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兰吧 关注:379,624贴子:11,151,625

【新兰永恒】四时令[完结/暖向/H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20 20:57
    审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20 20:58
      写在前面
      •这里是进入瓶颈期的太阳
      •慢更
      •这是一个系列文
      •你没看错,这个文签是我自己做的,本来想做的好看一点,但是手艺粗糙
      •全文完结1w2k
      •微博和老福特与贴吧都更,欢迎来找我玩 【微博名:小太阳的万丈光芒-】
      •欢迎文评
      •食用愉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20 20:58
        目录♡
        -
        -
        ☞春
        01•春日的限定汽水
        02•不够吧
        03•真正的取景
        04•樱花汽水与乌龙茶


        夏☜
        01•关于封建
        02•关于吃醋
        03•因为是心尖神圣之地
        04•是我的女朋友哦
        05•夏末的一点事


        ☞秋
        01•流感季
        02•因高烧而生的撒娇
        03•年少时的梦近在眼前
        04•礼尚往来


        冬☜
        01•糟糕的情人节
        02•晚来天欲雪
        03•最后的一星半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20 20:58
          ☞春
          -
          -

          01•春日的限定汽水

          奈良四月,煦风已至。

          毛利兰接过老板娘递过来的纸盒,眉眼弯弯地表达了感谢,然后在其他顾客羡慕怨载的目光与言语中,坐在门前的木制圆桌边。

          ——她买到了最后一份奈良樱花限定汽水的鹿绘瓶定制款,真是个幸运儿。

          失望而归的其他顾客们这样说。

          古都奈良,因大片大片旖旎的粉樱,以及遍街可寻的奈良鹿而闻名。

          工藤新一走在奈良的小街巷里,远远的瞥见他的姑娘。

          少女置身古城淡淡的烟火中,手指摩挲着玻璃质地的瓶子,瓶内是樱红色的汽水,还有好大一朵樱花,依稀可辩经络的细致美丽。

          她的眉目是愉悦的舒展,少年清楚地觉察到胸腔悸动。

          “兰,园子她们在催了,快过来!”工藤新一举着刚刚买下的乌龙茶,朝着远处的少女挥动手臂。

          于是少女就真的如他想象,小跑而来,是以一种比肩奈良鹿的纯真可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20 20:58
            先是这些这是重发的,另外俩贴子被我删掉了,分别因为格式错误和内容错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20 21:00
              你是我历经几番寒暑的喜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20 21:03
                02为啥没有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20 21:07
                  因为听说春的02没有,所以后面的03、04都删掉,然后重新来过度娘饶我一命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8-20 21:14
                    我用小号来试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8-20 21:17
                      这回别给我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20 21:18
                        看样子还是吞了这次来图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8-20 21:19
                          真的造孽我明天再来微博上完全o的k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8-20 21:22
                            02•不够吧

                            这是帝丹高中毕业级B班的毕业旅行,地点是有着“社寺之都”的奈良。

                            在来时的班车上,班级同学在中道和园子的暗示下,自发挪出了同座的位置给工藤新一和毛利兰。

                            毛利兰乖巧地窝坐在里座,捧着旅行攻略,指尖捏着页脚,似有将其卷起的动作尽收入旁座的工藤新一眼底。少年敛起目光,将至于背后的背包拉到眼前,低下头翻找一阵。

                            “呐,兰,”他用手里的袋装薯片碰了碰少女紧绷的手臂,“这是昨天你跟我一起去买东西的时候你想要的薯片,不吃一点……吗?”

                            少年本欲缓解尴尬的言语忽然凝固,转眼就看到少女抬起头讶异的目光,和次第转红的耳尖。

                            他似乎……说了些不该说的话,在这个逼仄安静的车厢里。

                            “哟,工藤,不愧是老夫老妻,居然发展到两个人单独买东西了吗?”前座中道转过头,分明是青春洋溢的面孔,工藤新一愣是从挤眉弄眼的表情中读出几分猥琐。

                            “新一,人家要你喂~”后座的田中捏着嗓子,抓着身侧的男生。

                            被抓的男生反应过来,反扣住田中的肩膀:“兰,张嘴~”

                            毛利兰在周遭同学打趣的情景剧和暧昧的吁声中,往窗户的位置又挪了挪,用旅游攻略遮住绯红的面庞。

                            少女愠赧的声音从书册后方闷闷传来:“笨蛋!才不是那个样子呢!”

