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武纪年吧 关注:2,332,218贴子:44,707,912
  • 6回复贴,共1

【原创】《编剧进化史》(娱乐圈/明星直男癌攻X网站死基写手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网站死基写手和荷尔蒙爆表的过气直男癌明星攻的偶然相遇。老霍cool帅,然而星途需要关爱。文案废,但内容力求不傻白,仍然是屯文,更新节奏这玩儿意……工作不忙我就写写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19 09:17
    第一章 霸道霍哥 在线掉马
    .
    哈尔滨不知道第多少场雪飘下来的时候,程宇终于收到了他人生二十四个年头里头一笔巨款。
    邮政银行发来的短信到账提醒,他数了数,五位数的转入散发着迷人的万丈金光,差点闪瞎他一双炯炯有神的金坷垃狗眼。
    他疯一般大叫一声,连滚带爬到电脑前坐好,打开qq,转眼以龟速艰难打字。
    吾有一座城:蛋哥,我收到钱了。
    那边应该有点忙,过了会儿才回复他。
    卤煮蛋:虎摸狗头,不要难过,虽然这月订阅有点少,但断更半月不掉收藏已经不错了,下月再接再厉。
    程宇脸涨的通红,抖抖索索半天也没打出一句完整的话来。那边大概等不及了,很快又发了一大段话过来。
    卤煮蛋:怎么不回话?这就伤到你脆弱的小心脏了?我说你也该知足了,看看隔壁老王,上月开了跟你一样的修真题材,一天两万写到吐血,现在收藏也才破万,你小子借着上部作品积累的粉冲到这儿已经是祖坟上冒青烟了。人生艰难,男人何苦为难自己,懂?
    卤煮蛋嘴里的[隔壁老王]是网站其他编辑手下的写手,新开的书叫《斩仙决》,程宇看过,文笔可以,就是剧情没什么新意,人也不多,卤煮蛋应该是想用他的惨烈失败来激励自己。
    但这都不是重点,程宇激动半天,终于把刚打好那句话发了出去。
    吾有一座城:一万四!一万四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
    卤煮蛋大概觉得他是抽风,回他一串无语的点点点。
    程宇头顶炸开的都是六合彩,脑子已经被一万四刷屏了,他穿着棉拖到楼下狂奔一圈,上来时整个人被多巴胺控制,感觉马上要放飞自我。
    qq上是卤煮蛋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签售的事你再考虑考虑吧,反正你人也在北京,想好后回复我,先下了。
    程宇的热情像被一桶冰水当头泼灭,人立刻就冷静下来了。
    他盯着那段话看了一会儿,笑了笑,在对话框右上角点了叉。
    哈尔滨的冬天很冷,也可以说这里几乎一年四季都是冬天,室内没暖气,冷空气就像恶意的刀子一样往屋里钻。
    程宇搓了搓冻得通红的手,点进作者后台,看最近的读者评论。
    评论区已经乱成了一锅粥,程宇用滚轮划着往下看,各种被屏蔽了的***,拍案叫绝的很多,污言秽语骂他的也不少。还有一些发言隐晦的混在讨伐的泱泱大军中,叠起百八十层队形整齐的楼中楼,清一色的:春节了,让作者回老家过年吧。
    这类反应还算比较中立,直男们就直接多了。
    “擦!城基佬你被这是被爆*了吗怎么越写越基?!”
    “妈的*****!垃圾基佬文写手,祝你出门菊花愉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19 09:19
      “取消收藏,已举报。”
      还有一些妹子竭力考据为他申辩:“不要乱说!作者这明明就是BG线的修真文,没看到四十八章里xxx那段内容么……”
      腐女们就在底下疯狂回复她:“拉倒吧女主一百多章就炮灰了,说是BG谁信啊?”
      各类争辩齐聚评论,你掐我我掐你,把《尘香剑》黑进论坛的同时也把它从红掐成了大红大紫。
      读者们反应这么激烈,但作者是怎么想的呢?
