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好看吧 关注:20,460贴子:209,894
  • 0回复贴,共1

【轮回风车】作者:芥子尘 都市 幻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轮回风车,无论转了多少圈,总是要回归此刻的。不过它让你看清曾经犯过的错,然后明白,如今所有困窘的局面,都是需要承担的后果。
——时光
2019年 春
游乐场里喧闹嘈杂,人来人往。
胡子拉碴的莫少白将自己裹在黑色帽衫里,蹲下身,抱了抱自己的儿子:“多多听话,乖乖待在这里,爸爸一会儿就回来。”
多多的小手死死抓住莫少白的衣角,稚嫩的童声带着哭腔:“爸爸,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莫少白鼻子一酸,几乎心软。
这时手机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
莫少白想了半天,犹豫着按下接听键。
“莫先生您好,我是《星娱》的记者。请问关于您前妻爆料您赌博,欠债,遭到业界封杀,等一系列传闻,都是真的么?”
“是真的,都是真的,这下你们满意了吧!”吼完,莫少白愤怒地将手机一摔,吓的小男孩儿“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哭什么哭,就知道哭!给我老实在这儿待着,不许动!”说完,掰开小男孩儿的手,匆匆走向人群。
“爸爸,爸爸,不要丢下多多……”
小男孩儿跑着追上去,突然脚下一滑,重重地摔在地上。
莫少白顿了一下脚步,没有回头。
“先生,买个风车吧!”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突然拦住莫少白的去路。
莫少白慌忙戴上口罩,很不耐烦:“不买,让一下,赶时间。”
少年死缠烂打:“先生,买一个吧,才十块钱。”
“说了不买,走开!”
少年指了指小男孩儿:“买一个吧,您儿子真的很喜欢呢!”
莫少白低下头,发现多多已经跟了上来,正仰着哭的花里胡哨的小脸儿看着他。膝盖上血迹斑斑,奶声奶气地叫了一声:“爸爸……”
莫少白叹了口气,扔给少年十块钱,少年有些强硬地将一枚红色风车塞进他的手里。
风车朝着逆时针的方向飞速旋转,一瞬间天塌地陷……
2018年 冬
台里最近要推出一档真人秀,宣传力度很大。主持界的扛把子莫少白自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将以主持人兼嘉宾的身份参与录制。此消息一出,连续登上十五个热搜,莫少白看着飞涨的数据嘴角含笑。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请进!”莫少白道。
进来的是经纪人时光,他将一枚无风自转的红色风车插进笔筒里:“粉丝送的,好看吧!”
莫少白一脸厌恶:“我最讨厌旋转的东西了!”说完,掀开垃圾桶,把风车扔了进去,旋转的风叶将碎纸屑搅的团团转。
“少白哥别扔啊,不要给我,我特喜欢!”时光小心翼翼地把风车捡回来。巧的是,一张碎纸片刚好卷进他的手心,上面写着“离婚协议”四个字。
莫少白立的是模范丈夫人设,离婚这件事儿非同小可。
时光捏着纸片问:“少白哥,你和嫂子的感情是不是出了问题?”
莫少白没有否认:“本来也没什么感情,各取所需罢了!”
“少白哥,你这话可就没良心了,嫂子为了你甘居幕后,持家教子,护着你的公众形象,你可不能做负心汉啊!”
莫少白也憋了一肚子的火:“谁做负心汉了,离婚又不是我提出来的!而且,她根本就是在威胁我!”
“威胁?什么意思?”
莫少白使劲儿揉搓着太阳穴:“她最近病了,想让我回去看看她。说如果我不回去,就是不在乎她,不但要离婚,还要爆出我所有的黑料。”
时光拍拍莫少白的肩膀:“就这么点儿事儿,至于嘛。嫂子肯定是吓唬您呢,您回头哄哄她,准没事儿。”
“这次不一样,她挺认真。而且病的也挺严重。”
时光心里“咯噔”一下:“绝症?”
莫少白一记白眼:“说什么呢,就是普通的细菌感染,因为上次和我一起去非洲录制公益短片,为了出境,她没带口罩……”
时光提起的心落了地:“少白哥你吓死我了。”
不过莫少白并没有很乐观:“这病搁别人身上倒也没什么。可你嫂子生多多的时候落下了病根儿,免疫力非常差。这几年大病小病一直缠着,这回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了。”
时光吃惊道:“这么严重?”
