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官赐福吧 关注:123,525贴子:729,662

【原创同人】双玄虐甜小段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背景发生在现代
CP:贺玄×师青玄 忠犬攻×诱人受(攻后期会有转变)

其他登场人物:花怜 师无渡 白话真仙 裴茗 雨师 裴宿 半月 等
简介:初入情场的贺玄某天在酒吧偶遇了撩人诱惑受(就是我们的师青玄啦~撒花),灵魂瞬间被深深地震撼,为对方所吸引。正当两人情意绵绵之时,师青玄却断然离去……贺玄伤心欲绝之后如何霸王回归?
敬请请期待~( ̄▽ ̄)~*

贺玄后期攻性质会有改变,变成XXXX攻(涉及剧透 =v=
本文以段子形式编写,分为日常和主线两条线,如标题所见以虐甜为主调,不过楼主喜欢撒糖请放心哈~
由于楼主被天官里的双玄虐得死去活来,所以决定写本文来虐虐贺玄(喂
(图片来自度娘百科)



回复
1楼2019-09-08 09:45
    二楼放文审




    回复
    2楼2019-09-08 09:47
      三楼放文


      (一)主线 双玄初遇
      推开门,店内弥漫着的醉人酒气混杂着甜味的熏香扑面而来。这是贺玄第一次来这种小调的酒吧。店里人不算多,坐着的人都相互依傍低头细语,来这的人都想借着酒精的作用来一段意乱情迷的one night stand。
      他径直走到店内最深处,一个泛着暗哑黄光的角落。眼角却感觉有一股强烈的视线在盯着他,他顺着视线看去,就在一瞬间,他的灵魂就被深深地震撼住。
      一个白衫西裤,身材修长,皮肤白皙的男人在看着他。他坐在酒吧的高凳上,半身高的长腿半屈膝地踩着凳下的横杠,上身稍稍前倾靠着小圆桌,勾出后背诱人的曲线。他侧着脸半伏在单只手臂上,长发青丝中露出精致的耳蜗又圈过脖子松散地垂在另一边。迷人的双眸中那黑得发亮的眼珠似乎被脸颊的红晕熏上一层朦朦胧胧的迷雾。他的嘴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地看着贺玄。
      两人对视须臾。虽然对方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但贺玄知道,知道他在等着自己做出反应。
      直觉告诉贺玄,只要迈出这一步,等着他的将会是铺满荆棘与沟壑的道路。但是这一切已经太迟了,就在刚刚的那一瞬间,他魂魄已经被吸走,剩下空壳的躯体像被木偶一般被控制着四肢不听使唤。他缓缓走近那美得不像话的人。
      一场惊心动魄锥心刺骨的恋爱悄悄拉开了帷幕。


      收起回复
      3楼2019-09-08 09:49
        (二)日常 Pocky


        酒吧,双玄在小圆桌前对立而坐。


        师青玄从小圆桌上拿起一包巧克力棒,微笑着问到:“你吃pocky吗?”随后拿出了一根含在嘴里。


        他微微咬住有巧克力的一头,头稍稍向前倾,慢慢靠近对面的贺玄.......


        贺玄突然眉头轻皱,而后舒展,仿佛若有所悟,然后张开嘴巴…


        …………


        …………


        并迅速地从桌面拿起另一根pocky大力咬了下去!
        几番端详之后满脸认真地说道:“嗯,不够甜!”


        一旁,师青玄已经笑到捶地。


        回复
        4楼2019-09-08 09:50
          (三)日常 贺玄的微信群


          『天庭公司闲聊群』
          贺玄:「求助!在酒吧遇到美男问我要不要吃巧克力棒是什么意思?」
          安静的微信群瞬间活跃度爆满。
          谢怜:「美男!求照片啊地师大人~」
          花城:「咳咳!哥哥我等下发你我最新自拍可好?」
          灵文:「地师居然有人搭讪,我感觉今天可以不用加班了(撒花)」
          贺玄:「谁来回答我的问题?」
          君吾:「地师,你所遇到的男子恐怕是做巧克力棒推销的吧。」
          贺玄:「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但是我跟他说不够甜之后他」
          谢怜:「@三郎 我的手机256G已经被你塞了255G照片了……不要再塞了……」
          裴茗:「你们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巧克力棒游戏都不懂?我才刚看见裴宿和半月在玩!」
          裴宿:「……」
          半月:「你你你你你别胡说!我我我跟裴将军刚刚只是在研学讨论!」
          花城:「哥哥,我已经下单给你买了新手机,今天可以送到(微笑)ps:更大容量哦(微笑)」
          雨师:「谁要萝卜吗?今年大丰收(转圈圈)」
          谢怜:「啊,雨师大人我想要啊!正好我有了新灵感想做新菜给大家试试~各位今晚有空就来我家吃饭吧!」
          灵文:「……」
          君吾:「……」
          裴茗:「……」
          裴宿:「……」
          半月:「这……」


