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实力至上...吧 关注:150,406贴子:2,352,079

[联翻]欢迎来到实力至上主义的教室11.5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首先声明,我只是受托于三人联翻组的大佬代发,内容并不是我翻译的。由于目前翻译还没有完全完成,大概在140页左右,本翻译贴会更新到所有翻译完成。届时,会有纯文字版的txt提供给大家。全部发完了后有能够制作EPUB的吧友还请多多关照
PS:由于并不是为爱发电,之后会在后记里提及支持大佬的方法,目前的方法还是B站搜索纯蓝一片天并且充电,感谢各位。本来是不打算发文字版的因为怕盗版,但出于大家对小说的热情,翻译者本人也想尽可能的给大家看,还是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回复
1楼2019-10-02 11:04
    来啦来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0-02 11:05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0-02 11:05
        来了来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10-02 11:06
          加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0-02 11:06
            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0-02 11:07
              欢迎来到实力主义至上教室11.5卷

              翻译&校对:纯蓝一片天、 icerush、 小青鱼fish

              仅提供学习交流使用

              转载请表明出处









              窥视镜中自己的少女(堀北铃音的独白)

              今天是3月31日。
              这是我哥哥在这所学校的最后一天。

              「好糟糕的表情呀」
              我仔细看了一眼镜子,发现我的脸沉得很。原因应该是昨天几乎没睡吧。
              在这所学校,我和哥哥说话的时间到底有多少呢?
              已经过了一年,但和他说话的时间肯定加起来还不到几个小时。
              过于稀薄的关系,被嘲讽连朋友还不如也在所难免。
              哥哥和妹妹。
              俩人有着让人想不到这两人有着血缘关系般,似近又远的距离。

              「就这样和哥哥分开真的可以吗?」
              我向镜子里的自己这样问道。
              当然,就算说出去也不会得到回复。
              只有表情灰暗的我,在不停地不停地回视着自己。
              不需要窥视对方的眼睛就能知道对方诉说着什么。

              我有很多话想对哥哥说。
              就这样分开什么的,我不能接受。
              结果,就这么想着一年过去了。
              却一直没能制造出互相交谈的时间。
              但是…现在不同了。
              既然能见面了,那么堂堂正正地见面就好了。
              堂堂正正地见面,然后说出最后的告别就好了。
              「…不,不行。」
              现在的我,连告别的资格都没有。
              确实,我和哥哥的关系发生了变化。
              我已经可以让哥哥注视着我了。
              但是…在过去的1年里,我几乎没能让哥哥看到自己的成长。
              就算这样去为他送行,哥哥也一定不会高兴的吧。
              不如说,还会让他为我这个无能的妹妹担心。
              我不想让这样的心情,毁掉哥哥那三年闪耀的学园生活。
              干脆不去见面比较好吧。
              我这样想着。不能因为我的任性给哥哥添麻烦......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那种事情不可能好吧。」
              我再次问向镜子里的自己。
              我没有能给哥哥展示的东西。
              但即便如此,逃避也绝不是正确答案。
              我没问题的,只要能带着自信向哥哥传达这一点,问题就会解决。

              该怎么办?怎么办才好啊~?
              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
              如果能更早发现自己的愚蠢。
              如果在入学后不久就发现的话。
              「对这些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后悔也没有意义,吧……」
              时间已过了早上八点。
              今天中午,哥哥就要出发了。 

               「怎么办-怎么办才好?」
              只要展示真实的自己就可以了吧,我这样想到。
              但是,现在的我,并不是真实的我。
              只是个只会追逐着哥哥的,愚蠢至极的妹妹。

