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梧钓月吧 关注:10,984贴子:127,037

【柳梧钓月】【原创】殊途知己(陈情令/点梗)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柳梧钓月】【原创】殊途知己(陈情令/点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27 08:19
    大家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27 08:19
      以后文文就在这里发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27 08:19
        @苏颜兮℃ @柳老师的宝贝🌿 颜兮姐和姐夫来玩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27 08:19
          聂明玦×聂怀桑:
          聂明玦的卧室里,一大一小,一个坐着一个站着,聂明玦看了下面前不敢看自己的人“怀桑,怎么又不好好练功了?”“大哥,我真的不是练功的这块料,我不想练了”聂怀桑低着头,手抓着自己的衣角,聂明玦叹了口气,聂怀桑抬头瞄了聂明玦一眼,随后就在一阵天旋地转中,就被大哥摁到了腿上。
          “啪啪啪”聂明玦一时气不过聂怀桑说出那样的丧气话,手下的力道也不轻,仅仅三下就把聂怀桑的眼泪逼了出来。
          “啊,大哥,疼!疼!轻点!”
          “去不去练功!”毕竟是自己最疼爱的弟弟,聂明玦心疼也自然是肯定的。
          “去!我去!我现在就去!呜~大哥你不疼我了~呜呜呜~”聂怀桑感觉自己大哥周身的气压没有那么低了,不自主的就想撒撒娇,谁让大哥宠他了
          “好了好了,乖,不哭了。”自己打的人,哭着也要哄好。
          自从那日过后,不管聂明玦忙不忙,累不累,聂明玦都要亲自教聂怀桑练武,有时练习的太累了,聂明玦就坐在聂怀桑的床边,边摸他的头边想着“其实不练武又能怎样呢?弟弟有我护着,我还逼他练武干吗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27 08:31
            青楼篇:
            蓝曦臣×蓝景仪:
            “思追!思追!”
            “怎么了景仪?”
            “天天在山上待着,太闷了,你陪我下山去玩嘛。”
            “这…不好吧,含光君走前说了让我练问灵呐。”
            “哎呀,思追你就陪我去吧~我保证不惹事~玩一会儿就回来~”(楼主:景仪的嘴,骗人的鬼)
            “呃…好吧好吧,只能玩一会昂。”
            ——————————
            到了山下的景仪宛如脱缰了的野马,拽着思追来到了姑苏最大的……青楼
            “春江百月楼…景仪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思追你难道对这个地方不好奇?”说完思追就被景仪拽了进来…
            ————————青楼省略,喝酒省略
            “泽芜君!思追师兄和景仪师兄不见了!”
            “什么?”
            “叫几个弟子和我下山去找!”
            “泽芜君,不在茶楼。”
            “泽芜君,不在客栈。”
            “泽芜君………”
            “这俩孩子到底去哪了?不会是去……”春江百月楼?不,不会的,这俩孩子这么懂事……
            “泽芜君,找到了!在春江百月楼!”
            蓝曦臣冷冷的看着两个喝的烂醉的崽:“先把他们抬回去,有什么事明天处理。”
            “嘶…头痛死了,欸,我不是在青楼喝酒吗?怎么回来了?”
            “景仪师兄,泽芜君叫你过去。”
            “哦,好,我这就过去。”
            ————————
            映入景仪眼中的依旧是儒雅的泽芜君,而手上的那根黑鞭子却显得格格不入。
            “泽芜君。”
            “景仪,我问你,你昨天去那个地方有没有让别的女子碰过你?”
            “没…没有…我只是…喝了几口酒…”
            听了这句话,蓝曦臣心中的石头才放下,又瞬间被怒气占满。
            “陈述错误。”
            “不应该拉着思追一起下山;不应该去青楼;不应该去喝酒……”越到后面景仪的声音就越小,说完了怯怯的看着蓝曦臣。
            “三条,一条二十,自己去趴在榻上。”
            景仪刚趴好,鞭子就狠狠的招呼上了。
            “啊,泽芜君!疼!疼死了!”