          【灵文 已退出群聊】
          【君吾 已退出群聊】
          【裴茗 已退出群聊】
          【裴宿 已退出群聊】
          【半月 已被裴宿拉上退出群聊】


          【群主花城把 灵文、君吾、裴茗、裴宿、半月 加入群聊】


          花城:「今晚不见不散哦各位(微笑)」


          贺玄觉得他今晚收获很大,其中一件事就是明白了自己单身多年的原因——他身边有一群非常不靠谱的猪队友……


          当然,这是贺玄重新看回聊天记录后的感想,因为聊到了一半时,他完成了人生另一件更大收获的事:
          两分钟前,正当贺玄微信求救的时候,师青玄百无聊赖地咬着巧克力棒,却忽然嘴角勾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他伸出手扶住对面的下颚,将自己淡红柔软的双唇贴到贺玄那还在迷茫地稍稍张开的薄唇上,然后利用舌尖把藏在齿间吃剩不到五毫米的pocky推进了贺玄嘴里。
          他重新抬起头,恢复刚刚优美的坐姿,继续勾回那似笑非笑的笑容,问道:“我的这根pocky够甜吗?”
          嘴里的巧克力棒早已溶得一干二净,可坐着的贺玄呆呆说不出话,大脑完全当机来不及重启。但他真心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甜的最甜的巧克力棒,没有之一!!


          回复
          5楼2019-09-08 09:51
            打破惨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9-09 11:00
              (四)日常 0经验的贺玄

              (ps:伪车...(._.)



              Y酒店内。

              房间装潢偏向家居风格,舒适温馨。为了方便滚床,床特殊定制为2.5米宽,在恋人排行榜里名列第一。

              刚洗过澡的贺玄正坐在床头紧张地听着浴室里的动静。

              不多时,浴室内的花洒声停了下来,贺玄内心也随之一提。片刻,一个水灵灵的美人便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白色浴袍,青丝披肩,师青玄出来后微微侧了侧头,冲着贺玄笑了笑。

              贺玄感觉自己的双目像被下了法术,如何也无法从眼前之人身上移开。

              看见师青玄对自己微笑,他也觉得自己嘴型该转一下了,不过由于今晚O字嘴久了嘴角两边的肌肉有些僵硬,硬生生拉扯出来的笑容不太好看……幸好他现在没对着镜子,不然他这后半辈子都不想笑了。

              师青玄没在意。他走到床尾,优美地脱下了身上的浴袍,浴袍受地球引力的作用“唰”地落地。

              原来师青玄浴袍内还穿着白衬衫作打底。

              但在贺玄眼里这哪里是打底……白衬衫被水稍稍打湿,现在是半透明的颜色,若隐若现地透显着被它裹在内里的那具雪白纤细的躯体。贺玄他现在终于明白什么叫做血槽已空了……

              不过这都只是准备动作,师青玄脱下浴袍之后缓缓从床尾爬过来。他不急不慢地爬着猫步,身姿婀娜,凹凸有致,半透的白衬衫因为没扣前三颗纽扣,白皙细嫩的胸脯和胸前两颗诱人可口的小粉红粗暴地暴露在贺玄面前,一览无余。

              这绝版的18禁画面谁人可忍?贺玄的下半身早已搭起高高的帐篷,体内一股热血直冲上头。还未等师青玄来到他就已经忍不住血液的呼唤,犹如饥饿的野兽般猛地扑向身前之人,牢牢地把他压在身下,使其动弹不得。

              师青玄似乎有些意外,脸上露出鲜有的讶异之色,不过很快又恢复他的招牌微笑。

              刚刚那个毕生一扑,是贺玄凭着体内那股沸腾的冲劲来完成的,但他接下来的剧本似乎还没下载完成……顿时手脚一阵慌乱。

              这时,师青玄突然提起双手,把双臂悠悠地搭在身上之人的肩膀上,而后环住其后颈。然后又稍稍用力地把贺玄的头往自己拉近。

              他微微抬起头,嘴巴凑到贺玄右侧的耳边,用极轻的声音说话,说话间还带出呼气,问道:“你是chu男吗?”

