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莎吧 关注:42贴子:1,201
  • 14回复贴,共1

【原创】《所剩无几》鸣莎/中短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不知道放什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8-05 22:37
    ①/雨

    雨水疯狂地倾泻而下,浇灌着繁茂的草木,炎热的气息却没有因此褪去。周末清晨的木叶,只有三三两两的人执伞于雨中行走。漩涡鸣人推门走进火影办公室,沉闷的空气扑面而来。他打开了窗户,却没有听到熟悉的鸟鸣。

    坐在办公桌前,埋头工作,自然的美景便再也不属于他。日复一日的忙碌,愈加沉重的责任,年少时的稚气早已被生活消磨得所剩无几。现实占据了他的一切,幻想对他来说已是奢望。

    经历过那次劫难,笑容便再也没有在他的脸上出现过。妻子与挚友的牺牲,如同一把枷锁,否定了他所有的快乐与幸福。儿女外出闯荡,执行任务,他没有拦住。无论奈良鹿丸怎么劝,卡卡西老师怎么安慰,愁云惨雾仍然笼罩在他的心头,岂是一朝一夕能挥之而去的。

    吱嘎一声,办公室的门被轻轻推开,一位黑发红衣的少女走了进来。漩涡鸣人看见她总是会恍惚。她那没有一丝杂色的黑发黑瞳,像极了她的父亲,而容貌与母亲无异。看见她,年少时的回忆就会涌入脑海,波涛汹涌,让他难以承受。

    “七代目火影大人,我来报告任务……”

    宇智波佐良娜向漩涡鸣人讲述了她一个月来的工作详情。自从父母走后,她除了去找香磷阿姨,就是不停地接任务做任务。用繁重的、高危的任务**自我,让自己没有时间悲伤,只是一个原因,至于另一个原因,只有宇智波佐良娜一个人清楚,而她不会告诉任何人。

    “佐良娜,最近天气恶劣,就先休息一段时间吧,别接任务了。”漩涡鸣人语重心长地劝说道。他并非是怀疑宇智波佐良娜的能力,而是担心她的心理状况。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谢谢七代目的关心,我知道您在担心什么。”佐良娜攥紧了双拳,“但我并不想回到那个空无一人的家。与其一个人闲着,倒不如一个人忙起来。七代目大人,您不也是如此么……”

    漩涡鸣人轻叹一声,像是自嘲一般摇了摇头说:“唉,是啊,连我自己都是这样的,还有什么资格劝你呢。”

    说罢,他站了起来,走到佐良娜身前,蹲了下来,双手搭在她的肩上,仔细看了看她稚嫩而憔悴的脸庞。明明还是个十六岁的小女孩,眉宇之间就已充满了忧愁与坚强。

    漩涡鸣人为了让她安心,露出了招牌的呲牙笑,说道:“那只要我也请假,佐良娜就会休息了吧。”他那刻意的笑容太过于明显,佐良娜早已看出了他的艰难,如果不是为了宽慰她,那笑容也不会出现在他的脸上。

    “不不不,七代目大人您不必为了我做到这样……”佐良娜连连摆手,漩涡鸣人轻轻捂住了她的嘴。“不,不只是为了你,也为了我自己。其实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只是一直没有勇气这样做。我还想谢谢你呢……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下定决心的说。”

    强大的七代目火影,无论在战斗还是生活上,都总能让这个宇智波小女孩感到安心。仿佛只要躲在他身后,在这无常的世界上,便无所畏惧。而宇智波佐良娜对于漩涡鸣人来说,虽然会勾起痛苦的回忆,但却是唯一的慰藉,和她在一起,就像挚友不曾离去一般。

    只是,把她当作替身,未免太过不公。

    “随你吧。虽然麻烦,但一个月我还是应付得来的。如果非要说的话,两三个月也没问题。你也是时候放下担子,好好休息一下了。”奈良鹿丸对漩涡鸣人说道,转头欣慰地冲宇智波佐良娜笑了笑。

