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小说吧 关注:53,197贴子:270,783

回复:灵异推荐【我是女先生】已完结,全文阅读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更多精彩尽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7楼2019-08-18 11:39
    Gz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8楼2019-08-19 18:38
      小陆书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19-08-21 23:46
        回复69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1楼2019-08-22 11:24
          第7章 蟒仙儿

          姥姥的表情当时就怔住了,“四宝,你……”
          她大概做梦都没想到我能呜呜渣渣的弄出个锄头,而且还没费吹灰之力的就把这家伙吓唬住了!

          我仍旧笑的灿烂,“姥,你看,他服了,他怕啦!”

          姥姥看着我,先是发愣,随后慢慢的牵起嘴角,轻轻的点头,好像是笑的,可眼睛却湿了……

          多少年后我才懂,那个神情,就是欣慰。

          我这个被全村人嫌弃的小傻子,第一次,让她有了欣慰甚至自豪的感觉。

          剩下的事儿就是我以前看到过的了,姥姥再次让那个男人坐到椅子上,之后拿出一大块红布,她问,男人答,姥姥再一一记到红布上。

          这就是个臣服的过程,以后这个蟒仙儿不光是这个男人家的保家仙儿,就跟今天能来我家院子里的地仙儿一样,在我姥姥有需要时也可以叫来。

          姥姥常说,不要以为这个东西有多深不可测,地仙儿如果修成人身,那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跟人一样的,不用怕,该顺的时候顺,该硬气的时候就一定不能服软。

          虽然她用‘圈香’找来了别的仙家,貌似要围殴人家,但其实这些仙家都是互相知道不易的,因此,主起震慑,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动手的。

          “兄弟几个?”

          姥姥问着,现在男人身上说话的还是蟒仙儿,但语气已完全没有刚才的灼灼之感,老实的回道,“八个。”

          “嗯。”

          姥姥点了一下头,:“看什么最厉害,是虚病实病,还是相面八字婚姻财运阴阳两宅。”

          “可看虚病,鬼祟之物不放在眼里。”

          姥姥笑了笑,:“脾气这么大,我看也是,好烟还是好酒!”

          “都喜。”

          “以香为号,翠云山清寒洞蟒黑龙率门下弟子立堂口与刘家堡,领香出马弟子姓刘名宝才,一心侍奉,以保你蟒仙儿日后名扬四海无人阻挡,但道义为重,慈悲为主,需时刻警醒弟子不要骗人钱财,否则勿怪黑妈妈报上房仙后手下无德,破你人形,败你堂口,收你兵马,将你贬回清寒洞重新修道。”

          男人半垂着脸点头,“黑龙明白,既已得人身,自知深浅。”

          姥姥长舒出一口气,“拜师吧,拜师过后你的堂口就可以立起来了!”

          拜师是姥姥作为领堂大神的一道程序,就是拜姥姥堂口上的黑妈妈为师,这样,黑妈妈就会收下并且认可这个仙儿了,但这个拜师不是咱们常人理解的那个拜师,不用授道的,说认大哥到是能更通俗一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9-08-23 18:45
            “我知道了,薛大仙儿,今天你的不易我都看在眼里了,我们肯定会做好本分的!”

            “这就好,你这种的最累,因为你男人啥都不知道,没办法,也是为了给他保命……算了,不说这些了,今晚你们就去我儿子那屋休息,明早再回,你男人这皮肤等他醒了就好了,我给你带点草药,回去给他煎了泡脚,等他都好利索了,就可以正式给人看了!”

            “谢谢薛大仙儿,您的大恩大德俺们这辈子都会记着的!俺们,我……小弟,跪下啊,给薛大仙跪下啊!”

            女人还是哭着道谢,激动的甚至有些语无伦次,姥姥跟太姥只能一左一右的拉着他们俩,嘴里直说着,人好好的就成,犯不上下跪!

            我只能在旁边等啊等,好不容易等到姥姥给他们安顿好了,我寻思,应该到我能邀功的时候了吧。

            可姥姥好像没注意到我,只是一脸疲惫的和太姥收拾着院里的东西,等捡到锄头的时候,姥姥的身子一顿,看向我,轻柔的叫了一声,“四宝……过来……”

            我笑嘻嘻的跑到姥姥身前,“姥,你高兴不。”

            “高兴。”

            姥姥摸着我的头嘴角轻笑着,“你给姥长脸了,虽然今儿个我没叫来多少大仙儿,但这院里请来的一回去,各个山头也都会知道我薛家出来个厉害的小娃娃了,之前我就怕黑妈妈没人继承,换个人当领堂大神这些仙儿不服,但现在不怕了,我孙女儿蹿窍了,老天爷给饭吃啊!”