              镜子里我的身影和过去的自己重叠在一起。
              「我到底是谁?」
              没错。镜子里的是自己并不是真实的自己。
              「虚伪的复制品吗」
              现在的我是虚伪的。
              回想起来,人生的一半以上都是作为虚伪的自己度过的。
              我一直隐瞒着真实的自己。
              一直用「这才是哥哥想要的妹妹」这样的理由骗自己。
              无论外表、人格还是成绩,一切都是为了哥哥。
              为了得到哥哥的认可而制造的虚伪的复制品。
              这样的存在,哥哥怎么可能认可呢。

              不是,不是那样的。
              这几年的我是不折不扣的我。
              不能认为这是虚伪的存在。
              虽然人生短暂,但可以说是共同度过了半生的真正的自己。
              不应该对这样的自己感到后悔。
              但是......  
              「我想让哥哥看到的是......真正想让哥哥看到的是......」
              我能向那个人展示的,只有一件事。

              现在的我,已经能够看到这一点。
              「谢谢你。虚伪的自己;同时也是完完全全最真实的我。」
              我对着镜子,对着自己,低下了头。
              长发飘飘。
              然后抬起头,将视线从镜中移开。
              面对过去的自己已经结束了。
              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我作为我自己,还有必须要做的事情。
              直到最后的最后才注意到的事情。

              那就是为了哥哥安心地踏上旅程而准备的, 最后的礼物。


              收起回复
              9楼2019-10-02 11:08
                前排围观,大佬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0-02 11:08
                  来了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0-02 11:10
                    〇毕业典礼

                    3月24日毕业典礼
                    对于3年级学生们也是结束所有课程,即将踏上旅程的大型活动。
                    对其他在校生来说,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例行活动,但对我个人来说有很大的意义。

                    首先令我在意的是堀北兄对南云的结果。
                    我还不知道他们不断战斗到最后的结果。
                    是堀北哥哥能在A班毕业呢,还是因为南云的介入而败北呢?

                    尽管在昨天的休息日中应该就已经出分晓了,但由于昨天有必须要做的事情结果并没有踏出房间一步。

                    不管怎样,恐怕今天就能知道结果了。
                    而且,我也单纯地对毕业典礼抱有兴趣。

                    无论是毕业典礼还是结业典礼,第一次体验都会让人自然地兴奋不已。

                    上学的时间快到了,就在我锁上房间的门,往学校走去的时候。
                    「早上好。」
                    在电梯里碰到的启诚向我打了声招呼,而我轻声回应了下。
                    因为其他班的学生也在,所以我们没有特别闲聊,就那样安静地从大厅走到宿舍往外并肩走去。
                    「好不容易升到的C班还是回到了1年的起点,但是受到的伤害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
                    启诚的咕哝声仿佛被吸进了晴朗的天空中似地消散而去。
                    在1年的最后一次特别考试中失败的C班,再次降至了D班。
                    虽然学生们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但幸运的是对手毕竟是A班。
                    而有着保护点数的我成为了司令塔这件事,也起到了如同缓和剂的作用。
                    大家就会认为即使输了也没办法,或者只要去全力奋战就已经很厉害了。

                    虽然被降到了D班,但班级分数的增减并不是一个不好的数值。

                    3月下旬的暂定班级点数情况:
                    坂柳率领的A班 1131分
                    一之濑率领的B班 550分
                    堀北率领的C班 347分
                    龙园率领的D班 508分

                    这个数字到底是截止到三月下旬的

                    确定班级点数基本上是每月1日,只有那个时候班级才会发生变动。因此,现在我们还不是D班而是C班。而随着龙园他们再次升上C班,现在的班级点数几乎已经和B班持平。

                    以这样的状态迎接下个月也就是4月1日的话,班级就会有很大的更替。
                    但是要记得,在这个学校里,每个月都会有不同的情况发生并可能会对班级点数产生影响。

