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故事吧 关注:419,817贴子:4,338,385
  • 17回复贴,共1

"秦凡,你给我醒醒,醒醒!"秦凡被一番推搡给吵醒,准确来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秦凡,你给我醒醒,醒醒!"

秦凡被一番推搡给吵醒,准确来说,是被惊醒,他睁开眼,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手上还缠着绷带。

"喂!你醒醒!"

女人的声音高亢尖锐,带着一种颐气指使。

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女人,穿着白色的护士裙,领口的粉色衬衣清晰可见,腿上穿着白色的连体裤袜。

"喂,你这也躺了一天一夜了,到现在一分钱的医药费也没交,这里是医院,不是你家,你想白吃白住?"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09-09 10:28
    医院?

    说的是我?

    秦凡有些茫然的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上,到处都是绷带,而且还有几处被缝合的伤口,浑身上下到处都是伤,而且手上还打着吊瓶。

    仔细打量了一下后,秦凡的意识,也是彻底清醒了过来。

    他叫秦凡,是南都一所二流大学里即将毕业的大学生。

    农村出身,在大三的时候谈了个女朋友,为了赶在毕业前给女朋友买新上市的苹果X,他最近两个月都在学校附近的麦当劳打工。

    可就在昨天晚上他从麦当劳下班回学校宿舍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小女孩因为玩闹跑向马路中央,而此时有一辆面包车穿过,他没想太多,就直接把小女孩推了出去,他自己却被面包车撞飞,身上的伤口都是他被撞进绿化带里弄出来的。

    想起这些后,秦凡不由得有些庆幸。

    以当时面包车的速度,本以为自己就要玩完了。

    但没想到还是捡了条命回来。

    "秦凡,我在跟你说话呢!"

    护士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气势汹汹。

    "肇事司机找到了吗?"秦凡抬起头问道。

    "什么肇事司机,我们是接到陌生电话才把你从垃圾堆里捞出来的,不过你现在最好给你家里人打电话,让他们赶紧把医药费送过来,否则我就要报警抓你,让你睡不成病房,去睡牢房!"

    护士作势扬起手里的账单要摔在秦凡脸上,这时候门口突然走进来一个人,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

    "谁然你坐起来的?你身上的石膏还没有拆,不许乱动!"李医生不满的看着秦凡,他是住院部的主任医师,对每一位住院病人都要尽到应尽的责任。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09-09 10:28
      啪!

      电话被狠狠挂断。

      秦凡呆愣愣的坐在病床上,耳朵还在嗡嗡作响。

      这样就分了?

      他不敢相信的把电话回拨过去,话筒里却传来了刺耳的盲音。

      呵呵……

      秦凡手里握着电话,忽然低声笑了起来。

      至始至终,林雪也没有问过一句他为什么会躺在医院。

      也没有关心他,昨天晚上转账过后为什么一直没有消息。

      好像除了水果X,他秦凡根本什么就不是。

      一个可有可无的路人。

      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当手里电话被粗暴的拿走时,秦凡才怔怔的抬起头。

      "把药给他停了,然后联系他学生证上的学校,让学校过来付医药费然后领人,不然就报警,把这种人送到看守所去,大学生还当医赖,真不知道现在的大学生都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李医生交代完之后就离开了病房,护士则直接拔掉了他手背上的针管,关掉桌子上的心电仪,最后把账单扔在秦凡脸上,扬长而去。

      秦凡一直呆呆的愣在那里一句话不说,眼睛死死盯着账单上刺眼的数字。

      这些年,秦凡听过见过关于不少好心人见义勇为后,反而境遇悲惨的新闻。

      却没有想到,这一天会降临在自己身上。

      九千八百块钱……

      同样生而为人,别人拿这钱也就请朋友吃顿饭唱个歌,可它却逼的自己在这里上天无路,遁地无门!

