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空释吧 关注:15,821贴子:547,169
  • 12回复贴,共1

【同人】樱华浊日影,冰城歇余悲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不喜勿入,进坑注意:
练笔爽文,文豪勿进。
高中缓更,速食勿进。
手机离身,调情勿进。
情节厌理,剧评勿进。
感谢@信心在人心 提供的镇楼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24 13:19
    第一章
    (一)

    少年十六七岁的模样,挑着竹桶从树下经过,山脉错落相间,道路蜿蜒且狭隘,少年的腿脚扎实而有力,踏过石子路,竹篮里的水随着少年的步伐晃晃悠悠却不曾溅出分毫。
    正值春花三月天,树上樱花团团簇簇地绽放开来,在山脚,有绿树相称,前一年的茶树落下了枯叶,嫩绿的新叶迎着阳光,与淡粉的樱花相称。一片樱花瓣随风飘起,旋进水桶间。
    水桶里的水荡出了一滴,砸在草丛间,湿润了一片芳土。
    恰如他额前滑落的一滴汗。
    少年似有所感,放下担子,竹节般的手指探进冰凉的水里,挥出一片薄霜,洒在前方的路面上。
    一时间,暑气消退。
    樱花树下,乘凉的公子嘴角噙起一抹轻笑,目光温柔。
    “这就是,他眠于冻土之下的第一个梦境。”
    地上的薄霜凝成镜面,镜面荡起涟漪,涟漪里隐现着莲花的虚影,粉衫女子虚浮于莲上。
    “冯索,过了这个梦境,我便将你复活樱空释的第二个代价还给你。”
    “那时,你便是卡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24 14:01
      (二)
      少年到家了。
      他的家在集市上,少年在这里定居了许久,他向冯索笑道:“哥哥,要制造冰雕了。”
      然后他的手探进水里,一根冰制樱花枝被取出,娇艳纯美的一片花瓣悬挂在枝头,身后是人来人往的市集,市集上的人们衣着古典,像是公司编制的一场梦,可一种真实感由心而生。
      ——冯索,你是这里的人。他这样想,这里有他的归属感,就像是家一样。
      他上前抚摸少年的头颅,释,店铺开张了吗?
      未成年的樱空释童颜鹤发,将花枝别在花瓶间,回答道,哥哥,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来这里了。很快就会有守界使者接我们回族,看来我们是不会在火族幻术下丧生了,你说是吗?
      未来的事,谁说得准。
      他搂住少年的头颅,将吻祝于少年额头,笑容温柔——在冯索遇见樱空释时,少年手中的火焰使得行云流水,破碎的记忆里是他争王时冰凉的神情,冯索有理由怀疑自己前世是死在这个人手里,但他轻笑着,瞳光隐没在阴影下深不见底,白色的牙齿也在黑暗里蛰伏,他的手将少年耳畔的一缕碎发别于耳后,不语。
      云朵里倾裂出片片天光,这些阳光像是被分割过的一般,条条绽绽层次分明,光线的轮廓从云朵破裂处渐变为虚无。冯索背对天光,轮廓边沿一层明暗交界线衬得他如天神又似恶鬼。
      少年回以拥抱,还有一个即使见血也能纯洁无暇的笑容在拥抱后绽放,正对阳光,目不转睛。冯索说:“我们不会死。”
      因为他还要揭穿这如花笑颜的假面,待到樱树下的累累白骨重见天日时,这个梦大约就已经走到了尽头吧。只期望一切终结时,被补全的记忆里不会有让人嗟叹的反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30 17:45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9-01 15:30
          “你是想让我跟他们和解,任他们伐树筑路,绕湖而行,还是想说服我在湖面上给他们建座桥?”身着蓝衣的人鱼讥诮地问。