莫少白一边点头,一边看赞助商的广告词。
“行了,你别看了!赶紧回家看嫂子,我帮你订机票。”时光拿起手机查找最近的航班。
莫少白夺过手机:“不行,这档节目很重要!再说合同都签了,违约是要赔偿的。”
“节目能有家庭重要么?再说,节目组会理解的。”
“那也不行,这档节目一定会大火,我不能错过!”
“所以你就要放弃家庭,放弃嫂子?”
莫少白伪装的很无奈,也很无辜:“不是我放弃她,是她放弃了我,想离婚就离吧,到时候你做好公关!”
“少白哥你这是什么话?你会失去家庭的!你不想挽回一下么?很多事,坚持才可以圆满啊!”
时光的话像一记重锤,敲在莫少白胸口。他想说点什么,又什么都说不出来,眼前只有一只逆时针旋转的风车,鲜红如血……
2014年 冬
“少白哥,我帮您推掉了明天所有通告,还在玛蒂莎餐厅定了包间,想的很周到吧?”保姆车里的时光高兴的像个孩子,脸上满满羡慕之情。
莫少白拖着一身疲惫,不大高兴:“为什么这么做?明天有一场很重要的粉丝见面会!”
时光有点儿委屈:“少白哥,明天可是您和嫂子的求婚纪念日。您可承诺过,每年都会给她准备惊喜的!少白哥,这回准备了啥,透漏一下呗!”
“求婚纪念日?明天?”莫少白有些迷惘。
“少白哥,您不会是忘了吧?”
莫少白目光有一丝闪烁:“哦,怎么会,这么重要的日子!”
“我就说嘛,少白哥和嫂子可是伉俪情深,举案齐眉……”
“那见面会也不能推,现在是粉丝经济。时间你去调整一下!”
时光耸耸肩:“好吧,我尽量!对了,这是您要的风车!还是您最懂嫂子的少女心啊!而且嫂子快生了,相信大侄子也会很喜欢的!”
莫少白拿过风车瞧了瞧,大红的颜色很刺目,逆时针的方向哗啦啦地转个不停,就像轮回永无止境。 可是,他到底什么时候让时光买风车了?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算了,还是定束玫瑰吧!”莫少白顺手将风车扔出了窗外。
见面会安排在室外,天气又阴又冷,还下着大雪。但粉丝们热情高涨,直到凌晨一点多才散去。此时大雪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莫少白又在雪中拍了几张照片,打算发一波敬业护粉的通稿。
一切结束后,时光捧着打蔫的玫瑰花跑过来:“少白哥,你快去餐厅,虽说纪念日已经过了,但只要你人到了,嫂子会原谅你的。”
莫少白很累,兴致索然地接过玫瑰花,点点头,疲惫地上了车。
莫少白刚走,时光的电话就响了。里面传来嫂子急促的喘息声:“时光,救救,我!”
“嫂子?你在哪儿?别着急,慢慢说!”
“玛,玛蒂莎餐厅门口,我,滑倒了,流了好多血!”
“嫂子,您别着急,我马上就到!”
时光一脚油门冲了出去,期间给莫少白打了十几个电话,始终打不通。
等他赶到的时候,就看见嫂子昏迷在雪地里,地上一大滩血。
医生的诊断结果是大出血,需要马上剖腹产。
莫少白的电话依旧打不通,时光只能让转醒的嫂子自己签字。
当莫少白得知妻子进了抢救室的时候,手术已经接近尾声。
“林蓝怎么样了?”莫少白冲进医院问。
时光质问道:“为什么没去玛蒂莎餐厅?”
“我,我在车上睡着了,司机直接把我拉回了酒店。”
“所以,这是司机的错?”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请问,谁是林蓝女士的家属?”医生走出手术室,高声问了一句。
莫少白冲上前:“我是,我老婆怎么样?”
“幸亏送来的及时,人都保住了。不过由于产妇大出血,又在雪地里躺了一个来小时,伤了元气。以后一定要注意调理,尽量不要接触太多有菌环境,出门要带口罩。另外,孩子早产,先天心脏发育不全。”
医生的话犹如晴天霹雳,劈的莫少白整个人都傻了。
“这一切,本不该发生的,不是么?”时光突然举着红色风车问。
“什么,时光,你说什么?”