      程宇坐在他的破电脑前,点了根烟叼住,吞云吐雾的同时换上小号在评论区回复:“作者是个死基佬。”
      下一秒切成大号,在公告栏挂了段声明:“类型修真主线BG,请勿再问。[括弧笑]”
      他懒得再看,拎起大衣下楼,心想明天不知道又被怼成什么样子,编辑约摸要疯。
      但这跟他有什么关系?程宇扔掉烟,心底毫无愧疚。
      要是他写得好言情线,大概也不会是个喜欢男人的死基佬了。
      说起《尘香剑》这本书,红的可谓是忽如一夜春风来,两个月前开始在论坛不断爆话题,卤煮蛋想借着这个热度让他搞签售,程宇拖一个多月了还没考虑好。
      原因无他,卤煮蛋要找签售的人是[吾有一座城],但他不是,他就是程宇,一个披着哥们儿笔名,挥刀自宫成正统修真文写手的原耽作者。
      他也不住北京。他住哈尔滨,一个一年到头都冷的像冰雕的城市,完全不同于北京的热情繁华和雾霾霭霭。
      卤煮蛋说要在北京搞签售,这揭开了一道让他矛盾的伤疤。
      《尘香剑》虽然是他写的,借的却是上部作品的名气,虽说笔名哥们儿出国前就留给他了,但程宇心里始终有个疙瘩,转眼又想起卡里才汇进的一万四千多块钱,胸腔里就像进了条活鱼,噼里啪啦打得他浑身难受。
      他只顾着跑神,也不知道在包子摊前站了多久。
      后面的人有点骚动起来,卖包子的大姐提高了嗓门问他:“你到底买不买啊!”
      程宇回过神来,尴尬地从钱夹里掏出张蓝色毛爷爷,道:“五个素的五个肉的。”也不好意思等找零了,拿了包子就走。
      结果没走几步撞到人,被撞的人没倒,他自己反倒在雪地上滚了个圈。
      有人伸手拉了他一把,程宇喘着气站起来一看,拉他的就是被撞的人,整个人糊在黑色大衣和口罩里,手里拎了一袋包子两杯豆浆,其中一杯盖子开了,豆浆几乎撒了个干净。
      程宇松开手,窘迫地点头哈腰:“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再给你买一杯吧?”
      “没关系,不用了。”那人把空了的杯子扔掉,像躲什么似的快速走掉了。
      程宇又喊了一声,那人反而走的更快,程宇哭笑不得,又买了杯豆浆就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19 09:20
        走到一楼时他听到楼上有摔东西的声音,女人的尖叫混合着男人的怒吼,这种情况见多了也就不稀奇了。
        程宇没坐电梯,顺着楼梯慢慢往上爬,到四楼时终于安静下来了。
        他又爬了一层,拐出来时刚好碰到隔壁504那对奇怪的情侣出来,这两人平时都戴口罩,程宇第一次见他们露脸的样子,莫名觉得有点儿眼熟。
        两人脸上都有伤,很紧张的样子,贴着墙从他身边快速走过,程宇不自觉让了一下,看着他们匆匆忙忙进了电梯。
        情侣间闹矛盾,一言不合大打出手的事多了去了,程宇好笑地摇摇头,开门时又瞥了隔壁一眼,发现504的房门居然没关。
        应该是走太急忘关了。
        程宇走过去拉住门把手,刚要关上,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咳嗽。
        他有点诧异,犹豫一会儿,推门走了进去。
        玄关处战况惨烈,现场好比台风过境,客厅里一杯豆浆横尸当场,包子和碎裂的瓷器散了一地。
        程宇小心翼翼地跨过去,最后在主卧门口的地毯上发现了一个人,糊在一身黑色大衣里,手上鲜血淋漓,看上去跟死了一样。
        他吓得把东西都扔了,伸手去探那人的鼻息,还好没死。
        程宇本来要报警,但结合情况一看,多半是三角恋引发的殴打事件,外人也不方便多管什么。
        他只好伸手拍拍男人的脸,试图喊醒他:“喂哥们儿,醒醒了!”
        男人手指动了动,程宇没看见。他想了想,伸手去揭男人的口罩。
        口罩拿下来时男人恰好睁开眼,程宇跟他四目相对面面相觑,双双一脸震惊。
        三秒钟后他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尖叫:“啊啊啊!霍东啊啊啊啊啊!!!”
