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蟹吧 关注:514贴子:7,491
  • 7回复贴,共1

【魔女蟹】短篇合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魔女蟹】短篇合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10 23:49
    主要是个人Lof的蟹秋作品搬运。

    贴吧白给以后很多好帖子不见了,但是蟹秋真的好好。

    于是过来添砖加瓦了。

    Lof id VKsank

    个人转载需授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10 23:52
      【蟹秋】不同




      秋有些出神。
      不远处游星把机车推出车库,时间几近黄昏。落日被高楼所遮掩,远处玻璃窗折射的余晖落在游星的脚边。
      车库里停着的两台D轮尽管不再经常使用,但游星再闲暇下来时总会钻进车库保养调试,或者在一个天气晴朗的日子自己开着D轮出去跑两圈——秋不忙的时候会选择跟他一起。
      一起出发,有可能中途还会别向其他的路分开,但最后总归会回到起点。
      医生的工作很辛苦,游星深谙这一点。香味溢出,咖啡机到点停止,客厅弥漫起了清晨初醒特有的安逸。游星还没换衣服,将就着睡觉用的短裤背心靠在门边,看着秋急急忙忙的套上鞋子,叼着面包片就准备出门。
      不是迟到,而是随叫随到——包括这个本应该放松的周末。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准备,秋的头发就简单束起,游星抬手帮她把散落到耳边的发别到耳后,再附上一句“路上小心”就放任他的妻子抓起车钥匙拯救世界去了。
      秋已经没有像以前那么爱穿裙子了,大部分因为工作原因。游星端着咖啡杯站在窗前,看着秋上车前卷起衬衫袖子戴上头盔,衣服下摆束入黑色直筒裤里,跨坐上机车就疾驰而去——还不忘举起手指朝窗口比了个礼。
      这都是跟谁学的,游星好笑又无奈的轻叹一声。秋当年看着他出发上赛道时应该也是这个感觉吧?只不过年少的悸动已经沉淀为牵绊,时间也好,空间也罢,都无法阻止承诺的实现。
      不要忘记笑容,与不说再见。
      游星见秋接过头盔仍在原地没有动作,便出声询问。
      “Aki?”
      “总感觉跟以前有些不同了。”
      “是吗。”
      机车停在秋面前,游星打开风镜看着她回答了一个陈述句。对新童实野市来说果然还是机车比较方便,只不过两人乘坐的已经不是几年前游星的D轮。马力足够,位置对两个人的情愫来说却不够。
      “十六夜。”
      秋没有随游星的姓,尽管是一个因为国情的习俗传统,游星只是笑了笑坦诚的回答“十六夜很好听”,让秋红了脸。
      “你再说下去我就要生气了,不动主任。”
      所以比起以前,游星早就习惯了搭秋,从一次约好的接送开始。

      从英国回来的龙亚龙可也感觉到了,和以前哪里的不一样,比如说确认关系的戒指。


      *写不出万分之一好,单方面宣布结婚。完毕。




      2019.0706


      回复
      3楼2019-08-10 23:56
        【蟹秋】croiX*




        *TV40,补了就突然很想写相关,睡前短打,OOC意识流





        来宫没有说错,在这令人窒息的黑暗中十六夜秋只剩下了这模糊的印象。她仿佛坠入了没有尽头的世界*,五感都因为重力一直下落。明明没有睁开双眼却看到了教堂的彩绘玻璃窗,整齐排列的长椅尽头是迪拜恩。五彩的光落到他的发梢与肩头,还有伸出的手掌。
        这过于肃穆的场景太形而上,比她放纵力量伤害他人要来得更神圣。所以秋没有考虑便回应了那份期待,神与信仰都是可以无条件盲从的。就像早早的逃入忏悔室一般,迪拜恩试图修补她身上无法复原的裂痕。伤口会因为身体求生的欲望愈合,但疤痕却永远不会消失。
        迪拜恩背后的圣母像手持捧花,娇艳绽放的花瓣上还带着清晨的露水,大理石雕刻的巨大胴体与迪拜恩的影子一齐向秋倾倒。抛去了思绪,她对这深入骨髓的黑暗并不排斥,感受不到任何温度与话语,让痛苦与快乐并存。
        小时父亲脱口而出的怪物二字是一切糟糕的开头。人类对未知事物的排异异常的激烈,再恶毒的言语她都可以全数吞下,然后露出獠牙将对方拆骨入腹——毕竟是个连亲生父母都为之恐慌的怪物,来宫并没有说错。
        所以在海水淹没那乌托邦时,圣母像碎裂,飘飞的花瓣和被冲击击碎的彩绘玻璃一起沉浮,迪拜恩的身形被卷入更深邃的黑暗中不见踪影。和她独自一人时一样,这样的海水令人窒息,重力压迫在她的胸口让她无法发声。咸涩的味道像极了小时候她在火焰里流下的泪水,沉重的情感是她宁愿逃避都不愿去面对的,甚至于父母亲都如此。
        一家人都是可笑又可怜的战逃犯。秋努力的向水面伸出手,却被无形的引力吞噬。周围一片死寂,只有汹涌水面下的平静,柔和得像某人指尖的温度。
        秋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醒时映入眼帘的是如同大海般深邃的眼眸,正毫无避讳直勾勾的望着她。上一次听到直勾勾这个形容词离现在不久,就在初赛选手讥讽的话语里。
        不动游星只是将她彻底打碎,然后拖回沉重的现实里。秋却无法反抗的服从了,在她无法挣扎的梦里做出了选择。
        摁下钢琴的黑键,管风琴开始走调尖啸的伴奏,十六夜秋即将认定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



