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子文吧 关注:38,236贴子:90,353

【原创bl】《能否留在我身边》程昇(攻)沈淮钰(受)婚后之痒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bl】《能否留在我身边》
程昇(攻)
沈淮钰(受)
婚后之痒,其实就是攻自己作的。攻渣过自悔,受不贱。
(腹痛病美男来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9-02 21:52
    1、
    电话响了三次了,程昇伸手摸了半天,因为手机屏的光亮皱起了眉毛,“说。”
    程昇怀里的人听见声音动了一下,轻哼一声。
    沈淮钰合衣坐在床边给他打电话,那一声听的再清楚不过了,偌大的房间空旷的大声说一句话都可能回声了,这样的娇嗔怎能听不到。
    程昇安抚似的拍了拍怀里人的肩膀,“有事?”
    “明天回来。”沈淮钰声音没有一点异样。
    “有事?”程昇又问了一遍。
    沈淮钰没再回答挂断了电话。
    沈淮钰和程昇高中二年级相识,程昇追了他两年,高三毕业时沈淮钰答应和他在一起的。高中时候,沈淮钰是真不想谈恋爱,他也看得上程昇,不然别说追两年,二十年他都不会答应。
    俩人大学不是异地恋,异校恋而已,所以热恋了一阵,大学毕业见过双方父母后结婚。程昇在他爸的公司做执行总裁,沈淮钰是个作家,自己写点书。夫夫生活就此开始。
    今年是结婚第六年,从恋爱算的话第十年,明天是结婚纪念日。
    沈淮钰出身世家,爷爷沈栋迁是桧城四大传奇人物之一,父亲沈锐是沈栋迁继承人,而自己是沈锐的小儿子,另外还有一个哥哥。就此而言,沈淮钰和程昇也算得上门当户对,当年结婚时还轰动了一阵,郎才郎貌,羡煞旁人。
    而今,也就如此而已。
    “有什么事说吧,说完我去公司了。”程昇进家看到沈淮钰的第一句话。
    “昇哥,今天结婚纪念日,不陪我一天吗?”程昇还比他小了两个月,但从一开始程昇就让他喊哥。
    所以,可能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程昇闻言愣了,过去抱住沈淮钰亲了一下额头,“对不起,这阵子太忙,赶忘了。”
    “没事,我都安排好了,那就陪我玩一天。”沈淮钰笑说,他笑起来特别甜。
    程昇换下了西装,出门。
    沈淮钰选的地方都不是很远,而且都很简单。
    沈淮钰连着坐了两次过山车,第三次要上去前问程昇,“你真不陪我玩一轮吗?”
    “有点累,我看着你玩。”程昇捏了捏他手指。
    沈淮钰笑了一下自己又上去了。
    接下来的海盗船,跳楼机……全是沈淮钰一个人完成的,程昇见他玩的很高兴。
    沈淮钰每次下来时都见程昇低头看着手机,见怪不怪了,这一年都这样。
    “我饿了。”
    沈淮钰吃了两块牛排,是真饿了,喝了一杯红酒。他喝过酒脸上的红晕起来了,白皙的脸上有点微红,“走,我们去,睡觉…”
    “我送你回去,玩一天了歇歇,我去公司看看。”程昇说。
    沈淮钰突然变了眼神,盯着程昇,“我说,去睡觉。”

    程昇给他收拾好,自己也脱了衣服。俩人快有两个月没同房了,沈淮钰抱着他仰起来头,让他更好的深入,自己更好的享受。
    沈淮钰有点累,筋疲力尽的趴在程昇胸口上,突然笑了,“太久没做,都紧了呢。”
    程昇就是觉得他说的哪里有点怪,没搭茬。
    沈淮钰亲了一下他,坐起身来,“程昇。”突然叫他名字,“你还爱我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9-03 06:27
      好看诶,楼主加油更,收藏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09-03 07:26
        好看呀,会日更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9-03 11:31
          蹲了蹲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9-03 12:39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9-03 14:43
              2、
              程昇嗯了一声。
              沈淮钰又躺了回去。
              结婚纪念日,程昇给他补的一件礼物,是一双耳钉,沈淮钰以前很喜欢弄这些,他还打过耳骨,但已经很久不戴了,因为他上次被家里一个亲戚的小孩拽豁了一个耳洞。后来就有点恐惧这玩意儿。当时程昇在出差,回来时耳朵都好了,这个差真的出了很久。
              魏果坐在他办公室等了有一阵,程昇进来看见他顿时脸色都变了,“谁让你进来的!”
