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动物吧 关注:1,847贴子:137,699

【寻駰记】昔日圣土•返龙天降美丽西藏和穆先生镇楼(科普一下,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寻駰记】昔日圣土•返龙天降
美丽西藏和穆先生镇楼(科普一下,这里是樱花的真•发源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8-30 22:24
    掠过令人难忘的中南海峡,飞行器面对着雄伟的大高原,竟如一粒微尘。迎着凛冽的寒风,木博士百感交集。恼人的回忆又在作祟,让他怅然若失。那是他的故乡啊!那里,不仅他从大洋彼岸的阴影中走出,是他梦开始的地方;更是一个伟大人类文明的所在地。回忆是一抹抹江南水乡,渔歌互答的湖光秋色。然而,如今,望不穿的是山峦叠嶂,看不透是雪的苍茫。这里,便是曾经的中国,这里,就是东亚的现状。一亿年后澳大利亚大陆裹携着东南亚群岛迎面向这片富庶之地冲来,构成了大灭绝中惨重的一笔,也让这片几亿年来的天堂只剩下冷峻和不可高攀神圣,留给大部分生物一个可悲的厚障壁,任他们侧身西望长咨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8-30 22:48
      木博士面对着沧海桑田的变迁,怎能不触景伤怀啊!然而,高峰负雪,如明烛照亮了前路。曾经的青藏高原,虽说是大高原的一部分,却已经失去了原来的风姿,不再名副其实。地壳的变化,让曾经不可一世的喜马拉雅山脉再也抵挡不住强大季风的攻势,谁知这一突破便让整个高原溃不成军。风力的侵蚀,冻土的消融,流水的冲刷,以及风力堆积产生的富营养土,让西藏从大多生灵不得染指的圣地成为了有极大生物多样性的天堂。虽然地势较高,但雨水充沛。虽然气候湿润,但也如高原般凉爽。总之,不再像我们想象中的苦寒贫瘠,而且优于现在所谓的宜居之地。融化的冻土造就了其千沟万壑的奇景,风和水的雕刻更让大自然的艺术又创新高。西藏高原海拔是个明显的坡状,南低北高,由南至北,逐渐上升。东承中澳高原,西达中亚南亚广袤草场,北接北亚滩涂与森林,南至沼泽与海洋。各路地球上的各种迁客骚人,多会于此。其繁华昌隆之景,让人梦回风光不再的长安。而木博士寻梦之地,便在原来的拉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8-30 23:15
        拉萨这个地方,地处河谷。纵使在现在的青藏高原,也得益于季风,气候并不那么寒冷干燥,可谓是青藏高原的明珠。而如今,气候却更加多样。东面地势较高,气候介于高原山地与季风之间;西面南面却由于河谷众多,成了高地的沼泽和湿地。木博士的基地便选在了两者的交界处。那里的一切似乎让他回到了梦中的故土。谁知,他刚刚回家,一开门,一个身影就让他吓得半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8-30 23:27
          背景介绍完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8-30 23:2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8-30 23: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8-30 23: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8-30 23:29
                  看来是都忙着开学了,我只能提前开始周更模式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8-31 09:48
                    女主降临警告⚠️算了,关于男主女主的事我写到另一个楼去,这里我主要写生物,所以发动替身能力:king crimson!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9-02 11:3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9-02 11:34
                        中秋佳节快乐,各位。我不得不请大家吃烤乳鸽咕咕~问我什么时候更?今年下半年~我尽量找时间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9-13 14:05
                          开更前必须要交代的:
                          吧友们,我填坑的能力是有极限的。我从长久的咕咕当中学到一件事......越是费尽心机,就越会发现我填坑的能力是有极限的......除非不填一亿年后人类的坑。
                          我暂时不填人类坑了,吧友!