    没想到这个小丫头比自己的话分量重,明明自己之前百般劝说都无能为力……不过,只要鸣人肯答应,好好放松一下,怎样都无所谓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来宇智波祖宅了,但这里还真偏的说。”漩涡鸣人满脸疲惫地拖着行李,和佐良娜一起来到了位于木叶“郊区”的宇智波祖宅。这里偏僻,平常很少有人经过,很适合度假修行。

    也是,一个忍界最强忍者,一个新生代最具潜力的忍者,修行大概是最放松的方式了。对于宇智波佐良娜来说,和七代目火影大人一同修行,是她最期待的事情。

    “七代目,博人和向日葵来信了。”佐助的鹰落在佐良娜的手臂上,她抽下信匣中的纸条,将鹰放在自己的肩上,小心翼翼地展开纸条,生怕弄坏一点。佐助死后,那只鹰就留给了佐良娜,而佐良娜送给了漩涡博人,这样联络也方便些。

    “上面写了什么?”鸣人放下手中的掸子,凑了过来。“一切安好。”佐良娜和鸣人看了后,都松了一口气。只是,那字秀气得很,一看就是向日葵的笔迹,让鸣人不免叹了口气。

    “那小子还是不肯原谅我么。”他自言自语道。

    雏田的牺牲对漩涡兄妹的打击并不比他们的父亲少,和宇智波佐良娜一样,漩涡博人也企图用任务**自己。漩涡向日葵虽然年少,但实力不容小觑。两兄妹相互照顾,让鸣人也稍微放心些。

    “给他们写点什么吧,七代目大人。”佐良娜从行李中翻出了纸笔。漩涡鸣人却摇了摇头,让佐良娜自己写点什么就可以了。他对于雏田的死一直在自责,他和儿子的关系也因此存了芥蒂。

    佐良娜并没有写很多字,便放走了鹰。漩涡鸣人也没有问她写了些什么。在他眼中,博人和佐良娜是一对两小无猜的存在,他也非常期待佐良娜成为自己的儿媳。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8-05 22:38
      “佐良娜啊,你觉得博人怎么样?”漩涡鸣人试探着问道。

      “他很好。”佐良娜不经心地应道,她并没有往那个方面考虑,还在专心地扫着院子。

      “我想问问你怎么看待他。”

      “以前觉得他是个小**,现在觉得他进步了很多,不仅忍术长进了,也有责任心了。”

      “噢,是这样啊……”漩涡鸣人觉得自己的期望可能要晚点实现了。“博人那小子撩妹术也太差劲了点……明明佐助年轻的时候那么多女生喜欢,他居然都不好好和他师傅学学。”他暗自喃喃道,却被佐良娜听到了。

      “不是博人的错。”佐良娜扫完了院子,把扫帚放在一边,坐在了落地窗前的木台上。清风徐来,带走了她身上的燥热。“是我的错。”

      “为什么这么说?”漩涡鸣人有些不解。难道现在小孩的恋爱关系这么乱吗!?他们俩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因为我心里,有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

      佐良娜摘下了头巾,望向远处被吹飞的树叶。天空依然阴沉,风儿也渐渐喧闹起来。看那厚厚的云层,一场暴雨,在所难免。

      漩涡鸣人呆呆地看着眼前流露出苦涩微笑的女孩,像极了当年的小樱,却又截然不同——当年小樱请求自己追回佐助时,呜咽中带着无力、悲伤与自责。

      而宇智波佐良娜的微笑中,竟透出一丝绝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8-05 22:38
        ②/风

        可望而不可即……吗?

        暴雨倾盆,狂风击打着窗户,显露出它那狰狞的面目。虽说漩涡鸣人并没有睡眠问题,也不会被风雨声打扰到,但是这一晚,他还是没有合眼。数不尽的疑问萦绕在他的心头,一个疑问刚被他否认,另一个疑问就又冒了出来。

        他一直以为,博人和佐良娜只是因为害羞,才没有互相挑明心意,其实早就两情相悦了。但佐良娜昨天的那番话,还有她那绝望的笑容,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

        可望而不可即,可望而不可即……他不停小声念叨着。难道还有佐良娜无法触及的人吗?既然不是博人,难道是巳月吗?不,不可能,巳月和她同龄,还是同伴,想要发展恋爱也是有可能的。难道……难道……不是男生,而是女生吗?!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debayo!”

