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吧 关注:2,657,267贴子:30,628,743

【原创】《门缝》by方霁心理医生攻X地下室受(囚禁梗/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半夜开坑
遇上鸽王算你倒霉
专业填坑好多年
喜欢就收藏吧
客官别走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8-04 00:50
    一楼敬度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8-04 00:51
      二楼送鸽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8-04 00:51
        第一章
        铁链大约二指粗,根部连着墙上的四个凹槽,牵制住我的行动。这原来是放杂物的房间,墙上有扇木门看起来时间很久了。被铜锁锁住的红漆木门泛着潮气,在岁月的腐蚀下显示斑驳的痕迹。刚来这的时候,对着这老怪物,睡得极不安稳,好像有一-点动静都会吓醒,不过半夜我从没醒过,因为从来都是静悄悄的。我试过弄开锈化的锁,但一点用都没有,这把老锁出乎意料的牢固。
        最近总是疯狂的想念被阳光照耀的感觉。暖暖的阳光铺洒了一身,即使只是躺着我也觉得无比幸福,地下室的灯是已经过时老化的白织灯,散着微弱的光,好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我只能勉强看清屋子的格局,连书都看不了,所以我经常性地睡觉。眼睛在这样的情况下呆久了会很不舒服,不过已经习惯了。
        在白织灯照不到的地方,是黑暗。我躺在大床上,屋子里没有一点声音,好像绝对的安静,明明已经是稀松平常的感觉,在此时却显出了诡异之感,我想喊,周身弥漫开来一种名为恐惧的东西,卷了心,溢出体外。
        我发疯似的把床上的被子枕头去向木门,就连桌子上孤零零的杯子,地.上软绵温暖的棉拖鞋也被我一股脑儿全抛了出去,我开始上瘾般疯狂破坏这扇门。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8-04 00:52
          秦葛逆着光,脚踩在木板上发出闷闷的“咚咚”的声音。我正抄着把椅子砸”砸得起劲,余光一瞥见秦葛我立马把椅子丢到一边,摆出软糯乖巧的样子。
          头发有点自来卷,像泰迪毛一样,毛毛的,让我很讨厌,甚至想过全都剃掉,可秦葛却说这样很可爱,剃掉了就是小和尚了。
          “太寂寞了吗?”他的声音有点沙哑。我感受到他好像在压抑着什么,却又说不清楚。
          秦葛一只膝盖跪在了地.上,把解开的链子丟到一旁。一脱离束缚,我立刻窜进了他的怀里,像只兔子一样。我的双腿缠住了他的腰,胳膊紧紧搂住他,脸埋进了他颈间,牙齿揪住他脖子.上的一块肉撕咬着,好像在委屈控诉。他身上有一股清清的皂角味和淡淡的烟草味,我贪婪地呼吸着这温暖的气息,头晕晕乎乎发胀。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8-04 00:52
            “近日在兴安大坝发生一起车祸,一名乘客当场毙命,另一名乘客在今日凌晨三点确定抢救无效死亡,目前兴安大坝正在维修中......”大屁股电视机里女主持人冷冰冰地播报新闻。
            “当场毙命的是我,对吧。”我窝在秦葛怀里。
            他的下巴抵着我的肩膀,青色胡渣刮得我脸痒痒的。他用遥控器关掉电视并没有说话。
            “你这事儿办的倒利落。”我心里觉得可笑,这个男人,精细周到地断了我的后路,最后把我养的跟**似的。我心里觉得委屈极了,在外人看来,我没立场委屈,是他养着我,要不是他我早就死了,我不应该感激至极么?可我就是委屈,我什么都做不了,连死都死不了。
            他的手臂紧紧搂着我的腰,好像要把我勒断了,我的眼泪立马憋了回去,我想让他放开我。秦葛大手摁住我的头,我没法动,他的舌头扫过我的牙齿,毫不留情地攻城掠地,多余的来不及咽下的津液全被他咽下去了。他亲的我舌头发麻,感觉嘴唇退了一层皮,一说话才发觉嘴唇被他咬出了许多细小的口子。最初对于他的行为我非常抗拒,后来也就习惯了,我不想死。
            他的性格阴晴不定,不知道那天就会把我掐死,我就是被他弄死也没人知道,因为我在世人眼里已经死了。我总是发脾气,他会把我锁起来,但是时间久了,我觉得自已没病也变得有病了,他把我毁了。
            我真的挺怂的。
            这是一座老城,古色古香的。他在这有一个医馆,就在楼下,说是医馆其实没一点医馆的样子,他的药品全放在一个房间里,一般不让顾客看到。生意冷清的很,一连好几个月来的顾客就是那么几个人,毕竟谁也不愿意承认自己有心理疾病。
            楼下有病人来,他下去了。
            我真的挺害怕他的,虽然不知道去哪,但是这儿真的呆不下去了,我整个人都被他控制着,没有自由。
            想想真是讽刺,一个连自己都治不好的人却想治好别人。
            我倚着木头栏杆,打量着楼下客厅里的那个女人。她经常来,他的弟弟有轻微的自闭症,她有时带他来看病,有时就是自己来。我能看出来,她喜欢秦葛。
            她的卷发打理得很好,画着精致的妆容,穿了一条鹅黄色的连衣裙,看起来干净整洁。她离秦葛很近,似有似无的想触碰他的手,秦葛只是不动声色地躲开,女人的弟弟冷漠地看着他们。
            那男孩猛地一抬头,他冲我笑着,嘴角扬起诡异的弧度。
            我心烦得不行。
            秦葛给男孩开了一个月的药,我知道他讨厌那个女人,我也讨厌。
            “怎么没穿鞋?”他把我抱起来,我的腿很自然地缠着他的腰。他的手托住我的屁股,抱着我往屋子里走。
            我的父母死于车祸。城市的人冷漠又虚伪,上一秒他可以哭泣,下一秒他就可以笑。我只能默默看着,我没权利让他们感受我的伤心。
