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茨吧 关注:42,798贴子:262,076

【酒茨/原创】星际军阀,abo属性,主酒茨,副狗崽,青夜,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酒茨/原创】星际军阀,abo属性,主酒茨,副狗崽,青夜,黑白,小黑白。甜虐详尽,后期想多甜,前期就要有多虐。ps:后含生子,不适者勿入。Are You Ready? Okay? Let's g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08 11:20
    Circle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宇宙2019年,这个数亿年后的世界,人类已尽数离开崩溃的地球。在斥巨资营造的宇宙飞船“诺一”中持续生活。并最终找到了现在的父星。受星球上的特殊水质及空气影响,人类逐渐形成了第二性别。分别为天乾,泽兑,地坤。人类的恶劣在即使数亿年后的今天依旧顽固存在着,随着对第二性别的掌握,分化后身体强壮,双商同高的天乾成了社会的指导。雨露期中渴求于天乾交往,分化后极其柔弱,无论男女皆可孕育生命的地坤成为了最下等的人类,不少地下组织甚至暗中抓捕地坤,无论是否拥有天乾。拥有天晴的地坤无法再与其他天乾交配,会对其他天乾的肉体接触产生严重反呕。这一类地坤在不久之后难逃一死,而未被标记的地坤或羞愤而死,或沉溺其中,命运多舛。天乾地坤可散发特有信息素指引彼此进入状态,地坤亦因其特质,终生不得入伍,至于泽兑,则与常人无异,故多成为社会中中层人士。至此故事背景详尽,这里的故事拉开序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08 11:30
      一(①)


      玲珑骰子安红豆




      是夜。群心所制的银河在天空中灿灿生辉。天空之下,一座高耸的建筑充斥眼帘,巍峨。这是第一感。似是夜深,此时的建筑似进食后的巨兽般闭眼静寐着。哦!并不。这座名作大江山的建筑是当今联邦扛把子之一,如此重任,其如何安眠?正如现在---最高层的那一隅灯火通明,茨木此时十分难过。难耐的蹭了蹭床单,是酒吞的味道。这座建筑的主人,大江山的指导者,他的信仰,他的……所念。已经约墨三月未归了,茨木在迷迷糊糊中思考着。挚友约摸三月未归了吧?这床已无多少他的气味,却仍让他心之若仪。忽忆姑获鸟曾告诉过她一句古话,“一日不见,如三月兮”那这三月呢?“嗯……”用力咬住床单,又一波晴热来袭,感到自己的逐渐湿润,茨木不由得羞愧,他一直追随着酒吞,无论何时。那是信仰般的存在。在酒吞成为天乾后对他的崇拜更是迅猛,酒吞亦不负众望,成为了人人皆知的存在。纵使普通人民尚未见过其容,但凡听其名,无不敬仰与畏惧——十岁分化为天乾,成为最早分化的人类,实力强劲,以一己之力独闯邦主安倍晴明首府,获其赏识。15岁带兵前线,与某白发青年共同抵御星际来兵,大战告捷。20岁与星际大将大天狗对峙,与那年的白发青年持续协战一战成名。而茨木也为人所知。酒吞22岁创立大江山,离开联邦来到现在的边境,将此地易名为大江山。许诺晴明有难必回。如此一人引无数地坤泽兑喜爱。地坤本就极为稀少,多数又倾心于他,故大多天乾对其极为愤恨,23岁酒吞途径某枫林,被领主红叶吸引。红叶其人,性情刚烈,面容姣好,虽为地坤却治理一片巨大枫林,能文能武。慕者众多然心系晴明。酒吞那年遇她,正值枫红,亦正值其雨露。成熟的枫香伴着清清的甘爽,红叶的信息素在林中回荡。酒吞在林深处见到红叶,彼时他正翩然而舞。说来也怪,这数十年里,每逢雨露她便舞蹈。亦对抑制雨露有奇效。待其稳定,酒吞开口“成为我的地坤吧”红叶愕然,看其腰间酒壶及一头烈焰似的红发,知其身份。“妾身早已心有所属,酒吞大人还请回。”从来只被地坤追求未被拒绝的酒吞有了初恋,他开始日复一日走像枫林,日复一日被红叶婉拒,日复一日借酒消愁。每隔两三天,茨木必为其带去新的军装,带去新酿的烈酒。