      秦凡第一次觉得活着是这么没有意思。

      而且一旦医院通知学校,他们的学生中出了个医赖,学校为了顾及颜面,肯定会把自己开除学籍的。

      辛辛苦苦四年的毕业证,就这么泡汤了?

      不知道还在农村里等着自己毕业之后光宗耀祖的父母亲,知道这个消息后会是什么反应……

      而就在秦凡想着这些的时候,病房的大门突然被撞开。

      还没等秦凡反应过来,便看到一个穿着雍容华贵的贵妇,直接扑在自己的身上。

      "我苦命的儿啊,妈终于找到你了……"

      那贵妇冲到秦凡身边,便哭哭啼啼个不停。

      在贵妇的身后,还站着一个气度不凡的中年人,同样红着眼睛,嘴皮不断的哆嗦着。

      可最终,他还是没有忍住让眼泪不从眼眶里留下来。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看的出,他的内心也很不平静。

      见这么一个情况,秦凡不由得有点蒙逼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9-09-09 10:29
        毕竟他连一万块钱都拿不出来,现在还被医院逼的走投无路。

        难道,面前这对夫妇真的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就在秦凡沉默的时候,陈梦莲有些着急了。

        相对于男性,女性在这个时候显得尤为感性。

        她生怕秦凡生他们的气,不认他们这对父母。

        "儿子,都是我们的错,全怪我们当时一门心思都放在生意上,才让你被人贩子拐走。"

        "从今以后,我们一定会好好补偿你,让你过好好日子。"

        陈梦莲着急说着,满心期待的看着秦凡。

        她已经用最快的手段,调查了秦凡目前的家境,知道他过的并不好。

        看着陈梦莲,秦凡脑中浮现的是自己父母的身影。

        养育了自己二十年,一对老实巴交的农民。

        想起他们对自己的疼爱,秦凡忽然心情有些烦躁。

        "那又怎么样,就凭我是你们生的,所以你们现在找来,是想让我跟我爹娘断绝关系,然后跟你们相认了?"

        秦凡这句话一出,陈梦莲的脸色为之煞白。

        她意识到,自己说的话,让秦凡误会了。

        "我们没有那个意思,今天来只是想见你一面,然后把你换到一个更好的医院,而且你养父母那边我也派人去接他们了,这两天就到南都,有什么话你可以当这他们的面说好吗?"

        而沈建平则是深深的看了秦凡一眼,有些犹豫的从怀里掏出一张银行卡出来。

        "这里面是一个亿,你先花着,不够再跟我说,就当是我对你这些年受到的委屈,一点小小的补偿。"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09-09 10:29
          第二章 原来我是富二代

          看着手里的黑色银行卡上长长一串数字8,秦凡的嘴角不自觉抽搐了一下。

          真的给自己一个亿?

          还是小小的补偿?

          "密码是你的生日,我上午才从你养父母那里知道的。"陈梦莲紧张说道。

          "我想静静。"

          秦凡淡淡说了一句。

          陈梦莲显然还想说什么。

          时隔近二十年,亲生儿子失而复得。

          她有太多情愫想要往秦凡身上倾诉了。

          相比起陈梦莲,沈建平明显很理智一些。

          "你考虑一下吧,我们去给你办转院手续。"

          不等陈梦莲说什么,便拉着她的手往外走。

          在两人离开后,秦凡隐隐约约听到沈建平在门口的声音。

          "你先别着急,这么多年了,突然一下子让他认我们,怕是不太现实。"

          "那张卡里有我给他存的一个亿,算是暂时给他的一点零花钱。"

          "哪怕他暂时不认我们,最起码日子也能好过一点。"

          显然,沈建平虽然没有陈梦莲那么感性,但是对于儿子的爱,还是毋庸置疑的。

          "那就好,最起码可以买辆车买身像样点的衣服,男孩子都爱玩车,咱家凡凡可不能输给其他人。"

          陈梦莲忽然话题一转,压低了声音说。

          "对了,你刚看见咱儿子手里的针头没有,还带着血呢,心电仪也停了,那些医生为什么不给他继续治疗?"

