珂朵莉吧 关注:9,074贴子:102,125
  • 16回复贴,共1

【终末祭征文:威…威…威廉炸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16 04:39
      珂朵莉·诺塔·瑟尼欧里斯:
      那是个平淡无奇的早晨,空气里还透着些许甜腻的芬香气味。
      半个月前前往2号浮岛的威廉刚刚从外面回来,身上难掩疲倦的神色,但在看到我的时候还是泛出了些许笑意。
      他脱下略显紧凑的军服外套,笑着说,
      “衣服太紧了,也许我需要去申请一套新的制服。”
      “那么,不妨让我带你去集市逛逛,如何。”我如此提议道,颇有些许洋洋得意,“哼哼,我选衣服的品味可是不错呢。”
      “这样啊,那么就拜托了。”威廉放下手中的提箱,靠在长椅上。
      等到我从厨房里出来之后,长椅上的威廉倚靠在长椅上,头微微倾倒,有轻轻的鼾声传来。我将炖锅放在桌上,看着面前的威廉——
      白皙的脸庞微微倾倒,有些散乱的头发垂至眉间,睫毛意外的纤细。
      我托着下巴仔细观察着面前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感到很开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悟了过来。
      果然,还是需要叫醒他,就这么躺下不太好呢。
    ————
    ————
      戳——
      戳——
      指尖陷入了他的脸庞,露出了可爱的卷窝。
      “威廉,起来了。”
      但下一刻,威廉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膨胀了起来。
      那副姿态让我想起了以前玩的游戏,把气球不断地吹胀,然后彭地一下炸开的游戏。
      有些吓人,但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乐此不疲,还真的是恶趣味的游戏呢。
      现在的场景正如那时一样,威廉的身体不断鼓荡起来,然后仿佛达到一个临界点。
      彭!
      哎哎哎——
      威……威……威廉,炸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16 04:40
        奈芙莲·卢克·印萨尼亚:
        总之,到了傍晚。
        奈芙莲·卢克·印萨尼亚反手将书房的门关上。
        她望着面前书架上琳琅满目的书籍,还有排列整齐的书架,呼呼的发出了笑容。
        奈芙莲是位乱读家。
        简而言之,她并非是喜欢读书,喜欢追寻故事中的内涵和意义而阅读。她喜欢打开书籍那一刻的未知感。每一本书籍都是一个崭新的世界,而在翻开书页前的那一刻,你永远无法知晓书里蕴含的故事是怎样的。无论是什么书籍,什么内容都好,关键在于那探索的感觉,而这份探索未知的喜悦和充实恰恰是空虚的奈芙莲需要的。
        书籍是尼戈兰从附近悬浮岛的小村庄里协商后,争取到的库存。增多的书由此汇集起来,运进了读书室内,乱哄哄的堆砌,摆放。后来由于威廉的介入,花了几天时间整理,细心分门别类,按照类型摆放,使得读书室内一片干净整洁。
        至于其中,威廉想要彻底清空“不适合孩子观看”乱糟糟的刺激小说时,艾瑟雅抱着威廉大腿,一脸心如死灰,大有你今天清了这堆书,我……我……我就死给你看的凛然之姿。
        那时候,威廉被逼无奈将书籍保留的苦涩样子暂且按下不谈。
      ————
      ————
        奈芙莲端坐在读书室内,挨着柔软的靠垫,悠闲地品味着书籍。
        稍微有些满足呢。
        奈芙莲抚下最后一页,神色有些悠然向往。
        那么,看下一本吧。
        奈芙莲如此下定了决心,便要下椅子去取书。
        有人从左边递上了一本书籍,书籍上有着可爱的猫咪图案。
        奈芙莲眯了眯眼睛,有些喜欢啊,这封面。
        有人从右边递上了一杯咖啡,将咖啡放到了桌子上,咖啡还带着刚刚冲好的微软的芳香。
        “奈芙莲总管,请别担心。”
        有人触摸了自己,小小的手掌在奈芙莲的肩膀上按压,恰到好处的力道,揉捏适中的穴位按摩。
        舒服啊。
        虽然一开始有些害怕,但扑面而来的熟悉感和舒适感席卷了全身。
