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子文吧 关注:38,105贴子:90,041

【原创】一杯温酒伴余生(纯生/半纯生)强迫症楼主删帖重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一杯温酒伴余生
(纯生/半纯生)
强迫症楼主删帖重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9-12 20:43
    墨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9-12 20:44

      平砚躺在床上,翻了好几圈还是没睡着。心口发烫,整个人都是躁的。踢开被子一咕噜坐起来,木床被压的咯吱咯吱响。“平砚早些休息,明日要起早的。”声音有些沙,恐怕是睡了。
      平砚懊恼的锤头,他真是个猪脑子怎么把少爷吵醒了。拿被子将自己卷好,满心愧疚不晓得什么时候才睡过去的。雾蒙蒙的眸子,嫣红的唇,从来苍白的脸上染了胭脂色,那张玉口叫他含着,满是清甜,像同吃了一块椰子糖。他轻咛一声,软的叫他的心都要化了。他急喘着醒来,身下一片粘腻。
      天蒙蒙亮,他蹑手蹑脚的爬起来把脏污了的衣裤洗完。寒风凛冽,冷水刺骨,心却要飘起来了。
      “咳咳。。咳。。咳。。。”闷闷的咳嗽声,听的他心都揪做一团。衣裳穿了一只袖,腰弓着,手压着唇极力的隐忍却还是有咳声溢出。将秋梨汁端给他,看他一小口一小口的喝,慢慢平稳下来才给他整理好衣裳。
      “这些事情,叫子祺来就成,你老抢人家的活儿,我可不会多发银子给你啊。”
      “能者多劳不是,求爷多给二两赏银,小的等着买米下锅呢。”嬉皮笑脸的没个正行。
      屈指敲他一下“做的什么怪样子,马上到娶媳妇的岁数了,还不稳重些,人家姑娘怎么瞧得上你。”平砚也不回嘴了,瞧着脸发僵。半晌回不神来 不知在想什么,算了年轻人总有些稀奇古怪的心思。
      出了门,他又是端方持重的齐二爷。
      年末了,不少店铺需要清账。哪怕再甩手掌柜,这一趟也是必不可少的。半下午的天昏昏沉沉的,雪不停的飘。
      最后一家走完,发了过年的赏银,齐墨也不经松了口气,明日便能启程回去了,虽不那么急切但家里的软榻还是叫他极为想念的。
      不知这孩子今天又在别扭些什么,一问一答的再不肯多言。这会子偷偷觑他一眼,又慌忙低头。过不了多大会儿,又抬头望一下。想问他是不是有话讲,但想着这孩子的性子,最是憋不住话,且等他自己说吧。
      洗漱完毕,齐墨拿了本书歪躺在床上看,小孩儿趴在他的书桌上,一笔笔的做年账算珠打的啪啪响,瞧着挺认真。他这样的身子骨,不知道能坚持到哪一天,将平砚培养好了送过去,总也能给那人减轻些负担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9-12 20:46

        平砚停下手,到了少爷休息时间了。
        羊奶昨天已经用完了,他只得让人去买了鲜牛奶,只断这一天想来无碍。
        那人睡了,粉白的脸,长长的睫毛尾处带点儿翘。他真是魔怔了,竟然觉得好看,好看极了。“少爷,醒来了,咱把牛奶喝了再睡。”
        “嗯,平砚这个味道更好些,以后都喝这个吧。”

        “那不成,羊奶对胃好。回家就得换回来”
        也不知少爷听见没,可能困很了,迷迷瞪瞪的又躺下。
        今晚的月光有点亮,从纱窗里透进来。照的床尾有隐约的暗光。平砚双手枕在脑后盯着那一束光愣愣的发呆,娶媳妇,娶媳妇,是的呀他是该娶媳妇的,娶了媳妇也照样可以陪少爷的,就像他爹一样,还可以帮少爷照顾小主子,不是挺好的? 可是他 。他想。。。不不不。。他不该有这样龌龊的心思 。。他一个下人。。。不对他应该和姑娘在一起,生个孩子然后教育他陪着小主子长大。。。
        闭了眼,他的唇,他的眉,他的眼。怎么办啊,他是不是病了,两个男人。。他可真是下作。。不能。。不能。