              魏果,那天躺在程昇怀里娇嗔的那个。
              “你好几天没找我,我只能自己来了。”魏果贴过去,他有感觉只要程昇回家几次,就会有一阵子不见自己。
              程昇捏着他下巴抬起来,“没有下次。”
              魏果也有脾气,当场甩了脸子离开,这是第二个人敢和他发脾气。第一个是沈淮钰,程昇可以宠他,不过这两年沈淮钰很少跟他发火了。而魏果,又算个什么东西想处处和沈淮钰比?
              程昇过了几天安生日子,沈淮钰去邻市的签售会了。程昇下班时又在门口看见了魏果。床上之欢的关系而已,在床上教训了就可以了。
              “我想和你在一起。”魏果说,“光明正大的那种。”
              程昇搭着拍了拍他手,语气平和,“安稳点。”

              沈淮钰晚上去沈淮泰家住的,嫂子给他做了一桌子菜。沈淮泰心疼媳妇,“行了,他还吃多少呢。”
              于晴笑着又进厨房做最后一道。
              沈淮泰不用抬眼看他,就知道他心里有事了。
              “工作上的还是生活上的?”沈淮泰问。
              沈淮钰摇了摇头,“我自己能解决。”沈淮钰自己说这话自己都不信,怎么解决?离婚让小三顺位,还是装个瞎子死皮赖脸的继续自己过日子?
              沈淮泰不问,于晴和他喝了几杯,沈淮钰自己就开始脱话了,“大哥,我哪不值得他珍惜?”
              “我初恋是他,初夜是他,结婚的是他,到现在呢?”
              沈淮泰筷子摔到桌子上。
              沈淮钰又哭又笑,“一败涂地。”
              第二天沈淮钰就发烧了,可能真的撑不住了,于晴让私人医生给他看了看,是普通炎症。本来也是心病多,医不好。
              沈淮钰一周没回去,程昇一个电话没有,他不让沈淮泰插手,说太丢人了这事不需要家里人管,沈淮泰也没硬着来,就先私下盯着点。沈淮钰第八天收拾东西回去了。
              程昇回家了,沈淮钰说想和他谈点事。
              “程昇,断了成吗?”沈淮钰开门见山。
              程昇沉默了一会,“沈淮钰,说出去你就是程家的继承人的家室,给我点自由行吗?”
              “自由不是这么给的!”沈淮钰说,“我明天出去和别人打一炮,回来和你说这是自由行吗!”
              程昇一个巴掌落在他脸上,“你敢!”
              沈淮钰嗤笑,你自己承受不了的凭什么让我承受?不爱了就断了。
              谈话不欢而散,程昇几天没回家,连一条消息都没有,沈淮钰低血压犯了,浑浑噩噩的吃药,自己煮面,过了几天开始站都站不太稳。
              门铃响了几声,开门是一个少年,说不上好看,清秀而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9-03 20:33
                魏果和他说程昇这几天都不高兴,求沈淮钰放过他。
                沈淮钰笑了,谁不放过谁啊,“来的正好,离婚协议起好了,你帮我带给他,谢谢。”沈淮钰把早就放在茶几上的文件递给他。
                “慢走。”沈淮钰一起身整个人晃了一下,然后赶紧扶住了沙发,半天才动得了。
                程昇收到离婚协议时当时就撕碎了,一个电话打回去。过了一会儿沈淮钰接了,“看了,有什么…”
                “沈淮钰你疯了!”程昇说,“离婚这事这辈子你别想。”
                “明天去起离婚证,你带上那孩子,转头你俩就能拿结婚证。”沈淮钰坐在搬家公司的车上,正往自己的那个房子开,“我就拿走了我自己东西,房子车都你留着吧,你送我的那个电脑我带走了,因为有些东西转移起来麻烦,回头我看了价格给你转钱。你那个戒指好久没见你带,我今天收拾东西时在床头柜里找到了,就把两个的放一起了,你扔也好扔……”沈淮钰的话一贯而出,好像早就在心里排练了数十遍了。
                “我说了这婚我不离!”