                    一之濑的班有很多认真的学生,而龙园的班即使恭维也不能说是优等生。
                    恐怕在私生活方面,班级的分数也会产生差异。
                    现在,B班的学生们估计都被这种情况吓出一身冷汗。
                    但是,即便如此,在这一年间一之濑还是保住了B班的位置,可以算是一定的宽慰吧。
                    虽说如此,目前的差距也只是42分而已。
                    通过下次特别考试之类,龙园他们占领B班的可能性很大。
                    单从这点来看的话,好像只有回到D班的我们落后了一大截。
                    不过不能忘记的是,去年4月和5月的班级点数情况。

                    去年4月,所有的班级都是以1000分的成绩作为开始。
                    A班的优势,D班的劣势并不存在。
                    现在回想起来,在那个时候下定决心才是最大的机会啊......
                    但是我们D班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用完了全部的班级点数。
                    其结果…

                    去年5月1日的班级点数情况:
                    坂柳率领的A班 940分
                    一之濑率领的B班 650分
                    龙园率领的C班 490分
                    堀北率领的D班 0分

                    结果,5月全年级的班级点数都降低了。事实上,班级间的胜负也是从这个月才开始的。
                    这么一想,我们班一年就得了347分。
                    受生活态度、迟到缺席等因素的影响,班级分数还会有所减少
                    但大体上会得到330到340的分数。
                    由此可见。我们班是一年中班级点数增加最快的班级

                    远远超过了第二名A班的191个班级点数。
                    想起在去年春天,早早就跌至0点的谷底的情况,我们已经干的相当不错了。
                    但是升上2年级之后,同学们还需要更加活跃。
                    只有这样才能缩小与上位班级的差距。
                    堀北,平田等领导级别人物的成长和同班同学全体的能力的提高。
                    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与上位班级的学生竞争也会变成现实。
                    发觉周围没有人后,启诚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开口说道。
                    「没关系,其他同学几乎没有责备你。」
                    也许启城是觉得我在为司令塔上的失败而苦恼吧。他这样对我说到。
                    我当然没有在意这件事,但我注意到了启诚话中的某个词。
                    「几乎?」
                    安慰的话语也存在着破绽。
                    也就是说,仍有少数学生对我抱有不满。
                    「这……不可能有完美的事吧。不过他们与其说清隆不好,倒不如说是想让更加可靠的人来当司令塔。」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一种责备吧。人是一种不讲理的生物,就算之前同意了但是之后唱反调也并不稀奇。
                    会有人说输给A班的原因是‘司令塔的差距’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
                    「就算有人妄加指责你,你也可以强势一些。要是没有保护点数谁也不会去当司令塔的。」
                    考虑到今后可能有学生来找我发牢骚,启城这样跟我说。

                    「多半是这样,不过也有龙园的例子啊。」
                    我这么一说,启诚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
                    「那家伙很特别,我认为他的乱来其实是他表演的一部分。正是因为没有保护点数的龙园的出现,让B班陷入了意外,结果惨败了。」
                    从表面上看,启诚说得没错。
                    但事实并非如此。这是龙园为了取胜经过计算采取的战略。
                    出其不意的表演只是其布局中的一着。
                    「……清隆,我有件事想问你。」
                    话刚说完,启诚又说道。
                    「我独断妄为笼络葛城这件事,为什么不向堀北报告呢?」