        里间有轻微的响动,他惊的一跳,往里走。
        少爷躺在床上,被子掉在地上。脸通红,一只手不停的撕扯衣服。他伸手试了试,额头有点烫,怕不是又发烧了。他想去请郎中来,手却被人攥着。
        “嗯~唔~” 冰凉凉触感让齐墨舒服的直哼哼,拉着平砚的手往脸上放。
        “嗯?少爷您醒醒。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去请大夫。您醒醒。。。”
        齐墨半睁着眼“难受~热~好热啊~”
        平砚整个人都要炸了,那双手被抓进了他的。。他的里衣,贴着他发烫的皮肤。猛的缩回手,带的那抓着他手的人一扑就要摔下去。
        经这一吓,那人终于醒了。一双桃花眼里全是水光,抱着他的手就是不放“你不走好不好,我 。。我。。你和我一起好不好~咳咳~你抱抱我~”
        “少爷先盖好被子好不好我。。我不走 。。”
        一起躺在床上,齐墨还是不肯睡,睁大了眼。拿手戳平砚的脸,凉的。于是他将两只手都放上去,舒服的直眯眼。“叫哥哥~,你从前都喊哥哥的~”
        两手捧着齐墨的脸,雾蒙蒙的眸子,乖巧巧的样子,这分明是梦里。脑子里的弦嘣的一声断了,那张嘴果然是甜的,比蜜甜。
        “你咬我~唔~唔~”眼睛里瞬时蒙上了一层水雾。
        “哥哥,呼~甜不甜,嗯?甜吗~”
        “唔~再给我~吃一口~下回~不准偷。嗯~偷吃糖~听见了嘛~”
        “好,都带你~都给你吃~”
        齐墨只觉得自己更热了,像要爆炸。那处也奇奇怪怪的立起来了,他直起身将自己扒了精光。把他的手放在自己的玉器上“你~唔~帮我,帮~嗯~摸摸它,疼~嗯~我,我也帮你~我~唔~”
        堵上他胡言乱语的嘴,一翻身将他压在身下。他也是第一回,铁棍乱捣却找不到入口,那人急的用腿圈住他的腰,在他的腰间不停的蹭。
        平砚额头上全是汗,低下头,一片乱摸。那和自己一样的物件下面还隐了个洞,一直往外漫水,心里一喜知道大约寻对了地方,一点点的探进去,那处太小,刚入一点点,那人就娇气的喊疼,他只能停下。“进,进去~去,嗯~痒~”哎,这就是个祖宗,轻不得重不得。得了他的允许,那卡在洞口的物件才缓缓挪了一寸等他适应“不~不许~停~唔~”再让他讲话,自己怕是要死在他身上了。含住他的唇,一杆到底,那人身子一颤,泪珠就往下滚。这是要心疼死他吗?
        “唔~疼~”
        “好了,好了,乖~不疼了~不疼了~”哄着,亲着,他的身子更软了,像一滩水。
        离了他的唇,将他小巧的耳垂含在嘴里亲啜一口,那小物件在他手心又颤巍巍的立了起来。
        “要~要~啊~我~啊~”一句话被撞的支离破碎,耳边尽是他的吟声。
        再一次深入,那里紧致而温暖,他一下下的撞,耳边是他呼哧呼哧的粗喘,像是鼓励让他难以自持,只想一遍遍要他。
        “哥哥,好不好~舒不舒服~”汗顺着他的脖子滴在他身上。
        “好~啊~啊~”
        少爷的手死死的扣住他的后背,闷哼一声同时泄了出来,一个在里一个在外。眼泪抑制不住的流出来,灼了他的心。
        “唔~累~”
        “睡吧,我陪你。”
        换了床单被褥又将人抱回去,这样大动静让他有些不安,在他怀里不停的动,慢慢抚着他的背,看他深睡过去。
        原来他不是只想看他对自己笑,他对他从来不是对哥哥的感情。他要陪他,一辈子陪他。想明白了,一点也不难接受,只觉得心里甜的像要溢出来。
        看着窝在他怀里人 ,他笑的更痴缠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9-12 20:47
          度受饶我狗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9-12 20:48

            齐墨醒了,喉咙有些发痒,胃里一阵阵翻腾。只是轻轻一动就全身发酸,那不可言说的地方更是滋味难明。他心里一惊,才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被人圈在怀里。麦色的手臂横过他的腰,那人将整个脑袋抵在他的后背“哥哥~早~”
            “你,你先。。放开。咳咳。。”
            “您要。。不认了么?昨天明明。。。唔”
            回身捂住他的嘴“乱说,咳咳。。今日回家咳。。还不赶紧起了。咳咳。。。”
            “我不说了,您躺会儿,我来收拾 。”
            齐墨拿手盖住脸,那些污言秽语炸的他脑仁儿疼,乱了全乱了。。。