          沈建平顿了顿,说:"可能是因为医药费吧,现在的医院没钱是不给你治病的,咱们就是搞医疗器材起家的,这你都不知道?"

          陈梦莲哼了一声,说道:"这我可不管,以前没找到儿子也就算了,今天他们敢欺负到我陈梦莲儿子的头上,你现在就打电话让刘院长给我过来,我要好好问问他怎么管理手下的,他可别忘了是自己是怎么坐到院长这个位置的!"

          在陈建平和陈梦莲离开后,秦凡脸上露出苦涩的表情。

          "原来我居然是个富二代,老天还真会给我开玩笑。"

          也难怪他如此自嘲。

          秦凡活了二十年,一直都是个彻头彻尾的小*丝。

          从小到大就没有一件事情不因为钱而发愁。

          特别是每年到过年的时候,他都不敢回家,他不知道怎么去面对父母亲为了钱而唉声叹气的面孔。

          买房,结婚,更成了奢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9-09 10:29
            连参加同学聚会,都先先摸一摸兜里这个月的生活费还剩下多少。

            可以说,他前二十年根本就不是生活,而是生存。

            结果到今天才发现,自己竟然是以前一直羡慕的不用奋斗的富二代。

            这简直就是造化弄人。

            感慨过后,秦凡直接对外面喊了一声:"进来吧。"

            很快,沈建平和陈梦莲就连忙的推门走了进来。

            在他们期待的眼神下,秦凡开口了。

            "我相信你们说的,你们就是我的亲生父母。"

            "可是现在就让我管你们叫爸妈,我实在是做不到。"

            "而且我希望这一切事情,等到我见到我爹娘之后再做决定,我需要尊重他们的意见,毕竟是他们含辛茹苦把我养大的。"

            听到秦凡这样的话,沈建平夫妇非但没有失望,反而是大喜过望。

            他们虽然期待着秦凡能叫自己一生爸妈。

            但是十多年没见,彼此之间没有任何感情,这个想法未免太过突兀了。

            而秦凡没有直接拒绝,这对他们来说已经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了。

            "你爸妈那边我已经安排人去接了,但是山区的路不太好走,估计要过两天才能到南都。"

            沈建平如释重负的笑着说道。

            陈梦莲则是有些紧张看的秦凡。

            失散了这么多年,她不知道孩子心理究竟有没有恨他们。

            对此,秦凡报之一笑。

            "如果当初是你们故意把我丢弃的,我肯定不会原谅你们。"

            "但既然是人贩子干的,那么就祈祷这些人贩子尽早伏法,付出他们该承担的教训吧。"

            秦凡话一出,夫妇两人齐齐松了口气。

            秦凡打心里也松了一口气,只要自己的爹娘同意,他就没什么好担心的。

            "沈总,请问我可以进来吗?"

            门外传来轻轻的叩门声,以及甜甜的女声。

            沈建平整理情绪,淡淡说道:"进。"

            病房门被推开,款款走进来一道白色的倩影。

            二十一二岁的年龄,穿着一身明显是量身定制款的护士短裙,身材无比高挑,一双月牙般的眼睛显得清恬而可爱,质地优良的白色丝袜,紧紧包裹着护士裙下方那双修长匀称的长腿。

            "陈总好,陈太太好,少爷好。"

            小护士恭敬的站在三个人中间,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

            "给少爷转院的疗养车已经停在楼下,医院那边也已经做好了准备,请问陈总,少爷,是需要现在转院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09-09 10:30
              秦凡呆呆的看着面前护士胸前挂着的护士牌:圣德医院高级护理师,夏梦。

              夏梦?

