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甘吧 关注:11,533贴子:135,322
  • 5回复贴,共1

[千年叹、扶甘。文]曲阑深处重相见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中元节贺文,HE无疑,有点小私设。
1.扶苏重生以后用的自己身体,没有占医生的。
2.扶苏一开始想复辟秦朝后来被老板发现就放弃了。这点和原著不一样。
一楼敬百度,二楼放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15 15:07
    02.
    清早,医生提着早饭匆匆而来,推了一下门没推开,累意涌上来气的他差点砸门,还好理智犹在,他敲了半天门,姗姗来迟的老板才一把把死狗一样的他捞进去道了声抱歉。
    医生毫不客气地坐在黄花梨木椅上大快朵颐起来,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地说:“一会我回家补个觉,中午一起吃个饭呗老板。”
    他专注地擦试着手中的斗彩铃铛杯,明明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却让人产生一种他很认真的错觉,他微微挑眉,丹凤眼中闪过一丝光,“怎么?今天是你发工资的日子?”
    今日的确是个特殊的日子,这一天他每每回想,都会怔然好久,若不是刚刚医生的敲门声让他回神,他怕是还要在回忆里沉浸好久。
    “不是,我哪这么早发过工资,今天是鬼节啊!”
    “那又怎么了?”
    “好歹这大小也是个古城,今天下午开始街上就热闹了,晚上还有灯会庙会什么的,中午吃个饭然后一起去玩玩呗。”
    “不过就是灯会,没什么好看的。”这句话说出来又触动了他心底某处,眼前滑过扶苏垂眸的样子,黑发白裳,宛若一副安静的水墨画。
    “别啊!热闹看多少次都不嫌多,我为了这个特意和人家换了夜班,就是为了今天白天出去玩,老板你就出去晒晒太阳吧!窝在店里你这个古董都该发霉了!”
    他面上一直似笑非笑的模样,如今听医生如此,到是很给面子的扬了扬唇角,“行,你赶紧回去补觉吧。”
    说完转身放下手中的茶杯,又拿起另一个精心擦拭,末了挑挑捡捡一阵,拿出一个打算喝茶。
    医生也吃完了早饭,说了句“中午来找你”便风一阵地跑了。方才的吵嚷消失下去,店中恢复了平静,然而这种氛围又让他想起了以往的事,连手上清香的茶看着也苦涩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15 15:08
      04.(上)
      “老板老板!你准备好了没有!咱们出发吧!”医生睡了一觉,起来又生龙活虎。
      “有什么可准备的。”他掸掸衣袖起身,拍了拍秦兵马俑,“好好看店。”
      “你打算去哪吃饭?”
      “我也不确定,不过我下班的时候收到几张传单,看到两家新店铺,你等等我比对比对,看看哪家比较好。”
      医生从裤兜里掏出几张皱巴巴的纸,展开看了半天,“法国餐厅……?听着挺高档,但是我还是吃不惯冰冰冷的西餐,还是去这家吧!看着很有食欲。”
      老板倒是无所谓,他对吃的没什么意见,只是去陪医生而已。
      “平安路39号……?这是在哪啊?我还是开个导航吧!”
      两人一路走走停停,好不容易走到餐厅门口,“人有点多。”老板有些不习惯人群拥挤的感觉。
      “生意好证明好吃啊!现在离饭点还差一会,应该还有位置,走吧走吧咱们先进去!”医生一脸信誓旦旦。
      进去后二楼靠窗的地方果然有几张桌子空余,他一边听医生唠唠叨叨问他想吃什么,一边分出一点精力望着窗外走神。
      扶苏应该在胡亥那里被照顾得很好吧。
      “亥儿,这里人委实是多,还是……”
      “皇……咳……哥,来试试吧,这家餐厅据说还不错,不过我也……那个人有点眼熟啊。”
      扶苏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正好撞上他回眸看来。
      四目相对。
      老板有些慌乱地下意识站起,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说,医生抬起头看见他们,迟疑了下问道:“这么巧啊,要不要一起?”
      扶苏先回过神来,大步走过去,笑到:“毕之,这么巧,”他看了一眼医生,“你……今天和医生一起吃饭啊?”
