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子文吧 关注:38,197贴子:90,272

【原创】 遇秋 (bg重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谢行秋x简遇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9-10 00:11
    (镇楼图来自网络)
    非典型重生文,女主会有一段时间慢慢改变自己。
    男主病多,外带不太明显的心理疾病。
    前期甜虐,后期甜。
    学生党,不定时炒鸡慢慢慢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9-10 00:14
      1
      他就要死了。
      简遇恩沉默的想着。
      这不是什么恶毒的诅咒,她只是在复述事实。
      ...
      消毒水的味道仿佛窒息的毒药,谢行秋安静的躺在血染的苍白里,如一片颓落的秋叶,苍白的身躯半裸露着,上上下下都插满了细细的管子,连着一台台精密的仪器。
      高隆沉重的肚子死气沉沉的压在他单薄的身子上,枯瘦的臂腕无力的垂在床侧,青紫的血管隔着距离也清晰可见。
      ...
      明亮刺眼的灯照的她有些恍惚。
      手术室冷静而冰凉,唯一温热的,是他大大分开的双腿间,怎样都止不住的汩汩鲜血。
      ...
      谢行秋双眼发黑,浑身却轻飘飘的,软绵绵的,像坠入了温柔的云端。
      他知道他快死了。
      眼前没有人们常言的走马灯,来一遍遍播放过他的一生。
      只有停留在十九岁冬天的一帧帧画面,他西装革履,她婚纱洁白。
      从我爱你,到我愿意。
      ...
      简遇恩不知道谢行秋曾拿到过多少份病危通知书,但她手里的,确确实实是最后一份了。
      缓缓的上前,慢慢握住他冰冷细瘦的手,谢行秋轮廓优美的双眸充斥着死寂,不知是不是感受到了她的存在,静静的落下一行泪来,和他的笑容一样寂静。
      而她的眼中竟是连一丝水光也没有。
      他们终于结束了,在他终于一个人熬不下去了的时候。
      在他终于心如死灰了的时候。
      其实,谢行秋和简遇恩也曾经拥有过一段童话般的爱恋,只是童话的结局终止在了现实的泥沼里。
      熬不过七年之痒,后果便是她的花天酒地,和他的孤身前行。
      结婚两年不到,简遇恩就背叛了他,夜不归宿成为了常态,自然的就好像她对他撒的一个个谎。
      而后的八年里,她一次次犯错,他一步步退让。
      简遇恩突然想到,她和他似乎已经七个多月没有见过了,谢行秋的肚子什么时候已经这么大了她也不知道。
      从前的时候,谢行秋总能看穿她的心思,不必开口就能得到答案。这让简遇恩怔愣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张了张嘴想要叫醒他,耳边的嘀嘀警报声却给了她无尽的嘲讽。
      ...
      最后一声呼唤阻塞在喉,却再也说不出口。

      而他的手还落在她的手间。
      就像十年前,梦中的洁白里。
      谁的手 轻轻搭握住了谁的掌心。
      不够用力,却足够信任。
      信任谁承诺的 他的爱情。

      一脉呼吸戛然而止。
      一枚戒指自此无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9-10 00:18
        哈哈哈,深夜放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9-10 00:19
          啊哈~我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9-10 00:31
            写给很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9-10 01:16
              楼主可以在lofter 也设个账号,防止被吞,从bg吧追来的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09-10 07:30
                2
                疼……太疼了……
                ...
                一下下粗鲁的贯穿,一次次的起伏跌宕。
                痛呼连带着低吟回荡在旖旎的房间里。
                ...
                简遇恩迷迷糊糊还未清醒时,就感觉到了身上人的热切。
                她喘着粗气,在精壮的男人身下无力的挣动,男人却把这看做她的欲擒故纵,更加卖力的运动。
                ...
                一声熟悉的铃声在不远处响起,头顶传来暴躁的骂声,男人不耐烦的将手机递到了她耳边,简遇恩还未清醒,勉强接过来,声音里有几分迷离的沙哑“喂……?”