                    启诚为了在年末考试中战胜A班,向堀北提出了企图把和坂柳对立而失败的葛城拉入阵营的战略。但是因为风险高和难以实现被堀北驳回了。

                    但是启诚无法接受,于是自己决定说服葛城。结果是失败。
                    不过实际上,即使失败也没有太大的影响。
                    由于葛城的不合作,所受的实际损害可以忽略不计。
                    「受到的损失很少,这不是很好吗?」
                    对启诚来说,重要的部分并不在那里。
                    我明明知道这一点,却故意说些安慰的话。
                    「那是因为葛城不喜欢卑劣的手段。如果,如果对方是坂柳或者龙园这样的人,我们会受到更加毁灭性的打击。」
                    因为自己想要强行笼络葛城结果失败而深感责任重大的启诚,在为没有发生的未来而忧虑。
                    听上去,启诚好像是把拉拢葛城的事告诉了堀北。
                    「.....啊啊。我和堀北提了。我认为我应该对此负责。」
                    带着被斥责的觉悟,坦率地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葛城不可能背叛A班,你是有这样的确信吗?清隆。」
                    然后他直接向我提出了疑问。
                    「并没有。实际上葛城确实有可能会倒戈,不是么?」
                    「说的…也是……」
                    至于概率是百分之五十也好还是百分之一也好,这里就先不提了。
                    「没有向堀北报告只是因为我忘了而已。当时我对于能不能当好司令塔而感到不安,脑袋里已经被这些事装满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也有很大的责任。要是葛城真的被拉拢了我就要承担没能好好传达的罪过了。彼此彼此吧。」
                    双方道歉后,葛城事件的谈话就此结束。
                    「彼此彼此,吗。即便如此我也深刻感受到自己的预想太过天真了。要是我能考虑到这种风险当初就不应该拉拢葛城的。」
                    虽然不能把过去的事当作没有发生,但是可以用来反思。
                    「如果是预想太天真的话,我也是同罪。因为当时我也什么都没说。」
                    「你这么一说,我的心情也变得轻松了。」
                    在那场考试中,很多学生都处于被动参与的情况下,启诚却想要为了取得胜利而拼命地做点什么。
                    「而且,通过这次的事情你不是明白了吗?那种战略不容易成功。」

                    从失败中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至于是否能让这些东西发挥作用,就要看他本人了。

                    「是啊,我太想赢了,眼前的事情完全看不到。现在冷静下来一想,真是觉得丢脸啊。」
                    他咕哝着,像是在反省。

                    葛城的怀柔作战的确是一个天真的想法,不过对于他挑战去做这件事这点还是值得肯定的。

                    「那么堀北当时跟你说了什么?」

                    「堀北并没有责怪我,明明我要是失手了很可能会给班级带来伤害。不仅如此,她还说下次有了想法的话一定要跟她说一声,还忠告我一定不要操之过急。」

                    看来堀北也做出了类似的评价。

                    人是在不断的失败中成长的。如果只看结果就去训斥别人,是不能成为指导者的。
                    当然,如果只是不断重复失败而不吸取教训的话这种人也是早晚会被放弃的。

                    「坦白地说,我对迄今为止堀北能站在像领导一样的位置并不持肯定态度。确实她头脑清晰,运动神经也很好。不过,不管是她的说话方式,还是居高临下的态度,都让人难以接受。」

                    这点我并不否认。至少到目前为止。
                    她与以德服人的平田与一之瀬那种类型的领导人不同
                    建立盟友的同时,必然也会树立敌人。

                    「但是……我也是类似的吧。我觉得运动是不必要的,还看不起所有脑袋不聪明的人,和堀北其实是一丘之貉。」

                    刚入学时,启诚有单方面瞧不起学习成绩不好的学生的倾向。

                    因为他认为作为学生的本分,学习成绩的好与坏才是一切。

                    「现在的启诚和一年前的启诚完全不一样。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了。」
                    「啊,我也这么觉得很不可思议,学习当然最重要。但是运动和交流能力,还有友情,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有必要的。但是,堀北也一样在慢慢的改变,变得比以前更靠得住,变得可以让人信赖了。」

                    启诚并不怎么信得过绫小路组以外的成员。尽管如此,他还是对堀北至今为止的这些值得赞扬的地方表示肯定。这也让我能坦率的相信这是他的真心话。

                    「也许是吧。」
                    我也简单的同意了他的话

                    在经过一年的共同生活后,堀北是怎样的一个学生想必也慢慢开始展露。在班级内投票的事之后,堀北开始渐渐被同学接受。其主要原因并不在于她的战略能力和领导能力的强弱。而是因为堀北内心厚厚的城墙,在被一点点的瓦解。只要那堵墙还存在,她就会认定自己以外的学生是累赘,将弱者毫不犹豫地抛弃。和启诚有着相似的倾向。

