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传吧 关注:3,691贴子:14,658
  • 76回复贴,共1

左传成书考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只是整理思路,若有遗漏,麻烦吧友指正。


回复
1楼2019-08-16 11:32
    首先是历法问题


    左传于隐公三年补充的材料
    “四月,郑祭足帅师取温之麦。秋,又取成周之禾。”


    说明左传作者生活在使用类似夏历历法的年代,因此才会不自觉的使用农历。


    周以后使用类似夏历的历法的是汉朝。


    汉朝于太初元年使用太初历。


    因此可以得出左传成书最早不早于太初元年。


    回复
    2楼2019-08-16 11:38
      关于左传成书


      仅用历法来限制会不会太草率了?


      宣公三年,左传记载了这么一件事:
      “楚子问鼎之大小轻重焉。对曰:“在德不在鼎。昔夏之方有德也,远方图物,贡金九牧,铸鼎象物,百物而为之备,使民知神、奸。故民入川泽山林,不逢不若。螭魅罔两,莫能逢之,用能协于上下以承天休。桀有昏德,鼎迁于商,载祀六百。商纣暴虐,鼎迁于周。德之休明,虽小,重也。其奸回昏乱,虽大,轻也。天祚明德,有所厎止。成王定鼎于郏鄏,卜世三十,卜年七百,天所命也。周德虽衰,天命未改,鼎之轻重,未可问也。””


      这段记录是什么意思?
      大致上就是左传记载的一件“预言”。预言什么呢?“楚子问鼎”,也就是“楚将代周”的意思。
      并记录了周朝的命运“卜世三十,卜年七百”。


      我们知道,汉朝就是楚人建立起来的。
      这段预言其实是为汉朝的合法性背书。
      左传在汉朝后期崛起,不无原因。


      我们知道,预言这事有是有,但是一般不会如此准确,清楚。
      左传最受人诟病的问题之一就是好预言。


      真么准的预言,为什么会受人诟病呢?
      因为这个预言,恰恰证明了左传成书时间。


      也就是说,所谓史书中的预言,大多是后人由于知道结果,因此“杜撰”出的预言。


      古今中外,研究左传的人,往往以预言准确与否来确定左传的成书时间。
      当然,如果仅有预言的话,我觉得说服力还是不够。


      因此这段预言只是作为补充。


      回复
      3楼2019-08-16 11:53
        史记里有很多和左传相似的资料


        到底是史记参考左传,还是左传参考史记呢?


        我倾向于左传参考史记。


        如左传于隐公三年补充的材料
        “四月,郑祭足帅师取温之麦。秋,又取成周之禾。周、郑交恶。”


        史记相类似的记载在郑世家,有
        “二十四年,宋缪公卒,公子冯奔郑。郑侵周地,取禾。”


        若是史记参考左传,那么史记就不会只记载“郑侵周地,取禾”。


        回复
        4楼2019-08-16 12:03
          也就是说在详略程度上,左传比史记更详细的。


          若史记参考左传,就不会存在这种问题。


          比如史记和左传都记载了“郑伯克段”的故事。
          号称春秋战国时代成书的左传,明显要比汉代成书的史记记载的更详细。


          回复
          5楼2019-08-16 12:07
            有人用史记的“十二诸侯年表”关于“左氏春秋”的记录,来证明左传成书时间。


            但是“十二诸侯年表”中关于左氏春秋的论断并不能站住脚。


            为什么?“十二诸侯年表”中的叙述和“儒林列传”不相符。


            ”儒林列传“主要记载了春秋的传承一事。若左氏春秋真如“十二诸侯年表”中的叙述的那样”鲁君子左丘明惧弟子人人异端,各安其意,失其真,故因孔子史记具论其语,成左氏春秋。“


            那么必然不会在“儒林列传”中毫无记载。


            回复
            6楼2019-08-16 12:32
              对比左传和史记,可以发现左传和史记之间存在抄袭。


              例如左传在闵公元年记载了如下事件
              “晋侯作二军,公将上军,大子申生将下军。赵夙御戎,毕万为右,以灭耿、灭霍、灭魏。还,为大子城曲沃。赐赵夙耿,赐毕万魏,以为大夫。士蒍曰:“大子不得立矣,分之都城而位以卿,先为之极,又焉得立。不如逃之,无使罪至。为吴大伯,不亦可乎?犹有令名,与其及也。且谚曰:‘心苟无瑕,何恤乎无家。’天若祚大子,其无晋乎。”卜偃曰:“毕万之后必大。万,盈数也;魏,大名也;以是始赏,天启之矣。天子曰兆民,诸侯曰万民。今名之大,以从盈数,其必有众。”初,毕万筮仕于晋,遇《屯》ⅴⅲ之《比》ⅴⅰ。辛廖占之,曰:“吉。《屯》固《比》入,吉孰大焉?其必蕃昌。《震》为土,车从马,足居之,兄长之,母覆之,众归之,六体不易,合而能固,安而能杀。公侯之卦也。公侯之子孙,必复其始。””


