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情令吧 关注:88,505贴子:806,039

【陈情令】曲尽人不散(忘羡,甜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陈情令】曲尽人不散(忘羡,甜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17 03:44
    剧里的大结局使我意难平,暂时先开贴,明天放更新
    本文属于剧+原著双结合,接剧结局,请不要告诉我这两人是知己,在我心里,他们在一起的模样就是爱情
    最后,佛系楼主,更文不定,全看心情,也希望和大家和谐相处,共同吃忘羡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17 03:48
      前言
      云深不知处,山林水榭、云海依旧。
      一人一骑凭借着通行玉牌,悄无声息的穿越云深不知处的屏障,直达后山,那里草色葱茏,与他走时,别无二致。
      驻足在山峦之上,一柄‘陈情’横于唇畔,纤指跳跃笛孔之间,笛音悠扬,贯穿山水。
      离开时,他曾以为,他已习惯了一人行世路,天大地大,不过是一酒一骑行走天涯,四海为家……
      当时话说得潇洒,可,当他离开云深不知处,天下之大、茫茫人海,他却不知该往何处去。
      两年来,行千山,过万水,不知踏遍多少红尘路,听过红尘事……锄奸扶弱,是他与那人的平生所愿,两年来,有关于新任仙督如何力挽狂澜,收拾敛芳尊留下的烂摊子,一整仙门百家原有的不良风气、带领门中弟子斩妖除祟的消息不绝于耳。
      他做到了,锄奸扶弱,无愧于心。
      而他,却是越走越迷茫。
      隐隐约约,他觉得自己的心好似被一根无形的线牵着,令他前行的步履迟疑,令他总在听见他消息时,情不自禁的晃神。
      所以,他回来了,回到了云深不知处。
      可若问他为何来此,他却也是真的不知,或许,他只是来寻一人,亦或许,他只是来寻一个他早该明白、却至今懵懂的答案。
      一曲将近,有一人翩然而至,静立片晌,望着那道熟悉的身影,一贯清冷的眸光中平添上几分暖色,待得笛音渐歇,他开口轻唤,“魏婴”
      低低磁磁的嗓音骤然响起,随风送入他的耳中,心脏的跳动似乎也跟着止了一拍,面上神情微滞,嘴角却不自觉的向上扬起,缓缓转身,身后那人,素衣似雪,缓带轻飘,俊极雅极,恍若谪仙。
      鬓边两缕碎发飘扬,他看着他,止不住的红了眼眶,灿烂的笑容绽放在脸上——
      蓝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17 03:48
        哇哦 正好看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17 03:4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17 10:18
            汐汐加油^0^~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17 10:30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17 10:31
                那一人,那一笑,落在他眼底,便犹如黑夜里骤然绽开的烟火,带着无比绚丽的光芒,刹那间,照亮了他的整片天空。
                “蓝湛”一语出,魏无羡方察觉自己的声音竟变得有些沙哑,忙清了清嗓子,双脚不自觉向前走了几步,往他的方向靠近,“蓝湛啊蓝湛,你看你,我这前脚才到云深不知处,你后脚就跟过来,速度这么快,哎……蓝湛,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偷偷在我身上藏了什么追踪符咒之类的东西啊?”
                刻意的调侃话语只为了掩饰内心深处那股不知名的喜悦,真是奇怪了,明明蓝湛那张脸和从前并无分别,还是那样冷冰冰的,就连半点多余的表情都没有……可为什么每次看见他,他都会觉得很开心呢?