                    「当然,我不认为我应该完全遵从堀北的发言。要是我认为堀北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我就会毫不犹豫地提出异议。这样做有错吗?」

                    启诚整理思绪这样回答。

                    该相信就相信,该怀疑的就怀疑。

                    「不,完全没错,这才是班级原本应有的存在方式。」

                    不管她有多么可靠,堀北也同样只是高中生。
                    有时也会犯很大的错误吧。
                    在这种时候,哪怕多一名学生指出这种错误,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可以并肩交谈,为解决而努力。
                    坂柳和龙园这样的独裁班级,就做不到这一点。

                    一定要说的话,我们的班级之后应该会变得和一之濑的班级差不多吧。
                    重要的是,要用我们班自己能做到的方法来缩短差距。


                    收起回复
                    12楼2019-10-02 11: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0-02 11:11
                        支持啊


                        回复
                        14楼2019-10-02 11:11
                          插眼等更得多点一起看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9-10-02 11:12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0-02 11:12
                              谢谢大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0-02 11:15
                                nice~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9-10-02 11:15
                                  大佬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0-02 11: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10-02 11: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10-02 11:16
                                        大佬肥波的特典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0-02 11:1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0-02 11:17
                                            可以参考约会大作战的翻译做法,毕竟是dalao无私奉献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0-02 11:19
                                              赞美大佬🙈🙈🙈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7楼2019-10-02 11:20
                                                大佬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10-02 11:23
                                                  感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10-02 11:25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10-02 11:29
                                                      2
                                                      毕业典礼结束后,我们在校生率先离开体育馆。
                                                      然后回到我们的教室。
                                                      此后,是毕业生和全体教师以及参加的毕业生家长举行的感谢会。
                                                      据说感谢会是即将毕业的学生和他们的家长慰劳教师的集会。

                                                      在校生也可以提前回家,但在社团活动中和3年级前辈关系很好的学生们,
                                                      都在为之后做着准备,等待毕业生出来,为他们送行。
                                                      也许是送花,也许是传达特别的告白或话语。
                                                      学生们都显得很焦躁,同时也因为紧张而变得安静。

                                                      「好了,虽然在明天的结业典礼上说也没关系,但还是简单地总结一下这学期的情况吧。」

                                                      全员入座后不久,茶柱老师看向学生们这样说道。

                                                      「首先你们在年末考试中,尽管以A班学生作为对手,仍取得了值得表扬的成绩。老师们也都对你们的成长感到惊讶。」

                                                      虽然是一场败仗,平日里言辞刻薄的茶柱老师却坦率地给予了表扬。

                                                      「一年前刚入学时我真是看错你们了,能成长到这个地步真是了不起。」

                                                      「可是老师,我们又要回到D班了,这很逊不是嘛?」

                                                      池懊恼般地说。

                                                      「看起来你们确实回到了起点,但在过去的一年里,你们也确实地成长了。可以说,除了单纯的班级分数差距以外,在实力上已接近其他班级。」

                                                      「你这么夸我们,我反而很害怕。老师,该不会又要来?」
                                                      须藤对茶柱的赞美表示担心也不无道理。
                                                      看这语气之后突然又说要继续举行考试也说不定。

                                                      「什么都没有,只是单纯地这么想而已。我担任教师已经是第4年,你们是我带过的第二届,但你们要比上届的D班学生更上一层楼。虽说如此,但其他班级亦然。所以说你们是否能够去上位班级,将取决于你们接下来能否继续付出不懈的努力。」

                                                      “咚”,茶柱轻轻地敲了一下黑板。

                                                      「明天是结业典礼。虽然没有课,但别忘了,明天也是学校里的一天。」

                                                      茶柱结束了谈话并解散了班级。
                                                      我不知道有多少学生会去为3年级学生送行,那么我的邻桌会怎么做呢?