            马车里,他坐也不是躺也不是。那里一直隐约的痛,头晕的厉害。小孩儿一直坐在身边,叫他更难受。这要如何是好,奶娘养他长大,他却祸害了人家独子,他果然是不该活着的孽种么?有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身体,还有这样**的心思,他自己都觉得恶心。
            “呕~咳咳~”早上吃的那一口饭全叫他吐出来了,只剩下胃里的酸水还在一个劲儿的往外翻。冷汗一身一身的出,忽冷忽热。若是就这样去了,也挺好。这二十多年本就是偷来的岁月,也该知足了。小孩急得直哭,凉帕子一张接一张的换。他真是做了大孽了
            “平砚。。别忙了。听话。。”
            “少爷,别怕等到了大路上我。。。我去请大夫,您别睡听见了吗?我。。马上。。。”
            “好了不哭。。我没事。。这样大的人了。。年后去了松阳府。。 。怎么做好事情呢。。”
            脑袋越发疼了,母亲跪在那人脚边“求您放他一条生路。。他和辰哥儿是一样的啊。。。都是你的儿子啊。我是他的母亲。。。只求老爷饶他一回,我。。我去死。。。我替他死”母亲的半数家仆带他连夜出逃,这一走就是22年。
            大燕贵族视双胎为恶兆,存强去弱只留其一。(燕寒死变态,他儿子死了一个就见不得别人俩儿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9-12 20:51

              醒来时,外头静悄悄的。
              “少爷醒了!”是画春的声音。
              咚咚咚的脚步声,听起来分外悦耳。到家了,他心里顿时一松,又一紧。
              “你要吓死我是不是,总算醒了都睡了2天了现在可有哪里不好吗?等会子把药喝了”
              “都好,阿妈歇歇,咳~莫哭,不好看了。”
              “你这孩子浑说些什么。”
              “平砚呢?”
              “叫他爹罚跪呢。把你交给他,结果被照顾成这样,这死小子欠揍。”
              “这不赖他的,叫他进来吧。”
              小孩儿跑的一头急汗,恐怕跪久了门槛也没注意踉跄着要摔,他心也跟着提了起来。他扑在床头,眼睛一瞬不瞬望他。又哭又笑“少爷,你醒了,吓死我了,吓死我了。”
              “我好好的,你别哭。扶我起来吧,身上都睡疼了。”
              “嗯嗯,我会跟我爹娘说的,少爷你,你和我在一起好不好。我们。。我们已经。。。”
              齐墨突然冷了脸“不要胡闹,那只是个意外。是我对不住你,你还小,未来日子长着呢!”
              平砚将脸撑着,并不说话,只拿眼望着他。眼泪一颗一颗的往下滚。“我十八了,你说是可以娶妻的年纪了。”
              受不了他这样掉眼泪,他只能将眼合上。半晌睁开,揉了揉他的脑袋“你乖,年后我去和你爹爹说,你自己不要冲动。”
              他欢喜的不得了,拿袖子胡乱擦脸“好,我不说,我不说。我。。你。。你也可以。嗯。。娶我”一张脸涨得通红。
              “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9-12 22:21

                今天是除夕,该是万家团圆的日子。雪下的越发大了,院子外头的地上,房梁,屋脊,全是白皑皑的。他站在廊下,子棋和平砚拓书几个小子拿着雪互相追着打,廊沿上挂了灯笼红彤彤的极喜庆。画春锦秋在院子里堆雪人,很热闹,年轻的脸上全是笑意。瞧见了他,平砚裂开了嘴咚咚咚的跑过来,发红的手不停在脸上搓“你冷不冷啊齐墨哥哥?我带你进去吧”小小声的仿佛有点不好意思。
                “去跟他们玩吧,我找你爹爹商量些事情。”
                他眼睛发亮“我可以去吗?我不说话的”
                “大人讲话,小孩子不要听”
                “你知道的,我明明就。。就不小”挤眉弄眼的,着实欠打。看他沉了脸要动气,一溜烟窜的老远。