        奈芙莲端起了咖啡,微微抿了抿几口,丝滑的口感和淡淡的苦涩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
        耳畔不停的响着“奈芙莲总管”的尊敬称谓。
        这一届妖精,唔~,很上道。
        奈芙莲嘴角泛起了弧线。
        她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周围。
        约莫十一二岁的小孩子模样,墨玉般的黑色眼瞳,有些杂乱的头发。
        眉眼间十分熟悉。
        啊,是威廉啊。
        奈芙莲闭上了眼睛,再抿了口咖啡,咖啡还是一如既往的醇厚。
        再看一眼,
        啊,威廉变小了。
        奈芙莲再端详了下——
        啊,小威廉有三个啊。
        噗——
        小威廉们扑向了另一边,躲开了气势如虹飞溅过来的咖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16 04:40
          艾瑟雅·麦杰·瓦尔卡里斯
          
          “嗯哼哼~嗯哼哼~”
          随口哼唱着不知名的歌谣,艾瑟雅抱着鼓鼓的布袋,漫步在街道上。
          威廉啊,怎么能够理解少女的心思呢。
          追求真爱的男女一面不断重复擦身而过和彼此相遇的过程,一面渐渐沉沦于感情纠葛之后的名作,为什么不能理解这样的小说的优越之处呢。
          还把我的书籍藏起来,说是什么不利于孩子身心发展,说是要给我正牌的恋爱物语故事,好好塑造塑造。
        真的是腐朽的思想,如果是那样发展美好的恋爱物语,不是完全没有刺激的成分了吗。
          艾瑟雅叹了口气,但望了望怀中鼓荡的书袋,又泛起了笑意。
          对于妖精来说,金钱是难能可贵的东西。毕竟,兵器并没有拥有使用钱的权利。虽然尼戈兰平日里会给予些许零花钱,但对于青春期雀跃的少女来说,还是太少了。
          但是,这样的艾瑟雅找到了钱的来处。
          青色的脸上微微泛红,合十的双手,诚恳拜托的样子。
          艾瑟雅回想起了那一刻。
          “拜托了,可以稍微告诉我下诺夫特的生活情况吗?”
          啊,那个孩子的春天到了。
          作为男性来说,格里克是个蛮不错的人选,而且平日里的行为中能够感受到他对诺夫特的真诚。可惜的是诺夫特似乎还未察觉到她自己心里的感觉。不过,这些事情,还是靠他们自己来解决吧。
          艾瑟雅若有所思地想到。
          不过也多亏于此,自己能够买到这些限量的书籍。据说是《破局的三角》作者的倾情力作,而且剧情方面比之前作有过之无不及。
          真的是让人心痒痒啊。
          艾瑟雅裹紧怀中的书籍,露出了些许傻笑。
        ————
        ————  
          “呜呜呜……”路的中间出现了个孩子,身上的衣服似乎有些熟悉,有些像大块的布料临时缝补的产物。一头黝黑的发色,用脏兮兮的小手捂住眼睛。
          无角,无毛皮,无鳞片。
          他在假哭。
        艾瑟雅再清楚也不过了。但孩子还是吸引住了她,会有什么事让一个孩子这样做呢。
          想了想,艾瑟雅还是决定走上前去,因为那个孩子的样子有些无助。
          “怎么了?”艾瑟雅尽可能地用和平日里一样的轻松语气。
          “找不到家了……呜”孩子抽抽噎噎地说道。“那么,让我来帮帮你吧。”艾瑟雅看了看天色,天空碧空如洗。
          还早,而且这个孩子的眼睛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我和大家跑出来,然后……跑得慢,就跟不上……找不到他们了。”
          艾瑟雅抽出只手,牵住小孩的手,刻意缓慢地走着。
          “你还记得什么吗?建筑物,还是人的长相什么的,或者熟悉的东西。”
          “蓝色的头发,还有很多很多的孩子……”孩子抬头望了望艾瑟雅,“还有可怕的‘鬼’,呜呜呜……”
          意义不明。
          艾瑟雅皱了邹眉,但还是伏下身姿,笑着摸了摸男孩的头。“不要怕,姐姐一定会帮你找到的,所以不要哭,要笑,好吗。”
          男孩用脏乱的袖子擦了擦脸。“嗯。”
        “那好,我们一起走。”
          “姐姐,你怀里拿着什么啊?”