                那一边的人仿佛没有察觉到她的怒意,是许久未闻的熟悉的声音,温柔的唤着。
                “恩恩……今晚……还是不回家么……?”
                温润如斯,却如雷贯耳!
                简遇恩瞬间清醒过来,大脑刹那间一片空白。
                “我……我…………”
                她握着手机的指尖不自觉的用力,寸寸变白,仿佛要压下去些什么汹涌澎湃的情绪。
                谢行秋?谢行秋!谢行秋!!!
                ...
                简遇恩的僵硬的躺着,不知该说些什么,温柔的声音又一次传来,字字平稳,抚慰着她的不安。
                “那记得早点睡觉……别和朋友玩太晚…………”
                “晚安……”
                ...
                简遇恩呆愣像是久患失语症的重症病人,在挂掉电话的嘟嘟声里机械的重复着“晚……晚安……”
                她出轨八年,回家的次数寥寥无几,他却夜夜盼着她归来。
                她厌恶他做事温吞,大小的事皆想自己解决,他却还盼着能帮她些什么。
                他的叮咛,他的嘱咐,他的温柔。
                她何德何能再次有过?!
                ...
                简遇恩用尽全力推开压在身上的男人,随手将衣服套在身上,就要往外冲。
                他却先一步挡在前面,男人不慌不忙的点了一根烟,深深吸一口“啧,这就不玩了。”
                简遇恩想也不想,极其暴躁的将他推开,甩了几张红票子,头也不回的喘着气蹬着鞋飞奔而去,声音里带着久蓄的嘶哑和哽咽。
                “不玩了!再也不玩了!!”
                ...
                男人不屑的唏嘘,掐灭了烟头,一口口水唾在那几张红票子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9-10 13:07
                  3
                  初秋的雨丝丝是浸过茶水的旧露,缠绵着古木的泥叶香。
                  灯火通宵的夜幕下里,城城相似的车水马龙。
                  简遇恩狂奔在她几个月都没有走过的路上,一盏盏车灯和鸣笛声被生活的节奏堵在路口,她踩着高跟鞋,在人行道上将车流抛在身后。
                  雨水花了她的浓妆艳抹,露出的白嫩细腻的皮肤,是曾经他给她的保护色。
                  ...
                  心脏于胸腔里与谁共振,在脑海里回响。
                  ...
                  他们住的小区以宁静安谧主打,多是一些养老的婆婆爷爷们,早早熄灯的一片黑暗里,她一眼就看见了那扇被昏黄渲染的窗子。
                  简遇恩跑上楼,气喘吁吁的停在门口,屋子里断断续续传来的声响,将她按过了门铃的手生生扼在空中。
                  暴露。
                  是赤伸罗体。
                  ...
                  ——啊嗯……哈啊……疼……
                  ——嗯……慢点呃……
                  ...
                  鱼刺卡在食管。
                  发丝如鲠在喉。
                  ...
                  ——喂……
                  ——晚...晚安...
                  ...
                  ——啧,不玩了吗……
                  ——不玩了......以后都不玩了.....
                  ...
                  电视的扬声器效果太好。
                  偶尔还有色光的变幻映在猫眼上。
                  …………
                  门铃已经响了第一声。
                  所有在她脑中假设过的相见场面依次崩坏。
                  门铃响起第二声的时候。
                  不堪的银迷的声音戛然而止,猫眼上的亮光瞬间消失,黑得像此时灭了灯的楼道。
                  简遇恩怔愣的低头站在门口,等待着未知的相见。
                  久的像三尺邢台上被宣的布诏。
                  ...
