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淀吧 关注:111贴子:1,557

现在代淀吧感觉有点冷 发个文暖一下叭 文笔不好别介意⊙﹏⊙“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现在代淀吧感觉有点冷 发个文暖一下叭 文笔不好别介意⊙﹏⊙
“喂鹿台 快点的”手鞠一边收拾行李一边喊到“是是…麻烦死了”鹿代懒散地从房间走了出来“准备好了吗 去把井阵和蝶蝶叫过来吧”手鞠把行李抬到走廊 “知道了”鹿代换上鞋子 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真是的…和他爸一个样”手鞠无奈的抱怨道,鹿代慢悠悠的走到山中花店,井阵已经准备好正等着鹿代“真慢啊”井阵笑着说道“啰嗦…接下来我去找蝶蝶 你也一起来…”“等等”井阵叫住鹿代“我们这还是去哪里 手鞠阿姨也不跟我们提”鹿代想起是要去我爱罗那里 挠了挠头说道“我舅舅那…砂隐村啦”“砂…隐…村…啊”井阵坏笑道“怎么了 快点 要不然等等又要被老妈骂了”“是是!”井阵背上包 一路走到蝶蝶家门口“你们也太慢了吧 让我等了这么久”蝶蝶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们 “抱歉抱歉 走吧”说完 三人走到火车站和手鞠汇合
糟了…鹿代看到不远处的手鞠 “鹿…代!”“是是…错了”手鞠叹了口气 “上车吧”“喂老妈 去砂隐村干什么啊”“什么 去砂隐…村?”蝶蝶一脸懵逼地问道 “是的 我爱罗那边出了点麻烦 我们去看一下什么情况 需要在那边待几天”手鞠解释道 “也就是说 新希他们也在帮忙处理着”井阵问道“嗯,这是必须的 带你们长长经验”鹿代靠在旁边的柱子上 他迷迷糊糊地想着“新希他们…新希…还有夜土?!”他猛然挺直腰,手鞠疑惑的看着他“怎么了”鹿代一只手放在额头上“没事”“真是的 最近到底怎么了 反应这么迟钝”鹿代没在讲话 “夜土啊…之前和鹿代对战的那个女孩吗 他好像是勘九郎叔叔的下属”蝶蝶问道“嗯…私底下也是我的学生”手鞠回应说道“下车了 带好东西”手鞠提醒鹿代等人 刚下车 就看到了新希一行三人 “好久不见啊 新希”手鞠微笑的打招呼“今天就由我们三个带领你们到父亲大人的办公室”新希礼貌地说道“嘛…辛苦你们了”鹿代跟着说道 他注意到后面那个戴着兜帽 带着耳机的女孩 金色的刘海挡住了她的脸 “啊啦 夜土酱”手鞠高兴地抱住了夜土“您好手鞠大人…好久不见”夜土原本不想发话的 她看到手鞠大人对她这么热情 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主动和其他几个人打招呼“你好 我是蝶蝶 请多指教”蝶蝶拿出一片薯片递给夜土 “啊 谢谢”夜土接过薯片“吃过我的薯片的人 就是我的好朋友啦”蝶蝶笑着说道 “嗯!谢谢你”夜土开心的说道“你好我是…”“鹿代”井阵还没说完 鹿代就插上了话“额嗯…你好”夜土尴尬的说道“喂鹿代”井阵无语地看着他 是想在女生前出风头嘛…
新希三人带着手鞠四人一路走到风影办公室就看到我爱罗和勘九郎正在商量这什么 “手鞠!”勘九郎看到好久不见的姐姐 激动的说到“好久不见啊 我爱罗 勘九郎”“任务结束就留在这里几天吧 带着鹿代井阵和蝶蝶好好玩一下”我爱罗说到“啊 我知道了 什么事这么着急 说吧”手鞠把任务放在前面 三姐弟聚会的时间还有大把“是这样的 最近守鹤被盯上了 有叛忍想夺回守鹤 因为这个村子遭到了严重的威胁”“那我们该怎么做才能帮到村子呢”井阵问道“我们先暂时巡逻 分成三个小队 手鞠就先暂时和我们在一起 如果实在打不过 就退下”我爱罗继续说道“这样吧 新希和蝶蝶你们两个一起行动 你们去巡逻边界的地方 井阵和矢你们负责村子中央 鹿代和夜土 去巡逻边界的另一端 开始行动吧 ”勘九郎吩咐到“是”六人走出门口 开始执行任务
夜土和鹿代走到要求巡逻的地方 两人路上 谁也不搭理谁 鹿代感觉到十分尴尬 开口道 “为什么他们要盯上守鹤”夜土听到他的问题“当年第四次忍界大战 守鹤被敌人抓走 还把其他尾兽也抓走了 后来他们激活了十尾 对忍者世界的危害很大 所以我爱罗大人就将守鹤藏在村子里 不料 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发现的…”之后的话没说下去 鹿代大概懂了什么意思“这样啊” 两人继续赶跑着 夜土感觉到不对劲 她伸手示意鹿代停下来“怎么了”鹿代问道“我听到了…不远处有脚步的声音”鹿代想到她是一个听力好到恐怖的家伙 听着她的指挥停了下来“敌人就在不远处 怎么办 直接上还是…”“我想想”鹿代开始想战略“有了”他靠到夜土的耳朵前把他的想法说了出来“原来如此 那…这样真的可以吗”夜土摘下兜帽问道“没事的 相信我 上了” 两人分开 分别站在几个叛忍的旁边 鹿代知道夜土的听力很好 想说的话都在心里默默的说了出来 他相信夜土能听得见的 “夜土”夜土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她继续认真的听道“等等我先站在背后用影子模仿术把他们抓住 然后你再挥动你的头发把他们打趴 知道了吗 看好时机”鹿代慢慢的跑到敌人不经意的地方 “影子模仿术!”一道黑色的影子直线冲了出去 “怎么回事 …怎么…怎么动不了了…”几个叛忍还没反应过来“夜土!上吧!”鹿代大喊到“忍法•超音波!”夜土挥着自己金色的长发 把几个叛忍打晕了 鹿代拿出绳子 把他们绑了起来“下手真狠啊”鹿代挑了挑眉说道 夜土注意到他这个表情 红了红脸 鹿代看到她逐渐升温的脸 手搭在她的额头上“怎么了 发烧了?”夜土睁大眼睛 往后面退了几步 紧张的说道“没…没事 你在这里等着 我…我去交报告”然后头也没回的直接溜了 鹿代疑惑的看着这一幕 女人真是麻烦-啊……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9-08-17 21:58
    代淀超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17 22:22
      接着写下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18 04:35
        接着写(顶顶顶•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18 12:10
