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吧 关注:2,659,228贴子:30,642,130

【原创】《逆光》by方霁 (跟踪梗/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占有欲超强霸道攻X懦弱痴汉受

主攻视角
跟踪梗
半裸奔
图是自己做的

伸出手的话,能碰到光吗?
能碰到我。

我不敢啊!
没事,有我呢。

我能一直和你在一块儿吗?
不然,你想去哪。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8-15 09:04
    一楼敬度娘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8-15 09:06
      二楼送鸽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8-15 09:07
        第一章
        最近总感觉怪怪的。
        不知道为什么,人在被盯着的时候,是可以感觉到的。
        一个多月了吧,总感觉有人盯着我看。在学校里还好,这种感觉不强烈,一出了校门,那种怪异的感觉就涌上来了。
        直直的,非常灼热,后背像被针扎一样,冒出一层薄薄的汗。
        好几次我转头,什么都没有。
        今天学校补课,跑宿生也散的晚。出了校门都快九点了,平时八点就散了,今天这么晚本以为那种感觉不会出现,可是并没有。
        平时回家我都走的繁华人多的主街,心中一转,我走了另一条路。
        小路上很杂,有几家不干净的酒吧,乱的很,不过走过去就好了。
        小路蜿蜒,过了酒吧后就没人了,两旁都是树木,可以听到清晰的蝉叫,“哗哗哗”的无数只蝉叫的人心烦。
        这条路曲曲折折,***是山路十八弯,而且夜间蚊子还多。平时走的人并不多,路灯年久失修,刺啦刺啦地响,明明灭灭的闪着。
        转了头除了乱飞的蚊子什么都没看见,早知道就不走这条路了。
        裸露的皮肤已经被叮了好几个蚊子包,我不禁加快了脚步。
        我快步走想着快点过了这条路,没想到背后出现了细微的脚步声,还有些有些急促。
        在过转角的时候,借着视觉盲区,我没有直走而是闪到了一旁的墙角,灯光照不到,不仔细看谁也不会知道这里有人。
        慢慢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急促。
        我看到一个身影停在转角处,向前望着,显得十分无措。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8-15 09:0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15 09:3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15 13:24
              一晚上睡得都不好,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有点晚了,蚊子包挠得发烫,还是很痒。
              急匆匆叫了辆计程车。
              在老师的批评面前,感受生活算个屁。
              也幸亏没堵车,赶在门卫大爷关门的时候,说了几句好话进去了。
              班主任在讲台上,几个跟我不错的兄弟打着掩护,让我偷偷从后面溜进去。
              “你这胳膊怎么这么多蚊子包?”我同桌看着憨的冒油,可是对我特别好。
              “昨天走的小路。”
              “哪死过人,你还敢走?”他放低了声音。
              “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
              “那我也不敢。”
              我嗤笑一声,怂了吧唧的。
              学校三个星期放一次假,明天正好轮到了,同学们约好去酒吧玩。
              按理说高三了,应该把心思都放在学习上,说到这儿也有点惆怅,高三毕业,要留学的暑假就预备好出国了,有的勉勉强强高中毕业早找地方干活去了,各有各的出路吧,这估计也是最后一回聚在一起。
              和谁在一块其实无所谓,我喜欢热闹。
              因为酒吧离得并不远,我是走着去的,我不喜欢打车,走马观花,路过的一切都是一条线。
              人嘛,要懂得感受生活。
              我到的时候人差不多齐了,开了个卡座,男男女女的围一堆。
              “哎!老季来晚了,自罚三杯啊。”郭宇是我们班出了名的爱玩,并且自来熟。
              “行。”我答应的爽快,不想扫他们的兴。
              我挑的啤酒,三杯下肚,行,还能撑。
              ......
              好几个下舞池乱扭的人回来了,人们嚷嚷着要玩游戏,真心话大冒险。
              郭宇醉醺醺地按着个啤酒瓶乱转,也没人阻止他。
              “哎哟喂!老季,指到你了。”他挺开心。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啊?”
              “真心话吧。”个人觉得大冒险比真心话麻烦,还要采取行动。
              “嗝...你有喜欢的崽吗?”郭宇凑到我身边,望着我。
              我也不知道为啥,脑子里想到了那个一直跟着我的小尾巴,着魔了吧。
              “没有。”
              笑话,我才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而且对方是还一个跟踪我的变态。
              “那......你觉得我怎么样。”他声音逐渐小了下去。
              “这是第二个问题了。”
              我有点懵,三年了,突然一个跟你不错的兄弟跟你说他喜欢你,毫无预兆,我真没把他当成那方面的对象发展。
              他们还想再转,我看了眼腕表,已经快十一点了,揉了揉眉心“你们玩吧,我该回去了。”
              他们正在兴头上,没人理我,只有郭宇目送着我,眼睛红红的。
              出了酒吧,耳边没有了震耳欲聋的DJ音乐,夜风有点凉,我的胳膊也是凉的,可就是有股急躁劲。天上没星星没月亮,看着乌压压的,估计要下雨。
              喝了不少酒,头晕乎乎的,我没叫车,打算溜达着去药店买点解酒药。
              繁华的大街上,两旁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行人匆匆前行,谁也没时间去注意别人。
              这座城市,繁华而孤独。
              慢慢悠悠的好不容易买了药,已经快到小区门口了。
              “出来吧,你还想跟到哪。”
              身后的小尾巴一直没走,他从树后探出身子,低着头也不上前。
              我以为昨天他被发现了怎么也会消停几天,谁知道他还是一直跟着我,这种感觉真不怎么好,干什么都不自在。
              “大晚上的不睡觉吗?”
              他没说话。
              我往小区走,进了单元楼后,他没再跟着我,呆愣愣地看着我进了电梯。
              洗了个澡,黏糊糊的难受感没有了,我喝了药,往床上一躺就昏睡过去了。
              今天有点累。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8-16 17:2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8-16 17:29
                  哈哈哈,我又来迟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16 21:2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16 21:23
                      楼楼加油(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16 21:23