                沈淮钰过了一会儿又说,“何必呢,我就是一物件,摆着可能是好看,但不顶用。你换一个比我这个废了的强。”
                程昇第一次不知所措,明知道沈淮钰不在了倒是回家了,空了,家里上下三层,看不出什么东西少了,他拿走什么了,但就是空了。
                沈淮钰回到了自己房子,找了小时工给收拾东西,房子前几日就清洁好了。晚上十点多终于可以躺床上了。他约了医生,明天去检查。 这两天他食欲不振,吃了点饭全都吐了胃也不舒服,想着开点药让自己这难熬的日子赶快过去,换个新生活的气象。
                他不知道是睡着的还是昏过去的,反正是没了清醒的意识。第二天早上打车直奔医院。
                “你怀孕了啊。”医生看着他难以置信的表情把单子递给他,“一个月了。”
                “医生…确定?我六年都没怀孕。”
                “所以说好事啊。”医生又皱眉,“不过你…”
                沈淮钰知道医生要说什么,“贫血性心脏病。”他这个病只有自己知道,从前两年才开始发现,补了一阵药没见好,就这么耽搁着了。
                医生不知所言,“你之前没怀孕是因为输卵管一侧堵塞,所以受孕几率很小。你这个病如果控制好可以,若是控制不好,后果不堪设想。”
                沈淮钰表示明白了,他没想过会怀孕,真是可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9-03 20:34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9-04 12:08
                    3、
                    程升给他打了两个电话,沈淮钰一点接的意思都没有,挂断之后发了消息:今天有事,改天去民政局。
                    他现在脑子里都是肚子里这个孩子的事,以前日日厮磨都不曾有过,偏偏是离婚前的最后一次,撞上了。换做以前恐怕激动的睡不着觉了,现在也睡不着,但是担心不是激动。
                    说不爱就此放下了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沈淮钰对他并不是了无情意。
                    晚上十点多,程升在门口敲了半个小时的门,沈淮钰看着门口的监控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去给他打开了门,他自己认为只是怕吵到邻居才放他进来的。
                    沈淮钰明知故问,“那孩子等不及了?没必要大晚上来找我吧,民政局也不开门。”
                    “你别生气了,我真的错了行吗宝贝。”
                    “程升我没和你闹着玩,你没必要道歉,我都想明白了。”沈淮钰语气一向平和。
                    “什么?”程升问。
                    “关于我们感情的事,”沈淮钰话锋一转,“我最后问你个问题,你们,带T吗?”
                    程升愣在原地,“淮钰……”
                    “算了,多嘴。”沈淮钰说,“明天就去吧,我上午有空。”经程升这么一来沈淮钰才觉得,早点结束断干净的好,毕竟有些事情不等人。
                    “我明天没空。”程升毫不犹豫的说。
                    “你想有空就会有。”沈淮钰说完也不搭理他了,回卧室锁门睡觉,任由他在起居室站着。
                    第二天早晨醒来,沈淮钰洗漱结束才打开门,他早就知道程升在门外,在一起十年的直觉,不会错。
                    程升还是昨天的行头,看样子都没躺一下,沈淮钰越过他到门口换鞋要往出走。
                    程升过去一把扛起,沈淮钰迅速的护了一下肚子,吓了一跳,“程升*****!”