          鹿代坐在旁边的岩石上,时不时看着旁边的几个叛忍,是不是的仰望天空,“鹿代”突然传来了一个甜美的声音,鹿代从岩石上跳了下来,夜土继续说道“报告已经交好了 等等就有人把这些人带走,我爱罗大人让我带你到处走走…”“带我去吃点东西吧”鹿代爽快的答应了“可以 走吧”夜土带着鹿代走到一家丸子店 两人找到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夜土先问道“你想吃些什么”鹿代想了一会“有栗子蛋糕吗”“你好,来一份栗子蛋糕再来一份三色丸子”夜土往右边靠了靠大喊道“好嘞”随后,夜土拿出了一份资料 开始整理着 鹿代慵懒的托着腮,一直在仔细的打量她,夜土似乎知道有人在看着她 吓得她眼睛不敢乱晃,只得一直盯着资料“什么东西啊”鹿代随意抽了一张资料认真的看着“叛忍的信息”夜土说道“为什么砂隐这么多人叛逃呢”鹿代疑惑的问道“这些都是以前很久的 其实我也觉得为什么我爱罗大人要求把所有以前叛忍资料找出来并按他的要求整理出来…”“那…要我帮你吗”鹿代轻轻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问道,夜土见他这么说了 很是高兴,当然没有拒绝“等等噢…给你…你帮我把这些按年龄大小排行,从大到小”夜土找出了一沓资料,鹿代坐正了起来 开始帮助夜土整理资料,两个人认真地整理起资料,鹿代不费工夫不一会就整理好了 夜土拿出一个文件袋示意鹿代把整理好的装进去 “呐 可以了”鹿代把文件递给夜土 夜土双手接过“谢谢!你可帮了我大忙!”夜土笑得很开心,鹿代见了 就没那么闷热无聊了 “来 一份栗子蛋糕 还有一份丸子”“谢谢”两人同时说道,就开始品尝了起来。
          “接下来…你想去哪里”夜土一手抱住文件一边问道“到处走走吧”鹿代心情很好的说道“那那那我带你去一个我经常去的地方 那里能看到我们整个砂隐!”夜土激动说道“诶…可以”鹿代答应了,夜土带着鹿代爬到了一个山顶上 那里很宽阔 而且很凉快 “你在走前一点你就能看到整个村子了”鹿代听言 往前走了几步 面前正是一片密密麻麻的房房屋屋 还有最显眼的风影办公的地方“哇”鹿代惊叹道“这里是砂隐村最高的地方”夜土找了个空地坐了下来“你们木叶村肯定也很大吧”鹿代坐在夜土的旁边“也不算太大 没有像你们村这种地方”鹿代双手放在后面撑着自己“你们比我们先进多了,而且火影大人还是我爱罗大人的好朋友呢”夜土继续说道“两边村子很早之前就建立起友谊了,现在这么和平也是源于他们啊”鹿代看向天上的云“可不是嘛”两人坐了许久 “你是我妈妈的徒弟吗”鹿代问道“啊,是的,手鞠大人说我和她的属性很相似,而且我又不懂得使用 于是她就收我为徒”“你的父母呢”鹿代又问道,夜土有些低落的说道“我的父母啊……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鹿代注意到这个表情 连忙道歉“对不起啊问了不该问的”夜土摇摇头“嗯…没事,已经过去了”她抬头看向天空 鹿代一直看着她 他似乎感觉到有些心虚…“我们现在回去了?”夜土转头问道,鹿代站了起来“嗯 走吧”
          风影办公室内 “父亲大人 为什么不派一些人去村外边界看看呢”新希问道“先别打草惊蛇 你的想法很好 但是时机未到”我爱罗边翻资料边说道“鹿代呢 怎么还没回来”蝶蝶边吃薯片边问井阵道“不知道 应该要回来了”井阵在一旁画画,门外鹿代和夜土走了进来“你们回来了”手鞠看到夜土和鹿代说道“嗯,那些人被带走了吗”鹿代开口问道“嗯,带走了 但是其中一个人不知道中了什么毒死了”勘九郎双手合十闭着眼说到“中毒?!”夜土惊讶的问道“嗯,具体原因还在查 需要等”我爱罗说道“敌人很荆手嘛…”鹿代自言自语道 “头目为了不说出情报,竟然放毒自杀”夜土跟着说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18 16:17
            楼楼的格式能不能松散一点,这样看着太密密麻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18 16:56
              今天还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18 17:44
                “准确的来说应该是他早先给自己下毒,等我们抓到他们,药效就会起作用”鹿代皱着眉头说道,“嗯…鹿台说的也有道理”手鞠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好了,今天都辛苦大家了 ,晚上一起来聚个餐”勘九郎提议道“wow!聚餐”蝶蝶双眼发亮,薯片差点掉在地上,新希无奈的动用黑沙把它接住了,然后递给蝶蝶“啊 谢谢啦”然后继续吃起薯片“真是的”井阵把毛笔墨水收在自己的小包中跟着站了起来“听说砂隐村的墨水比我们村的还要密,我可以去采购一些吗手鞠阿姨”“当然可以 那个 矢你带他去看看吧”手鞠说到“是…走吧”两个人往门口走去“那你们也在这附近转一下吧 晚上的时候记得早点回来”手鞠对鹿代说道“太棒了 我要去买好多好多零食”蝶蝶激动的站了起来 直接往门口跑去“唉”新希知道自己要陪那个胖子一起,不等我爱罗发话就自己跟着去了“那,我们也走了”鹿代和夜土同时起身,手鞠想起自己儿子一直都是那几件衣服“嗯,记得买几件衣服,要不然老是那几件”“是是”夜土跟在鹿代的后面,两人走了出去“那,我带你去买衣服的地方?”夜土走到他的旁边问道“啊,麻烦你了”
                服装店内,“你买好了,就出来 我在门口等你”夜土说道“行吧”鹿代走了进去,这里的风格都很适合鹿代,鹿代随便挑了两套,但是他不知道选哪套“这种事情,都是老妈帮我搞定的,应该女人最擅长这些了吧”他转过身“喂!夜土!”夜土听到鹿代喊他,走进店里“怎么了”“哪套比较适合我”鹿代问得很干脆利落“诶诶…?你在问我吗”夜土紧张的说道“是啊 哪套”鹿代继续问道 夜土有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就这套吧!”夜土果断选择了黑色的那套衣服“啊,谢谢了”然后转身走到收银台,把这套衣服买了下来,他拿着手提袋从店内走了出来“走吧”鹿代说道夜土点点头,低着头不敢直视他,鹿代疑惑的看着她“怎么了?”夜土抬起头急忙解释“啊没事没事,你还想去哪里”“有买烟吗”鹿代问道“诶?烟?有是有…你要…抽?不好吧…”夜土说到“我买给我老爸,他没跟着我们来 所以想买点东西回去给他”鹿代说道“我知道哪家店的烟款式最多,我带你去吧”“啊,麻烦你了”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走在大街上,走过的路上总是有人把他们误以为是一对很幸福的男女朋友…“嗯,就是这个地方了”夜土指着店铺说到,鹿代仔细的看着这家店铺,感觉有些不对劲,“嗯,我们进去吧”,夜土细嫩的手突然被鹿代握住“你…你干什么呢”“嘘…”鹿代小声地提醒道“进去之后 绝对不要松开我的手”“你觉得这家店有蹊跷?”夜土问道“嗯”鹿代简单的回复了一句 夜土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听了他的话 ,慢慢的靠在他身边,两人走了进去,店铺内一片乌黑 两个人慢慢的走进内部,夜土忽然听到有几声音,扯了一下鹿代的衣领,示意他停下来,“有人来了,是早上抓住他们的那两个人,等等我先出去开灯问候他们一下,然后你们趁机把所有通口都关紧,听见没”一个男人和其他几个人偷偷摸摸地说着话,夜土轻轻的踮起脚,凑到鹿代耳朵旁,把刚刚听到的都告诉他,“原来如此啊”鹿代想到了办法,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夜土,两人继续牵牵扯扯地往前走,果然,灯被打开了,迎接出来的是那个男人“你们好,需要些什么呀?”