                          不过,得拿我无敌的绯红之王想想办法啊!我无敌的网管红王已经删除了男主女主的十八禁时间,以及各种背景设定,反正他们俩就官方CP了。以后就当他们是史比特瓦根,王牌解说员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9-29 20:36
                            突然想起我画了半个暑假的画放在了家里,而我现在在外地上大学,真是恼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9-29 20:42
                              六个月后,耶胡少女已经能熟练地和木博士用汉语交流了。作为他的助理,女孩总是形影不离地跟随在他身后,虽然她总是以手脚并用的方式奇怪地走路。博士想给女孩一个名字,可是她执意要取一个和树有关的名字。为了方便,就叫她树娘吧。虽然长期生活在近乎原始的社会,可是她对于文明有着极大的憧憬,正如她壮烈牺牲的父母一样,因此,博士为她量身定制了不少二十一世纪的衣服,也许是对亡妻的怀念。
                              于是,他们的寻駰行动开始了。树娘兴高采烈地跃上了一只大鸵龙鹳,由于腿脚的加长,跳上一只骆驼般高的返龙几乎不是难事。这种鸟类时速可达七十公里,冲刺时就像一辆加速的肌肉车,木博士的载具只能勉强和它并行。而且,树娘的骑法也很奇怪,她站在奇怪的鞍上,不对,是两个奇异的蹬子上。这蹬子像是一双剩一半半的皮鞋,前面有两个把手。树娘的脚跟被皮革裹着,灵活修长的脚趾紧紧抓住把手,像鹦鹉抓住横木那样。耶胡们长期在树上生活,并不适应长时间久坐。而它们良好的平衡性协调性则减少了缰绳的使用,空出双手进行骑射等活动。
                              树娘对这种返龙感情很深。在她逃往博士家里时,就骑着一匹大鸵龙鹳逃免于同族追杀,然而在晚上为了保护她命丧于一只怪物之口。而这一只是博士费劲心思用AI快速驯化的。博士给它起名为“风后”,为了纪念曾经的那只同类,风儿。
                              就在这时,一群大鸵龙鹳掠过,向着广袤的高原飞驰而去,扬尘漫漫。树娘又流下了泪,也不知是激动的泪水,还是步其后尘,迷塞了眼睛。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9-29 22:32
                                还有,我再重申一遍,虽然我也是明日方舟和宝可梦厨,但木博士和刀客塔,大木博士并无关系,一切均原创,如有雷同,一定是替身攻击。
                                困死了,明天继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9-29 22:35
                                  两人顺着龙鹳的路线一路疾行,在大地上卷起松软的土尘。在不断扩张的地平线上,朝阳把他们的背影拉的很长。不断跳动的背影在金色的映衬下好似两团摇曳的异色火焰,闪烁着年轻人(大嘘)旺盛的活力,随着它们的不断延伸,我们看到的更是地球众生源源不断的生命力。一亿年过去了,对于人类相当于永恒,而且人自认为他们已经获得永恒。然而俯瞰地球的青葱岁月,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如龙鹳飞驰而过。
                                  起初,博士觉得在这样的高速度之下,树娘很难把持住。不过他转念一想,这担心实在多余。一是因为树栖人极好的平衡性,二是因为这种温顺的大鸟不仅快,而且十分平稳,耐力也出人意料,绝不是只骑过马的人所想的那样。而这样的奔跑方式和鸵鸟如出一辙。毕竟趋同演化近乎是生物的本质,毕竟复刻是大自然的王道(索某,任某多学学)。任何成年的树栖人几乎都能轻松上手,而鲜有意外发生这不禁让正回忆二十一世纪的博士汗颜。多少人自称现代,却不过只是追求这样的速度;多少人自称文明,却不过用一个寿命不过十年,平均速度不超70马的铁破烂招摇炫耀;多少人为此费劲心机,多少人因为这速度死于非命啊!然而,却被这样一群人提早做到而且解决了所有交通难题,然而我们却称他们野蛮!
