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小说吧 关注:284,333贴子:1,464,259

【原创】战乱之年,民不聊生,奇术立世,江湖七派,江问只是个走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战乱之年,民不聊生,奇术立世,江湖七派,江问只是个走江人,不求大富大贵,只求避灾躲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9-14 21:59
    当然二人几天前就这样,结果还是被一伙贼子袭击,按照他们的意思,除非你光着腚,否则就是窝藏宝贝。

      “师傅,你说这些土匪抢东西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杀人呢。留人性命不也挺好的。”

      孩童趁口已经开了,所以继续问道,不然走了一会儿后,又得跟尘土谈心。

      “你跟为师走江这么多年,还不明白吗?”

      老人沉思半响才叹了口气答道,他知道孩童问这句话并不为了抱怨土匪恶行,而是又想到了自己的出身……

      孩童是老人十几年前捡到的,那时老人独自走江,已见识广阔疆土为目标,虽贫苦,但也乐哉。

      不过用他的话来说,走江人不过是自己自我安慰起的名号而已,因为那时候战乱比现在还大,大国之间日日拼斗,平民百姓虽然没有抱怨,但心里早就麻木了。

      老人的父母就是在战乱中殒命的,一家子六七人最后只剩他一人苟活,虽然刚开始一两年他仍旧压着痛苦拼命谋生,但是两年过去老人突然开窍,心想与其在这里等死,不如主动出去,走它个千山万水。

      转眼十几年过去,老人走江已有多许,直到一日他暂住于一个村庄,本想缓存体力次日离开,却没想到夜里村庄遇袭,全村人都没能幸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9-14 22:00
      土匪席卷了村里的钱财与女人后,又放起大火毁尸灭迹,老人因为从小与乱世打交道,所以格外敏感,提前从店家的小道逃走,这才逃得此劫。

        但当他再次返回查看时,却无意间听到一处盖棚里传来的哭声,寻声而至后,他扒开棚子,这才发现这里面竟然有一个婴儿。

        而这个刚满一岁的光腚娃娃,便是多年后一直跟随他的小徒弟,江问。

        “师傅,假如土匪没有来到我的村子,你说我会成为什么样呢。”

        江问努力回想自己小时候的记忆,但他什么也想不起来,毕竟那时太小,所以可以说从他记事以来,就已经跟着师傅走江了。

        “你想那些有什么用,能管你吃还是管你住?”

        老人责怪地说道,他不想江问一直这样跟个孩子一般,即便他才年仅14。

        “师傅我错了,您别生气。”

        江问心知自己会惹着这个脾气古怪的老头,但还是忍不住犯错,当然他这也不是第一次被骂,毕竟在这人性卑微的世界中,幻想能够起到很大的安慰。

        老人也知道一提到村庄之事,江问就会胡思乱想,所以没有宽言相慰,反而故意打压他的内心,因为他想让江问尽早成熟。自己年岁已经快到60了,或许今天还在,但明天可能就成灰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9-14 22:00
        闲聊一会儿后,师徒二人便将注意力集中在赶路上,他们原本想去往北边的一座小城,听说里面有一个集市要开,都是四面八方的商人过来买卖,于是也想过去分一杯羹。

          结果就在前天突然传来消息,那座小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竟然一下子封城,别说外来人进去,就连里面的人想出来也很难。

          无奈之下二人只能径直走,在前方大概三天的路程,也有另外一个地方,只不过那里不能用小城来形容,而且说实话,老人也不想去那个是非多的地方。

          “徒儿,你知道青城山是什么地方吗。”

          见江问闭口不言,想必也是被身世影响了心情,老人终是不忍,便开口问道。

          “知道啊!咱们之前不是听人说过嘛,那里可是道士们的重地!什么掌教真人的,还有法术!师傅,咱们要去那里吗?”

          江问还是孩童之心,被师傅稍微一钓,就上钩了。

          “没错,本来为师也不想去那里的,但……也罢,青城山乃齐阳国的重地,不仅是四道之首,是七大派之首,不论实力还是威望都是独一无二的。”老人见江问来了兴趣,也没有像之前那样泼冷水。“并且这些日子听说,好像还以青城山为聚地,举行了一场很大的法会,似乎是叫……你看为师这记性,哦对,四道圣会,也不知道这些牛鼻子道士哪来的学识起这么一个名字。”

          “哦!那师傅,我们能去参加那个法会吗?”

          江问自小就接触这些江湖之事,相比那兵家争斗,他更喜欢这些颇有神秘的稀奇门派之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9-14 22:01
            当然,早在这之前,他也听过关于青城山的传闻,毕竟一百年多前就有此山存在,只是乱世中谁也不得安宁,那个时候青城山好像也受到战争的波及,直到四五十年前,才真正展现其样貌和实力。

            “开什么玩笑,法会都是那些道人参加的,你要去了,字都不会写,人家不得一脚给你踹出来。”

            老人满是嫌弃,他不是嫌弃江问的好奇之心,而是嫌弃那些道人,可能像他们这种随波逐流,处处为家的无根野草,永远也不会羡慕日日打坐衣冠得体的道家人士。

            “师傅我会写字。”

            江问不知道老人的想法,所以只是为自己反驳。

            “唉,徒儿,你记住,只有厌倦了这残忍的乱世,才会真正地在一个地方扎根。如若没有,就算你找到了比青城山好上几百倍的地方,也决不会安然待着。”

            老人轻声说道。

            “那师傅您,是还没有厌倦吗?”

