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小说吧 关注:53,388贴子:271,367

回复:灵异推荐【我是女先生】已完结,全文阅读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69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2楼2019-09-06 12:17
    第11章 画材头

    太姥根本顾不上他,上来就开始翻腾我的衣服和裤兜,以我的力道自然是撕扯不过太姥的,没过俩回合,身上存货的黄纸都被太姥给拽出去了,“四儿,你搁哪弄得啊!还揣身上了!这啥好东西啊!”
    “玩火儿。”

    我笑嘻嘻的回着,“可好点火了!”

    太姥明明是想要骂我的样子,可嘴张了半天却只是叹口气,“咋整,这可咋整啊,不想个辙啊你这要是上学了真是个愁啊!回家!今天哪也不能去,一天的净是有人上门告状的,宝儿啊,你就不能让太姥省点心啊,那你太姥爷当年是念过洋学堂会看外国字儿,不但精通奇门遁甲,还会看病,你说你咋……”

    “太姥,啥叫奇门龟甲?”

    “遁甲!”

    “哦。”我点头,嘴里念叨着,:“炖啊……可我姥没做过啊。”

    太姥长吁短叹,“也难怪俩瞎子提你就牙痒痒了,是个愁啊……”

    话没说完,忽又一副认命的样子,“算了,四宝啊,今儿咱不出去瞎跑,就在家听太姥给你念小人书行不,太姥给你买冰棍儿。”

    一听见冰棍儿我眼睛亮了,“行,我在家吃冰棍儿。”

    ……

    因为冰棍的关系我在家强撑着坐着,太姥拿着个泛黄的小人书一本正经的给我念着,平常白天我是不能随意去姥爷那屋的,姥姥说姥爷那病要静养,我不能吵,所以在没有得到特赦的情况下我也看不着电视,只能听太姥给我念小人书,讲故事。

    太姥是很爱干这个活的,用她的话讲就是她们那个年代的女人没几个认字儿的,因此她逮着空就爱给我念小人书,以此发挥她引以为傲的长处。

    “……张娃子看着特务小木头,上前直接将一把勺子插进了敌人的心口……”

    “太姥,什么勺子那么厉害。”

    “嗯,这个……”

    太姥正要解释,就看着姥姥火急火燎的进来了,遂直接把小人书往我手里一塞,“四宝,自己看图啊……凤年,咋回来了那?”

    姥姥冷着一张脸直接奔向供奉着黑妈妈的屋子,“不对劲儿,啥也不顺,衣服不好穿,人也不爱走,材进门还磕了一下,我得回来取点家伙事儿,不镇一下怕出幺蛾子!”

    太姥姥连连点头的应着,“是不是心里有怨气啊,她儿媳妇儿在她活着的时候也没说好好的伺候过她……”

    “跟这应该没啥关系,人死了就得赶紧上路,我就纳闷她咋不走!还想着要诈尸是怎么的啊!”

    姥姥应着,手里拿着个卷在一起的小黄布就出来了,走到门外还特意看了我一眼,“四宝,今儿个你别乱跑啊!刚才你陈爷爷跟我说你干的好事儿了,等我晚上回来收拾你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3楼2019-09-06 20:35
      我嘴里叼着冰棍筷子看着姥姥急匆匆的走出院子,“太姥,姥姥手里拿的是什么啊。”

      “令旗,五路人马六路兵,多少都得给这旗面子,这旗啊,还是从你太太姥爷手里传下来的……”

      太姥姥一说这些就满脸的心驰神往,:“想当年你太太姥爷那可都是在皇宫里主持祭祀的,衣锦还乡后在这白山下建起薛家大宅,风头是一时无两啊,那时候这山还叫白虎山,咱们家,是得白虎山最多灵悟的,就是因为悟性多,才能代代都传下大神,像你姥姥就是有名的大神,到这代,你大舅二舅和你妈都指望不上了,咱们薛家,以后,就靠你了。”

      我抠着鼻子看着太姥,压根儿就听不懂,“太姥,我想牵金刚出去玩儿。”

      太姥摸着我的头,“四儿啊,老天爷不开眼啊,这么水灵的丫头,咋就会犯啥白虎煞被冲的脑子不正常呢,你说你傻吧我看你比谁都精,精吧,还冒傻话,四儿,你舅老爷说你只要哭了,这阴阳就能平衡一些,你说,我死了,你能哭不?”