他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们这有什么烟”鹿代问道,旁边的夜土开始紧紧的握住鹿代的手,鹿代注意到这个动作,借助夜土的手结了个印“忍法·影子模仿术!”几道黑色的线控制住了在场的所有人,“真是可惜啊”鹿代嘴角扬起说道“可…可恶…”几个敌人不服气的看着他们两个,鹿代把夜土挡在背后“夜土,你赶紧去找人过来,把这里的人带走”鹿代可能已经猜到后面的小女人已经吓得不轻了,就故意小声跟她说话“我知道了”夜土松开他的手,赶紧跑到警卫室,她微微发红的脸看起来十分好看,“这…这是被占便宜了吗…”她默默地想道,跑到警卫室,她找了几个人跟着她过去,把这一些人全部抓回到监牢中,正好这些人是想夺回守鹤的叛忍的聚集点,把这个地方交给他们,然后他们走到大街上,鹿代懒散地说道“真可惜啊,买不到烟了”“你觉得我们这里有烟的地方只有一个吗?”夜土问道“哦?”鹿代看着她“我知道还有个地方,我带你过去吧”“嗯!”夜土把鹿代带到一个卖很多种木叶都没有得买的烟,鹿代买了一盒鹿丸没有抽过,但绝对适合他的烟,买完之后,两个人就打算回到风影办公室和手鞠蝶蝶他们汇合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19 00:55
                  抱歉鸭,那个格式我不会弄 所以只能这样子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19 00:56
                    衣服是参考这张图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19 00:58
                      2019-10-23 10:58 广告
                      加油,很好看的,请继续写下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19 02:53
                        “鹿代还是一如既往这么慢啊”井阵一边试用刚买的墨水一边说道“啰嗦”鹿代反驳道“老妈,衣服买好了”鹿代把装着衣服和烟的手提袋放到一旁“蝶蝶呢”手鞠打开手提袋,看见了一套黑色的衣服和一盒烟,不用看就知道这盒烟是买给谁的了,“这衣服还不错,怎么,终于能找到自己的风格啦”手鞠把衣服举了起来“夜土帮我选的”鹿代抛下一句话,让旁边的夜土冷颤了一下“拜托,是你问我的好吗”夜土轻轻地敲了一下鹿代的脑袋“嗯,很不错,蝶蝶在买什么呢,都快到饭点了”手鞠把衣服放好,接着门外的蝶蝶和新希就走了进来“我们回来啦”蝶蝶两只手拿着很多薯片,后面的新希低沉着脸,手上也拿了很多蝶蝶的零食“为什么我会…”新希抱怨道“噗嗤”夜土在一旁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出了声,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新希这个样子“很好笑吗”新希转向夜土质问道“啊啊 没事没事 还是头一次看到你这个样子就有些…忍不住”夜土两只手捂住嘴巴“人都到齐了,走吧,去吃饭”手鞠转过身“我爱罗舅舅呢”鹿代问道“今天晚上他们两个还有公务要忙,所以不能过来”说完,几个人放好东西一同走了出去
                        “手鞠阿姨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吃呀”蝶蝶问道“放心啦,绝对能让你吃个够”手鞠自信满满的说道“真的吗,那我就不客气了”蝶蝶一路哼着小曲,非常高兴,“真是的,也不知道这个胖子哪来的动力”井阵抱怨道“她一直都是这样吗”旁边的矢终于发话“是啊,一直这样,我们都懒得说她了”井阵挥着手继续说道,“那些人,带走了吗”鹿代开口问一直站在他旁边的夜土“嗯,抓走了”夜土回答,“那就行,但是这事…不简单”鹿代怀疑还有幕后黑手…“你的意思是…?”夜土懂了他想表达些什么,“嗯…”鹿代简单回答了一句,几个人走到饭店,一位年轻人热情地跑出来迎接“啊!手鞠大人啊,好久不见了”原本经营这家饭店的老爷爷已经去世了,当年,手鞠还是个六岁小孩,经常到这里吃饭,现在,老爷爷的儿子继承了这家饭店“嗯,特地来你们这里光顾一下”说完,给他们让路,几个人走了进去找了一个比较大的位置坐了下来,夜土坐在最里面,鹿代看了看就坐在她的旁边,“嗯…好怀念这种感觉,变化很大呢”手鞠惊讶地观察四周,“是啊,多亏了我爱罗大人把村子做的这么好 几位客人,想吃些什么?”那位年轻人摆好茶水,跑去拿了一个小本子和一只笔对他们说道“嗯,我就来这个套餐吧,以前小时候最喜欢吃的”手鞠指着一个带有栗子蛋糕套餐的图片说道“是…旁边几位呢”“我也要一份这个套餐”鹿代指着手鞠刚刚点的套餐,鹿代和手鞠一样,喜欢吃栗子“是…其他人呢…是…是…这位小姐呢”夜土翻了一下菜单“我要一份三色丸的套餐”夜土指着照片“你很喜欢吃三色丸吗?”鹿代问道“嗯,我觉得很好吃”夜土喝了一口杯子里的仙人掌茶水“是…好的,我们现在开始准备!”说完,就往厨房里面走,几个人开始做自己的事情,蝶蝶吃着她那所谓的开胃菜“薯片”,旁边的新希一言难尽地看着她,她的食量让他咋舌,矢和井阵两个人聊了起来,两个人有了独特的共同话题,夜土和鹿代则是把今天所有的事情交代给手鞠,“你们两个挺有默契的啊”手鞠夸赞道,“啊…是吗”夜土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想起自己的手被握住过,慢慢地羞红了脸 手鞠看到这一幕,也看出了写什么,努力的创造机会让夜土和鹿代接触,“鹿代,下次夜土到木叶,你得好好带她走走,听见没”手鞠教导道“啊…真麻烦,知道了”鹿代托着腮,摆弄着一颗“玉”的棋子,手鞠又找到了一个话题“你想想,你将来要守护的那个“玉”会是谁”鹿代顿了下来,“不知道”然后继续摆弄那颗棋子“你将来会知道的”手鞠也没抱怨也没生气,耐心的告诉他,“我想守护的…那个“玉”吗…”鹿代小声地说道,“怎么了”夜土看到鹿代失落的样子,忍不住就问了,鹿代听到这话,笑了笑“没事,就是有点心事”然后笑着回应她,夜土看到鹿代对她笑 而且笑得很开心的样子,精致的脸逐渐涨红,鹿代直男癌发作了…他看到夜土脸色绯红,一只手搭在她的头上 “你发烧了?”鹿代问道 ,夜土注意到这个动作,缩到角落,“没…没有”她支支吾吾地说道,“是吗,那就好”鹿代把手伸了回去,夜土也跟着坐正了起来,她在心里默默的抱怨道“这个笨蛋,到底是有多直…”连续两次地问她有没有发烧 在他看来脸红就是发烧了…有些不可思议…旁边的井阵和蝶蝶坏笑的看着这一幕,然后传来了一股香味“来,两份栗子蛋糕套餐………最后还有一份三色丸套餐”“来啦!”蝶蝶流着口水仔细的看着自己点的东西,新希看着这一幕,忍不住说到“真…恶心…”“你说什么?”蝶蝶转过头用着恐怖的眼神看着他“没事没事…真是的”他想为什么要坐在她的旁边呢…套餐很丰富,有咖喱饭,有沙拉, 还有味增汤,“我开饭啦!”所有人一同说道,然后开始享受这顿美好的晚餐,气氛很愉悦,咖喱饭也很好吃 气氛还算很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19 09:18