            江问问道。

            “嗯?哈哈……你这个小家伙,是啊,为师还没有厌倦,哪有这么快就厌倦了呢?只是……假设,假设你厌倦了,真的会有一个地方让你扎根安去吗。”

            老人开怀大笑,随即大手用力的拍着江问那瘦小的肩膀,然而未等江问疼的龇牙,他又放了下去,独自陷入了沉寂之中。

            几个时辰过去,随着一阵尘风刮过,远处逐渐出现了一团影子,虽然此时已是黄昏天,但对于走江多年的二人来说,一看便知那团影子应当是客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09-14 22:01
             因为国与国之间的不断战乱,导致一些处于中间的村庄不断遭受牵连,所以常有平民心生退意拼命远离,而长途跋涉自然也需要休息,因此有实力的人就会在途中开馆子设露宿,虽然这些客栈饭馆随时都会被土匪袭击,但他们也并非没有准备,不仅聘请了守卫,也将财宝埋于地下。

              同样,这些客栈饭馆的收费,也如同黑店,否则也不会冒着风险在这里接客,先不说住宿,单是要上几个馒头,都要贵的很。

              不过那些能够离开故地的人,也都是一些家境富裕之人,为的是寻找一处安宁没有灾祸的地方,继而再次续家立业,所以不怪世道险恶,只能怪人心不止。

              言归正传,江问此时就看到不远处有那么一支离乡队伍,虽然人不算多,主人仆子加起来才20人,守卫都不到五个,但其马车上的货物却到人数的一半。

              江问听过师傅教导,似这些离乡队伍,马车上拉载的货物,只有十分之一是仆人的,其余的都是主子家的东西,换句话说,也就是其家产。

              “师傅,他们好像也要去那个客栈。”

              江问低声说道,他虽是道明那支队伍的前行方向,但实际上也是自己想去远处的客栈休息,所以才刻意“提醒”师傅。

              “嗯,想必那是附近村庄或小城的人家,因为受不了战乱,才冒着风险再寻出路的。”

              老人虽是这般说道,但也没有继续表意,他知道江问连续在路上已经六七天了,现在好不容易看到一个客栈,肯定想进去歇息,他其实也有些疲惫。

              只是这些客栈也并非都是和谐之地,毕竟处于这战土之中,没有稳固的保护,他们只能靠着自己去抵挡那些危害和意外,因此久而久之也有些自我为王,一旦看你好欺负,不扒下几层皮是不可能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09-14 22:02
                江问见师傅没有继续说话,只好再次打量那支队伍,其他人他不细看,但唯独马车上的一个小胖子吸引住了他,因为那个小胖可能是这家主人的长子,不仅身着华丽,手里还拿着一堆吃的。

                江问心想,蛮荒赶路若是都像此人一样招摇,必被那些土匪扒皮挫骨,恨不得将你脑袋里藏的金子挖出来,你说没有也不行。

                不过,想归想,终究还是自己走自己的路,江问叹了口气,不再继续分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09-14 22:02
                客栈不算太大,单看其守卫只有六名,便知道里面没有太深的水,估计平时都是靠着贿赂土匪安身的,否则在这战火夹击之处,仅仅六个人,就算是通有武艺者,也难保其主人的安全。

                  自古以来贼人向来是以多欺少,每次行动都不会少于四五十人,所以他们能够震慑人心的也并非是一个两个高手的存在,而是如同狼群一样,知道利用丰厚的人力去压迫平民。

                  老人自然看穿了这一切,心想虽然这种客栈不会主动胁迫客人多交银两,但也是因为他们自身都难保,才选择本本分分做生意的。所以趁江问还在那里打量客栈的外貌时,他便思量到底该不该在这里留宿。

                  “来人啊,把马车带到后面去,丁武,孙深,还有吴强,你们三个跟着一块。”

                  远处传来声音,正是那支离乡队伍中的家主所言。

                  他们似乎也是舟车劳顿了几天,再加上随时都可能会被土匪袭击弄得提心吊胆,因此每个人的状态都不是很好。

                  “爹,我们多休息两天行不行。”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被江问百般鄙视的小胖子,估计他可能是第一次这样奔波,在经历了长时间的紧张和不安后,眼下竟然看到一个有人守卫的客栈,自然想多加珍惜这个机会。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09-14 22:02
                  “开什么玩笑!我们之所以在这里过夜,是因为越到前面越容易被那些该死的贼人袭击,所以才会停歇养足精神,怎是为了刻意享福而如此?过完这个晚上,明天继续赶路,不到流阳城绝不会放松任何警惕。”

                    家主终究是考虑全面,即便自己的儿子满脸委屈和奢望,也仍旧没有因为一己私利而忽略所有人的安危。

                    而他所说的流阳城,也正是那齐阳国的要地,作为经济往来的源口,流阳城的检查制度不会太过严格,一般外国的平民和商人都可以从这里直接进城。

                    之所以如此松懈,也是因为国与国之间的斗争越发激烈,如果不迅速扩大自己的势力,终究会像大鱼吞小鱼一样被吞噬。

                    经济乃一国之本,没有钱就不会有兵将为你卖力,更不会有成千上万的民众在那里维护你或者这个地方,他们只是为了自己的生活而如此,因此只有稳住了国资,就能稳住人心,而人心都稳住了,其他的就都是小问题了。

                    “唉,估计这家客栈还算良心,应该花不了多少钱,住上一晚也罢。”

                    许久,老人缓缓说道,虽听上去是自言自语,实则也是故意说给那江问听,免得他气愤人家小胖都能进去歇息,自己还得苦苦赶路。

                    “太好了,就一晚!”