                蓝忘机:“……”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他虽没有真的往魏无羡的身上藏追踪符,可两年前,当他决意要离开云深不知处时,他曾送予他一块通行玉令,而那块玉令上却有他亲手所下的秘术,但凡魏无羡使用令牌破开山门外的屏障结界,他身上的令牌必定有所感应,故此,他才能在第一时间发觉他的到来,并循着笛音,找到他的所在之处。
                只是,有些话,他尚且不能对他言明,奈何,蓝氏家规中又有‘不许打诳语’的条约……而他既不能说谎骗他,便只能继续沉默了。
                直至与蓝忘机的身体仅隔三步之遥,魏无羡方停下自己的脚步,静静地凝望着他那双淡若琉璃的眸子,谁知,过了好一会儿,他也没等来他的只言片语,想观其神色,又实在很难从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块脸上看出什么……
                半晌,他自觉没趣的半垂下眼睑,用陈情的笛身揩了揩自己的鼻头。
                他早已习惯了蓝忘机的寡言少语,此时自然也不作他想,只道与他分别两年,少了他在一旁闹腾,而云深不知处的家规又多如牛毛,蓝湛这小古板的个性才会又故态复萌,甚至还可能有愈发严重的趋势,故此,他一时适应不来自己的玩笑话,可他教养极好,肯定不会如江澄一般用别的话来反驳他,所以也只能闭口不语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17 11:40
                  “好啦,好啦”魏无羡伸出两指,试探性地夹住蓝忘机手上衣衫一角,轻轻的摇了摇,语气间颇有些讨好的意味,“蓝湛,我就是同你开个玩笑罢了,这世上谁人不知含光君你光明磊落,是个无出其右的谦谦君子呢,你大人有大量,就别把我的话放在心上了”
                  他这刚回来,自然不愿一见面就惹他不开心,更何况,打从两年前,他在金麟台上十分坚定的选择站在自己身边,与众人为敌的那一刻起,他也不愿再惹他生气了。
                  蓝忘机心知他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微微垂首,看着他夹在自己衣袍上的两指,眸光微不可察的闪了闪,道,“魏婴,我没有”
                  他没有,没有生气,也不可能生他的气。
                  闻言,魏无羡心下一松,方才收敛起的灿烂笑容再度回到脸上,毫不吝啬的夸道,“我就知道蓝湛你最大方了”
                  顿了顿,见蓝忘机并不反感他的亲近,当下,他夹在他袖口上的手指愈发大胆起来,得寸进尺地转而抓在他的手腕上,“蓝湛,此番我未向你姑苏蓝氏下拜贴便贸然来访云深不知处,不会打扰到你吧?”
                  话虽如此说,可他的言行举止却分明没有半点‘唐突来访’后的该有不好意思神态,蓝忘机故作不经意的扫了一眼自己腕上多出的那只手,道,“无妨”
                  顿了顿,又觉自己说得太过简短,恐他会以为自己并没有那么欢迎他,斟酌片刻,遂又补充道,“你来,随时都好”
                  魏无羡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会从蓝忘机的嘴里听到这样的一句话,虽然他的语气仍是一派云淡风轻,可他却依旧不由自主的为他这句话而失神片刻,“蓝湛,你……”
                  蓝忘机:“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17 11:41
                    在蓝忘机的注目下,魏无羡只觉心口处酥酥麻麻的,似有什么正待破土而出,这种陌生的情感亦令他骤然失语,须臾,他别开头,兀自稳定心神,喃喃道,“没……没什么……”
                    见此,蓝忘机眉头微挑了挑,反手扣上他的手腕,拉着他往山下走去,“旅途劳顿,我带你回房休息”
                    突然被拖走,魏无羡受惊般地“啊?”了一声,脚下却已自觉跟上他,走了一段距离,他似又想起什么,猛地回头看了看,身后果然是空空如也,复又回首,对着身边那人急急喊道,“哎,等等,蓝湛,我的小苹果还在山上呢!哎哎哎,蓝湛,你走那么快干嘛?你们家规不是禁止疾行吗?蓝湛?蓝湛……”
                    沉寂已久的云深不知处再度被魏无羡嘹亮的话音所破坏,一路行去,惊走了林中数只还巢的飞鸟。
                    然而,对此‘呱噪’之音,素喜清净的蓝忘机却是连眉头都不曾皱过一次。
                    耳边听着他一声声的唤着自己的名字,尾音拖长,带着几分或许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绵软语调,平静的心湖犹如被投入一颗小石子,不断地荡开一圈又一圈波澜涟漪。
                    心念百转,可纵使如此,蓝忘机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可唯有他自己知晓,当他发觉身边这人到来云深不知处时,心底里那一瞬的悸动有多深刻——
                    魏婴,欢迎回来。
                    叫唤半天无果,魏无羡也只得止了声,一头雾水的任凭蓝湛拉着他走,罢了,罢了,反正从前小苹果也来过云深不知处,想来对这里的环境也熟得很,若是饿了,它那么聪明,自己就会去寻草来吃,更何况云深不知处的山门外有结界,所以它肯定也是不会走丢的……
                    如此这般自我安慰一番,很快地,他就极心安理得地将回去找小苹果的念头彻底抛诸脑后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17 11:41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17 12:34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17 13:44
                          很甜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8-17 13:56
                            找汐汐的作品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17 14:11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17 14:16
                                你怎么跑这儿来了,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8-17 14:19
                                  加油 楼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17 14:27
                                    加个书签,楼楼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17 14:33
                                      第二章
                                      是夜,满月硕如圆盘,周遭星子点点,稀疏错落。
                                      静室。
                                      魏无羡闲极无聊,神态懒散地半趴在蓝忘机常坐书案前,拿着支笔在一张白纸上胡乱涂鸦。
                                      又过了约有一刻钟的时间,蓝忘机提着一个食盒步入房中。
                                      听到声响,魏无羡忙不迭抬起眼眸往门边看去,一扫之前的萎靡之态,欢喜的朝他挥了挥手,道,“蓝湛,你回来啦!”