              史记在晋世家也有类似的记载
              “晋献公作二军。公将上军,太子申生将下军,赵夙御戎,毕万为右,伐灭霍,灭魏,灭耿。还,为太子城曲沃,赐赵夙耿,赐毕万魏,以为大夫。士蔿曰:“太子不得立矣。分之都城,而位以卿,先为之极,又安得立!不如逃之,无使罪至。为吴太伯,不亦可乎,犹有令名。”太子不从。卜偃曰:“毕万之後必大。”万,盈数也;魏,大名也。以是始赏,天开之矣。天子曰兆民,诸侯曰万民,今命之大,以从盈数,其必有众。”初,毕万卜仕於晋国,遇屯之比。辛廖占之曰:“吉。”屯固比入,吉孰大焉。其後必蕃昌。””


              可以看到,左传到”其後必蕃昌。“为止,除了多一句预言晋国灭亡的”天若祚大子,其无晋乎。“外,和史记的内容一模一样。


              那么是谁抄袭谁呢?


              我倾向于左传抄袭史记。
              为什么?


              因为左传这一段其实和春秋无关,本身并没有必要记录。
              补充这一段信息,完全是画蛇添足。


              当然,仅靠猜测是不行的。


              要通过语法,用词以及文笔来判断。


              收起回复
              8楼2019-08-20 10:04
                除了文笔外,有没有其他方式判断左传和史记谁成书更早呢?


                有的。


                通过比较左传和春秋公羊传,可以明显看出左传成书晚于公羊传。


                举一个例子。


                春秋一共记载了十二位“夫人”的薨葬
                公羊传解释了每位夫人的身份。


                如隐公元年“天王使宰咺来归惠公仲子之赗”。
                公羊传曰:“仲子者何?桓之母也。何以不称夫人?桓未君也。”


                隐公二年“夫人子氏薨”。
                公羊传曰:“夫人子氏者何?隐公之母也。何以不书葬?成公意也。”

                庄公二十二年“葬我小君文姜”。
                公羊传曰:“文姜者何?庄公之母也。”


                其他的类似,我就不全引了。


                回复
                9楼2019-08-25 14:05
                  反观左传,有解释吗?
                  没有。


                  没有解释有两个原因,一是虽然没有解释,但是通过上下文,能知道谁是谁;


                  二是大家已经熟知,没有必要解释。




                  左传是哪种呢?




                  其实纵观左传,有些夫人,确实不解释我们也知道谁是谁,不解释也没关系。


                  但是有一位是特殊的。


                  襄公二年,“葬我小君齐姜。”



                  齐姜是谁呢?


                  成公九年,左氏记载:
                  “穆姜出于房,再拜,曰:“大夫勤辱,不忘先君以及嗣君,施及未亡人。先君犹有望也!敢拜大夫之重勤。””


                  首先确认左传认为齐姜不是成公的母亲,即齐姜不是宣公夫人。


                  文公四年“逆妇姜于齐”
                  成公十四年“叔孙侨如如齐逆女。”

                  文公和成公的夫人都是姜氏,哪个是齐姜呢?


                  不知道,左传没解释。


                  回复
                  10楼2019-08-25 14:28
                    类似的,缺少解释的情况,左传还有很多。


                    比如,“来朝”“来聘”“赗”“赙”“含”……同样解释春秋的公羊传、谷梁传都有解释。


                    左传没有。


                    为什么没有?


                    是因为左传风格如此,向来不解释吗?
                    并不是。


                    如庄公三年,左传解释“公次于滑”,说道“凡师,一宿为舍,再宿为信,过信为次。”


                    那为什么有些左传不解释呢?
                    大概是默认大家都懂,因此不必解释吧。
                    也就是说,左传成书于公羊、谷梁普及之后,很多东西已经成为常识,不必解释。


                    回复
                    11楼2019-08-25 14:40
                      根据史记、汉书儒林传的记载,公羊传、谷梁传从成书到普及,再到史记成书,时间并不远。


                      如果左传晚于两传,晚于史记的可能性也很大。


                      回复
                      12楼2019-08-25 14:41
                        除了各种推理外,我们看一下史书对左传成书的记载。


                        汉书中关于左氏春秋来源的记载(引自楚元王传):


                          “歆及向始皆治《易》,宣帝时,诏向受《穀梁春秋》,十余年,大明习。及歆校秘书,见古文《春秋左氏传》,歆大好之。时丞相史尹咸以能治《左氏》,与歆共校经传。歆略从咸及丞相翟方进受,质问大义。初《左氏传》多古字古言,学者传训故而已,及歆治《左氏》,引传文以解经,转相发明,由是章句义理备焉。歆亦湛靖有谋,父子俱好古,博见强志,过绝于人。歆以为左丘明好恶与圣人同,亲见夫子,而公羊、穀梁在七十子后,传闻之与亲见之,其详略不同。歆数以难向,向不能非间也,然犹自持其《穀梁》义。及歆亲近,欲建立《左氏春秋》及《毛诗》、《逸礼》、《古文尚书》皆列于学官。”


                          从上文可以看出,在刘歆之前,并没有所谓的古文左传流行,否则不会有“共校经传”、“《左氏传》多古字古言”一说。


                          那之前有没有左传呢?
                          应该是没有的。


                          为什么?