            “蹿窍!?”

            一旁的太姥怔了怔,“凤年,孩子这忽然啥都知道就是蹿窍了啊!以后就啥都懂了?!”

            姥姥没答话,眼睛则直看着我,:“宝啊,你告诉姥姥,你是怎么知道这个蟒仙儿是被那个男人打过尾巴,而且还怕锄头的呢。”

            我想了想,第一个问题是我也不知道咋知道的,第二个,则是不知道什么东西告诉我的,答起来复杂,于是直接摇头,“不道。”

            姥姥叹口气后只能点头,“姥姥会想法子让你阴阳平衡的,这样,你懂事了,姥姥死了,也放心了。”

            “姥姥你高兴吗。”

            我又问一遍,大人咋老喜欢岔开话题呢!

            姥姥笑了,“老问这个干啥啊,高兴啊,看我孙女儿这样懂事还能帮姥姥忙姥姥最高兴了!”

            “那姥姥给我买冰棍儿吃吧!”

            我真是乐坏了,“我做了姥姥高兴地事儿姥姥就会给我买冰棍儿的!老多冰棍儿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9-08-23 18:46
              更多精彩内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5楼2019-08-24 11:4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6楼2019-08-24 18:3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9-08-25 11:46
                    小陆书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9-08-25 18:36
                      回复69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9楼2019-08-25 23:32
                        第8章 绝对是个祸害

                        谁知道我这个要求一出,姥姥的笑脸当时就僵住了,“你拿锄头出来就为了吃冰棍儿啊。”
                        “啊。”

                        我大大方方的承认,“姥,给我买脆皮儿的冰棍吧!我想放碗里用勺挖着吃!”

                        其实我对蹿不蹿窍不在乎,对那个告诉我黑龙软肋的家伙也不好奇,他爱谁谁,心里就清楚一点,我要是能帮到姥姥了姥姥就高兴,姥姥高兴了就能给我买冰棍儿,要不然谁去拿锄头去啊,那玩意儿死沉死沉的!

                        ****色又是一变,“这都几点了,买不着了!回屋睡觉去!!”

                        “姥,给我买嘛!!姥!”

                        “大晚上的你再喊我打你啊!”

                        “姥!!我白让你高兴啦!姥!!”

                        我在院子里大笑着嚷着,谁都以为我是在跟姥姥疯闹,只有我自己知道,其实我是在哭,唉,‘一哭就像笑似得’这句话每天都会被我很完美的演绎着!

                        折腾了半宿,直到我从地上折腾到炕上,最后又被姥姥扯着脖子的按在被窝里,眼皮打架时嘴里还在念叨着,“姥,我要吃冰棍儿,我要吃冰棍儿……”

                        太姥在旁边小声的问着,“睡着了吗。”

                        我想说我没睡着,让我舔一口冰棍儿我就睡觉,但是眼皮子太沉了,我怎么撑着都张不开……

                        “睡着了。”

                        姥姥应了一声,“可算是消停了。”

                        我感觉太姥给我掖了掖被子,嘴里轻声的说着,“冰棍儿有啥好的,拔凉拔凉的,一年四季咋就得意这玩意儿啊,就是阳气壮顶的心里热也不能这么吃啊,将来长大了那不得做病啊,月事都不能好了。”

                        “现在也要做病,谁家孩子七八岁了还这么不懂事儿啊,这没个怕的人,怕的事儿,一点深浅都没有,我都怕她以后上学再把学校给点了。”

                        太姥听着姥姥的话有些着急,“啧,你不是说四宝这都蹿窍了吗,这是好预兆啊,以后实在不行就接你班当大神,不上学也不饿不死!不就是识字儿吗,我教她!”

                        “这不上学能行吗,还你教,你净教错字了,再说,就四宝现在这样,也当不了先生,谁知道她今天这一出是真的蹿窍了还是瞎猫碰死耗子撞上的。”

                        “哼,我跟你妈那念得可是私塾,请老师进门教的,当年谁能念得起啊,得,我跟你唠这个也没用,就说四宝吧,锄头的事儿咱先不提,就说那个男的在门口时四宝咋就知道他打过蛇!还大蛇!”