                                  我们心欲囊括宇宙,却长久无视自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9-30 23:28
                                    龙鹳修长密集的尾羽吸引了博士的注意力,打断了他的对人类世的反省。它们笔直如箭,却状若蕨草。他努力回忆羽毛应有的模样并与之对比,发现尾羽羽管十分粗壮,而羽小枝也粗了太多,但是数目有所减少。博士他曾前几天目睹了两只发情雄龙鹳的激烈争斗,看到了它们的尾羽有一定程度上的自主活动能力,但不是很灵敏。一只鸟折断了它对手的尾羽,看起来非常痛,因此,它们的尾羽羽管上疑似有神经结构。博士有幸捡到了那段折断的尾羽,发现它们的硬度不逊于脊椎,柔韧程度更是优于脊椎。这说明,龙鹳的尾羽特化为了相当接近于尾巴的结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9-30 23:5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0-01 12:0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0-01 12:0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10-01 12:03
                                            一亿年后,或者说几千万年后鸟类正逐渐取代哺乳类,直到一亿年后成为支配海陆空的霸主,已经是供认不讳的事实。但是博士要搞清楚鸟类翻身的资本是是什么。毕竟窃鹤一类因为没有牙齿和尾巴终究成了哺乳类的手下败将。据化石和录像研究,大约500到5000万年后有一批窃鹤的跟风者,如早期的猎猴鸟,后期的赞古鹰。赞古鹰之所以称霸美洲,也只不过是哺乳类走向衰微罢了。随后,陆生鹰隼它们与哺乳类最后的辉煌一同毁灭于7800年后的大灭绝。这留给了一批以准猛禽为主体,更加高级的新型陆生鸟类发展壮大的空间,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目前遍及全球的返龙类。它们成功的路线非常适合二十一世纪的企业家们——通过进化自己的长处和拥有的事物弥补缺陷和不可挽回的一切,比如尾巴,甚至牙齿。很多返龙都有龙鹳的结构,而博士目前苦思冥想的问题,是它们的尾羽为何能变硬,而且,长出神经。博士下意识地磨了磨牙,却找到了答案。中空的羽管上,长出了类似于牙釉质的物质,但有极强的韧性,随着时间的推移,中空的羽管被牙龈一样的肌肉和神经填塞,于是,尾羽就成功地有了尾巴的作用。
                                            而更让博士惊讶的是,部分返龙还有牙齿般的结构,多是未来的乌鸦和海食肉鸟,然而,替代牙齿的,是他们的喙,一种名叫复喙的结构。复喙即“喙中之喙”,在鸟喙中生长更多层喙,以弥补牙齿的缺失,同时加强啄击力度,这种内生喙被称为拟齿,与外喙紧密贴合,而且没有牙齿易断的缺点。鸦类是复喙登峰造极者,有两层拟齿,还有最内层的额外喙,拟龈,起到保护拟齿,润滑口腔的功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10-01 12:53
                                              两人尾随着龙鹳群的脚步跟了过去。在这个空明澄澈的世界里,极目远眺,你可以看得清每一片云的走向。一亿年后西藏的地形十分复杂,平荡的草原和错杂的丘陵交错横生。由于地形雨极多,天边时常出现多道彩虹,像小儿在纸上随意涂鸦。在多丘陵的地方,雨季一到,时常烟雨蒙蒙,而到了平地,便长烟一空,豁然开朗。就像现在一样,天高地迥,云淡风轻。两人望着地平线上的彩虹,你追我赶,尽情欢笑,好似置身于伊甸园的亚当夏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10-07 21:25
                                                以目前的时间,这片土地在旱雨季交替之际。那是最好的时间,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间。那是动物们寻找乐土的时候,那是动物们流离失所的时候。那是开怀畅吃的时候,那是忍饥挨饿的时候。那是热恋的时候,那是殉情的时候。那是新生命大量诞生的时候,那是死尸骸堆积如山的时候。我们眼前应有尽有,我们眼前空空荡荡。所有生物都在奔向天堂,所有生物也被打下地狱。概括的说,这一年里最特殊的时节,不论是非洲还是西藏;如今,还是一亿年后,我们都只能用“特别”来形容。