“如果你没有放弃承诺,及时赴约,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不是么?”
2012年 秋
“季军逆袭,一颗主持新星冉冉升起。”
“莫少白,一个被低估的主持天才。”
“伏久高飞,莫少白一雪前耻,一飞冲天!”
《星娱》杂志连续三篇专题报道,让莫少白尝到了一夜爆红的滋味。当然,林蓝在这里起到了核心作用。
自从与前女友小梅分手后,莫少白便开启了追求林蓝的计划。最初是渗透式的,因为他知道,像林蓝这样成熟的女人,轰轰烈烈显得太幼稚,细水长流才能深入人心。
林蓝作为前辈,尽管知道莫少白犯过错,但也不吝啬顺手带他一把,毕竟他挺有主持天赋的。
一来二去,二人不仅关系更近一层,莫少白的资源也拿到手软。
“下一步,我就要拿到最高主持人大奖了吧?”马蒂莎餐厅内,莫少白举着钻戒,单膝跪在林蓝面前,默默地想。
“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赶来助阵的CP粉一阵煽风点火。
“林蓝,嫁给我吧!”
幸福来的太突然,林蓝已经感动的不知所措。
莫少白乘胜追击:“只要你肯嫁给我,每年的今天,我都会在这里,给你制造惊喜。林蓝,我的女神,以后的岁岁年年,你愿意接受这份惊喜么?”
林蓝眼含泪光,喉咙哽咽,只一个劲儿的点头。
莫少白一把抱起她,开心的在空中转圈儿。
媒体的相机闪个不停,捕捉这博人眼球的镜头。这对不被看好的姐弟恋终于修成正果,两个人的商业价值捆绑着噌噌往上升。
当所有人都沉浸在这场金童玉女喜结良缘的狂欢中时,时光身旁的女孩儿却哭的一塌糊涂。
“你能帮我把他叫出来一下么?”女孩儿有些哀求地问。
时光点点头,将手中的风车交给她:“如果他放弃了你,你就吹动风车。”
“为什么?”
“因为人在吹气的时候,眼泪就不会流出来。你不想哭的很狼狈吧?”
女孩儿点点头,却早已哭的狼狈不堪。
莫少白被时光强行拉出来,然后他看见了路灯下双眼红肿的小梅,相貌平平,素面朝天。
“少白,你爱里面那个女人么?”
莫少白沉默不语。
“那你还爱我么?”
莫少白仍旧沉默。
五年,初恋,一起熬过最艰难的日子,哪儿能说断就断。何况,他很清楚自己对林蓝的感觉,更多的应该是尊敬吧,并没有所谓的爱情。
“小梅,爱情不适合我。”
“所以,你打算放弃爱情,换取前途了?”
莫少白没有否认。
“可你已经和青鸟传媒签约了呀, 凭你的实力,也会有前途的呀!”
“可我只是第三名,公司不在乎我的实力,只在乎我当初的错误。小梅你知道么,签约半年,我连一个通告都没有拿到过!”
小梅努力挤出一个苦涩的微笑,诅咒一般:“莫少白,你不会幸福的!”
说完,用力吹动血色的风车。
2012年 春
“送个外卖都这么磨蹭,你还能干点儿什么?”
莫建国粗鲁的声音回荡在小餐馆的后厨,中间夹杂着煎炒烹炸的油腻味道。
莫少白将外卖钱仍进菜篮子,赌气地走了出去。
平时人来人往的小胡同里,今日特别冷清,只有莫少白一个人,失意又落魄。一身的油烟味自己闻了都恶心。
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莫少白默默地想。
如果不是高三这一年自暴自弃,自己是不是该有另外一番人生?
可这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不是么?
不,还有机会!
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报名表。上面写着“新星主持人大赛,火热报名中。”
这是一个少年塞给他的,他说他叫时光,一个很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听过的名字。
莫少白决定试一试。
没想到,幸运的橄榄枝再次抛向莫少白,非科班出身的他,因为外形俊朗,谈吐幽默,口齿清晰,迅速俘获大票粉丝支持,成为冠军的热门人选。
正当莫少白沉浸在成功的喜悦里时,制片人却悄悄把他叫进了办公室。
“少白,你的表现很突出,基本上就是冠军了。”王制片笑眯眯地说,脸上写着“奸诈”二字。
“所以呢?”莫少白面无表情地问。
“但冠军只能有一个!而且实力也很强的李书意是投资人的公子……”
下面的话,不用说,他也能明白。
“放弃比赛,不可能!”莫少白斩钉截铁地说。
“你先坐下,听我把话说完嘛!”