                            工藤新一伸脚朝前方的中道狠狠踹去,毫无防备的中道被簸地整个人猛地一摇。

                            “有你们几个什么事了?”

                            工藤新一目光后转,被瞥到的几个识趣地闭嘴,眼中的戏谑调侃却难以掩饰。

                            终于窥听到了八卦的一众同学放心地笑闹起来,周围几个最能折腾的男生聚集在车厢后方开始了最近时兴的纸牌游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8-20 21:2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8-20 21:23
                                度娘您康康这次方式OK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8-20 21:23
                                  03•真正的取景

                                  工藤新一的绮思被大腿处传来的微微痛感无情打断。

                                  “痛痛痛啊,笨蛋。”低头,一双清澈的眼眸盯着他手中的鹿饼,暗示性地伸出舌头舔舐嘴唇。

                                  见持饼之人仍毫无动作,作势要张嘴攻击。

                                  “新一大笨蛋!”毛利兰见久久未跟上来的工藤新一满脸为难地与一只鹿艰难周旋,手里拿着一块鹿饼不知所措,“新一拿着鹿饼在它眼前晃,却不喂给它,怪不得它会生气,一定是把新一当做抢夺食物的敌人了。”

                                  毛利兰拿过工藤新一手中的鹿饼,顺利地吸引了奈良鹿的注意。

                                  “等一下兰,奈良鹿虽然性格普遍温和,但是还是有不少麻烦的家伙,近年奈良鹿伤人的新闻层出不穷……”

                                  少年紧张阻止的话噎在喉咙,但见那只先前目露不善的生灵乖巧地俯卧在草皮上,吃完少女给予的食物后亲昵地蹭着少女的手心。

                                  少女轻笑,眉目舒展,大概——
                                  有些像是绵绵簇簇的樱花瓣里阖着的浓浓春光,被融融春意滋养出来的蜜的清甜。

                                  是我的……交往对象啊……

                                  工藤新一认真地想,她还会不会愿意完成那个遗憾的吻?

                                  “工藤,毛利,快一点哦,合影就在等你们了!”话音未落,两道力量重重地击打在背部。

                                  来自愤怒的铃木和中道:“没眼力见的家伙一般不要说话!”

                                  田中被中道箍着脖子进行思想教育,铃木园子踮着脚大声喊:“没关系的,你们可以继续含情脉脉哟!”

                                  工藤新一嘴角抽动,要是你没有喊出来的话,我还可以勉强佯装一下。

                                  “走了哦,新一,让大家等太久了。”毛利兰在他意料之中地跑到他身边,却在他意料之外地拉住了他的手。

                                  女孩温热的掌心贴合着他的,让他一瞬间手足无措。指缝间忽然穿插进什么,他低头去看,原来不仅仅是简单的牵手,是传说中的,十指相扣……

                                  紧张的情绪一下子缠络住心头,工藤新一毫无防备又满怀欢喜地被击中。周遭景物迅速被掠过,雕梁画栋的古朴建筑虚化,耳边只余飒飒风声,眼前并她秀致明媚的侧影。

                                  糟糕,会不会太亲密了。他有那么一瞬间想。

                                  在班级合照之后,关系亲密的玩伴三两成群,自行寻乐。

                                  园子招呼着几个亲密的伙伴,顺手把照相机递给新一:“帮我们照几张好看的相片哦。”末了又补一句,“如果想用来照几张工藤太太的靓照也不是不可以哦。”

                                  “笨蛋,谁,会做那种事啊。”工藤新一拒绝地干脆利落。

                                  当工藤新一真的举起照相机时——镜头里的兰被世良勾住脖颈,园子挽着她的手臂,女孩儿们亲密地拥簇着。

                                  那样的笑容,工藤新一记了好多好多年,跟他作为柯南时,常见的摆在少女桌案上的那张合影一样的发自肺腑的笑容。

                                  言笑晏晏,流转生光,沁润在奈良绵绵密密的粉意春日里。那种清晰明快的悸动排山倒海地向他袭来。

                                  “做好准备哦。”