                          鹿代最先吃完,他决定出去外面透透气,示意夜土给他让一下道,让他出去一下,鹿代出去后,夜土感到有些无聊,自己的伙伴和他的同伴聊得很开心,手鞠大人也因为公务就先走了,实在憋不住了,她倒了两杯茶走了出去
                          “啊…黑黑的,什么也看不清…”鹿代靠在一旁的墙壁上自言自语道,“老爸在干嘛呢…”“鹿代?”夜土走到他的旁边,鹿代看到夜土“怎么了”,“没事…里面似乎没有我说话的余地,也就跟着出来透透气啦”她把茶递给鹿代“啊,谢谢啦”鹿代接过茶水,一阵风吹过,夜土金色的长发随之飘了起来,那道刘海也跟着撩了起来,右边的眼睛露了出来 整张脸蛋有些润红,看起来十分精致,十分漂亮,鹿代注意到她的样子,真的很漂亮,他忍不住夸赞道“你…长得…很好看”,夜土遮住自己的嘴巴,“你…刚刚…在说我…长的很好看?”鹿代点点头,夜土又一次涨红了脸,鹿代很是疑惑,又一次摸着夜土的额头“你发烧了?”“你真的是一个…大笨蛋啊”夜土看着他“嗯?怎么了”鹿代问道,夜土抓住额头上的那只手,“我没有!发烧”夜土生气地鼓着嘴跟他说话,鹿代赶紧把手缩了回来“嘛嘛…知道了”夜土继续鼓着嘴,转过身不看向他,“你…生气了?”鹿代挑了挑眉头走在她后面“我没有”夜土丢了一句话给身后的鹿代“别生气啦,我怎么你了嘛”鹿代把手搭在夜土的肩上 她迟钝了几秒懵在原地,然后转身看向鹿代“你这是第几次问我是不是生病了”鹿代想了想,正要开口的时候,夜土继续说道“一个人脸红不代表她真的生病了,知道没”她十分严肃的说道,鹿代很讨厌别人对他说教,但这次不同,他继续哄道“是是…我知道啦”“你啊…”夜土有些无奈的看着他,然后继续转过去看向天空,“乌黑麻漆的,什么也看不到,你在看什么”鹿代问道“找星星”“嗯?”鹿代疑惑地看着她“据说,我这一头金色的长发,是母亲最后留给我的东西”夜土低着头,慢慢的说着“在我刚出生的那一天,母亲因为失血过多就去世了,然后我的父亲迷恋上了赌博,把母亲唯一留给我的遗产全部败光了,最后被追债导致精神分裂,疯了”鹿代听到她有这样经历,十分同情的看着她“这样啊…”夜土点点头“最后,是我爱罗大人知道有人想获得我这金色的长发,就收我为他的学生,他十分关照我,所以…我才能有今天”“没想到你会有这样的经历啊”鹿代说道“嗯…都习惯了”,夜土继续说道,鹿代不知道该怎么说是好,“走吧,我们进去,外面有些凉”他轻轻的握起她的手,“什么事都别想了,现在的你很好,别去想太多”夜土有些惊喜地看着他,点了点头,但最后还是松开了鹿代的手,让鹿代有些失望,夜土敲了一下鹿代的头,笑着对他说“好啦,进去吧”,鹿代见她似乎振作起来,开玩笑的说道“你这是第几次敲我了”“就两次”然后不理他转身走了进去“真是的”鹿代有些失笑的看着她的背影,也跟着走了进去
                          “胖子…你还要吃多少啊”井阵一脸嫌弃的看着她,蝶蝶一手拿着面包一手拿着章鱼丸看着井阵“怎么了 有意见吗”“没事 你赶紧吃吧”新希实在呆不住了,只想早点走人 看到后面走过来的鹿代和夜土“怎么,你还在吃啊,我还以为你现在肯定吃饱了”鹿代对蝶蝶说到“你想多了…”井阵看向鹿代,“蝶蝶,快点吧,等等说不定人家都打烊了”鹿代提醒蝶蝶,“知道了”蝶蝶吃完最后的烤肠,“吃饱了”她满足的拍着肚子“接下来我带你们去你们休息的地方吧”夜土说道“嗯嗯,麻烦你了”蝶蝶站了起来走过去挽着夜土的手,“走吧”鹿代和井阵还是一脸嫌弃的看着蝶蝶“真是的…”两个人走在蝶蝶夜土的后面,看着她们两个有说有笑,鹿代忍不住想上前搭话,但是旁边的井阵叫住了他“怎么了”“你是不是…对那个叫夜土的女孩有意思啊”井阵不怀好意地看着他“怎…怎么可能”鹿代听到这话忍不住红了红脸“看,脸都红了”井阵笑着指着他“快停下啦井阵”鹿代示意井阵把手放下,还好前面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到了旅馆“里面的服务生都知道你们是我爱罗大人的贵客,我爱罗大人都帮你们安排好了,进去之后自然有人带领你们找房间,我先失陪了”夜土向三人挥了挥手,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三个人还没反应过来,三个人就走了进去,刚没到门口,就有人迎了上来,把三个人围了起来,三人震惊地看着这一幕“这…安排了也太周到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19 10:26
                            下午再更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19 10:28
                              更文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19 14:42
                                “房间是分开的吗”鹿代井阵和蝶蝶走在旅馆长廊上“应该是吧 可是只有两个门的钥匙”井阵把钥匙递给鹿代和蝶蝶“那井阵和鹿代一个房间,我自己一个咯”蝶蝶说道“可以,早点休息”井阵和鹿代把蝶蝶送到房间门口,道别后,两个人走到自己的房间,“感觉有点不适应…”鹿代看到桌子上的一本书,拿起来看了几眼 “还好吧 有桌子就行”他坐在一旁的书桌,拿出画本,开始用新墨水开始画画“真是的,你啊”鹿代走到井阵旁边“墨水好用吗”他指着井阵的墨水问道“还好吧,没想像中那么好”井阵娴熟的涂着颜色“啊…真麻烦”鹿代扑向大床,竭力的大喊了一声“小声点,我在画画呢”井阵警告鹿代“是是…”没在想那么多了,也有点困了“井阵,我把大灯关了噢”鹿代说道“关吧,这里有一个台灯”“啪嗒”鹿代把房间内的灯关掉了,有一道微弱的灯光从井阵那里发散出来“嘛 井阵 早点睡 我先睡了”“知道了”,鹿代盖好被子,把头发放了下来,然后躺下,不一会,他进入了甜甜的梦乡里
                                夜土走到一个没有人的平地,然后慢慢的坐在地上 “今天似乎没有星星呢…”她自言自语地说道,“过一会,就回家吧…”那个一个人都没有的家,那个让她充满恐惧的家…
