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加吧 关注:13,983贴子:384,349
  • 4回复贴,共1

【2019室女月生贺】你是人间四月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祝沙加大人生日快乐!


这是今年的室女月贺文,CP是沙雅


回复
1楼2019-09-19 01:23
    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祝沙加大人和女神生日快乐!这是今年的室女月生贺。




    沙加从小开始是一个苦修者。
    他花了一生去思考探求这个世界。
    他探索着匆匆来去的人类,人生为何有痛苦?如何才能将人从痛苦中解救出来?
    他探索着拥有庞大力量的神灵,神灵会像人类那样有喜怒哀乐吗?人类如何才能像神灵一样强大?
    他探索着这整个无常的世界。

    但有一件事,沙加没有去想过。
    他很容易就能想到那件事。只是放到雅典娜身上,沙加就不愿意想了。
    拥有强大力量的神灵,原来有一天也会像人类那样逝去。

    城户公馆的大厅里挂着黑白相片。相片里城户纱织穿着黑色西装,神情肃穆,姿态端庄,如同古老的神像。
    “可神像万古长存,你却已经离开了,”沙加想道。
    他睁着湛蓝清澈的眼睛,目光一直对着黑白相片。
    他眼睛很久都没动一下,一直在看相片里的女郎,看得他眼睛酸涩发痛。

    城户纱织是知名优秀的财团总裁,很年轻,却带着她的企业在商界纵横捭阖,业绩卓著。
    当纱织离开之后,国内外有头有脸的人物自然来了很多。
    而城户纱织热衷于做慈善事业,被她资助过的人遍布全世界。她一生的理念是反战反思,平息战火。
    因此当她离开之后,自愿来到城户公馆为她送行的普通人更多。

    为纱织料理后事的,并不是城户家的亲戚。而是一些人们很少见过的青年。
    他们臂缠黑纱,带着一些少年,稳妥地料理大小事务。而他们的悲痛,更甚过常人。
    来看纱织的人,来了很多。
    这一天,有个姗姗来迟的身影踏入城户公馆的大门。他像别的人一样臂缠黑纱。他望着纱织的相片,悄然无声。他是沙加。

    在来吊唁的人之中,有个人一直待在城户公馆。
    他长着一双阳光般光明澄澈的眼睛。
    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沙加除了凝望纱织的照片,就一直在观察这个人。

    沙加问一旁忙碌疲惫的艾欧利亚和米罗:“那个人是谁?”
    艾欧利亚说:“看名片他也是个财团公子,叫阿贝尔·福伊玻斯。”
    “你们确定他是‘人’吗?”沙加声音很轻,一双湛蓝的眼睛直直对着阿贝尔的方向,让人无处遁形。
    沙加的话像石头一样,沉重地压在艾欧利亚心头。对于圣斗士,对于整个世界来说,女神已经真正地逝去。
    没有女神,人类该如何面对再次降临于这个世界的神秘力量?

    沙加扯过他的同僚们,避开人群。
    同僚们沉默地看着沙加,并不阻止他的行为。他们似乎料到了接下来要面对沙加的质问。
    “雅典娜是怎么走的?”沙加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生病,你满世界旅行苦修,不也回来过一次吗?”艾欧利亚垂着头说。
    “谎言!荒唐!”沙加对着同僚们目光凌厉:“神灵怎么会轻易死去?”
    米罗平静地说:“我们谁都不希望她死。但你要接受事实。”
    “没有事实!”沙加喝道:“事实是你们的眼睛被蒙蔽了!”

    “沙加你说得对,但又不对。”
    那个叫阿贝尔的男人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就像要发布神谕一样。
    阿贝尔说:“要是现在打开雅典娜的棺材,人间的坟墓是不可能承载她的身体的。”
    沙加大步踏上前:“她活着,她人在远方。她是神,不会死,不是吗?”
    “雅典娜已经逝去了,”阿贝尔说:“我是真理之神,从不说谎。”
    阿贝尔用他光明的眼睛注视圣斗士们:“我也不知我又能在世间存续多久。但我必不会负雅典娜所托。为了她,我将继续守护这个世界。”