                ————————————————————
                过了十五年味也就淡了,萧萧索索的看的让人心凉。
                似乎从去年末的那场病后,身体一直好不利索。到如今更严重了,身困体乏,总是不自觉的睡过去。
                “呕~呕~”又吐了一回,胃一阵痉挛疼的他几乎直不起腰来,肚子也坠坠的涨痛,眼前一阵阵发黑。“平砚,去把门关上,莫叫人进来我睡会儿。”
                他蜷着身子,抵抗着胃里的不平静。
                “呃~嗯~”
                “又难受了是不是?我去找梅姨来。先把水喝了,胃里怕是不好过。来,慢点。”
                一口水刚吞下便又是吐,胃本就是空的,只能呕出些酸水,嘴里全是苦味。眼圈红红的,吐狠了眼泪不受控制的滴下来。平砚不停的给他拍背拿水给他漱口。 等他熬过这一阵时,已经全身虚脱了,小腹处像有棉针在刺,痛的越发厉害了。
                梅寒正在给他诊脉,眉头却蹙着。抬头看了看半倚在床上的人,碎发湿哒哒的贴着前额,连唇色都是苍白的
                “平砚先带他们出去。”虽极不情愿也晓得不是胡闹的时候,他望着他一步三回头的退下去。
                半柱香时间,银针一根一根的收回。“年前少爷在外可是发生了些什么?”
                “不曾”
                “可这脉像往来流利,应指圆滑,如珠走盘,日子虽浅了些,还是能看出来的。您这是。。。”
                半阖的眸子睁了又闭“能。。。算了。。”
                “胎息有些弱,但您这身子落了胎只怕损伤更大,留下或可一试。”
                “当真!”这一声说的艰难,却叫他的心扑通扑通落不到实处,这满世界闹闹哄哄的人却叫他找不到一个贴心的,他太累了想找个人陪着。
                “孩子,多余的话咱不说,我守着你长成人如今也能带你的孩子出来,你且放宽心。”说着自己也笑出声,瞧他眼圈发红又心疼“行了,你乖乖躺着,再没有比你更难带的孩子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9-12 23:22

                  开了春温度还没升起来,哪怕屋里有地暖平砚还是将他裹得厚厚的不许他出屋。他拿来本书看,平砚就歪在他腿边将他另一只手握着,过一会儿又摸摸他的肚子。才三个多月的肚子已经有了隆起的弧度,隔着衣服也摸不出什么,平砚还是不舍得放手,一想到里面放着个孩子是他和少爷的心就软的一塌糊涂。
                  经了这两月的调养他已经好很多了,气色虽然谈不上红润但也不至于苍白的吓人。许是看累了眼睛不停的眨,平砚不时的望他这会儿起身将书拿开,环着他的腰带他去床上。
                  他其实也没睡,闭着眼睛脑袋里空荡荡的。拿手摸了摸肚子,他有点想娘亲,真的只有一点点。有视线一直聚在他脸上,叫他装作不知道都不行。
                  “上来躺会儿,这样干坐着作甚。”
                  “这不合规矩的”他口是心非的不能在明显了。
                  “都合了规矩了,肚里该没这个小人儿了。我从前也不知道你是这样规矩的人。”
                  他把身子往里侧了点,那人脱了外衫直接就进来没一点耽搁,进了一点凉风却一下叫他烫散了。平砚又倾身将他那侧的被子折好,将人圈在怀里满满的很契合。“你就是规矩呀,我从来都听你的。”将他的手攥在手心,双脚放在腿间不一会儿就回了温。
                  身上很暖,鼻翼间全是他身上的皂角味,淡淡的很安心。睡意漫上来,不一会儿就阖上了眸子。一辈子就这么着倒也挺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9-13 00:57
                    八放不出来,emmmm你们懂得可以私我,是个车不感兴趣的也没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09-13 07:13

                      六月的夜晚星子很亮,荷塘里的蛙鸣声有些闹,少了白日的暑气此时还能感觉到一丝凉风。平砚打着扇借着月光看他,鼻尖上又出了一层薄汗,白色的中衣里肚子已经很可观了,高高的隆起,娃娃不安生的动作,肚皮被顶起小小的包。安抚了孩子,又取了帕子将他鼻尖的汗擦干。
                      “呃~平砚。。。腿疼。。”抽筋让齐墨的腿都是僵直的,揉捏着小腿和足心约有一刻钟才渐渐舒缓。
                      “好些了么,还疼不疼了?”摸了摸他的背,全是凉汗,衣服贴在身上也难受,平砚心疼的厉害,慢慢把他衣服褪掉。
                      “不疼了,睡吧。”他把脸埋在软枕里有些嗡声嗡气的,脸憋的通红。虽然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过了,可这不着寸缕的样子还是让他难为情极了,只能用手遮着却放在哪里都不合适。
                      白嫩嫩的肚皮被撑的圆鼓鼓的,五指并拢搭在上面,修长的腿半屈着衬的那tun格外挺翘。
                      (拉灯~河蟹~)
                      他揽他入怀,空气里尚有余温,他打了哈欠,眼里全是水光却不肯睡,拉了他的手放在肚子上。
                      “平砚,这里......有两个,你......怕不怕”
                      “嗯,以后下地多两个劳力挺好的,睡吧,我一直陪着哥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9-13 07:15
                        不要让人家单机打字好不好嘛!给个评论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9-13 08:06
                          早上好呀,一醒来就有更新的日子真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09-13 08:14
                            啊啊啊好棒楼楼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7楼2019-09-13 08:48
                              高产的楼主哈哈哈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9-13 09:31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9-13 09:44