      我呵呵的笑了两声,“哭啥啊,那你是享福啦。”

      “唉!”

      太姥摇着头起身,无奈的笑着,“是享福了啊,我这都要八十的人了,该享福了……哎,四宝!回来!!”

      我是坐不住,用姥姥的话说就是屁股有刺儿,在院子里逗了一会儿金刚,打眼就看见我大哥背着画板路过,直接喊了一声,“大哥!”

      “四宝。”

      他看着我温和的笑了一下,随即又冲我身后的太姥打了声招呼,“太奶奶!”

      太姥应了一声,“家树啊,你干啥去啊,去山上画风啊!”

      大哥呵呵的笑,“太奶奶,那叫采风,我今天不去,韩家奶奶不是去世了吗,奶奶叫我去画材头。”

      薛家树是我大哥,不过村里谁都知道大舅不是姥姥亲生的,是当年姥姥在外面捡回来养大的。

      我姥经常念叨,说薛家人子女缘分都特别的薄,要不是当初她捡回我大舅,可能就不会积下德生下二舅和我妈这对龙凤胎了。

      大哥虽然比我大十岁,但哄我玩儿时特别有耐心,从不发脾气,可姥姥总不让我去找大哥玩,她说我去不但耽误大哥学习还把大哥画画的东西都给祸祸了,那画纸颜料啥的可都是钱来的。

      “行,那你赶紧去吧,晚上要是画完了过来吃饭啊!”

      “好,尽量吧,不过画材头是个精细活儿,我得给人画好了。”

      大哥应了一声又看向我,“四宝,等我忙完了再带你玩儿啊。”

      “我也要去!”

      “不行!”

      太姥上来就给我抓住了,“你今天哪也不能去,人家办丧有啥好看的!在家待着!家树,你走你的,先去办正事儿要紧!!”

      拽着我后脖领子,太姥还不忘扯着嗓子叮嘱着我大哥,:“家树啊!好好给人画啊!男左女右,男画步步高升,女画犀牛望月!千万别画错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4楼2019-09-07 11:38
        全文阅读关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5楼2019-09-07 23:13
          Gz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6楼2019-09-08 12:30
            小陆书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7楼2019-09-08 23:26
              回复69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8楼2019-09-09 11:32
                12章 你听……

                “我要去啊!大哥!大哥!!”
                我冲着大哥的方向喊着,太姥却直接把大门给关上了,看着我一脸义正言辞,“四宝啊,你只要答应今天好好的在家哪也不折腾,那等太姥去镇上就给你买冰糖葫芦,不然的话啥都不给你买!”

                一听见我爱吃的东西我不挣扎了,笑嘻嘻的看向太姥,“要大串的。”

                “行。”

                太姥点头,“进屋太姥教你写字儿,这都要上学了都不认识字儿咋整!”

                不是我不爱上学,是村里的学前班不收我,所以就只能太姥教我,我是真不爱坐着,但一合计好吃的,忍着吧。

                “你大名叫什么。”

                “薛四宝。”

                “啧!四宝是小名,薛认,认真的认,坚韧的认,忍耐的认!写啊,太姥咋教你的!”

                我握着铅笔坐在那儿,“我只会写四……”

                “那就先写个四,对,画个圈,里面再画俩胡子,不就是四了吗!在写,葆四!宝贝的葆,保护的葆,保住的葆!”

                太姥见我不动弹就帮我写下葆四,随后看着我,“你这名都是有用意的,舍三保四,咱家第四个孩子才能留住,所以才叫你葆四,你看,咱家就你这一个,不是留的挺好的吗,你命太硬,葆加个草字头,说是有草木繁盛的意思,属阴,能综合你的阳气……”

                我听的昏昏欲睡,太姥则一脸的兴致盎然:“其实我觉得叫葆四就好听,大队书记非得欠欠儿的显示他有文化,说葆四是祸国殃民的妖女,不会笑,这不挺好吗,省的你老笑了,那玩意儿她能祸国殃民说她长得俊啊,咱家孩子就长得俊不行啊,你姥就非得给你弄个大名,你说弄这么多命名干啥玩意儿,就叫……四宝,你咋还睡着了呢!”