      在旁人听来平常的语气,他却能听出自己大公子隐隐的不悦,脱口而出,“不……不是,就是正常吃个饭,没别的意思……”
      胡亥也跟着过来,瞥了他一眼,“我皇兄也没说什么别的,别搞得像他欺负你一样,甘上卿。”
      完全插不上话的医生尴尬地挠了挠头,老板不愿多说,便道:“既然要一起吃饭,二位坐下罢。”
      “我竟是不知,毕之已与我生分至此。”
      他干脆闭上嘴不再说话。
      他的确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扶苏,明明等待了两千多年,见到面以后却不由自主地疏远他,心里的亲近感未退却,却总想躲着他,想必有点“近乡情更怯”的感觉,况且那日赵高说……
      “亥儿,你看看想吃什么,随便点一点吧。”
      “随便。”胡亥一脸不情愿,医生只好按照自己的想法点了菜,一行人面对面坐下来,没有人再说话。
      “毕之,你……”扶苏习惯性地往面前人的餐盘中夹菜,反应过来后自己倒先怔住,“抱歉,我不知道你口味是不是还没变。”
      他索性收回筷子,“两千多年了,你有新的改变也很正常,毕竟我只在你人生中占了十几年的位置。”
      “多谢。”他低头吃下,“殿下……最近过得可好?”
      “说不上什么好不好,亥儿很细心,我也在了解这个新世界,不适应的地方倒也没有很多。”
      “那便好。”
      胡亥实在不喜欢这样的气氛,站起来一言不发转身就走,扶苏抱歉笑笑,“亥儿从小就这样,那我也先走了,”他对医生点点头,“毕之,我……你好好吃饭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15 15:10
        04.(下)
        医生这才长舒一口气,“老板,他们两个人低气压弄得我好不舒服,如今终于可以好好吃饭了!啊啊啊我白白点了这么多菜。”
        他忍不住笑了,“你多吃点吧。”然后闭上眼睛,医生在一旁吃得欢快,他的心渐渐平静,心里回想起那日的场景。
        “师父确实是被我弄成那样的,不过他现在既然已经出来了,你便也不必再同我说什么,二师弟,你还是先顾及一下自己的事情吧。”
        “扶苏这样一个人,却甘于为了你过普通人的生活,我倒是不知道说他傻还是什么。”
        “他做了什么,你竟不知吗……?呵呵,我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堂堂秦朝大公子,原来情深至此吗?”
        扶苏究竟瞒着他与赵高做了什么交易,赵高却是死守着不肯说,似乎打定主意要看戏。
        “情深至此。”
        他一想起赵高说的这四个字,便不知所措。对扶苏的感情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也不知道究竟属于哪一种,只是想到他也许对自己也有情,他就忍不住想要躲着他,消极地怕面对其他的结果。
        “老板!老板!你……你带钱了吗?”
        他回过神,“你请客,我为什么要带钱?”
        “啊啊啊我就有三百块钱,我总觉得不够啊!下午还要出去玩呢!”
        他扫了一下桌子上的菜色,拿出一张卡,“唉,我来付吧。”
        “老板你放心,下午你看上什么东西,我都给你买,绝对不让你亏了!”
        “你自己留着吧,我就怕你见到一样买一样,多少钱也养不起你。”
        上街以后,医生撒欢地到处跑,又买了不少吃的东西,回头一看发现老板正向一家商店走去,长得不知道该怎么念的品牌一看他就买不起。
        “毕之?”扶苏刚刚从试衣间走出来,“你来得正巧,这件衣服如何?”
        他路过时不经意看见胡亥在店里,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明知道一定会碰上扶苏,真正碰到的时候那种逃避感又出现了。
        “殿下的眼光自然好。”
        “那毕之觉得,我穿这件衣服好不好看?”