                        比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16 21:2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17 23:55
                            dd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18 15:19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8-18 16:17
                                我是被吵醒的,外面下了暴雨,雨点有力的击打着窗户,交加着响雷。
                                想起厨房的窗户没关,走过去一看,召进了雨水,桌子上还有泥沙。
                                那小尾巴不会没走吧。
                                我往楼下望了望,一个人影都没看见。想想也是,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淋这么大雨。
                                这么想着,我还是贱了吧唧地拿着伞往外走。
                                万一呢。
                                还没出单元楼,就看见门口缩着个人。
                                俯下身子仔细看了看,还***是那个傻子!
                                傻子还穿着那身衣服,外套帽子套在头上,浑身湿漉漉的,地上滴了一滩水,他蜷缩成一团,像极了被人抛弃的小狗。
                                我踢了踢那人,没反应。
                                惊觉不对劲,将他埋在臂弯里的头抬起来,红通通的,摸着也烫手。
                                我轻轻摇了摇他的肩膀,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有了一丝清明,又急忙低下头,踉踉跄跄地往外跑,我眼疾手快拽住了他,他的头低的更沉。
                                我拧了拧眉头叹了一口气,将手里的伞撑开塞他手里,看着他瘦长单薄的身影融入黑夜与暴雨。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8-19 23:33
                                  啊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8-19 23:34
                                    排雷:我想塑造一个又乖又软的弱受。
                                    接受不了的现在走还来得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9-08-19 23:37
                                      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8-20 02:41
                                        唉,终于等到你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8-20 02:4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8-20 02:42
                                            你每次都不写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8-22 22:1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8-22 22:13
                                                这几天上课总是心神不宁的,脑子着魔似的都是那个小尾巴的背影无力的让人心疼。
                                                有病了吧!
                                                “老季,你怎么了?心神不宁的。”
                                                酒吧的事我没法回答,郭宇也当没事人一样,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没事,可能感冒了吧。”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说,啊,烦死了,这几天都没看到那个小尾巴。
                                                郭宇看我不想搭话也没再多说。
                                                同桌看出了我的不对,非要拉着我去打球。
                                                “不想去,你们玩吧。”我兴致缺缺地说道。
                                                “哎呀,给我个面子。”
                                                他平时待我不错,这么一来我要是再拒绝就显得我里外不是人了。不过我也知道,他为我好。
                                                同桌招呼了一群人,学校的操场很大,要知道市二中能出名不仅是靠师资还靠着占半个学校的操场。
                                                郭宇运着球,躲避四周虎视眈眈的大个子,尽力给我创造投篮的机会,可我真没心思。
                                                被迫接过球,我奋力振臂往上一勾,瞥见了不远处绿漆铁栅栏外的身影,单薄的跟纸片儿似的,带着口罩,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这儿,就这么一会,我还在纠结要不要过去,他走了。
                                                “吃药了吗?”
                                                “病好些了吗?”
                                                “难受吗?”
                                                我想问问他。
                                                强忍住心里空荡荡的窒息感,转身把所有的焦躁发泄到球场上。
                                                一直被一个人跟着,开始不适应,觉得怪异让人厌烦,可是突然不被跟踪了,又觉得少了点什么。
                                                人呐,就是贱的,不管你做什么都改变不了他贱的那个本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8-22 22:23
                                                  啊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22 22:23
                                                    追更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08-22 22:35
