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读吧 关注:12,962贴子:17,722

【原创】“啊”的扩写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热烈庆祝默读广播剧第四季韦尔霍文斯基正式发糖!!
为了表示祝贺之意,我来扩写一下那“一声短促又难耐的‘啊’”。
①OOC预警,但我会努力符合人设的
②搭配原文食用更加顺畅美味哦~
③车速很高,有晕车的小可爱,请勿上车哦~
④如果大家还算喜欢的话,请小可爱们点赞扣111支持一下哦,爱你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16 10:32
    (一)原文温习。(看吧规里有禁止原文传播,但是有很多帖子有一点点原文的截图,所以猜测只几张原文的截图应该是没问题的……吧?如果有违反吧规的地方,请大家提醒我,我会删掉二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16 10:40
      (二)
      费渡垂了垂眼皮,思考了一下暴力反攻的可能性,并试探着动了动手腕——不出意料地动弹不了分毫——于是他本着“先下手为强”的心思,果断的抬头把嘴唇贴到了骆闻舟唇上,撬开敌人并不怎么坚定的齿关,攻城略地,辗转厮磨。


      果然,骆闻舟大意的放开了他的手腕,转而捧住了他的后脑勺,认真而温柔的回应着这个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16 10:42
        (三)但是费渡也只是因此心软了一下下,之后仍是毫无心虚地继续自己的动作。

        被放开的手顺着骆闻舟的手臂,推开警察叔叔衬衫的袖子,蜿蜒而上, 一点点摸索过每一道肌理。

        骆闻舟被他撩拨得倒吸一口气,微微撑起身子看着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16 10:44
          (四)
          费渡再接再厉地滑到骆闻舟的领口,手指似有若无地在喉结停留了一瞬,满意地看到突起随着他手指的滑过滚动了一下。然后细细的磨蹭着骆闻舟陷下去的锁骨,并撑起胳膊凑过去舔了一口:“师兄,你的锁骨真性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16 10:45
            加更加更,楼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16 20:1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16 20:18
                啧啧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8-17 12:1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8-17 16:27
                    (五)
                    “嘶——那是,你哥我哪里不性感。”

                    骆闻舟一手撑着身子,以防自己压痛了身下的病号,还要一手扶着病号的腰,防止病号自己弄裂了自己的伤口,小心翼翼地样子,仿佛护着易碎的稀世珍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17 19:17
                      (六)
                      费渡听了骆闻舟大言不惭的话,轻轻的笑了一声,声音压得又低又柔,还故意拉出一点说不清的撩人气息,轻轻扫在骆闻舟的锁骨上。


                      骆闻舟被他一口气吹的浑身震了一下,揽在费渡腰上的手不由得收紧了几分,他几乎是在心里默念了三遍“他还是个伤号”才勉强按捺下自己汹涌翻腾的禽shou欲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17 19:20
                        (七)
                        然而珍宝本身不大在意自己的易碎,且大胆得很,费渡也不在意那一点点被扯动的痛——这对他来说简直不值一提——他张开口咬住骆闻舟衬衫领口的扣子,虎牙一挑便解开了,紧接着就在那露出的一小块皮肤上吸吮出一抹粉红色的印迹,再接着用同样的方法解开第二个扣子,印下一样的痕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17 19:24
                          (八)
                          当解到第四个扣子的时候,骆闻舟为了不压到他,已经是半起身的状态了,全身的着力点全在膝盖上。费渡的手指慢吞吞的仿佛弹琴一般滑到骆闻舟的后背,然后出其不意的搂紧身上的人猛的翻过身去。
                          骆闻舟被突然翻在下面,还愣了一下,接着就气笑了:“宝贝儿,你还没死心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17 19:25
                            (九)
                            费渡居高临下的看着衬衣被揉的大开的警察叔叔,真是活色生香,愉悦感让他忽略掉了伤口的痛感,他喘了口气笑着俯身:“师兄放心,我一定会让你舒服的……”一边把膝盖挤到骆闻舟的两腿之间顶弄了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17 19:26
                              ddd


                              回复
                              16楼2019-08-17 21:18
                                (十)
                                骆闻舟觉得自己就是太温柔惯着他了,所以这小兔崽子才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哼笑了一下,也不反驳费渡的话,只是伸手从下面钻进了费渡的毛衣里,温热的大手揉搓过费渡微凉的身体,撑起身子去亲费渡的唇。


                                “师兄,这一招我刚刚已经用过……”


                                费渡的“了”字还没说出口,人就已经又被压在了下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8-17 22:52
                                  (十一)
                                  “哼,今天警察叔叔就教教你,什么叫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计谋都是白搭。年轻人,你还需要多、多、锻、炼、”


                                  费渡:“……”