                这一大觉给我睡的啊,一醒了天都要黑了,我揉着眼睛起身,喊了一声没看见我太姥,腾地蹦下地,抬脚就跑了,现在应该没人拦着我了!

                一路跑到韩霖家,他们家还真是热闹,大老远的就能听见唢呐声,我把着大门口一瞅,姥姥就在院子里帮忙呢,分析了一下局势,我直接跑到韩霖家后院,然后翻墙蹦进去了。

                他们家院子大,人也挺多的,不过大多都在屋里还有灵棚那儿,天有些黑,倒也没人注意我,虽然我不哭,可不代表我不怕疼啊,就姥姥那小暴脾气揍我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小心的溜达了一圈,不知怎么就走到了韩霖他奶北屋旁边的一个小仓房,仓房以前是没门的,现在就一个黑帐子挂在外面当门使唤,我仔细的看了看,帘子的边沿有灯光透出来,里面应该是亮的,但没大人说话的声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9楼2019-09-10 08:16
                  正合计这小仓房是用来干啥的呢,眼睛一瞟,发现帘子旁边的地上还拱了一个小土堆,上面插着面小黄旗和一根正烧着的香,嘿,我挠了挠头,这旗不是姥姥从家里拿出来的吗!

                  眼见周围也没什么人,我胆子一壮就掀开了帐子,喝!入眼的居然是口大棺材!!!

                  还没等我起反应呢,屋里人就吓个够呛,“四宝啊!你怎么忽然来了!”

                  我心里当时就有底了,还好,除了棺材外没别人,就我大哥自己,咧着嘴笑了笑,“我来玩儿。”

                  大哥坐在棺材旁边的一个小板凳上,手里还拿着画笔,看着我轻轻的吐气,“你给我吓一跳,这有什么好玩儿的,回头你姥好骂你了,快出去,这里不能随便进来。”

                  “打是亲骂是爱。”

                  我没皮没脸的说着,走到大哥的身旁看着他在棺材上画的画,“你画的什么啊,我帮你画。”

                  “哎呦,这个可不能玩儿,这个是画的登高的天梯,将来这个老太太就踩着这个天梯上天堂了,可严肃着呢。”

                  大哥看上去有些害怕,见我听的懵懵懂懂的就给了我一个眼神,小声的道,“四宝,这棺材里躺的可是韩霖他奶奶啊,千万不能拿死人用的东西开玩笑,一笔画错了就要倒霉的。”

                  我没说话,伸手摸着棺材,对于害怕这种东西我当时是没概念的,“韩霖他奶以后睡这里啊,这里舒服不,打开让我进去躺会儿呗。”

                  “四宝……”

                  大哥满眼惊恐的把我拉着跟棺材隔出些距离,“你怎么不知道害怕啊,赶紧回家知不知道,这里……”

                  “薛葆四?”

                  正说着呢,哭的肿眼泡的韩霖进来了,他穿着个白布麻马甲,头上还系着个白布条子,看着我囊声囊气满是疑惑的开口,:“你怎么在这儿。”

                  “我来玩儿啊。”

                  我理所当然的说着,“你来干什么,我哥说这里不让别人进来。”

                  “这是我奶!我凭什么不能进来!”

                  韩霖急了,手直接指向帘子,“你出去,我妈说外人不能这么近的看我奶!”

                  我定定的看着他脸,幕地,嘴巴一咧就笑了,“嘿嘿……”

                  韩霖看着我这突如其来的反应不禁发毛,“你笑什么……”

                  “嘘……”

                  我把食指放在唇边儿,微微挑眉,:“你听……”

                  大哥也被我这一出儿整的吓够呛,直接起身往门口挪了两步,“四宝,别胡闹知道吗,听什么啊。”

                  “嘘……”

                  我示意他们不要说话,我以前没意思时经常学陈瞎子李瞎子闭眼走路,听风,听雨,听各种鸟叫虫鸣,现在给我练得基本上给我个棍儿我也可以像陈李瞎子一样畅通无阻的走路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0楼2019-09-10 08:16
                    外面的唢呐不吹了,从而导致这个小仓房里异常的安静,韩霖看着我似乎憋了一口气,也许真是被我的样子吓到了,我大哥咽着口水也没敢开口,没出几秒,安静的有些窒息的狭小空间里就传出了一种干涩却又异常清晰的滋拉声……