“那您快说吧,说完我就走!”莫少白冷冷道。
“不是让你放弃比赛,只要发挥的差一点儿就行,让李书意这个冠军拿的名正言顺。而且投资方说了,只要你肯放水,私下给你三十万,还确保能签入青鸟传媒。这也是个难得机会不是!”
“青鸟传媒?”莫少白问。
王制片一看有商量,立刻拍着胸脯打包票:“是啊,那可是国内最大的传媒公司,签约的艺人都能红透半边天。”
莫少白心里长了草,如果能拿到钱,又能签入青鸟传媒,也很划算。
转眼,总决赛来临。
巨大的舞台,绚烂的舞美,以及疯狂的观众。
“少白,准备好了么?”上台前,一个手拿红色风车的工作人员,笑眯眯地问他。
“是你?时光?”莫少白吃惊道。
时光点点头,提醒道:“记住,千万别再放弃!”然后把风车强行塞进他的手中:“转运的,你用得着!”
莫少白并不想要,但这时主持人林蓝已经念到了他的名字,时光也凭空不见踪影。
莫少白拿着风车上台,有些心不在焉。
“少白,请问关于这次比赛,你想对粉丝说点儿什么?”林蓝优雅地提问。
莫少白:“尽力而为吧!”
这样的回答观众很不买账,林蓝也略感失望。
“真的是很谦逊的人呢,不过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粉丝们失望的。”
可最后,莫少白还是让人失望了。在“即兴广告语”环节,他竟然念错了赞助商的名字。
台下发出一片唏嘘声,林蓝也连连摇头。
最后,莫少白屈居第三名。
“莫少白,你还是放弃了。”后台,时光又神出鬼没地来到莫少白身边。
莫少白强行辩解:“我只是发挥失常,我放弃什么了?”
“梦想,原则,爱你的粉丝,欣赏你的评委!”
“那又怎样,我得到了我想要的。”
“青鸟传媒的offer么?我告诉你,大家眼里只有冠军,没有公司会任用一个连赞助商名字都念错的主持人。”
“这关你什么事?你到底是谁?”
时光嘴角一扬,笑得讳莫如深:“好吧,该把风车还给我了!”
“风车?早扔了!”
时光脸上的失望渐渐化为愤怒,右手手指微微弯曲,风车突然从垃圾桶里,飞回时光手中。
“你是……”
莫少白终于想起了这个少年是谁,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莫少白,是你自己,放弃了自己的前程。”
2009年 夏
母亲的葬礼上,莫少白看见了一个陌生的少年。他穿着深黑色的衣服,年龄与自己相仿,手里拿着一枚红色的风车,很刺目的红。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可又好像见过你!”当人群散尽后,莫妈妈墓前,只剩下这两个少年。
“我叫时光,新搬来的。”
莫少白躺在墓旁的草坪上,空洞地看着天空:“你来这里干什么?这是我妈妈的葬礼。”
“我来告诉你,这一次,千万别再放弃!”
“放弃什么?”莫少白生无可恋地问。
时光不再说话,只是将风车塞进他的手中,和他并肩躺着:“机会不多了,好好把握。”
莫少白看着逆时针旋转的风车,很认真地说:“你知道么?我讨厌一切旋转的东西。就像命运不断轮回,无论怎样努力,终究还是要回到原点。”
时光道:“我也是!”
暮色渐浓,时光拉起地上的莫少白:“该回家了。”
莫少白烂泥一样被拉扯着,晃晃荡荡地回了家,然后把自己关在卧室里,“咣当”往床上一躺,好像死掉的是他自己一样。
莫少白连续一个月没来上课,最后时光在网吧逮到了他。
找到他的时候,他简直变了一个人。身体消瘦,头发蓬乱,活脱脱一个僵尸。
“莫少白,你就打算这样烂掉么?”
“要你管!你以为你是谁,我妈都不管我了,你还来管我!”
