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赤吧 关注:19,720贴子:228,778
  • 3回复贴,共1

【锁赤】中秋贺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提前来一发中秋贺文ww

锁赤是心头好没错了,这个是按照玄色大大的一篇中秋贺文为背景写的~

图源网络侵删呀~

楼下放文一发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9-08 17:16
    二楼祭度受三楼开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9-08 17:16
      老板站在天井中环顾四周。
      趁着天气还没完全转凉,他又把店里的古籍拿出来整理一番,现在那些价值千金的孤本就这么摊在这里晒着太阳,倒是有几分挥霍的感觉。
      上次这样是好几年前了呢。
      他心里突然空了空,知道少的是什么了。
      少了那只布偶兔子。
      于是他不再想下去,转身回到店内点起香炉,一边沏茶一边看了看柜台后的日历。
      这次被扶苏他们念叨许久,算是记得清今天是中秋了。
      前两天陆子冈因为工作刚好过来,也打算留在这边一起过节。本来就今早才和他见面,却半路被扶苏胡亥两兄弟截走不知做什么去了。
      老板坐在梨花木椅上抿了一口茶,想起来昨晚扶苏好像告诉他明天要出去一趟,买些东西,以及要带一份礼物给他。
      说实话老板对礼物并不感兴趣,他只是希望扶苏能带他们早点回来。
      长信宫灯的笑声远远传过来,老板便起身上前听她们说话。
      一听又听出一抹苦笑。
      法老王也出去了。
      他在天井的时候出去的。
      罢了,他现在是管不住那家伙,随他去好了,反正这边的路他差不多熟了,说不定能碰上扶苏。
      老板干脆和博山炉闲聊起来,这一等等到黄昏。
      扶苏几人提着大包小包进来,寻找着安放它们的地方。老板也接过几个袋子转放到内间,一出来就被陆子冈堵住,兴奋地讲着这次工作的一些新见闻,忙活了半天才把几个人聚在桌前准备摆出食品。
      “蛋黄的,五仁的,豆沙的,都拿出来吧。”扶苏招呼着胡亥帮忙,胡亥却丝毫不理睬,背对着几人逗弄鸿鸣。
      “算了算了,老板你喜欢哪种的啊?”陆子冈难得帮胡亥说一次话,老板挑了挑眉,“买的多就都切了吧。”
      “像去年一样,家里有几个人每块月饼就切几块吧。”扶苏开口,却又想起什么似的微微皱眉,看向老板,似乎说错了什么。
      老板自然知道是因为上次多了的那块月饼。
      但是……他还是很想切五块呢。
      “你切吧。”于是他勾起一抹苦笑将银制刀具推给眼前人。
      再逃一年好了。
      扶苏眼底闪过一抹道不清的情绪,接过刀具却没有动作。
      老板看向他,院里却骤然响起叩门声。
      真是挺不敢相信这佳节之时还有顾客前来。
      老板便亲自迎出去,顺便猜了猜门后是否也可能会是法老王,打开门却愣在了原地。
      法老王确实在,但是还有另外两个人。
      汤远。
      和医生。
      为什么?
      ……原来这就算是礼物。
      法老王直接绕过老板兀自进门和扶苏他们交谈起来,只留这三个人一时僵在原地。
      “我……”医生开口,过于熟悉的声音让老板无从应答。
      “呃……虽然还是不清楚你是谁,但是又见面了哈……里面的那几个人叫我过来和你聊天。”医生本来就是半途在从医院回家的路上被拉来,疑惑之余又发现什么聊天的对象竟是老板,心底涌起的莫名感受使他慌了一下,一不留神就说出了扶苏几人的计划。
      “哎呀,大叔你在说什么呢!”边上的汤远其实抱着让医生和自己师兄相认的心思,但总不是这样生硬,听医生这一和盘托出就急了,跳着脚向老板嚷嚷不是的。
      老板没听见,因为他仍是怔在那里回顾着自己的想法。
      原来他还是没有想起来。
      本来这就是他要的结果,可是现在却后悔了呢。
      最后他只能把到嘴边的什么话咽回去,引着医生往扶苏那边走,“那留下来一起吃月饼吧。”
      医生的眉心蹙起,完全不能理解事情的发展。
      但是这个人真的让他觉得太过熟悉,却又无法想起来。
      到底遗落了什么啊……
      汤远跟在他身后鼓起嘴巴叹气。
      几人围在桌前,扶苏终是动手分了那些月饼。
      不过加上他们几人倒不用为难了呢。
      气氛略有些尴尬,没有人开口说些什么。
      “啊……老板,你那里有什么和中秋节有关的古物故事么?给大家讲讲吧。”陆子冈第二次圆场,老板自然不会不接他的话。
      故事多的很,就是讲着讲着难免回想起以前。
      想起以前总有一个人会在下班后的傍晚来他这里诉苦谈天,有时兴起便就着烛火听他梳理很长很长的历史,展开沉默在其中的种种画卷。
      扶苏抬手,又放下去。
      这是老板自己的心结,只能靠他自己解。
      胡亥红色的瞳孔微微收缩,视线一直停留在扶苏的那只手臂上。
      而听着这些故事的医生恍惚至极。
      总觉得这样被科普历史的场面有过无数回呢。
      店里的香炉一直燃着,好像蒙上一层不一样的色彩,有些陌生的香味萦绕在空气中,不知是不是老板太过认真,竟没有发现。
      医生却感到这香味让人不容忽视。
      他闻见过这种味道,是什么时候?
      他脑海里渐渐勾勒出画面。
      有一根弦终于崩断了。
      鸿鸣突然叫起来,老板被打断,转身看它的同时发现汤远蹲在香炉旁捣弄着什么。
      那种味道也涌入他的鼻腔。
      蘅芜香。
      他已经没有时间思考这是从哪里来的了。
      只知道再转回身对上的就是医生的双眸。
      不是愤怒,不是恍然,也不是迷茫。
      是小心翼翼的试探,“……老板?”
      随后是一个拥抱。
      老板一向不习惯这样的肢体接触,但这次没有动作。
      只是等他松开后默默叉了一块月饼递过去,“五仁的。”
      医生接过去咬了一口,露出像之前第一次品尝小笼包时的享受的表情。
      鸿鸣飞到窗沿下停住,天空中的月圆而皎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9-08 17:17
        okk火速更完然后溜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9-08 1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