      大江山地不如其名,虽大却无什么高大植被,草木果实。茨木寻找多时才于一地找到一颗巨大桃树,说来也怪,竟常开不败?活像那时……茨木心里一动,将此地定为了领地。因离大江山实在过远,便名为了罗生门。每隔数日便集大量桃花用以酿酒,所酿滴酒不粘,留与那人。大江山的人民都知道茨木对酒吞有意,亦知酒吞对红叶有意,却不知茨木对酒吞为何意。据闻,酒茨相遇是在那年酒吞强闯首府后,茨木彼时还未分化。年仅八岁的他只身前往地牢,意欲救出酒吞。说是地牢,其实少儿所更佳。酒吞父母早逝,晴明得知其情况,命人将其带至此处,茨木亦无父无母,为救子酒吞自愿潜入。他被安排在酒吞旁边 ,俩人见面第一句,茨木说“打架吗?”当姑获鸟将两人分开,酒吞尚无所害,茨木头发散乱,金眸微露水光,衣衫褴褛,开口却道“挚友果然厉害,我要一辈子追随挚友!!!”后来的后来,茨木果然跟着酒吞征战四方,他确为一把好手,酒吞创立大江山后,他一成为了副将。而后他尽心尽责,纵使酒吞迷恋红叶,他仍守着本分,为其分担一切。士兵们一直在探讨,茨木上将究竟是什么呢?一头白发柔顺却不失张扬的分为三股披于肩后,眉宇似剑似弓,富有韧度,一双金眸,让人不免陷入其中,而脸蛋白皙似雪却又因久经沙场而略微泛黄,身材在一身军装的庇护衬托下,彰显着绝对的力量。是天乾吧?又回想起茨木治理事务的疾风厉行,于地坤不的入伍这条铁令,是天乾!于是失去了酒吞的地坤们又将眼光转向了茨木。没过多久却发现茨木眼中似只有酒吞一人,若非认为其为天乾。几乎将其认为是爱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08 12:05
        嗷嗷嗷!好棒的文笔(ฅ>ω<*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09 19:59
          一(②)
          入骨相思知不知



          此刻大江山最高层上将办公室内,茨木仍难耐的扭动着,却执拗的不肯碰一碰那敏感的地方。“不行!”明日还得去向酒吞送酒,若碰了,便七日不的出此室了。此刻若有人用力破掉办公室的护罩,便可嗅到一股极为香甜清冽的桃酒香,在往里一走,便可看见那被称为天乾的茨木上将发丝凌乱,散于被单。略微几缕贴于脸颊,引导生理盐水进入口腔,再滑过细长的颈项。一双金眸再无冷冽淡然,这些都是其脑中那火红的背影燃烧,化作一汪春水,将其思维淹没。在往下看去,褪去军装下掩藏的护甲,宽厚的腰肢变得窄实,一双修长的长腿不住绷直,露出美丽的线条。这,俨然就是地坤!趁着新一波的发情热还未来临,茨木颤抖着拿出一支针管,无法聚焦的金眸在意识到找不到上一次的针孔后,索性直接将针管插入右手手臂,感受着雨露的渐去,茨木看向一旁被自己揉皱的军装。只有如果知道了,会很反感吧?一丝不知所依的弧度在唇角扬起,而后茨木闭上仍含水汽的金眸,思考着 。他分化的极慢,23岁才分化为地坤。他庆幸自己那天到了罗生门,庆幸那天酒吞出了大江山。他记得那第一次的雨露令人发狂,他只能靠在那棵桃树下激烈的喘息。在尚有一丝清明中,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自己成为了地坤。他知道酒吞不需要无用的士兵,以前那些或退缩或废柴的,都被他逐出了大江山,有时甚至千刀万剐。故他还有个令人畏惧的别号“鬼王”,和那时一样啊?茨木一直想成为天乾,久久的追寻,让茨木了解到,她无法成为酒吞的伴侣,那么至少让他成为他的左膀右臂。但现在……不!不行!这件事一定要隐瞒住!!!第一次的雨露过程为,七天只要熬过……对!只要熬过了!他挣扎着点开了通讯器,“喂?!”略含微怒的语气传来,是酒吞!心心念念的人的声音在脑中充斥。想被他亲吻,想被他拥抱……不!“挚友!是我……我在四处寻找酿酒的好材料,嗯……”又一波情潮来袭,茨木不仅哼出了声,好难受……“你怎么了?”不带有一丝情感的质问,仿佛下一瞬就会如刀般刺来。“没事……哈……我只是看到了一株,嗯……一株特别大的桃树。挚友!我能给你酿上号的桃花酒了……”“哦?是吗?本大爷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记住,本大爷不需要**。”心一痛,果然啊。“当然,挚友……挚友是最厉害的……”“停停停,别在本大爷面前说这些!快把酒拿回来,本大爷要用它来追求红叶!哈哈哈哈……”挚友说什么?追求?通讯在一瞬间被挂断,酒吞这边格外恼怒,茨木竟挂他电话?!茨木这边,身着军装肩披白发的青年如搁浅人鱼一般侧卧在地,身体蜷曲。挚友有了喜欢的人?挚友要追求Ta?自己分化成了地坤,挚友不喜欢柔弱的人,自己会被抛弃,不要……不要!好难受,好难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10 08:48
            三连大粗长……咸鱼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10 08: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10 08:50
                爱死你了楼主!超级大粗长的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10 09:28
                  二(①)


