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星九月天吧 关注:390,703贴子:19,681,907
  • 9回复贴,共1

【沧玄·甜文】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沧玄·甜文】之前在帖子里开过一篇 因为高三又复读 后来一直没有更 账号也忘了 找回来现在帖子打不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25 20:22
    之前写的是这篇 挺多人看的 现在大学生有时间了 沧玄一直是我的意难平 从小学开始到现在12年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25 20:22
      现在决定重新写一篇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25 20:23
        [-]地下宫殿
        太阳慢慢被地平线吞噬夜幕笼罩了大地撒哈拉沙漠的夜晚的到来总是伴随着寒冷太阳被彻底吞噬后随之而来的就是骤然降温的寒冷
        -个男子站在高处看着慢慢高升的月亮
        “走吧该去看看她了”男子拉起黑色披风的帽子
        “是K先生”身边的银发少年微微颔首回答到
        ‘嗒嗒嗒’清脆的脚步声敲J在通往地下的石质隧道中撕裂了静谧的空气显得有些刺耳又有些神秘身边每五步一个火点依次燃出火苗又依次熄灭
        “到了”K抬起手示意银发少年停下“就是这么...”银发少年抬起头面前是一扇很高的门目测有五米高门上面有很复杂的雕花而且门的材质很特殊仿佛有光在.上面流动门的两边各有一块方格方格中有雪花状的宝石宝石慢慢的旋转发出微蓝的光
        “好神奇的地方啊..” 银发少年心里想
        “十月你去把门打开”K微微抬头看着那扇门
        “是”十月跨步上前门缓缓的被推开了
        “这扇门好凉...就像在摸一块冰”十月皱了皱眉头
        “呵”K轻笑“这是古西兰留下的最后一座宮殿了
        “古西兰...”十月默念这个名字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 进去吧”K看了看十月微蓝的光现在他的脸上十月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是K先生”
        步入这座地下的宮殿十月感到很恍惚,“古西兰..”好熟悉的感觉..+月抬头看向四周有很多像外面的雪花宝石-样的东西在宫殿顶部起起浮浮的飘着散发出的微蓝光线就想是房间里的灯
        “这是.”十月看到宮殿中央有一个透明的琥珀罐里面装满了绿色的营养液里面还有个女孩!
        十月蓝色的眼眸闪了一下
        女孩身上缠着绷带而且身体.上还连着许多管子她闭着眼睛在琥珀罐里像是睡着了一样她的头发很长很长是海尼蓝的颜色头发随着液体飘动着像有微风吹过女孩的发梢
        “这是.沧月?”十月看向K
        “嗯,”K-直看着琥珀罐里的沧月“除了路西法你们谁也没有见过她”说着K走到了琥珀罐前伸出手拂过琥珀罐慢慢走到旁边的操作台手指在按键上不停的操作
        “唔.”琥珀罐中的女孩皱起了眉头身体不断的发抖呼吸急促像溺水了一洋
        “K先生!您这是?”十月看着痛苦的女孩他不明白的看着K
        “放心十月。”K看着紧紧咬着嘴唇极忍痛苦的沧月“ 她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是很痛苦罢了”
        “为什么会这样,K先生”十月很着急,他虽然之前没有见过沧月但他第一次看到沧月就有种很熟悉的感觉而且之前他们的玄月哥哥每天都来看她十月知道沧月是对玄月很重要的人尽管..他们的玄月哥哥现在成了路西法。
        “我在删除她的记忆”K走近琥珀罐仔细看着沧月“看来她比我想象的,还要在乎那段记忆.
        “啊!”一口鲜血从沧月中喷出来染红了她面前的绿色营养液
        K看事情不对立马扑到操作盘上强制中止操作打开了琥珀罐
        “K先生”十月接住了从琥珀罐里倒下去的沧月
        “她的身体太弱潜意识里又不愿意让我删除她的记忆”K看着靠在十月肩上的沧月的脸“你先抱她回去吧回我的实验室”
        “是”十月背对K往回走他刚刚好像从K的眼神里看到了恨十月低头看着沧月他抱着沧月像抱着一块冰沧月紧皱着眉头像是还没有从痛苦中缓过来“她就是玄月哥以前天天来看的人可是.K先生到底要做什么..”十月心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25 20:25
          原故事情节和人设会有些改动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25 22:49
            【二】尘封的记忆

            “…小沧 小沧…”

            声音透过琥珀罐传来,让沧月听的很不真切,“是玄月哥哥么?可是为什么我不能说话,连眼睛也睁不开…”

