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果吧 关注:1,765贴子:6,981
  • 0回复贴,共1

情天与恨海——婚外情的故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湖南岳阳城陵矶的眉很小就才气过人,有“岳阳才女”之称,她高考时考上了北京一所重点大学的中文系。在这里,她温婉细腻的诗歌散文让她一时光彩过人。大三时,眉与机械系的健相恋了。毕业后,她跟着恋人回了他的家乡河北曲阳,两人很快结婚。婚后育有一女。
2001年初,女儿已近两岁,眉再也无法忍受这种鸡零狗碎般生活的消磨。她觉得再这样下去,这一辈子就完了。于是执意辞了职,回去北京发展。健拗不过她,只好依从了。
到了北京后,眉进入一家著名的出版社担任编辑,成了北漂一族。在这里,眉遇到了改变她命运的男人——枫。枫是出版社的部门主管,分管图书的策划工作。四十岁的男人,事业小成,加上本来的书生底色,自然就带了几分儒雅。春风着意,落花有情,不断的交往中,两人眉梢眼角间,渐渐有了那份情意了。2001年春节,出版社举行春节晚会。越是热闹的场合越容易孤独,一向沉静而内向的眉,想到在北京的艰辛与孤寂,有点借酒买愁的意思,直喝得泪流满面。聚会结束后,枫开车送她回家。色是媒,酒是胆,孤男寡女,瞬间就干柴烈火地纠缠到了一起。春风一夜入闺闼,杨花飘荡落南家。
激情让他们一时忘了各自还有家小,恍然回到了青春年少。掩饰不住的恩爱,很快就让他们的事成了公开的秘密。那时善意劝说者有之,背后议论者有之。短暂的激情之后,心底的罪恶感让他们无法直面。他们也曾刻意保持着距离,但是相思成灾,欲念战胜了理智之后,短暂的克制反而让他们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最后,远在河北曲阳的健终于知道了这事,他赶到北京,要求妻子辞职跟他回家一起过日子。眉此时已然无法自拔,她放不下枫,也无法想象回到曲阳那种平淡的日子。2001年8月,万念俱灰的健和眉办妥了离婚手续,孩子判给了健。眉决绝地选择了净身出户,带着简单的行李回到了北京。
自由了的眉并没有得到想象中的轻松,尽管枫经常来陪伴她。对眉而言,她在这个世间,就只有枫这么一个心理上的依靠了。明知不对,明知会伤害一个无辜的女人与家庭,她却无法回头,她只想跟枫长相厮守,如那时正在大街小巷传唱的《新白娘子传奇》里的歌词:“我情愿和你化成一团火焰。”
对枫来说,眉的离婚是他始料未及的。他有一直相濡以沫的妻子和已读中学的儿子,这个家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忍舍弃与辜负的。妻子雨在北京市郊一所小学教书,十多年来,她温柔地照顾他和儿子的饮食起居。刚开始北漂的时候,他们也曾彼此依靠取暖。他读研时,妻子从经济上和精神上给了他很大支持。枫没有抛弃妻儿家小的理由。而与眉,他从一开始就只是一份感情,或者说是平淡生活中平添的一份激情。他不敢承诺什么,也承担不了什么。
眉和枫幽会依旧,但眉分明感觉到,枫离她越来越远了。她的追问与逼迫只换来了他一再的逃避与沉默,她感觉自己的心像燃过的灰烬一样。也许她无意去伤害另一个善良而无辜的女人,可是想到她为了这场爱情豪赌,已失去了家,失去了自己最爱的女儿,她更加不能接受没有枫的日子。
爱已让她变得疯狂,而她让他生畏。


2002年3月,为了躲避许眉的追踪,枫辞职到了朝阳区一家文化公司任主编。深被情困的眉早已没有了以前的灵气,工作屡屡出错。在一次图书的编校工作中,由于眉的疏忽,给出版社造成了几十万元的经济损失。眉被辞退了,并被责令赔偿部分经济损失。就在此时,眉却有了孕期反应。用孩子牵住男人,这在以前对眉来说是不屑的招数,没想到今日却成了她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此时的枫却早已去意已决,最后,孩子还是被流掉了。


北京的冬天干冷彻骨,眉蜷缩在自己冰冷的蜗居里面。抛夫弃子的她再也回不到从前,女儿见了她,眼神都是陌生而防范的,她的心被刺疼了。回头望去,当初视为困局、急于摆脱的三口之家,是那么的温馨。幸福有时并不遥远,曾经就在手上,在那些看似平淡的柴米夫妻的日子里。现在,一切变得那么遥不可及了。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枫,眉没办法甘心。她只想与他化为尘与灰,枫却避之如蛇蝎。爱与恨,经常只隔一层薄薄的纸,轻轻一捅就过去了。她已经由爱生恨了。当初卿卿我我之时,可曾想到,转瞬间就演变成一方厌倦与不堪重负、一方绝望与怨恨的结局?
 2003年1月25日,眉把枫约了出来,她想在春节前作最后一次努力。窗外是纷纷扬扬的雪花,屋内,两人激烈地争吵着。枫的坚定不让步,终于让眉的心彻底死了,她世界的路已经到了尽头,她也不能放过枫。
 她求枫最后一次陪她去一趟香山,就当是两人关系的一个了结。枫不知危险将至,轻松答应了。眉开着车疾驶在积雪覆盖的香山山麓,行到山崖边缘时,眉忽然扔下方向盘,任由轿车向悬崖驶去……


柳点评:
眉撒手坠崖时,不知抱着怎样的绝望;枫面对死亡时,不知是怎样的恐惧?死不是结束,自杀与杀人而轮回恶道,万劫不复,才是巨大灾难的真正开始。
不顾道义的爱、邪y的种子,开出的只会是恶之花。最初面对诱惑时,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可以自控。但不当的情欲如同布满鲜花的泥潭,一旦踏上去,就没有了退路,就会身不由己地越陷越深。他们可曾想到,一时欢愉,最终会由此付出家破人亡的惨痛代价?两条命没了,两个家毁了,两家的儿女从此没有了童年与少年,两家老人无辜地承受老来丧子的绝望,从此生不如死……为一己之情欲,将白发苍苍的老人丢在这孤寂的世界,将幼弱的孩子扔在这冰冷的人间,何其忍也!


阿钵点评:
整理这个故事的过程中,这番惨烈经历,让我的心情一度低落。不禁想起在金庸的《神雕侠侣》中,曾读过的一段:
正出神间,忽听得碑林旁树丛后传出一阵铁链当啷之声,一人诵念佛经:“是时药叉共王立要,即于无量百千万亿大众之中,说胜妙伽他曰: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郭襄听了这四句偈言,不由得痴了,心中默默念道:“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只听得铁链拖地和念佛之声渐渐远去。郭襄低声道:“我要问他,如何才能离于爱,如何能无忧无怖?”


回复
1楼2019-09-18 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