                                                而无论如何,这个特殊的时间不时将改变文明,甚至宇宙。最起码,将改变行路的二人。博士回忆起一亿年前非洲草原的狂野景象,不禁心潮澎湃。他也确信这几乎动员了所有生态链的大迁徙,会给生活在闭塞,封建氏族里的树娘一个大开眼界的惊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10-07 21:43
                                                  就在两人沉浸于美景中时,距离树娘2点钟方向大约一千米处突然一声炮响。冲在前面的龙鹳群四散奔逃。而树**它们还要敏感的多,早就缓过神来让风后掉头就逃。博士让他们上了载具,上前一探究竟。逆着如涟漪一般扩散开去的龙鹳群,他们发现了原因——一只中小型的猎手正尾随着一只龙鹳穷追不舍。很明显,这个掠食者有着速度上龙鹳有过之而无不及,而爆发力更远胜于猎物。即便它们没有进化喙和强大的力量,去屠宰手无寸铁的龙鹳,还是绰绰有余。在,就是鹰隼目最后的成员,一种陆隼。新世纪巡回隼,这是它们祖先在大灭绝后的名字,之后它们独立演化为末隼目,由于它是祖先的直系子嗣,名字就叫巡回末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10-07 22:07
                                                    国庆愉快吗?过来康康~@深潜沧龙🌌 @巨狮鬣兽🌀 @凛冬🌀将至 @发癫Nemo @ptf6-6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10-07 22:0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9-10-07 22:08
                                                        隼是一种神奇对生物,无论在空中还是陆地,它们的信条永远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在空中它们是速度的象征,到了地上,又成了猎豹一样的存在。它们把耐克形的身段发挥到了极致,尽可能变得轻快,只为了挑战汽车一样快的龙鹳。这样的速度虽然令人瞩目,但是过轻的身体和极差的耐力让它的捕食成功率大大下降,只能处于猎食者的低端。而且,无法抵御来抢食的敌人。高度的特化带来了高度的风险,而它们的处境越发举步维艰。这无疑给最后的鹰隼予以灭绝的警告,但是,任何人都无法阻止旧去新来的浪潮。这只筋疲力尽末隼,又被一个可怕的对手盯上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9-10-07 22:40
                                                          博士早就注意到了树上的动静——一个黑影,正虎视眈眈地望着品尝战果的末隼,惨白的尖牙因反光而隐约可见,好似在狞笑,又似在盘算着。倏地一声俯冲而下,黑影笼罩在了食物上,发出了令人发怵的嘶吼。是一种蝙蝠,它们体型巨大,肢体也比较强壮,飞行能力也因此较弱,只能飞到一棵棵树上,去干偷袭抢食的事。这种动物取代了鬣狗和秃鹫各一部分的地位,让人想起欺凌弱小的巨型翼龙。一般来说,它们只要展示一下自己强大的咬合力,就可以吓末隼这种弟弟猎手,但是,介于这个家伙饥饿至极,为了食物拼上老命,蝙蝠不得不咬上几口…这能重创末隼,最关键的是,它们的唾液充满细菌,能让敌人快速因为败血症死亡。很快末隼就倒在了血泊中。这就是恶霸陆蝠,尽管三米五的身长在返龙面前不算什么,它们依靠着耍流氓混到了很高的层次。它们的世界,我们不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9-10-07 23:05
                                                            博士眼疾手快地把奄奄一息末隼抬上了载具,好在治疗迅速,它脱离了危险期。恶霸蝠尽情地大快朵颐着,忘了这片草原上不止一个拾荒的强盗,而且,不止一种…
                                                            很快,更多对黑影和一些更加奇怪的家伙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2楼2019-10-07 2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