                                                      她是曾担任过学生会长并作为A班领导人献上毕业致辞的男人的妹妹
                                                      堀北一动不动地盯着黑板,她的脑海中在想着有很多事情吧。
                                                      感觉要是随意地打草惊蛇可能会被她反咬一口,不过我还是试着问了一下。
                                                      「要去吗?」
                                                      「你指的是什么?」
                                                      「这...你应该很清楚吧」
                                                      「是我要不要去见哥哥的事情嘛?如果你是问这个,那我并没有打算去」

                                                      堀北这样说着转移了视线。
                                                      不打算去...吗。

                                                      「你们之前不是已经能说上话了吗?」
                                                      「没什么,这跟你没有关系吧?我们有我们自己的问题。」

                                                      现在只有你有这个问题了吧。

                                                      「如果错过了这次机会,可能就再没机会了哦。」
                                                      「那是…」
                                                      虽说现在他们的关系正在逐渐缓和,然而她却在如此重要的时候表示退缩,这便是他们这几年关系扭曲的证明吧。

                                                      「我要去和他见面。」
                                                      「诶?你要去见哥哥?」
                                                      正因为是平时与人不深入交往的我,堀北意外地表现出吃惊的样子。

                                                      「虽然没能和那家伙好好相处,但今天是最后一次见面也说不准。」
                                                      去和他打个招呼感觉也不坏。
                                                      「是吗…」
                                                      「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和哥哥见面是你的自由哟。」

                                                      脸上明明透露出为什么你要和哥哥见面的疑惑,不过这可不能说出来。
                                                      我站了起来。
                                                      现在这个时间很多教师都被要求去感谢会了。即使是代理理事长的月城也不例外,不可能不去参加。
                                                      「你要去哪里?」
                                                      「去消磨时间,在感谢会结束之前我都无事可做。想见你哥哥的话等下我们一起去怎么样?」
                                                      「...我会考虑的,感谢会要开多长时间?」
                                                      虽然她说了不打算去,但现在好像是当没说过。
                                                      「不知道。大概一两个小时吧。」
                                                      实际上感谢会的预定时间是「90分钟」,距离结束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在这期间我还是去做好该做的事吧。


                                                      收起回复
                                                      32楼2019-10-02 11:31
                                                        3
                                                        接下来日期回到昨天的23日。
                                                        选拔项目考试结束的那天晚上,我给某个人物打了电话。
                                                        「你好,我是坂柳。」
                                                        是沉稳的大人的声音。

                                                        我所打给的并不是同级生的坂柳有栖,而是她的父亲。
                                                        由于月城的圈套而被迫受到禁闭的坂柳理事长。
                                                        接起电话的坂柳理事长当然不会记得这个电话号码。
                                                        「这么晚打扰您了。好久不见。我是绫小路。」
                                                        我这么说到,首先让对方了解我是谁。
                                                        「诶?绫小路?……是绫小路同学吗?」
                                                        听到这个姓氏和声音,坂柳理事长明白过来露出惊讶的声音。
                                                        有必要尽快告诉他,我打电话并不是为了恶作剧。
                                                        「突然打电话给您实在抱歉。」
                                                        「不是不是,我很惊讶。你是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

                                                        「我问了您的女儿,想和学校相关人士联系时应该拨打哪个电话号码。」
                                                        在年末考试回家的路上,我刚向坂柳发问,坂柳就立刻告诉了我。
                                                        「原来理事长也只会把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女儿呀!」
                                                        尽管并不会到袒护的地步,但他果然是个非常疼爱女儿的人吗?
                                                        虽然有这么想,但坂柳理事长的反应却出乎意料。
                                                        「有栖吗…?没有呢...我并没有把电话号码告诉女儿呀。」
                                                        他一脸惊讶地作出了否定。
                                                        「她到底是什么时候在哪里知道的呢?」