                    程升把他撩床上,就要脱 衣服。沈淮钰突然冷笑了一声。
                    “你不早就看腻了我这个身体?别脱了,觉得你没兴致。” 沈淮钰自己淡定的把扣子扣上。
                    程升三下五除二将沈淮钰上衣脱 了个精 光,
                    沈淮钰一言不发,死死的咬着嘴唇,在程升进去那一刻泪水涌出,却一声不出。
                    半个小时后,沈淮钰又换了一身衣服,什么话都不说,脸色变得有点不好。
                    他打车走程升不放心,只好跟着走。
                    沈淮钰后知后觉,肚子有点难受,在民政局门口下车时看见了魏果,沈淮钰笑了却一抻的肚子发疼。
                    程升没看见魏果,一门心思扑在沈淮钰身上,他上前拉住沈淮钰的手。
                    沈淮钰扯了出来,直接走进去。
                    无论沈淮钰坐在那说什么,工作人员问什么话,程升都一句:我不离婚。
                    沈淮钰说,“别给人家找麻烦,程升。”

                    出来以后沈淮钰肚子疼走路费力气,勉强着保持原状态,他绝对不能让程升知道他怀孕了。
                    “你先走吧。”沈淮钰自己抬头看了看他,看着程升不耐烦的脸,心里那句话到口头又换了一句,“笔记本的钱我给你转过去了。”
                    沈淮钰自己在心里抽了自己一巴掌,说的屁话啊。
                    程升本来心里还想着别的,被他这么一说脸色更臭了,“你脑子有病啊。”
                    沈淮钰自己也觉得有病,张口说话声音却出不来,眼前一阵模糊就没了知觉。
                    程升打横抱起,喊了几声,自己还没开车,也不知道什么情况见他脸色发白,沈淮钰一米八的个子抱起来却一点不觉得重,程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他变的这么轻了。
                    程升在路口拦了车,颠的沈淮钰有了点意识,睁开了点眼睛,程升问他哪难受。
                    “送我回家。”沈淮钰说。
                    “我问你哪难受?!”
                    沈淮钰出汗,程升想给他弄一下头发,拿出手却全是血。
                    沈淮钰也看到了,笑了一下转了头,“都结束了。”
                    程升不傻,但他俩在一起这么久没往这边想过,也没故意努力过,更何况他俩今年就几次。
                    几次?还是两口子吗?
                    沈淮钰被推进去的时候,程升靠墙脱力蹲下,手上还带着血都在发抖。
                    程升现在脑子都是放空状态,被铃声叫回了魂。他看了一眼砸到了墙上骂了一句。
                    医生出来看了一眼他,“先别发火,保住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9-04 21:01
                      前来支持,花小大大,求眼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09-04 21:16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9-04 23:47
                          潜水的冒个泡吗?怎么感觉没得人看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9-05 20:03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9-05 20:12
                              潜水冒泡顺便问问楼楼更新频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9-05 21:1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9-05 21:20
                                  好看好看,给太太比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9-05 22:10
                                    啊啊啊好看啊关注了等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9-06 00:12
                                      来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9-06 00:22
                                        来了!!!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9-06 01:00
                                          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9-06 07:26
                                            今天会有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9-06 09:55
                                              5、
                                              程昇彻夜未眠,拿着离婚证和两人的婚戒坐在床头。
                                              还记得那年求婚是沈淮钰生日那天,在游轮上旅行的派对,可谁想到中途下雨,大家纷纷想回船舱里,程昇偏偏不让,计划提前。在大雨里单膝下跪,沈淮钰当时就想回去,见状吃了一惊,一点都没想到。
                                              程昇问他愿意吗?