                                  咔——

                                  这是要交给园子、世良、兰一人一份的相片。

                                  咔——

                                  这是重新调整焦距,背景虚化,将深藏于工藤新一相簿的秘密相片。

                                  工藤新一去过很多地方,繁华如金的纽约、“天使之城”的洛城、四季如夏的夏威夷。

                                  每一个地方去过他都认真摄影留念,而每一张筛选留下的相片,都有毛利兰。或嗔或怒,或喜或恸,每一个真实鲜活的她,从稚幼到成熟,从严冬到酷暑,都记录在他的相簿。

                                  幸好我们是青梅竹马,他再一次想,幸好她的成长的每一份清甜与苦涩,他都不曾缺席。

                                  “园子,相机先放在我这里,洗好照片之后再还给你。”

                                  铃木园子眨眨眼,露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笑容:“没问题哦。”

                                  工藤新一,属性嘴硬。

                                  铃木园子小本本上再添一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8-20 21:24
                                    04•樱花汽水与乌龙茶

                                    新一……也会想接吻吗?

                                    毛利兰在距修学旅行一年以后的毕业旅行时,再次向自己提出这个疑问。

                                    彼时毛利兰小口嘬饮了一口初到奈良时购买的樱花汽水。独特的春日限定,樱花的甜香杂糅着青梅的淡淡酸涩,在气泡的作用下于口腔沙沙作响。

                                    毛利兰幸福地眯起了眼:“真的很好喝哦。”

                                    耳边清晰传来“咕咚”的声响。兰转身去看,工藤新一微仰着头,手里还握着半听乌龙茶。

                                    停留在她身上的视线猝不及防地与转身的她探究的目光相撞,碰撞出些微火苗,气氛却没有想象中的尴尬。

                                    “哟,巧啊兰。”巧的是我在看你的时候,你也在看我?这个借口真烂。

                                    兰自觉放慢步伐,与新一并肩而行,很快脱离班级部队很大一截。

                                    “新一还会想要接吻吗?”毛利兰收紧手中的力道,玻璃制的瓶面在女孩手掌升腾的热度与春夜残余凉意的催生下,渐生了一层薄薄的白气。

                                    这是工藤新一回归的半年之后,距离那个近在毫厘的吻已经过去一年有余。

                                    一腔孤勇的气魄早已在清水舞台上化作纵身跃下的勇气消耗殆尽,尔后二人的亲昵堪堪止于牵手拥抱。

                                    工藤新一不止一次懊恼万分,要是他当初再固执一点,哪怕只是轻轻触碰到她的唇瓣也好。

                                    少年纠结了半载难平之意,在落英缤纷的时节被重提。

                                    当然想。

                                    工藤新一清楚地感觉到手掌力道的怔松,半听未饮尽的乌龙茶掉落到地上,咕噜噜混了两圈,止于街边石凳下。红褐色的液体从易拉罐口汩汩而出。

                                    “当然想。”他真的将内心所想愣愣地说了出来。

                                    毛利兰惊讶于工藤新一的坦率,紧接着意识到自己被扣住了左肩,扣住左肩的手掌微微一顿,途经颈后扶住她的后脑勺。

                                    “等……”

                                    奈良四月,夜风和煦。粼粼河水折射着夹岸灯火,明明灭灭,蜿蜒流淌向远。岸上簇簇樱花攒枝,枝繁叶茂间安置的灯芒隐隐透过粉意的花瓣,融融泄泄,一派旖旎光景。

                                    少年的眼眸近在咫尺,比奈良夜景还要瑰丽的明亮。

                                    猝不及防的柔软湿润,乌龙茶的甘鲜骤遇樱花汽水的甜酸,交融出别样的温柔。

                                    “毛……”这一次田中的言语只堪堪冒出半个字,就被园子和中道联合捂住了嘴,两道低低的威胁在他耳边响起,“没有眼力见的人通常不要说话!”