                                第二天,鹿代早早地起了床,旁边的井阵还在熟睡着,鹿代走到卫生间,开始洗漱,穿好衣服,把头发扎了起来,走到阳台,一道强烈的光直射鹿代的眼睛,鹿代意识性的用手挡住了阳光,然后往下看了看,旅馆附近有很多来来往往的人,大部分都是正在执行任务的人,然后井阵突然间从房间走了出来,打了个哈欠“起这么早啊”鹿代转过身“等等叫上蝶蝶去吃个早餐吧”井阵挠挠头“是是,我去洗漱,好了再来喊你”然后又走了进去,鹿代转回身,继续盯着这些来来往往的人,他看着看着,好像看到三个很熟悉的人,他先注意到一个带着兜帽的…“兜帽…?夜土?”他走回房间“井阵,好了没,夜土他们三已经在下面了”“啊?在下面干嘛”井阵已经收拾好了自己,“我也不知道,但是他们好像在等我们,赶紧下去吧,让他们等太久也不好”“嗯,知道了,去把那个胖子叫出来”两个人锁好房门,小跑了出去,蝶蝶正在去往夜土那边,看到后面正在飞奔过来的两个人“蝶蝶?”两个人同时叫到“你们真是一如既往的…慢呢”然后转过头,继续往前走,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叹了一口气,跟在蝶蝶的后面,走出大门口,果然新希三人已经在门口等着了“真慢”新希抱怨道,他们已经站在原地很久了,路上的人一直在看着他们,十分尴尬“嘛嘛,意外意外”鹿代辩解道“走吧,先把你们的早餐搞定了”夜土热情的招呼三人,几个人走在砂隐村的大街上,很显眼,他们走到一家早餐店,鹿代买了块面包和一瓶牛奶,在路上吃了起来,井阵和蝶蝶也跟着买了面包,只不过蝶蝶多买了几块而已,把早餐安顿好,新希把他们带到风影办公室“父亲大人”手鞠,我爱罗和勘九郎都在“嗯,你们来了”我爱罗严肃的说道,他接着又说道“今天的任务,去把这些名单上的人揪出来,他们隐藏在村子,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地方,按照昨天的分组,开始任务!”所有人接过名单,“是!”然后开始执行任务,鹿代和夜土走在走廊边,反复看了几遍名单,“这些人,应该都很荆手吧”鹿代说道“他们既然有胆抢守鹤,这个对他们来说肯定是小事一桩”走出大门口 ,“先去这个地方看看把”鹿代指着昨天去看的那家烟店“为什么?”夜土问道“这里是之前敌人的老窝,那么 应该留下了一些痕迹 我们可以去看看”鹿代解释道,夜土点点头,两人小跑跑到昨天那个地方,到达目的地,这里变得乱七八糟的,根本没有收拾,夜土生气的看着这一幕“那几个笨蛋…真会偷懒啊”鹿代笑了笑,走上前,观察着一些木头和他们留下的东西“这些信息真的能帮助找出敌人吗”夜土跟着走了上来“不试试怎么知道呢”他拿出一个塑料袋,把东西装进里面,然后对夜土说“走吧,我们去找下一个地方”,两个人小跑到这里附近,看到新希和蝶蝶,两个人走上前去“新希,蝶蝶”夜土叫到“夜土?”新希看到后面正朝着他们走开的夜土和鹿代“你们这里有什么发现吗”鹿代问道“有是有,但是 这些似乎都是暗号 我们准备带回去交给暗号班解读”新希指着一些密密麻麻的暗号 “正好 我在他们其中一个窝点找到一些关于他们的东西 回去让他们检验一下 把检验结果和这些暗号结合起来,再看看井阵他们找到什么 结合起来说不定就能找到这些人 ”“现在去找井阵他们?”蝶蝶站了起来,对大伙们说道“可以 走吧 时间要紧”鹿代发话,几个人跟上,不一会就找到了井阵和面具男“我们找到了一罐小瓶的血,应该是对方的”井阵把那一小瓶血交给鹿代 鹿代仔细的看着这瓶血“接下来,先把这些暗号交给暗号班解读,然后再把我们找到的东西和这瓶血交给实验班吧”新希用沙子把这些东西传递到各个地方,暗号班开始解读这些信息,实验班正在检验着鹿代找到的东西和那瓶血,“接下来,只需要等待消息就行了”新希继续说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8-19 16:27
                                  还有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8-19 17:42
                                    几个人在原地等着消息,过了一会,夜土就收到了相关信息“夜土大人!我们把所有暗号和你们搜索到的东西检验过,查出这些东西在村子后面有一个废旧的工厂,敌人窝点可能在那里”“我知道了”夜土把刚刚所有听到的告诉了所有人“那现在我们赶过去,等等我先有影子模仿术控制住他们,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六个人飞快地跑向旧工厂,临近工厂,六个人慢慢的停下脚步,声音放小“到了”新希示意大家停了下来,几个人分开躲进附近的草丛“夜土,接下来得靠你了”鹿代在一旁说到“交给我吧”夜土听取内部有没有什么动静,“有了!”夜土叫到,她听到了离他们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不好!他们朝我们这边走过来了”“嘁,就好像知道了我们行踪一样”鹿代拿出苦无,“准备上了!看招…影子模仿术!”鹿代操纵着影子控制住了正在走过来的人,“砂爆枢!”新希跳到敌人的背后,用沙子把他们包住了起来,然后炸开,突然,后面有人偷袭鹿代,“音遁·超声环!”夜土甩出自己的头发,发出一环又一环的音波,“超兽伪画!”“部分倍化之术!”井阵和蝶蝶配合打倒了潜伏在一旁的敌人“别分心!夜土!后面!”鹿代看到夜土后面有一个拿着苦无的人,正向夜土刺去“黑科技…”矢躲在敌人的后面,操纵着傀儡把敌人打到了,鹿代叹了一口气 缩回影子,“好了,名单上的这些人都在这了,把他们抓起来吧”鹿代从包里拿出麻绳,递给其他几个人,抓捕成功后,又是一件大事发生了,我爱罗佐助正在和大筒木蒲式打了起来,几个人匆忙跑回风影办公室,“老妈!”鹿代边喘气边叫到,勘九郎正忙着指挥部队去支援,手鞠在一旁紧张的看着,听到鹿代的话,走到他们的面前“听着,这些不是你们该管的事情,呆在这里别乱走动”“但是!”新希紧张的说道“新希,遇到这种情况你越是要冷静,你的父亲并不弱,佐助也是,他们两个会搞定敌人的”新希低着头,握紧拳头,“大筒木蒲式…?”鹿代咬了咬牙,找了一个理由搪塞的过去“那我们去修行场练习”不等手鞠回答,向所有人使了个眼色“走吧”五个人跟着鹿代走出大门“鹿代?”新希疑惑的看着他,鹿代深呼吸“听着,我知道你想去支援,这种情况下无论怎么说我老妈绝对不会答应的,现在我们只能偷偷的过去,不要被任何人发现了”“真的要这么做吗”夜土在旁边说到“啊,我们不能干坐着,走吧,反正我们知道他们现在在哪”新希思考了许久“那我就听你的”井阵和蝶蝶互相看了一眼,既然都这么说了,那他们也就跟着去了。战场上“喔喔喔,多么漂亮的查克拉呀”蒲式挥动着佐助的查克拉夸赞道,“佐助先生!”博人紧张的看着他,“你来的真是时候啊,漩涡…博人”蒲式不坏好笑的看着博人,佐助拿着刀硬闯了上去“别小瞧我!”“喂别冲动佐助!”