                                              沈淮钰抱着他吻了一分钟,雨中的人也不躲了,纷纷起哄在一起,自然是在一起。
                                              那天晚上沈淮钰高烧不退,把程昇烫醒的。后来沈淮钰还说此生难忘。
                                              次日程昇给魏果转了一笔钱,说的清楚明白,他本来对魏果也没喜欢,他前途还有梦想,而自己也有需要追回来的星光。
                                              余乐在公司找到的程昇,办公室里给了他好几拳,程昇没想还手也没挡,嘴角顺着流血。
                                              “淮钰在你家?”程昇蹭了一下嘴角,拿起衣服。
                                              “他说了不见你,”余乐说,“离婚了你懂什么意思吗?程董!”
                                              “余乐,帮帮我,”程昇说,“我爱他。”

                                              沈淮钰醒来时候收到了余乐消息,“程昇要找你,我给挡下了,你出门我们去吃饭。”
                                              这一吃饭不要紧,余乐带着沈淮钰和程昇揽收了热搜前三。
                                              沈淮钰婚内出轨余乐,同宿一夜后吃甜蜜早餐。配图是余乐给沈淮钰夹菜,和一起出小区门。
                                              程昇沈淮钰离婚![爆]
                                              到底是婚内出轨还是离婚后沈淮钰和余乐在一起的,这其中沈淮钰已经被骂的体无完肤了。即使是离婚后又恋爱期中间歇也太过短了。
                                              沈淮钰看到了倒不是为自己担忧,余乐才是圈里人,“问问你经纪人,我怎么说妥当。”
                                              “清者自清。”余乐从来不怕这些谣言,“不用澄清。”
                                              沈淮钰心里有点后悔,不该来找他的,弄出一些有的没的余乐也麻烦。
                                              沈淮泰那边很快得知了消息,电话发过去了。
                                              “你在余乐那待几天还是回家来?”沈淮泰问。
                                              “我看看。”
                                              ……
                                              程昇专门从国外请回来的专家,在沈淮钰怀孕期间做专门照看。程昇一口流利的英语正微笑交谈着,接起电话脸色瞬间变了。他登录八百年没用的微博发了一条:不关你们屁事,少用装屎的脑袋编故事。
                                              认证还是集团董事长,下一秒却是一个怼网暴的护“前夫”狂魔。
                                              沈淮钰没想看,但…
                                              余乐把手机给他看,程昇发的微博和发来的消息。
                                              “我给找好了医生,别的先不说让他先做个检查……”
                                              沈淮钰看了一半就错开眼了,“我下午就走了,网上的事有什么需要声明的给我打电话就行,他再找你你就说我不在你这了,省的麻烦。”
                                              “你现在干什么都不方便去哪啊?”
                                              “我哥家,我爸妈家,都有人照顾我。”
                                              余乐听了这话稍稍放心了。
                                              沈淮钰下午回家收拾了点东西,头一阵阵的发晕,最近饭没怎么认真吃,营养有点跟不上。
                                              为什么离了反倒更麻烦了?沈淮钰叫了小时工打扫房间,自己点了餐。四菜一汤,可能真饿了,自己也没感觉出来,吃了得有一半。
                                              “阿姨收拾一下碗筷,谢谢。”
                                              阿姨出门扔垃圾,程昇顺着门进来了。
                                              程昇满脸憔悴,沈淮钰第一次见他如此不修边幅。二十多岁硬生生套演出了三十几岁男人的沧桑感。
                                              沈淮钰关了监控,回床上躺着了。
                                              程昇看他闭着眼,给搭了一点被子,“我找了医生,你去检查一下身体,如果实在不适宜就别要了……”程昇知道他没睡,家里阿姨还在进出,沈淮钰安全意识很到位。
                                              沈淮钰把他搭上来的被子扯到一边,眼睛要钻进他身体里盯着他,“你有病吗?老子自己的,愿意要就要,不愿意要就不要,关你屁事啊!”