          樱空释默然不语。
          “这件事没有退路,你杀了我,或者我杀死那些人。这是我们初代守界使者的责任——冰族的疆土不容玷污,除非他们的诚心能够感动那些冰块做的心。”语罢,人鱼摆尾而去。
          樱空释望着那倏忽而逝的身影,泪水忽然决堤。
          下雨了。雨水滴滴答答敲打着竹筒底部的冰块,都说竹篮打水一场空,除非精心诚意唤神灵,而他堂堂一个冰族王子连通一条路都做不到,他本来可以直接换掉住所的,无奈冯索已经对这里产生了感情。
          “樱空释,”他看着破碎摆动的湖面上自己的倒影,“你连最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你就是一个**。”黑色的气息流淌在他的眼里,缓缓地升腾着,他的双眼隐隐约约偏向了漆黑,渊祭,他的生父这样对他说——樱空释,你这个**。
          他曾经在火王的婚床上行刺失败,他曾经被最低级的巫术师嘲笑连凡人都不如,他曾经眼睁睁地看着卡索被剑灵折磨而无可奈何,他曾经无力阻止自己的母亲一次又一次地犯下恶果,渊祭说,樱空释,你这个**。幻影天的时候樱空释差点被渊祭夺舍,但是他的生父终究是饶了他一命,却也给自己的宏图大业奠定了悲剧,他们都是嘴硬心软的**——莲姬本可以直接除掉冰王凛昭和他的生子卡索,却总是迟迟等待着他的抉择而宁愿自己犯下恶果,他们都是嘴硬心软的**。
          人一生中能有几次善良?他的父母不过是全把善良押注在对他的灵魂的希望上了罢了,也许他们从来都没有那么邪恶。
          所以他也不可以连累无辜,不可以变得邪恶。一抹倔强的金色在他的眼睛里点燃,他说:“岚裳,这件事情不是没有退路的,你等我给你一个交代。”
          湖面上,涟漪里,小荷露角,莲女轻笑。善者见人皆是善,当樱空释弱小的时候,人人都能从他脆弱的样子里读到自己内心隐蔽的一面,而当他强大起来的时候,周围人是觉得打脸还是觉得欣喜,就与他无关了。毕竟,谁能去责怪一面镜子的诚实呢?
          如果真的去责怪了,真正被责怪的还是自己而已。
          所以樱空释他不恨,因为他的心像樱花一样纯洁柔软,即便被黑雾蒙蔽迷失了方向,也不会真的玷污自己的心。
          所以他要帮助那些人。
          ——————————
          番外——假如罹天烬变回樱空释以后做梦梦见了——
          “我们这样唾弃你,你为什么不恨我们?”雪雾森林里的小孩子们问。
          “正常人谁会顾忌蝼蚁的酸液呢?”轻蔑但很有礼貌的笑。
          “我这样倾心于你,你为什么不喜欢我?”艳炟娇颜含泪。
          “我喜欢你啊!毕竟你的元气很好吃嘛。”弑神剑出。
          “释,别再执迷不悟了,好好跟他们解释吧。”卡索苦口婆心。
          “我亲爱的哥哥,你真是蠢得天真,谁会相信骗徒的辩解?”樱空释嘴角拉起一抹邪魅而单纯的轻笑。
          “樱空释!你害我清白不保!”岚裳泪雨纵横。
          “烁罡已死,你也该安息了。”转身离去。
          “释王子,恕我直言,您真的爱卡索吗?”梨落目光炯炯。
          “我不想再为了证明这些而做出毫无意义的事情了,否则樱空释就不会回来了。”笑泪坦荡。
          “释,母亲这是为了你好。”莲姬轻声细语。
          “母亲,考虑考虑我的心吧。”樱空释拥抱莲姬,“不要让我再做一个不孝子了。”
          “为您献上我的忠诚。”辽溅单膝跪地。
          “我想,在你说这句话之前请先把我和我的使命区分开来。”负手而立。
          “释王子,愿您夜晚美梦连连。”潮涯手扶忘忧琴,曲音潺潺。
          “谢谢。”
          “释王子,容我失礼一句,你还渴望自由吗?”皇柝小心翼翼。
          “自由,就在我心里呀。”爽朗如初的笑容。