“莫少白,每个人都会遇到困难,面对死亡!可大家都在努力向前看,你凭什么自暴自弃。”
“我乐意!”莫少白重新回到游戏世界当中。
“那你就在这里烂掉吧!”时光愤然离开,不再管这个逃避生活的懦夫。
转眼,高考将至。莫少白没有报名。
“你真的不打算参加高考了?”时光问。
莫少白顶着一双通宵打游戏的睡眼,道:“反正也考不上,不如省点儿报名费!”
“莫少白,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
莫少白一副毫不不在乎的样子:“知道啊!”
“难道你想毕业后给你爸送外卖?”
“我觉得也挺好的啊!”
时光怒不可遏,直接一拳呼在莫少白脸上:“这一拳是替莫阿姨打的,打她这个一辈子只知道放弃的儿子!”
“你少提我妈!”莫少白也回手一拳。
时光身体灵活,轻松躲过。
“这一拳,是替你自己打的,请记住你如今的鬼样子!你以后的人生,将依然是这副鬼样子!”
“你怎么知道我以后什么样?你到底是谁?”被打趴下的莫少白脑子突然清醒了几分。
“你说呢?”时光将风车举到莫少白眼前。
大片的红色在莫少白眼前蔓延开来,他看见自己的身体,正一点点缩回小孩子的模样。
2004年 春
“莫少白,我们做朋友吧!”一个胖胖的小男孩儿伸出一双胖胖的小手。
正在堆沙子的莫少白抬头问:“你考试多少分?”
“90分”
“哦,我不和低于95分的人做朋友。”
“我是满分,我们做朋友吧!”阳光中,走来一位大哥哥,笑容灿烂,眼神冰冷。
“你是……时光?”莫少白张着嘴巴问。
“你终于认出我来了呀!未来的著名主持人,莫少白!”
莫少白眼中充满了恐惧,一步步向后退缩着:“你的风车呢?”
时光眉梢微挑:“就在你的手里啊!”
莫少白举起手,发现沙铲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红色的风车。风车逆时针旋转着,就像永无止境的轮回。
“这是哪儿?你想干什么?多多呢?你把多多弄到哪里去了?”变成小孩子的莫少白眼中闪烁着与年龄不符的沧桑和恐惧。
时光收敛笑容:“莫先生,往你身后看,记住,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什么机会?我不要!你走开。”
“试一试吧,也许一切都可以改变呢!如果这次成功了,你妈妈就不会因为受到林晓妈妈的奚落而突发心脏病,抢救无效去世了。”
“你胡说什么,我妈妈活的好好的,刚才还做了我最爱吃的红烧肉!”
时光不想再废话,直接一把抓起莫少白,往后一甩。
莫少白的身体不断后退,光影变幻,犹如岁月匆匆。直到他落入一片火海。
“救命,救命啊!”莫少白一边哭一边撞向屋门。
可是门被卡住了,怎么也撞不开。
“少白,不要怕,会有人来救我们的!”另一个声音在莫少白身后响起。
这个声音,久远又熟悉,来自他几乎快要遗忘的童年。莫少白回头,眼里夹杂着无法理解的困惑:“时光,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也变成了小孩儿?”
时光握住莫少白的手,目光灼灼,犹如身后肆虐的火焰:“少白,千万不要放弃我!”
莫少白冷笑了一声:“你在说什么呀,难道这一切,不是你一手策划的么?看着我死,你很开心吧?”
“莫少白,你清醒一点,看看这是哪里?想想当初做了什么选择?”
莫少白完全听不进去,一把甩开时光,继续撞门。
突然一块塌陷的圆木从房顶掉下来,砸向莫少白小小的身体。
“小心!”时光冲上去,一把将莫少白推开。
圆木掉落,重重地压住了时光的腿,幸运的是,也砸开了屋子的门。
“少白,救我,救救我!”时光死死抓住莫少白的脚腕。
莫少白爬起来,看着皮肤被烧成黑色的时光,惊魂未定。
“少白,救我!”
莫少白傻了好一会儿,直到一撮火苗点着他的衣服,疼痛开始让他恢复意识。
“时光,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我为什么要救你!”莫少白将时光的手不断地在地上搓,直到鲜血淋漓。
“少白,我不是时光,我是林晓啊!”
林晓?一个埋在记忆中很深很深的名字。
一个他几乎已经忘记的名字。
莫少白透过火光,再次看向时光的脸,不,那是林晓的脸。
“林晓,你真的是林晓!是我最好的朋友林晓!”