                                  后头的这几天,日子越发难熬。胎头下行压迫了膀胱他老有如厕的感觉,腿肿着肚子又大蹲下来极其艰难,只能每次都由平砚托着上身给肚子腾些地方,一趟下来两人都是汗流浃背。
                                  齐墨歪在床上不停的喘,连肚里闹腾的娃都没精力安抚了,真的太累了。平砚给他擦汗的功夫竟然已经听见有轻微的呼噜声,心里又酸又涩。
                                  又是一阵紧缩,齐墨叹了口气将手放在腹底摩挲着,尽量不发出声音,小平砚最近太辛苦,叫他好好歇一晚上吧。慢吞吞的挪到另一侧,只这一个动作,就像耗尽了力气。他捂着嘴急促的呼了两下。
                                  也不知什么时辰了,他的肚子疼的有些厉害,不算密集但是很磨人,眼望着天泛了鱼肚白,他困得太厉害了,趁着不太疼的那会子时间睡过去。

                                  天已经大亮了,腹内一阵憋痛感 “我,嗯~想~呃”平砚一惊手搭在他肚子上,那里硬的像石头,显然已经疼过不短的时候了,衣裳都湿透了,分明是要生了,平砚恼的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飞奔着去找梅姨。
                                  “什么时候开始痛的?”
                                  “后~呃~嗯~后半呼~夜”齐墨如今没别的想法,痛,无休止的痛。
                                  梅姨在检查宫口,突然起来的异物让齐墨连痛都忘了,全力抵抗着这异样的感觉。
                                  “开的不错,中午差不多能生了,锦秋去煮些鸡汤面,画春准备开水,我去熬药了,痛的厉害就喊我,现在可以起身洗洗,生了好久不能碰水”
                                  平砚无比感谢这孩子是夏天生,直接扒了衣裳就洗,冬天才要愁死人了。
                                  这会子已经坐不下去了,齐墨撑着墙站着,肚子一会儿疼一阵间隔很短了,人只想往下滑,几乎站不稳了,平砚只能两腿卡着他的脚,手上加快动作。热水划过脊背带起一片痒意,尿不受控制的喷出来全she在墙上了,一时叫他反应不过来,平砚双手捧着他肚子慢慢揉
                                  “哥哥,不怕,不怕,一会儿就出来了,是正常的。”怕他难为情只能不断亲他侧脸。
                                  齐墨想他这辈子都不要生第二回了。
                                  因为要生了直接披了个袍子便出来,下头空荡荡 ,又经历了方才的事情,齐墨走路都别扭着。
                                  才洗完,一碗面便端到他面前,鸡汤很香面很软,肚子疼的没间断,平砚将面喂到他嘴边,还没张口身下便湿了。哎,这两个都是好吃的啊!
                                  这会子侧卧着,他能感觉到身下湿成一片。“且不到时候呢,莫用力”平砚托着他的头,奶娘喂他吃东西,多少年没见她哭过,这会儿眼泪都下来了。
                                  “宝啊,再一口,生了咱吃晌午饭啊”
                                  “呃~吃不~下了”
                                  腰像要被碾断了,痛的没知觉。平砚拿热帕子贴在他背上不断给他揉。
                                  “嗯~哈~痛啊~”剧痛让他眼前发黑,他却只觉得开心,要出来了。
                                  “要生了,来把少爷抱住,往上一点。”孩子不断的往下顶,腿被大大的掰开“想~呃尿~唔起~”憋的很了,只能撑着平砚的腿。
                                  “不要忍着,用力,拽着上面的绳子”
                                  “呃~啊~”汗几乎擦不干,整个人像要蒸发了。
                                  黑乎乎的小脑袋挂在宫口处,梅姨顺着齐墨的又一次用将人儿托出来。
                                  “呜哇~”声嘶力竭好不可怜。
                                  齐墨几乎昏死过去却又叫这一声唤醒,只拿眼望着那个小包被“很健康,放心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9-13 09:54
                                    好长啊,累死爸爸了,出来一个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9-13 09:54
                                      十一
                                      缓过一口气,齐墨脱力的靠在平砚怀里, 平砚握着他的手不断的亲,眼泪滴滴答答的掉。肚子小了一半,羊水已经不多了。
                                      半柱香时间又是一阵剧痛,产穴不断紧缩,胎发摩擦着产道,少了羊水的缓冲孩子下的缓慢而艰难。
                                      齐墨浑身湿透,肚子剧痛却使不上劲儿,拉着绳子的手划出一道道血痕。
                                      “这样不行,平砚你把少爷抱住。然后翻过来,跪趴在床上,对很好。抱高一点,好的再高,对拉紧了。”
                                      齐墨眼前发黑,痛的麻木了,只尽力配合,脑袋放在平砚肩上,使不上一点力。
                                      梅寒左手轻轻按压住他的腹腰部,右手拇指和无名指从羊膜上轻轻压住胎儿的后腿,然后用食指和中指贴在的背上,摸了摸胎儿的位置,很正,提着的心不禁放下了一点 。手握成拳头慢慢往下推。
                                      “好,少爷,我们再用最后一次力,憋住然后呼。已经要出来了”
                                      二十多年的眼泪大概在这一天流干了,嗓子疼的发不出声,下体一松,他再也支持不住。
                                      那是个一点点大的小姑娘,在父体内待久了,哭声微弱,两个手掌就能捧起来了。看着她,梅寒又想起了二十多年前的那个夜晚,她的父亲也是这样小小的一只。
                                      “孩子,你比你爹爹可有福气多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09-13 11:28
                                        妈呀,我们小姑娘,我是按狗接生程序写的,对不起你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9-13 11:30
                                          瑾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9-13 11:42

