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ibili吧 关注:3,021,787贴子:95,915,697

史书上到处是比电视剧更离奇的剧本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侵删

清朝孙gou——罗思举:东乡所有没破的盗窃案都被安到了我的头上

罗思举从小不学好,先生批评他,他就想招捉弄先生。十几岁家里遭灾,带着弟弟逃荒。中途没饭吃,恰好遇到驻军兵营,就敢溜进去偷人家的铜盆,并从此解锁了偷盗技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08 13:05
    隔年,上终南山拜师学艺,学了两年。下山之后跟了个叫巨一品的老大,拉了几个兄弟,一伙人到处打家劫舍、劫富济贫。后来老大巨一品赌博让人告了,官府来拿人,罗思举仗着会武功把衙役们暴打一顿然后逃走了。

    浪了几年之后,21岁回到了老家东乡。家里他大伯和三叔看他不爽,设计陷害他父子,还把房子也烧了。虽然后来真相大白,但是家里待不下去了,只好迁居。在外面又是各种折腾,连偷带抢,偶尔也做做好事,行侠仗义,比如帮人还债,帮被强抢为妾的寡妇脱离苦海等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08 13:05
      折腾一大圈之后,不知道怎么想不开,又回了老家。他三叔依然看他不爽,挖个坑把他给埋了。不过幸好土没踩实,三叔一走,他就挣扎出来跑了。没跑多远又被官府逮住了,之前犯得案子东窗事发了。在牢里他演了一出清朝版“越狱”,宗族里的其他人害怕受牵连,联名上书告发他,官府也愁连年积案破不了,这下正好,东乡所有的偷盗案没破的都按到他头上了。

      官府抓不着罗思举就把他父兄抓进去吃牢饭,没办法他只能主动投案,把父兄换出来。这次在牢里一待就是两年,他三叔等不及了,买通狱卒,断绝饮食,想要饿死他。几天之后,他饿晕了,狱卒以为死了,就把“尸体”拉出去埋了。结果土又没踩实,丫的半夜醒过来又挣扎出来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08 13:06
        跑了之后族里人又告他,官府又抓他,又入狱,又越狱,又循环一个来回。



        二次越狱之后消停了一段时间,然后当地发生一起大案,一个商人被抢了五千两银子。案子破不了就扣到罗思举头上,又把他抓进去。衙门里的审讯手段实在太残忍,连失主都看不下去了,主动撤诉。但是撤诉了衙门还不放人,又关了一年。一年后换了个新狱卒,往死里折腾他。罗思举急了,说你不折腾我我就老实在这呆着,你再折磨我我就越狱。狱卒说,呸,牢房这么坚固,你跑一个试试。他就跑了。

        然后又是老剧情,偷盗抢劫、行侠仗义、官府拘捕、流窜作案……

        官府通缉的狠了,他就跑终南山上躲了一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08 13:07
          一年后,下山。此时已经是嘉庆年间了,正逢白莲教起义。他就顺势加入了乡勇,头回打仗的时候,明明对面数百人,他骗大家说就几十个,虽然士气大振打赢了,但是之后就没人再愿意跟他了。上面派他去侦察丰城,他回来报告说要率一队死士偷袭,里应外合就可以破城。上面以为他脑子有病,没搭理他。他急了,自己一个人大晚上的拿着炸药就去了。

          是役,一夫走贼数万,声震川东,总督英善给七品军功。
          也是敢玩命,换了一个七品顶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08 13:08
            单枪匹马夜袭敌营这事他还不止干一次,后来又干一票。那次也不知道该说他运气好还是不好,正巧下大雨,火药死活点不着,被敌军发觉了。但是敌军大半夜的没搞清楚状况,还以为大队人马攻来了,居然给吓跑了。

            只身夜入贼营,会大雨,火药不燃,贼觉,惧而遁。
            这主角光环,不服不行!

            罗思举打仗最擅长的就是火攻劫营,甚至有时候都不用打,站在阵前大喊一声:“我丰城劫寨罗思举也!”就能吓跑一波。他带的兵都奇装异服,穿狗皮衣,脚踏草鞋,被人嘲笑是“丐兵”,但神奇的是他的“丐兵”居然很厉害。瓦山溪盘踞的苟文明,德楞泰的部队打了三次没打动,罗思举的“丐兵”一战就生擒苟文明。

            类似的事还有不少,罗思举一点点积累军功,从千总到都司到参将到副将再到总兵,最后做到提督,并“赐双眼花翎,予一等轻车都尉世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08 13:08
              做上提督之后,罗思举给他之前犯过案子的地方官府全下了一道公文,告诉他们,把以前我的案子都销了吧,犯人罗思举现在做到提督了。

              檄川、陕、湖北各州县云:“所捕盗罗思举,今为国宣劳,可销案矣。”
              罗思举七十六岁病逝,死后赐太子太保,谥号壮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08 13:09
                罗马原来长的这么怪吗而且还是星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08 13:1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08 13:10
                    消息来源可靠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08 13:11
                      消息来源可靠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08 13:14
                        厉害,佩服


                        收起回复
                        12楼2019-08-08 13:14
                          76岁算善终吧我去,这是我没想到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08 13:14
                            日轻龙傲天不过如此,看看现实比小说更加离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08 13:15
                              离奇不是很正常的吗,毕竟史书这种东西官修,民间私著都是会加私货进去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08 13:17
                                和李德胜比起来还是差一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8-08 13:18
                                  来源可靠吗?前半段有点白鸟由荣的感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8-08 13:19
                                    主角光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08 13:24
                                      阿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08 13:26
                                        SF小说都不敢这么写.jpg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8-08 13:26
                                          电视剧和小说需要逻辑,现实很多时候不需要逻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8-08 13:26
                                            这…和真原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08-08 13:28
                                              现实不需要逻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8-08 13:29
                                                初从文,三年不中;改习武,校场发一矢,中鼓吏,逐之出;又从商,一遇骗,二遇盗,三遇匪;遂躬耕,一岁大旱,一岁大涝,一岁飞蝗;乃学医,有所成。自撰一良方,服之,卒。遂至地府,久候阎王升堂,不耐,问之,鬼卒曰:王阅足下卷宗,狂笑,休克于后堂,未醒……——《笑林广记》
                                                虽非史


                                                收起回复
                                                24楼2019-08-08 13:30
                                                  我算是明白了,那为啥不搞死他三叔全家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8-08 13:32
                                                    多读读传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08 13:32
                                                      看完之后,觉得还算正常故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8-08 13:35
                                                        镇楼图什么意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8-08 13:35
                                                          从罪犯到提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8-08 13:38
                                                            全国通缉(X)
                                                            省军区司令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8-08 1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