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文吧吧 关注:133,747贴子:889,119
  • 4回复贴,共1

他的小仙女超甜《沈砚卫染》.txt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火光弥漫,整个世界都在燃烧、震颤、坍塌……“染染,听爸爸妈妈的话……”“染染,染染……”“——不要!”卫染猛从噩梦中惊醒,额上冷汗涔涔。天还没亮,她双目笔直盯在晦暗的天花板上,又过了好半晌,似乎才真正清醒过来,抬手擦掉脸上的泪水。时候还早,她闭目想再睡一会儿,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她还是在做同样的噩梦。可她知道自己没什么可抱怨的,毕竟这个噩梦是她和爸爸妈妈之间最后的联结了。她真怕有一天会连一个噩梦也不剩。令她困惑的是,这次在梦的最后,一个男孩子穿过大火冲了过来,紧紧拥抱住她。在那一刻,她似乎就没有那么害怕了。他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尘封的记忆稍稍松动,一个久远而亲昵的称呼几乎就在舌尖,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唤出来。只有那句坚定的安慰似乎在耳边尚留余响:“别怕,我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09-18 21:21
    八月末的C市酷热不减,碧蓝的天上没有一丝云。市一中。校园里绿树葱葱,蝉声阵阵,空气中浮散着木槿花的淡淡清香。很快就要开学,这些日子返校的住宿生逐渐多了起来,三三两两走在路上。“……不是吧,学校里真有变态?咱们学校治安不一直挺好的么。”“不骗你,昨天晚上我们班上有个女生真遇到了,那人穿着裙子,但绝对是个男的!好在她远远看见,就吓得赶紧溜了。等再叫保安过去的时候,那个人已经不见了。”“妈呀,你越说我越害怕了……”背后隐约飘来议论声,卫染肩上的书包带一松滑落下来,她放缓步子整理了片刻,后面说话的那几个女生便超过了她。擦肩而过的一瞬,距离卫染较近的那个女生朝她一瞥,眼底闪过一抹惊艳,忙使劲戳旁边的同伴,压着嗓子激动道:“小仙女哎!”几个人齐刷刷看过来,是个她们以前从没见过的陌生女孩。一身过膝的淡蓝色连衣裙,皮肤白里透红,细腻如凝脂一般。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双杏眼干净纯澈,五官精致小巧,娇嫩可爱又带着几分稚意,令人一眼看去便自然联想到“粉雕玉琢”四个字。金色的阳光洒落下来,在她蓬松柔软的发顶上笼上一层迷离的光晕,娇小的女孩长睫微垂,乖软文静的气质中更添了几分灵秀缥缈,还真有几分仙气。“呜呜原来真有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啊,看她一眼我母爱都泛滥了!是这届高一的?”“高一也不可能这么小吧,大概是过来参观的初中生小妹妹?嘘,我说你收敛点行不行,别把人家吓着……”她们叽叽咕咕声音不算大,不过卫染大致都听清楚了。她默默垂下眼帘,背着书包安静低头走了过去。细软碎发之下,耳尖泛着一点红。心里默默在想,其实,她开学就上高二了。虽然这里面有那么一点点特殊情况……现在还没有开学,按理来说学校里的人不会太多。路过篮球场的时候,这里倒是很热闹,远远就瞧见一大群女生围在球场周围,看得如痴如醉。看场上的情况,却并不在打比赛。中场休息也这么好看的吗?卫染心里有点困惑,不由就多朝那边靠近了几步,抬眼瞄过去。场上的男生们正在大声起哄。“阿砚,好不容易逮住你一次,今天怎么也得露一手绝招再走吧?”喊话的男生说着便抛出手上的球,被另一个身穿白色T恤的男生单手接住。逆光之下,卫染看不太清楚接球的男生长什么样子,也没有听到他回答,只见他的动作随意而从容。在周遭的喧嚣哄闹声中,他慢悠悠带着球退到离篮筐很远的地方,一时间其他人呼喊得更大声了。卫染明白过来,他是要从这个距离投篮。卫染不懂篮球,不过以她外行人的直观感觉,如果从这么远的地方都能投中,那肯定是很厉害的了。