          “姐姐的宝贝。” 艾瑟雅挺了挺胸膛,“这可是姐姐花了很大功夫才弄到的,可千万不能被威廉知道。”
          “威廉,是谁?”
          “恶魔,很坏的恶魔,抢夺姐姐宝物的恶魔,奸淫掳掠无所不干,长的,唔……还算帅啦,但是偏好女童,最喜欢卖弄话语欺骗你这样的小孩子,然后做一些不轨之事……” 
          “威廉,是这样的人嘛。”小孩有些发愣的嘟囔了下。
          “你刚刚说什么?”
          “不,没什么,姐姐,可以给我看看你的宝贝嘛?”小孩露出了微笑。
          艾瑟雅看了看怀中的书籍,犹豫了下,还是摇了摇头,
          “还是不要看比较好,这是大人们才能理解的宝物。”
          “这样啊,那姐姐,可以过来下嘛?我想说个事情。”
          小孩向着艾瑟雅招了招手,还蹦了一蹦,似乎有些着急。
          艾瑟雅看着那样子,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脆生生的笑声仿佛一阵风吹过心弦。
          她蹲下身子,凑了上去,侧耳倾听。
          男孩双手捂成一个喇叭,盖在艾瑟雅的耳畔,悄咪咪的声音带着笑意传来————
          “其实,我就是威廉。”
          哎?!
          艾瑟雅怔怔出神,有些不太明白情况。
          但一股力量传来,怀中骤然变得空荡荡的。
          艾瑟雅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手掌,还有双腿跑的飞快,渐行渐远的小孩子,时不时风中还传来一阵肆意狂笑。
          艾瑟雅抽了抽嘴唇,面色铁青。
          “小屁孩,你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我今天要把你屁股都打开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16 04:41
            尼戈兰
            68号悬浮岛,后山腰
            今天是个难得的好日子。
            阳光明媚的早晨,林间吹来的清风带着树木特有的沁香,还有耳畔嚎叫的猎物。尼戈兰舔了舔嘴唇,露出了捕食者般的笑容。
            “可惜威廉外出了,没办法一起来,不然打猎的时候出现一些意外的话,那么岂不是可以尝尝……”尼戈兰满怀笑意的说道,“玩笑啦。”
            “真的是玩笑嘛?”一旁的拉琪旭瑟瑟发抖,“尼戈兰,这里真的有珍贵的食材嘛?”
            “那是自然,这方面我可是相当自信,毕竟,这里可是我认可的食材采集地呢。”
            “让我们稍微走前一些吧,我好像嗅到了什么味道,带着沁人心脾的气味,真让人迷醉啊。”
            “难不成是我不在的时候,出现了什么新鲜的食材嘛?”
            尼戈兰竖起指头,掩住嘴唇示意安静,然后轻轻剥开了眼前密密的丛叶,脚步缓慢向前。
            拉琪旭也尾随其后,轻手轻脚的向前。
            慢慢前进的时候,有些响声从远处渐渐传来。
            “战胜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直面恐惧!”
            “纵然粉身碎骨,也不能畏惧,这样才能战胜恐惧。”
            “可是,鬼,好可怕,而且这天色黑漆漆的,鬼要来吃人了。”有糯糯的哭声传来。
            “人类的赞歌是勇气的赞歌。”
            “即便你倒下了,仁义也会支撑着你的肉体屹立在战场上。”
            “我们在你身边,不要怕,仁义必胜!”
            “你们在干什么呀。”尼戈兰从树丛中探出头来,微笑道。
            “啊啊啊啊啊啊,鬼啊!”