                  你所到之处,是我不得不思念的海角天涯。





                  正值金秋,火红枫林中,红叶翩然而舞。忽的 ,带有一丝不明情愫的暖风拂过,本已成熟的枫叶,持续掉落,而后随红叶而舞。茨木看着痴迷的酒吞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许多的阅历也令他明白,红叶无罪一切,不过是挚友苦苦追寻罢了。如此一来自己和挚友倒有了几分相似 。金秋的夕阳悄无声息地照亮红叶与酒吞所在的林地,茨木位于一棵巨大枫树阴影后,看着眼前的一切,眼中落寞成片。的确郎才女貌。也许红叶的确为挚友佳侣。待红叶一舞完毕,未待酒吞开口,她便傲然离去。她无遣去上将的资格,但她也没有讨好上将的本分。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那一棵枫树,真是的,那位上将今日怎如此失策,华发都已暴露了。痴情啊,却如自己一般不可得……茨木感受到红叶的视线,自知暴露,也不再躲藏,只是在与红叶擦肩而过去时 ,小声提醒“还请红叶副官多多包涵。”茨木就是这样一个人啊,明明傲气得很,却为了他爱的人甘愿卑微到骨子里,即使他对下属总是包含,只要他们不犯事都是温柔以待,但是啊,对酒吞他却确实温柔到了卑微……红叶不禁在看了茨木一眼,这位叱咤风云的上将现在眼里尽是爱意和凄凉,痴情哪,痴情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10 14:48
                    请问大家有没有什么酒茨的图呢?或者涉及楼楼的cp的,请问可以发出来吗?谢谢大家啦,未来,还请多多指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11 08:19
                      二(②)


                      你所到之处是我不得不思念的海角天涯。



                      迅速收拢情绪 ,调动全身的细胞是情绪高涨,“挚友,又给你带来了新酿的桃花酒啊!挚友!你看这夕阳多好看,快!来吧!趁着这大好的时光与我打一架,支配我的身体吧!”于是迷糊且因红叶离去而烦躁的酒吞看见的便是白发金眸的下属着着一身体面的上将军装,在夕阳的余晖中,傻子一般的提着几坛桃花酒向自己奔来。“啧”不是红叶。又是他!自几个月前他于红艳相遇,这个下属便每隔几日就来这里缠着自己,甚至让自己回到大江山执政。他茨木是干什么吃的?!大江山那点儿小事儿也做不好,真是没用!每次嘟囔着要自己与他打架,却永远以他的失败和他对他的吹捧告终,只会嘴炮又有何用!呲,没用。酒吞又如何知道,茨木的确温柔,但只在对他时,那双对别人含着一丝冷霜的金眸才会开封,化作溢满爱意的清泉;他又如何知道,在大江山训练总部的无数个夜晚里,都有一个身影拼命练习着,只为将这副天之不足的身体锻炼得足够与他匹敌;他更加不知,对人温柔而带有距离的茨木与人谈话不出五句。他将自己所有的言谈都交与了这个名为酒吞的人,这个他生生世世都在追随的人,这个生生世世都不会选择他的人。可事实便是如此,酒吞他不知道这一切,茨木于他而言,仅是一个人生过客。过于聒噪,令人反感,便是他对他的唯一感觉。一如现在。“烦死了,!给本大爷闭嘴!!!酒拿来!你滚!”茨木在一瞬间似跌入冰窖,但人强撑着说道,“啊啊!挚友果然厉害,连训吾也如此威严啊,!挚友与吾打一架吧!然后……嗯……”下一秒茨木便被一个横踢揍倒在地。好疼啊……酒吞似很生气呀……但自己只能这样与他交流了,不是嘛?“不愧为吾友,果真厉害,再来再来!”如果这样能像以前一般激起你的斗志的话,茨木甘之若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12 12:18
                        啊!!我茨木是天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12 12:20
                          催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12 18:0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12 22:4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12 22:43
                                哎……只能在漫画里先找点糖吃了,楼楼想虐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8-13 11:06
                                  当然,俗话说得好,否极泰来,前期多虐,后期我们就要有多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8-13 19:25
                                    二(②)