                                                      你终于舍得出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8-22 23:54
                                                        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
                                                        浑浑噩噩的,那个小尾巴好像消失了,突然消失了,心里空荡荡的难受,我后悔当初没拉住他,又对自己的反应感到可笑。本就是毫无关系的人,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甚至一想到他连他什么样都想不起来,只记得那个令人心烦意乱的背影,人家去哪,又关我什么事,我该站在什么位置去想。
                                                        止不住的心烦气躁。
                                                        我已经半个月没看到他了。
                                                        我想要被当做全世界啊!
                                                        最近天气燥的很,前几天晚上气温低了很多,可是最近突然间气温就高了。
                                                        教室里有中央空调还好,可一出去就跟要蒸发似的。学校补课力度大,八点半下课,剩下的都是自习,回家都快十一点了,随便洗洗就躺,有时候甚至都不洗澡倒头就睡。
                                                        今天晚上回去的时候好不容易打了辆车,即使快半夜了风还是闷热的,吹在脸上感觉要喘不过气来,我实在受不了。
                                                        小区的路灯只剩交叉路口还亮着,我只能打开手机手电筒。
                                                        单元楼门口的花坛边上,有个人,长袖外套,深色长裤,外套帽子套套在头上,整个人隐在夜色里,可我还是发现了。
                                                        一时间疲劳平淡的心有了几丝波动,我强忍着惊喜激动,拿手机闪了闪他,哑着嗓子说不出一句话。
                                                        他垂着头走出了花坛,有些局促不安,瞥到了他一旁的箱子,我挑了挑眉。
                                                        “怎么?”
                                                        “我能在这待一晚吗?明天就走。”他的头垂得很低,声音小小的,闷闷的。
                                                        我第一次听见他说话,声音软糯糯的,还有几分沙哑,跟小猫儿似的挠的人心痒。
                                                        “呵,无家可归就来找我了么。”我觉得嗤笑一声,自顾自往里走,身后没动静,扭头看了看,那人耸着的肩抖着不知是哭是笑,这么小一点,我他/妈真想一把把他捞过来搂着。
                                                        “行了!行了!进来吧。”我烦躁地低声吼了一句。
                                                        一楼住的是个老太太,身子骨硬朗,天天在广场溜达,抄着拐棍打人绝不含糊。
                                                        按了键,电梯开了,那人还慢吞吞地拖着箱子往这来。
                                                        “快点,晚了就睡大街。”烦死了。
                                                        我率先一步出了电梯开门锁,他一直耸着抖动的肩,手捂着垂下的眼睑。
                                                        发觉出他不对劲,我拽住他的胳膊,迫使他抬起头,他激烈的咳嗽起来,挣扎着捂住嘴,整个人蹲下去恨不得缩成一团。
                                                        他咳完了,还是缩着不动,时不时又小声咳嗽。我蹲下来又拽他胳膊,他死死攒着劲不动,我站起来弯着腰双手架着他咯吱窝往上一提,比想象中沉这么一点。
                                                        他四肢展开,双手扶住我的手臂,抬起头,眼睛红红的,咳得眼泪都出来了,泪珠挂在睫毛上眼角上,外套帽子因为挣扎已经掉落,头发有些长已经过了耳后。
                                                        他泪眼朦胧,黑溜溜的眼睛里凝了一框泪,苍白的脸泛着怪异的红,我这才看见他右脸上有一条疤,顺着颧骨蔓延成半个小弧。
                                                        他慌乱的要捂脸,额前的碎发被汗水打湿,黏在额头上遮住了眼。
                                                        “别遮了,我都看见了。”
                                                        他听见了身子抖的更厉害了,甚至抽噎着打嗝。
                                                        我说不清什么感觉,他长得好看,有疤也好看,脆弱得让人想抱,我见犹怜。
                                                        只觉得有股窒息的痛感且生气。
                                                        他小声啜泣着,头无力地往后仰。
                                                        “别,我快抱不住了。”手酸了,他要真仰过去,估计得摔。
                                                        我将他的身子贴过来,勉强抽出一只手托住他的屁股,一只手扶住他的后背,往屋里走。
                                                        他的头无力地搭在我肩膀上,还在小声抽泣,湿漉漉的鼻息喷在我耳后,他的脖子挨着我的脖子,很烫。
                                                        我的衣服被汗水浸透了,身上黏糊糊的不舒服,十分焦躁。他的衣服也黏在了身上,可是手心还是凉丝丝的。
                                                        他,发烧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8-23 13:42
                                                          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8-23 13:44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8-23 1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