                    ‘滋拉……滋拉……’

                    音调尖锐木讷,尾线很长,像极了我在家里时用手指甲刮木门的声音,在我们三个屏气凝神的十几秒钟里重复而又单调的响起,听的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感觉后脊梁爬上了一层密密麻麻却又冰冰凉的小虫子。

                    ‘滋拉……滋拉……’

                    韩霖的脸瞬间就变得煞白,转过头生提了一口气看向我,“是你,是你搞出来的,你在那吓唬人……”

                    我咧着嘴角,笑的眼睛溜圆的死盯着已经明显哆嗦的韩霖,伸手慢慢的指向棺材,声音压得低低的,“是你奶,睡醒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1楼2019-09-10 08:16
                      全文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3楼2019-09-10 18:59
                        小陆书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5楼2019-09-11 22:33
                          回复69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6楼2019-09-12 11:08
                            第13章 你奶醒了

                            “你少吓唬我!!”
                            韩霖出冷子就是一嗓子,眼珠子当时又红了几分,手死死的扯着当门的黑帘子一副随时要跑的架势,“我奶是死了,我妈说死人就不会动啦!!”

                            这声音大的,都给我哥弄一蹦,还好当时院里的唢呐声也同一时间响了起来,吹手一般都是吹一气儿休息一气儿的,所以韩霖这一嗓子赶得点挺正直接伴着哀乐声起来了,虽然他喊得声音大,不过被哀乐一压,到显得微不足道了。

                            我满是无辜的看着他,:“我吓唬你干什么啊,你问我大哥,我大哥也听到了啊,就是现在外面那个音乐响了,不然你还能继续听,真真儿的么,你奶着急要出来,你赶紧让她出来透透气啊。”

                            韩霖好似口渴一般不停的咽着口水,“薛,薛葆四,你先别说话!”

                            说完,眼底直接就带上那么一丝求证的渴望看向我大哥,:“家树大哥,薛葆四,刚才,刚才是骗人的对不对?是她搞出的鬼对不对?她就是想吓唬我们对不对!”

                            我大哥浑身都透着一丝说不出的紧张,但这屋就我们三个,用大人的话讲我跟韩霖还都是小屁孩儿,虽然大哥也算不得见多识广的成年人,但在场的显然只能他有话语权,因此面对韩霖的求助我大哥只能用力的清了一下嗓子算是提气,“这个……”

                            “大哥,我没搞鬼……”

                            我眨巴着眼睛看向大哥,“肯定是韩霖他奶醒了!”

                            “不可能!”

                            大哥的脸当时也绷不住了,“四儿,咱们,都听错了,可能,可能是耗子,这屋肯定有耗子!耗子搞出的声音!”

                            韩霖忙不迭的点头,“是耗子,家树大哥肯定是耗子的,不是我奶发出来的,我奶不可能发出来的!!”

                            我不解,要不是现在外面唢呐的声音太大我还真想让他们再好好的听听,耗子怎么会发出滋拉声嘛!这分明就是指甲挠板子的动静!

                            “我掀开盖子给你们看!!!”

                            一见他们这样我就笑呵呵的着急出口道,整张脸看上去是特别开心嘚瑟的,也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着急就这样,谁叫只会笑呢!

                            “哎!四宝!!”

                            大哥见我一脚就踩到他坐的的凳子上借高去推棺材盖就赶紧过来拉我,“别闹!一会儿你姥过来要打你的!不是自己家的死人不能随便看!!”

                            ‘哽蹬’一声,大哥的手刚着到我的后背棺材盖就被我一个用力给斜着推开了!!

                            还没上钉,掀我肯定掀不动,但是推开上面的一部分还是没问题的!!

                            “妈呀!!四宝!!”

                            大哥吓坏了,见状也不敢拉我了,直接捂住自己的眼睛后退一步,“你快给我下来!!”

                            “你别看我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7楼2019-09-12 23:42
                              韩霖也急了,上来开始拉我的裤子,“薛葆四!你再这样我揍你啊!!”

                              我根本不搭理他们,踮脚把着棺材的边沿儿用力的探头往棺材里瞅,屁股撅的高,脑袋自然是探的有点深的,不过这个角度倒是正好能清楚的对上韩霖他奶的脸,现在只需后面的人再轻轻的抬一下我的腿,我肯定就能一头栽进去和韩霖他奶嘴对嘴的亲密接触了!