被压在圆木下的孩子笑了笑。
“林晓,别怕,我来救你!”
莫少白脱下衣服,使劲儿拍打圆木上的火焰,试图将圆木搬起来。
可是,圆木太大,他的力气太小,根本无济于事。
火势越来越大,浓烟呛得他呼吸越来越困难。
“对不起,林晓,对不起,我搬不动。我好害怕,我怕会死在这里。”
“少白,再试一下,消防员马上就要来了,你不要抛下我!”
莫少白抹了一把眼泪,瞬间又再次溢满:“林晓,对不起,我真的救不了你。我不想死在这里!”
说完,深深地看了林晓一眼,转身朝着门外跑去。
求生的欲望让林晓再次抓住莫少白的腿:“少白,我只能陪你到这里了。”
莫少白满脸茫然:“啊?”
“你还小,你放弃我,我不怪你,可是以后的人生,千万不要再轻言放弃了啊!”
说完,大火吞噬了林晓的身体。
“莫少白,这可是你最后一个机会啊!”
门外,等待他的是时光,十八九岁的时光。
莫少白回头,火海中林晓的脸,正随着大火的退却慢慢消失。
而时光,已经缓缓举起手中的风车……
1996年 秋
收拾完厨房,莫建国坐在餐馆前的石阶上,看着巷子里玩耍的孩子,深深地叹了口气。
身旁的妻子,同样一脸愁容。
“都四岁了,连爸妈都不会叫,可怎么办呀!”莫建国吧唧了一口旱烟。
“能怎么办,一点点儿教呗!我就不信,咋俩都是正常人,儿子还能是哑巴?”
莫建国也点头道:“我也不信咱儿子是哑巴。我听说北京有家大医院,专治聋哑的。就是贵了点儿,等再攒点儿钱,咱们就带少白去看看。”
“这都跑了多少家医院,吃了多少药了,也不见啥效果啊!”莫妈妈每每说到此处,都忍不住掉眼泪。
莫建国起身掐了旱烟,像是自己给自己打气似的:“那咱也不能放弃,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你继续教,我继续挣钱,咱儿子这病肯定能好。”
莫妈妈受到莫建国的鼓舞,也信心满满道:“嗯,肯定能好!”
“少白,过来,到妈妈这来!”莫妈妈招呼玩的正开心的莫少白。
莫少白倒腾着两条小短腿儿,噔噔噔扑到妈妈的怀里。
“少白,跟着妈妈念‘妈妈’。”
莫少白张了张嘴,没能发出声音。
莫妈妈仍不死心:“妈妈,妈--妈。”
“m—”还是说不出来。
两个小时过去了,莫妈妈一直在教一个词。莫少白心里干着急,就是说不出来,眼窝里溢满泪水。
“没事儿,儿子,今天学不会还有明天,妈妈决不放弃!”
第二天早上六点,莫妈妈就把莫少白叫醒,带着他一边散步,一边教:“妈妈,m-a妈,妈妈!”
这一天,莫少白依旧没有学会。
转眼,一年过去了,别人家的孩子已经开始上幼儿园,莫少白每天却还在学习一个世界上最简单的词汇。
“少白,你想上学么?”莫妈妈问。
莫少白点点头。
“只要你学会叫妈妈,妈妈就带你上学好不好?”
莫少白使劲儿点头,张着嘴,全身都卯足了力气,小脸儿憋的通红,喉咙不断耸动着。经过十多次的努力,终于发出了一个简单的音节:“妈~~”
这个声音,让莫妈妈期待了太久,以至于真的叫出来时,脑子瞬间懵掉,站在原地傻了足足半分钟,才一把抱起莫少白:“少白,妈妈没有听错是不是?你刚才叫什么,再叫一遍,再叫一遍,让妈妈听听!”
莫少白捧着妈妈的脸,很认真,也很艰难地叫了一声:“妈—妈—”
莫妈妈喜极而泣:“老莫,老莫快出来,咱儿子会说话了,咱儿子会说话了!”
厨房里炒菜的莫建国听见妻子的话,手一抖,热油崩了一胳膊。不过他一点儿都没觉得疼。拎着炒勺就奔了出去:“媳妇儿,你说啥?”