            借着月光,拉琪旭看到树林中有三四个小孩嚎叫起来,有些甚至瘫软在地。
            —————
            —————
            唔,那时候的场景说来有些令人难以忘怀。
            妖精仓库的妖精拉琪旭事后如此说到。
            借着月光,她看到了三四个小孩在那里或是瘫软,或者站立不动。
            小孩们都有着罕见的黑色瞳孔,杂乱的黑发。
            无角,无獠牙,无毛皮,无鳞片。
            —————
            —————
            “他说,可以上了!”有男孩大喊道。
            “呜哇哇哇。”带着哭腔的少年向着尼戈兰冲过来,尼戈兰摊开了手想要接住少年。
            但是少年负于背后的双手突兀的拉到前面来,赫然是隐藏起来的一个桶。
            “仁义扣杀!”
            少年带着哭腔的大喊透着孩子的朝气。
            木桶被扣到了避闪不及的尼戈兰脑袋上,有乳白色的黏液从桶里流到尼戈兰的身上。
            微甜的气味传到拉琪旭的鼻中,她很快明白了,那是捕蝇桂的黏液。
            捕蝇桂,是一种从茎或藤中分泌黏液来寄生在大树上的植物,黏液洗净并精心熬煮的话,就可以成为一锅药食两用的大补汤。但是,如果用皮肤直接接触的话,就会特别痒。
            “仁义必杀!”
            有另一个小孩子也冲了过来,用脑袋狠狠的撞向了尼戈兰。
            小孩的撞击力道较轻,自然不会对尼戈兰造成什么伤害,但他势如破竹的冲势还是将重心不稳的尼戈兰带倒在地。
            几个小孩也尾随其后,乱糟糟的踩踏之后便一窝蜂的跑向远方。
            留下了地上扣着木桶,浑身踩痕的尼戈兰。
            尼•浑身创伤•戈兰
            
            “嘿嘿嘿~干的不错嘛。”
            略显阴暗的笑声传来,使得原本有些忍俊不禁的拉琪旭赶紧捂住了嘴。
            “我总算记起了这味道,啊,芬香甜美,令人迷醉。这不是威廉身上的人类味道嘛。”
            “跑快点,我呀,可是最~最~喜欢有活力的猎物了。嘿嘿嘿~”
            双手捧着脸颊的尼戈兰笑魇如花。
            多亏如此,拉琪旭吓得半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16 04:42
              一如既往欢乐的庭院里,妖精们肆意挥撒着精力,有些许不同的是,其中混入了个黑发的少年。
              无角、无獠牙、无毛皮、无鳞片。
              他对游戏规则好像颇为熟稔,自称是附近的孩子,和妖精们打的火热,甚至诺夫特也对他游戏的能力感到称赞。
              提亚特拉了拉可蓉的手,“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孩子很熟悉的感觉,眉眼间有着很特别的感觉。”
              “怎么了,提亚特春心萌动了?”潘力宝半开玩笑道。
              “你们难道不觉得他长的很像威廉嘛?”
              “什么意思?”可蓉有些奇怪。
              “这会不会是珂朵莉和威廉的孩子?”
              “不,不可能吧,这才多久。”潘丽宝摆了摆手。
              “其他人或许不可能,但那可是珂朵莉前辈啊,珂朵莉前辈可是能够轻易做到我们做不到的事呢?我在书里看过……”提亚特脸上浮现些许敬佩之意
              “啊,不是,再怎么说也不可能。”
              咚
              手刀打在了提亚特脑袋上。
              “你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啊。”奈芙莲没好气的说道,她向着远处的那个黑发少年招了招手。
              黑发少年走了过来,和她背后的小威廉们站到了一起,旋即走了开来。
              留下一片空白的提亚特她们。
              “哎哎哎哎哎!”

              ——————
              
              “来,不要怕,就一只手。做错事难道不该受到惩罚嘛?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尼戈兰,你在干什么?!”