            “云深不知处禁止喧哗。”
            “啪啪啪啪啪”一连五下抽下去,蓝曦臣也是气,一点力都不留。
            “呜啊,疼。”景仪早就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但是在泽芜君面前啊,疼的再狠也不能叫…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行了,起来吧。”毕竟还是心疼景仪的,六十下打完,景仪估计要疼死了。
            “呜呜泽芜君,景仪知道错了呜呜。”
            “知道错了就好,我给你上药。”蓝曦臣端来热水,脱下景仪的裤子想帮他上药,结果…褒裤都被血…染红了…
            ——————上药略
            “景仪,以后不许再去青楼,不许再喝酒不许@✘#&…”
            “知道了泽芜君。”
            “乖,早点睡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27 08:32
              江澄×魏无羡:
              因为蓝仙督太忙,所以百无聊赖的仙督夫人魏无羡就悄咪咪回娘家玩啦。
              “宗主,大师兄…哦不,仙督夫人回来了!”
              “什么?魏…魏无羡么?”
              “江澄,我回来了,想没想我?”
              “我想你个头!怎么了,你还舍得回来了?蓝仙督呢?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
              “不要跟我提他!蓝湛他当了仙督后天天事多到不行,说好了和我天天的,现在好了?晚上都不和我一起睡…”一脸委屈的向江澄控诉着蓝湛。
              “谁让你非要嫁给他?活该!回来了就住下吧,我叫人去把你原来的屋子收拾收拾。”
              “江澄还是你最好啦。”说完上去就要抱。
              “滚滚滚,都成亲了还那么不正经。”
              ——————三天后——————
              “啊啊啊,蓝湛果真是不要我了,都三天了还不来找我…”哭兮兮“江澄,蓝湛不要我了…”
              “你实在闲的,就去指导指导他们射箭。”
              “射箭?好啊好啊,江澄,我去啦!”
              ——————三天前——————
              魏无羡和蓝湛去夜猎,结果被邪祟抓伤了肩膀。
              “魏婴,近日先不要射箭了。”满脸心疼的包扎。
              然鹅,成功的被魏无羡当做了耳边风…
              “嗖”“嗖”“嗖”
              几支箭向天上的风筝射去,但是,没有一支射中的。
              “大师兄给我们示范一下吧?”
              “嗯…好吧。”貌似有个人跟我说不要射箭,是谁来着呢……
              “嗖”“啊!疼!”射箭太用力,魏无羡的伤口被挣开了,血潺潺的流出来。
              “大师兄!”“大师兄!”“快去禀报宗主!”
              ————一阵手忙脚乱后————
              “魏无羡,你不要命了?肩膀有伤还射箭?”江澄认命的帮魏无羡包扎伤口,一边上药一边骂。
              “哎呀江澄~我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就完了?”
              “你干嘛你干嘛?你要拿剑砍我?”江澄拿起三毒,“趴这儿。”
              “你干嘛?”
              “废话,收拾你。”
              “啪”江澄抡起剑就往魏无羡身后抽。
              “呜啊,疼!”
              “啪啪啪啪啪”
              “呜啊,疼!疼死了!江澄,轻点!”
              “别动!”
              “啪啪啪啪啪”
              “呜呜呜,江澄…”
              “啪啪啪啪啪……”
              二十来下打完,魏无羡的臀部已经伤痕累累,嗓子都哭的略微嘶哑。
              “呜呜呜…”
              “行了别哭了,给你上药。”还是心疼自己师兄的。
              “魏婴。”蓝湛还是来羡羡娘家找他了。
              “呜呜蓝湛…江澄他打我…呜呜…”
              “怎么了?”
              “他,肩膀上有伤还要射箭,把肩上伤口挣开了,就打了他几下。”
              “……”
              “该罚…”
              “……”呜呜呜蓝湛都不心疼我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8-27 08:33
                虞紫鸢×魏无羡:
                “江澄,吃莲子!”说完就把一个带茎的莲蓬‘丢’给江澄。
                “江澄,好吃吗?”