          回复
          9楼2019-09-30 21:14
            新人报道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9-30 22:09
                “你要杀死我吗?”破碎的灵魂如此说道。
                
                “我一心只为求善。”破碎的灵魂如此回道。
                
                “卡索,我不为别人,我只为了你啊。”破碎的灵魂说道,遗憾的是他已经感受不到悲伤了。
                
              第三章——恶神的善意
                
                第一天,冰雪冻住小镇,就连冯索也陷入沉眠。
                
                第二天,他进入无尽海最深的海底,以弑神剑威胁人鱼圣尊寻找海底里的烁罡残魂。“他将剑悬于岚裳的冰棺之上,我不得不从。”人鱼圣尊如此向冰王卡索哭诉,是后话。
                
                折程时,樱空释看向庇护他正常呼吸的小鱼儿,问道:“你的奶奶就在那里,你为何不去?”
                
                小鱼儿淡淡道:“她所挂念的,是人鱼公主,不是我。若有来生,我宁愿做一个懦弱而虚荣的人类。”那双眼睛,已经枯竭了所有的光芒。
                
                “现在搜索到烁罡残魂还需要一段时间,为什么初代守界使者会是你?”樱空释好奇地问道。
                
                “我自年幼时就常去冰海,从冰海可以瞭望到一个失眠的人,那个人是卡索就不说了。后来被守卫的将领抓住,我不愿暴露身份便称作是前来刃雪城务职的人类,无父无母衣食短缺,他便收留了我并训练过我一段时间。后来我的成长速度跟不上那些真正的人类,便找了一个气质与我相近的人代替了我的位置。”
                
                “那个人是梨落吗?”
                
                “很久了,我连自己曾经是什么样子都忘了,又怎会记得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的样子?”
                
                “你既然有守界使者的素养,又怎会让烁罡玷污了身体?你分不清那个不是卡索吗?”
                
                “你就当我,”岚裳沉默了一下,压制住心里的不满向樱空释解释道,“圣尊说,淑女都是必须要娇弱的。”
                
                火族的领土到了。樱空释出水。
                
                “告诉你们的王,令烁罡复活的办法在我这里,让他来见我。”
                
                
                
                暗沉的大殿地火微明,侍从都已经退却,火王在宝座上沉声问:“樱空释,你有什么条件?”
                
                “发动战争,让冰族失去休养生息的能力,但不要毁灭他们。”这样,高高在上的山顶之雪自然就愿意,对外开放。
                
                “区区一个烁罡不值得我为他那么做,当他的长明灯熄灭的时候,我与他的父子情份就已经断了。”
                
                “那艳炟呢?你最宝贵的女儿,我把她捉去了。”
                
                “艳炟?她——”
                
                “焰主,是你们火族的先祖吧,对你们的意义不言而喻,如果不是因为艳炟是焰主的转世,你又怎舍得疼她入骨?”樱空释按着冯索记忆里的信息瞎编一气。
                
                “樱空释,你就不怕我,真的灭了你们冰族吗?”
                
                樱空释挑眉,看来火燚知道艳炟的前世是谁。
                
                “火燚,我今生中不多的善良,都寄放在卡索的心里了,很遗憾的是卡索把它弄丢了。区区一个冰族,他们的存亡,又怎会触动我?”樱空释淡淡道,“而且,我知道,区区一个衰落的火族,没有仁德吸引从属的部落,没有焰主领导火族的复兴,要如何统一三界?”
                
                火王轻轻地笑了,邪魅,猖獗:“你说得对,我现在,就应该杀死你,吸尽你的元气,吸进冰族的元气,到时候我火族,还怕没有强大的君主领导吗?”
                
                语毕,火光略过,直袭樱空释的门面。
                
                樱空释正要施展幻影移,然,火族大殿早已设了禁制,冰族元魄的神灵不可施术!因为得不到舍弥的祝福!
                
                前狼后虎,樱空释被轻松制服,火王轻蔑地笑了:“樱空释,你有什么资格,跟本王交易,嗯?”
                
                一缕冰蓝色的亮光自他眼角升起,随即化作赤红的火焰。双瞳漆黑如墨,红与黄交缠的色彩自他身上升腾,一袭白衣也变得漆黑,然后那道身影直袭火燚,锁定住他的咽喉,狠狠地一剑!
                
                弑神剑出,恶神之名,他是洗不净了。
                
                “真不巧,火族的幻术,我也会。”面对火王因不敢置信而睁大的双目,樱空释轻轻一叹。


              回复
              11楼2019-10-01 14:45
                  “冯索……”莲女轻轻地呼唤着他。
                  
                  “阁下,唤吾何事?”冯索努力地睁眼,睁眼却见冰天雪地,屋舍垮倒,粉衣女子立于池中,眼里是悲天悯人的泪光。
                  
                  “你还记不记得,你来这里的目的?”莲女轻唤道。
                  
                  啊,目的!冯索脑内翻腾,过往的记忆一点一滴翻涌而出。
                  
                  
                  
                  他本是一个强大的制梦公司总裁,高枕无忧地享受着金钱权利,身体素质良好,安逸的心逐渐麻木,直到洛洛这个倔强得可爱的女孩子闯入他的视野。
                  
                  对于他这样的霸道总裁来说,追取一个女孩子的芳心,可以有挫折和失败,但是不可能不成功,再加上前世种种记忆以及死对头的多重助攻,还有自己的努力,终于虏获一枚贤妻良母,从此相伴百年。无奈岁月不饶人,洛洛的容颜添上了一道道皱纹,他变老了自己的容颜以伴她白头偕老,直到洛洛临终时,她眼角浊泪横流,她说:“王,您的自由,不在洛洛这里呀!”
                  