        *croiX-Team Grimoire 水平有限,写不出蟹秋和歌曲本身的万分之一好
        *引用ED歌词


        2019.0704


        回复
        4楼2019-08-10 23:58
          【蟹秋】无题




          -BG,雷慎入
          -放飞自我的ooc













          外面下雨了,比起下雨更应该是暴雨前的雷鸣。
          闪电刺破黑暗云层,映得街对面的建筑物一片惨白。百叶窗因为空气流动反复砸在窗沿上,室内却温度适宜,暖光灯晕染开的昏暗光线,对于暖昧气氛来说刚刚好。
          不动游星与十六夜秋就在这诡异的氛围里,面对面各坐在方桌的一头。
          所以呢?
          “我的回合。”
          游星出声,少有的抢了先攻。
          规则很简单。轮流抽卡,先抽到怪兽卡的一方可以向对方提出一个问题,对方必须如实回答。
          每一张卡片都酝酿着激动人心的胜负,只不过代价比起常规意义上的胜负更令人紧张罢了。
          头有些昏昏沉沉的,舍弃战术仅凭运气的今天,游星似乎出师不利。展示卡面,游星看到秋琥珀色的眼眸里蕴含的笑意。男人不动声色的把星光大道叠放到一边,对面的秋手托着下巴,一副倦怠又慵懒的模样。
          的确应该是这样,两个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带着些酒气。秋的脸颊明显染上了醉酒的红晕,还有时不时游走开外的迷茫眼神。相反游星则看不出来端倪,只有靠近脖颈时才能嗅到因为皮肤发热而蒸发出的酒气——这点秋已经确认过了。他明明喝得比秋还多,一脸淡漠平静的把秋揽在身后,挡下了宴会上过多的敬酒。
          他的大脑还很清醒,第六感能清楚的意识到现在的情况有些危险。这是没来由的结论,跟第一次见到秋时就敏锐的感觉到了——比起以前,现在她这副懒惰的模样,更像魔女了。只不过游星现在有些他一个人处理不来的网络延迟,所以他并拿不准胜负。
          “Yusei,我的回合。”
          秋抬手覆上卡组,嘴里咬合的字节要比灯光暧昧,喊他名字里拖着含糊的长尾音,像是什么显而易见的暗示,不由得让他更紧张了。
          展示卡面,十六夜秋夺得今晚第一个话语权。她像游星那样,缓缓的把黑暗新绿放置到一边。简单的动作在游星眼里却难捱得放慢了十几倍,他不自觉的咽下一口唾沫。
          对方全部的小动作都被她收入眼里,反复捻揉品尝。
          最后秋选择了一个相对柔和的开头。
          “Yusei,你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要考驾照吗?”
          又叫了一次他的名字。游星的注意力似乎只能维持在那两个音节上,仿佛是个越陷越深的沼泽。他努力挣扎的同时,还不停的检索着记忆,试图找出其中的逻辑关系。
          “雪莉...是因为雪莉....”
          游星回答,具体的情况过去了这么多年他依然记得很清楚。但在夜晚和酒精的熏陶下,他现在印象最深的只剩下秋在风中抖动的衣摆,还有抢过星辰时不容反抗的决绝。
          “还有呢?”
          对方似乎并不满意,托脸看他的眼神更像一只玩弄猎物的猫。
          “还有...”
          吐字到一半游星便生硬的哽住了,他当然知道其下的原因。雪莉的事情只是一个跳板,一个契机。看来酒精都不能让一个行动派说出什么好听的话,游星觉得脸上皮肤热得发烫。但游戏规则总是要遵守的,这是一个身为决斗者的原则。他抬手不自然的遮掩脸颊,移开视线,喉咙里卡着的音节分了好几次才完整发出。
          “因为Aki....喜欢我。”
          原来不动游星也会有害羞的一天,明明严格意义上都不是他在表白。
          “Izayoi Aki得一分——”