                                      闻言,蓝忘机面无表情的回望他,视线在那张笑意盈盈的脸上停留片刻,点头,:“嗯”
                                      行至屋内,他从容的将手中食盒放置在外间的一张小方桌上,“魏婴,过来吃饭。”
                                      听到‘吃饭’这两个字,魏无羡下意识的抽了抽嘴角,云深不知处的伙食他从前也是领教过的,那饭菜素淡至极,吃在嘴里,还带着一股极为诡异的苦味,简直难吃到令人发指!
                                      谁知,当蓝忘机打开食盒盖子后,一阵逼人的辛辣味立时从食盒里飘出,瞬间压过了原本弥漫于静室的清冷檀香,勾得魏无羡腹中馋虫尽醒,开始大闹五脏庙。
                                      将笔随手一扔,魏无羡飞也似的扑到那张小方桌旁,对着满桌红彤彤的颜色大放异彩,惊讶太过,他脱口便道,“蓝湛,你家换厨子了啊?”
                                      说完,他自己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怎么可能呢!
                                      蓝家人口味清淡,不擅吃辣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他们又怎会专门找一个会做辣菜的厨子放在家里呢?
                                      布菜完毕,蓝忘机面色平静的在魏无羡身边坐下,听着他不断发出的低笑声,嘴角的弧度隐隐有上扬的趋势,从食盒里取出一双象牙白的筷子递到他面前,道,“食不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8-17 15:14
                                        笑声渐止,辛辣的气味不断钻入鼻息之间,魏无羡顿时胃口大开,也顾不得追究这些菜色出自谁的手笔,伸手接过筷子,迫不及待的伸向桌上那盘辣椒炒肉。
                                        肉片鲜嫩,辣椒余劲不散,回味无穷。几口下去,他恍惚觉得整个身体都热了起来,不由连连夸赞道,“好吃,真好吃,这手艺一点都不比彩衣镇上的那家湘菜馆差!”
                                        稍顿,他似有些疑惑的“咦”了一声,目光转向一旁正安静吃饭的蓝忘机身上,“蓝湛,这些菜不会是你去那家湘菜馆带回来的吧?”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对于他屡屡犯禁的行为已是见怪不怪了,待吞咽下口中食物,方才回道,“不是”
                                        “啊?”得到这个答案,魏无羡更是惊讶,“难不成是你做的?”
                                        他本是随口一说,不料,蓝忘机却是一脸严肃的点了点头,道:“嗯”
                                        “……”
                                        魏无羡傻眼了,大惊之下,连手里的筷子都没拿住,‘啪’的一声掉到了桌上。
                                        他刚刚听到了什么?
                                        蓝忘机承认这些菜是他做的?!
                                        是幻觉吗?还是他的耳朵出了什么问题了?
                                        不可置信的眼神在桌上的菜品与蓝忘机身上来回看了好几次,再想象一下蓝忘机面无表情的拿着锅铲站在灶台旁炒这些菜的情景……
                                        魏无羡惊悚了!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他莫不是在做梦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8-17 15:15
                                          蓝忘机放下碗筷,抬手握住魏无羡的肩膀,淡声道,“魏婴”
                                          “……”被蓝忘机这样一握,魏无羡总算从震惊的情绪中回过神来,无言的与他对视片刻,由衷感慨道,“蓝湛,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这两年到底经历了什么?