        于是,漩涡鸣人一早就派了影分身分别去问佐良娜的女性朋友。蝶蝶,笕堇,还有其他的同学,全部都问了一遍,却一无所获。

        “我说你,能不能想得靠谱点啊!”井野逮住了刚刚被蝶蝶怼回来的鸣人影分身,鸣人眼前一亮。对呀!现在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佐良娜的应该就是井野了!问她不就好了嘛!

        “井野!你来得太及时了!”鸣人尴尬地挠了挠头发,丝毫没有了七代目火影的威严,就像是曾经的那个金毛傻小子,让井野都有些惊讶。

        “我说鸣人啊……你难不成请假就是为了打探佐良娜的隐私?我原来可不知道你有这种癖好……而且,为什么我来得及时?”

        “我才没有那种癖好呢!只是有点担心佐良娜而已。井野,你应该是现在最了解佐良娜的人了,你知不知道她喜欢谁啊?”

        井野摆出一副鄙夷的眼神,说道:“虽然知道你没有歪心思,但我还是觉得你一个大叔问少女的心思怪怪的。”一提起佐良娜,井野就不禁回忆起曾经和小樱的种种。她知道,佐助对于鸣人就像小樱对于自己一样,她有多关心佐良娜,鸣人就有多担心佐良娜。“唉,罢了,好久没有看你这么有精神了,看来佐良娜真是个神奇的女孩。”

        井野长叹一口气,无奈地摊了摊手,对鸣人说道:“很抱歉,我不知道……他们走之后,佐良娜虽然常常来探望我,但却从来没有提过喜欢的人。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她确实是喜欢男生没错……真不知道你怎么会以为她喜欢女生。”

        “为什么你那么确定她不喜欢女生啊……”鸣人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女人的直觉。”井野远远看见花店来了客人,便急忙跑了回去,留下一脸茫然的鸣人站在原地。

        咚咚咚……咚咚咚……

        “喂!佐良娜在家吗?”

        鸣人收回了影分身,本体还坐在家中。他听到敲窗户的声音,转头一看——一个浑身湿透的红发女子站在窗外,表情凶恶,有一种他妈妈的既视感。鸣人赶紧打开了窗户让香磷进来了,还给她递了条毛巾。

        “我说,怎么你也在这个地方?”香磷有些不满地说道,虽然之前就总听佐良娜说七代目怎么怎么好,但她对鸣人其实没什么好感,甚至非常戒备。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和佐良娜住在一起。

        “啊,我和佐良娜一起放假修行,就和她一起来这里住了。”

        “好吧,看在你和佐助很熟的份上,我也就不计较了,反正佐良娜也很崇拜你。她人呢?”

        “还没起床呢,她长时间去出任务,肯定睡眠不足,好不容易休假就让她多睡会儿吧。”

        香磷悄悄溜进佐良娜房间,看了看她的情况,才松了一口气,出来继续和鸣人闲谈。她也很担心佐良娜的身体状况和心理状况。其实鸣人不知道,井野不是最了解佐良娜的人,香磷才是。佐樱走后,佐良娜有事基本都是和香磷倾诉的。

        “对了,香磷啊,我有件事想问你。”鸣人刚刚还呆滞的眼神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你知道佐良娜喜欢谁吗?”

        “我去!我就知道你这个糟老头子不怀好意,肯定是觊觎我家的小佐良娜!”香磷把茶杯往茶几上一捶,猛得站了起来,指着鸣人就骂。鸣人无辜地连连摆手,解释道:“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是hentai大叔的说!”

        后来,鸣人把前因后果详细地给香磷解释了一遍,香磷才恍然大悟。她沉默了许久,提了提眼睛,上下打量了一番鸣人,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喃喃道:“怎么会是他呢……”

        “什么?”