                  那一句带着无尽的悔叹与心疼的话惊醒了他,他猛然间想起了自己前世的前世的前世的前世的前世的前世的前世的身份,他可是冰王卡索啊!怎么连护住自己的心爱之人都做不到呢?他七世前的亲弟弟留下了可以穿越时空的赤凝莲给他,而他体内更是蕴藏着真身舍弥的一身修为,他完全可以穿越时空回到过去啊!生生世世都和洛洛在一起恩恩爱爱白头偕老,大不了无限个轮回,无限个轮回又有何惧?
                  
                  冯索出发了,带上赤凝莲,以冰王之姿,以梦为入口,进入了时空隧道。
                  
                  时空隧道本就变化多端,谁知他真的命大,福气好,度过了一个又一个轮回,目光炯炯地追求自己心爱的女人,直到这一世轮回,碰上了时空乱流。
                  
                  原来每一次穿越时空,都会产生小小的能量动荡,时间久了,产生了蝴蝶效应,就像是平静的水面因为一阵清风的扇动而酿成滔天骇浪,因果这东西,都是自己造成的。
                  


                回复
                12楼2019-10-01 20:05
                    冯索的真神之躯被时空乱流绞碎,赤凝莲,也不知所踪。他来到樱空释第一次献祭灵力的节点,隐莲说赤凝莲在这里诞生,如果冯索通过樱空释的梦境把他唤醒,那么赤凝莲的下落会很容易找到。
                    
                    然后,他遇见了挑水的樱空释。少年的梦境如此简单,他在刃雪城坐着他的三界之主,少年栖息于荒城,做着无人问津的惨淡生意,天涯海角两不相及。
                    
                    隐莲轻叹一息:“自你来以后,这里就成了一个噩梦。待到梦醒之后,必将天下大乱。”
                    
                    冯索疑惑出声:“天下作何乱?”
                    
                    狂神渊祭的怨念在左右着我的力量,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我暂时消失,对了,你能制止梦外的卡索进入隐莲圣池吗?他想要的不过是复活樱空释、岚裳和梨落,但是没有向隐莲许愿,他们依然会醒,岚裳公主总要迈过心结,樱空释尊上是真神之子,没有剑灵的弑神剑难断其魂,而梨落是凡人,有自己的轮回道,如果和您有缘,终究会再找到您的。来自未来的、俗世中的隐莲求与您做个交易,我恢复您的真身之躯,您将赤凝莲带到池子里去好吗?
                    
                    隐莲,这些话她都说不出来,只得道:“冯索,我们之间的交易变了,我可以提前让你获得真神之躯,这样做,因果之力将无伤于你,只要你,能阻止梦外的卡索一行人进入幻雪神山主殿!”
                    
                    冯索的目光一寸寸冷了下去,隐莲,你这样的神物也要站在渊祭的一边吗?
                    
                    隐莲闻言,悟道:“是了,你们天上天下的人神,不过是被因果命运左右的棋子,是生是死,与我何干?”
                    
                    语毕,杀机迸发,粉色莲花叶一寸一寸化作利刃向冯索割去,“冯索,今天,这个真神,你必须当!”她的修为一点点燃烧,她击碎了冯索的魂魄又将其注入到自己的莲身上,神魂将灭时,她得以开口解释。
                    
                    “我是凡世隐莲,收获到的愿力斑驳而无法净化,但是很巧的是,你的愿望恰好是我用修为便能达到的事,你获得了这一身修为,渡过樱空释的梦境轻而易举,也许也只有如此才能渡过这个凶险的梦境,命运的天机早已对我闭合,我窥视不到。只是赤凝莲是人爱得绝望、破碎、不惜一切时用鲜血浇灌才会诞生的救赎之物,也是极为不祥的,却伴随着强大的愿力,有助于以后想隐莲许愿的人减轻自己身上的代价,怎么割舍,你自己决定吧。”语毕,香消玉殒。


                  回复
                  13楼2019-10-01 21:20
                    第四章
                      鼓掌声传来,樱空释面无表情地转身。

                      “不错,能够一击解决本王的分身。樱空释,你有跟本王谈判的资格。”

                      火燚的“尸体”烟化消失,樱空释背后,艳炟带着一只传声鹰,而艳炟收起了掌声。

                      见樱空释转身以后,艳炟明艳一笑:“没想到,在梦里也能见到你。”

                      樱空释皱眉:“你说——这是梦?”

