃晚餐。


                  车子平稳地行驶到家门口。十月开锁进门,一抬眼就看到了坐在藤椅上安静看书的九月。说是看书,人却已经睡着了。书本平躺在肚子上,两只手虚握着书的边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03 20:02
                    小院白墙黛瓦,花香四溢,落日余晖洒满地,斯人美如谪仙。


                    眼前的女孩此时此刻敛了所有光芒,像任何一个平常女孩一般,沉默,安然。日落后的群岚逝于天际,仅剩的光芒落在九月白皙的皮肤上,她的睫毛也被染成了金色,微不可察地闪动了一下,像是一只蝴蝶落在了心上。

                    十月忍不住蹲了下来,伸出手抚上她的眉眼。他今天所有的疲惫,都在此刻见到九月而烟消云散。

                    九月也许刚刚睡着,睡得十分浅,很快便睁开了眼。她伸手揉着眼睛,声音因为刚刚睡醒而有些生涩:“十月你回来了啊。”

                    十月凝望着她:“嗯,我回来了。”
                    “现在是不是很晚了?你忙了一天,肯定饿了,我去给你煮点东西吃。”九月作势要起身,十月却握住她的手腕,拇指指腹像是不经意般在她的手背上摩挲了一下。九月一瞬间像是被股电流击了一下,心颤地厉害。

                    “不急的。三月和四月的婚礼快要到了,四月问你有没有空和她一起去试礼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03 20:0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03 20:07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03 21:19
                          好文,dd,更新求艾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8-03 22:41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8-04 08:42
                              【叁】
                              庄严的婚纱店里,中世纪的皇室镜子映出四月如花的容颜。洁白的婚纱在身,长长的裙摆如白羽毛般随着莲步移动在地面摩挲,脖颈处祖母绿的宝石更衬得女孩皮肤白皙。

                              “真是漂亮,我们的四月要出嫁了。”九月双手合十,满是欣慰的表情。

                              四月闻言偏过了头,脸颊浮起红晕。
                              “啧,九月你别说四月了,”八月眯着眼睛笑,上下打量了九月一眼,“身为姐姐的你怎么还没嫁呢?”

                              九月假装生气要打她,八月轻轻一闪躲开,笑道:“仪态!你现在是伴娘,穿这么好看的衣服你打人?!”

                              抹胸晚礼服的设计包裹住九月姣好的身材,雪白的长腿踩着水色高跟鞋,女人的完美曲线展露无遗。

                              此时三月也从试衣间出来了。笔挺修长的西服,漆黑锃亮的皮鞋,头发也梳得一丝不苟,三月在气质上已俨然不再是个稚气未脱的毛头小子了。

                              “郎才女貌,”七月搭腔道,“和四月很配呢。”

                              两位主角此刻更是羞涩了。

                              调侃完一对,七月又拱了拱身旁同为伴郎的十月,压着声音道:“九月姐今天是不是很美?”十月红着脸轻咳一声,微不可闻地“嗯”了一声。八月注意到这边的小动作,连忙把九月往十月这边推,“哎呀我们的伴郎和伴娘也很登对。”

                              众人一齐哄笑。

                              九月红着脸推搡了一下八月,余光却一直盯着十月。她心底的少年,褪下青涩换上西装,依然是站在人群中闪闪发光的人。

                              三月四月婚礼的那天,到场的宾客很多。vv学院的破军和齐潇洒各种撒泼打滚,成为主持这次婚礼的司仪。九月在心底默默吐槽了台上两个不靠谱的家伙n遍,为三月四月的婚礼捏了把汗。