        一句“好看”已经到嘴边,他又收回去低着头道:“殿下仪容,自然极好。”
        他叹了口气,“想得到毕之一句真心夸赞竟这么难,罢了,就买这一套吧。”
        医生恰好跑进来,“老板?继续逛逛吗?”这话正为他解了围,他点点头就要往外走。
        “毕之……你该多笑笑,自我回来,就未曾见你真心实意笑过。”他顿了顿,“若你见到我觉得别扭,我便绕着你走些……你……别再皱眉了。”他声音放的很轻。
        敏感如扶苏,果然早就意识到了他的不对劲。
        老板不知怎么回答,最终装作未曾听见,踏出了店铺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15 15:10
          05.“毕之,我刚刚听见街上有人说,今日不仅要祭祖求丰收,互相有情的人也可以选在今日表明心意,这是不是真的?”
          扶苏坐在酒楼二楼,手中把玩着一个酒杯。
          “大公子莫要为难臣,臣久居宫中,如何知晓。”
          “与你说过多少次,私下相处时不要用敬称。”
          “是,我知晓了。大公子打算一直在这喝酒赏月,还是再出去逛逛?”
          “街边果然如你所说,逛完了也委实没有什么可看的,不过我看晚上来了卖灯的,一会你陪我下去看一看。”
          两人分喝完一壶桃花酿,扶苏在灯市中走了几趟,道:“店家,这灯上的图案,能否自己画?”
          得到肯定后他拿起一盏白纸灯,提笔画上三两墨竹,又描了一个背影出来。
          绿衣少年静静看着,他一直知道自家大公子善丹青,然,看他作画的样子怎么也看不够。眉眼中尽是温柔与认真,比画中景物好千倍万倍。
          “毕之可喜欢?赠与你。”
          “多谢大公子。只是我一个男子提着一盏灯,真是太幼稚了。”
          说归说,他还是接过灯,举止间满是欣喜,“我便也画一盏。”
          “求之不得,毕之且画着,我去那边看一下。”
          他画了一人墨发白衣,手执一卷书,随意地靠在榻上,正想着扶苏会不会喜欢,转身就撞上扶苏的胸膛。
          扶苏笑出声来,一面为他轻揉着额头,一面轻声数落着他怎么如此不小心。
          “大公子,这灯……”
          “毕之画给我的?当真好看极了。”
          扶苏笑得温柔,从怀里拿出一块玉珏,“前些日子得了一块好玉,今天找人做成了玉珏,你看看这花样喜不喜欢?”
          他心头一暖,细细摩挲着玉珏上的纹路,想起晨间扶苏匆匆藏起的图纸,两次离去为他定制玉珏,便高兴的很,愈发爱不释手。
          “大公子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啊?”他仿佛没想到自家侍读会这么问,“毕之不明白?”
          他看着扶苏的眼眸,心跳越来越快,一种莫名的情愫溢了满怀。
          四周突然好像安静下来。
          在朦胧的夜色中,在一片灯火之中,扶苏低下头吻了他。整个世界与他们渐行渐远,明月如霜轻轻照在他们身上,轻描淡写地勾了个边。
          半晌,他抬起头,看着他迷蒙的双眼,“毕之现在可明白了?”
          他紧握着手中的玉珏,耳尖一抹粉红蔓延到脸颊,身侧是那人清冽的气息。
          我果然是醉了。他这样想到。
          扶苏看自家侍读不说话,心情颇好地牵了他的手,找了车夫回到了宫中,他又变回了那个身负重任的大公子,仿佛宫外的出格只是一场梦。绿衣青年看着前方人的背影,心下恍惚。扶苏是要登上帝位的人,他不能让他背负上污点。
          于是他开口道:“大公子。”
          扶苏回头,眉眼唇间尽是笑意,“毕之何事?”
          “今日你我都有些醉了,刚刚发生了什么,我有些忘了。”
          扶苏的笑意凝在嘴角,他低头,缓缓道:“当真忘了?”
          “……”绿袍青年闭眼,“殿下,忘了吧。”
          “既如此,那我便忘了。”
          他再没有说话,径自回了寝宫,次日二人见面依旧是往日的样子,没有丝毫改变。
          扶苏送他的玉珏,他贴身放在胸口,后来他被射杀的时候,碎了。
          碎了也好。
          他这样想到,扶苏去了,他也早就死了,如今玉珏也碎了,他们二人算是彻底缘尽了,以后便是他生生世世看着他的转世,再无瓜葛。
          然,他终究忍不住回到那个地方,在废墟中挖出几块玉珏的碎片,却再也拼不起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15 15:11
            06.