        “没什么。你也太迟钝了点。”

        香磷已经猜出了佐良娜的心思,但她没有直接挑明。因为既然佐良娜没有告诉漩涡鸣人,那就说明她并不想让他知道。香磷自然也就不会掺和这件事,她只关心佐良娜的情况。

        “我……迟钝?”完全直男的鸣人根本没有听明白。

        “她喜欢的人比她年长,是她尊敬的人,也是她很亲密的人,但她碍于世俗道德,无法和他在一起,所以是可望而不可即。”香磷忍不住提醒了他两句,看外面的雨小了些,便趁佐良娜醒之前离开了。

        “记得和她说一声我来过了,让她不必来找我。”

        “好。”鸣人依然半懂不懂。

        年长,尊敬,亲密,世俗道德不允许……难不成……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8-05 22:39
          雨停了,房檐上的鸟儿又喧嚷起来。风穿过窗户的缝隙,温柔地唤沉睡的黑发少女起床。

          宇智波佐良娜一直睡到下午四点才醒,因为她昨夜一直睡不着,折腾到了凌晨三点多才勉强睡着。她睁开眼睛,把床头的闹钟拿来,定睛一看,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凌晨四点太阳就这么大了?!不对,这太阳好像是在西边……已经下午四点了?!

          佐良娜惊慌失措,猛得从被窝里蹦了出来往屋外跑,刚巧嘭得撞到了鸣人的身上。说是刚巧,其实是鸣人一直守在佐良娜房间门前。

          雨后的天气渐渐热了起来,房间里弥漫着闷热的气息。虽然太阳已经缓缓西下,但温度却没有因此降低。佐良娜睡得浑身是汗,脸颊潮红,脑袋还有些迷糊。撞到鸣人的身上,羞得乱了方寸,差点仰过去,被鸣人扶住了腰,搂了回来。

          “七,七代目大人……”

          听到佐良娜的呼唤,鸣人才回过神来,发现两人的动作十分暧昧,连忙松开了手。“那个,那个,佐良娜,我不是故意的!”佐良娜看着七代目大人的慌张模样,噗嗤笑了出来,说道:“哈哈哈哈哈哈,还是第一次看见七代目大人这个样子呢,之前七代目大人一直是冷静威严的模样,真幸运。”

          “看样子,佐良娜更有精神了呢。”鸣人揉了揉佐良娜黑色的短发,和她父亲的刺猬头不同,她的头发更柔顺些,或许是随她大伯吧。

          “昂,七代目大人,我先去洗漱,然后做饭。”佐良娜拉了拉右边的睡裙肩带,转身向卫生间走去。“佐良娜。”鸣人叫住了她。

          “怎么了?七代目大人?”

          “你……喜欢你父亲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08-05 22:40
            ③/雷

            “哈?”佐良娜满脸疑惑地转过身来,对鸣人突如其来的提问感到莫名其妙。问她喜不喜欢父亲,七代目大人这是怎么了?

            另一边的漩涡鸣人却一副认真的表情,佐良娜与他对视,才明白他不是在开玩笑。这么问,也许是昨天说的话让七代目大人误会了。

            她早已暗下决心,绝不表明自己的心意。不只是因为“不可能”,还因为她对越界的恐惧。宇智波佐良娜从来不是一个懦弱的人,甚至比年长的人还要勇敢。但是对于这件事,她也懦弱了起来。

            “七代目大人为什么这么问?”她故意装傻反问道。漩涡鸣人向前走了几步,靠近佐良娜,以便观察她的神情。但佐良娜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小女孩儿了,哪里会让他那么轻易看透。

            “没事,只是问问。”漩涡鸣人顾及到她的感受,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好。”佐良娜没有多说,转身离开了。

            一场大雨让佐良娜昨天刚刚打扫干净的院子又积了泥水。不过,看外面的天空又被阴云覆盖,怕是还要来一场不小的雨。

            宇智波佐良娜从小就讨厌雨。

            自她记事以来,对父亲的认知全部来自于母亲。她只知道父亲是很强的忍者,在外执行任务。所以,每次下雨时,她总是会担心父亲,怕父亲淋雨生病,而母亲樱总是会看出她的担忧。