                    江问立马回头,激动地差点要蹦了起来。

                    于是等到那富家队伍进去客栈后,师徒二人也慢步跟了进去,一到里面,发现客栈果然不大,一楼的桌子仅有四桌,除去桌椅酒桶等杂物以外,剩下的就是一截通往二楼的楼梯。

                    虽然店不是太大,但师徒二人却满是知足,不同的是,江问是因为沉浸在夜里不用再跟尘土荒草作伴,而老人,则是验证了自己之前的所想,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今夜或许能安稳的入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09-14 22:03
                    “带这么少的武人,怕不是险行。”

                      许久,待那主家人上到二楼,老人这才低声说道。

                      “师傅,您的意思是?”

                      江问早已经吃完,他是在等老人起身,再一块离开。

                      “这家客栈的位置其实很好,周边贼人一般不会刻意来这里,所以守卫颇少并无大碍,只是那支队伍……不知是从哪里赶来,有本事的不到十个,虽然现在还很平静,可不难保证身后有眼睛。”

                      老人自言自语,眉头微皱,酒水已经喝完,他却心生走意。

                      距离流阳城大概还有几天的路程,期间是越靠近城门危险越大,土匪知道这条路是商民必经之路,所以刻意在中间拦截。对此流阳城也没有做出相应的措施,因为他们害怕派出去的兵将会卷入其他小城间的斗争,所以只能任由贼人放肆。

                      而这帮贼人也不傻,知道如此后便变本加厉,还没等商民靠近就直接拦下,即便前面安然无恙通过,到得后面也终究是一样的结果。

                      而刚刚这支队伍人力较少,货物又如此繁多,之所以能走到现在无非是因为家主的谨慎,可这一帆风顺未免有些太过诡异。

                      “师傅,咱就住一晚。”

                      江问善于观察,他看出了老人的纠结,虽然不知道其真正忧虑之事,但也看得出这客栈过夜怕是要有变动。

                      “唉……好吧,天色已晚,也没法再动了,走吧,上楼歇息去吧。”

                      老人终究是爱徒心切,只得放弃心中所想,不过说是天色已晚,其实对他来说都一样。只是因为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去验证疑惑而已,没准是因为土匪忙于去抢夺其他人,所以才一直没有功夫盯着这里。

                      “太好了!”

                      江问以为自己说服了师傅,便一下从椅子蹦起,接着走到楼梯示意上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09-14 22:04
                      “唉……”

                        老人没有多言,只能缓步上了楼梯。

                        进到房后,二人便将床铺拆开分为两份,要说几年前二人还可以一起睡,但现在江问已经跟正常少年差不多了,说他是孩童也是因为其心性简单稚嫩,加上从小就四处奔波营养不良,虽然外表看起来很小,实际上已是少年时期。

                        所以江问只能睡在地上,不过这也让他无比的知足,因为这样至少他不用担心蚊虫和沙粒,以及身体周围没有依靠物的担心和忧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09-14 22:04
                        因此老人也没管自己的步伐声有多大,迅速进入房间后就把熟睡中的江问拽醒,不过显然后者还处于迷茫的状态,虽然被老人拽了起来,但接着又跟坨烂泥一样倒了下去。

                          “傻孩子,快起来,那帮土匪早就盯着我们了!”

                          老人气急败坏,但不是因为江问,而是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像先前所想离开这里。

                          这里的土匪一般都是隔几天才会洗劫一次赶路的商民,他们不会天天抢夺,也不会长时间没有动静,毕竟事后要整理这些胜利品,然后还得享受一番,算来算去时间差不多是三至四天。

                          然而自从师徒二人来到这一片算起,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有八天之久……

                          当然就算加上他俩上次被洗劫,也无非是减去两天时间,主要是这期间一路顺畅,什么危险也没有,未免有些太过诡异,而且最令老人不安的是,这次又被土匪盯上,或许不是因为自己,而是因为那支富家队伍和这个客栈……

                          “什么土匪?师傅,又有贼人吗?”

                          江问硬是被老人拽了半天才彻底清醒。

                          “别废话了,那帮贼人肯定事先探查过我们的情况,他们知道抢掠一家客栈并不容易,所以才会一直没有动静,但是眼下他们肯定查清楚了这个客栈的底细……”

                          老人自言自语,他在仔细分析此时的处境,虽然楼下还是一点响声都没有,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是安全的,因为土匪袭击不会有任何预兆,一旦他们拿着刀剑冲进来,你就只有等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09-14 22:05
                           至于为何土匪没有像以往那样直接冲进来抢掠,老人估计是这帮贼人想一石二鸟,之前也说过这家客栈本身算一个财宝要地,店家多年来买卖的收益都是跟客栈绑在一起的,除了藏在地下就是那棚屋之处,根本不会长途跋涉运到安全的城里,因此只要是长居这附近的人,都能知道其几分底细。

                            但是如此一来,客栈的武人至少得有二十几个才行,否则别说是那人数极多的贼人,单单几个修行有成的江湖浪士,也能随随便便破了这家客栈的大门。

                            老人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为什么店家不愿意多请武人保护自己,哪怕再多上五人,或许都有一分希望。

                            而现在呢,别的不说,师徒二人反正是彻底成了牢中牛羊。

                            “咚……”

                            然而还没等师徒二人想出有效的办法,楼下突然传出几声清脆的响声,好像石头掉落在地板上一样,过后还跟着几声余音。

                            “快,找布捂着嘴。”

                            老人听到响动后迅速做出反应,土匪没有鲁莽冲进客栈,而是扔了气弹将众人堵在客栈里面,或许他们打算将客栈里的人困住,然后再一一追杀。

                            江问此时也已经清醒,听到师傅这样说后,立马抓起一旁的布袋狠狠撕下一角,但刚刚拿到嘴边发现撕下来的太小,继而又回去撕下一块更大的。

                            “什么人!为何拿着兵器!”