                                                        坂柳理事长苦笑着说。我在他的说话方式中感觉不到虚假。
                                                        「一般理事长的电话号码都是保密的吗?」
                                                        「老师们当然都知道,而且在发给有关人员的资料上应该也有记载...」

                                                        那样的话,想要入手也不是那么难。坂柳有栖在某处看到,然后记了下来也不奇怪。只不过有件事情让我很在意。坂柳理事长是个即使面对可爱的女儿,也会去贯彻公平性的男人吧,我不认为别人哭着求他,他就会去帮忙。
                                                        那么,为什么她会特意记下电话号码?也不是为了报告近况或着闲聊吧。
                                                        我想起了向坂柳询问电话号码的时候,她高兴地回答我的样子。

                                                        或许,坂柳早就预想到有一天我可能会遇到麻烦而去问她要理事长电话号码的这一情况吧。
                                                        「那么……我对你露出什么反应比较好呢?」
                                                        比起电话号码的获取方法,理事长认为这一点更为重要吧。
                                                        学生直接拨打理事长电话的行为,果然是不受欢迎的吧。

                                                        「没有学生不可以给理事长打电话这样的规定,对吧?」

                                                        首先需要确认这一点。
                                                        如果在这个时间点被拒绝的话,我就不能继续跟他通话了。
                                                        「确实没有呢,这个电话本身我不应该拒绝。」
                                                        这样一来就可以继续话题了。
                                                        「我个人认为应该尽快结束这次通话。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对方一副很困惑的样子,但并没有要指责我的打算。
                                                        这是因为没有“不能给理事长打电话”这样的惩罚规定吧。

                                                        「坂柳理事长。听说您现在因为涉嫌不正当行为而被关了禁闭,这件事不是事实对吧?」
                                                        「真是一点学生样子也没有的直接发问呢。作为我校的学生对理事长说出这样的话是非常不恰当的。」
                                                        结果他彬彬有礼地回避了这个问题。
                                                        但是这个问题与我要说的正题有着直接的联系。
                                                        这里还是再坚持一下吧。

                                                        「可以的话,能回答我吗?」
                                                        「…绫小路同学,虽然不知道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理由用不着我多说吧。」
                                                        「因为这是不适合讲给学生听的内容,对吧?」
                                                        「是的,这件事和你们毫无关系。」

                                                        考虑到坂柳理事长的处境和立场。
                                                        这件事本来就与学校的学生无关。
                                                        可以说这样拒绝是极为理所当然的反应。
                                                        「这点我十分清楚,但我也有不得不这么问的理由。」
                                                        首先有必要让坂柳理事长知道我的情况。
                                                        「虽然不知道你的理由是什么,但你的身份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在这一点上你绫小路也好坂柳也好都是一样的。这件事你应该没有搞错吧?」
                                                        坂柳理事长并没有用敷衍小孩子的态度,而是认真地进行了说明。
                                                        从他的对应中就可以看出他是个很有作为的男人。
                                                        「当然。我个人和坂柳理事长之间只是学生和学校相关人士的关系。除此之外没有其他接触点。...不,我认为不可以有。」
                                                        因为这种事而被放在特别的框架里。我比谁都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
                                                        「这样的话,这通电话也就该结束了。今天的事情我就当做没发生过——」

                                                        「不,如果那样就无法排除学校里的异物。」
                                                        用这样一句话作为让坂柳理事长领会事态的信号和开端。
                                                        「你是说,现在我们学校里混进了一个异物?」
                                                        「是的,这个异物指的就是月城代理理事长。」
                                                        因为即使绕远路也没有什么好处,因此干脆一口气切入正题。

                                                        「......月城他怎么了?」
                                                        尽管只有一点,但是对方的声调变了。
                                                        正因为联想到了一些情况,“异物=月城”的图样马上浮现在了脑海里。