            “你看,那边的闪电,和爸爸的招式很像呢。”宇智波樱总是和她这样讲,但年幼的宇智波佐良娜并没有见过千鸟。即使看到那雷电就会想起父亲,她也无法对随之而来的雨产生好感。

            雷声轰鸣,闪电划破了天际,空气也变得压抑起来。飞鸟在低空盘旋,吱吱喳喳地吵个不停。一夜未眠的漩涡鸣人吃完饭便回屋睡觉了,而宇智波佐良娜啃着苹果,盘腿坐在落地窗边。

            穿堂的风儿渐渐变得冷了,她随手披上了一件外衣,仍然望着天空出神。她仍记得那一天,她离家出走的那一天。不过,虽说是离家出走,也只不过是独自在木叶村走了半日罢了。

            “她去哪儿了?!”宇智波樱激动地冲班主任油女志乃喊道。她下班赶过来接佐良娜,却被告知说,佐良娜说妈妈今天有事不来接她了,于是自己走了。可是当宇智波樱赶回家时,却没有看见她的身影。

            “对不起,樱,是我的疏忽。”油女志乃向宇智波樱鞠躬道歉,但她并没有责怪他。“不,对不起,我刚刚太激动了。这不怪你。佐良娜这个孩子脾气倔强,她想要做到的事情,无论怎样都必须要做到,谁都拦不住的。”

            那日,也是和今日一样的雨天。宇智波樱刚想跑出去找佐良娜,就遇到了漩涡鸣人的影分身,被告知佐良娜和他在一起。

            那时,漩涡鸣人还没有就任火影,还在六代目火影的要求下历练。

            “佐良娜,离家出走可不是好孩子做的事哦。”

            宇智波佐良娜独自坐在秋千上,被大雨浇得狼狈不堪。她闻声抬头,一个金发的男人正俯身看着他。对父亲,她并没有具体的概念,但是对这个男人,她却熟悉得很。

            “鸣人先生?!”

            宇智波佐助常年不在家,漩涡鸣人便常常去探望宇智波母女,还带着博人,让他和佐良娜一起玩,虽然他们两个总是拌嘴吵架,一言不合还动手打架,像极了当年的那两人。

            “佐良娜,为什么自己一个人出来淋雨啊。”鸣人给她披上了自己的披风,那披风对于她太大了,就像一张被子一样。他坐在了旁边的秋千上,那秋千对于他来说也太小了,只能侧身跨上去。

            “这里地势高,又开阔,可以更清楚地看闪电。”佐良娜用自己的衣服擦了擦满是雨滴的眼镜。“因为妈妈说,闪电和爸爸的招式很像。”

            漩涡鸣人望着旁边这个黑发女孩,看到了异于同龄人的成熟,和她的父亲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只是多了些落寞,少了些怨愤。

            他灵机一动,站了起来,抱起旁边郁闷的佐良娜,踏着房顶朝火影办公室奔去,佐良娜在他的怀中,并没有被他飞一般的速度吓到,而是满眼憧憬地盯着他看。

            “卡卡西老师!卡卡西老师!”

            漩涡鸣人一手抱着佐良娜,另一手敲打着火影办公室的窗户。卡卡西无奈地打开窗户,一双死鱼眼气愤地瞪着鸣人看,鸣人朝办公桌瞟过去,一堆文件下藏着一本亲热天堂,才明白老师是在埋怨他打扰了自己的欢乐一刻。

            卡卡西看见窝在他怀中的小佐良娜,赶紧让浑身是水的他们进了屋。卡卡西仔细地用毛巾给佐良娜擦了擦脑袋,让鸣人自己收拾。

            “六代目大人,我自己来就好!”

            “唉,佐良娜真是比你父母小时候懂事多了。”卡卡西弯眼笑了笑,转头用一双死鱼眼看向鸣人,问道:“来找我干什么?”卡卡西知道鸣人不会无缘无故过来打扰他。

            “老师!你能给佐良娜展示一下千鸟吗!”漩涡鸣人的蓝眼睛闪烁着光芒,写满了期待。卡卡西一直都宠自己的学生,根本不可能拒绝他。

            “可以倒是可以,但是为什么?”