莫妈妈将莫少白抱到莫建国跟前,一边给莫建国擦汗,一边对莫少白说:“快叫给你爸爸听听,快叫!”
莫少白像是声带突然打开了一样,越叫越顺溜:“妈妈,妈妈!”
莫建国猛地一手抱起儿子,一手抱起妻子:“太好了,咱儿子会说话了!太好了!少白,你接着叫,爸没听够!”
“妈妈,妈妈,妈妈……”
“叫爸爸,快点儿叫爸爸!”莫建国火急火燎地说。
莫少白咽了口唾沫,又说不出来了。
莫妈妈埋怨道:“你着什么急,咱儿子刚开窍,不得慢慢学呀!”
“也对,也对,这么多年都坚持过来了,不差这几天。”莫建国抹着眼泪道。
莫妈妈拿起手巾给他擦眼泪:“你瞅瞅你,三十好几的人了,怎么说哭就哭!”
莫建国指了指莫妈妈:“就好像你没哭似的!”
接下的日子,莫妈妈每天发了疯地教莫少白说话,从字到词,再到句子。当然也继续跑各大医院,只要医生说可能有帮助的方法,他们就都一遍又一遍的尝试。
这并不是一个容易得过程,莫少白学的很慢,整整两年,才能一个字一个字的说话。八岁的时候,第一次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等到十岁,方能和正常的孩子交流,还交到了好朋友—林晓。
不过,莫妈妈害怕莫少白的说话能力退化,所以每天坚持不懈地逼着他念绕口令,还让他跟着收音机里的播音员学习。总之每天说话说到莫少白想吐。
当然,这也让莫少白的口齿越来越伶俐,甚至还在学校的演讲比赛中得了个一等奖。
放学路上,莫少白捧着奖状,像只快乐的小鸟儿一样飞来飞去。这是他捧回的第一张奖状,爸爸妈妈一定会很开心的!
“莫少白小朋友,请等一下!”身后有人喊住了他。
莫少白回头,看见一个拿风车的大哥哥,风车是红色的,转啊转,特别好看。
“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么?”莫少白歪着头问。
时光笑的讳莫如深:“你以为假装不认识我,就可以留住现在么?”
莫少白脸色变了变,流露出成年人的狡黠:“大哥哥,你在说什么呀,我听不懂”
时光摸了摸莫少白的头:“十年苦苦坚持,换你一朝功成名就,莫少白,我就是想问问,现在明白自己的主持天赋,从何而来了么?”
“什么是主持?少林寺的老和尚么?”
时光蹲下来:“你可以装糊涂,因为你想重新来过。可你知道么?轮回风车无论转了多少圈,也无法修补碎掉的人生!”说完,他用手捏住一片风叶,轻轻一扯,无数碎片漫天飞舞,每一张碎片里,都有一个温暖的曾经。
是爸妈教他牙牙学语!
是林晓和自己一起掏鸟窝!
是高考路上的熬夜奋战!
是小梅羞涩的红晕脸颊!
是林蓝说出“我愿意”时幸福的微笑!
是多多第一次开口喊爸爸
……
可是,都碎掉了,飘走了。
时光歪着头看他,轻轻一笑:“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不要,还给我,把我的人生还给我!”莫少白疯狂地追逐着那些碎片,可只要他的指尖一碰,所有幸福的场景便会烟消云散。
“爸爸,别丢下我!”是多多在他身后大哭着追他。
莫少白停下,看着碎片烟消云散,愣在了原地。
多多的哭声不绝,小孩子紧紧抱住爸爸的大腿,几乎喘不过气来。
时光摇头:“莫少白,机会一直都在你的手里。没有人把你的人生偷走,一切都是你自己的决定。”
他说完,转身离去。
“时光,我错了……!”莫少白看着时光的背影高呼,他刚要去追,却被多多拉住。
“爸爸……爸爸……”多多抽噎着不停摇头,莫少白犹豫了一下,咬着牙一把将多多推开:“多多,在这等着爸爸,爸爸一会就回来找你啊!”
“时光——我求求你,你一定有办法,我要再回去一次,这一次绝不放弃!”
他不顾多多的呼唤,疯狂地朝时光跑去。同时,多多的头顶,一个花盆从高空坠下……

作者:芥子尘
画师:什乐


回复
1楼2019-08-12 1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