            夜晚,霓虹灯铺天盖地的亮了起来,交织出一片灯海,街上行人如织,老板也恢复了笑容,是真是假就无可考究了。
            “大哥哥……”他低头,看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一手扯着他的衣角,一手费力地抱着一打捧花,“有个哥哥让我把这束花送给你,他还说……”
            小女孩眨着大眼睛,“还说……说……嗯……玲珑……玲珑……什么的……”
            他接过花,向远方看去,并未看到什么熟悉的人,然而会送给他花的,除了那人便不会再有其他人了。
            “哦,对了,他还说了红豆什么的……”
            看着绞尽脑汁回想的小女孩,老板摸了摸她的头,“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对,就是这一句!”小女孩眉开眼笑。
            “老板!哇塞!你这是……?!”
            医生拎着零食跑过来,老板随手拽了一袋糖递给小女孩,“谢谢你,你去玩吧。”
            “啊啊啊我的糖!老板,这谁给你送的花啊?”
            “一个故人罢了。”
            他似乎心情颇好,大步向前走去,然后在转角撞上了胡亥。胡亥看他一眼,转身就要走,却被他叫住。
            “小公子。”
            “甘上卿有何指教?我没空与你说话。”
            “殿下何在?”
            他一脸不耐烦,“皇兄想要自己走走。”
            “我只是想问小公子一件事。”
            “你说。”
            “殿下与赵高,做了何交易?”
            他终于收了不耐烦的神情,转而似笑非笑,“皇兄与他的事,你来问我?”
            “赵高定会与你知晓。”
            “你既然不想与我皇兄接触,何必还要来知道他的事?”
            “你只说,告不告诉我。”
            “行啊,告诉你就告诉你,他找皇兄合作,说要一起复辟秦朝,还提出可以帮助皇兄拉你入伙,但是被皇兄拒绝了。”
            “皇兄把从父皇那里得到的宝物交给了赵高,据说可以治那什么道人的眼睛,条件是不许再来打扰你。”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我也不想多说,你自己慢慢想去吧。”
            老板默默消化着事情,心下酸涩,他知道扶苏的不甘心,然而扶苏竟然愿意为了他放下执念,甚至还拿出至宝治好师父的眼睛……所以说,扶苏的心意,是与他一样的吗?
            他本想回哑舍,但看到医生玩得这么开心,和他打了个招呼就先走了,还没走到门口,远远就看见一个身影立在哑舍前。
            路灯照在他身上,是黑暗中唯一的亮光,给他镀上一层金边,不知道他在此站了多久。
            “大公子……”
            他听到这一声,转身眼中有一闪而过的惊喜,“你……回来了。”看到他怀里抱着花,“这花可还喜欢?”
            老板却顾不上回答,“你与赵高的事,我知道了。”
            “那件事啊,也不是什么大事,秦朝亡了两千多年了,我也没必要和赵高忙前忙后的,没什么意义。”
            “你不必为了我做如此让步。”
            “我心甘情愿的。”
            “可你说过,有什么事我们一起承担。”
            他上前几步缩短两人的距离,正要说些什么,却看扶苏拿出一个盒子。
            “我也不知道该和你说什么,我的心意,两千多年前的今天你就该知道了,我心意如初,一直未曾变过。”
            他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枚戒指,“希望你……就算是不接受也不要和我翻脸,这样我也可以留点希望。”
            老板突然笑了,是真心实意的笑,“大公子,是我之前太过犹豫,让你误会至此。”
            扶苏有些讶异,就见老板拿出银行卡递给他。
            扶苏:“……”
            毕之这是要玩哪一出?
            “你是不是买了一对戒指?钱给你,另一枚,算是我买给你的。”
            他盯着扶苏的眼睛,一字一句地坚定说到:“心与君同。”
            胡亥和医生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扶苏从前者的家里搬到了哑舍,并且后者每日去哑舍时都能看见多出来的那个人。
            医生表示,每天都像泡在蜜罐里,真是没眼看啊。
            en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15 1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