                                            十二月的天很冷了,雪洋洋洒洒铺了一地,从车库出来的这一小段路也让何瑾的头上落了好几片的雪白。进了家门昏黄的灯晕出一片温柔,让他的心
                                            也暖了。
                                            沙发上蜷着小小的一团,眉头皱着。哪怕睡了也不安稳 。他又想起下午医生的电话:“陆先生怀孕了,已经一个月了。”心尖儿开始发麻,血一下子冲上来,那些他不愿意想起的往事好像压也压不住。他的脑袋开始发晕。
                                            两年了他以为他要忘了,忘了那个下午。
                                            天很阴,心情烦躁。他想着快下雨了,一会儿去接阿瑜下班。铃声响的突兀,“先生,你是陆瑜的家属吗?这里是市一医院。他出了车祸。”对了,就是这场车祸了,它带走了阿瑜的左腿,还有他们尚不被知晓的孩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9-13 11:43

                                              沙发边放着那只黑色义肢,两年了七百多个日日夜夜,每看一次他的心就疼一次。轻轻抚了抚阿瑜的眉头。
                                              陆瑜睁开眼,就看见他家帅老公放大的脸。他轻轻捏了捏他的手,“阿瑾,团团回来了。”他摸了摸肩头毛茸茸的脑袋,有什么东西顺着脖子流了下来,湿湿的热热的。他的心酸酸的涩涩的。
                                              何瑾抬头,将唇放在陆瑜的额头上,一下一下的啄,又到他的眼皮,到鼻子,到脸。最后是嘴角,温柔而虔诚 。
                                              唇碰唇的时候,陆瑜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他们的初吻。高三毕业的聚餐,隔着闹哄哄的包间,楼梯的拐角处,阿瑾也是这样唇对着唇,耳尖红的像在滴血。
                                              躺的发软的身体,好像更没力了。脑袋有点糊,他听见阿瑾的声音柔的像在滴水“陆瑜,我爱你,阿瑜,阿瑜,我的阿瑜” 陆瑜想:“我也是一样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9-13 11:43

                                                年关将近,连空气里都是欢喜都味道。周末难得闲着何瑾做好了早饭,又躺在阿瑜旁边等他醒来。许是因为肚子里的小崽子阿瑜越来越能睡了。脸红扑扑的叫人舍不得打扰。手放在他的肚子上,已经三个月了,阿瑜还是瘦瘦的半点不见长肉,肚子也平平的,如果不是那张孕检单子就在床头放着,他实在难相信这里已经有个孩子了。两边的父母早早就打电话叫他们回去,何瑾也这么想,年关了公司更忙了,阿瑜身体不方便。回去了爸妈他们有经验能照顾的更好些。他总怕照顾不好他叫他,叫他受了委屈。
                                                陆瑜醒来,脑子还有点糊。抱着何瑾的腰蹭了蹭又暖和又安稳眼睛一闭眼差点又睡过去了。“吃饭了宝贝儿,饿不饿。”陆瑜在心里喟叹“无论听多少回,这声音都一样能让人耳朵怀孕啊。”闭着眼睛还想撒个娇,何瑾已经下床了,拦着他得腰公主抱带他去厕所洗漱。吃饭的时候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中午回了。顺趟还能赶个午饭的。
                                                又在家赖了会儿,赶着温度上升的这会儿,何瑾把陆瑜裹成个粽子样带出了门。大冬天的人也不算少,都赶着办年货呢,热热闹闹的。陆瑜就很高兴了,眼睛弯弯的轻易不愿让人看见的酒窝都十分明显了。何瑾装模作样的怪咳两声“陆瑜同志严肃点严肃点,再笑我要亲你了”这色胚子果然说到做到,乘着红绿灯的档吧唧一口。陆瑜一惊反应过来要拿拳锤他,又想着这货在开车,扭过脸不看他,脸红的能煮鸡蛋了。只嘀咕了声“你等着”何瑾哈哈大笑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又皮又无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9-13 11:45