        “闭嘴!”男人伸手捂住他的嘴,咳嗽两声,恶狠狠道。
        “呜呜!呜呜呜呜呜!”程宇激动不能自已,内心风吼马叫黄河咆哮:霍东!居然是霍东!无数娘gay爷gay心目中的理想对象,肌肉男神霍东啊啊啊!!!
        有生之年居然能见到活的男神,还被男神摸了脸,程宇幸福的全身抽搐。
        好容易镇定下来,他用手指指自己的嘴,做了个缝合的动作,霍东打量他几眼,半信半疑地松开手。
        “男神!”程宇马上扑过去,两眼闪闪放光,沾满血的半张脸扯出一个渗人的微笑。
        霍东麻木的推开他,在他脸上留下两根血淋淋的指印。
        “咳咳!”他皱着眉咳了两声,坐直了沉声道:“别叫,我不是霍东。”
        程宇并不信他,并且已经看穿了他的套路,一脸的你他/妈逗我。
        这粉丝看上去一脸傻狗,关键时刻还挺机智。霍东绷紧了嘴角,拒绝再跟他搭话。
        程宇等了一会儿没有回答,低头看到霍东还在流血的小臂,智商终于上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19 09:22
          他把霍东没受伤那条胳膊搭在脖子上,单膝跪地撑起来,“男神男神,来我家包扎包扎呗!”
          语气之殷勤,神情之猥琐,酷似勾栏招揽客人的老鸨。
          去医院处理也不是不行,但新科视帝拍摄期间现身医院,明天的娱乐头条不知道又要怎么变着花样编排他了,霍东犹豫了下,勉为其难接受了他的好意。
          程宇的房间与绝大多数宅男邋里邋遢的形象完全契合,垃圾满地,衣横遍野。霍东黑着脸着走进去,艰难地在客厅里找到一块净土。
          他在沙发的角落里坐下来,盯着玻璃机上那盆缩水明显的仙人掌看了几秒,然后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喷嚏。
          鼻尖飘来劣质香烟混合着隔了几夜严重变质的麦当劳全家桶的味道,严重刺激到了霍东已经濒临崩溃的神经。
          他猛的站起身,额头青筋直跳,转身欲走。
          程宇从推开门那刻起就深切地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尬毙,此刻见电视上向来淡定从容的男神几乎可以用“勃然变色”来形容,立刻殷勤地跑到窗边,刷的推开了窗户。
          冬季的太阳懒洋洋的洒进几束光来,新鲜空气涌进的瞬间,也顺带捎进了哈尔滨十二月份独有的特产—冷酷如刀的寒风。
          程宇后知后觉,回头去看霍东。
          霍东没动,目光沉沉地看着他,脸上起了一层细小的鸡皮疙瘩。
          “谢谢,不用包扎了。”他说着就要出去。
          程宇反应及时,窜过去把他按回沙发上,“写手嘛,生活难免有些邋遢,男神你千万不要介意!”
          他以为霍东会顺着话题问他的职业,但霍东却没吭声,也没站起来走掉,只是眼睛看着墙面,不怎么感兴趣的样子。
          程宇被他冷淡的态度噎住,慢慢也从见到偶像的激动中平复出来了,他一边给霍东的伤做处理,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人。
          可能是因为直面更有立体感,霍东本人看起来要比大荧幕上帅气不少。他五官较为深邃,打光磨皮后反而失去了原来的特色,不如现在的样子好看。
          程宇仰着头,从他轮廓坚毅的下巴看到眉尖,然后觉得,包括脸上没刮干净的胡渣在内,霍东整个人都散发着帅的气息!纯爷们儿那种帅,荷尔蒙爆发那种帅,帅到惨绝人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19 09:22
            一年前的脑洞了,写出来放了一年了我特/么……
            总之第一章说起来霍哥是新科视帝,但其实直男癌攻的职业生涯整体正在走下坡路,后期靠受的《沉香剑》拯救回来,当然一路也是喜忧参半。
            大概总结就是写手变编剧,直男盘蚊香的过程,不狗血不苏爽无脑,载沉载浮,两人一起慢慢成长,yeah就是这么沙雕酷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19 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