                                    “相机相机……”铃木园子在包里搜寻无果,“可恶啊,放在新一那小子手里了。”

                                    工藤新一听到了急促的心跳声,来不及推测是自己的还是对方的,忽然就被另一阵酥麻的触觉攥住了心口。

                                    他怀里紧紧搂着的人,伸出舌头,小心地触了一下他微启的唇瓣。工藤新一脑子一懵,转瞬摒弃局促,如他脑中设想过的千万次那般,开始更为深情猛烈的攻势。

                                    冯唐先生说,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是真的。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20 21:24
                                      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8-20 21:2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8-20 21:41
                                          太阳文笔超好!俺在微博也看见你了


                                          收起回复
                                          29楼2019-08-20 22:05
                                            我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8-20 22:06
                                              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8-20 22:12
                                                等更ww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8-20 22:59
                                                  夏☜
                                                  -
                                                  -

                                                  01•关于封建

                                                  有时候毛利兰会想,工藤新一是不是挺封建的。

                                                  比如说在初夏的时候,她拉着他去商场买几套新衣时,从试衣间出来的刹那,她分明从他眼中捕捉到了转瞬即逝的惊艳,可也真的只是转瞬即逝。

                                                  工藤新一严肃地说:“这件衣服很不错,但我觉得这件更适合兰。”

                                                  语毕,伸手胡乱地扯过一件递给她。

                                                  “可是新一,这是男款啊。”

                                                  又比如在参加园子和京极的订婚晚宴前,毛利兰试好礼裙,坐在沙发上等待工藤新一的时候,忽然肩膀微暖,残余着他体温的西服外套被披在她身上。

                                                  “晚上会很凉,兰要注意。”

                                                  可是,现在是夏天啊。

                                                  诸如此类的事情又发生了几桩之后,毛利兰终于在自己和园子、和叶的闺蜜群里提出了这个疑问。

                                                  「工藤太太:你们会不会感觉,新一有点封建啊?」

                                                  毛利兰盯着自己的昵称,脸颊涌上隐隐热意。群是园子组建的,昵称也是她亲手取的,没有一点反抗的余地。

                                                  过了一会儿,终于有了消息。

                                                  「京极太太:怎么说?我觉得那家伙傲娇嘴硬的属性下,一定有一颗热情奔放的心。」

                                                  毛利兰斟酌片刻,将这几桩事一一叙述。

                                                  片刻,远山和叶也有了回复,显得尤为激动。

                                                  「服部太太:是真的吗?工藤君也会这样吗?!」

                                                  「工藤太太:也?难道说服部君也是??」

                                                  「服部太太:那家伙要比工藤君过分的多,平次就会说啊,“好丑啊,我劝你换掉,不然很丢脸”之类的话。╰(‵□′)╯ 」

                                                  「工藤太太:ㄟ(≧◇≦)ㄏ这些家伙真是太过分了!完全有理由怀疑他们是串通好的吧!」

                                                  「服部太太:附议」

                                                  园子抱着薯片,看着手机屏幕上快速滚动的对话框,了然一笑,伸手哒哒哒地回复。

                                                  「京极太太:你们两个啊,都还是小鬼哦~」

                                                  「工藤太太:???」

                                                  「服部太太:(╯°Д°)╯︵┴┴算起来我比你们两个都要大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8-21 08:00
                                                    02•关于吃醋

                                                    与此同时,远在大阪服部邸中的黑皮肤少年,望着自己女友时不时瞥向自己的目光,偶尔两相对视,她还轻哼一声扭过脑袋。

                                                    绝对是生气了,服部平次想,可是晚饭也吃的很饱,为什么会生气呢?

                                                    「大阪的一绝章鱼烧:工藤!工藤!」

                                                    「大阪的一绝章鱼烧:在不在啊?」

                                                    「SH:……你只要发一次我就看得到了。」

                                                    「大阪的一绝章鱼烧:我惹她生气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饭也吃的很饱,不可能是因为没吃饱而不高兴吧。」

                                                    「SH:你确定是刚刚才开始不高兴的?」

                                                    「大阪的一绝章鱼烧:似乎也不是……好像是下午就开始了。」

                                                    「SH:你下午做了什么好事。」

                                                    「大阪的一绝章鱼烧:也没有什么啊,就是她很想买一套衣服,非要问我好不好看,好看是好看啊,可是想到她会穿到外面去,我就很不高兴。然后就跟她说,一点也不好看,像老太婆之类的。」

                                                    「SH:你果然还是个小孩子……你要先承认这件衣服很好看,然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地劝说她,比如说天气太冷,或者有更合适的选择。」

                                                    工藤新一打完这行字,放下手机,端起茶几上的牛奶,正欲饮用,却忽然被打断。

                                                    “新一,牛奶是凉的,不用加热一下吗?”毛利兰从厨房探出头询问。

                                                    工藤新一失笑:“大热天的,牛奶为什么要加热啊?”