                                          奈何,他酝酿了半天,也没将剩下的话说出口,姑且不论蓝湛为何突然会做菜,单凭他愿意为了自己,而选择亲自下厨的这份心意,便足矣让他感动了——
                                          “谢谢你,蓝湛。”
                                          魏无羡并没有注意到蓝忘机听见他的道谢后,整个身体似乎有着一瞬间的僵凝,抬手拍了拍他放在自己肩头的手,轻笑道,“好了,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今晚一定会把这些菜全部吃完”
                                          说罢,他拿起筷子,本想夹一片肉放到蓝忘机碗里,却在伸到一半时,突然想起他并不喜食荤腥,当即转了方向,往角落里的一盘清炒白菜上夹去,“蓝湛,你也吃”
                                          “……”蓝忘机收回手,默默地看一眼米饭上的白菜,道,“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8-17 15:15
                                            第三章
                                            两年来的风餐露宿,久未尝‘家乡’风味,这‘红红火火’的一顿饭自是让魏无羡吃得是眉开眼笑,心满意足。
                                            饭后,蓝忘机雷打不动的去了冷泉修炼……顺带沐浴,魏无羡则是留在了静室,坐在一个檀木桶中,舒服的泡着澡。
                                            他原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人,再加上过去两年在外云游,夜猎途中也常睡野外、树林、山洞,对于用湖水、泉水、溪水沐浴更是习以为常,是以,他本想着客随主便,直接随蓝湛一起去冷泉泡一泡就好了,可谁知,这个提议却被他当场否决。
                                            而蓝忘机给的理由便是,冷泉水冰冷彻骨,而他如今所用的这具身体却是资质一般,恐难抵抗冷泉寒气,万一因此而生病岂非得不偿失?尔后,他便唤来几名门下弟子,嘱咐他们提了热水,供他沐浴。
                                            私心里,魏无羡虽也赞同蓝湛所言,若比起前世的自己,这莫玄羽的身体资质确实是比不上的,可若说他用这具身体去泡个冷泉便有可能患上风寒,他倒是不敢苟同!
                                            好歹他也被人称为‘夷陵老祖’那么多年,便是这具身体资质再差,倒也无甚区别,反正他修的是鬼道,又不需要用到灵力,更何况,相比较普通人,他这身体也算是十分强壮了,哪有蓝湛说的那么弱不禁风啊!
                                            不过,他虽在背地里腹诽得欢,但想想他初次泡冷泉、被冻得满地打滚的情形,不免还是打起了退堂鼓……罢了,既然人家主人都不嫌麻烦,他又有舒服的热水澡可以洗,就是偶尔‘柔弱’一回也无妨啊。
                                            不知过了多久,被热气蒸得恹恹欲睡的魏无羡忽然听到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刚养出的瞌睡虫当即跑了大半,忙不迭从浴桶中起来,拿过一方白色锦帕往身上随意擦了几下,再将中衣与长裤穿上身。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8-17 15:15
                                              “叩叩叩——”
                                              抬手屈指,不轻不重的在门框上敲了三下后,蓝忘机便再没旁的动作,长身玉立,静候檐下。
                                              须臾,他只听得有一阵急促的足音由远及近,紧闭的门扉被人从里面打开,刹那间,满室昏黄的烛火辉芒倾泻而出,那人带着一脸灿若朝晖的笑容冷不防儿的出现在他视线中——
                                              “蓝湛,你回来啦”
                                              心口处似被人打了一拳,酥酥麻麻的,素来面无表情的俊颜难得现出一抹极浅的笑意,微一颔首,轻应道,“嗯”
                                              稍顿,忽见眼前人衣衫不整,有几滴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他脖颈处的线条缓缓滑落,又在胸前的锁骨处停留片刻,最终隐没在他半敞开的衣襟之中……眼底的眸光不可察觉的暗了暗,强逼着自己将视线从他的身上挪开,喉结微动,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里染上了某种不可言说的沙哑,“魏婴,把衣服穿好”
                                              “啊?”魏无羡本还在疑惑蓝忘机为何突然转移视线,听得这话,他下意识的低下头,瞧见自己衣户大开,身材半露,方才想起自己因着急给蓝忘机开门,只匆匆披上中衣,并未系上衣带之事。
                                              蓝氏家规有曰:不可衣衫不整。
                                              魏无羡毫不在意的笑了两声,手却很听话的开始整理自己的着装,待理完后,见蓝忘机仍偏着头不敢看他,心头作恶欲猛地升起,忙用手肘在他身上顶了顶,待他的视线重新回到自己身上,方才开口打趣道,“哎,我说蓝湛啊,你又不是个姑娘,大家同为男人,我有的你都有,便是赤膊相见,也无伤大雅,你有什么可害羞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8-17 15:16
                                                话音未落,魏无羡的笑声愈发猖狂,蓝忘机只觉耳上的淡红更甚,眉心轻拧,道,“魏婴!”