                “好吃。”
                在夏天莲子最嫩的时候,两个不安分的崽就急不可耐的出来泛舟摘莲子。
                午后太阳最毒的时候,两个不安分的崽还是没有回去的意思。
                “啊!”晒得眼花缭乱的江澄伸手去够莲子,结果…把自己带到水里去了…
                “江澄!”
                “救……救……”
                “噗通”魏无羡急忙跳下去,连拖带拽的把江澄拖上了岸。
                “呕…”
                “吐吧吐吧,把水吐出来就舒服了。”轻轻的帮江澄拍后背。
                “魏无羡,可千万别告诉我阿娘,要不然你就完蛋了。阿爹和阿姐都不在,阿娘生起气来谁拦得住啊。”
                “知道了知道了。”
                但是……
                某金珠小可爱已经看到并且告诉虞夫人啦!
                “夫人,刚才金珠看到公子掉到湖里了!”
                “什么?”虞夫人听到这个消息,顿时感觉心跳都慢了半拍。
                “那江澄有没有事?”
                “没有,公子被魏公子救起来了。”
                听到魏无羡,又急又气的虞夫人理所应当的把错都怪到了魏无羡头上。
                “金珠银珠,给我去把魏无羡叫过来!”
                “是,夫人!”
                ——————————————
                “欸,金珠银珠,你们怎么来了?”
                “魏公子,夫人请你过去。”
                “魏公子,请吧。”
                说完不由分说就带走了魏无羡。
                ——————————————
                “跪下。”
                “师娘,不知阿羡又犯了什么错?”乖乖的跪在地上。(魏无羡天不怕地不怕,但是就怕虞夫人和……狗…)
                “魏无羡,我问你,江澄怎么掉水里了?”
                魏无羡内心:“……虞夫人是怎么知道的啊啊啊…”“这下完犊子了完犊子了…”
                “师娘,阿羡没有看好江澄,阿羡知错,还…还请师娘责罚!”还是认怂吧,好汉不吃眼前亏…
                “嗖啪”虞夫人看到魏无羡乖乖认错的样子,气虽消了大半,但是还是气不过,一紫电狠狠抽了过来。
                “噗”紫电本就是一品灵器,威力本就不容小觑,再加上虞夫人气急用了狠劲,居然一鞭就把魏无羡抽吐血了。
                “阿娘,您别打魏无羡,是我的错,您别打他了…阿娘…求您了…”
                “嗖啪”“嗖啪”“嗖啪”
                “金珠银珠,把他抬回去吧,在给他找个大夫。”
                ——————————————
                “魏无羡,对不起,是我害得你。”
                “哎呀江澄,我没事,真没事,别自责昂。”
                ——————门外——————
                “……”
                “阿娘,是我的错,您别生他的气。”
                “我从来没生过他的气…”说完把手里的药递给江澄,“给他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27 08:33
                  魏无羡×蓝忘机:
                  “小二,上几个辣菜,再来两坛酒。”蓝湛最终放下了一切,和魏无羡结为道侣,陪他游山玩水,这也许是最好的结局吧。
                  “蓝湛,这菜很辣的,你吃的了吗?”
                  “……”不说话,直接拿了双筷子,夹起一块就往嘴里送。
                  “蓝湛,酒喝不喝?”
                  “……”好辣…
                  ——————————
                  “蓝湛,你看!”
                  “蓝湛,那个好好看!”
                  “蓝湛………”
                  “呃…”胃好疼…
                  本想忍着,但是小腹一阵一阵的痛愈发强烈。
                  “魏婴…”
                  “啊,蓝湛,怎么了?”
                  “疼…”
                  “你…你等一下,我…我背你回去!”
                  “蓝湛蓝湛,疼的厉害吗?”
                  “蓝湛,要不要我去给你找个大夫。”
                  “蓝湛,红糖姜水,快,趁热喝了。”
                  ————折腾到了天黑————
                  “蓝湛,胃还疼吗?”
                  “不疼了。”
                  “先睡吧,有事明天再说。”不能打伤患不能打伤患……
                  “蓝湛,醒了!”
                  “嗯。”
                  “来,我们谈谈。”
                  “嗯。”超乖的走过去,但是…
                  被魏无羡一下子摁在了腿上!