              贺玄只觉忽地脑袋“轰”的一声,被chu男一词炸得只剩一滩脑浆。他没想到,他的0经验会被人一看即破。其实为了掩饰这个尴尬,贺玄平常没少问花城主拿“秘籍”学习,甚至有段时间从网上买来xiang胶人来“勤加苦练”。有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他相信这方面经验也是的。但他完全没想到的是理论和实践的区别根本不在一线之间……

              贺玄此时只觉得尴尬无比……却听到身下传来“噗嗤”一声。

              他诧异地抬眼看向师青玄,只见后者露出了自己从未想过的笑容。那笑容与刚刚的截然不同,此时的他笑得至纯至真,仿若未经涉事的稚嫩少年,到底哪一面才是真实的?贺玄当然不知道……不过他真心觉得,现在的笑容,他更喜欢!

              须臾,师青玄停止了发笑,绽开了一朵大大的微笑。他定睛看向贺玄,原先眸中的雾霭已散尽,露出的是两颗明亮至极、干净澄澈的黑色瞳孔。

              他再次用环抱的双手把贺玄拉近自己,只不过比上次抱得更为用力。

              他的嗓音很好听,很温柔,发间散发出幽幽的香气。他用稍稍大于刚才的音量在贺玄的耳侧说道:“没关系,我喜欢。”随后故意对着后者的耳朵吹了一道颇为调谑的呼气。

              贺玄哪里受的住诱惑?瞬间下面分身更加肿胀了,迫不及待地对身下之人发起了并不熟练的攻势。

              不久,房间内传出一阵阵缠绵热烈的欢愉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9-09 18:54
                dd,好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9-09 19:03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9-09 22:14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9-10 16:0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9-10 19:13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9-11 11:19
                          (五)日常 萌芽


                          双修刚完。


                          双玄躺在2.5米大床上调整着激烈的喘息。


                          两人还残留刚刚激烈碰撞的余温。


                          贺玄转头看向正在侧躺闭目的人,只见后者脸上沾满汗珠,几丝青发贴在他的两颊上。


                          他伸出手,把那几根乱发勾回主人的耳后,一张清秀白皙的脸又重新出现在眼前。


                          贺玄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对着师青玄问道:“我叫贺玄……你呢?”


                          “师青玄。”师青玄睫毛轻轻抖动了下,没睁开眼睛。


                          彼此的名字中都有同一个字,仿若冥冥中注定他们的相遇。


                          贺玄不知,此时此刻已经有一颗种子深埋在他的体内并偷偷发了芽——名为深爱的萌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9-11 12:06
                            度娘审核好严,擦边球都不能有,大家可以看看能不能看到我放的链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9-11 12:09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09-11 23:54
                                bb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9-12 12:38
                                  楼主。你这不更文,是想闹那样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9-12 12:46
                                    真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9-12 13:04
                                      今天有没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9-13 08:52
                                        中秋特典 假如回到《天官赐福》里