这男生个子很高,身材修长匀称,身上耀眼的白衣随风曳动,衬得整个人飘逸潇洒,的确也像是个高手的样子。卫染平常对这些体育运动不太感冒,这时却忍不住停住脚步,想看他投完这一球。男生没有着急出手。然后,在全场目光的注视下,他转过了身,背对着篮筐。这样一来,他正面恰好对着卫染所在的方向。卫染一怔,不明白他的用意,而男生已经单手一扬,看也不看就将手中的球向后抛出。单看他这一抛仿佛只是随手为之,并不费多少力气。篮球却已经高高飞起,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整个球场上顿时充斥着围观女生们疯狂的尖叫。卫染在这一刹那也呼吸一滞。这还是她第一次见有人像这样向后投篮的。背后又没长眼睛,这可要怎么投中?果然是个高手吧?她忘了眨眼,目光追随那颗球的轨迹在空中移动,却突然蹙起眉尖,似乎有点不祥的感觉……?她尚未想透,篮球已经硬邦邦地,摔在了地面上。没有,投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09-18 21:22
      满场尖叫欢呼戛然而止,显然所有人对于没投中这种情况,都是没什么心理准备的,不假思索的第一反应最为真实,也最为尴尬。只有那个炫技投球的男生看来还没察觉到异常,他始终没有回头,一直是那副潇洒从容的姿态。于是这好像就,更尴尬了……明明尴尬的不是她自己,卫染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本能地就一抬手,把两只眼睛一并遮住了。不过她这一下遮得不严,透过指缝照样还能看见。她不忍心再多看某个应该很尴尬的人,视线重新回到了那颗球上。就在这时,她忽然舒展开了眉头,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原来是这样啊。篮球摔在地上之后,马上又被弹了起来,然后它就像能指挥自己的行动一样,精准无误地跳进了篮筐,再次落下。短暂的沉寂过后,这回全场爆发出无与伦比的热烈欢呼。整个过程非常之快,中间的那一点小“尴尬”已经自动被所有人忽略了。卫染杏眸睁得圆圆的,真是挺神的啊。她觉得很佩服,这人对抛物线的知识,肯定掌握得特别特别好。她一时间光顾感叹了,甚至忘了把挡在眼前的手拿下来,还在继续从指缝里看人。恰在这时候,站在全场焦点的男生,忽然向着她所在的方向走近了两步,黑眸不偏不倚对上了她从指缝里透出的视线。阳光有些晃眼,卫染还是看不十分清楚他的面容,蓦然间被那居高临下的目光一扫,却有种被一眼洞穿的荒唐感觉。她心跳一紊,连忙错开眼神,加快步子往前走,有点落荒而逃的样子。等把那片篮球场远远甩在身后,卫染才回过神来,她又没做什么亏心事,为什么要逃呢?而且她刚才逃跑的时候,竟然还是没有记起要把那只手放下来,就这样一直捂着脸跑了这么远……看起来很奇怪吧?想到这里,卫染小脸烫得厉害,又有种想捂上眼睛的冲动。在后面的篮球场上,被围在众人簇拥中心的男生,微微拧起眉心,向着某个方向久久没有收回视线。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有人这么长时间地、一丝不苟凭实力演绎,什么叫做“不忍直视”……他不过是为了脱身随手装个B而已,至于就有这么尬?他莫名地嗤了一声,心情有点复杂,又觉得有点好笑。“阿砚,瞧什么呢?那边有东西?”男生飞扬的桃花眼敛起,语调意味不明:“刚才有只兔子跑了。”“兔子?学校里面竟然还有兔子?”男生薄唇勾起一抹漫不经心的笑,悠然道:“是啊,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09-18 21:22