            秦葛在厨房里做饭,锅碗瓢盆叮叮咣咣的倒有点家的温暖。他的背影宽大坚实,颇有些父亲的感觉。我忍不住,跑过去抱住了他,他的身子一颤。
            “怎么了?饿了?”他动作熟练地往碗里打着鸡蛋。
            “你喜欢我吗?”我知道这种问题很无聊,但我就是想听他说。
            他愣住了,双手匆匆往围裙上蹭了蹭,捧住我的脸“你今天怎么了?”
            “你喜欢我吗?”我固执地问着这个问题。
            “我爱你。”他轻轻地亲吻了我的额头,语气坚定。我冷笑一声,我有什么值得爱的呢。
            太阳西落,远处天边苍茫的红霞绕着。我趴在窗框上,探着脑袋,想起一句诗,夕阳无限好 ,只是近黄昏。人又何尝不像这夕阳一样呢。
            秦葛收拾好碗筷,走了过来。他双手搂住我的腰,脑袋埋在我的颈间,温热的鼻息弄的我发颤,我的脖子很敏感。
            他找了张碟子,是《肖申克的救赎》。我不喜欢看电影,感觉无聊极了,只能窝在他怀里发呆。他看得很认真,我仰起头,他的胡渣已经刮掉了,下巴干净白皙,屏幕的光亮映射在他脸上交接着,他的喉结会动,我心里觉得好玩,伸出舌头舔了舔。他闷哼一声,还是很认真地看电影。
            不知不觉我也看了起来。Red说:“希望是危险的东西,也是苦闷的根源。”以前我很讨厌这种虚无缥缈的语言,但是现在我在用生命感受经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8-04 00:56
              啊......没人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8-04 08:28
                又重开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04 08: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04 08:3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04 08:3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04 08:3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04 08:3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04 09:0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04 09:0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8-04 09:06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8-04 09:54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04 10:05
                                    dddddd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04 13:45
                                      第二章
                                      反正人只能二选一,忙着活,或忙着死。———安迪.杜弗伦
                                      他好像很喜欢这部电影,从头到尾都没有看我一眼。电影演完了,他一动不动,我不认为他会由一部电影引发人生思考。
                                      “去睡觉吧。”他放开我,这让我有点不开心。
                                      “哦。”我确实困了,眼皮子打架,便没有多说进了卧室,他还是一动不动的。
                                      这一晚我睡的很不好,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潮湿阴暗地下室。一伸手却是凉的,身边空荡荡的没有一点睡过的痕迹。我假装下楼喝水,环顾四周,还是没看到秦葛。
                                      客厅有一面落地窗,黑黢黢的天空挂了轮圆月,月光透过玻璃照在地板上,惨白惨白的,有些可怖。寂静的空间令人窒息,莫名的烦躁不安。
                                      我忍不住把杯子摔在了地上,玻璃渣崩开,有些小颗粒划伤了腿,却感觉不到疼。我蹲下去捡碎片,却越来越烦,手心逐渐用力,过了好一会才梦醒一般,看着血淋淋的手心,我也开始发怵。
                                      “你在干什么。”
                                      我猛地抬头,竟是有温热的液体从眼框里掉出来,视线也变得模糊。
                                      “疼!”我抬起手,将伤口展示给他看,故意摆出委屈的表情。
                                      “怎么这么不小心。”秦葛紧皱着眉头,检查了我的伤口又匆匆忙忙地找医药箱。
                                      我坐在沙发上,他用棉签蘸了酒精给我消毒“伤口有点深,你怎么回事,疼不知道放开吗!”
                                      “忘了。”我低着头,紧紧抿住了嘴,他的袖口里侧有血迹,我并没有用受伤的手碰他。
                                      他把我的手包成了一个巨大的球,看起来十分夸张。
                                      “你去哪了?”