    在雅典学院门口,在伟大的哲人苏格拉底与柏拉图背后,矗立着雅典娜与她亲爱的哥哥阿波罗。人类文明的两位守护神。
    阿波罗曾有一头灿烂的金发。当他的儿子医神阿斯克勒庇俄斯,被冥王控诉之时,愤怒的阿波罗杀死了巨人而被惩罚。
    而当冥王再次针对医神,致使医神被封印在圣域之时,阿波罗亦被派往深渊受罚。
    混沌的深渊磨损着阿波罗的躯体,神灵也会有面对死亡之时。阿波罗换掉了他为世人熟知的金发之身。

    雅典娜当然不是简单地生了病。她做局瞒过了所有人,去往遥远的深渊,与哈迪斯的魂体争斗。
    哈迪斯再次复活的计划被雅典娜挫败。在深渊尽头,雅典娜让哈迪斯真正地死去,同归于尽,这个世界再也不会有冥王军来残杀人类。再也不会有一个叫雅典娜的女神了……

    在神话时代,曾有一位明眸女神歇下盾牌。她提着长裙,走到诗神阿波罗的身边。她用芦苇笔书写词曲,他用里拉琴弹奏成谱。
    一身诗意千寻瀑。
    在千年后的现代,这位女神发色晕紫。她回到圣域,与战士们度过难关,备战冥海之战。她终结了数千年的圣战,把她的战士们带回光明人间。
    她便是人间的四月天。

    现在,不论是阿波罗在神话时代的记忆,还是圣斗士们在现代的记忆,都只能成为回忆。
    雅典娜已经彻底逝去,这个世界留不住她的痕迹。
    作为另一位人类文明的守护神,阿波罗应雅典娜的所托,来到了圣域。
    在圣域后山的隐蔽之处,有数重不为人知的神殿拔地而出。

    艾俄洛斯说:“我明白了后山为什么会有神殿的痕迹了。”在艾俄洛斯少年之时,他与撒加发现圣域后山有古老神殿的遗址。
    是的,作为另一位人文大神,阿波罗在圣域留有他的神殿。在很古老的时代,这对人文神兄妹一起守护着人类的城市。
    沙加走上前,金发飘拂,如同光芒照射入神殿。沙加伸手抚摸神殿梁柱,原来这世间还留着神灵的气息。
    但这世上却再也不会有雅典娜的气息了。

    沙加向艾俄洛斯辞行,他说:“我从小就立志做圣斗士。她虽不在了,但我还是她的圣斗士。”
    艾俄洛斯问他:“那么,你是要去哪里呢?”
    去哪里?
    回到这一生开始的地方。
    沙加闭目苦笑道:“我这一生都在思考怎么拯救世人。但我却救不了她。”
    阿波罗说:“但你们拯救了这个世界。”


    回复
    2楼2019-09-19 01:25
      “雅典娜几次跟我提起你,”阿波罗陷入回忆:“她说你是一个心灵非常纯净的人。拥有高超学识,愿为人类奉献一生,乃至牺牲。”
      “她非常欣赏你。听说在冥王面前,她挺身而出主动要保护你。”阿波罗对沙加说:“有句话我想问是什么意思。你为何说你救不了她?”
      沙加说:“我很久以前,就失去过她。”

      1966年,尼泊尔的蓝毗尼园。
      旱季的夏夜,菩提树枝垂落在池子里。池子里没有种别的植物。
      但这个夜晚月光洒落淡金的光芒,夜空分外明朗。
      蓝毗尼园的池子里,竟然满是莲花盛放。中间有一朵莲花格外奇异,宽大的白色花瓣如绢纱般散开,花朵足有座椅面那么大,中央托着一个小小的金发婴儿。

      在浸入水中的菩提枝两旁,池子边的双龙雕像被月光映照,呈现出晶莹剔透之相。
      双龙雕像的龙口之中,竟自动有池水洒出,落在那婴儿身上。
      寺庙里的老僧人出来看到这景象,差点没吓晕。不管这婴儿是不是被人遗弃到这里,这妥妥报道出去就是灵异事件。

      老僧人六神无主地回到院子中,想着是不是就当没看见刚才那一幕好了。虽然那个婴儿在池水里很容易被冻死,但这一幕真是太奇怪了。
      一个剪着齐刷刷黑头发的女人走了出来,问道:“外边出什么事了?”
      这个女人身上带着死亡的阴冷气息。

      正当老僧人与这个突然来到寺庙的女人交谈之时。
      另一个轻盈的紫发身影悄然走到了池子边。
      紫发女子踏水而行,她拿着布巾,用龙口的池水为婴儿擦身。
      之后她抱着男婴离开了尼泊尔,离开了那个剪着齐刷刷头发的女人。