            鸣人凑近卡卡西的耳边,和他讲了事情的原委。

            “好。”卡卡西答应了。“去外面吧,记得给佐良娜打伞。”他把放在一旁的备用伞扔给了鸣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8-05 22:40
              伴随着轰鸣的响声,旗木卡卡西的手上闪烁着电光,可见的电流在他的指尖游走,在年幼的佐良娜心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记——并不只是因为那是父亲的招式,也并非只是因为她对六代目大人的敬佩……

              而是因为站在她身后给她打伞的那个男人,实现了年幼的她,微不足道的一个愿望。

              “在想什么?”漩涡鸣人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揉了揉睡眼,坐到了佐良娜的身旁。

              “在想六代目大人。”佐良娜答道。

              “卡卡西老师啊……怎么突然想到他了?”

              佐良娜指了指天上盘旋的鸟群,漩涡鸣人立刻就懂了。“千鸟啊……还真是怀念。”他回忆起了曾经和佐助的种种。

              “当初第一次看到千鸟,还是七代目大人带我找六代目大人的呢……”

              “是吗?那应该是很久以前了吧,哈哈哈。”漩涡鸣人仔细搜索着记忆,但其实这件事,他已经记不太清了。对于佐良娜来说,那是一辈子都难以忘却的事,但对于经历了那么多鸣人来说,那件事就和她的心愿一般微不足道。

              他的一辈子帮了很多人,做了很多事,而她,只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

              “七代目大人不记得了吗……”佐良娜平静地说道,并没有把失望流露在语气中。

              “怎么会!我……”漩涡鸣人想解释,却被佐良娜打断了话。“没关系的。”她苦涩地笑了笑,“我记得就好。”

              “七代目大人,您知道吗?”

              “什么?”

              “其实,我最喜欢雨天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8-05 22:41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09 23:03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10 23:15
                    漩涡鸣人停下来时,才发现宇智波佐良娜一直死死地盯着他的眼睛看。

                    “怎么了,佐良娜?”

                    “啊,啊……没什么,只是想看看七代目的眼睛而已。”宇智波佐良娜急忙解释道。“七代目大人和妻子的故事还真的是……很感人呢。”

                    “可惜她现在不在了。”漩涡鸣人云淡风轻地说道。但其实,在他的心中,并没有表面那样平静。雏田和佐樱的牺牲,一度让他萎靡不振,连工作狂的他都翘了好长时间的班。

                    那段时间,漩涡鸣人是和宇智波佐良娜一起度过的。那段时间,对于彼此来说,都是一生中最难熬的。

                    宇智波佐良娜是漩涡鸣人的慰藉,漩涡鸣人是宇智波佐良娜的依靠。

                    ——仅此而已了。

                    “七代目大人以后还准备恋爱吗?”佐良娜突然开口问道。但她并不期待他有什么回答。甚至说,她想听到的是“不”。

                    “也许吧,如果遇到比她更好的人……”漩涡鸣人用手遮住了眼睛,像是故意掩饰泪水一样,但其实他并没有流泪。

                    “没有比她更好的人了,对吧。”宇智波佐良娜接过他的话。漩涡鸣人闻之,点了点头。

                    无法和你相恋,却也不想让他人将你抢走。无法与你相恋,却想此生与你相守。无法与你相恋,却想走进你的心里……

                    “那佐良娜呢?”漩涡鸣人问道。他这几天来一直在想,要不要干涉佐良娜喜欢父亲的这个问题。说实话,他把各种可能性都想了一遍,却还是没有想到合适的方法来劝说她。

                    “我?”

                    “你还这么年轻,不想恋爱吗?”

                    “和您一样。”佐良娜微微一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08-12 20:42
                      又不更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14 23:37
                        吹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20-05-24 13:27
                          好细腻的文笔!超贴合人物!求个结局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20-09-17 19:07
                            66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20-10-18 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