                            屋外突然传来一声厉喝,听上去似乎是那客栈守卫发出,但是接下来并无他人答应,仿佛是那守卫自语一般,只是旁人可能这样认为,不代表真相就是如此。

                            “他们打起来了,快,去楼梯一旁的角落守着,等那贼人上来之后我们再偷着下去,记住,一楼酒桶边上有一个暗门,找到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09-14 22:05
                            老人走江多年,早已经练就了各种技艺,虽然上不了台面,但也略有独特,其中,最让他自豪的除了在夜里视路以外,就是那隔墙听声。而就在刚刚那守卫高声询问后,一阵急促的打斗声就响了起来,细听之下都有刀剑碰撞的响动。

                              同时这也表明,土匪并没有潜行进来,原因可能是他们在查清楚客栈的底细后,知道客栈里的人已经是困兽,于是就光明正大的从正门进入,直接解决那几名守卫。

                              “爹,发生了什么?”

                              江问本想打开房门查看情况,但突然听到熟悉的声音响起,于是扭头查看,发现是那富家小胖子站在门口,后面还跟着其父亲和母亲。

                              虽然现在还没有太大的响动证明客栈已经落入危险,但看那富家家主一直没有动弹,估计也是猜到发生了什么,只是他心里似乎还是有些疑惑和不确定,所以没有立马行动,但接着屋外突然一声惨叫传来,吓得其往后退了一步后,他才彻底相信自己的判断,立马大声呼唤其随从到来,然后又将夫人和儿子推到屋里去。

                              因为土匪的目标是守卫客栈的六个武人,只有除掉了这些人才能掌控客栈,因此战斗都是在屋外,屋里的人可以说还有一些时间。

                              为此江问便在心里纠结,要不要也跟那些富人说,或许能一起脱逃,结果还没等他想上几秒,就被师傅一把拉着走向了楼梯口。

                              此时客栈里面无比昏暗,土匪又都集中在与客栈守卫搏斗中,师徒二人趁机跑到楼梯口后,突然就消失了踪影。

                              但是仔细一看后,才发现二人并非凭空消失,而是因为楼梯口那儿竟然有一个多出来的小暗口,可能是建造时工匠尺寸没算清楚,这才不得不多出来的,虽然白日里看着特别别扭,放东西都放不了多少,但实际上能躲进去一大一小两个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09-14 22:05
                                “师傅,这个布没有沾水,好使吗。“

                                江问此时已经闻到空气中的异味,虽然不是想象中的刺鼻,但仍旧发出一丝苦味。

                                “贼人的东西都是抢来的,钱财虽有,但真正的好东西是没有的,这几枚气弹显然只是劣品,你别用力呼吸就行。”

                                老人尽可能的低伏身子,暗口不是那种正正方方的,稍微一动都会被其棱角碰到。

                                “那咱们为什么不从窗户跳下去?”

                                江问虽是紧张得很,但也因为有师傅在旁边不是太害怕,所以小声问道。

                                “傻徒弟,咱能想到的贼人都能想到,我估计刚等你跳下去,就有一堆拿着弓箭的人射你!”

                                老人后悔万分,不知道责骂了自己多少遍,如果他听从自己的猜想,哪会像现在这样。

                                而且眼下别的不需要担心,唯一让老人忧虑的就是那些土匪会不会突然碰巧打算上这里面走上一走,如若没有,那师徒二人就能趁他们进屋搜刮时悄悄下楼,毕竟后门就在下了楼梯转身的酒桶旁,只要他们不会碰到在后门看守的土匪,就能立马脱逃出去。

                                另外此时客栈无灯,对师徒二人还有很大的掩盖,哪怕贼人刻意守在一楼的桌椅附近,也未必能看到身形矮小的二人。唯一担心的就是运气不好,有那么一个贼人发现了楼梯口不对,如果是那样……接下来的情形老人不敢想象。

                                “师傅,咱们能活下去吗……”

                                江问死死的握着老人的手,身体抖的跟受惊的公鸡一样,他虽然从小就跟老人四处闯荡,不仅经历了很多孩子没经历过的苦难,连死人都见过好几次,可也没有像今天这般害怕绝望。

                                老人没有回话,只是紧握着江问的手,他知道今日是九死一生,也是自己走江几十年为数不多的险况,如果真能顺利逃出去的话,哪怕只有一人,他也愿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09-14 22:06
                                 “爹我们要去哪!”