                                                  牵着陆瑜手还没进门,何瑾就瞧见他妈像一阵风似的卷过来眼睛铮亮铮亮的。“小瑜回来啦,想死妈了。这个何瑾会不会照顾人的 瞧着都瘦了回来妈给好好补补。来慢点,路这么滑当心。”陆瑜就跟着何妈往里走,也不知聊的什么老的小的都是一脸笑。何瑾跟在后头愣是没插上话。忒想问他妈一句:看见您儿子了吗?何爹就慌着催人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来 。一家四口团坐着,吃的还挺热闹。何爹抿一口小酒:“俩小子不错不错,明年咱家就五口人了”瑾瑜二人都晓得,爹妈盼孙儿的心,顾着陆瑜的身体从来没问过,还安慰他俩孩子是缘分。如今瞧着老两口笑开花的脸 ,两人相视一笑,桌子底下的手十指相扣紧握着。
                                                  过年嘛,除了吃就是睡。腊月二十八的下午何瑾正式放假。进门就瞧见他家小可爱乖乖坐着沙发上,腿上盖着小毛毯,身上是宽松的白色毛衣,嘴巴一鼓一鼓的。何瑾心里顿时只剩下一个想法“老子媳妇儿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吧,想亲,想太阳”何妈坐一边,不晓得又看的什么剧,哭的一抽一抽的,还不忘跟陆瑜说“老儿子,这个火龙果要吃,猕猴桃也要吃的。”何瑾瞧着这一幕,嘴角直抽抽刚刚的旖旎心思不晓得丢到那个哇爪国去了。
                                                  三十儿晚上接了陆家爹妈六口人把这个年过的烟火气十足。两个爹拉着何瑾聊什么国际民生,陆妈听不下去了,对着他们仨喊“咱家孙儿快出来了,名字想好没的?一天天就说没用的”何妈也应和着。只有陆瑜吭哧吭哧的扒饭,大约是孕吐期过了胃口好。指挥着何瑾转桌子添菜。他俩简直太明白这个小祖宗捞着个起小名的分就是谢天谢地了,大名嘛神仙打架咱不掺和。
                                                  吃了饭,牌桌就支起来了。呼哧呼哧的一圈圈响,老规矩是要守夜的。但今年陆瑜是个特殊情况,不到十点就被催着上去休息。何瑾抱着陆瑜就想走了,这小东西早就困得直点头还不肯睡,说要领红包。四个老人家直笑他,要当爹的人嘞还这么孩子气。答应明天一早给红包,他才愿意睡。
                                                  刚放床上,何瑾把他衣服脱好,还没套睡衣呢,就坚持不住了哼哼唧唧要睡。将他放平,又把那只腿按摩了好一会儿,才安安稳稳的揽着他睡下。陆瑜像个小动物直往怀里拱,拱的他一身火气,对着嘴就亲。还不能重了,这孕夫的狗脾气不睡好他能当场哭给你看,哄不好的那种。唉,说多了都是泪呀!何瑾同志对着月亮喘着粗气平息。怎么看都是一个可怜人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9-13 11:48

