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手拥幸福吧 关注:9,015贴子:25,284
  • 16回复贴,共1

第两百一十二话 离港之船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


回复
1楼2019-08-17 22:01
    在大圣堂的阵地里,响起了理查德的声音。相当愉悦的洋溢着快乐的声音。
    腰间的黑剑不断晃动,愉悦地向着帐篷行走的身姿夺走了周围士兵的视线。但是指挥官的心情愉悦,对士兵来说并不是坏事,不管是谁都会觉得是有什么好消息吧,兴许今天吃饭的时候可能会有酒?诸如此类的想法甚至还引起了一阵骚动。
    与心情愉悦的理查德相反,跟在他身后的副官内马尔却显露出明确的焦躁情绪,但只有少数人注意到了这一点。
    “大队长殿下,我去悄悄把医疗兵带来,请安静。”
    一进帐篷,内马尔就悄声说。
    在与敌军会谈的过程中,虽然只是一点点,但指挥官确实负伤了。那样的事如果被士兵们知道的话会影响到士气的,所以表面上必须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内马尔眨着长长的睫毛。
    听到这句话,理查德笑了笑,以轻快的神情回应道:
    “没必要,擦伤而已。”
    那是事实。肩膀上虽然渗出了血,但远没有到严重的程度,倒不如说是在战场上非常常见的擦伤。对理查德来说,因为这样的事就喊来医疗兵什么的太麻烦了。反正以后麻烦的事还多着,现在就好好地休息一下好了。
    但查理德的那句话并没能止住内马尔的势头,反之,她的嘴唇涌上一股血色,露出了长长的犬齿。
    “——不行。大圣堂的将领,被旧教徒们侮辱,甚至还负了伤,仅此而已就称得上是耻辱了。”


    回复
    2楼2019-08-17 22:01
      从内马尔口中流露出的话语,毋庸置疑是愤怒的。语调比平时更尖锐,而且还带有热度。
      “这样啊,”理查德一边叹着气一边说到。
      脸上的皱纹变得更深。理查德无法止住愉快的笑容。
      那个只知道满身是泥地在地上爬的小鬼,现在成了明确的敌人,挡在自己的面前。还获得了英雄那样伟大的头衔。
      很愉快。啊,真的,从心底这么想。
      原本还以为人生和有固定剧本的戏剧没什么不同,没想到啊,在这个世界上似乎还有出乎意料的事情。就好像鸟儿在水中自由地跳舞,鱼儿在天上居住一样不可理喻的事情。
      老实说,挫败纹章教的势头,战胜敌军的部队,对理查德来说是次要的。甚至可以说是微不足道的事。
      但是,现在,那种想法已经消失了。好极了,好久没这么激动过了。好像回到了作为冒险者在各地闯荡的时候。
      “大队长殿下,对那些野蛮人已无须怜悯了。兵力上是我们的优势,地形上也是我们的优势。明早,能让大军摆好阵势一决胜负吗?”
      当医疗兵把绷带缠好之后,内马尔像是理所当然似地说道。
      虽然口气像是在询问,但脸上却洋溢着像没有考虑过被拒绝情况的自信。她梳好的头发在帐篷中摇曳着。
      查理德拿起一瓶酒,说:
      “——不行。向全队传令,现在要避免无谓的战斗。”
      理查德的那句话使内马尔的眉毛像痉挛一样地抽搐。


      回复
      3楼2019-08-17 22:01
        ——难道是因为受了伤,所以在害怕旧教吗?
        内马尔咬紧牙关,怕自己会一不留心就把这句话说出口。
        这绝不是出于对上司的敬意,或是害怕冲突。倒不如说,不做那些事才是内马尔最忌讳的。
        正因对上司怀有敬意才不开口,那只不过是借口,害怕冲突,不断回避的话,精神就会变得懦弱。
        平民姑且不谈,贵族不可如此软弱。那就是内马尔.格罗利亚这个人的精神根基。
        这样的她现在不开口的原因是——对方是理查德。
        虽然还只是短时间的交往,但内马尔明白理查德这个人是实利主义者,和恐惧和热情这样的词语八竿子打不着关系。至少,他不是一个毫无想法的无聊的人。
        正因如此,如果他说不与旧教战斗的话,应该会有相应的理由吧?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他是个狡猾的人,因为他是个没有勇气的凡夫。
        内马尔尖锐的视线贯穿了理查德。似乎是想看透他的本意似的。
        “什么呀,你是不是变得聪明点了?副官殿下。如果能继续保持这种状态的话,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回复
        4楼2019-08-17 22:01
          理查德开心地笑着,而内马尔则无言地将视线投向他。像是在说:在你说出本意之前,我不打算开始行动。
          理查德夸张地耸了耸肩。
          “现在他们气势很足,与之正面交战只是扩大损害的愚蠢策略。那么,现在应该让他们的脚下崩溃。”
          而且,理查德虽然没有说出口,但他却在脑海深处思考着,虽然不是很想做那样的设想,但还是有一点担心。
          虽然很少,但在战场上,偶尔会有这种人出现。率军反击,万箭不中。确实,与妄想相近,但偶尔确实会有这样的人。
          与路易斯对峙的那一刻,理查德的耳朵听到了仿佛有什么降生了般的声音。长期支撑理查德的脑髓微微敲响了警钟。
          理查德没有说会战败,只是说受害会很大。
          没错,不管那个小鬼变成了怎样的人,也不可能觉得会输。那是明确的事实,自己虽然教过他很多东西,但可不记得有教过他战争之理。
          那么,就在这里教你吧。为此我会竭尽全力地斩下你的首级,如果即便如此,你还是能在排除万难之后来到我面前的话——
          “——向菲洛斯派出使者。决定会谈日期。”
          理查德的瞳孔中闪耀着狡诈的光芒。


          回复
          5楼2019-08-17 22:01
            历史上,除去不计其数的小冲突,大圣堂和纹章教之间相互露出獠牙的战役只有一次。使过去是大宗教之一的纹章教衰败的五王国战役。
            如今,大圣堂已经成为大陆上屈指可数的宗教,而纹章教只能静静地等待消失。抓住荣光的胜利者和跪倒在地的失败者。那次决断已被历史铭刻,纹章教如今只能抓住即将消散的最后一丝光芒。
            至少,过去历史的天秤的倾斜并不会改变,纹章教留下惨烈的遗骸,大圣堂歌颂自己的荣光。
            但是,此刻,纹章教再次发出咆哮,向大圣堂亮出了獠牙。锚被抛出,船已在惊涛骇浪中航行。
            以自治都市菲洛斯以及沙尼奥平原为舞台,在过去甚至连发生都没有发生的战役,正打算在历史中刻下自己的身影。


            回复
            6楼2019-08-17 22:01
              感谢大佬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17 22:04
                感谢翻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18 00:1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18 00:38
                    谢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18 06:0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18 11:16
                        作者打算怎么描写大规模军队战争呢,有点期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18 16:3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19 14:4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9-15 09:03
                              没有病娇的日子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0-10 20:11
                                老爷子厉害啊,智谋与剑技其实实际上比路易斯厉害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1-20 19:20
                                  赞美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11-21 2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