                          楚元王传下有说道:


                          “及鲁恭王坏孔子宅,欲以为官,而得古文于坏壁之中,《逸礼》有三十九篇,《书》十六篇。天汉之后,孔安国献之,遭巫蛊仓卒之难,未及施行。及《春秋》左氏丘明所修,皆古文旧书,多者二十余通,臧于秘府,伏而未发。孝成皇帝闵学残文缺,稍离其真,乃陈发秘臧,校理旧文,得此三事,以考学官所传,经或脱简,传或间编。”


                          也就是说,左传直到汉成帝之前,都“臧于秘府,伏而未发”。


                        这也是为什么史记的儒林列传里没有记载左传的原因吧?


                          刘歆正是在汉成帝时期,校正翻译左传的。


                          也就是说,从汉书上,可以明确的看出,“今文”左传成书于刘歆。


                          至于古文左传原书?抱歉,没有了。


                          刘歆时代,史记已经成书且流传,左传成书的过程中有没有抄袭史记呢?
                          
                        你猜?


                        收起回复
                        13楼2019-08-25 18:51
                          樓主對於東周列國志的文學價值如何評價,東周列國志有部份情節和三國演義類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31 07:49
                            樓主認為夏朝存不存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9-01 18:04
                              据晋书束皙传记载,出土战国汲冢书有《师春》一篇,尽书左传卜辞,由此可证左传早已战国成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9-04 12:58
                                研究者确定左传成书的时间时,往往喜欢根据左传“预言”的准确性来进行判断。


                                常见的有以文公六年,左传的“君子是以知秦之不复东征也”,认为左传作者未见到商鞅伐魏(公元前340年)。


                                也就是说大多数学者以此预言,认为左传至少在公元前340前已经成书。


                                然而有趣的是,这段预言也出现在史记里。


                                史记,秦本纪,“三十九年,缪公卒,葬雍……君子曰:“秦缪公广地益国,东服强晋,西霸戎夷,然不为诸侯盟主,亦宜哉。死而弃民,收其良臣而从死。且先王崩,尚犹遗德垂法,况夺之善人良臣百姓所哀者乎?是以知秦不能复东征也。”


                                对比左传的预言
                                “君子曰:“秦穆之不为盟主也,宜哉。死而弃民。先王违世,犹诒之法,而况夺之善人乎!《诗》曰:‘人之云亡,邦国殄瘁。’无善人之谓。若之何夺之?”古之王者知命之不长,是以并建圣哲,树之风声,分之采物,著之话言,为之律度,陈之艺极,引之表仪,予之法制,告之训典,教之防利,委之常秩,道之礼则,使毋失其土宜,众隶赖之,而后即命。圣王同之。今纵无法以遗后嗣,而又收其良以死,难以在上矣。君子是以知秦之不复东征也。”


                                可以看出,这两段非常相似,而且左传要比史记详细很多。


                                那么秦国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东征了呢?


                                春秋经文里最后关于秦东征的记载,襄公十一年“秦人伐晋”。


                                也就是说,秦不复东征,至少要在襄公十一年之后。


                                若是按照左传的记录,则要到定公四年之后。


                                左传在襄公二十六年记载
                                “楚子、秦人侵吴,及雩娄,闻吴有备而还。遂侵郑,五月,至于城麇。郑皇颉戍之,出,与楚师战,败。”


                                定公四年“秦哀公为之赋《无衣》,九顿首而坐,秦师乃出。”


                                这两次是“伐吴”、“侵郑”,郑国和吴国都在秦国东边,不可不称为“东征”。




                                史记在此记载“哀公……十五年……晋公室卑而六卿强,欲内相攻,是以久秦晋不相攻。”以此圆“预言”。
                                但是这段只说“秦晋不相攻”,并未涉及“东征”


                                那么除了伐晋以外,秦有没有东征呢?


                                有的,根据史记记载
                                “哀公……三十一年,吴王阖闾与伍子胥伐楚,楚王亡奔随,吴遂入郢。楚大夫申包胥来告急,七日不食,日夜哭泣。于是秦乃发五百乘救楚,败吴师。”
                                此次战役发生在鲁定公时期左传补充的“秦师乃出”,即“伐吴”。


                                之后又有“厉共公……十六年,堑河旁。以兵二万伐大荔,取其王城。”大荔在今渭南,位于秦的正东边。


                                如果“东征”是特指“伐晋”呢?


                                按照史记记载“灵公六年,晋城少梁,秦击之。”
                                这时候还没到正常学者认为左传成书的下限,田氏代齐呢。


                                综上可知,所谓“君子是以知秦之不复东征也”根本就不是一个能自圆其说的预言。
                                秦国根本不存在一个所谓“不复东征”的时期。


                                既然不能自圆其说,当然也很难用这个预言来断定左传的成书时间。


                                汉书明文记载了“今文左传”成书的时间。
                                也就是说,左传的预言很有可能是后人根据史记记载,修改得来的。
                                用预言来推断左传成书时间,并不容易。


                                回复
                                17楼2019-09-06 1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