                              用力的嗅了嗅鼻子,当时棺材里的味道我说不上来,是一股木头发出的松香味儿,因为我推开的空隙只够我把头伸进去,所以我这一探进去就发现里面很黑,我看不清楚韩霖他****色,只能隐约的看出他****颊已经深深的凹陷瘦成一个瓦条形,唇齿微张,嘴角下咧,眼睛闭的紧紧的,一副正在熟睡的模样……

                              “薛葆四!你给我出来!!!”

                              韩霖用力的拉扯我的裤腿,力道大的险些要把我的裤子给扒下来,“你不许看!我妈说不让外人看!!!“

                              我死死的扒着棺材梆子,除非棺材倒了,否则我这么借力凭他一个小孩子很难给我拽下来,不过我顺着他的力道头还是被迫往外提了提,这么一提,灯光直接洒进了棺材里,乖乖,这下我倒是看的清清楚楚了!

                              韩霖奶奶戴了一顶黑色的帽子,脸色青白,唇角的皱纹都是很清楚的下拉着,只是那双紧闭的眼睛……

                              我直勾勾的看着,兀的,眼皮似乎动了一下!!

                              “动了!你奶动了!!”

                              我大声的开口,“你奶要睁眼啦!!!”

                              “妈啊!!!”

                              韩霖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妈!你快来!薛葆四说我奶动啦!妈!!!”

                              大哥看着我的样子半晌不敢靠前儿,只是不停地在后面唠叨着,“四儿,你赶紧下来!你别在这儿吓唬人了,快点!!!”

                              我想说我没吓唬人,我死死的观察着他奶,过了三五秒那么样,眼皮子就又动了一下,很明显嘛!!

                              借着灯光,我眼睛又往韩霖他奶的手边儿看了看,其实我是想确定他奶挠棺材板子的事实的,可现在看去只能看到蜷起来的五指跟黑黢黢露着青筋的手背!

                              “你奶手握拳了!!“

                              我把头彻底的拔出来看向坐在地上大哭的韩霖,“你等着吧,你奶一会儿就得出来揍你!让你刚才不给她掀开盖子透气的!!”

                              “哇!!”

                              韩霖哭的更大声了,“你吓唬人!薛葆四!我肯定得揍你!妈!妈!!”

                              这反应给我弄懵了,我直接看向大哥,“大哥,你过来看看,这就是醒了啊!”

                              我大哥当时的表情压根儿就不是惊悚可以形容了,他就跟吃坏东西似得站在那里,胳膊艰难的朝我抬起,“四儿,你,你赶紧给我过来……不然,你,你今晚肯定得挨揍了。”

                              我就不明白了,我为什么要挨揍啊,韩霖他奶不睡觉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正站在那莫名其妙呢,帘子猛地被人掀开了,“霖啊,你咋在……”

                              “妈!!薛葆四说我奶醒了!!”

                              韩霖转头就看着进来的孙桂香大声哭诉,手还跟个小媳妇儿一样委屈的指着我,“她吓唬我!她吓唬我啊!!”

                              我看着来人,听着韩霖的话却是一脸的笑意,“姨!!你快来看!你婆婆又不想去享福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8楼2019-09-13 11:37
                                Gz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0楼2019-09-17 23:22
                                  小陆书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1楼2019-09-17 23:23
                                    第14章 谁吓唬谁

                                    “啥?”
                                    同样也是披麻戴孝的孙桂香看着我的样子眉头紧锁,“谁把棺材盖子推开的!”

                                    “是薛葆四啊!她非说我奶奶醒了啊!!”

                                    韩霖哭叽带尿的在那告状,“她吓唬人啊!!”

                                    “我没吓唬人!真醒了!!”

                                    我真的很想做出认真的表情,但是嘴角就是不受控制的上挑,“姨,你来看看啊!!”

                                    孙桂香一脸严肃的瞪了我大哥一眼,“家树啊,你家这活祖宗你怎么不知道看住了啊!这棺材盖是随便掀的嘛!!”

                                    说完,直接几步走到我身前,往棺材盖里瞄了一眼后身体登时顿住,连同表情也一同僵了下来,“这……”

                                    她的反应我在旁边看的清楚,见状便立刻精准汇报之前看到的情况,“姨!你看,眼睛在动哪!”