            “小沧!小沧!”一个少年把提着的两个食篮放在地上,额头前的浅紫蓝色的头发被汗水打湿贴在额头上,少年的红瞳从来没有离开过前面穿着天蓝纱裙子的小女孩,小女孩蹬着白色小皮鞋,短短的腿奋力的跑着“哥哥你快点呀!”女孩终于停下来,回过头,嘟起嘴,不满的看向身后的少年“玄月哥哥好慢奥…”女孩嘟囔起来。“我的小公主,”玄月趁前面的人停下来,弯腰提起两个食篮,慢慢走向小女孩,蹲在小女孩面前,“小沧,哥哥很累的~”少年腾出来一只手在女孩的头顶揉了揉,女孩海尼蓝的头发在少年的手心里蹭着,“哥哥每天是要上课的,每天要钻研文学,还要骑马射箭。”玄月揽过小沧月,把下巴抵在小沧月的头顶,闭着眼“哥哥真的很累的,小沧乖一点好不好。”小沧月的脸埋在玄月胸前,很乖,没有挣脱,安静的用自己的头顶撑着玄月的下巴“…嗯…”小沧月的手不停的扣着玄月的衣服“那哥哥我们坐那里吃饭好不好嘛~”浓浓的小奶音从玄月的胸前传到耳朵里,玄月依旧没有睁开眼睛,他笑了,自己的这个妹妹任性是任性了点,但是心里还是很心疼他这个哥哥的。“好。”玄月把下巴从小沧月头顶拿走,“走吧哥哥。”沧月牵着玄月的手走在雕花廊上,嘴里还不停的说着“哥哥你天天上课辛苦也不要忘了沧月好不好呀~”“哥哥要是忘了沧月,沧月就不要玄月哥哥了呢~”小沧月的话像奶糖一样,“好好好”玄月笑着看着牵着自己走路的小沧月,正午的阳光透过两旁的大树,斑驳的撒在沧月身上,随着沧月蹦蹦跳跳的不断变换着位置,玄月的目光也像太阳一样沐浴着沧月“小沧她…”玄月想“从出生起就没有离开过我吧…”玄月还记得那年他才六岁,接过宫人手里包在襁褓里哇哇哭的小沧月,小小的,软软的,玄月不敢乱动,僵硬的抱着,生怕抱不稳怀里的小宝宝,玄月轻轻的哄着她,她睁开眼睛,是墨色的眼瞳,水灵灵的湿漉漉的看着玄月,突然,怀里的宝宝咯咯的笑了,冲着玄月笑了,那一刻,玄月的心里就种下了一颗火种,一直温暖着他,也埋下了他无尽的牵挂。

            “小沧,就在这里吃吧。”玄月走进雕花亭,把两个食篮放到里面的石桌上打开,把里面的吃食一盘盘拿出来,“好”小沧月爬到石凳上坐下“可是哥哥,我够不到桌子诶~”沧月坐在石凳上,脑袋和石桌一样高,说着,沧月伸着胳膊撑着石桌站在了石凳上,“这样就好啦~”沧月伸手就要拿吃的,“小沧!”玄月按下沧月的手,“小沧有洗手么,吃东西前要先洗手,还有,”玄月弯下腰把沧月从石凳上抱下来“要是小沧的母后看到小沧站在凳子上,她会责怪小沧没有公主的样子的。”沧月拉拢着脑袋,眼巴巴的看着桌子上一盘盘好吃的“看,”玄月指着雕花亭背后的一座假山,假山上有就流水留下来汇入一条小溪“我们先去那里洗手,”玄月牵着沧月向假山走“今天有小沧爱吃的海棠酥,芙蓉糕还有牛奶砖。”沧月晃了晃被玄月牵着手的胳膊“那沧月要玄月哥哥喂嘛~”玄月无奈的看着沧月“小沧~你都四岁了。”沧月扑过去环住玄月的腰,脑袋在他腰际蹭着“不嘛不嘛~沧月就要玄月哥哥喂嘛~”玄月按住沧月不安分的脑袋“好好好,”无奈的笑了笑“小沧要被宠坏了呢。”