              还真像是在仲夏夜晚梦中才会出现的女孩啊……

              "一切都听少爷的。"

              沈建平意味深长的看了秦凡一眼。

              陈梦莲点点头,对夏梦说:"从今天开始,少爷的一切生活起居你都要照顾好,一定要做到无微不至,事无巨细,满足他的一切要求,明白吗?"

              满足我一切要求?

              有钱人都是很会玩的吗?

              秦凡的目光,忍不住在夏梦那护士服都难以遮盖的好身材上多看了一眼。

              夏梦微微笑道:"请夫人放心,这都是夏梦的本职工作,一定会将少爷照顾好的。"

              她走到秦凡身边,目光轻轻的在秦凡身上扫视,然后笑着说:"少爷,夏梦先帮你处理手背上的伤口,不然这边的病房环境太差,造成伤口感染可就不太好了。"

              秦凡都快哭了。

              针扎的眼还感染,那我以前在农村里的过的日子,岂不是天天都徘徊在生死边缘?

              夏梦说完蹲下身,从随身带的医疗箱里拿出棉签和消毒药品,轻轻抓过秦凡的手,低头开始认真进行消毒工作。

              沈建平和陈梦莲两夫妇,眼神彼此碰撞,心领神会的离开病房,将房门轻轻带上。

              而秦凡看着眼前这一幕,大脑不由得有些恍惚。

              我的富二代生涯,就这样开始了么?

              ……

              二十分钟后。

              秦凡在夏梦的搀扶下缓缓走出病房。

              他本来不想让夏梦这样。

              尽管很享受。

              但当着亲生父母的面,总觉得脸上有些害臊。

              毕竟自己也是能走的。

              可夏梦却坚决不同意。

              她身为秦凡目前,也是以后的私人护理,必须做到贴身照顾,无微不至。

              如果在这断期间,秦凡哪怕只是摔一跤,或者身体某个部位被撞一下,她的职业生涯也会就此结束。

              考虑到这关系到一个年轻姑娘未来的职业发展,秦凡也就勉强答应了。

              离开病房,走廊里站着的是早已准备多时的沈建平夫妇。

              "车子都为你准备好了,咱们直接去疗养院吧。"陈梦莲笑着说道。

              "什么疗养院?"秦凡不解问道。

              "少爷,就是夏梦工作的地方啊,也是你们沈家的私人医院,不对外开放的。"

              夏梦紧紧搀着秦凡,藏在护士服里的柔软肌肤,让秦凡一阵暗爽。

              同时秦凡不由得暗自擦把汗,有钱人是真会玩啊,为了给自己看病居然还盖了所医院,这得多有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09-09 10:30
                但是想到自己银行卡里一个亿的零花钱,也就释然了。

                "那个,下午我想先回趟学校,马上要毕业了,我的就业合同还没有去拿。"秦凡想了想说道。

                "毕业?"夏梦微微一愣,她也听说过关于秦凡的事情,沈建平的民间遗珠,南都大学即将毕业的应届生,可是这种身份,一旦毕业,沈家多少产业等着他去接手,轻轻松松身价数十亿,还用的着去签就业合同?

                "嗯,总归是在这里上了四年,善始善终吧,不然以后总会留下一些遗憾的。"秦凡态度坚决,如果连一张大学毕业证都混不到手,即便是自己的亲生父母不觉得有什么,但也一定会被家里其他人耻笑。

                更重要的,是要满足自己在农村老父母的一个心愿。

                面对秦凡的要求,夏梦也没了主意,只好把目光投给面前的陈梦莲。

                陈梦莲和沈建平对视了一眼,然后饱含深意的对夏梦说:"我刚说了,从今天开始,我家凡凡一切的衣食住行都交由你照顾搭理,他回不回学校,你自己拿主意就行。"

                "额!"夏梦微微一愣,随即微笑点头。

                在圣德医院的私人救护车上。

                秦凡跟夏梦对视而坐。

                高档的修身护士裙,被白色丝袜包裹的修长美腿,即便夏梦的坐姿十分含蓄,可依然让秦凡看的目不暇接。

                "有钱真好啊……"