                                  可能是屋外的打斗声越来越大,那富家家主见自己的随从一直没来,便拉着妻小从房里跑了出来。

                                  “这里待不了,与其任人宰割,不如主动出去。”

                                  家主虽看上去已有年岁50多,与江问的师傅不差上下,但其心智却强于一般人,他们之所以从房间里出来,也是并没有选择那简单的跳窗逃难,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出去也是死路一条,因为土匪别的不认,至少像那衣着不凡的小胖子是一看就准。

                                  “师傅……”

                                  江问没有多言,但他的意思已经表明。

                                  “救不得,也没法救。”

                                  老人叹了口气,虽然徒弟想让他帮助那伙富人,但他自身都难保,何谈别人呢。

                                  江问知道师傅已经决定,所以便没有继续,确实像现在这种情况,能保住自己都算命好,只是心里难免有些失落。

                                  “哈哈哈,这个鬼地方爷早就想要了,今天终于能拿下,而且还是双份儿的。”

                                  就在二人闭口不言时,突然一阵硕大的声音从楼下传来,嗓门之大都传到了二楼,想必这正是那土匪头子所言。

                                  为此老人估计,客栈已经失守了,六个武人或许也是尸首分离,他还记得那富家家主来时,似乎也有几个护卫护着,但眼下连影子都没见着,估计也是一开始就被解决了。

                                  “别说话,等会儿无论听到什么也别动。”

                                  老人低声说道。

                                  江问点点头,别说是师傅不让他说话,就是让他说,他也因为嘴巴发麻说不出来一个字儿。

                                  “你们去马棚,别忘了看看草里面有没有藏东西,然后你们这些人去二楼,记住杀完人后搜搜床底和被子里面,爷就在这里等着,刚刚那六个汉子有些本事,爷得歇歇……”

                                  土匪头子迅速安排手下,接着便没了动静,估计真是刚才搏斗中受了些伤,不然也不会特意去说出来。

                                  “他们上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09-14 22:06
                                  老人握紧了江问的手,他并没有因为土匪上来而害怕,而是担心刚才那伙富人,他们本来要出去的,结果听到楼下那粗犷的声音后,又立马返回了屋里。

                                    虽然这些贼人行事之法人人皆知,但老人还是不愿意去想那富家家人接下来的结果,毕竟生杀之事乃极恶,就算自己能忍受的住,旁边的江问也未必能受得了。

                                    “老三你去第一间和第二间,老二负责中间俩,我去最里面那个。”

                                    贼人已经上来,听得出只有三个人,而且关系还很亲,他们站在楼梯口分工,丝毫没有注意到后方阴暗处还有一块地方。

                                    为此躲在里面的师徒二人不禁感到欣喜,只要三人离开这里,他俩就能悄悄下楼。

                                    不过师徒二人虽然幸运,其他人就未必了,因为一开始只有老人和江问察觉到了不对,接着就是那富家三人,所以其他人都不知道灾祸悄然来临,还在房里熟睡,接着等那土匪头子在楼下大声说话后,屋里的人才彻底被惊动,只是他们早点出来多好,非得等到那三个贼人上来后才出来。

                                    这不,被称为老三的贼人还没打开门,那门就自己开了。

                                    “你是……啊!”

                                    开门的是一个青年,因为其声音很是稚嫩,所以不难推测他的年岁,但是此人还没有把话说完整,就听见噗通一声,接着屋子里就传来其家属的惨叫声,老人闻此只能默默地摇了摇头,暗叹这贼人下手真是果断。

                                    接着那老二也来到了中间的房间前,只是里面一直没有人出来,他便没有停顿,一脚将门踹开,大概过了有两分钟,屋里才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想必此人应该是躲在床底之下,待那贼人搜寻一番后,才被发现。

                                    “再叫就杀了你!给爷老实待着!”

                                    贼人似是用什么捆住了那女子一般,将其摔到地上后,便没有继续看管,而是又返回将那屋里重新翻弄了一遍,大概几分钟过去,这才出来再次狠骂那女子一下,接着才继续走向旁边的房间。

                                    “大,大哥饶命,小弟只是出来寻亲的,这,这里有几兩银子,请大哥收下。”

                                    然而没等老二踹门,屋里的人竟然主动走了出来,本来以为此人是想鱼死网破,可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是来与其商谈的,弄得那贼人都忍不住愣了一下。

                                    “嗯,这是全部的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09-14 22:07
                                      老人握紧了江问的手,他并没有因为土匪上来而害怕,而是担心刚才那伙富人,他们本来要出去的,结果听到楼下那粗犷的声音后,又立马返回了屋里。

                                      虽然这些贼人行事之法人人皆知,但老人还是不愿意去想那富家家人接下来的结果,毕竟生杀之事乃极恶,就算自己能忍受的住,旁边的江问也未必能受得了。

                                      “老三你去第一间和第二间,老二负责中间俩,我去最里面那个。”

                                      贼人已经上来,听得出只有三个人,而且关系还很亲,他们站在楼梯口分工,丝毫没有注意到后方阴暗处还有一块地方。

                                      为此躲在里面的师徒二人不禁感到欣喜,只要三人离开这里,他俩就能悄悄下楼。

                                      不过师徒二人虽然幸运,其他人就未必了,因为一开始只有老人和江问察觉到了不对,接着就是那富家三人,所以其他人都不知道灾祸悄然来临,还在房里熟睡,接着等那土匪头子在楼下大声说话后,屋里的人才彻底被惊动,只是他们早点出来多好,非得等到那三个贼人上来后才出来。

                                      这不,被称为老三的贼人还没打开门,那门就自己开了。

                                      “你是……啊!”

                                      开门的是一个青年,因为其声音很是稚嫩,所以不难推测他的年岁,但是此人还没有把话说完整,就听见噗通一声,接着屋子里就传来其家属的惨叫声,老人闻此只能默默地摇了摇头,暗叹这贼人下手真是果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09-14 22:09
                                        接着那老二也来到了中间的房间前,只是里面一直没有人出来,他便没有停顿,一脚将门踹开,大概过了有两分钟,屋里才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想必此人应该是躲在床底之下,待那贼人搜寻一番后,才被发现。

                                        “再叫就杀了你!给爷老实待着!”