                  门终于被缓缓打开,简遇恩机械的抬起头,被雨雾迷蒙的眼前,是他淡淡微笑着的面容,一如往昔。
                  谢行秋静静的站在门口,背后黯淡的灯光衬着轮廓,模糊了他温柔的眉眼。
                  就好像微微泛着波纹的水,是她曾见过的贝加尔湖。
                  乳白色针织的毛衣松垮垮的落在身上,只在肚腹处撑起了弧度,包裹着身前的圆隆。

                  一只枯瘦冷凉的手慢慢抬起,轻轻略过她的鬓角,带去些发梢的雨水。
                  ...
                  他的声音散开在耳旁。
                  平缓温和,寂静昏黄。
                  ...
                  “忘记带伞了么………”
                  ...
                  …………
                  所有的痛苦一声不响
                  所有的退让沉默无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9-10 13:09
                    对不起啊,我不知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9-10 14:45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9-10 14:51
                        4
                        谢行秋轻轻叹息一声,冰冷的指尖隔过腕上的衣料,慢慢牵着简遇恩,领她到屋子里来,在沙发上坐下。
                        简遇恩一声不吭的听着他远去的脚步声,连头都不敢抬。
                        发梢的雨水滴滴落在木质的地板上,心里也留下了水渍。
                        ...
                        长长的毛巾突然盖在了湿漉漉的脑袋上,简遇恩的身子蓦的僵了僵,转而又渐渐放松下来。
                        谢行秋站在她身后,骨节分明的手指带着毛巾,轻轻的,轻轻擦拭她湿漉漉的头发,指间带着几分力道,时而揉按着某些穴位。
                        灯光昏暗下,他的眉眼间一片温软,脉脉含情,带着时光也走得慢些。
                        沙发恰到好处的高度,让他高隆的肚子抵在她的肩背上,他的孕肚形状姣好,柔软圆润的坠在纤细的腰肢上,能隐约感觉到孩子微微的动作。
                        像一个个泡泡,在身后悄无声息的破碎。
                        ...
                        谢行秋的身上带着些无比熟悉的暖人的香味,极尽温柔把她包裹。
                        孕腹处的羊毛衣衫随着他小幅度的动作蹭着她的脖颈,酥酥麻麻的痒。
                        耳边有他的温言细语。
                        “想要再吃点什么吗?”
                        ...
                        谢行秋将毛巾搭在一旁,拿着软底的拖鞋转到她身前来。
                        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托着浑圆的肚腹,肘部悄无声息的低着酸软胀痛的腰,艰难的一点点蹲下来。
                        执过简遇恩被高跟鞋折磨的脚,熟练的帮她脱下来。
                        简遇恩怔怔的看着那柔软的孕肚被压的有些变形,才恍而反应过来,急急的托住谢行秋的手臂,想要扶他起来“你……你别,我……自己来,自己来……”
                        手中的小臂很细,隔着毛衣都能感觉到渗出来的寒意。
                        前世她最后看过的病历在脑海里迅速翻过,密密麻麻的叫她心有余悸。
                        ...
                        他深深的看过她,借着力站起来后,她还不愿松手。
                        想要再久一点,温暖着他,再久一点。
                        谢行秋眼含笑意的低头注视着她,等她终于舍得松开手,才轻声道“那我随便做一点了……”
                        他一边拿过毛巾和高跟鞋去放好,一边对她说“水已经放好了,恩恩先去洗个澡吧……”
                        谢行秋拿过围裙,进了厨房。
                        缓缓合上的门外,是她的不知所措。
                        ……
                        简遇恩的脑海里还恍恍惚惚映着他的背影。
                        谢行秋的步子比常人慢些,小些。却很稳很稳,腰挺得也笔直,根本看不出来丝毫孕态。
                        可是,他的孕肚高高隆起,七个多月的大小了,沉甸甸的模样。
                        却不单单是因为有两个孩子,保胎的羊水,宫体前倾,腹积水……
                        而孩子不过将将四月……
                        ………
                        从前的她一叶障目,不知他辛苦至此。
                        现在的她一切了然,却不知如何护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9-10 23:16
                          5
                          简遇恩陷坐在沙发上,呆呆的楞了好一会儿。
                          等到厨房里的炒菜声响起时,她鬼使神差的偷偷摸摸打开了电视。
                          虽然早有预感谢行秋看的究竟是什么,但在真正见到的时候,她还是浑身一颤,连带着遥控器差点脱手。
                          电视的画面自动跳转到上次播放的地方,暂停键的背后,足足七十寸的大屏幕上。
                          一张放大了数倍的脸赫然呈现在眼前。
                          ...