                秦凡心中暗自感慨。

                优雅的气质,甜美的长相,包括连护士裙都遮挡不住的完美身材,哪怕是在夏梦头上随便拔掉一根头发,都足以秒杀林雪好几百条街。

                目光,在夏梦姣好的身材上流连着。

                如果是以前的秦凡,自然是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去打量一位穿着护士服的女神级尤物。

                毕竟男人的底气足不足,完全取决于钱包的厚度。

                可现在么,秦凡的底气足的很。

                夏梦当然察觉到了秦凡不怀好意的眼神。

                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红,将脑袋轻轻扭向一边,白色丝袜包裹的大腿稍稍并拢,尽量不让自己在秦凡的目光下露出难堪。

                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红,将脑袋轻轻扭向一边,白色丝袜包裹的大腿稍稍并拢,尽量不让自己在秦凡的目光下露出难堪。

                可就是这种欲拒还迎的姿态,让秦凡更激动了。

                没钱人的调戏,叫骚扰。

                有钱人的调戏,叫调情。

                作为秦凡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私人护理,朝夕相处,难免会发生一些身体接触,再加上她本身就毕业于爱丁堡大学医学院,攻读的高级护理专业,秦凡又是她毕业后第一位客户,就让他眼睛占点便宜,也没什么。

                "你现在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尽量放平心态和情绪,免得气血攻心,也没人能帮你。"

                夏梦轻笑着说了一句。

                她看似在开玩笑,可却给秦凡壮了胆子。

                当下,他看向夏梦的眼神,渐渐邪恶起来。

                奔驰高级护理车缓缓停在了南都财富商厦门口。

                秦凡在夏梦的搀扶下缓缓走下车。

                此时的夏梦已经脱去了护士裙和白色丝袜,在车里换上了一件简单的粉色T恤,和一条发白的牛仔裤。

                当然,这一切过程都是在夏梦和秦凡中间的白色布帘拉起来的状态下进行的。

                秦凡虽然看不见。

                但十足过了把耳瘾。

                夏梦的身高接近一米七,褪去护士裙,换上小T恤之后,上半身的完美曲线顿时暴露无遗,纤纤柳腰却盈盈不堪一握,水洗白牛仔裤包裹的修长双腿匀称有力。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09-09 10:31
                  六六书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9-09-09 10:32
                    回复
                    3248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09-09 10:32
                      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然后掏出沈建平送给他的黑卡放在桌子上。

                      "两部,刷卡,我赶时间。"

                      "这是?"

                      女销售员满脸狐疑的看着桌子上,那张由一串联由金色数字8组合而成的黑色银行卡。

                      紧接着,她脸上的表情变了。

                      这,这分明是华夏银行联合五大行开通的至尊黑卡!

                      她目瞪口呆的抬起头,打量着面前这位无论是长相还是穿着都毫不起眼的少年。

                      作为奢侈品手机的销售员,她自然认得这张黑卡。

                      全国发行五十张。

                      即便里面一分钱不存,也可以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透支消费五千万!

                      而且不计任何利息。

                      放眼南都也只有一个极其有势力的家族陈家拥有一张。

                      难道这小子竟然是陈家的……

                      "您,您稍等片刻,我现在就给您刷卡。"

                      女销售转身从柜台下面拿出一台pos机,双手颤抖的将黑卡刷了一遍。

                      "请您输入密码。"

                      秦凡点点头,在pos机上输入自己的生日。

                      "滴滴……"

                      pos机底部的出票口,开始缓缓吐出银联账单。

                      蓝色的显示屏提示一行醒目的文字:交易成功。

                      "呲……"

                      果然!