                      艳炟道:“我清清楚楚地记得,我尾随卡索一行人进入西方护法的结界,若不是梦,又怎会出现在这里见到一个活生生的你?”说着,背过身去仰起那高傲的头颅,“走吧,我带你去见父王——我亲爱的弟弟。”

                    穿过一片片流动着岩浆的山谷,艳炟领着他进入一座荒芜的孤城。

                      “幻雪神山里的精灵野史里有很多与正史截然不同的记载,比如说‘万年前冰火逆乱于真神,两族领袖各自着魔,双族遂设封魔塔镇其真魂于界外古都,幻术泯,灵躯碎,魂魄永受其怨咒,生生世世不得超脱。’”艳炟随口唠嗑几句,然后仔细打量这座古城般的高山,一只外貌丑陋的小虫出现在她视野里,彼岸花鞭猛然抽出,势如破竹,如山般耸立的城墙霍然间被抽出数尺深的沟壑,继而周边出现大片裂纹。

                      “快跑!”艳炟尖利的叫声划破天际,樱空释环住她一个幻影移。

                      高山周边的灰土轰然崩塌。轰隆轰隆,倒了一大片的尘土里显露出一面冰制的墙,散发着寒意阵阵,雕梁画栋、流光溢彩,驱散了周边的火族灵力。

                      樱空释捏了个避尘咒,霎时间,幻术光辉如极光般罩住整片天空,轻轻摇摆着,云层里卷起一阵龙卷风,风里面全是火族大地上密布的沙土岩石,片刻后,风散了,原地矗立着一座冰制的精致城堡,恢弘壮阔,气势磅礴,不同于冰族国度的瘦长尖锐,它宽阔、雍肥,透明的城墙厚重地遮蔽了天光,一片昏暗,像是一个巨大的牢笼,其上有怨灵无数,上古的荒蛮之气弥漫,樱空释便已知他们在这里守了万年。

                      “火族大地万年荒芜,是了,若是耸入云顶的高山上还有这样辉煌的建筑,会有哪样的生灵禁受得起这样的怨气!”艳炟心中不忍,都说火族山脉巍峨挺拔,于是火族祖民出了幻雪神山以后定都于此,生生世世,却不想这竟是一片魔障之地——不知残害了他们多少年,神性渐泯,荒如蛮兽!

                      樱空释拍拍她的肩膀以示安慰,却见艳炟骤然警觉:“糟了,这里是父王的修炼之地,他可能已经已经生出了心魔!”然后练清心之法,道,“樱空释,我不能陪你在这个梦境里继续走下去了。不过我有预感,你一定要过了这个梦境才可以,抵抗命运!”

                      樱空释含笑点头:“往后我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了。”

                      遂见艳炟化作流光消散了。对于她这种活物,想要离开这种没有设困障的梦境,轻而易举。

                      “西方护法,是谁?”樱空释眉头微蹙,不解的眼神望向天空,冥冥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变了。
                      
                      
                      
                      梦境外。
                      
                      临海,是落樱破,樱空释重伤沉睡的身体静置在一张平整的岩石上,一女子坐在石边,手捧红莲,娇小的脸埋在红莲里,一双玉足在石下的空隙里轻轻地摇晃,她手上的无名指上戴着一枚红红莲纹戒,她的身边是散发着星辰光辉的法杖静静沉寂,她随口吟唱着不知名的歌曲,于是整片海岸都为她沉醉,樱花的花瓣落了又落,鱼儿纷纷浮出水面游舞,霰雪鸟围着她发出沙哑的悲鸣,却被她的歌声中和成另一种天籁,犹如幻梦。

                      寻梦族的星轨公主就这样呆呆地瞻仰这个面目熟悉的女子,联想到她的境遇她不由得悲从中来,却还是整顿衣裳问:“你怎么……还活着?”