                                        “嗯这是哪?……梦吗?”
                                        贺玄睁开双目,发现自己身处的地方不在家里。
                                        “贺兄,你在发什么呆啊?”
                                        贺玄闻声望去,发现眼前有名俊俏少年正侧躺在草地上。少年身穿古代青色外衣白色中单,雪白的双手一手撑住脸颊支起头部,一手惬意地拿着酒瓶悬在半空轻轻摇晃。脸染红晕,唇泛亮光,似乎是有些许酒意上了头,月光石般的两眸熏起一层薄薄的酒雾,散漫的目光正朝着贺玄方向看。
                                        这少年的模样正是师青玄。
                                        “贺兄,不如陪我喝个酒?”师青玄再次发声,嘴中满含笑意。然而没等贺玄回应,他便又拿起酒壶贪饮了几口。
                                        这时的贺玄正处于茫然之中,还没搞懂此眼前的一切究为何事,为何自己身处郊外?为何师青玄穿着此身衣裳出现在眼前?不过似乎脑内的神经正在消极怠工,一句随遇而安成了大脑运作功能的代言词,平日紧绷神经的贺玄现在也变得不想深究,决定放松下来好好享受此情此景。
                                        贺玄拿起身边一酒壶大喝了一口。
                                        看见一身黑衣的贺玄竟是爽快地喝起酒来,师青玄先是面露惊讶,随后大声哈哈笑了两声显出兴奋之色,坐起身举起手中酒壶与贺玄的酒壶磕碰了一下,说道:“难得贺兄今日有此雅致!我们不醉无归!”
                                        顷刻师青玄又从身旁的草地上拿起一个木质盒子放至贺玄面前,打开后只见里面装有几块小巧精致的圆形点心,他解释道:“贺兄你知道吗,在民间每逢八月十五之时都会吃这种小饼,叫做‘月团’,很有趣的名字对不对?据说吃了这个‘月团’可以给身边的亲朋带来平安团圆的祝福!虽然贺兄你我日见夜见,不过为了预祝我们接下来八百年继续当莫逆之交齐齐干了这块圆饼可好?哈哈哈哈!”
                                        “……”贺玄听到这般名不副实突然当上某人绝世好友的狂妄发言之后把吐到嘴边的“好”字咽了回去,取而代之想开口说句“不”却又被师青玄强塞了块“月团”,于是再无辩驳机会。
                                        两人把酒谈欢好不逍遥快活。
                                        “贺兄你知道吗,这里本来有一片很大的梨花林,以前我除了倾酒台便最爱在此地满花盛放之时来喝酒吹花,简直是人生一大美事啊!可惜在我飞升之后这里的树就被附近的村民砍光了……”师青玄满腹遗憾地说着话,目光望向不远处空空如也的丛生杂草。
                                        “你想再看?”贺玄问。
                                        “嗯?梨花林吗?当然想啊!”师青玄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就再看一遍。”
                                        说罢,贺玄挥手一撒功力,万顷怒放的梨花林便瞬间出现在师青玄眼前。
                                        洁白如雪的花儿挂满漫山遍野,淡淡清香丝丝缕缕地飘入两人的嗅觉范围。
                                        师青玄顾不上心中的疑团重重,二话不说迈步走进了至美之景。
                                        身处雪白梨花当中的少年,有止不住的喜悦之感不断往脸上涌现,惊叹和欣喜的眼色交替往复,犹乐陶陶。
                                        一阵清风吹过,成千的花瓣纷纷扬扬,拂过少年的黑丝,拂过少年的青衣,拂过少年如花似玉的俊美面庞。
                                        一块调皮的雪瓣落在少年的唇角,不知何时悄悄走近的贺玄俯身低头轻吻花瓣。
                                        梨花幽香沁人心脾令人陶醉,在此之下冰凉的双唇肆着这流氓般的醉意久久舍不得离开花瓣后的温暖的软唇。
                                        贺玄唇腔中的红舌微微使力撬开了对面没什么抵抗意志的前齿,像是要榨干并没存留的甜酒一样贪婪地吮吸着对面舌腔内的一滴一毫甘汁。
                                        师青玄被温柔又任性的入侵一遍又一遍地扫过口中的每一处角落,阵阵酥麻之感传入大脑与酒精共鸣,猝不及防地让四肢瘫软无力。
                                        贺玄反应极快,一手抱住师青玄的软腰。两人目光交汇,浓浓的情欲仿佛要在那之间的空气中燃烧而起。
                                        师青玄此时全身发热,白嫩的皮肤被热得通体微粉,衣服稍稍滑落露出的锁骨精致美艳,好一副春光灿烂的模样!
                                        “贺……唔!!!”师青玄本来想说些什么,但被欲望冲昏头脑的贺玄已然顾及不暇,迫不及待地附嘴堵住了后面的话语。
                                        XX村里有这么一段传说:月圆之日,如果你碰见突然重开的梨花林子,侧耳细听就会听到里面的梨花仙子彻夜缠绵温情欢愉的美妙绝响。

                                        ……
                                        ……
                                        ……
                                        “噔噔蹬……”
                                        “!!”贺玄一个激灵从信息声中醒来,然后呆呆坐在床上。
                                        我刚刚是做梦?
                                        面对如此美滋滋的梦贺玄觉得他想睡死回去……
                                        不对,刚刚是微信的声音?!
                                        贺玄立刻打开手机看。

                                        『师青玄』

                                        师青玄:「中秋节快乐啊贺兄!」
                                        师青玄:「我刚刚车上作梦,梦见我在古代碰见你了哈哈」



                                        作者的话:(⁎⁍̴̛ᴗ⁍̴̛⁎)祝大家月饼节快乐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2楼2019-09-13 09:2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9-13 09:38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9-13 13:37
                                              dd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9-14 09:08
                                                (七)主线 师无渡
                                                (作者的话:本节是主线剧情(敲!重!点!)由于交代的是关键情节,跳过本节有可能会对后面的故事理解有些困难。但糖是有的请放心实用(撒花))