                                                    过了年日子过的越发快了,像被按了加速键。回过神的时候,陆瑜已经脱了厚棉袄,穿着浅色长风衣在电脑前码代码了。快六个月的肚子像个涨大了的西瓜,向所有人昭示着他的存在。坐得久了就有点受不住腰疼的厉害。把自己往后挪一挪,靠在椅背上。手用力锤了锤后腰,好了点却还是难受。何瑾这会儿还在开会,陆瑜撑着椅背慢慢站起来。扶着办公室的墙慢慢走,等稳住了才慢慢放开手。天还不热的,但孕夫体温本就高一些,陆瑜又比别人走的更艰难,不到两圈额头上已经出来了汗,孩子估摸着醒了,在肚子里不停的伸拳头和小脚。陆瑜只能将手放在腹底打着圈安抚。然后走回去坐下,腿有点酸,椅子是转背式的,一个不稳连人带椅子都往一边歪。何瑾走进来就看到这幅场景,吓得心都要掉了。文件一扔就去接人,得亏有桌子缓冲才险险抱住。怀里抱着人心扑腾扑腾跳的像要坏掉。
                                                    陆瑜是不爱哭的人除了术后的幻肢痛,何瑾好多年没见他掉过眼泪了。这会儿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张着嘴喘不过气来。何瑾也怕死了,摸着他的背一下一下的顺,孩子怕是也吓着了动的厉害。何瑾眼睛急的发红“宝儿,不哭不哭,不怕啊,哪儿难受你说。肚子疼不疼,我们去医院好不好。”后头跟着的助理都吓傻了哪还有平时的机灵,抖着手打12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9-13 13:23
                                                      六也发不了,爱车是我的错吗?谁还没点梦想了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9-13 14:08

                                                        从医院出来天就暗了,医生说不要紧是受了些惊问题不大,只是陆瑜被吓着了提不起精神一直怏怏的。看的何瑾心疼坏了,逗他讲话也没精神。
                                                        今天两人精神都不算好,吃了饭洗漱好早早上床躺着。陆瑜窝在何瑾的怀里,低低的说“阿瑾,我好怕,怕我又没能护好他。”何瑾搬正他的脸叫他俩面对面“阿瑜,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阿瑜会是好爸爸,我们都会是好爸爸,会一直陪着他长大。”说着拉着他的手摸着他的肚子,叠在一起的手掌,掌心是宝宝微微动的小脚丫。陆瑜就笑,笑的眼圈都红了。圈着何瑾的脖子就亲上去了。
                                                        被子里温度越来越高,呼吸越喘越急。“可以嘛?”何瑾哑着声问。陆瑜嘴里哼一声,又压上何瑾的嘴。这就是圣人也忍不了了,何况何瑾这个如狼似虎的男人。
                                                        (拉灯~河蟹~)
                                                        何瑾的视线里,陆瑜的眼睛水水润润的,整个儿人像熟透的果子仿佛一掐就能出水。火烧的更旺了,夜还长着相爱的人越发的痴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9-13 14:12

                                                          八月的天,太阳毒辣辣的。离了空调简直活不了人,陆瑜穿着白色的大长T恤躺在床上,圆滚滚的肚子像颗加大号的圆子。平躺没一会儿就喘不过气,只能把衣服撩开,孕晚期了孩子也格外活泼,手轻轻拍拍肚子算是给他回应。他又把身子慢慢往右边侧一点,想睡会儿。昨天晚上腿抽筋闹了半晚上,实在让人精疲力尽。这大热的天26度的空调一点用没有,太阳穴一突一突的疼,心头火直冒压都压不住。只能撑着腰坐起来,拿枕头砸何瑾“你就知道忙,忙忙忙。你家崽子欺负我 ,你还管不管了,空调开的跟没开一样,冰糕也不让吃一口。还能不能过了,你是不是都烦我了嫌我不好看了事还多。”
                                                          何瑾坐在床尾,本来想趁着这小祖宗睡了把最后一点事情收尾,过两天带他去医院待产的,这会儿赶紧走过去把人搂着。陆瑜红着眼睛瞪他,啪一巴掌打在天胳膊上。“抱什么抱,热死了。你现在就会用这一招敷衍我了是不是,我腰也疼腿也疼的你都不管我。”何瑾又把人抱着,带着他往下躺,抓着床边的扇子给他扇,右手圈着后腰给他慢慢揉“怎么能不管你了,怎么办呢就剩半个月了咱再坚持坚持,等他出来了,我打他屁股,一点不知道体谅小爸的臭孩子,到时候咱想吃啥吃啥。给你批一冰柜的哈根达斯咱吃一个扔一个行不行?”那声音柔的跟哄孩子似的。
                                                          温度慢慢降下来,陆瑜心情就平复了不少。想着自己刚刚无理取闹的样子简直没眼看。只能揉着他家老公的脸哼叽,拖长了调子喊老公。“我刚刚不是故意闹你的 我忍不住。”何瑾又摸了摸他高隆的肚子“对,都是他的错。”陆瑜一脸笑十分满意了。对着嘴给了个奖励。何同志十分狗腿的一顿揉搓,分开时两人都是气喘吁吁的。得了便宜还卖个乖“你看小何多可怜,往后你要对他热情点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9-13 14:14
                                                            高产!搂搂威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9-13 1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