                  陈情一下子抽在了臀上。
                  “咻咻咻”虽然有衣服遮挡,但是魏无羡的手劲加上陈情的威力也够让汪叽疼的。
                  “嘶…”疼…死了…
                  “蓝湛啊蓝湛,你都多大了?还不懂得照顾自己啊?吃不了辣逞什么强?胃疼了吧?”满是心疼的责问。
                  “咻咻咻”又落下三下。
                  “嘶…疼…”
                  “现在知道疼了?”虽然嘴上还是严厉的责问,但是手…却诚实的轻轻帮汪叽揉了起来。
                  “要上药么?”
                  “不…不用了。”
                  “魏婴…”“嗯?”“木马~”嘴上亲着,手还不忘把魏无羡推到榻上…
                  ————————————
                  嗯…后面…自己想象一下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8-27 08:34
                    晓星尘×薛洋:
                    “老板,这菜多少钱一斤?”
                    “十文钱一斤。”
                    “什么?你看你这菜都烂成这样了,还好意思卖这么贵?”
                    “你这人怎么回事啊?买就买,不买滚。”
                    “小爷我长这么大,对我说过滚的,你猜都怎么样了?”老板成功的惹怒了薛洋,薛洋一抬手直接掀了他的摊子,抽出降灾,指着老板的脖子,“你再说一遍,我就告诉你都怎么样了…”
                    “阿洋,住手。”
                    “道长~”
                    晓星尘也不理薛洋,径直越过薛洋,把吓到趴在地上老板扶起来,“抱歉,是阿洋不懂事”
                    “道长,干嘛跟他道歉,是他骂我!不是我的错…”
                    “别说了,阿洋,走,回去”
                    ——————义庄——————
                    “阿洋,怎么又把别人摊子掀了?”
                    “他骂我…”
                    “唉…”这是小孩这个月第五次掀人家摊子了,每次都是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
                    随手拿了把戒尺,不顾阿洋的反应就把薛洋摁在腿上就开始撂板子。
                    “就打二十下,以后别这么冲动,有人骂你来找我。”
                    “啪啪啪啪啪”道长也是气,一点力都没留,全身力气都使在戒尺上了。
                    “呃啊…疼…”
                    “啪啪啪啪啪”
                    “呜~道长…道长…疼…”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呜啊道长…洋洋知道错了…呜呜…”
                    “阿洋,以后不许这么冲动…”
                    “嗯…阿洋知道了,我疼,道长给我揉揉~”晓星尘笑了笑“你啊,就是长不大”说完,慢慢的给他揉了起来“有道长护着我为什么要长大?”说完静静地享受着晓星尘的按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8-27 08:35
                      宋岚×晓星尘:
                      “阿洋,快走,别管我!”
                      “不!道长,我不走,你放开我!”
                      “滚!”晓星尘用了最后的灵气,催动霜华,将薛洋拖走。
                      “道长!道长!道长!”
                      “阿洋,快逃吧…再也不要回来…”
                      “星尘,薛洋呢?”
                      “……”回应他的只有沉默。
                      “好…我知道了…”
                      “星尘,你跟我来一下。”说完,宋岚连拖带拽的把晓星尘拖进了他的房间。抬手便布了结界。
                      ——————屋内——————
                      “星尘,明天一定要去和大家解释清楚,就说薛洋蒙骗了你。”
                      “我不会说的…”
                      “晓星尘你说什么?”
                      “子琛,我不会说的。”
                      “呵…好…好啊…”说完把晓星尘拖到榻上,一手摁着他一手拿着霜华。
                      “啪”宋岚用了全力,仅仅一下就把晓星尘打趴下了。
                      “你这么做考虑过后果没有?”
                      “……”
                      “啪”“回答我的话!”又是一下,同样的一点力都不留。
                      “子琛,无论后果如何,我绝对不会让阿洋死。”
                      “啪”“于是你就不顾后果的放走了薛洋?”
                      “……”
                      “嗯…”
                      “啪”“晓星尘,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放走薛洋,你,你师父抱山散人的名声还不知道被世人怎么想呢!”