                        说到这,太姥的语气明显有些激动,:“凤年啊,那瞎猫咋这么有谱还能撞上两回啊,要我说,就是给悟了,老天爷赏饭吃,四宝以后肯定能当先生!而且要当就当那大个的!厉害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0楼2019-08-26 20:45
                          太姥的话一说完,姥姥的声音当时就沉了下来,“哼,当先生?我也想啊,可这孩子连善心都没有怎么当先生,我大哥说了,要是孩子十二岁以前哭不出来,那就不能让她长大了,不然,绝对是个祸害。”

                          “你啥意思啊!”

                          太姥用力的抱住了我,:“薛凤年,你好狠的心啊你,这可是你亲孙女儿啊,真哭不出来你还能给掐死啊!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她我跟你拼老命我!”

                          “姥,冰棍儿……”

                          我感觉自己拼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吐出了几个字,随后,便彻底的睡死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特别的沉,我好像到了一片草地上,耳边满是小孩子嬉笑的声音,四宝,来玩儿啊,来找我啊,来找我啊。

                          四周围空荡荡的,我寻着声源望去却啥都没看着,“你在哪啦!”

                          我大声地问着,“你出来啊!”

                          笑声很清楚的在我耳边缭绕,回荡,“你跟我说谢谢我就出来啦,是我告诉你黑龙怕锄头的!你谢谢我啊!”

                          我的嘴角控制不住的翘起,,“你是女的!可我咋看不见你啊!!”

                          “四宝,我帮你了啊,你得谢谢我啊,你谢谢我啊……”

                          我嘿嘿的笑着不停,“你谢谢我啊,你谢谢我啊。”

                          “四宝,你是***……”

                          “我是傻子。”

                          我笑呵呵的用手托住下巴,“你是***!!”

                          “哎,四宝,我是帮你的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9-08-26 20:45
                            “四宝,四宝,几点了,快起来了。”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太姥,昨晚做梦有人问我是不是傻子……”

                            太姥一个瞪眼,“谁敢说你傻,太姥一个鞋底子拍死他,来,乖,起来吃饭了!!”

                            我磨磨蹭蹭的坐起来,眯着眼伸手挠着自己的后背,“太姥,那个打过蛇的男的呢。”

                            “早回去了,就你一直不起来,以后晚上不能再赖着不睡觉了啊!来,赶紧起来穿衣服。”

                            我抬着胳膊,还没等伸进袖子,一记高八调的女音就在外面响起,“薛大姨啊,薛大姨你在家吗!你快去看看吧!!我婆婆走了啊!!”

                            这一嗓子嚎的,不但给我弄清醒了,惊得金刚也是一阵犬吠。

                            太姥抬眼往院子里瞄着,“这咋大上午就呜嗷的……四宝快穿,来人了!”

                            “太姥,谁来了啊。”

                            “听声是孙桂香,唉,没一天儿是消停的。”

                            等三下五除二的穿完了,我‘嗵’的蹦到地上趴着窗台往外看,眼瞅着一个女人直接生扑进我家院子,由于着急,一过大门槛脚底还绊了一下,踉跄了几步差点给自己送到金刚嘴里,我忍不住咯咯的笑着,看着她满脸惊惶的大叫:“薛大姨!薛大姨!你家这狗要咬人啦!!!!”

                            姥姥从厨房奔出去,手里还拿着一个锅铲子,“金刚你给我消停的!!”

                            等金刚安静了,姥姥才提了提气看向来人,“你婆婆咋得了?!”

                            来的女人哭的直抽,“今儿我起早就去上集了,合计回来再做饭给我婆婆那屋送去,谁知道刚一推开她那屋门,就闻到老大一股子味儿,好像是熏死了!我一直以为她得是病死的,谁合计是被炉子烟给熏死的啊!”

                            哭着,她还不忘用力的用袖头子擦了擦脸:“人都硬了啊,薛大姨,我家那口子还在外地哪,我一个女人也没经历过这些啊,只能来找您去给主持张喽啦!”

                            ****‘唰’的一下就冷了下来,擦了擦手走到她身前,“现在哭有啥用啊,我早就说过人岁数大了别给她整单独的小北屋去,现在刚开春这么冷烧炉子你不勤看着点能没事儿吗,哭哭哭,大早上不合计先给老人做饭自己倒是知道去集市溜达玩儿了,活着不孝顺死了你倒是来劲儿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9-08-26 20:45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9-08-27 12:0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4楼2019-08-27 18:58
                                  Gz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19-08-29 12:49
                                    小陆书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9-08-29 22:58
                                      回复69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7楼2019-08-30 12:31
                                        后续内容关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1楼2019-09-03 07:54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2楼2019-09-03 12:40
                                            Gz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3楼2019-09-03 18:10
                                              小陆书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19-09-03 23:25
                                                回复69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19-09-04 06:47
                                                  10章 西南大路你朝前走

                                                  等姥姥跟孙桂香走了,我抬头看向太姥:“太姥,我说的不对吗。”
                                                  太姥一脸愤慨,“对,那就是昧心眼子的,白瞎她家那孩子了……哎!四宝,你干啥去啊!”