                                              程昇要不是怕他气坏身体,和他说这么多话也是好的。
                                              “那就要,搬回去住我照顾你。”程昇说,“你自己住这里有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你一个月回家几次?”沈淮钰冷笑一声,眼泪翻涌,“我晚上睡觉时都把救心丸放在枕头边,等你照顾我?尸体都烂了啊,昇哥。”
                                              “对不起…”程昇蹲在他床边低声。
                                              沈淮钰深深喘了口气,“没意义,程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9-06 18:48
                                                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9-06 20:05
                                                  我在另一个吧蹲了好久了等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9-06 22:49
                                                    嗯!!!大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9-06 22:57
                                                      6、
                                                      沈淮钰不知道程昇什么时候离开的,醒来的时候脑袋昏昏沉沉的,身上盖了被子,放了一杯水。喝了两口水踱步到书房看书。
                                                      该走的人并没有走,在楼下抬头看着窗户抬的脖子疼,挪步到花坛边上坐着歇会儿。几次三番拿出手机打开对话框输入却又删除。
                                                      “哼!”
                                                      一对情侣从远处走来,女生像是正在撒娇发脾气。
                                                      “好几年前的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还跟我打招呼了……”男生应该在解释和前任女友打招呼的事。
                                                      程昇心中苦笑,这么小的事都要解释。而自己和别人都……,也没和他说过一次,沈淮钰当初有说让他断了,重新开始的……
                                                      “你怎么样?”余乐休息时间赶紧给沈淮钰打了个电话。
                                                      “挺好,不用惦记,你拍好你的戏就行。”
                                                      余乐听他说话声音语气正常,赶忙着开机就燎了,之后给程昇发了短信:他自己独住,不安全,你想办法。
                                                      余乐命令式的语气,但程昇也听的惯,他现在听到指责,心里才能稍微好过一点。
                                                      程昇透过窗帘的光线变化能推测出沈淮钰现在在哪里。后半夜看着他卧室灯彻底关了,他自己也回车里待一会儿。
                                                      可刚要睡,就见沈淮钰从楼里出来了,他穿了一件半袖,一孕傻三年,这才刚开始就傻了?后半夜的凉意从衣摆下面钻进衣服里,冷的沈淮钰一抖。他停了一下想回去穿衣服,但想了想又放弃了,实在太麻烦了。
                                                      程昇跟着他到五百多米以外的一家蛋糕店,沈淮钰寻觅了一路只有这一家还开着门。后半夜也不能让人家给送了。
                                                      沈淮钰身上突然多了一件衣服,先是愣住然后是熟悉的味道,他给程昇挑选的香水,再熟悉不过了,不过这香味从去年就变了味道。
                                                      程昇拿起蛋糕看了看日期和价格,拉着沈淮钰胳膊要走,“我带你去吃别家。”
                                                      沈淮钰忍了一下,离开了那个店狠狠地把衣服扔到了地上,“跟踪我?”
                                                      “我担心你太晚了。”程昇捡起来抖了抖,要再给他穿上,沈淮钰一个巧劲儿躲下了马路牙子。没有偶像剧的情节拉回来一个吻,然后主角开始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现实是沈淮钰一个屁股坐在了地上,还崴了脚。
                                                      沈淮钰想了一晚上的事,觉得是时候开始实行自己的计划。他不应该是一个灰溜溜出逃的那一个,最起码不能让那个位置白白便宜了小三,让他顺利上位,自己苦苦拉扯孩子。他沈淮钰有能力让程昇当年追了他整整三年,现在也有功夫让他程昇再次陷进来。而自己轻松抽身过自己的美好生活,有因有果,有报有应,才是生命意义。
                                                      沈淮钰嘶了一声,抬起脚。不过手是真的下意识的护住肚子。
                                                      “钰儿!”
                                                      沈淮钰不理他那茬,抬起脚转了转脚踝,“操…”
                                                      沈淮钰推开程昇的手,自己起来险些没站住,程昇在一边提心吊胆,“肚子没事吧?”