                                                    “这样子吗?我以为新一会觉得热的东西比较养身……”毛利兰声音越来越小,眸中夹杂深深的探究与疑惑。

                                                    仿佛……在看一个上了年纪的老翁。

                                                    工藤新一如有神助地意识到了什么,拿出手机,无视服部平次发来一连串的“现在该怎么办”,啪嗒啪嗒打下一行字。

                                                    「SH:给你一个向她道歉的机会,过几天约她去伊豆吧,我也带兰去。」

                                                    有些事情,还是澄清比较好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8-21 08:03
                                                      支持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8-21 08:05
                                                        顶顶(在被子里举着手机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8-21 08:07
                                                          03•因为是心尖神圣之地

                                                          初到伊豆的时候,远山和叶见了毛利兰,急吼吼地拉着她去购买新的泳衣,并勒令工藤新一和服部平次不得跟来。

                                                          于是有如丧家之犬的两位在伊豆的烈烈骄阳下,透露出几分不合时宜的凄凉。

                                                          “和叶那家伙,什么态度啊,真是让人气愤。”彼时身处茶座的黑皮同志大口吸饮杯中冷饮,骤然见底的杯座中,剩余的冰块与吸管中强大的吸力碰撞出“滋溜滋溜”的声响。

                                                          “怪你啊,惹她生气。”所以我的坦白计划也被完美地打乱了。

                                                          一阵尖锐的叫喊倏然入耳。

                                                          工藤新一和服部平次侧耳去听,侦探的本能在胸膛翻滚。往来客人慌张叫嚷着“死人了”。

                                                          起身,工藤新一冷静地安抚在场人员,并嘱咐店长尽快报警。

                                                          服部平次低头看手表:“下午的一 点 二 十整,跟她们约定的时间在三点钟,在这之前,可以的吧,工藤?”

                                                          两位少年眼神交汇,嘴角勾起淡淡笑意。

                                                          案件有条不紊的进行侦讯,就在要对犯人铐上手铐,结束侦查的时候,谁也没有料到那人如亡命之徒一般朝店门口冲去。

                                                          立在店门口的服部平次和工藤新一二人首当其冲是他攻击的对象。两人联手将犯人制服,因着犯人有几年练武底子,拦截的两个人或轻或重地挂了点彩。

                                                          最后还是毛利兰和远山和叶去当地县警所将两个人领了回来。

                                                          “平次还是那个喜欢闯祸的平次,走到哪里都很麻烦。”和叶嘴中咕哝,手上涂抹药膏的力道却因为某人的呼痛而减轻许多。

                                                          兰顺口接道:“对哦,新一和服部君两个人折腾了这么久,我还以为又碰上了什么麻烦杀人事件呢。”

                                                          “没有哦,只是普通的强盗抢劫。”来自暗自交换眼神,异口同声的二位。

                                                          即便知道你已经历过不少血腥恐怖的案件,可是仍旧本能地在你面前过滤它们。就像无数次遇到危险,会义无反顾地挡在你身前;就像曾经碰见尸体,会下意识用身体遮挡你的视线,慌乱地喊出“兰不要看”。

                                                          因为是心尖尖上那一点神圣之地放置的独一无二的人,所以愿意阻隔一切腌臜污秽,以最纯洁澄澈的景致奉上。

                                                          这是他从年少到长成,并且在长长久久的后半生依旧会秉持的最大执拗。

                                                          毛利兰隐约窥视到了一些事实真相,伸出手指捏了捏住了少年因谎言而无处安放的右手的指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9-08-21 08:07
                                                            04•是我的女朋友哦