                                    你所到之处,是我不得不思念的海角天涯。


                                    在再一次把茨木揍倒在地后,酒吞拿起用护肘好好护好的桃花酿,看也不看此时卧倒在不远处那棵枫树下的茨木。也只有这种时候,他有点儿用了。茨木右手作为支撑,攀附着粗糙的树皮,艰难起身,还是没有看过自己吗?上一次酒吞看自己是多久呢?是那一次一起创立大江山?是那一次一起击退大天狗?还是那一次一起舍命前线?不……是只有一次吧,那次他只身前往少年所,请求挑战。原来那么遥远?!眼眶不禁发热。不行!一定是因为雨露期还刚过的原因,自己竟如此脆弱。挚友是信仰,自己不可亵渎,就这样,这样就好。“挚友,如果红叶副官愿意与你敞开心扉,挚友你能快乐吗?”身体好疼,但心似乎更疼。“你想要干什么?!本大爷警告你!不要做什么伤害她的事,否则……”酒吞看似迷迷糊糊实则精确的摸了摸自己的酒壶,茨木对这个动作再熟悉不过了,那是酒吞家传之物。能喷发大量毒气,令人**。酒吞一向认定自己的拳头与枪击,若非想让人快些死或死的痛苦,他不会用此物。红叶看来真的很重要,既然如此,那便尽他茨木所能护她们的周全,“别那样要死不活的!赶紧滚出本大爷的视线……快滚!”茨木在无一语,努力挺直腰板离去。因为分化的慢,他比其他地坤身形要略高一些,但同样因为身为地坤,她又矮不少于天乾。酒吞看着他的身影,眼中隐晦不定,该死!心情为何莫名的焦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13 19:35
                                      这是楼楼关于喜爱魔道的cp群,大家也可以去那里玩玩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8-13 19:37
                                        因为茨木要有危险了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8-14 12:37
                                          这大概就是枫林送酒事件了,灵魂画手来临,求大触帮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8-14 19:34
                                            三(①)
                                            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红叶不知被谁带走了。这是茨木所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下属说的。彼时茨木还在大江山医室里接受着萤草和樱花的救治。病房外,不少新兵观望着“谁呀,怎么茨木上将伤的这么重?”,“哎呦喂?!我的天!那骨头是重接了吗?”那声音……天呐!茨木上将竟然哼都不哼。”“所以到底是谁呀?”其实他们都明白,除了他,那个神秘的鬼王,茨木上将又怎会如此呢?“茨木上将,茨木上将,求求你,你听得到嘛?!求求你救救我家副官吧!……”外面传来阵阵喧哗。是谁?好吵……接骨让茨木脑中有些发白,但而后一声红叶副官让他突然清醒,强忍晕眩感走出病房,看着门外来不及逃脱的士兵“看什么啊?这是要给我一个惊喜嘛?每个人大江山绕圈50!”“茨木上将,这……”“80!!!”“跑!我们跑!”逃脱的老兵们暗自嬉笑,嘿!上将是好,但惩罚上面可是说一不二的呢。另一边,姑获鸟在茨木的要求下带来了那个求救的士兵,远远的闻到火药味,茨木便知道他是谁了——龙灯。他所知道的唯一一个红叶的部下,善用火药,泽兑。


                                            红叶失踪了,就在他找了酒吞的那一天。但罪犯似乎有些鲁莽,看着手中龙灯交于自己的物件,茨木眼神微微一凝,视线之中,是红叶拼尽全力传回的最后信息,在最后的那一瞬间茨木按了暂停,纵使模糊,但那将一上抹紫色的九头大蛇却依稀可见……