              “呜在,呜呜,姆姆姆”
              “给我把你含在嘴里的孩子的手放下!他都哭了。”
              奈芙莲将面前的小男孩拉到了身后。
              尼戈兰露出了稍许遗憾的神色,但她看到奈芙莲背后的四位小威廉,不禁笑开了花。
              “啊,我忽然感到好幸福啊。”
              “尼戈兰,别闹了,威廉出了问题,我想我们需要找下本人问问情况。”
              “确实该找喵。”艾瑟雅拎着一位小威廉从门口走了出来,被拎出来的少年屁股肿肿的。
              “前几天,威廉有和我们说过最近会回来一趟。早上的时候,我看到有悬浮艇停到了港湾那里,那应该是威廉乘坐的舰艇。”
              “他来的话,一般都会先找珂朵莉,正常情况下,不管如何,珂朵莉和威廉都会来和我们相聚,但他们两人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而且现在出现了这么多小威廉,看来应该是真的出了什么情况。”
              “那么,走吧。”
              她们望向了面前珂朵莉的房间。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16 04:43
                “咚咚咚”
                敲门声传入房间内,但久久没有回应,尼戈兰拿出钥匙,将门房打开,映入她们眼帘的是————
                黑发的小男孩赤裸上身端坐在地上,而蓝发的珂朵莉和他面对面静坐着。
                “珂朵莉,你要明白,所有人出生的时候,都是赤条条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也就是说赤裸着身体本该是我们最初的样子。”
                “我们之所以要穿服饰,不过是先人们避寒和自己立下的所谓礼义廉耻的道德标准罢了。”
                “但如今的季节,以我的身体并不畏惧寒冷,而我又一向顺应本心,不在乎所谓的礼仪。简而言之,现在的我没有穿衣服的必要。”
                “嗯,你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
                黑发的少年一脸欣慰,然后开始脱裤子。
                “给我穿上!”
                黑发的少年望着珂朵莉,露出了一脸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悲怨神情。
                “你这样是束缚天性,泯灭良知,这样不好。”
                “晚上还想吃饭吗?”
                “珂朵莉,你太小看我了,我岂会是那种为五斗米而折腰的人。”
                少年一边振振有词,一边把上衣也给披上,
                “咱们啥时候开饭?”
                
                除了这一场景外,还有一些黑发的少年在房间里乱跑,嬉闹的样子,甚有过者叠起了罗汉,正一个个向着窗外爬去,惹的珂朵莉一阵哗然,叨唠着“危险……”,赶紧拍他们下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16 04:44
                  艾瑟雅捂住了眼睛,大叫着,“谁能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情况?”
                  “威廉威廉正在向你们汇报。”黑发的少女躺在地上看着门外的众人念道,
                  “清晨八点的时候,代号为【威廉•克梅修】的素体发生了爆炸,在爆炸中该个体分裂为多个小威廉的个体。”
                  黑发的少女伸了伸懒腰,尝试翻转身体,但因为姿势不正确努力了几次也没有成功,旁边的黑发少年忙凑了过去,推着黑发少女滚动。
                  黑发少女边滚动身体边念叨着,“爆炸的初步原因大致推断为大贤者史旺•坎德尔的身体治疗。”
                  “由于当年的战争导致【威廉•克梅修】的素体常年被七道咒诅缠身,濒死之身,为了保证素体的身体安全,才植入了新的咒诅,试图保证素体的肉体完整。”
                  “威廉威廉为素体的交友不慎感到悲哀,并深刻感受到史旺的不靠谱。”
                  “如果有机会的话,真心希望素体能给他的好友来上一拳。啊……疼”
                  黑发的少女滚着滚着撞到了墙岩。
                  奈芙莲看着撞到墙壁,疼得泪花都出来的黑发少女,有些心累。
                  “你们是什么情况?都是威廉嘛?”
                  “这里的每一个个体都是威廉,准确来说,是一部分的威廉。”
                  “只承载了素体的部分记忆,脆弱的身体,残缺的心理状态……我们都是不完整的。”
                  “恢复不了嘛?”
                  “不确定,兰朵露可今天带着一位【威廉】前往2号岛,如果有办法复原的话,那应该是只能靠那个不靠谱的素体朋友了。”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祈祷吧。”
                  黑发少女又开始了滚动
                  “威廉威廉有个想法,如果把分裂的个体都杀死一遍的话,素体会不会回来呢?”