      雅典娜知道,那个女人是冥界的女死神刻耳。
      不管刻耳出现在这里是什么目的。但当刻耳问起这个婴儿时,这孩子必然处于危险的境地。
      于是雅典娜抱着他,直接离开了尼泊尔。

      雅典娜不知这孩子是被父母遗弃到蓝毗尼园,还是别的来历。
      她找不到他的父母,只得带他来到最近的圣斗士修炼地。印度鹿野苑从神话时代就留下的圣斗士修炼地。
      不过,这孩子出生时,天空澄明,光芒遍照,莲华遍涌。
      “你诞生的景象,就像神话时代释迦圣人出世时一样啊,”雅典娜对怀中的男孩说:“让我以为他从无色天宫再次来到了人间。”
      于是,雅典娜给他用释迦的转写起了一个名字,叫沙加。

      雅典娜把沙加寄养在圣斗士修炼地。
      修炼地位于鹿野苑,修炼地的圣斗士导师,鹿野苑的寺庙师傅,都教导过沙加一些修行的方法。
      让他从小苦修冥想,达到与神灵沟通的境界,以提升自己的精神力。
      寺庙里的老师傅苦苦修行,到了八九十岁,终于有一两次似乎在冥想中见到了神佛。

      可沙加却不同,他还是小小的孩子,却从小就能随时看到神灵。
      他知道那个紫发女子是一位女神,他是女神亲手抚养照顾长大的。
      沙加有一次见到紫发女子取下修炼地女神像手中的金刚杵。据导师说,世界上每处圣斗士修炼地,都立着一座女神像。因为各地风俗不同,可能这些女神像的造型略有不同。
      紫发女子在虚空中和一个齐刷刷黑刘海的女人战斗,把那个女人击成重伤。
      沙加明白,紫发女子一定是一位神灵。

      而在那次战斗之后,紫发女子的身影越来越单薄,越来越缥缈。
      沙加很着急,握着她的手说:“为什么你的身影有时几近透明,我都很难看见你了?”
      她似乎很疲惫,手扶在他肩上,背靠庙堂的梁柱:“沙加,我可能很快就要走了。”
      沙加从小就没有离开她过,他说:“你要去哪里?你不能一直在我身边吗?”
      “我再不走,”她苦笑道:“就撑不下去了。”
      “你是神!”金发男孩站起,笃定地说道:“神灵永恒长存,没有什么撑不下去。”

      紫发女子摇摇头,明眸哀伤地看着他:“沙加,我也不想离开你。但你这么聪明,你肯定清楚我是什么。”
      沙加从小都知道,这个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紫发女子,别人看不到她。
      她每次牵起沙加的手时,柔软的手指都是冰凉的。
      她是神,也是一个鬼魂。

      沙加尚且年幼,雅典娜无法将更沉重的事情告诉他。
      她圣战后战死,来到两百多年之后的这个时代,本来该到圣域转生,继续预备下一次圣战。
      但雅典娜分析之前的德尔斐神谕,得出个不好的结果。这次转世可能会面对说不清的困境灾难。
      雅典娜思考着削弱灾难的办法,她在人间发现了女死神刻耳。
      不管刻耳来人间的目的是什么,这个投诚冥王的女鬼神都是个可怕的敌人。
      只是雅典娜如今是鬼魂之身,拼力只将刻耳重伤,没有杀死刻耳。在这场战斗之后,雅典娜的魂体也越来越虚弱,再不去转世,她就会魂魄消散。

      年幼的沙加眼中滚出泪珠,清澈而滚烫。
      他似乎知道雅典娜不走的话,会面临真正的死亡。如同终将逝去的万物一般。
      他抓着她的手,却害怕她像抓不住的众生一样:“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救你?”
      雅典娜双眼哀伤,她柔声说:“没有别的办法,我必须要走了。”
      “我跟你一起……”沙加说:“我以后还能见到你吗?”
      雅典娜轻声道:“你从小看着恒河边的苦难众生,立志要做圣斗士。以你的毅力,一定能成为真正的圣斗士,再次与我相见。”
      只不过那时候,他能不能认出她来呢?
      德尔斐神谕里,说圣域面临着危机。于千万纷扰之中,沙加能不能一眼就认出雅典娜呢?