                                    孙桂香听着我的话回过神,“动什么动!死人动了那就是诈尸了!!”

                                    话音一落,‘哐’!的一声把棺材盖子给合上了,“谁让你进来的!知不知道这是谁家,别以为你有你姥护着你就能无法无天了你!!”

                                    我被他呵斥的直迷糊的,骂我干啥,明明就是醒了啊!

                                    “姨,你给盖子推开,你再看,仔细……”

                                    “四儿!!”

                                    大哥彻底急了,一脸挂不住的上前把我从凳子上抱了下来,没容我开口就看向孙桂香,“孙姨,对不起啊,我家小妹年纪小不懂事,她就是胆子大,爱惹祸,您别跟小孩子一样。”

                                    孙桂香满眼的愤慨,“家树,她不懂事儿你还不懂事吗,你知不知道这棺材盖不好随便打开被人气冲撞的,姨以前可觉得你不错,有文化有才气,人还稳当,可你看看你刚才,就站在那像个电线杆子似得看你小妹在那胡闹啊,看我儿子吓的!!哪有上人家画材头整出这事儿来的,膈不膈应人!!”

                                    “是,是我不对。“

                                    我大哥不停的在那点头赔不是,“姨,我刚才也是吓到了,我也知道不好惊动过世的老人家的,实在是对不住,要不,这画材头的钱我就不要了,您消消气,下次肯定不会了。”

                                    “下次?!!”

                                    孙桂香倚着棺材一脸的诧异,“你还想让我家死人啊!是不是你天天画材头就高兴啦!!我告诉你……”

                                    ‘噗!!’

                                    没等她话说完,我一口唾沫就吐她腿上了,惊得孙桂香连忙跳脚,“哎!薛葆四,你干啥!你吐我口水是不!!”

                                    “不是。”

                                    我乐滋滋的摇头,“就是想吐了,我在家也到处吐得……噗!”

                                    “哎!你还吐!你还往我裤子上吐是吧!别以为你姥在我就不敢打你了,我今天非得教训教训你这个没教养的……”

                                    “咋的了这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3楼2019-09-19 11:34
                                      小仓房里正闹得鸡飞狗跳的呢,姥姥一掀帘子也进来了,“桂香,你在这儿干啥啊,你家男人没回来不得你主事儿啊!!”

                                      孙桂香一见我姥倒是马上老实了,手里刚拎起来的笤帚直接扔到了地上,“哦,大姨,我,我马上就出去啊……”

                                      “姥!!”

                                      我一步上前就把姥姥的大腿给抱住了,抬起眼看向她,“韩霖的妈妈打我,还骂我小**,小杂碎,不是人造的……”

                                      “你……”

                                      孙桂香瞪大眼睛看向我,“我啥时候这么骂过你了啊!”

                                      我不搭理她,只是看着姥姥,“她打的我屁股老疼了,都要给我的腿给打折了,姥,她还说要打死我,说打死我你也不心疼。”

                                      “天地良心啊!!”

                                      孙桂香高喊了一声,“大姨,我这笤帚刚拎起来你就进来了啊,我碰都没碰到她啊,这孩子咋这么会睁眼说瞎话啊,不信你问家树,你问我儿子!!”

                                      姥姥的一张脸早已在我说出‘小**’的字眼时就冷了下来,眼睛直接看向我的大哥,“家树,咋回事。”

                                      大哥仍旧老实的站在那里,大概是对我说出的话也有几分诧异,张了张嘴,“孙姨刚才的确是很生气,但是,没碰到四宝,也没骂她那些太难听的,就说她是没教养的……”

                                      “我妈没打她!是薛葆四的错,是薛葆四胡说八道吓唬人的,她说我奶醒过来了!”

                                      韩霖在旁边抽着鼻子开口,“她刚才还把我奶的棺材盖给推开了!就是她干的!”

                                      姥姥的眉头微微的紧了紧,瞄了孙桂香后面的棺材一眼又看向我,“四儿,你动人棺材盖儿了?”

                                      我点点头,“动了,他奶眼皮子动了,手还握拳头呢!要揍韩霖!”

                                      “看!你看大姨!你家这葆四是不是太能扒瞎了!这人都硬了还能活啊!这讲究多不好啊!我家老太太这要是被冲到了咋整!!!”