                                                  “玩儿去!!”

                                                  这有热闹还不去看啊!

                                                  太姥在后面急的直喊,“回来!闹丧有啥好玩儿的!”

                                                  我才不听太姥的话呢,像个兔子一样跑出去,跟在姥姥的后面,我知道姥姥是我们村儿摆弄这些的,她不但是个大神,还专门负责村里的红白事情,最早以前还是接生的,但因为给二舅妈接生时母子都死了,打那以后接生婆这行就洗手不干了。

                                                  不过就算是不洗手我觉得接生婆这行当也没啥发展前景,我们村没那么闭塞,大概在我之后村里就没谁家孩子是搁炕头上生的了,风险太大啊!

                                                  另外一个厉害的,就是我姥姥家堂上供着的黑妈妈了,只要姥姥一提黑妈妈的名号,村里没人不打怵的,什么陈瞎子李瞎子徐半仙儿,太姥说要想在村里吃这口饭,就得对黑妈妈规矩,给姥姥面子,虽然姥姥看相风水啊啥的差点,单就半仙儿这口饭,在村里是吃的比较硬的。

                                                  当然,肯定会有人质疑我姥姥的能力啊,到那时姥姥就会说,我薛凤年干不成的事儿还有我大哥呢,至于姥姥的大哥是谁,我只在个别村里人嘴里听过,据说还不是摆弄仙儿的,但路子贼高,就是厉害,可在哪猫着,怎么个厉害法,那我是不知道。

                                                  反正在家只要我一犯错姥姥就会让我去黑妈妈的堂前跪着思过,我哪里知道思啥过,就跪着待着呗,累了就坐一会儿,抬头打量这个黑妈妈,感觉她长得慈眉善目的,看岁数,应该是跟姥姥差不多大的,我就问太姥,是姓黑吗,那为啥叫黑妈妈不叫黑姥姥啊。

                                                  太姥姥就有些无奈的跟我说,“四儿,别瞎说话落口舌给自己造业知道吗,黑妈妈就是黑老太太,我们要尊重她才叫她黑妈妈,她是咱们这边儿地仙的大护法。”

                                                  哦,我似懂非懂的点头,“姥姥老说请黑妈妈出马就是这个老奶奶上的姥姥身能让姥姥跳的那老高的是吧。”

                                                  我见过姥姥跳大神,那跳起来不比那个蟒仙儿低,就跟脚底下安了弹簧似得,后面要不弄个麻绳拽着都容易蹿上天!

                                                  太姥就笑了,“黑妈妈哪是轻易能请来的,都是你姥姥借着黑妈妈的气儿叫来合适的仙儿临身,请来谁就是谁了,要知道,黑妈妈可是头头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6楼2019-09-04 11:42
                                                    这我就明白了,我说我也想当头头,太姥就还是笑,“黑妈妈是有仁慈之心才得道能统领地仙,就是自己得有能力的同时还帮助别人,对别人好,人家才能信服你,你呢,你也要有善心才能得黑妈妈的庇佑统领四方仙家知道吗。”

                                                    我没动静了,啥善不善心听不懂,不过看着那神像我倒是觉得挺有意思的,就像是对我笑似得,也爱看,因为我也爱笑,傻笑。

                                                    倚着韩霖家外面的大门框子,我听着这唢呐声,兀自看着热闹,韩霖哭的大鼻涕啷叽的,跪在他奶那屋的门口一声一声喊着,奶奶,我不想你死啊,不想你死啊,我却觉得有啥哭的啊,人死了就是睡觉了,多大点事儿啊。

                                                    正瞧着无聊,姥姥拎个炉钩子出来了,她给韩霖他奶擦身子换衣服时也不让我们看,我当时是很想帮忙的,奈何姥姥不讲理,直接从院子里给我推出来了!