          啊啊,原来感受到的危险并不是错觉。游星深刻的感受到了威胁,紧张过后他的眼里映着秋的笑颜,在那笑容的愉悦下还有将一军的恶意。此刻他有种跟秋站在决斗场上对峙的错觉,脑海里的潜意识叫嚣着他想赢。
          “那么,Aki喜欢我那几点?”
          这对对方来说也是一个难以回答的问题,秋在审题后明显摆不出那么自然的姿态了。游星忍不住勾起嘴角,食指轻轻敲着木质桌面,眯起了眼去追逐她刻意避开的视线。
          “工作时专注..待人接物都坦诚认真...”
          发难者不以为意的用单个音节敷衍了两声,他甚至伸出手,指尖卷起秋散落在额前的发把玩,让红色的发尾不自觉的扫过她通红的脸颊。游星突然能理解决斗中对对手放狠话的快感了,他的挑衅意味出了格的浓重,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即便他现在正享受其中就是了。
          “还有很温柔...真啰嗦.....”
          秋不耐烦的一把别开游星的手,瞪回去的眼神带上了酒精的朦胧,颇有几分撒娇的意味。不合理的轻佻不如都推给酒精当做借口,看来魔女是真的有点生气了。游星这么想到,但征服欲跟同等的愉悦混杂着充满了胸腔。
          积蓄已久的雷鸣终于爆发,暴雨也随之而至。场内的情况不可避免的驶向了失控,年少时被压抑的情感都成为了对决的筹码。当一切都从责任和未来中解脱,成为被选择的现在时。他们仿佛和这场暴风雨一样,几乎疯狂的胁迫对方亲口确认情感,放纵酒精让理智的界限变得模糊,激烈得堪比争吵。
          谁也不愿输给对方喜欢自己的情感——幼稚得像两个因为“我更喜欢你”这种无厘头理由吵架的孩子。
          在一言一语的问答或者抢答中,秋一把猛的拽住游星衣领扯向自己。突然其来让游星离开凳子被迫用手半撑在桌子上,然后因为一下没控制好的力道把嘴唇磕出了血腥味。不过这没有大碍,短短时间内游星也因此受了不少气,比如一些两人自己都无法理喻的吃醋,关于布鲁诺的,还有POPPO Time的独生子利奥的,等等。
          作为反击的号角,游星毫不留情的掠夺走秋为数不多的氧气,直到她快不行瘫软时才松手。抬手用指节擦拭去嘴角血水与唾液的混合物,游星低垂着眼眸顺势起身走去直接将她拦腰抱起,大步迈向卧室。这毫无美感且粗暴的亲吻后还夹杂着秋的啜泣和哭闹,尽管那时候已经挺过去了,可她还是对WRPG的比赛耿耿于怀——她总觉得自己可以做得更好,这也成为了追逐游星的动力之一。
          剩下的桥段都被淹没到了淅沥的雨声中,大滴雨水结成柱状在玻璃窗上流动,反射着城市的灯光与黑暗中的建筑物融为一体,成为雨夜中随处可见的风景。
          隔天起来时雨后的空气晴朗,两个人嘴唇的伤口都结了痂,游星对于秋的抱歉只是笑着摇了摇头表示无所谓。
          难得秋医生没有涂口红,不动主任涂了唇膏上班。
          对于早已成人的他们应该是一个难得的体验吧。


          *大意是想写一种:明明已经成年【并且结婚bushi】了,但是想起以前都没说出来的醋和话,于是就借着醉酒肆无忌惮的吵了起来【我喜欢你!我更喜欢你!的两个大龄幼稚鬼】【以及就算不打牌了也不想输给对方这样】的一个故事
          *反正我爽了,突然兴奋的病患猝死,可以抬走了下一个!




          2019.0708


          回复
          5楼2019-08-11 00:00
            辛苦了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9-09 00:57
              蟹秋太棒了
              最近重追5Ds一直在找糧吃!!!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11-24 0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