                          是她的脸!
                          ...
                          泛着潮红的,双眼迷离的。
                          赤罗的身躯,交缠的下体。
                          ...
                          她怎么敢按下播放?!
                          颤巍巍的按了返回键后的页面里,一个个往日的视频尸体一般躺在长长的列表里,被仔细的标注过日期。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
                          却是同样的主角,同样的那个迷途不知返的她!
                          整整八年之久!一日不差!
                          ...
                          简遇恩深吸一口气,努力维持着镇静,谢行秋放在一旁的手机突然叮咚一声,亮起的屏幕在黑暗里格外刺眼。
                          ...
                          潜意识告诉她,与她有关。
                          ...
                          她的生日输进去解锁的一刹那,一连串的叮咚声接连响起,就像一声声催命的铃。
                          被他单独列出来的陌生人,发来的一条条消息毫不留情的轰炸着她的大脑。
                          ...
                          [怎么样,谢先生]
                          ...
                          [最新出炉,看得可满意?]
                          ...
                          简遇恩心头狠狠一跳!
                          ...
                          [‘世界著名设计师Jane夜不归宿,玩转国内第一风月场’]
                          ...
                          [您觉得这个标题够不够吸引群众眼球]
                          ...
                          [还是说,您又打算高价买断呢?]
                          ...
                          “啪——”
                          手机瞬间脱手摔在地上,将她的心砸出一个大洞,呼呼的灌着冷风。
                          ...
                          简遇恩咬着剧烈震颤下唇,慌慌张张的捡起手机放在茶几上,关掉了电视,逃跑一般将自己关进了浴室。
                          ...
                          温热的水像谁的怀抱,将她温柔的包裹。
                          她自虐般埋头在水下,眼前模糊,皆是他的身影。
                          ...
                          轻轻微笑着的他 , 孤独等待着的他
                          形容枯槁的他 ,死于苍白的他
                          ...
                          耳边是拍打的水声,荡起心中的回响。
                          谢行秋……
                          我何德何能...得你厚爱如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9-10 23:30
                            加油,写得很棒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9-09-11 09:10
                              终于找到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9-11 12:06
                                6
                                水滴滴答答的从发尾落下来,打在瓷砖上,周身蒸着未散的热气。
                                ...
                                简遇恩在浴室里磨磨蹭蹭了许久,她怕出去后面对的是谢行秋的质问,但更怕见到他温柔的微笑。
                                好在等到她慢吞吞的穿好备在门口的衣服,谢行秋也没有从厨房里出来。
                                ...
                                简遇恩悄悄遛到厨房的玻璃门口,隔过玻璃上的热雾,模糊里,她一眼就分辨出了他弓起的身影。
                                谢行秋身形纤细修长,唯腰腹处因为挺着硕大的肚子而显得有些臃肿,他似乎是趴伏在水池边,背脊的线条剧烈的颤抖起伏。
                                简遇恩捂着嘴不敢出声,放在玻璃门上的手迟迟不敢推开。
                                她知道他吐的辛苦,她也知道,如果她现在推门而入,看见的,也只会是他若无其事的模样。
                                ...
                                很久很久,谢行秋才直起腰来,转了个身却又迅速蹲了下来,简遇恩手一抖,直接推开了门。
                                谢行秋正半跪在垃圾桶旁,收拾着厨余垃圾,柔软的毛衣包裹着他浑圆的肚腹。
                                这样的姿势显得他的肚子更大些,沉甸甸的坠在分开的双腿间,衬着细瘦的腕臂,有些不堪重负。
                                ...