                                  算了,反正是骆闻舟就好。


                                  他叹了口气,搂住了骆闻舟,这次手乖巧地搭在身上人的后背上,没有了其他别有用心的动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17 22:53
                                    哇小姐姐继续更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17 22:54
                                      (十二)
                                      骆闻舟得到默许,小心翼翼地帮费渡脱掉了上衣,他自己的衬衫也在混乱中彻底崩开了全部扣子。

                                      避开伤口,他将自己的唇印在费渡身上以前电击的伤痕上,一寸寸的摩挲过,辗转又到胸前红色的两点,啃噬舔咬。

                                      温热的大手灵活地解开费渡的皮带,手伸进去轻轻的揉捏着,感受着费渡起伏不定的呼吸和灼热的情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8-17 22:58
                                        (十三)
                                        费渡微微有些喘息,但他习惯了隐忍,不肯出声,只有不稳定的呼吸和微红的脸颊暴露出他的不平静。

                                        他一只手寻到骆闻舟的手,手指交扣攥紧, 另一只手有些无措的抓着身下的床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8-17 23:05
                                          (十四)
                                          突然感觉到骆闻舟带着湿润气息的吻越来越往下,费渡忍不住缩了缩身子。这个吻却仍然坚定地向下游移而去,然后身体最脆弱的地方进到了一个温暖湿热的地方。


                                          他,他在……


                                          一瞬间的生理和心理上的刺激,让他猛的抓紧了床单,下巴微扬,一声短促又难耐的“啊”不受控制地冲出喉咙。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8-18 16:11
                                            (十五)
                                            刺激还在持续,猛烈的快感冲击着混沌的大脑,费渡重重的喘了几口气,白皙笔直的双腿忍不住蜷缩又绷直 ,再蜷缩。他撑起身子向下看,透过朦胧昏暗的视野,刺激的情景轰的一下点燃了大脑,火燎的岩浆霸道地肆意横流,源源不断的电流从温热的地方传来,让他引以为傲的理智溃散奔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8-18 16:18
                                              哟哟哟~新鲜的~
                                              赶紧啊楼楼,等不住了


                                              回复
                                              24楼2019-08-18 18:41
                                                (十六)
                                                下身突如其来 一阵更加猛烈的快感,费渡一下子摔了回去,嗓子里按捺不住的溢出一点点呼声,他颤抖着伸手揪住骆闻舟的头发:“哥……哥,够了……起来……”


                                                骆闻舟不听他的,将嘴里的东西含的更深了一点,还坏心的吮吸了一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8-18 22:47
                                                  (十七)
                                                  “唔,啊……” 费渡还没来得及推开他,眼前便绽开了一片白光,双腿狠狠痉挛了几下,不小心踢到了身上的人,大腿被人顺势握住了。


                                                  “哈……哈……呼……”快感还在全身流窜着,费渡恍惚地平复着自己的呼吸 ,半长的头发微微盖住了他的视线,只觉得从窗缝隙里透过的细碎灯光绚烂成一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18 22:48
                                                    (十八)
                                                    突然大腿被人微微抬起,费渡从混沌一片的神智里找出一点清明:“哥,吐出来……”话还没说完,便对上了骆闻舟温柔的视线,一时忘了词。


                                                    骆闻舟注视着费渡,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末了看着费渡略有点呆愣的样子,牵起一抹温柔的笑容,接着低头亲了亲费渡半软的那处,嘴唇流连在大腿内侧,吮吸啃咬,留下一个个浅浅的痕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8-18 22:52
                                                      (十九)
                                                      快感还没消散,敏感的大腿内侧就又这样被人对待,费渡被这细细碎碎的酥麻感觉撩得难以启齿,哑着嗓子恳求:“哥,要做就快点,嗯?”


                                                      骆闻舟亲了亲小小渡表示回应,却仍是不紧不慢的样子, 拿了润滑轻轻的涂满小小渡全身,贯弄了十几下,这才又倒了一掌心开始揉弄那个隐秘的入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8-18 22:55
                                                        他哥再慢点儿该被自己烧死了……


                                                        收起回复
                                                        29楼2019-08-19 00:16
                                                          请继续不要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8-20 10:34
                                                            (二十)
                                                            费渡倒在床上,半软的欲望被撩拨得又隐隐想要起身,他脑子里乱七八糟,又好像什么都没想,等了许久,身下才进了一根手指,手指在身体里戳戳点点,却又不肯太过深入。


                                                            费渡略有些疑问的喊:“……哥?”


                                                            骆闻舟正认真地忙着,自己忍耐得一头大汗,听见费渡的声音,忙紧张兮兮地抬头:“痛了?”


                                                            费渡:“……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8-20 1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