                                                            毛利兰有时候还在想,工藤新一的操作偶尔还是挺令人窒息的。

                                                            比如刚到伊豆的这天,折腾了一整个白天,从坐地铁到转乘新干线,再逛遍大半伊豆半岛,最后在一则被隐去了大半腌臜的案件尾声中踏着伊豆独有的微醺海风回到住宿的酒店。

                                                            身心俱疲的一天。毛利兰窝在床上迷迷糊糊地想。

                                                            忽然听闻阳台处有隐隐的声响,在寥寥黑夜中尤为清晰,毛利兰蜷起了身子,按捺内心慌张,作出以武力对抗的架势。

                                                            窸窸窣窣的声音愈发接近,在到达某一点时停下。

                                                            夏夜的伊豆,月华尤皎,从窗帘的缝隙蔓延,映明小小一处,跃窗而来的少年置于光影中,毛利兰微微睁开眼,有些怔愣。

                                                            少年利落清朗的曲线在月色中朦胧,明明只身前来,却仿佛携带了整个苍穹的星光灿烂。

                                                            她的……恋人啊。

                                                            工藤新一兀自站立了许久,见床上之人毫无动静,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欲转身离去。

                                                            新一,之前有梦游的习惯吗?这也太危险了!毛利兰这样想着,突然瞥见那跃窗而来的某人正欲离开,回归的方向正是来时的阳台,大概率是要再次进行跃窗活动。

                                                            “等一等,新一。”毛利兰几乎脱口而出地叫他,倏然又想到,听说过不能唤醒梦游症人的。

                                                            正值举足无措时,耳边清晰地响起她熟悉的声线,“兰是在讲梦话吗?”

                                                            语气中含着分明愉悦的笑意。

                                                            欲离开的人复又行至她床前,低头帮她掖好被角,却被柔软的力道附上手腕。

                                                            “嗯?”

                                                            “没有睡着哦新一,晚上是为什么要来找我呢?”

                                                            于是毛利兰被带到目的地时,脑中一直维持着“到底是为什么呢”的疑问。

                                                            被带到了伊豆海滩的毛利兰,还处于迷糊的状态。

                                                            “我记得国中的时候,兰跟我一起去夏威夷的时候吧,嗯,就是那个时候,兰不知道从哪里看到的,说坐在一个海滩最大的礁石上面牵手的情侣会永远在一起。”

                                                            工藤新一拉住了要自己爬上去的毛利兰,俯下身勾住她的腿弯,将她抱起放置在礁石的正中央,然后自己坐在她身边。

                                                            毛利兰抬起手左右顺了顺对方的黑发:“新一长高了很多哦!”

                                                            “我大概看得出来一点吧,兰那个时候好像对我并没有那个意思,可是兰说想要和我一起坐在最大的礁石上面,还拉着我一起去找那块最大的礁石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

                                                            海风微凉,毛利兰自觉地往工藤新一的方向靠了靠。工藤新一觉察到她的动作,伸手揽住她。

                                                            倚在工藤新一的怀里的时候,毛利兰有些恍惚,分明是晚上吧,繁星灿灿,夜色坠坠的夏夜,可是她仍然能在他身上感受到纯净的太阳的气味,就和她从前晒的绒绒软软的被子一样的柔软温热。

                                                            “这块礁石是我认真地考察过的,伊豆海滩最大的一块。”工藤新一说。

                                                            夜晚的伊豆,并不算得冷清,依然有留恋不归的旅客簇拥在夜市前叫嚷着夜晚独有的喧嚣。偶有三两对情侣也漫步飒飒夜风中,彼此相见点头一笑。更遥远的地方有灯火摇曳,城市的灯红酒绿隐匿其中。

                                                            工藤新一费了很大决心,终于低声说:“是女朋友哦。”

                                                            他说。

                                                            “兰是女朋友,我的……”良久沉寂以后又继续道,“兰穿的每一件衣服都很好看,很好看,可是不想给别人看……”

                                                            并不是品味老土,也不是思想封建,恰恰相反,你的每一次着装都令我心动,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一点点都不想让别人体会。

                                                            空气逐渐安宁,毛利兰没有作出一点回复。

                                                            “嗯?果然还是睡着了吗?”工藤新一失落地耷拉下脑袋,动了动两人紧握的手,用空置的另一只手捏了捏她纤纤的指尖。

                                                            ——那是下午的时候,在警署,她用来触碰他的,令他有一瞬心猿意马的罪魁。

                                                            蓦然,脸颊迎来柔软的湿热。

                                                            工藤新一:“!!!”

                                                            “全部都听到了。”

                                                            “兰……”

                                                            这是真真切切的心动,她是他的女朋友,真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08-21 0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