                                                师青玄站在一栋硕大的房子前,房子是欧式现代风格,三层半的别墅,配有50米长的标准游泳池。
                                                透过一层半高的高大落地窗,可以看见里面正灯火辉煌地开着狂欢party。数十个美女穿着可有可无的泳装游走玩耍在连通的房内大厅和泳池之间。她们这么做只是为了取悦今晚邀请她们过来的大款——白话真仙娱乐文化有限公司老板:白话——一个三十多岁却浑身是肉的胖子。
                                                师青玄啧了一声,表露出一脸厌恶。门口站着的两个保安看见他齐声道:“少爷好!”便打开大门。
                                                师青玄走进了房子,从大门到上楼的螺旋式楼梯需要经过一楼大厅,由于毫无遮挡,无论是谁上下楼,必定会暴露于坐在一楼沙发上的人的眼底下无遗。
                                                果然,正当师青玄想走往楼梯时被人叫停。
                                                “师青玄,你这么急着上去做什么?”那人左拥右抱,一脸坏笑地看着师青玄,正是白话,“快来一起玩啊,今天的妞可正呢!”说完他转头大力亲了一下旁侧的美女。
                                                “我无福消受。”师青玄语调极为冰冷,也不看他,像似对着一堆死物在说话。然后迈步快速上了二楼。
                                                白话也没再喊住他,只是用看到囊中之物般的眼神欣赏着上楼之人的曼妙身姿。随后从沙发上起来继续玩他的酒池肉林。
                                                师青玄回到房间,关上门锁了两道锁,确认跟外界隔绝得彻彻底底之后才安心地叹了口气。他坐到书桌前,拿出手机翻看聊天记录。原本紧绷的表情此时才舒展开来。
                                                他点开师无渡对话框。
                                                『师无渡』
                                                师青玄:「哥」
                                                不到两秒,微信弹出了视频通话的对话框。
                                                师青玄迅速借用前置摄像头映出的画像整理着自己的仪容:束起发尾,撑起眼睛,舒展眉心,嘴摆微笑,再用舌尖给两唇上了亮晶晶的薄膜,一副受了锦衣玉食的翩翩公子模样便呈现出来了。
                                                他点击通话,画面中一张英俊的脸庞顿时蹦现,但见他眉头紧锁,脸色偏白,看似有些憔悴。
                                                此人便是师无渡——师青玄的亲生兄弟。
                                                师青玄有些担心,问道:“哥,你又不好好休息了?”
                                                师无渡:“最近事情比较多而已。不说这些了,你在那边怎样?那肥猪有没欺负你?”
                                                看到师无渡额上青筋冒出几条,明显在压着怒火说话。
                                                师青玄笑着说:“没有,放心吧哥,他不敢对我怎样的。”
                                                师无渡:“那**骗了老头子,害我接手公司的时候已经无力回天!我迟早煎他皮拆他骨、让他血祭老头坟前!”
                                                师无渡愤怒值已经达到顶点,漆黑的双眸露出凶狠的眼神叫屏幕前的师青玄也感觉背脊发寒。
                                                “哥,如果公司的事没办法就先不要管了!我现在没法帮你,我怕你一个人太累了……”
                                                比起已逝之人,师青玄觉得更重要的是活着的人。本来活在世上已经不容易了,他哥为了苦苦撑住父母生前的心血——风水公司,现在每天睡觉不到三小时,身体状况令人堪忧。
                                                “……青玄,在期限之前我会尽量想办法凑钱把你赎回来的。公司没了就算了,但现在它是我唯一能想到最快赚到钱的方法……万一不行,到时你就藏起来!”师无渡稍微恢复了理智,却露出些许疲态。
                                                “我就剩你一个弟弟了!”他补充说。
                                                “哥,如果我走了,妈的骨灰怎么办?还有你呢?白话肯定会找你麻烦,他会想尽办法折磨你逼我出来!你也是我唯一的哥啊,你知道,我不可能置你于不顾的。”他顿了顿,加重语气道“白话也知道。”
                                                对于师青玄来说,在这世界上师无渡也何尝不是他唯一的亲人?
                                                之前老头欠了白话一大笔债,白话把他们的房子收了,东西变卖了,气得老头当场吐血身亡。后来无意中,白话看中了师青玄,他们兄弟以命相逼才没让他带走人。但白话狡猾无比,得知水师扇是由他们两人母亲的骨灰制成后以抵债为由把扇子拿走,逼的就是让师青玄跟他。
                                                后来,白话又利用黑白两道势力,掘地三尺地把他们两人翻了出来,关起师无渡日夜暴打。师青玄无法,只能妥协。
                                                白话以债务作为身契,在债还清之前,让师青玄在他公司为他工作,并住他的家里,照顾他的生活。
                                                照顾生活只是幌子,师青玄在这里其实过的是与奴隶无二的生活,他不得反抗,不得逃跑,如砧板上的鱼,任人蹂躏。
                                                不过师青玄没跟师无渡说这些,他知道在目前,只能忍。
                                                师无渡为了尽快赎回师青玄,继承了老头的公司,没日没夜地想办法攒钱。
                                                兄弟两人过着这非人般的生活,已经两年有多了。
                                                “青玄,我会想办法的。你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告诉我,我会想办法的。”