                  奈芙莲她们面面相觑
                  “如果要做的话,建议从我开始,可以的话,威廉威廉还是希望有个舒服的死法。”
                  “开个玩笑,不稳定性太大了。”
                  “好笑吗?”
                  “不,这不是能够笑起来的时候。”
                  “真遗憾,威廉威廉下次会更新笑话集的。”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16 04:44
                    “珂朵莉!”
                    “啊,莲,艾瑟雅,尼戈兰,你们来了。”
                    “我们会好好照顾小威廉们的,一起去吃饭吧。”
                    “啊啊啊,太好了,有你们真好。”
                    奈芙莲相信,这一刻珂朵莉泛起的泪水是喜悦的。
                    午饭过程中,由小威廉们掀起的饭堂大战暂且压下不说,可喜可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16 04:45
                      那件事发生以后,已经过了好几天。
                      妖精仓库,不远处的山坡上。
                      有个黑发少女枕着凉席,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像是在乘着春风睡觉,又像是在等人。
                      有人靠近了,
                      黑发少女斜撇了几眼,然后又眯上眼睛。
                      “这里风景很好,而且晨间拂来的风柔和舒服,我想你应该也在这里,果然。”
                      黑发少女默不作声。
                      珂朵莉并不在乎,只是靠在树旁,看着远处的风景。
                      难得这么闲适无事,手头无事,心头也无事。
                      “呐,珂朵莉,很累吗?”
                      “累的话确实有些累啦。”
                      “讨厌威廉了嘛?”
                      “为什么这么说?”
                      “我们都是威廉,或许都是不完整的,但这些天外露在外面的也是他的一部分。你会感到陌生嘛?”
                      “我们这些天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对吧。笨拙,脆弱,哭闹,不知所措,没有能力,只会添乱子,要说的缺点数也数不清楚。”
                      “就好像战争的时候,大家都会称赞那些敢冲在前面的,不怕死的,都会敬佩那些强大的,能带领大家往前冲的。”
                      “人是有价值才能被人认可的,没有价值的话一文不值。”
                      “素体他在你眼里也许很强大,很温柔,对任何事情都处理的头头是道,而且也能够帮你处理妖精仓库的杂物事,也能够……为你烤黄油蛋糕。”
                      “但是,现在的威廉只是一帮添乱子的坏孩子,不是吗?这样的话你…不会感到厌烦嘛?”
                      珂朵莉想了想,“厌烦嘛?唔……好像没有哦,不如说,反而更喜欢了。”
                      “哎?为什么?”黑发少女有些诧异,甚至滚动了几下,差点滚落凉席。
                      “那个威廉不喜欢穿衣服,但只要好好拜托的话,还是会好好的听话穿上的。”
                      “那个威廉呐,很害怕尼戈兰,大抵是夜间树林有鬼的故事吓坏他了吧,总会和我说【不要晚上去树林】呢。而且,每次遇到尼戈兰,虽然哭腔都出来了,但都会站在我面前哭喊着【鬼来了,珂朵莉快走,我来拦着】,然后扑向尼戈兰。”
                      “……”
                      珂朵莉屈指念叨着,一字一顿的数落着,眼角眉梢全是盈盈的笑意。
                      “还有啊,你虽然平日里都默不作声,但也会记得他们的一举一动,帮我照顾他们的想法,有时候我能看到你讲故事哄他们睡觉吧。”
                      黑发少女摸了摸鼻尖,滚动着身体,脸朝着另一面。
                      “也许你们确实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你们也都是威廉,都是很棒的存在。”
                      “平日里,我呀,其实一直在被威廉保护着,他教会我懂得爱,懂得怎么往前走,懂得不是作为兵器的珂朵莉,而且作为【珂朵莉】这个妖精的存在而走下去。”
                      “虽然说,被帮助和被保护我也很开心。但我还是想为他做点什么。威廉他啊,又笨拙又努力又默不作声,总是为着他人的幸福而活,一直拼了命的照顾他人,却不顾自己身上伤痕累累,精疲力尽。”
                      “当我看到你们的时候,我更深刻的理解到了,威廉他啊,是个普通人,只是一直的努力塑造了他的强大。这样真的很累啊。”
                      “我想稍微走到他身边,一点点就好,支撑着他一点点向前。我啊,想让威廉幸福呢。”
                      “因为,我喜欢上了威廉嘛。”
                      阳光下的珂朵莉双手合拢,微微一笑,笑意好似春江水暖。
                      —————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16 04:46