我爱罗看着跑上去的佐助,蒲式用了佐助的瞳力,把他关到了另一个空间“时空间忍术?博人!退下!”我爱罗走到博人前面,用沙子挡住了攻击,鹿代几个人赶到现场“博人!?他怎么在这里”鹿代疑惑的看着他,新希忍不住的跑了出去“喂新希!”夜土大喊到,新希使用黑沙对敌人进行了一下攻击,蒲式被新希的沙子硬生生的压在地上,他的嘴角扬起“太棒了 再让我高兴点啊”然后像是透明了一样,钻进了底下,新希赶紧收回沙子,然后时时刻刻关注着底下有没有人,夜土听到底下有动静,她大喊到“新希!脚下!”新希听到这话,赶紧往后退了几步,果不其然,大筒木蒲式从地下蹦了出来“这听力也不错呢,要不,送给我吧”当蒲式要动手的时候,“影子模仿术!”蒲式被控制在原地“影子…模仿术吗…奈良家的人…越来越有意思了呢”,博人沿着影子看向鹿代“鹿代!?”鹿代使劲全力控制着他,我爱罗见是一个好机会,操动沙子趁机把佐助救了出来,然后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蒲式挥动鞭子抽打着我爱罗的沙子,都被我爱罗挡了下来,博人立马赶了过去“佐助先生!佐助先生!”他使劲摇着他“嘛…没什么大碍了”佐助睁开一只眼吃力地对博人说道“博人!新希!你们赶紧把守鹤带到木叶去”新希疑惑的看着我爱罗“别说了!快去!我这里撑不了多久”新希听闻,虽然有些不情愿,两人一起把守鹤带到木叶,“哼,真可惜,下次再来会会你们”蒲式把自己传送到了另一个地方“休想逃!”我爱罗正要使出沙暴葬送的时候,鹿代阻止了他“舅舅,他已经走了,没必要消耗这么多查克拉”我爱罗把手放了下来,“也是”然后走到佐助面前“佐助,我现在把你带到我们村养伤”“啊…拜托了”“夜土,你来治疗一下佐助先生,等等我会派人来到这里把佐助带走”“治疗?”鹿代疑惑的说道“是!”夜土走到佐助旁边,跪了下来,然后两只手搭在佐助身上 开始为他治疗几个人走了过去,鹿代不可思议的说道“可以啊夜土 你还会医疗忍术”“以前跟着学过,也不怎么娴熟”夜土说完继续专注治疗佐助,佐助痛苦地闭了闭眼,刚才真的…好痛呃…后面,医疗部队朝着几个人的方向跑了过来“接下来就交给我们吧”两个人把佐助抬了起来,用最快的速度赶回到医院“竟然会抓住这个时机来抓守鹤”鹿代皱了皱眉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19 20:21
                                      根据TV原创我改动了一下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19 20:22
                                        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8-19 20:33
                                          继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8-19 20:33
                                            “把守鹤带到木叶村,应该暂时安全了”夜土说道“如果这么说,蒲式…会不会去找我们村的麻烦呢”井阵问道“应该不会吧 爸爸们都这么厉害,不用担心啦”蝶蝶自信的说道“这个大筒木蒲式…和桃式完全不一样 感觉强了好几倍”鹿代有些不好的预感…
                                            “那个叫漩涡博人的孩子 右边的眼睛 不简单呢”蒲式邪魅的笑了笑“那么 让我看看你的瞳力到底有多厉害吧,漩涡博人……”
                                            几个人走回风影办公室的路上,刚进门,手鞠就生气的走了过来“谁允许你们去战斗的!”鹿代害怕的看着这一幕“嘛…嘛…别生气了”“嗯?听说还是你带头的?”手鞠慢慢逼近鹿代,鹿代被吓得不轻,旁边的夜土偷偷的哭笑着“怎么着,鹿-代?”她按了按手指,像似做出一副准备要打他的样子 鹿代吓得坐在地上“没办法了 帮你一马吧”夜土想道 当他感觉自己要完蛋了,夜土走了过来“手鞠大人,别生气了,你看我们不是好好的吗。”夜土劝阻到,手鞠还没下手,听夜土这么一说好像也有点道理,就停了下来“下次再好好的教训你”鹿代叹了一口气,照这样发展下去,他脸上肯定又有了一个巴掌印的“啊…多谢了夜土 要不然我可能就死定了”夜土听着他的道谢“没事啊,下次别再做这么傻的事情了”然后把鹿代扶了起来,手鞠满意的看着两人的举动,也就不在追究刚刚发生的事情啦,他已经长大了,不用这么拘束他了
                                            鹿代和井阵先回到了房间,鹿代仍然在思考刚刚发生的事情 井阵也像昨天那样,继续画画,“一尾守鹤…………九尾九喇嘛…”鹿代把一至九尾说了出来,“第一次桃式像抓九尾,现在蒲式想抓一位,那有没有可能下一个抓的就是八尾?”鹿代猜测道,开始往更麻烦的地方想去,想到中午都没好好的吃饭 算了…也不饿,睡一会觉吧,那样来那样去的真麻烦……鹿代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好想跟老爸下棋啊…他现在在忙什么呢”鹿代想着想着 突然想到“对了!棋子”他激动的喊到 井阵转过头“鹿代!小声点!我在画画呢”“啊啊,抱歉抱歉”然后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一盒棋子,铺开开始摆棋子,“把一至九尾当作是九颗步兵,然后…九尾先被桃式袭击过一次,最终失败了,蒲式袭击守鹤这次也算失败了,然后假设有可能敌人下一个要袭击八尾,然后下一个有可能是二尾,找这个规律下去…”鹿代拖着腮,思考了许久…
                                            “我爱罗 把守鹤送回木叶真的好么”手鞠问道“嗯,我相信鸣人”他回答道“但愿一切不要发生的太突然”勘九郎闭了闭眼睛,“我现在去看看佐助”“嗯 去吧”,勘九郎走出办公室,走到了医疗室,佐助已经治疗完毕 正躺在病房,勘九郎礼貌的敲了敲门,佐助抬头看向门口“你怎么来了”“我来看看你怎么样了,还有就是,关于大筒木蒲式的事情”勘九郎坐在佐助的旁边,耐心的听着佐助把话说清楚“漩涡博人,你应该耳熟吧”“鸣人的儿子吗”勘九郎说到“我上一次用了轮回眼看到了桃式和博人的对话,博人继承了大筒木的力量,我想,他们先从木叶下手,就是为了见识一下博人的瞳力,还有,手上的那个印记”勘九郎沉默了一会“有些难搞了…”刚路过病房门的夜土听到了这一切 脚步加快,出了医院门口
                                            她跑到旅馆,走到鹿代和井阵房间门口,敲了敲门“鹿代,井阵 开一下门”鹿代打开门“夜土?你怎么来了”夜土想了一会 我有事情要告诉你们“有事情?”