      雅典娜每次转生到人间。
      起初,她跟每个人类的女孩都是一样的。
      而历经圣域教导、战争洗礼,雅典娜会逐渐恢复神话时代的记忆。

      追溯古老的时光,离神话时代不久,蓝毗尼园的菩提树在夏夜中生得繁茂。
      而在龙王降临的园林,不远处是迦毗罗卫国的王城。
      月满中庭,夏夜静谧,王城里静悄悄的。
      似乎所有人都陷入了沉睡。夜班时分,守卫们也打起了呵欠,正是松懈之时。
      王子悉达多在月夜之中,避开守卫,悄声往外行进。

      而在城门口,悉达多却看见了他原本安静沉睡的妻子耶输陀罗。
      耶输陀罗轻轻示意,带着悉达多绕过几重侍卫。
      她说道:“为防止有追兵,我派了人在城外接应。”
      耶输陀罗拉着他逃离了王城,在城外找到了接应的人。
      他们一起上了马,在月夜中一直行至阿那玛河畔。耶输陀罗说:“到这里已经安全了,就送你到这里吧。”

      悉达多曾作四门游观,见到老人、病人、死人。他为此发誓要出外修行,找到拯救世间苦难的办法。
      现在在他的妻子耶输陀罗的帮助下,悉达多将要踏上修行之路。
      这是条为世人承受苦难的路。他将要抛下一切荣华富贵,王位权力,以及与他伉俪情深的妻子耶输陀罗。
      悉达多握住耶输陀罗的手:“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吗……”
      他希望耶输陀罗安逸地生活在王城里,不跟着他去吃苦。但他又奢望她能在身边。

      耶输陀罗摇头叹息道:“我们本来就会分离。我也有一条修行之路要走。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再见面吧。”
      悉达多微笑了:“那么,至少告诉我你的真名吧。”
      聪慧美丽的耶输陀罗,他迎娶她的时候,就听过关于她神异的传闻。在王宫中,她与他一起辩论哲学,夜半冥想。
      她必定是天上的神女降下化身,是手持武器的雪山神女,还是美丽富有的吉祥天女?
      “雅典娜,”他的妻子说:“我的本名叫雅典娜。”
      她采了一支阿那玛河的莲花,说:“你生于莲花之上,这花是能承载生命的灵物。我将我的一块灵魂碎片放在了花里。”

      很多年后,当悉达多修行得道时。人们为他塑造光芒下的雕像。
      而他则雕刻了他的妻子的神像,她是一位身覆战甲的少女战神,她手里又持着阿那玛河的莲花。
      那是雅典娜自神话时代之后,第一次转世。她为了去鹿野苑取得武器金刚杵,离开了圣域。
      路上为解救吠舍平民,她与狮子魔怪作战。胜利后她自己也伤得不轻,失了记忆。

      当她记起从前的一切时,她仍要回到圣域,去承担她的责任。为了人类抵抗冥王军。
      在离开鹿野苑时,摩根德耶仙人向她打招呼:“雅典娜女神,你恢复记忆了?”
      “是的,”雅典娜想起了这是一位有预言能力的仙人。
      于是,在离去之前,雅典娜问摩根德耶:“我有困扰,您能为我解释一下与悉达多的缘分吗?”
      摩根德耶仙人说:“你们将相遇三次,但最后会彼此分离。”
      雅典娜问:“那在分离之前呢?”
      仙人笑道:“你们互通心意恩爱有加。是如中秋之月一样让人艳羡的神仙眷侣。”

      很多年之后。
      沙加回到了一切开始的地方。恒河流域的鹿野苑。
      这是他这一生最开始居住的地方,那个紫发女子从刻耳手里救了他,带他来到这里。
      她是第一个陪伴他的人。

      在鹿野苑的圣斗士修炼地,立着一座颇具当地风情的雅典娜神像。
      她仍然是身披长裙盔甲的少女神。
      但她一手持金刚杵,一手持着阿玛那河的莲花。
      听说从神话时代起,那朵圣洁的莲花里,有女神的一缕香魂。
      沙加回到了他自幼居住的故土,凝望着神话时代传下来的这座神像。他伸手抚过女神手里的莲花:“原来,你还是为我在这世间留下了希望。”


      (完)


      ————————————————————
      注:
      1、在犍陀罗艺术中,耶输陀罗的造像受到了雅典娜的影响。
      2、这一类雅典娜的雕像,为持莲花相。
      3、有雅典娜面对狮子的古货币,一说是雅典娜正在降伏狮兽。


      回复
      3楼2019-09-19 01:25
        小鸟居然发文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09-19 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