                      女销售顿时站直了腰,将银联账单撕下来双手捧在手中,交到秦凡手上。

                      "请您签字,我现在就去给您拿货。"

                      女销售拖着颤抖的双腿转身离开柜台,一步三回头,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平生做销售开出的最大一笔单,竟然是在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少年身上。

                      秦凡坐在休息区,喝着服务员热情送来的热咖啡。

                      "二十四万花出去也没什么感觉嘛。"

                      "也就相当于自己身上有一千块钱生活费的时候,花2块钱在学校门口买根加粗的烤肠是一个样子。"

                      目光,看着不远处正在水果手机专卖店仔细挑选手机的夏梦,心中一阵感触,要是能拥有夏梦这样的女朋友就更好了……

                      "坤哥,人家今天买手机不用你的钱,秦凡那傻子昨天晚上就把钱转给我了,再加上他存在我这里的生活费,都可以买一部256G的了呢。"

                      熟悉的声音,钻进秦凡的耳朵里。

                      他浑身忽然一颤,僵硬的把脖子扭到声音传来的方向。

                      "哈哈,买完手机是不是还有多的,多的钱咱正好去开房,这种傻子的钱不用白不用,而且用你男朋友给你的钱去开房,想想就刺激!"

                      从上升楼梯里,出现一男一女。

                      男的,秦凡认识,叫陈子坤,是学校里有名的富二代,花花公子。

                      而女的,正依偎在陈子坤的怀里,满脸娇羞,任凭他一双手在众目睽睽之下,在自己身上摸索。

                      "林雪?"

                      秦凡手一哆嗦,满杯的热咖啡,都洒在了手背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09-09 10:32
                        陈子坤笑嘻嘻的搂着林雪,从怀里掏出LV的钱包出来。

                        "一百还是两百?再少的零钱我可没有,我出门我爸从来不会给我低于三千,但对你来说,一个月打工也挣不到这么多吧?"

                        钱?

                        听到这话,秦凡心里顿时就冷笑起来。

                        他可是清楚记得,陈子坤的爹是靠这几年房地产热,开发了几套小产权楼起家的。

                        有几千万身家。

                        也正是因为家里有钱,他可以说从来不把学校里的同学放在眼里,为人尖酸刻薄,总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如果是之前的秦凡,怕是也只能在心里生闷气。

                        可是现在么,他直接就怼了回去。

                        "腿长在我自己身上,我喜欢去哪就去哪。"

                        "而且这里是商场,不是你家,你也用不着在这里给我秀优越感。"

                        "你要是不满意,大可以把这座商场买下来,我也无所谓。"

                        秦凡淡淡说出了这么一句。

                        如果不是为了留点颜面,他甚至都想说一句:"老子光零花钱就一个亿,你和你爸那点家产算个鸡毛?"

                        见秦凡这种*丝居然还敢怼自己,陈子坤的心里,自然大为不爽。

                        他当即便想要和秦凡争辩。

                        不过,却是被他身边的林雪给拉住了。

                        林雪指着坐在秦凡身边的刘萌萌说:"就是你们店招的员工的素质?知道我男朋友的爸是谁吗?你现在就把他给我撵出去,要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不好意思,秦先生是我们店里的贵客,而不是你们口中所谓的员工。"

                        刘萌萌满脸温和笑容说道。

                        "贵,贵客?"

                        陈子坤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

                        "你没有搞错吧?就这*丝还是你们店的贵客?他连最便宜的水果手机都买不起,你居然还把他当贵客,当心有人在这里蹭吃蹭喝,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这位先生已经付过钱了,两部手机,二十四万。"

                        刘萌萌淡淡说道。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刘萌萌也一直在打量着陈子坤。

                        结果,她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秦凡比面前这个小富二代更有钱。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9-09-12 18:55
                          毕竟,以她的眼力,还是可以看出,光是秦凡手上这一张至尊黑卡,就足够把这种穿着一身小名牌的富二代,秒杀几百条街了。