                                        贼人似是用什么捆住了那女子一般,将其摔到地上后,便没有继续看管,而是又返回将那屋里重新翻弄了一遍,大概几分钟过去,这才出来再次狠骂那女子一下,接着才继续走向旁边的房间。

                                        “大,大哥饶命,小弟只是出来寻亲的,这,这里有几兩银子,请大哥收下。”

                                        然而没等老二踹门,屋里的人竟然主动走了出来,本来以为此人是想鱼死网破,可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是来与其商谈的,弄得那贼人都忍不住愣了一下。

                                        “嗯,这是全部的了?”

                                        贼人收下了银子,还真没有立马杀掉此人。

                                        “是,是,是的大哥,请您放过小弟吧。”

                                        屋里的人似乎是被吓得不轻,就这几个字硬是说了半天,但可以听出他也为自己的机灵而欢喜,证明这个方法是可行的。

                                        “行,你蹲下。”

                                        奇怪的是贼人收下钱后,并没有立马让此人逃走,反而口出怪言。

                                        “啊?好,蹲下,蹲下……”

                                        虽然听不明白土匪到底要干嘛,但此人还是照做,心想钱财都给了,肯定没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09-14 22:10
                                         只是就在此人蹲下后,那贼人竟然举起砍刀,毫不犹豫地朝其头颅斩了下去,由于此人是蹲着的,所以脑袋如球滚了有几秒后,身子才倒下。

                                          “哈哈哈,大哥三弟快看,这蠢人死时真是可笑!”

                                          贼人大笑起来,一脚将那无头尸体踢到一边,接着便走进其房间开始搜寻。

                                          “唉,他们现在最近的离我们也只有一个房间之远,等他彻底进去第二个房间后,就行动。”

                                          老人低声说道,刚才的事情他都听到了,但也不仅仅是他听到了,旁边的江问也是一下不漏,虽然看不清徒儿此时的表情,但从其身子抖动的程度来看,估计是马上要被吓傻了。

                                          所以老人心想不能再拖下去,他可以听出来那老三已经朝第二个房间走去,同时另外两个贼人也越走越远,即便他们手里有火把,但其照明也十分虚弱,只够看清身边之物,因此只要等那最近的贼人进到屋子里后,他师徒二人便可悄悄下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09-14 22:10
                                           “师傅,他们的老大还在楼下呢。”

                                            江问强作镇定,说出这句话都用了很长时间才说完。

                                            “没事,那土匪头子刚才打斗受伤,说完话便去了最远的桌子歇息,咱们下了楼梯直接拐弯,他看不到咱。”

                                            老人松开了握紧江问的手,转而轻轻抚摸他的背脊,马上就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了,是生是死就看这一下。

                                            “喂,大哥,你快点走,我和老三都马上要搜完了你还没到里面,看,这还有一个小娘们呢。”

                                            可能是找到了不少宝贝,那老二十分高兴,只是看其大哥似乎还慢悠悠的迈步,心里又有些着急。

                                            “别催我!你和老三要是完事儿就先下去,反正就这一个了,急啥!”

                                            贼人大哥摆了摆手,满是不耐烦,依旧慢悠悠地走着,那老二和老三都听到了大哥所说,便也没有办法,老二因为已经完事,所以只能在那里调戏找到的女子,而老三则是前往那第二间房,准备一探究竟。

                                            “进去了,走!”

                                            随着一声巨响,木门缓缓落下,而在那暗口里的师徒二人早已经准备就绪,尤其是江问,听到师傅说完身子又狠狠地抖了一下,他都怀疑这一个晚上过去,自己是不是要抓只公鸡对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09-14 22:10
                                             不过眼下最主要的还是逃跑,所以江问便没有继续分心,他等师傅出去后,也悄悄地踮起脚跟着,二人一前一后,虽然拼命的低着头缩着身,但也很快就离开了暗口。

                                              “别回头。”

                                              老人虽然在前面走,但也大概知道后面的情形,江问这小孩哪点都好,就是容易分心,有时候他自己以为没有分心,实际上都不知道分了几次了。

                                              “好……好。”

                                              江问吓了一跳,他从暗口出来后本来是想专注的,但是突然想到刚才那富家三人,于是还是忍不住回头去看,虽然他只看到了一团微弱的火光,没有看到别的,但也吓得心里噗通直跳。

                                              “记住下去后立马往左,然后再去后面酒桶的地方,暗门就在那里。”

                                              二人已经下去一半的阶梯,老人担心江问因为紧张而忘记路,所以再次提醒。

                                              “好……”

                                              江问不敢多言,只能老实照做。

                                              好在此时楼上的贼人并没有发生特别大的动静,那排名老三最后搜的房间里面,也只有一个年岁已大的老妇人,只是看床铺应该是两个人的,为此贼人十分疑惑,但他依旧果断解决了跪地求饶的妇人,接着搜寻财宝时,才发现其后方的窗户打开,这才明白那妇人子女应当是跳窗逃走了。

                                              不过正如老人所料,土匪在正式袭击前,就安排了十名弓箭手守在客栈后方,也就是其窗户的方向,想那不孝子女估计刚落地,还没跑上几步,就被箭矢穿心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09-14 22:11
                                              “求你们了,我可以把财物交出来,只求放过我们一家。”

                                                虽然声音薄弱,但不难听出这是那家主之言,想必贼人中的大哥,也已经来到最里面的房间,并发现了富家三人。

                                                “用你们交?主子早就派人去马棚了。"

                                                贼人大哥满是不屑,他最烦这种年纪大的,听他说话都气得慌,于是没等富家家主继续,举起砍刀就挥了下去。

                                                “啊!”