                                他满面苍白,看见门口惊慌未散的她,柔和的笑了笑,眼底都是星光
                                “恩恩先去餐桌上坐……很快就好了……”
                                简遇恩没有接谢行秋的话,快步走到他身边蹲下来。
                                一手环过他的腰身,另一只手顺着他的盆骨,贴着大腿根托住了他沉坠的肚腹,腹底十分柔软却寒意渗人,根本不像其它体温高的孕妇一般。
                                她的心颤了颤,小心翼翼的带着他站起来“你………以后不要蹲着了…………”
                                她看着他的侧脸,那纤长的眼睫垂下来,盖住了他眼底的所有情绪。
                                ...
                                简遇恩尽量摒弃平时惯用的冰冷强调,把声音放到最柔“会难受的……”
                                谢行秋低低应了声“好……”
                                他转过来,刚刚吐完的眼角还有些红,眼眸微掩,拿没有碰过油水的手背轻轻碰了碰她的脸颊。
                                “那麻烦恩恩收拾一下了…………”
                                ...
                                他笑起来时眼睛眯成了好看的月牙,遮过了很多很多情绪。
                                ………
                                简遇恩的手还托着他的孕腹,肚子内的孩子们有些过分活泼,顶着她都觉得难受。
                                手上沉沉的重量让简遇恩的指尖不由自主的紧了紧。

                                她要怎么办才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9-11 13:15
                                  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9-11 15:49
                                    坐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09-11 16:05
                                      偷偷更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09-11 16:20
                                        她要怎么办才好,当然是对他好呀哈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09-11 16:21
                                          好好看哦,期待下文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09-11 17:02
                                            写的真好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6楼2019-09-11 21:20
                                              今天没有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9-11 22:12
                                                太好看了叭o(≧v≦)o
                                                大爱楼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9-11 23:28
                                                  好看好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9-12 00:37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9-12 01:41
                                                      7
                                                      灯光朦胧低垂。
                                                      他说是随便做些,竟是满满的一桌饭菜,简遇恩已经很久没有在家吃过饭,口味也变了,但这些菜竟都出乎意料的合她胃口。
                                                      谢行秋给她盛好了饭菜后,就安静的坐在对面,疲惫的身子整个都陷在了椅子里。
                                                      ...
                                                      简遇恩低头不敢看他,只能不停的扒拉着饭,含着饭菜的嘴却还絮絮叨叨,生怕留下什么空白让他有发问的机会。
                                                      “我和你说啊……我…………”
                                                      “这个海鲜粥比外面的好吃多了…………”
                                                      “唔嗯~这个鱼肉做的好棒!太...”
                                                      .
                                                      “恩恩。”谢行秋无奈的出声打断她, 轻轻叹了叹,护着圆隆的肚子前倾些身子,修长的手执起面前的一双竹筷,往她碗里慢悠悠的夹菜。“ 吃饭的时候少说些话,小心噎着了………”
                                                      简遇恩有些尴尬的咽下口中包着的饭菜,目光在他所持的筷子上落了落,不成器的缩了缩头“哦...哦。”

                                                      夹好菜的谢行秋似乎并没有要吃的打算,那只苍白的手放下了筷子,搭在饱满的腹顶,轻轻安抚,目光淡淡的落在她身上。
                                                      ...
                                                      四下里一片寂静,唯有她时而的动筷声,简遇恩心里发毛,试图找点话题“你……你不吃吗?”
                                                      他阖了阖眼,手从肚子上滑到腹底微微托着,勾了勾唇角“我吃过了……”
                                                      ...
                                                      简遇恩从饭菜里抬头起来,看着他波澜不惊的眼底,话语哽在喉间,终究是没有说出来。
                                                      又默默低下头来继续安静吃饭。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9-12 14:06
                                                        好喜欢,楼主加油更新吧!等的心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9-12 16:04
                                                          好好看啊,楼主加油(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9-12 18:23
                                                            希望结局是悲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9-12 1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