                        68号浮岛,妖精仓库外围的树林。
                        一位老者伫立在这里,其名为史旺•坎德尔。
                        他凝神伫立着,似乎在等待着某人。
                        
                        书桌上的煤油灯火摇曳着,眼看就要熄灭了。
                        奈芙莲趴在书桌前,发出了睡梦中的呼吸声。
                        三位小威廉走了过来,轻轻的将烛火熄灭,然后缓缓抬起奈芙莲,将她放在床上,盖上被子,轻轻地捻紧被子。
                        他们看着熟睡的奈芙莲,点了点头,似乎在道别,然后他们走入了夜晚之中。
                        ————
                        艾瑟雅在熟睡着,吧嗒吧嗒的念叨着
                        “威廉,别拿我的书。”
                        有个小威廉从窗户爬了进来,将厚厚的一叠书放在了旁边的桌上,然后写上一封备注————
                        【这才是正统的恋爱物语,给我好好看啊!】
                        小威廉拇指拉着眼皮,对着熟睡的艾瑟雅做了个鬼脸,然后就从窗户跳了出去。
                        ————
                        有个小威廉,战战兢兢的站在尼戈兰的房屋前,将刚烤好的面包用罩子罩好放在门口。
                        他站在门前轻轻的说了句———
                        “对不起,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鬼做朋友。”
                        但是,屋内的尼戈兰翻滚的细微声音传入他的耳间,吓得他拔腿就跑。
                        ————
                        有个小威廉,站在妖精仓库的大门前,对着里面的妖精们轻轻挥手,似乎在无声告别。
                        ……
                        黑发的少女看着林间的史旺,若有所思。
                        “怎么了,是还有什么问题吗?”史旺抬了抬眼,“抱歉啊,这是老夫的错误,本来我的打算是治愈威廉的肉体的,但七道咒诅的缠绕情况太过吊诡,而且像这样能够连发七道亡国级禁咒而不死的存在,威廉是第一人,数据太少了,但不管怎么说,都是我这边失误了,抱歉。”
                        “多亏了你们,我收集到了不错的数据,下次的话,治愈威廉身体的把握大了不少呢。”
                        “我在想,这凹凸不平的地面不太适合滚动,有些可惜。”
                        “……”
                        —————
                        史旺唱颂着古老的真言,咒迹刻印虚空形成,短暂地将这里变成了一个领域。
                        林间的小威廉们一个个走了出来,他们彼此碰触对方,渐渐消融,融入彼此。
                        良久,最后的最后,一个人影渐渐显现。
                        远处,晨曦将至,太阳初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16 04:46
                          68号浮岛,妖精仓库的庭院内。
                          远处的朝阳已经越过了天地交接的一线,在整个68号浮岛上泼洒出一片片阳光 。
                          当珂朵莉小心推开庭院的大门的时候,她发出了细微的惊呼。
                          不远处,有人沐浴在阳光里,身着军服。
                          一如既往的衣着和熟悉的微笑。
                          他伸出手来,
                          “珂朵莉,要陪我逛逛嘛?我想买些衣服,想让你帮我看看呢。”
                          珂朵莉自然的走上前去,牵住了威廉的手。
                          “包在我身上吧,我会帮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此时,碧空如洗,阳光正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16 04:47
                          这是我终末祭典参赛的征文,谢君品尝。
                          由于时间缘故,可能部分细节会有些潦草。
                          如果能够饱受大家喜爱的话,我会细化小威廉们的生活,展现他们更多的故事的,把更多细节解析出来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16 04:49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16 07:5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16 21:12
                                厉害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9-01 1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