                                                一阵阵惨叫传来,江问忍着不去倾听,但声音还是传入耳中不断回旋,老人闻声伸手拍了拍江问的腿,他早就知道了此商人的结果,只是一直不敢面对和去想罢了。

                                                “这个小胖子先不杀,待会儿问问还有没有藏着的财宝。"

                                                贼人大哥如此说道,他刚才是嫌那老头烦人,所以才痛快下手。

                                                但是事后又担心其藏有特殊的宝贝,所以将其夫人解决后,便停下动作,留了其儿子一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09-14 22:11
                                                而另观师徒二人,此时早已下完了楼梯,正弯身低头,从那拐角处慢慢移动。

                                                  江问一边走还一边害怕,毕竟后面不远处就是那土匪头子,自己在这里都能听到其唾骂声,虽然不知道骂的是谁,但听起来好像都是在骂他一样。

                                                  老人察觉到了徒儿的紧张,但也无可奈何,他此时必须将注意力全都放在前面,一旦突然窜出来一个土匪,那二人之前的努力可就都白费了。

                                                  然而几分钟过去,二人顺利走到了几个酒桶旁,没有发生任何意外,接着还发现了旁边依旧大开着的后门。

                                                  为此老人刻意停顿了一下,回头示意江问跟紧,因为即便他们除出了这后门,也不是说彻底安全。

                                                  毕竟后门也是位于客栈后方的位置,那弓箭手虽然紧盯着二楼的窗户,但若是二人大张旗鼓,也会被立马发现。

                                                  所以老人迈过后门后,立马抬头观望上面的情形。

                                                  客栈是背靠一个小山坡,土匪要想进行围剿只能去那里,但山坡并不高,因此老人很容易就看到了山坡上,各个拿着弓箭的贼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09-14 22:12
                                                   “喂!站住!来人啊,抓住那个小子!”

                                                    然而还没等师徒二人彻底离开客栈后方,屋子里又传出一声大叫,听上去似乎是那三兄弟中的大哥所说,虽然他们抓的是别人,但老人却听到其步伐是朝后门来的,因此抓着江问就跑。

                                                    “下面好像有人,兄弟们射他!”

                                                    一事既坏,事事皆坏,虽然屋子里的人还没有发现师徒二人,但山坡上的贼人却发现了他们,于是瞬间箭矢袭来,如同疾风一般。

                                                    “快,你先跑!”

                                                    老人一把拉过江问,接着就把他推向了自己前面,箭矢虽然急速,但准头却有些偏差,虽然这一波暂且安全,但下一波就未必如此幸运了。

                                                    “师傅咱一起走!”

                                                    江问知道老人故意殿后,所以也不愿丢下他不管。

                                                    “傻徒弟,为师走江多年自有办法,只是你帮不了我,听话,你先走,为师等下就跟上。”

                                                    老人鼻子一酸,心里百般纠结,但眼下不是悲伤的时候,所以无论江问答不答应,他也用力推开心爱的徒儿,然后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跑去。

                                                    “师傅!师傅!啊……”

                                                    江问稳住身子后,本想继续追赶,不料突然一支箭矢射来,虽然没有击中要害,但却狠狠扎进了其小腿上。

                                                    “贼人们!****在这里!还抓什么小孩子,来抓我啊!”

                                                    老人还没有跑上几步,便放声厉喝,引得刚刚从后门出来的贼人,全都转头看向他那里。

                                                    “怎么还有活的?走,先不管那个小的,把这个老家伙抓了再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09-15 10:39
                                                    估计也是被老人的话语所气,贼人大哥停下脚步望了一下,接着率领四五个小弟就朝老人追去。

                                                      “乖孙子哦,让你来就来!”

                                                      老人吐了口唾沫,转身就跑,虽然与那贼人体格是比不了,但好歹自己也是凭借双腿走江几十年,别的不说,脚力还是有的。

                                                      “好疼啊,师傅,师傅呢。”

                                                      江问因为小腿中箭,而且贼人射来的箭矢一个接着一个,所以他只好躲到了一处石头后,但当他回头观望时,却发现师傅竟然没了踪影,于是他情急之下,竟想穿过箭雨回去找师傅。

                                                      但是就在他刚刚起来后,突然一团肥胖的东西撞来,直接把他又顶了回去,冲力如同马车疾奔一般。而江问虽然小腿中了一箭,但也能勉强稳住身形,只是他并没有想到自己后方是一个下坡,因为在夜里根本看不清,所以本来想用力踩住后面泥土抗力,结果却一下子踩空,整个人直接朝那下面滚去……

                                                      “啊……”

                                                      飞速的滚动让江问没有任何反应,只能天旋地转般不断下落,即便他有心伸出腿脚去抵抗这股力量,但试过几次失败后也终归放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09-15 10:40
                                                      然而就在他期望等下了坡底,就能结束这般要命的翻滚时,突然一阵钻心的疼痛自脑门传来,好像是撞到一块石头上一样,但此石头又无法阻挡他不断翻滚的身体,于是一瞬间江问痛苦万分,最后还没等到达坡底,竟然半途就晕了过去……

                                                        “喂……你还活着吗……喂!”