                      “我…”刚想说我不在乎,就被宋岚打断了。
                      “啪”“你不在乎是吧?那你师父呢?”
                      “啪”“还有,你以为你,你师父名声全毁了,你和薛洋被世人唾骂,甚至是你死了,那薛洋就可以活了吗?”
                      “……”听完宋岚的一番话,晓星尘顿时感觉自己好没用,连自己喜欢的人,都护不周全…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宋岚不留力的十几下,早已把晓星尘背和臀抽打的皮开肉绽。血潺潺的流着,染红了褒衣褒裤不说,连霜华上都是斑斑的血点。
                      “……”眼泪莫名的流了出来,那个在别人眼里劣迹斑斑的小孩,真的必须死?自己真的护不住他么?
                      床头还放着小孩遗忘在这的黑手套,晓星尘不顾身上的疼痛,硬是爬过去,小心翼翼的捧起那只黑手套,就像呵护某个小孩一样。
                      “阿洋……”双手紧紧的把那只黑手套护在胸前,仿佛要揉进自己身体里。泪水疯狂的涌出,浸湿了胸前的衣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洋,如果我,要是护得住你多好…”
                      等晓星尘睡熟了,宋岚才悄悄进来,小心翼翼的给他上了药。
                      即使是熟睡着,双手也紧紧攥着那只黑手套,口中也轻轻呢喃:“不…阿洋…不要…别离开我…我爱你…”
                      “星尘,我知道你舍不得薛洋,但是,这次,他真的必须死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8-27 08:35
                        薛洋×晓星尘
                        接上:
                        薛洋还是被仙门百家围剿。
                        “阿洋!阿洋!不…你别死…”晓星尘疯了似的往那个身体接近冰凉的小孩身上输灵力,直到灵力枯竭。
                        “阿洋…”绝望的闭上双眼,霜华出鞘,狠狠的捅在晓星尘腹部。
                        “阿洋,黄泉路上走慢一点,别怕,道长来陪你了…”
                        ————————————
                        不知道睡了多久,仿佛听到宋岚和薛洋的对话。
                        “宋道长,多谢…”
                        “薛洋,别忘了你答应我的…”
                        “薛洋知道…”
                        ————————————
                        默默的睁开双眼,环顾四周,没有阿洋,也没有子琛。
                        “道长,你醒了!”
                        “阿洋…”黄泉路上也能和阿洋一起走,太好了。
                        “道长?道长?傻了呀?”
                        “阿洋,我死了吗?”
                        “是宋道长,他救了你。”
                        “子琛…”
                        “他和你提了什么条件?”
                        “啊?什么?”
                        “阿洋,告诉我,子琛和你提了什么条件。”
                        “他让我带你走,离开这儿,还有…好好对你。”
                        “……”
                        ——————三天后——————
                        “道长,伤养的怎么样了?”
                        “好的差不多了。”
                        “既然好的差不多了来算算帐吧。”说完一把把晓星尘摁到腿上,随手拿了把戒尺。
                        “阿洋…”
                        “啪啪啪啪啪”五下重重的抽在臀上。
                        “嘶…”
                        “道长,你真的为了我名声和命都不要了?”
                        “阿洋,我只要你。”
                        “那我要你好好活着。”
                        “……”
                        “好…我答应你…”
                        “那就受罚吧。”
                        “啪啪啪啪啪”
                        “呃…疼…”
                        “好了。”
                        “阿洋,你别走!”晓星尘看到薛洋要往外走,急得一把搂住他的腰,怎么都不放手。
                        “好,我不走。”薛洋只好坐下,无奈的揉揉道长的头。
                        “阿洋,以后我陪你夜猎。”挪到薛洋身旁,抱住他的脖子,“换我帮你扛剑,帮你打下手,你也别嫌弃我。”
                        “嗯…那好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8-27 08:36
                          蓝曦臣×金光瑶:
                          “阿瑶,我要成亲了,是和云梦的江宗主。”
                          “哦?是吗?”顿时感觉心跳都慢了半拍,勉强的扯着嘴角,“恭喜二哥。”
                          “阿瑶会来参加我和晚吟的婚礼吗?”