                                                      走出去一段路,沈淮钰试着聪路边拦一辆车,但大半夜的,两个20多岁尤其还是面貌还不错的男人,谁敢停下来呢。
                                                      沈淮钰终于走不动了,脚疼。他一手搭着肚子,面色看上去不太好。程昇担心。
                                                      “我背你。”程昇半弯着腰蹲在他面前。
                                                      “别,被看到了不好。”沈淮钰淡淡笑着,他笑起来才是让人害怕的时候,“魏果?对,魏果看到了以为我一个前夫死赖着不走了,不太好。”
                                                      程昇顾不得别的,也不理他那茬,自己把他背上来,走出去挺远,给买了一个小蛋糕,然后又背到路边遇见了出租车。
                                                      沈淮钰一路都不说话,上了出租车一副难受的模样,程昇早就给他把鞋子脱下来自己提着。现在沈淮钰光着脚,程昇让他踩在自己鞋上。固定住他一条腿,避免动荡再疼。
                                                      程昇又把他背到楼上,沈淮钰吃了两口蛋糕,喝了两口水,“给我倒点热的。”
                                                      程昇愣住了,沈淮钰看他一眼,自己要起来去倒水,程昇赶紧按住他,“我去!”
                                                      程昇没想到沈淮钰会使唤他,和他说话了!
                                                      沈淮钰喝了水,好像也不是很舒服,他一直摸着小腹,应该不是孩子的事……程昇突然想起来了,“是不是犯老毛病了?”
                                                      沈淮钰闭着眼过了好一会儿微微点头。
                                                      “我去拿暖贴。”
                                                      “孩子,不能用。”沈淮钰说,“我又不是傻的,能用早用了。”
                                                      程昇把他抱回床上,沈淮钰皱了一下眉毛,“本来就难受的厉害,你还动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9-07 21:18
                                                        暖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9-08 08:22
                                                          7、
                                                          沈淮钰一年多前落下的病慢性炎症,好不了就是控制别总犯,怪难受的。小腹痛出不来水。
                                                          “床上舒服点。”程升给他拉了拉被子,“我以为好的差不多了,挺久没见你去拿药了。”
                                                          “那个很管用的中医?”沈淮钰突然问。
                                                          程升迟疑了一下点了点头,“对啊,他……”
                                                          沈淮钰笑开了扯的肚子一痛。
                                                          程升给他拿的一次药,那天他有事去出版社,所以他根本没到场,又怎么知道老中医在哪,又怎么可能自己去拿药?后来挨着程升出国两个多月,电话没打几个,一天几天消息算是联系多的了,至于拿药早就忘脑后了。
                                                          “可能不管用吧。”沈淮钰懒得说了。
                                                          怀孕不能吃药,就是硬挺着难受。这时都凌晨三点多了,程升工作时间长了神经性头疼的老毛病,从太阳穴抽着疼到脑后。但他这会可顾不上自己, 给沈淮钰一次一次换热毛巾敷着。
                                                          四点多,程升扶着他去卫生间,沈淮钰把他关在外面,程升听见里面水声终于放下心了。
                                                          沈淮钰舒服了不一会儿就睡着了,程升给他盖好被子到楼下药店等着开门,买了一点止痛的。然后打车去了公司。
                                                          程升今天的会议持续了一上午,本来用不了这么久的时间,他注意力不能集中,一次次的倒带。偏偏今天他爸爸也在,本来是问他关于和沈淮钰婚姻的事,看见他的工作状态早就憋了一肚子火。
                                                          “你怎么越大越没出息?工作坐成这样,和爱人关系也处不好,你俩什么情况?”程成渝说。
                                                          “都是我的错,是我出轨在先。沈淮钰,我会追回来。”程升现在觉得说话都费力气。
                                                          “程升跪下!”程成渝怒吼道。
                                                          程升应声跪在他面前。
                                                          程成渝毫不留情上前给了两个耳光,一脚踹在了他肩膀上。程升吃痛的后倾,差点倒地了,“我对不起你们,对不起淮钰。”
                                                          沈淮钰打了个喷嚏,正想着要点什么,不能吃辣的,凉的也不行,现在他肚子还在痛。点了清淡的莲子粥,和爆炒猪肝,这什么魔鬼搭配…他其实不喜欢吃动物内脏,但自己贫血还是心里有点数的。
                                                          送外卖的进不来,沈淮钰穿了件衣服去楼下拿,刚拿了外卖要往回走,看见程升下车了。沈淮钰没再看他,自己转身回去了。
                                                          沈淮钰关了门,坐餐桌前慢慢的吃了这顿饭,又刷了个牙。爬着上楼梯都该到了…沈淮钰回卧室打开了门口的监控,程升靠着门躺在了地上。沈淮钰站起来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去开了门。叫了两声他还有知觉。
                                                          沈淮钰拖不动他,主要是昨天崴了脚,不用力还行,用力不仅脚不行。
                                                          “你还能自己起来吗?”