                                      “嗯?”
                                      “我起来的时候没看见你。”
                                      他突然笑了,笑的灿烂刺眼。
                                      “那我以后都陪人人睡。”他抱着我,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大概半个月过去了,这段时间我一直和秦葛黏在一起,只是看见他,就会很安心。我窝在他怀里发呆,除了发呆我实在想不到什么别的了。这样的日子毫无意义,浑浑噩噩的分不清白天黑夜。可是突然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内心波澜难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08-04 14:21
                                        “我姐姐死了。”男孩站在对面,面无表情,好像在叙述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故事。
                                        “节哀。”秦葛对他笑了笑。
                                        人的生命是真的脆弱且不真实,即父母车祸之后,那个女人的死,更让我明了。我一直念叨着,像锤子一样一下一下重重的砸在我的心里。一条鲜活的生命,就此结束。
                                        我漫无目的地在房子里来回踱步,从楼上走到楼下,再从楼下走到楼上,好似孤魂野鬼一般。秦葛对我寸步不离,他没想到我的反应会这么大。
                                        过去了一上午,他终于忍不住了,强硬的板过我的身子“你很在乎她?”他的脸色阴沉,眉头打了结。
                                        “没有。”我拂开他的手,有些不耐烦。
                                        手上的纱布拆掉了,伤口早已结痂。他轻轻握住我的手,拇指在伤口上慢慢摩挲,突然一用力,伤口被撕裂了,火辣辣的疼痛席卷过来。他亲吻着我的手心,血沾在了嘴唇上,顺着嘴角流下来,像一只妖冶的精灵。他伸出一小节舌头舔着我的伤口,将点点血珠卷进嘴里,我止不住的犯恶心。
                                        我静静的看着他,心里一阵难受。他的脸贴着我的手,啜泣着,生理盐水更让伤口疼痛难耐。
                                        “很疼,对么?”他哑着嗓子说。
                                        人真是复杂,他亲手包扎了我的手,又狠狠地撕开了我的伤口。
                                        “疼。”很疼......
                                        手被重新包住了,不能碰水。秦葛在厨房做饭,我窝在沙发角落里,找遥控器的时候,摸到沙发缝里有个东西。我用两个手指艰难的把它拿了出来,是个耳钉,看起来有点眼熟。秦葛和我都没有耳洞,更不会买耳钉,我偷偷把它放在一旁的抽屉里。
                                        秦葛生气了,但他还是一如既往地仔细照顾我,只是刻意不理我,我总觉得心里空空荡荡的。
                                        我很快吃完了饭就跑回卧室,手里攥着那只耳钉。我仔细观察着手里的耳钉,淡蓝色的,看起来不像是男士的。
                                        秦葛还没上楼,我往栏杆下一望并没看见他,我的心震了一下,迅速跑下楼,桌上的碗筷还没收拾。
                                        “秦葛?”我有点恍惚,有回音似的。
                                        我又喊了几声,还是没人回应。我顺着走廊走到了尽头,又看到了那扇门,伸手推开,走了进去。我的脚踩在一级一级的台阶上,发出“咚咚”的闷声。地下室的布置和以前一样,灯也还是很暗。勉强适应了突然阴暗的环境,我又看到了那扇锈住的红漆木门,铜锁已经没有了,此时木门虚掩着,抱着好奇的心态,我想打开它看看。
                                        “人人。”阴冷的声音,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扭过头,秦葛就站在不远处。他微微低头,眼睛死死盯着我,嘴角上扬,暗沉的光打在他的脸上,更增添了几分诡异。
                                        他慢慢走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腿脚发麻,张了张嘴,一个音节也没发出来。
                                        “怎么到这来了,你很喜欢这儿吗?”他伏在我耳边说,后背一股寒意爬上来。
                                        我瞪大了眼睛摇头,嘴唇止不住哆嗦。“我们去睡觉吧,好害怕。”我伸手死死抱住他的腰身。
                                        “害怕什么?我?”他掰开我的手。
                                        “好黑啊。”
                                        “奥,我忘了,人人怕黑。”他的手架住我的胳膊,往上一用力,我顺势夹住了他的腰,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不敢抱他,只能手紧紧攥住他的衣领,这样的秦葛让人害怕。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9-08-04 14:23
                                          这个文风,爱了,我先收藏为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8-04 15:4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8-04 16:01
                                              好看!期待后文,想和大大聊聊,方便私聊不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8-04 16:05
                                                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05 09:19
                                                  好看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8-05 09:19
                                                    好看(。・ω・。)ノ♡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8-05 13:59
                                                      暖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8-05 14:24
                                                        dddddddd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8-05 14:29
                                                          好看到炸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8-05 14:30
                                                            大大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8-05 1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