                              但婚礼进行得十分顺利。两个人虽是不正经,但会场氛围被带动得活泼热闹,秩序也一切正常。九月看着三月和四月念着誓词,满脸的情深义重,轻轻笑了起来。

                              小时候的默契搭档,长大后的生死相随。

                              九月打心底祝福两个弟弟妹妹,也有些许的羡慕。

                              她本能地抬眼去搜寻十月的位置,不期然地目光相遇。十月先是不明所以地挑了下眉,随后孩子气地对着她笑。眸子里好似住进了太阳,熠熠生辉。

                              清风明月不及他此刻的笑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8-04 09:31
                                十月对着她做口型,“沧月来了。”
                                九月于是顺着他的视线去看,一个深蓝色的身影站在远处。
                                他们的沧月姐终究还是把黑月铁骑放在心尖尖上的。这样重要的日子,虽然只是站在远远的地方注视,千言万语也化成了无声的祝福。
                                到了晚上敬酒的环节,九月作为伴娘兴高采烈地为四月挡酒。她陪着新娘新郎一桌一桌去喝酒,一见有人递酒就伸手挡下,“我来我来,你们别欺负新娘子。”
                                她咧着嘴笑,开心地好似自己大婚,脸颊红扑扑的。
                                喝到后面,九月已经醉醺醺了。 八月也没好到哪里去,却仍死撑着要和九月碰杯,“九月姐晚上和我睡吧,我们继续喝。”
                                “不行,”九月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要和十月回家。”
                                八月理智已经完全不清醒了,以为九月的意思是要和十月一起睡,兴奋地大叫:“十月哥十月哥!十月哥你在哪呢!”
                                十月和七月正在帮忙送客,听到八月毫无形象地大喊,相视一眼无奈地笑。琉星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更快地走了过来,把整个人已经趴在桌上的九月扶正,说:“九月,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
                                八月一听慌了,连忙站起来伸出双臂挡住去路,“不行不行。”她迷迷糊糊回头看着十月和七月渐渐走近的身影,三步作两步扑过去把十月拉了过来。
                                “是九月姐要找你的,”八月脚步虚浮,握住十月的手腕也站不稳,“她说要和你一起睡觉。”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面面相觑。
                                十月耳尖一点粉红,说道:“八月你别胡说。”谁料九月下一秒挣脱琉星的怀抱扑向十月,“你别骂八月,是我要找你的。”她仰着头看十月,双眸里有些湿润,“我不跟她走,我要和你一起走。”
                                声音甜甜软软的,带着乞求的意味。
                                九月说的“她”自然是八月,可在场的人除了两个不清醒的八月九月,都心照不宣地把“她”理解成了“他”。
                                七月一看场面有点乱,把八月拉到自己身边,强忍笑意说:“好了,各回各家吧。琉星,那边破军和齐潇洒喝多了在闹,你过去看一看?”
                                琉星点点头, 又看了眼挂在十月身上的九月,眼神里闪过一丝难过,快步走了。
                                九月喝得多了走不动,十月把她横抱起来。女孩很自觉地双手缠绕住他的脖子,往他怀里蹭了蹭。十月强忍住心里的颤抖,耳尖的粉红顺着脖子一路蔓延。
                                “你身上的味道真好闻,”九月闭着眼睛喃喃道,根本不知道抱着自己的是谁,“好像十月的味道。”
                                “那……你喜欢他吗”十月颤着声音问道,小心翼翼。
                                九月没再回答,呼吸均匀,应是入睡了。
                                夜色暗沉,星光点点,四周静谧。如果眼前只是场梦,那么也请拜托,不要打破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04 09:32
                                  十九楼!发文配图三四婚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04 09:3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8-04 09:35
                                      来啦来啦,写的很棒哦,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8-04 11:49
                                        祝小可爱开帖愉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8-04 22:36
                                          十月,早安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8-05 08:19
                                            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8-05 13:23
                                              更了艾特我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8-05 13:24
                                                帮小姐姐暖贴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8楼2019-08-05 16:39
                                                  暖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8-05 17:34
                                                    【肆】
                                                    宿醉的结果就是,九月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下午脑壳还疼。

                                                    她皱着眉头轻轻揉了下脑袋坐起来,环顾四周发现是在房间里。衣服没有换过,但是估计十月已经帮她擦拭过脸蛋和手臂了。从前她闹得这么欢的时候,十月都会贴心地做好这些。当时六月一脸羡慕地说,再也遇不见像十月哥这样的好男人了。

                                                    洗过澡,九月换了一件收腰长裙,趿拉着拖鞋下楼。十月正在看电视,见她下来,笑着说:“醒了?我给你泡了蜂蜜水。”

                                                    起身就给她端了过来。

                                                    继而又把厨房的饭菜端了出来,“不知道你什么时候醒,就一直放在锅里热着。”

                                                    九月小口小口地抿着蜂蜜水,抬眼打量十月的神色。

                                                    眉眼含笑,嘴角上翘,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

                                                    九月忍不住抖了抖眉毛,三月四月结个婚十月至于高兴到现在吗?!

                                                    随口吃了点东西,九月满头雾水给八月拨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却是七月的声音。

                                                    “八月还没醒?她不是吧,明明我喝的比她还多。”九月盘着腿坐在床上,搔了搔下巴问,“昨天……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啊?”

                                                    九月深知自己酒后失态,于是更加小心翼翼询问:“就比如,我有没有特别闹腾添什么麻烦啊?”