                                            “就在刚才 我路过佐助大人的病房,听到了他和勘九郎大人的对话”,然后把对话告诉了他们“又是博人?”“他的右眼,是净眼”“净眼,不是白眼吗?”井阵震惊的问道“净眼是由白眼净化而成的 想不到博人有这么强大的力量”鹿代想到这里,事情又变得更麻烦了…“博人的右眼,可能会关系到未来,这也可能是大筒木的人袭击我们的原因之一”夜土说道“如果这样的话 为什么佐助叔叔不把这件事情告诉七代呢…”井阵说道“不,这件事情我相信有原因不能告诉七代”鹿代皱着眉头,“这件事,可能就我们几个提前知道了,现在不要传太开 知道吗”鹿代同时对夜土和井阵说道,“嘛 我去画画了”井阵起身走到书桌前继续忙着他的事,夜土看着那盘东西,“你也下棋吗?”夜土睁大眼看着他“嗯,怎么了”“我最近对这个也很感兴趣,要不?我们下一盘?比试比试?”鹿代有些惊讶的看着夜土“你还是我第一个遇到会对将棋这么感兴趣的女生呢”夜土红了红脸“是…是吗”鹿代把棋子摆好“开始吧”夜土点了点头 两个人开始下起将棋来 鹿代很多的战术,都是夜土没见过的,恰恰相反 鹿代也是,感觉和夜土下棋比老爸有意思多了,两个人欢说笑语的下着棋,鹿代没想到夜土的棋技会这么好,两人就这样下了一个下午的棋子,井阵也同样画了一个下午的画…天渐渐的黑了下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8-19 21:12
                                              博人被大筒木针对是我的猜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8-19 21:12
                                                请继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8-19 21:21
                                                  “啊…都是平局啊,算我输算我输”鹿代躺在床上“不一定呀,我觉得你挺厉害的,论将棋”夜土帮鹿代把棋收拾了一下“我跟我老爸下棋,我总是输给他呢”鹿代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嘛…肚子也饿了,去吃饭吧”井阵走到两个人的旁边“不--了,我去找蝶蝶 你们两个一起去吧,我就不打扰你们了”然后走出门口“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井阵没有回答鹿代,鹿代摇了摇头“真是的,我们自己去吃吧”夜土眨了眨眼睛“好…好吧”两个人走出旅馆,大街上很多人带着自己的小孩出来游玩“今天很热闹呢”鹿代看到这样的场景 感叹到“也挺难的,这些人应该都想抽时间陪陪自己的孩子吧”夜土说道,“那我们就在旁边随便的吃一下吧,然后有时间在这里逛一会”鹿代说道“当然可以,走吧”夜土拉着鹿代的手走进这家餐厅,“很抱歉,我们店里只剩下咖喱饭了,你们到别的地方去吃吧”夜土摇摇头“没事 我们吃咖喱饭”鹿代的手依旧被夜土紧紧的拉住,“那好的,你们找个位置坐下吧”夜土这才松开了鹿代,鹿代看着夜土像个小孩子一样 忍不住笑了笑,跟在她的后面,找了一个二人座位坐了下来,刚坐下,夜土就问鹿代“那个叫博人的,他很厉害么”鹿代想了想“博人啊 那个笨蛋,总是喜欢插入别人的事里,就你刚刚说的那些,再加上他练成的螺旋丸,还有那个,印记,应该听起来很厉害吧”“净眼…我知道过的瞳术只有写轮眼和白眼…净眼这个到是没听过”鹿代继续说道“净眼是由白眼净化而成的,说不定博人以后真的会很厉害呢”鹿代欣慰的看着这个笨蛋终于慢慢成熟了起来“等等,我好像想起来了”夜土突然想起净眼的一个作用“怎么了?”鹿代喝了一口水然后问道“时空间忍术…吗”“时空间忍术?真的假的,那真的很厉害啊”鹿代说道“厉害是厉害 只能看博人能不能彻底学会使用这个忍术吧”鹿代看着夜土“那个笨蛋 虽然笨了点,但是他将来肯定会掌握这只眼睛的 我相信他”鹿代对博人百分之百的相信。“你好,两份咖喱饭”“我开饭啦!”两个人同喝道,然后吃起了咖喱饭“嗯…好吃”鹿代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咖喱和这么软的白米饭“嗯…三色丸子和咖喱饭一直都是我的最爱…”夜土甜滋滋的说道,最后两个人吃光了整盘咖喱饭 当夜土正要付钱的时候,被鹿代阻止了“这是饭钱”说完,像夜土刚刚那样 鹿代牵起夜土的手,“走吧”夜土睁大眼睛,看着他那锐利的双眼,脸再一次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
                                                  走到门外,鹿代牵着夜土的手不放开,夜土也没有拒绝“嘛…接下来去玩什么”夜土想了想,刚好走到一家扔苦无得娃娃的一家店,两人走了进去,找老板要了十把苦无,夜土挥着苦无,向前丢了出去,正好命中,“不错啊”鹿代站在一旁说到,夜土再一起把苦无向前丢了出去,可惜,苦无正在中心点的旁边一点点,夜土生气的鼓了鼓嘴,鹿代直接接过夜土剩下的苦无,“看着”然后很轻松的把苦无扔了出去,把把都对准到中心,赢了很多的娃娃“哇 好厉害”夜土抱着鹿代刚刚赢得的胜利品夸赞道“这点之前被老妈抓得太严了”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夜土看着他“是吗,那挺好的”鹿代摇摇头“不一点都不好”夜土想起今天早上发生的事 忍不住又笑了几声,“怎么了”鹿代疑惑的看着她,“没事,你们家这样挺好的呢”夜土说到“啊真的假的…”鹿代表现出一副很害怕的表情“这么晚了,我先送你回家吧”鹿代说道,“嗯,好的”夜土点了点头,鹿代跟紧着夜土,担心她这么晚可能会有那些醉鬼想对夜土做些什么,到了夜土家的楼下,夜土和鹿代道了别,并叮嘱他回去路上要小心点,鹿代点点头,看着她进屋了,他才回到旅馆“啊…好累啊……”鹿代累巴巴的说道
                                                  夜土上了楼走进自己的房间,简单的洗了洗,换上睡衣然后把刚刚鹿代获得的娃娃摆在床头的两边,一只比较大的,她决定抱着睡,她把窗户关上,然后上了床,抱住那个微微带有鹿代的气息的娃娃,沉沉地睡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8-19 22:31
                                                    晚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19 22:34
                                                      现在还有人吗 睡不着突然脑洞大开写了一篇文章 关于鹿丸的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8-20 03:52
                                                        (1)“老爸!!!”鹿台大喊道 意识逐渐模糊的鹿丸被壳组织的迪鲁达狠狠的插了几刀 井阵和蝶蝶无能的被压在地上 鹿台使劲往前跑了几步 “哼 没用的”说完瞬身把鹿台大力地丢了出去 手鞠和井野丁次赶了过来 手鞠把鹿台扶了起丁次把压着他们的石头扔在一旁井野把井阵和蝶蝶救了出来 “没事吧 井阵”井野担心的问道“没事…小伤”井阵摸了摸膝盖上的伤 摇了摇头 “井野阿姨…手鞠阿姨…爸爸…你们怎么来了”蝶蝶坐在地上 轻轻的扭了下脖子 “我们是来救你们的”丁次说道 手鞠看到了跪在地上的鹿丸 眼神透露着一副快死的样子 紧张化为愤怒 拿着三星扇向敌人重重地挥去 迪鲁达冷笑一声 挥着装满科学忍具的手锤过去 好险手鞠躲过了一招 她冷静的开始分析制定作战 她压着所有的担心转头问道“鹿丸!你还好吗!”她很担心他 他和鹿台去执行这个任务的时候 她就觉得很不安 连续几周父子俩和蝶蝶井阵都没回家 她急得在家团团转 不知是好 没办法了 只好叫上曾经的猪鹿蝶伙伴去支援 鹿丸依然跪在地上 两眼睁大有一些红血丝 眼中的那一道光 似乎已经消失了 鹿丸没有回答 这让手鞠更加慌张了 鹿台急忙把鹿丸抱在井野的旁边“丁次 你快去帮手鞠!