        卫染倒真不是一中的学生,她今天来是为了上暑期补习班的最后一节课。直到快上课的时候,补习班上的人才陆陆续续到了一半,来了的这一半里,又有一大半东倒西歪,精神萎靡。说来这个班价格不低,但伴随着长假的日渐消磨,和酷暑的经久不散,班上的出勤率和学习意志都在不断走低,早就见怪不怪的辅导老师调侃了他们几句,就正式开始上课了。反正补习班是先交钱的,你少来一节课又不会退钱,老师才懒得管你。在这样气氛倾颓的教室里,卫染脊背坐得笔直,双眼写满亮晶晶的专注,简直有点格格不入。从上初一开始,她每个假期都能拿到一笔学习经费,可以自己选报她认为最有帮助的补习班或者兴趣班。相比那些被父母逼着来补习的学生,她更清楚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来,一旦做好决定,她就一定会认真到底,不白白浪费掉一分钟。课间休息的时候,卫染正在把老师补充的第二种解题思路也整理到笔记上,突然小腹处一阵异样的感受涌来,令她身体一僵。她算了算知道是那个日子又到了。趁着离上课还剩最后几分钟,她带上备用的卫生用品,加急蹿向洗手间,却见女厕里面已经排了一大溜长队。今天这栋楼里除了补习班,还有名人讲座活动,走廊上熙熙攘攘,连厕所人气都旺了许多。眼看要上课,卫染等不及排队,就转身穿过走廊,直奔冷清的对面教学楼而去。果然这边楼里几乎看不见人。卫染靠指示牌顺利找到洗手间,抓紧进去解决掉自己的麻烦,就准备赶回去上课。只是,当她一手按在厕所隔间的门锁上,正要开门的时候,外面忽然有人说话了。——是冷厉不耐的一句:“我数到三,马上滚出来。”卫染唰的僵住了,这里面有对方态度很不友好的因素,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这分明是个年轻男性的声音。在女厕所里。卫染在紧张中脊背绷直,瞬间想起刚才在路上听到的传言。学校里有变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9-18 21:23
          卫染纤长的睫毛凝住,呆怔了片刻。现实情况和她想象中“遭遇变态”的场景,差距好像有点大。首先,这个变态居然不等到晚上活动,大白天就出来了,这和她的认知不同。然后,她隐隐约约觉得,正常的变态,不应该这么高调的吧……可是,她心里一颤,变态的心理谁能说得准呢,兴许这就是个变态的变态。这里公共厕所的门底下是完全密封的,严丝合缝,她看不见外面,外面也看不见她,只是不知道这门有多坚固。“一,二……”外面的人这时候已经开始数了。他缓慢吐字,威势里还夹杂着几分散漫慵懒,就像在古代刑场上从容说笑的暴君,正十分不走心地欣赏着犯人的恐惧。仿佛一旦违背了他的话,就会招致什么可怕的后果。可是,只有傻瓜这时候才会听话出去吧……他每数出一个数,卫染的心就不自觉跟着揪一次。她仔细回忆,刚才进来的时候,其他隔间的门似乎都敞开着,那这里应该没有其他人了……果然他数到三,周围什么动静都没有。“我知道你在里面。”外面的人寒声道,“别怪我没给你机会——”他的嗓音本身并不难听,声线却很冷,回荡在空旷的洗手间里,格外阴森可怖。卫染在这样的威压下,不由自主一闭眼,听对方说完了整句话,全句是这样的:“别怪我没给你机会,边凯。”啊?卫染睫毛一忽闪,过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边凯”应该是个人名,她不叫边凯,所以这就不是在和她说话!她紧绷的身心顿时松弛了几分,如此看来,这个人应该不是变态,他是来找人的?不过他要找的这个人……卫染后知后觉地开始思考:“边凯”,这像是个男生的名字啊。这人闯进女厕所来找一个男生?一种非常不祥的预感在这一刻攫住了卫染,以至于她没有抓住这个最佳时机及时出声澄清,自己不是他要找的人。有音乐声响起,好像是外面男生的手机响了。卫染听见他接起电话:“……不用堵楼门了,那**子还缩在厕所里不敢出来,”他轻蔑地冷嗤一声,“对,就一楼男厕所,我看他是……”隔着一道门,卫染呆呆站在狭小紧闭的隔间里,小脸羞窘成绯红一片。后面的话她都没怎么听进去,注意力全聚焦到了一点事实上:这真是男厕所啊!她懊恼万分,刚才进来得太匆忙,很有可能一时看错了。人生第一次误闯男厕所,她本能地不想让人知道这等囧事,暗自祈祷外面这男生快走,好让她悄悄地溜掉。男生道:“……这次我就在这儿堵着他,看他能藏多久。”卫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09-18 2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