                          "算了,别跟他一般见识,说不定他是故意花钱买通导购在咱们面前演戏呢,秦凡有多少钱,我还能不清楚,*丝农民一个,也不知道还有什么好装的。"

                          林雪厌恶的看了秦凡一眼,拉着陈子坤的手转身朝楼下走。

                          秦凡在新手机上留下刘萌萌的电话号码,然后快速拨出一串号码出去。

                          耳边,还传来走远的林雪的声音:"坤哥别生气嘛,我跟秦凡这两年连手都没有让他牵,今天肯定是被刺激到了,就他这种人,以后你想收拾他机会不还多的是……"

                          见得林雪这副模样,秦凡倒是乐了。

                          林雪也有这么贴心主动的时候?

                          自己可从来都没有见过呢。

                          很快,电话接通了。

                          "小凡,你终于打电话来了,你没事吧,身体好不好,出院了吗?"

                          电话那头,是满含关切的苍老的声音。

                          秦凡有些感伤。

                          自己养父母和亲生父母的年纪其实是差不多的,但因为常年在地里干活,导致了他们二老今年还不到五十岁,看起来和六七十岁的老年人没什么区别。

                          "嗯,我挺好的,你们要来南都了吗?"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然后说道:"小凡,你真的不怪我们吗,本来你从小到大就该过着衣食无忧的富裕生活,却跟着我们在农村吃了这么多年的苦,好在你亲生父母现在找到了你,不然我和你娘连给你娶媳妇儿都娶不起……"

                          秦凡快速打断说道:"爹,你别说了,你和娘虽然都没钱,但是已经把你们最好的都给我了,您放心,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咱老秦家的孩子,以后为咱老秦家传宗接代,给您和娘生大胖孙子。"

                          "那就好,那就好,沈家的人对我们不错,还安排了专人专车来接我们,我们过几天就到了,你在那边好好的,要听他们的话,电话费挺贵的,就不说了啊,千万要听你亲生父母的话,好孩子,要听话。"

                          电话挂断后,秦凡一直提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下来。

                          看起来,自己的亲生父母对养育自己的爹娘也同样重视。

                          说到底两边都没有做错。

                          错的只是当时的环境罢了。

                          夏梦挑选完手机型号,带着秦凡去刷卡付钱。

                          她没有注意到刚才柜台这边发生了什么,只是以为秦凡遇到了两位同学而已。

                          然后,她又带着秦凡去四楼挑选了一身休闲装。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9-09-14 11:25
                            不得不说,漂亮的女孩子眼光也总是比一般人好很多。

                            饶是秦凡刻意没有去挑选名牌,经她手完成的一身简单搭配,也让秦凡整个人的气质提升了不少。

                            最后两个人约定了时间,在商厦门口分手,夏梦随着护理车回医院,秦凡则等她走远后,在路边扫码共享单车打算骑回学校。

                            虽然秦凡卡里还有近一个亿,但是他此时身上一分钱现金也没有。

                            扫码,解锁。

                            就在秦凡跨上单车准备回学校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路虎极光,极其霸道的停在他前面。

                            "哟,这不是刚花了二十四万买手机的秦大少嘛,这么热的天,还自己骑车去学校啊?"

                            路虎驾驶室的车窗缓缓落下,露出陈子坤幸灾乐祸的面孔。

                            秦凡抬头看了他一眼,他已经很让着他们了,却不料对方如此咄咄逼人。

                            "该不会是今天司机正好请假,而你正好又没有驾照吧?"