                          “二哥,最近金氏事务繁多,怕是不能去祝贺二哥了,还请二哥勿怪。”心好疼,疼的感觉都要碎掉了,“阿瑶提前祝二哥和江宗主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多谢,阿瑶,我先告辞了。”
                          “二哥慢走。”
                          金光瑶搬空了他的密室,只留下了一卷蓝曦臣的画和被蓝曦臣称赞过的琴。
                          蓝曦臣成亲时,有一个少年,对着他的画像,一遍一遍的弹着他教的清心音,弹到琴弦俱断,十指满是鲜血。
                          “我是一个恶人,他离我远点也许会对他好吧…”哽咽的重复着这句话,眼泪如潮水般涌出,弹琴弹出血的手指被泪水冲洗后疼的要命,但是哪有他的心疼。
                          金光瑶一夜未眠,十根缓缓渗血的手指一遍又一遍的摩挲着画中那个谪仙般的男子,口中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那句话:“我是个恶人,他离我远点也许会对他好吧…”
                          自己的二哥,自己深爱的人娶亲了,但…不是自己…
                          ‘泽芜君有了人,敛芳尊失了魂。’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8-27 08:36
                            蓝曦臣×江晚吟:
                            “江宗主,别太累了。”近日云梦事务繁多,江澄也一天多没合眼了,心疼自己家晚吟的蓝曦臣终是不忍,出声提醒道。
                            “嗯。”随意应了一声,但是手上的笔依旧没有停下。
                            “晚!吟!乖乖去休息!”
                            “好吧好吧。”碍于蓝曦臣淫威的江澄只好乖乖去休息,一站起来,一阵突如其来的眩晕就侵占了江澄的大脑。
                            “晚吟!晚吟!”在晕过去之前只听到了蓝曦臣的惊呼。
                            ————————————
                            “呃…”
                            “晚吟,醒了?”
                            “嗯。”
                            “最近这几天多休息。”
                            “那…那些事怎么办?”
                            “我帮你搞定。”
                            ————————————
                            “这次还要多谢蓝宗主。”
                            “晚吟,现在就我们两个人,你确定还要叫我蓝宗主吗?叫我曦臣。”
                            “曦臣…”
                            “那江宗主是不是要想想欠我什么了呢?”
                            “啊?”说完江澄就被摁在了书桌上,“蓝曦臣你干什么,你放开我!”
                            “江宗主不乖哦。”还是那根熟悉的黑鞭子,轻轻的在江澄的臀上点着。(楼楼:说不熟悉的宝宝罚你们去刷蓝曦臣×蓝景仪那篇文100遍!)
                            “就打二十下,十下打你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十下打你不听我话。有意见么?”
                            “我怎么不听你话了(废话,谁敢有意见)?”
                            “啪”“你说呢?我让你没让你去休息”
                            “啪啪啪啪啪”
                            “……”疼…死了,但还是碍着面子不出声。
                            “啪啪啪啪啪”“江宗主是嫌我手劲小么?”
                            “嘶…曦…曦臣…我错了…”听到这句话的蓝曦臣也知道他认识到了错,手也轻了几分,但鞭子还是鞭子,再轻也会疼,蓝曦臣心疼的不得了,八分力的把剩下的九下全部打完了,就把鞭子扔到一边。
                            “晚吟,你一定要多注意身体,你垮了,云梦江氏怎么办?”蓝曦臣自认为很温柔的说。
                            “知道了,你打都打了,剩下的公务,你全包了,快去!”说完就往外推蓝曦臣。
                            蓝曦臣无奈的笑笑,只能认命的去干活了,毕竟是自己打的孩子,累死也要哄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8-27 08:37
                              没人来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8-27 18:08
                                来一个人我就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8-27 18:08
                                  蓝曦臣×蓝忘机:
                                  寒潭洞一游后,蓝忘机就莫名消失了几天。
                                  “忘机,多加件衣裳。”
                                  “是,兄长。”
                                  然鹅,汪叽转眼就忘了,于是,华丽丽的烧了三天三夜。
                                  ——————三天后——————
                                  “兄长。”悠悠转醒的汪叽一睁眼就看到了一旁黑着脸的蓝曦臣,和…他手里的一把戒尺。
                                  “忘机,让你多加件衣服加了吗?”忍住想把这个作死的小孩摁腿上抽一顿的想法,尽量温柔的问到。
                                  “…没有…”
                                  “你现在连我的话也不听了吗?”