                                                          程升哼了两声又不动了,沈淮钰站直了,“那你就趴着吧。”
                                                          沈淮钰走回去两步嘴里骂了一句妈的,又返回去硬生生把他拖进去。把程升放到床上的那一刻,沈淮钰后悔了,再来一次,他绝对不管他了。
                                                          程升一把抓住了要走的沈淮钰,沈淮钰瞬间火了,“***的有力气抓我这么痛,没力气自己站起来!”
                                                          程升摇摇头,“你陪陪我…”
                                                          沈淮钰灵机一动,幸好自己指纹还解得开他手机,找到魏果的电话,给他发了一个位置。
                                                          次日…
                                                          程升醒来第一眼环境不对,酒店?自己怎么跑酒店来了。等等,程升感觉到身后有人抱着,一转头看见了魏果。
                                                          程升迅速下床,看了看自己的衣服还是整齐的。
                                                          魏果醒了说了事情经过,沈淮钰说程升一直叫他名字,让他带走,“我就知道你是放不下我的…”
                                                          程升确定以及肯定自己没叫他名字,因为自己心里根本没有他,更不可能叫出来。他长这么大睡觉一共叫过两个人名字,上学时候是叫他妈,后来和沈淮钰在一起了就没叫过别人。
                                                          程升知道沈淮钰故意的,他不生气。不过魏果,还是得结束利落了。
                                                          程升嗤笑,什么爱不爱的,只有钱不钱的。除了沈淮钰,除了他家沈淮钰。
                                                          两百万打发走了魏果,临走前还哭哭唧唧的“既然你已经不喜欢我,我也不强求……”程升听的直掉鸡皮疙瘩。
                                                          沈淮钰该做产检了。程升死皮赖脸要带他去自己找的那个医生。
                                                          “要给我做流产?”
                                                          “只要医生说没有危险,咱们就要。”程升蹲着给他系上鞋带。
                                                          “那也是我自己想要,跟你没关系。”沈淮钰说。
                                                          程升就顺着他说是是对对。
                                                          沈淮钰坐在了副驾驶,明显不想和程升坐一起。小张早晨刚看到俩人又上了头条新闻,程升和他半夜买蛋糕的事,却剪出来的算是吵架期间的动图,看着好像程升把他推地上了吵的很凶。
                                                          底下评论一水儿的骂沈淮钰的,说他和程升在一起捞够了钱再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了之类的。什么有才无德,再拿出他书里的话批判他。
                                                          沈淮钰今天不知道抽了哪根筋,他想看看余乐他们公司怎么给解决的,上了微博。他私信和评论快要炸了。他挑着几个看了两眼,脸色变的有点不好看,他看到拿他书说事的时候已经气的不行了。打字的手直发抖,怎么诋毁他都可以,但他的作品绝对不允许有人有半点胡乱歪歪的念头。
                                                          “老子的书是给人看的。”
                                                          他气性很大,但也说不出特别难听的话,至多说一两个脏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9-08 19:22
                                                            ??出轨了还能原谅还不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9-09 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