鹿丸交给我”井野说到“好的”丁次抛下一句话 就跑到手鞠那边和迪鲁达战斗 四个人紧张围在鹿丸身边 鹿台绝望看着看上去似乎已经奄奄一息的老爸 他紧张的握住鹿丸的手 刚刚… 是他的无能 失算一下子被敌人击倒 鹿丸却挺身而出保护了他 想到这点 一滴眼泪掉了下来 井野安慰着他“鹿台 别哭了”井野用着娴熟的医疗忍术 仔细的治疗着鹿丸 她检查了其他部位 都什么大碍 当她 检查到致命的地方 井野睁大了双眼 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怎么会…” 鹿台紧张地看着井野 嘴巴微微颤抖 井野捂住嘴巴 眼泪掉了下来 鹿台紧紧的看着这一幕“老爸…”,他咬紧牙 丁次刚跑到手鞠那边 手鞠已经把迪鲁达狠狠的拽在墙壁上 丁次明白该做什么 他拿出封印卷轴递给手鞠 “等等 我必须狠狠的教训这个女人”手鞠眼神显得极为恐怖 迪鲁达看着这一幕 大笑了起来 手鞠继续狠狠的掐着她的脖子“笑什么?”“你是他的老婆吗?真是笑死人 没见比自己的老公还厉害的女人 这个男人真是**”手鞠更加生气了 继续掐住她“你有意见?”迪鲁达继续大笑“哈哈哈哈 就算我死了 你们木叶村里唯一的大脑也死了 我死了也值得了”“哼 你凭什么这么坚定他就这样死了?”手鞠说到 迪鲁达没在回应 依然大笑“手鞠 封印吧”丁次说到 手鞠接过封印卷轴 实施忍术 把迪鲁达封印在一个卷轴中 然后把卷轴丢给丁次 不顾一切 跑向鹿丸身边“鹿丸!鹿丸”她一下跪在鹿丸的面前 重大的三星扇被手鞠一把扔在旁边 她抬头看到泪流满面的井野 她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痛苦地睁大了她那双锐利的双眼 她颤抖了几下带着绝望的语气问道 “井野…怎么…样了”井野咬住下巴 眼泪开始不止的掉了下来 她摇了摇头 坚强的手鞠公主 掉下了久违的眼泪 “手鞠…”井野还没说完 鹿丸张了张嘴“我觉得 我…不行了”他笑了笑 手鞠第一次没有了直觉 紧紧的握住父子俩的手 “你不要说话!”手鞠的一滴眼泪掉落在一家三口的手上 鹿台红着眼眶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鹿丸另一只手抬了起来 摸了摸手鞠白嫩嫩的脸蛋上 把她眼角眼泪擦干 手鞠抓住摸着她的脸的一只大掌 眼泪止不停掉下来 蝶蝶和井阵在一旁安慰着鹿台 “诶 你们…不觉得…这个场景…莫名的熟悉吗”他转过头看向井野和丁次 井野和丁次难受的看着他 “像阿斯玛老师死的那一天一样 似乎要下雨一样”井野抹了抹眼泪看着鹿丸“井野…丁次 谢谢你们…陪伴了我整个童年时代…虽然…我一直都…嫌麻烦…但是…你们…对于我来说…是最重要的战友 井野…你啊…一开始…就佐助…佐助不停的…后来…也成了一个成熟很优秀的女人…嫁给了佐井 我觉得很值得 …还有井阵…以后…要听妈妈的话…还有蝶蝶也是…你们猪鹿蝶…要好好相处 知道吗”蝶蝶和井阵凑上去点点头 一个没忍住 留下了眼泪 鹿丸对他们真的很好 真的很好…井野揉了揉眼睛“鹿丸啊 你和丁次 一直都是我最好的战友!我们猪鹿蝶…都这么多年了”鹿丸笑了笑 转向丁次“丁次…你是我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你一直都…不嫌我嫌麻烦的特点…咳咳…我这一生…有你这么好的挚友 值了”丁次捂住眼睛“**!我要你死…你死了…要是以后我遇上困难 还要找你想办法呢!”随后擦了擦眼泪 鹿丸欣慰的闭了闭眼睛 最后…就是自己心爱的女人了…手鞠眼泪还在不断的落在地上 鹿丸都帮她擦干了 “手鞠…能遇见你 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 你长的这么好看 哭了…咳咳…哭了…一点都不好看 我不喜欢…”手鞠睁开那双眼睛 “爱哭鬼 还记得我们结婚的时候吗…”鹿丸笑了笑“当然记得啊…”“你知道吗…那个时候 你不知道我有多幸福 当你闯进我心里的那一刻 我才发现 我真的好爱你 ”手鞠抽泣了几声 眼泪还是流了下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8-20 03:52
                                                          (2)“我不后悔嫁给你这个总是嫌麻烦的男人…虽然你总是很忙…没太多时间陪伴家人…我们都理解…为什么…你这个笨蛋…我都决定把后半辈子交给你了…你怎么说走就走呢,鹿丸,我…真的很爱…很爱你”手鞠把曾经自己一切的一切想说的 都说了出来,鹿丸看着眼前眼睛发红的手鞠,也留下了幸福的眼泪,他吃力的坐了起来,抱住了手鞠,手鞠感受到了这个动作,哭的更凶了,她紧紧的抱住鹿丸,怎么都不放开 鹿丸拍了拍她的背“傻瓜 我也很爱你啊…咳咳”手鞠心疼的看着鹿丸的脸庞“老婆…我心爱的老婆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叫你吧”鹿丸开玩笑说到 手鞠咬了咬下唇 继续紧紧地抱住鹿丸“鹿丸……你死了…我怎么办”手鞠埋在他的怀里“好了…别哭了”鹿丸心疼的抚摸着妻子的头 手鞠松开鹿丸 紧紧的抓住他的手 看着他最后帅气的脸庞 “爱哭鬼…你这个爱哭鬼…以前…我还说你爱哭… 为什么…现在换作我哭成这样子了…”鹿丸转头看向一脸茫然的鹿台 他叹了口气“鹿台…我身为父亲 因为工作忙 当你小时候总是不经常陪伴在你的身边…现在回到家也是就和你下下棋打发时间…”“足够了…”鹿台无力的说道 鹿丸有点惊讶的看着鹿台“老爸 我一直 都是看着你的背影长大的 你一直辅佐在火影大人的身边…一开始…我和博人一样…总是埋怨你不回家…不回家陪老妈 但是…我已经理解了 你真的很厉害 论实力…论才智…我样样比不过你…论下棋…我还没赢过你呢”鹿台苦笑说到“傻孩子…现在的你…已经很优秀了…以后我不在的日子里 多照顾妈妈…别总是嫌麻烦 …还有…要娶一个,和妈妈一样优秀的女人,知道吗…”鹿台边流着眼泪边认真地听着老爸最后的指导 点点头 鹿丸转头看向天空“最后…我的时间也不多了呢,该做的总算做好了 那我应该也可以放心的走了”最后看了看以前的战友 然后在抚慰自己心爱的妻子 这还是她第一次哭得这么惨呢…最后看了看新一代的猪鹿蝶…他这一生…也就放心了 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雨水啪嗒啪嗒的落了下来 鹿丸闭上眼的那一瞬间 鹿台眼泪不停的流下来 任由风吹雨打 他绝望而又无能的哭着 “鹿丸!!”手鞠又一次紧紧的抱住鹿丸干冷的身体 大哭了起来 “到最后都是一名忍者”井野说到,丁次看着鹿丸那张脸 想起猪鹿蝶和阿斯玛老师的那些时光…那些日子 井阵和蝶蝶难受的擦着眼泪 他们想起 鹿丸叔叔曾经对他们的指导…当他们一次次的失败时 是鹿丸告诉她们要坚持 不要放弃…手鞠仍然抱住着鹿丸那冰冷的身体 好像还有一点余温 和 那熟悉的味道 手鞠抚摸着他那张苍白的脸 她回想起了以前 第一次中忍考试…去救援木叶的那一次 还有自己被鹿丸支援的那一次 她就发现自己喜欢上了鹿丸 自己也在慢慢的变强 过了十年左右 又一届中忍考试…她代表砂隐来到木叶 此时此刻的她 已经还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孩子了 她没想到是鹿丸接待的她 那个已经被她差点忘记的男孩此时的鹿丸 很帅气 也很有魅力 手鞠被他的才智和魅力深深的吸引住了 再后来 就是第四次忍界大战 自己和鹿丸是一个队的 哦对了 还有一次给自己村里的两个忍者讲什么事血继限界 明明自己都不知道 还厚脸皮的倒向鹿丸让他帮她解释 在最后就是四战结束 鹿丸找她约会的模样 这一幕幕让手鞠彻底的大声地痛哭着 鹿台起了身 绝望了抬头看向天空 老爸…今天的云 一点都不自由…一滴眼泪再一次落在地上……
                                                          那个总是嫌麻烦 那个曾经拥有IQ高达200的奈良少年 从此离开了这个世界 还没来得及陪手鞠过完下半生 还没来得及见证新一代猪鹿蝶的成长 还没来得及看着儿子变得独当一面 还没来得及…—至奈良鹿丸(原创勿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8-20 03:55
                                                            上面那个**是hun'dan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8-20 0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