                                      孙桂香还在大声的辩驳,各种咬牙切齿,“大姨,不是我说啊,你家这孩子真不能惯病啊,这真是要上天啊!!”

                                      “姥,有声,有挠棺材板子的声儿。”

                                      我看着姥姥强调,:“大哥也听到了!”

                                      姥姥仍旧是板着一张脸,眼睛直看向大哥,“家树。”

                                      大哥好似明白姥姥眼神的涵义,点了一下头,“是有怪声,滋拉滋拉的,挺渗人……不过,应该是耗子……”

                                      “是耗子!一定是耗子!”韩霖在旁边点头,“我奶怎么能动嘛!”

                                      姥姥不说话了,眼神落到孙桂香身上,“你让开,我看看棺材里的人。”

                                      孙桂香堵着不动地方,“大姨,这玩意儿有啥好看的啊,小孩子瞎说的!”

                                      “你让开!”

                                      姥姥强调,“煤烟中毒有缓过来的,我看看!”

                                      “大姨,你这是干啥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4楼2019-09-19 11:34
                                        孙桂香站在那里就跟罗汉似得,“我婆婆那硬了还有假吗,这老看能行吗!”

                                        姥姥没什么耐心的样子张了张嘴,“你要干啥,真要醒了这是不是作孽……”

                                        话还没说完,我感觉鼻尖儿有股风就扫了过去,凉的我还挺舒服的,正陶醉呢,姥姥眼里的精光忽的一闪,扭头看向我,“四儿!你出去!!”

                                        “啊?我不……”

                                        “家树!抱她出去!!”

                                        大哥得令,拦腰就给我夹他咯吱窝里两三个大步蹿了出去,帘子掀开的一瞬间我眼睛直接对上插在门口的那柱香上,火星闪烁了两下,倏地,灭了。

                                        “大哥,这香咋灭了。”

                                        我被放到地上后直接蹲在那里看香,“还有小半截呢。”

                                        大哥没回我话,倒是听见姥姥在仓房里大喊了一声,:“西南大路你朝前走啊!!”

                                        “唉?”

                                        我又看向大哥,“怎么又喊了呢,早上不是都走了吗,这老走不累啊。”

                                        说着,我就去掀帘子,大哥扯住我的胳膊,“四儿!待在这儿,没看你姥都生气了吗!”

                                        “我看看!!”

                                        我硬扯出自己的胳膊,顺着帘子一侧的空隙就重新钻了进去,眼睛一抬,直接看见姥姥伸手把棺材盖推开了,嘴角一咧,看,我姥信我的话吧!

                                        没等姥姥孙桂香注意到我,也没给韩霖开口说我什么的机会,我灵巧的扯过刚才踩着的凳子,顺着姥姥推开棺材盖的动作大大方方的就朝棺材里看过去了!

                                        “唉呀妈呀!!!”

                                        棺材盖推开大亮的瞬间孙桂香当时就是一记尖叫,脚底跟踩了棉花一般‘噗通’一声坐到地上,“霖!你捂眼睛!快过来!快过来啊!!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这咋变样了!!”

                                        姥姥一脸的凝重,“气死走的……”

                                        我伸着脖子往棺材里看着,的确是跟我刚才看见的不一样,韩家老太太虽仍旧穿的板板整整躺在里面,可刚才还闭着的眼睛此刻居然大大的张开了,灰突突的眼仁毫无生气的向上翻翻着,露出大片的眼白,睁得是很大,但怎么不转呢。

                                        正合计着,韩霖他奶的内眼角以及鼻子耳朵里慢慢的流出了黑紫色的血,不多,也就指甲盖那么点就没了,随着血的流出,她的手指也像是木叉子一样完全松开了,刚才明明是握拳的……

                                        细细的端量,我发现老太太脸上的皱纹也都舒展开了,手上的变化暂且不论,就是这张脸,血一出后青的特别厉害,完全就透着一丝凶相,恶叨叨的,嗯,没刚才看着亲切了。

                                        撇了撇嘴我转头看向被孙桂香拉着不能靠前儿的韩霖,“啧啧啧,你看你奶被你气的都上火流鼻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5楼2019-09-19 11:34
                                          全文阅读关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6楼2019-09-19 23:30
                                            Gz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7楼2019-09-20 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