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大师布布路吧 关注:3,706贴子:119,033
  • 22回复贴,共1

【BUBURO·文贴】明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老玩家(?)回归,注意事项请看一楼,不喜勿喷,镇楼图源百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09 22:04
    食用说明
    画室pa/
    中长篇父子/
    occ预警/
    没问题请继续/
    这里灵猫,请多指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09 22:05
      0

      他们是在什么时候相遇的呢?

      布布路咬着笔杆,金色的瞳仁里面倒映着的是温柔的晚霞,他脚下踩着一片苍青色的草地,蔓延着,停止在有河水经过的地方,然后又越过河流向对面的山坡蔓延着,山上开满了野玫瑰,星星点点,绚丽的色彩映衬着瑰丽的晚霞,像中世纪的复古油画。

      他咬着笔,嗓子里哼着模糊不清的歌谣,曲调并不婉转,甚至有些难听,但他全然不在意这些,毕竟声音什么的破坏不了时刻变动着的晚霞美景,这里的天黑虽然黑得并不是太早,但是再不快些画得话,这张稿子就算报废了,而且他也会错过这次的艺术节——

      他金黄的瞳仁闪烁了一下,声调越发得有些模糊,手上动作却是不停,他蘸了点鹅黄色,又蘸了点浅灰蓝,涂抹在调色盘上,没搅和两下便刷刷两笔涂在画布上。

      他咬着笔杆有点烦心的想着他的问题,时间已经过了大半,但是他在刷了那两笔之后就走神的去想他的世纪难题去了,全然没有注意到渐渐变成暗色的天空,不知多久,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晚霞瑰丽的色彩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难看的有些脏了的紫色,他烦躁的摔了笔,坐在木板凳上盯着那支掉在草地上的沾满油画颜料的画笔,青草的枝干因为这一事故,也就此粘上了艳丽的颜料。

      离艺术节开展只有一个月不到的时间了,身为“最杰出的青年艺术家的儿子”,他被迫受邀参加这次他觉得完全是无聊之举的画展。

      于是正在休闲的吃着西瓜味的冰棍,在午后光照下的树荫里晃着摇椅摇摇晃晃昏昏欲睡的布布路,只能换上便服戴上手套,认命的在“荒郊野外”写生。

      虽然到现在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他摇了摇头捡起画笔扔在装满污水的帆布桶里,然后收拾好乱七八糟的东西准备回画室休息,脑子想起刚才的问题又是一阵头疼。

      对父亲的印象,只有儿时模糊不清的记忆里告诉他,这个人曾经真实存在过,其余的能证明的,就只有模糊的并不是很分明的照片,和一副油画——色彩鲜亮,光影分明,看样子是早年的作品,近处是两个模糊的人影,一高一矮,但能够看出是父子俩,孩子伸着手似乎是想索取父亲的一个拥抱,只是父亲只是摸摸孩子的头,嘴角似乎有着模糊的无奈的笑影。画面采用的是很普通的由近及远的格局,背景是阳光覆盖下的草地和山林,还有盛开着的花朵,人影附近的景物尤为清晰,但是唯一让他觉得亮眼的是孩子的那双金眸(也许原本是褐色的也说不定),它们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比那些色彩艳丽的花朵还要夺目,男人的面部轮廓在阳光下显得柔和,脸庞的棱角在阳光中时隐时现,看不怎么分明。

      清晰而模糊。

      长大后的布布路看着小时候觉得特别好看的父亲的油画,脑袋里没由来的冒出这么一句话——画中的男人他从未见过面,就算是生日的时候,他也从未见过,但是看到画的时候,似乎依旧有着什么在心底蔓延。

      他有些浑浑噩噩的踏上回家的末班车,车上的人不多,大多都是晚归的画家或是一些试图在艺术节里大放异彩的绘画学徒——他大概是介于这两者之间的人物。

      他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座椅旁边,脏污的水渍在车内一小块一小块的,湿漉漉的,车内的地面上有着星星点点的颜料的痕迹,窗外街市的灯光从车窗玻璃里照射进来,晃得人晕乎乎的。

      在外面待了一整天,说不累那是假的。

      布布路撇了一眼那些窃窃私语的大学生们,很好奇他们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精力。

      虽然他比他们年轻,才十五岁,但是显然他已经被毒辣的太阳晒得殃殃,仿佛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家。

      实际上他有理由拒绝这一邀请,但是同时他又希望久违相逢的父亲对他这个亲生儿子有着刮目相看的心态,于是年轻气盛的少年脑子一热,稀里糊涂的答应了美术社社长安古林的邀请。

      我太天真了。

      他如是想着,提着沉重的画板画架以及其他的种种杂物下了车。

      到十字东街的就只有他一个人。

      带着点白天燥热的风把他身上来自车内空调的冷气吹走了大半,他叹了口气,带着黏糊糊的身体往家的方向走去。

      摩尔本公寓,B2一单元302号。

      他走上电梯,脑子里乱糟糟的混成一团,在心里默念着门牌号码防止自己走错家门——尽管就算他再怎么劳累都没有走错过——

      他迈出电梯,右转,然后敲敲白色的木门。

      木门应声而开,棕发的男人抿着唇,金色的瞳孔默默的看了他几秒,然后侧身让出一点空隙。

      “啊,谢了。”

      小声嘟囔了一句,然后拎着大大小小的工具进了家门,家里开着空调,温度适宜,身上似乎不是那么难受了,脑子也稍微清醒了一点。

      布布路把画板和画架放到自己的书房里,帆布桶、画笔和调色板则带到洗手间去清理。他顺手拿了一瓶新的松节油,踩着自己的拖鞋嗒嗒嗒的走进洗手间,戴着塑料手套把松节油到了一点在手里,拿起画笔用手在笔刷的部分细细清理着细毛上残存的油画颜料。

      讲真也许他更适合去做体育类型的项目,但是绘画却又和他天生契合——尽管他曾经用了一周的时间去熟悉油画颜料要怎么清洗并因此报废了一堆凡迪的画笔,但这并不影响他在绘画方面与生俱来的天赋。

      他把画笔洗好后,弹去还残留在上面的水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09 22:07
        贴吧排版问题原来还没解决……看得头晕眼花的孩子请看这张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09 22:12
          抢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09 22:17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09 22:2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09 23:35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10 09:51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10 10:46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11 13:29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11 15:06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12 08:22
                          dd灵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17 22:1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18 16:25
                              吹吹吹灵猫!!!!!!给您锤爆prpepr!!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8-18 18:47
                                顶顶,楼主大大加油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8-23 20:16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24 18:52
                                    呜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0-04 21:30
                                      dd


                                      回复
                                      20楼2019-11-10 08:50


                                        回复
                                        21楼2019-11-10 0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