            ……

            “…好痛…”沧月感觉有无数电流通过自己的经脉通向大脑,头好痛,快不能喘不过来气了,沧月的双手紧紧握着,“K先生…”十月隔着玻璃,看着沧月躺在实验室的仪器上,“她好像很痛苦的样子。”K在操作台前,看着显示器上的数据,不停的操作着,“她身体太弱,又很抗拒我删除她的记忆,我再强行操作她怕是撑不住的。”十月看着沧月,她的胸口起伏很大,呼吸越来越急促了,“那K先生,您这是…”K按下最后一个按钮“既然不能彻底删除,那就先封印起来吧。”K转头看向十月“你进去把她带到你们那去吧,过不了多久她就会醒了。”十月看着K离开实验室“是,K先生。”十月输入指纹,打开玻璃门进去,“…玄月哥哥…”是她在说话?十月走到沧月旁边,蹲下去仔细听着“…玄月哥哥…不要…”一滴泪从沧月的眼角划过,“她在哭?”十月想“她应该很在乎玄月吧,K先生也没有能完全封印她的记忆”十月看着K离开的方向“…我…还是不要告诉K先生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27 12:14
              【三】 冰之沧月

              房间。

              很大的房间。

              整个房间空荡荡的,除了房间中央有一张床以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家具了。窗户紧闭着,半透明的白色窗帘安静的垂在窗边。

              整个房间都是白色,冷冷清清,空空荡荡。

              只有太阳落下前的最后一片余晖,透过玻璃洒在这寂寞的房间里,增加了一抹温暖的颜色。

              这片阳光也落在沧月的身上,“…好温暖的感觉…”沧月缓缓睁开了眼睛,“…唔”沧月抬起手挡在自己眼睛前,突然醒来,阳光有些刺眼,慢慢的,沧月透过指缝,缓缓的看向外面,“阳光…”她好久没有感受到过阳光洒在身上的感觉了。

              沧月起身下床,身上是一件简单的白色连衣裙,她赤脚走向窗户,地板微凉的触感通过脚心,沧月并不在意地板凉不凉,她好久都没有感受过这个世界了。

              沧月走到窗边,她推开窗户,伸出手,有风从她的指缝溜走,拂过她的长发,扬起她的裙摆,沧月很白,她长期在琥珀罐中,浸在营养液中,她自己都不记得她像现在一样现在阳光下是在多久以前,阳光洒在沧月的身上,像是给沧月镀了一层金光,苍白的皮肤沐浴在阳光下就像透明的一样。

              沧月站在窗边,看着太阳一点一点的小时,黑夜一寸一寸的覆盖大地,整个房间也暗了下来,她看着一颗颗明亮的星星点缀的夜空,她觉得很神奇,“那是北斗七星吧,”沧月想,“好像有人告诉过我,”沧月心里有种奇怪的空落落的感觉“可是,是谁呢?”沧月的直觉告诉她这个人很重要,沧月摇了摇头,回忆的像画一样在脑子里闪过,但是沧月看不清画上的内容,都是模糊的“感觉就在脑子里可怎么就是想不起来…”沧月揉了揉脑袋“疼…”她越是想看清画上的画面,脑子里的画面就越是模糊,沧月跌坐在地上,脑子里的回忆仿佛在打架,她什么都想不起来头却越来越痛。

              “啊”沧月缩在角落…紧紧抱着自己的头。

              “吱——”门开了,外面的光线在地板上撕开一方黑暗,投下一个黑色人影。

              “不要想了,对你没有好处。”黑影冷冷的开口。

              咔——

              整个房间都结出了冰霜,一丝一丝的冷气环绕在整个房间里,尖锐的冰柱在沧月四周拔地而起,冰柱尖冲向四周。

              这是沧月保护自己的一种本能。

              十月手中腾出一团火,挡在了K的前面,“K先生,您没事吧?”

              K没有回答十月,他满意的笑了。“很好,”K拍了拍十月,看着被冰冻的房间,“冰元素确实是一张王牌。”

              “咳咳…”鲜血从沧月口中流出,一滴一滴的滴在冰面上。

              K走进房间,在沧月身边站着,他定定的看着沧月。

              沧月侧躺在结了冰的地上,海尼蓝的长发遮住了脸,她半睁着眼,虚弱有坚强的撑着自己最后的意识。

              “她…没事吧,K先生。”十月看着那摊血,蓝眸中流露出担忧。虽然沧月她没有从小和他们一起长大,但,她也算是他们的亲人吧,十月想。

              “她没有什么大事,受到了反噬而已。”K开口“她身体太弱,而这冰元素的力量又太强,她还没有好好了解她体内的冰元素。”

              说着,K蹲了下来,有些贪婪的看着沧月“你可是我对付路西法的王牌”K把一个项链戴在沧月的脖子上。
                
              “冰之沧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30 17:48
                哇还有小可爱追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20-05-30 18:16
                  我码码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20-05-30 18:17
                    来晚啦大学生总是莫名其妙的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20-07-02 20: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