                            陈子坤居高临下的看着秦凡。

                            要不是林雪提醒,自己刚才都差点被这个*丝串通柜员给唬住了。

                            "嗯,所以呢?"秦凡疑惑问道。

                            "所以……"

                            陈子坤被噎了一下。

                            "坤哥,你跟他在在这啰嗦什么啊,再晚了LV店都关门了。"

                            车里传来林雪不耐烦的声音。

                            "早说了这种人一点出息也没有,连这种龌龊的事都干得出来,也亏我当初瞎了眼居然找了这么个玩意儿。"

                            两个人秀完优越感,关上车窗,路虎极光扬长而去。

                            秦凡倒也不生气,自己卡里的钱比陈子坤老爹所有资产加在一起还多,而且都是现金,郭老师说的好,跟狗抢路,让狗先过,不丢人。

                            想通了这一点,秦凡乐呵呵的骑着骑行车,一路往学校狂奔。

                            大四课程不多,只要修完两个月的近现代史,同学们就可以各奔东西,不用再回学校上课了。

                            秦凡刚回到宿舍,就感觉四周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劲。

                            老大穿着大裤衩,坐在上铺眼神迷离的看向窗外。

                            老二穿着背心,叼着烟坐在椅子上发呆。

                            老三穿着凉拖,正愁眉不展的站在阳台,背影很是落寞。

                            见到秦凡回来,三个人彼此对视了一眼,然后彼此的眼神都有些尴尬。

                            "怎么了?"

                            秦凡一脸懵逼的关上门。

                            "排位五连跪?还是女朋友被人抢了?"

                            老大王超眼神幽怨的扫了他一眼:"老四,今天上午你干嘛了?"

                            "老家来亲戚,我去火车站接他们去了,顺便请他们吃个饭,才耽误到现在,咋了,出啥事了?"

                            秦凡暂时不想告诉室友自己认亲的事情,毕竟到现在连他也还没能完全从这件事情中清醒过来。

                            王超听完叹了口气,转头对老二陈俊说:"还是你来说吧。"

                            陈宇望着秦凡:"今天见林雪了么?"

                            秦凡点点头:"见过了啊,到底发生什么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9-16 11:38
                              第四章 一个亿该怎么花?

                              现在的大学生都是老司机了,秦凡迟钝了半秒钟,就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

                              "我和林雪已经分手了,好聚好散,以后大家就不要提她了。"

                              秦凡现在对感情看的很淡然。

                              在他看来,分手难过那是因为没有找到更好的,哪个男人能经受得起刚和女朋友分手,随即林志玲主动来投怀送抱的诱惑。

                              别说是林志玲了,就算是夏梦也秒杀林雪好几百条街啊。

                              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

                              现在是秦凡的至理名言。

                              寝室其他三位对视了一眼。

                              王朝不敢相信的用手在秦凡面前划了划,说道:"老四,你可别吓我们啊,当初你对林雪那叫一个死心塌地,死去活来啊,现在说分就分了?一点也不难受?"

                              "就是,半个月前要不是我们拼命拦着你,你都把林雪的名字纹在胸口了,咋现在一下子这么洒脱了呢?"黄浩增重新掏出一根烟点上。

                              "陈子坤那**,仗着有钱,这已经是在学校里撬的第27个别人的女朋友了,秦凡你就不生气?"陈宇用手拨弄着绿萝的枝蔓。

                              如果不是室友主动提起这事,秦凡自然是不会主动说的。

                              虽然现在的他,也可以炫富一把。

                              而且,还可以炫的为所欲为,丧心病狂。

                              但他还是不会去做这种事情的。

                              "哥几个别说这不开心的事了,马上毕业了,我给你们一人准备了一样礼物,算是感谢这四年来你们对我的照顾了。"

                              秦凡笑了笑,将手里的布袋子扔在桌子上。

                              "自己选吧。"

                              黄浩增先叼着烟走过来,狐疑的看了秦凡一眼,说:"咋,又把你老家的花生带来了?"

                              王朝对准他屁股踹了一脚:"花生咋啦,我就爱吃老四家的花生,没他家的花生下酒我还喝不够呢,老四,老规矩啊,这次你带来多少花生,哥几个不占你便宜,一人五十,给你包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9-18 10:24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6楼2019-10-23 1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