                                                一声轻喝,却并非不悦,反而有种被人道破心事后,恼羞成怒的意味。
                                                他声音里潜藏的警告,魏无羡只当没听见,身体弯曲成虾米状,双手捧着自己笑得有些酸痛的肚子,吊儿郎当的回应道,“嗯,我在呢,蓝二公子有何吩咐?”
                                                蓝忘机:“……”
                                                又过片刻,身边人笑声依旧,蓝忘机眉心跳了跳,终是忍无可忍,冷冷道,“再笑禁言!”
                                                魏无羡:“……”
                                                不得不说,蓝忘机的禁言‘威胁’还是有点用的,这一句话后,魏无羡的笑声果然弱了许多。
                                                可魏无羡又岂是那种被人‘威胁’了,便甘于安分守己的人?
                                                打从前世与蓝忘机见面的那一刻起,自己都记不清到底惹毛了他多少回,便是真被他禁言,他也照旧能用别的法子逗他,因此,他不过是安静了一小会儿,便又故态复萌,不怕死的打算继续撩拨他。
                                                不怀好意凑到蓝忘机的身边,魏无羡故作轻佻的把手搭在他的肩头,道,“蓝二………”
                                                ‘公子’二字尚未发出,蓝忘机转头看了他一眼,魏无羡便觉上下唇黏在一起,口里只能发出“唔唔唔”的声音了。
                                                靠!他还真的对他施禁言术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8-17 15:16
                                                  耳边终于恢复‘清净’,蓝忘机闭了闭眼,轻吐出一口气后,抬脚往旁边走了一步,错开站在门边的魏无羡,往房中走去。
                                                  魏无羡紧随其后,右手抱着蓝忘机的胳膊,左手指着自己的嘴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示意他解开自己的禁言——
                                                  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可不想真的被他禁言一炷香的时间啊!
                                                  蓝忘机面无波澜的走到茶桌边坐下,欲将自己的手从魏无羡的臂弯里抽出,却反被他抱得更紧,一时无言。
                                                  须臾,他侧首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他,轻声道,“可还胡说?”
                                                  魏无羡一听,眼底骤亮,当即摇头——
                                                  不会。
                                                  才怪!
                                                  蓝忘机眸色清冷,极为专注的盯着魏无羡,似在衡量他方才的摇头有几分可信度……后者为显‘诚意’,更是努力的睁大双眼,轻轻地摇晃着他的手臂,嘴里还配合的发出“唔,唔,唔”的残碎音节,就差没把脑袋钻到蓝忘机怀里拱了——
                                                  他此刻的作为与当年紧抱着蓝忘机腿不放的阿苑又有何不同?
                                                  只是,魏无羡此人,天生脸皮就厚,这种撒娇卖萌的事从前也没少做,但也仅限于对着他师姐和蓝湛,是以,习惯成自然,他恍然未觉自己身为一个男人却在对着另一个大男人撒娇、讨好,的行为若落到蓝忘机以外的旁人眼里,究竟有多么的‘可耻’。
                                                  他的眸,在烛火的映衬下,亮得格外灼人。
                                                  一颗心,好似化为春江水,无名的暖意肆意流淌过四肢百骸,唇角的弧度略向上扬了扬,移开眼的同时,亦解了施在他唇上的禁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17 15:16
                                                    存货发完,欢迎入坑的小伙伴们一起进入等更环节,也希望大家看完后面能多多留言,点赞,任何的只言片语都是对本楼的鼓励,爱你们,么么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8-17 15:18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8-17 15:37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8-17 15:59
                                                          TMD楼楼给我更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8-17 16:37
                                                            我很直,但是我磕忘羡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8-17 1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