                                                    “有啊,”七月似乎低低地笑了一声,“你大庭广众下抱着十月哥不撒手说要和他一起睡觉。”

                                                    “……”

                                                    “你还说喜欢他,要和他天天在一起。”

                                                    “……”

                                                    “你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强吻了他。”

                                                    “……”

                                                    假话实锤没跑了。

                                                    可怜九月完全不知这场骗局,仰躺着一边无意识地用手指头扣着竹席,一边为自己恶劣的行径深感脸红,便又听见七月欠扁地开口:“喂?九月姐在听吗?你不会吃干抹净不打算对我们十月哥负责吧?”

                                                    九月满头黑线果断地挂了电话。另外一头的七月却扶着墙壁笑岔了气,最后好心情地上扬嘴角,十月哥,你要加油啊,剩下的路看你的了啊。

                                                    此时的男主角十月完全不知这场闹剧,十分勤快地在厨房洗着碗。他用干毛巾擦干净手上的水珠后,就站在院子里对着二楼喊九月。
                                                    阳台露出一个满脸通红娇羞模样不敢直视他眼睛的脑袋。

                                                    十月心下疑惑,还是开口问:“出去玩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8-06 09:42
                                                      A市的古镇历史悠久,青墙黛瓦,古朴幽远。近年来小镇旅游大热,游客愈多。十月陪着九月边逛边吃,烤串小龙虾炸鸡腿,九月吃得不亦乐乎。

                                                      小巷很拥挤,不宽的过道上容纳着过量的游客。九月一个恍惚,往身边的十月靠了过去。

                                                      两只手堪堪在空中相撞。

                                                      九月呼吸一窒,指尖感受到了十月指头的一丝凉意。他们被人群推着被迫向前,两只手还若即若离地靠在一起。

                                                      最终,那只骨节分明、修长有力的手慢慢覆上了另一只手,轻轻地握住。手心里细细密密的全是汗。

                                                      十月的声音有些不自然,“不要吃零食了,我们去吃晚饭。”明明他努力克制住声线中的兴奋,可九月仍是听出了端倪。

                                                      她盯着两只交握的手看了一会儿,嘴角上扬起一个温柔的弧度。

                                                      晚上八点钟从饭店出来时,小广场上正在放烟花。

                                                      九月眯着眼睛笑,看了一会儿感慨道:“烟火稍纵即逝,也恰如这世间并无永远。从前我以为黑月铁骑永不分离,但总归是痴人说梦。”

                                                      玄月离开,沧月留在异世界,其他成员也都有了自己的新生活。

                                                      明明故事都朝着更好的方向去发展,可心底还是有块地方空落落的。

                                                      十月偏头望着她的眼睛,他想说,不是的。黑月铁骑永远是一家人,也永远心系彼此。可此时此刻,他声音沙哑,竟吐不出半个音节。

                                                      九月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看见有小朋友在捣鼓烟花,便高兴地跑过去看。十月站在原地,温柔地看着她笑。

                                                      两个人之间,隔了数十步的距离。

                                                      烟花“咻”地一声升空,绽放出艳丽的色彩,闪闪发亮。一朵烟花消逝,另一朵紧接而至。

                                                      九月对着他作手势,让他仰头看漂亮的烟火。

                                                      十月却无心抬头,只是平静又认真地注视着远处的九月,大声地说:“我知世间并无永远,但是九月你听好了。

                                                      “只要你回头,我永远都在。”

                                                      骑士一生笨拙,不懂得如何表达心意。但他会勇敢地守护他的公主殿下,至死不渝。

                                                      又一抹烟花腾空,释放出巨大的爆炸声。九月愣怔地站在原地,大脑仿佛缺氧一般,呼吸越来越快。她刚刚努力从十月口型中辨别过的句子,一下子让她乱了心绪。

                                                      四目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对视着,两个人各怀心事。

                                                      无论刚刚的誓言九月是否听清,于十月而言,都没关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8-06 09:43
                                                        四目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对视着,两个人各怀心事。

                                                        无论刚刚的誓言九月是否听清,于十月而言,都没关系了。

                                                        重要的是,时间都知道。

                                                        往后余生漫长,他会亲自,实践证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8-06 09:44
                                                          感谢一下小伙伴教我弄出了段落间距@🌌鱼烧💫脆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8-06 09:46
                                                            然后艾特一下愿意支持我的小可爱们蟹蟹你们啦@卿璃幽瑜♬ @心跳星星🌟 @神秘的怪人☔ @Sasuke🌸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8-06 09: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