                                            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8-14 19:47
                                              楼主好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8-14 20:12
                                                楼楼文笔好好,写的好棒,期待下一次更新哦


                                                回复
                                                25楼2019-08-14 21:15
                                                  谢谢大家的支持,楼楼会加油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15 10:37
                                                    dd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8-15 10:46
                                                      三(②)

                                                      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果然难找。太阳东升西落,已是一天过去。看着泛红的夕阳,茨木想起了酒吞,那日,似也是这般?既然酒吞如此眷念红叶,那他茨木为友有所爱而死,也值!唤来莹草,悄悄地让她准备了一套普通女市民的衣着“小心别让姑姑知道。”“知道什么?!”哦吼……萤草悄悄吐了个舌头,娇小的身躯拿着那把重型机关炮一蹦一跳的离开“你想干什么?!”意料之中的恼怒。“姑姑,我没……”茨木还试图挣扎着。“别跟我扯这些有的没的!别忘了谁从小把你带大的,想当初你们两个小屁孩……”似是意识到了什么,姑获鸟停止了谈话。时间是在一瞬间被拉长,只有那步步缓移的夕阳在运动着——屋顶,窗沿,办公桌……当一缕夕阳退至茨木脸颊“我知道的,姑姑。但我不得不这么做。”终于开了口,语气中有着不明所以的哀愁与决绝“但是你,你是……”“姑获鸟副官!请告诉我大江山守则第15条!”“茨……”“请!”………………“是!报告上将!坚决遵守执导者命令!”又是一阵沉寂,“是,上将。属下明白了。……茨木,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怕随身携带的长刀伤到茨木,姑获鸟将其搁置后抱住了茨木,茨木回抱住矮自己约半个头的姑获鸟,不禁恍惚,似又回到了那个天真的岁月——与酒吞一起傲娇着,然后被姑姑霸道却不失温柔地弹一下额头,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那时真好啊……






                                                      最后一丝阳光落幕,黑暗,来了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8-15 10:48
                                                        dd,沙发万岁,楼楼棒棒哒


                                                        回复
                                                        29楼2019-08-15 11:5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8-16 10:35
                                                            三(③)

                                                            山远天高烟水寒,相思枫叶丹。
                                                            。。。。。。。。。。。。。。。
                                                            手如柔荑,肤如蜂浆。齿如瓠犀。螓首蛾眉,白发扬扬,巧笑倩兮,美目盼。“呀,茨木大人真好看,比红叶那个……好看多了!”萤草的惊呼让茨木回了神“不可胡说!”纵使萤草未说完,但茨木觉得,那一定是不好的话,不过好看吗?是了,地坤有哪一个不好看呢,又有哪一个不柔弱……看脸色瞬间黯淡,姑获鸟便知道茨木又在思考谁了,“精神点儿!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全副武装。”私募在一瞬间回神,猛吸了一口气,对,自己是有任务的……怎么如此爱出神?

                                                            。。。。。。。。。。。。。。。
                                                            茨木在枫林中徘徊,将手中莹草给自己的两只抑制剂放入最里层的护衣。这护衣是姑获鸟连夜赶制的,对茨木他终究放心不下。转悠了约大半个时辰,茨木假装劳累的坐于那棵枫树下,这已是第三日了,仍未出现可疑之人,阳光透过并不繁密的枫叶在树下留下斑驳,最近茨木下意识抬手,再移开,那一头似阳光般的火红,赫然是酒吞。
                                                            。。。。。。。。。。。。。。。。
                                                            “吾……”猛地停住,意识到自己的身份,茨木陷入沉默。“喂!来陪陪本大爷喝酒!”不敢开口,茨木只能摇头。“那就滚出去!这里,你没资格进来!这是本大爷心爱的人的地盘!”茨木心里一痛,但又随即清醒过来,不行要留在这里。“本大爷再说最后一次,要么喝酒要么滚……”下一秒,茨木拿过酒瓶猛灌了一口。烈酒入喉,还带有苦味,挚友何时有这样的酒了?!!!意识在一瞬间清醒,是了,挚友不可能有这种酒,这几年来,他的酒一直是自己酿的桃花酒。视线逐渐朦胧,看着那一头火红在几丝电光后变为灰白,果然还是红色好看,怎么如此大意呢?
                                                            。。。。
                                                            黑暗,
                                                            在刹那间展开。




                                                            。。。。。。。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啊!楼楼会加油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8-16 1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