                                                师无渡一句话强调了两遍,这说明他真的绞尽脑汁在想办法,只是目前还没有办法。
                                                “嗯,我知道了哥。你也照顾好自己!我累了,明天还要早起,先挂了。”师青玄说。
                                                师无渡:“嗯,好。”
                                                放下手机,师青玄大字型地倒在了床上。忽然,口袋里的纸条掉了出来,那是刚刚在酒店那叫贺玄的人留下的。
                                                师青玄把它捡起拿在手上凝视,突然无声地笑了。
                                                如果把此刻此地比作一个黑漆漆的无底深渊的话,他觉得在这深渊里唯一的曙光就握在他的手中。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9-14 09:3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9-14 09:4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9-14 13:0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9-14 14:46
                                                        新人来冒个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9-14 14:46
                                                          dd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1楼2019-09-14 17:56
                                                            (八)日常 风师
                                                            这几日,贺玄一点都打不起精神。原因很简单——他忘记问师青玄拿联系方式就走了。
                                                            想起之后他恨不得每天拿砖头拍自己几百下好让自己长记性。
                                                            今天也毫不例外,贺玄上身趴在办公桌上发布低气压警报。
                                                            此时雨师走了过来,拿出一张通告单说:“今天有通告,人手不够,要你去帮忙。”
                                                            贺玄艰难地爬起身来,看见通告上写着“合约服务对象 白话真仙娱乐文化有限公司艺人”,也不以为意,便出发去摄影棚。
                                                            今天的工作不难,一家服装公司邀请模特来拍摄下季度的服饰照片。而贺玄他们的公司就是做这两者之间的中间商,负责统筹协调。
                                                            服装公司已经合作过n次,一切按照合同进行就ok。
                                                            至于模特的公司,是最近他们公司新签约的,只要给他们的经纪人和模特交代下那些注意事项应该也没大问题。
                                                            他走进化妆间,看见已经有部分模特在化妆中。他四处张望,寻找经纪人的身影。却猛地发现,在一名模特前的镜子中,倒映着一张细眉薄唇、五官精致无比的俊秀脸庞,尤其那犹如月光石般的双眸,贺玄怎么会忘?这正是他心心念念的师青玄啊!
                                                            似乎师青玄也有些讶异。两人互相对视十秒,而后不约而同地笑了。
                                                            这时,不知从哪里出来的经纪人介绍道:“贺先生好久不见!我是白话真仙公司的经纪人小刘,这位模特是风师。那个……难道你们两认识?”
                                                            贺玄心道:我们何止认识?但又碍于不能说实话,于是解释道:“我们之前在酒吧见过面……”
                                                            “酒……酒吧?”经纪人眼睛霎时瞪得像鹅蛋般大,随后来来回回转头看向两人,似乎顿时明白了一切,然后用双手捂住通红的脸退了下场。
                                                            “……”贺玄觉着莫名其妙,这经纪人是怎么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
                                                            贺玄扭头转向声源,看到师青玄在捧腹狂笑中。
                                                            ……难道我有做谐星的潜质?贺玄简直要怀疑他这二十几年的人生职业规划。
                                                            好一会儿,师青玄终于从爆笑中收回,用一食指勾掉两边眼睫毛上挂着的笑出的泪珠子,说道:“小刘知道我只去一种酒吧。”
                                                            “?”
                                                            贺玄停顿了一下,随即脑中翻译道:小刘知道我只去一种酒吧=小刘知道我们两有过肉体关系。
                                                            他真心觉得,如果此时地上有洞的话他会毫不犹豫跳下去……
                                                            不过前提是得有个洞。

                                                            就这样,双玄在一场闹剧中重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2楼2019-09-15 1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