                      女子笑:“现在的我,还是睡着的吧?”


                    收起回复
                    14楼2019-10-03 19:23
                      岚裳,这个早已经被遗忘的名字,从星轨的记忆里被理出来。她眨眨眼毫无防备的问这个弱小得只会唱歌的女生,她第二遍问:“你怎么还活着。”
                      然后渐次玄冰咒抛出。
                      岚裳迟缓地眨眨眼,看向女子的眼神里带着无辜,疼痛拉回她的感官,她的腿被爆裂的冰锥炸伤。
                      星轨冷冷说道:“你,活着就算了,为什么要动释王子的尸体?为什么要动我给卡索的梦境?你怎么敢?”
                      如果是渊祭,可能已经杀死她了吧,星轨淡漠地想,本来嘛,除了与星旧有关的人的生死她都不感兴趣,她这样警示这条鱼不过是出于对她的遭遇的一点怜悯之心。
                      然后“岚裳”笑了:“如果真的是公主来了的话,是不是她真的就会这么,疼啊。”
                      一滴泪从她眼角滑落,沉醉在歌声的余韵中的鸟儿身体已经炸开。
                      一个女子从水里飘起来,美丽的容颜与她相差无几,但是眉目之间不像她这般逐渐地戾气逼人。
                      “海妖,幻妖,恭候公主!”幻妖恢复自己的面目,蓝肤绿眸,艳色煞人。
                      岚裳一步步被海波推上岸边,目光空洞地扫过海妖腿上的上,最后一双剔透的眼睛注视星轨:“你自己,决定事情的后果吧。”
                      一股威压从岚裳身上释放出来,她裙罗摇摆的样子映照在星轨的眼睛里,然后这双眼笑得弯弯:“梦境已经被你更换,我愧对渊祭交给我的使命,却无愧于刃雪城里的每一人,现在,西方护法不是我,是你!”然后血色冰锥从她胸前破出,属于西方护法的黑魔法渐次玄冰咒,冰族典籍的禁忌之咒,不知何时已经被岚裳用得炉火纯青。
                      星轨忽然间后悔了,不是因为她即将到来的死亡,而是她的无能给幻雪神山里前行的王招来了一个难以预测的对手。
                      “愿你云上亡灵,得以安息。”岚裳随口说了句没什么意义的话,随即一挥手——
                      水流如利刃割走了星轨的残体,血水凝成鱼儿的模样,红色的鱼儿游进海水里便消散了。
                      岚裳命令道:“十二,接下来由你代我如梦,小心识别梦中囚徒的骗局,不要让我失望。”
                      海妖应是。
                      “只要截杀卡索一行人,我的宿命,便可以终结了,我不能,松懈。”
                      她的双目里面带了一点灵光,满怀期待地望向黑色之城的方向,曾经有一段时间卡索日日不眠,夜夜都在屋顶上,任由风吹过那一头白发。
                      然后那份期待被她身体里的最后一点禁咒吞噬,无悲无喜的一双眸子像是老者般沧桑而空白。

                      她为什么会喜欢上那样一个男子。
                      第四章 END
                      未完待续
                      ——————正经的分割线——————
                      【我有话要说】
                      岚裳,黑化就该有黑化的样子,不要怪我逼你——啊,我哪里有逼你呢?
                      我听说高压水枪是世界上最锋利的切割刀,而原著里人鱼族的控水能力登峰造极还无比神秘,也许岚裳也会用水枪杀人吧?

                      从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就在想,她的天真那样地生疏又那样地真诚,为备受压迫的陌生人落泪,为一点小事生气得扬起巴掌,简直就行一个重生了的人过着不属于自己的太平生活,善恶都肆无忌惮,受伤了以后却会变得小心翼翼。
                      然后开始构想她原来的样子,也许是因为不知情感的缘故,所以美丽而残酷。
                      有点像樱空释。
                      岚裳好友变死敌向,烁释路人向,哈根炟释友情向,索释暧昧向,以及,渊释心斗向,莲释孝子向,烬释互嫌向。
                      情感线就先这么定吧,到时候发展出变化以后再重新理。
                      初中忙着玩,没空学习发掘灵感,一个又一个坑都不好意思让我不删粉了,高中还长,就先挪一挪中心,主学习副电脑好了。


                      回复
                      15楼2019-10-07 00: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