                                                    唉,我还想提醒姥姥虱尾子擦不掉呢。

                                                    心里还在那嘀咕呢,姥姥抡着手里的炉钩子就铿铿铿刨上了,是朝韩霖他奶北屋的门槛上刨,刨三下后嘴里大喊,“西南大路你朝前走哦!!”

                                                    然后在换个门槛子刨,嘴里仍旧再喊,“西南大路你朝前走哦!!”

                                                    最后走到我大门槛子这儿,小声的看着我说了一嘴,“你去外面,你堵在这儿人不敢出来……韩家老太太你听好了,西南大路你朝前走哦!!!!”

                                                    我怔怔的被姥姥推出来不知道啥意思,我挡谁道了?谁要出来?

                                                    倒是太姥这时候颠颠的追过来了,拉着我的手就往回走,“你这孩子,别堵在门口啊,你姥给冤魂引路哪!”

                                                    “给谁引路啊,谁要去西南大路啊?”

                                                    我心不甘情不愿的被太姥拉着往回走,“别走啊,我还没看够呢,一会儿有好吃的!“

                                                    太姥看着我满眼的无奈,“四宝啊,这多晦气啊,回家,回家我给你念小人书去啊!”

                                                    “我不爱听,我就想看热闹嘛!”

                                                    “那有啥好看的,那人死了都在屋里找不到路,所以你姥就拿着炉钩子敲门槛子,给人引路,让人好出去啊,你在那堵着,那韩霖他奶还敢出去吗!”

                                                    我不明白,“她睡觉了还咋出去啊,再说,那大门那么宽,她乐意出去就从我旁边过呗,我还想问问我姥为啥去让她去西南哪!”

                                                    “啧!那是死人才会去的地儿啊!你真是要气死我啊你!”

                                                    太姥气个够呛,一路上死死的拉着我生怕我乱跑,看见迎面过来的陈瞎子直接张嘴,“哎呀,长生,你这脚咋一瘸一拐的呢!”

                                                    瞎子那耳朵都灵,分辨出太姥的声音后当时就一阵哼哼,“薛小婶子啊,这还不是你家那个薛葆四干的好事儿!她欺负我看不见在我脚前面挖坑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19-09-04 18:55
                                                      说着,眉头蹙地一紧,“那小兔崽子是不是就在你旁边了,我闻到她要作祸的味儿啦!”

                                                      我挣脱出太姥姥的手,笑呵呵的站到陈瞎子的对面,“陈爷爷,我没给你脚前面挖坑,我是玩泥呢!”

                                                      “薛小婶子,你听见没,她还不承认啊!你说她搁哪挖不好,她就在瞎子脚前面挖,她就是想崴死我她!”

                                                      太姥看了我一眼,语气略微不悦,“行了,你跟个孩子较什么劲,我看你脚也没啥大事儿,等若文回来我让他去给你送点膏药,你也管点你那张嘴,俺家四宝小孩家家懂啥啊,你一天天的就会往外瞎秃噜!”

                                                      陈瞎子摆摆手,“罢了,我也不跟你这浪费时间了,听声是韩家老太太没了,我得去看看,薛小婶子,你可得把你家四儿看住了,人家是怕孩子去那场合被冲到生病,你家这孩子是容易给人死者冲到不好走……”

                                                      说完,还不忘朝着我的方向威胁一般的开口,“四儿,你个小丫头片子太作了,你看我不告诉你姥的!”

                                                      见他要走,我跟了两步,手伸进裤兜里,“陈爷爷,你别生我气,我给你钱买好吃的,能买老多好吃的!”

                                                      陈瞎子眉头一挑,,“呦呵,今儿这太阳打西边出来啦!你这丫头还能知道孝顺我?行,拿来吧,我看你能给我多少钱买好吃的……哎呦!”

                                                      一摸我递过去的东西,陈瞎子当时就呲牙咧嘴一脸晦气,:“薛小婶子!这孩子拿冥纸给我啊!她安的什么心啊!!她是让我花死人钱啊!!“

                                                      我咯咯直笑,:“反正你以后肯定能花着,我姥说这一张在下面就老了钱了!”

                                                      “没天理啊!!”

                                                      陈瞎子呼喊着用小棍儿一瘸一拐像避瘟神一样的走远了,离老远了声音还能伴着韩家的哀乐传来,“凤年啊,你家这孩子就是个小魔头啊!纯来要账的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8楼2019-09-04 18:55
                                                        更多精彩关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9楼2019-09-04 23:25
                                                          Gz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0楼2019-09-05 06:39
                                                            小陆书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1楼2019-09-05 2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