                                  “……”
                                  “忘机知错,请兄长责罚。”
                                  “既已知错,就受罚吧。”拿戒尺点点榻上,“趴这儿。”
                                  汪叽顿时脸红到了耳根,本还想挣扎一下,但是看到蓝曦臣黑的像碳似的脸就放弃了抵抗,乖乖趴在榻上。
                                  “啪啪啪啪啪”蓝曦臣也不多说教,直接上手就抽。
                                  “……”云深不知处不可喧哗,受罚是也一样,况且哥哥还是在气头上,于是汪叽自然乖乖的噤声。
                                  “啪啪啪啪啪……”二十多下砸下来,每一下都是用了十成力狠狠砸下去的。
                                  “呃……”听到自家弟弟的轻声痛呼,想来肯定是打的太狠了,不然汪叽是怎么也不会出一声的。
                                  这么想着,拿了盒药膏,轻轻的抻下汪叽的褒裤想要帮他上药,全然不顾脸已经红到耳根的汪叽。
                                  “兄长…”
                                  “嗯?可是我弄疼你了?”手上的动作并没有停下。
                                  “……”
                                  轻轻的把汪叽的褒裤抻上去,十分温柔的说:“亥时已到,睡觉吧。”
                                  “是…”
                                  ——————第二天——————
                                  “忘机兄,这几天怎么没看到你啊?”魏无羡笑嘻嘻的对汪叽说。
                                  “……无聊……”汪叽的脸莫名的又红到了耳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8-27 18:21
                                    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8-27 18:47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8-27 20:07
                                        终于找到道长被拍的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8-28 15:53
                                          放文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8-28 18:08
                                            聂怀桑:
                                            我是聂怀桑,清河聂氏二公子,喜欢养鸟逗鱼和游山玩水。
                                            家里有个虽然整天说我不成器但还会护着我的大哥,估计大哥对这样的我很失望吧。
                                            金陵台,大哥爆体而亡,我就知道————没人护着我了,后面只能靠自己了。
                                            大哥会不会是金光瑶害死的?
                                            不,不可能,我不信。
                                            但是证据确凿,我不能不信。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金光瑶!!
                                            我还是做了宗主,但是我只能装成一问三不知,为了不被那个人迫害,为了能给大哥报仇,也是为了能揭开那个人虚伪的面纱。
                                            一问三不知?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你别问我了。”
                                            呵…
                                            如果可以什么都说还不遭到迫害,谁愿意当这一问三不知?
                                            呵…
                                            我还真是悲催…
                                            不知道的不会说,知道的不敢说。
                                            ——————————
                                            观音庙,金光瑶对着二哥哭诉着他的身世,唉,孟瑶啊,身世如何不是你的错,但也不是大哥的错。
                                            金光瑶求二哥放过他,说从此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呵…放过你…怎么可能…
                                            二哥动摇了,连魏兄也是满脸不在意。
                                            “曦臣哥小心背后!”
                                            金光瑶死了。
                                            但我一点也不开心。
                                            为什么?
                                            我这么多年不是一直为了让他死吗?
                                            孟瑶,
                                            对不起,
                                            你要不死,魏兄的舍身咒就永远解不了。
                                            ——————————
                                            “魏兄,你可真是嚣张啊。”
                                            “该我做的我不会假手他人,不该我做的我也做不来。”
                                            “这山川美景,真是无论看多久,都不会厌。”
                                            我在蓝家家训石前久久矗立。
                                            大哥,多年未见,你可好?
                                            我给你报仇了,你看见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8-28 18:13
                                              都没人回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8-28 19:14
                                                不嗨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8-28 19:14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8-28 19:14
                                                    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8-28 19:1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8-28 19:22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8-28 19:28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8-28 19:32
                                                            各位还喜欢文文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8-28 1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