                                                        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反正是感到脑门钻心的疼痛后,江问才逐渐睁开了双眼。

                                                        “你?怎么是你?我师傅呢?我们在哪里?”

                                                        此时已经接近凌晨,周围慢慢亮了起来。江问吃力的活动了一下手脚,发现除了五官没事以外,其他地方都跟被砸压了一样痛不堪言。

                                                        而当他望向前方,看清楚对坐在自己面前的人后,也不禁大吃一惊,因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让他百般嫉妒的小胖。

                                                        “是跟你一起的那个老头吗?我也没看见……我只是拼了命地从那里面跑出来,结果不小心撞到了你……”

                                                        小胖一脸乌黑,浑身都是土灰和破洞,与那之前的模样相比,真是天壤之别。

                                                        江问没有继续追问,而是扒开裤子查看自己的小腿,那时刚中箭矢后,并未立马将其拔下来,结果在翻滚时可能不小心将箭压断,如今只剩下一小截露在皮肉外面,虽然看起来没有那么可怕,但实际上痛的不行。

                                                        “呜呜……他们太可恶了,我好想我爹啊……”

                                                        小胖见江问没有说话,便不知想些什么,结果突然身子一抖,好像记起了啥,接着就见那肥嫩的脸蛋上出现数滴晶莹的泪珠,而且滴下去的同时还带着一些小土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09-15 10:42
                                                          “你别哭了,那些贼人可能还在附近没有离开,万一听到你的声音抓过来了怎么办。”

                                                          江问本不想搭理小胖,毕竟眼下自己都满脑子浆糊,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可几分钟过去哭声还在继续,而且听上去好像越来越大,所以无奈之下江问只能跟主动开口。

                                                          “呜……”

                                                          郁闷的是小胖就跟没听到一样,依旧悲伤痛哭。

                                                          “你再哭我就上去把那些贼人找来,然后一并宰了咱俩!”

                                                          江问越发心烦,他努力回忆却只能换来要命的头痛,于是控制不住情绪后只得厉言威胁。

                                                          “别……我不哭了。”

                                                          惊喜的是此法居然有效,小胖估计是让那些土匪吓得有了阴影,所以一听到把贼人找来,就立马闭嘴,但他的眼泪还是刷刷地往下流,看起来就跟熟透的水果一样,只不过是乌黑的。

                                                          江问叹了口气,打量一下周围的环境后,便双手撑地想要站起来,但发力刚到一半,就因为左腿传来的剧痛而再次倒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9-09-15 19:50
                                                          小胖见他想要起来,也是颇有机灵,擦干眼泪后,一屁股就从土灰中蹦起来,接着便过来搀扶江问。

                                                            “你放心,等我找到我师傅,就可以让他帮忙。”

                                                            江问心里有些感动,同时也发觉自己刚刚所言似乎有些不对,于是便出言安慰,因为他自己没有任何能力,所以只能把希望寄托到师傅身上。

                                                            小胖点了点头,接着再次揉抹眼睛。

                                                            “咱们先爬上去,等回到上面以后,再看看怎么办。”

                                                            江问思量许久,虽然思路还是比较模糊,但他知道客栈是必回不可,因为眼下师傅生死未,坏的不说,万一他被土匪擒住了,那能把他救出的只有自己了。

                                                            “好,你要是上不去,我就在后面推你,我力气大。”

                                                            小胖点头同意,自己别的做不来,出力还是可以的。

                                                            说罢,二人便来到了斜坡前,江问望上瞅了一下,发现这个斜坡还真是长,难怪昨天晚上滚了半天都没有到底,现在一看,能活着下来就算不错的了。

                                                            不过即便爬上去的希望缥缈,江问仍要试上一试,他可以什么都不要,但必须救回师傅。

                                                            “准备好了吗,一二,走!”

                                                            待二人摆好姿势后,江问便使尽力气,如同弹簧弹出的子弹一般窜出,而小胖也不枉自己这后方助力,双手一推,仿佛火药加持一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09-15 19:52
                                                            二人同进同出,虽见面没几回,但配合却十分默契,只是这般用力虽然看上去很有效果,但当江问抬头看了看那坡顶后,才发现自己仅仅攀了一点点。

                                                              “奇了怪了,我还以为你已经到一半了。”

                                                              小胖大口呼了口气,发现上面的江问有些不对后,便又将其抗了下来。

                                                              “没用,我们想的太简单了,不说我的腿碍事,就算健全的情况下,也不可能爬的上去,那斜坡实在太高了……”

                                                              江问叹了口气,心知自己没有了师傅以后,是何等的无力和愚蠢。

                                                              “那现在,该怎么办呢。”

                                                              小胖犹豫不决,最后还是低声问道,他知道自己很难帮上忙,可还是想问清下一步该怎么做。

                                                              但江问并没有回答他,因为江问自己心里也非常混乱,他甚至都没有从被土匪袭击后的惊慌中出来,虽然眼下看上去他比小胖镇定,可实际上这个镇定也可以理解为茫然。

                                                              “要不,咱们先不上去,那边还有一条路,或许……?”

                                                              许久,小胖终究是忍耐不住这无人说话的寂静,于是便轻轻开口说道。虽然他也没打算让江问同意,只是他再不说话转移注意力,那泪珠就又得出来了。

                                                              “好。”

                                                              然而令小胖没有想到的是,江问沉默半响后,竟然同意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9-09-15 1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