                                                        「在学生之间举行的比拼实力的重要考试中,月城理事长采取了私自活动,做出了妨碍比赛的行为。坂柳理事长不知道这件事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月城介入了考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论如何,坂柳理事长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一无所知的样子。
                                                        因为他还没有明白我的真正意图,这是理所应当的反应。

                                                        「坂柳理事长被怀疑有不正当行为,也是月城代理理事长的所作所为。可能是因为觉得这位重视公平立场的坂柳理事长太碍事了吧。」

                                                        电话那头的坂柳理事长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虽然彼此之间通过白色房间有着某些联系,但我也只是一个普通学生。
                                                        并不是谈论大人事情的合适人选。

                                                        但是,如果一切都是因我而起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不过这件事坂柳理事长也应该早有察觉才对。
                                                        但是只要没有出现实际的损害,高层就不能采取任何行动。

                                                        「为什么月城会做这种事?他本来就是上面的人。他没有必要故意踢掉我这样的人吧。来到这个学校妨碍考试?我感觉不到其中的必要性。」

                                                        这是最后一次确认。
                                                        为了确认对方是否能与我平等地共享信息。
                                                        「月城的目的是秘密地让我退学。他是为了这个目的才来的这所学校。」

                                                        在这里,我把我对他的理解和认知当作既定的事实说了出来。
                                                        「如果没有根据,那这可是个有问题的发言。」
                                                        「这个我知道,但是我现在没有时间和您悠哉地讨价还价。那个男人是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

                                                        这取决于理事长对我的父亲了解多少。
                                                        如果只是稀薄的关系,我的话就很难产生现实的味道。
                                                        但是,回想一下之前的对话,就可以大致预想得到。

                                                        这位坂柳理事长对于父亲的事情、想法非常了解。
                                                        「你是说老师……你父亲为了把你带回来会做到这个地步?」
                                                        可以作为其根据的台词,就是现在说出的这句。

                                                        我还没说月城背后有父亲在。
                                                        不用确认这一点就能把这次事件和父亲联系到一起,这就是证据。

                                                        「你说年末考试中出现了妨碍活动,是有什么实际的损害吗?」
                                                        当然,坂柳理事长不可能知道这次特别考试背后的情况。

                                                        如果他知道的话,就能想到解决的方法。
                                                        「接下来我就详细说明」
                                                        在年末的考试中,月城掌握了系统,篡改了我的回答。
                                                        为了移除我的保护点数,抢走1胜。

                                                        只不过是一场胜利,但也是一场胜利。
                                                        那个是影响整个学年的不正当行为。
                                                        如果有这一场胜利,我们的班级就能一下子挤进上位班级。
                                                        随着我说明事情的经过,应答也渐渐变弱了。
                                                        月城为了让一个学生退学,无论什么手段都会用这点已经明确了。
                                                        但这并没有结束。
                                                        直到叫绫小路清隆的学生退学为止都不会停下,这只不过是一个开端。

                                                        「就是这样,你会相信吗?」
                                                        一般情况下,这句话就算被当作是学生的玩笑话也是毫无办法。
                                                        但是坂柳理事长了解我的父亲,也知道我的过去。
                                                        自然而然就能推出结论。
                                                        无论是已经发生的还是没有发生的。

                                                        「这样的话我也只能相信了,他是为了让你退学才来到我们学校的。虽然听说了要引进新的系统,难道就是为了这个吗……」

                                                        虽然名义上是为了学校和学生,但实际上只是为了让我退学的一种手段而已。
                                                        「你是说他为了取回绫小路同学你,可以不顾一切吗?你与我取得联络的原因,我觉得已经充分理解了。对学生来说,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呢。」

                                                        如果已经充分了解情况,坂柳理事长就应该会这么说。
                                                        「你是来找我是希望我帮忙的吗?」
                                                        「差不多吧。」
                                                        我坦率地承认了。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学校方面的斗争只能由学校方面的人士来担当。
                                                        而且对方还要是平时能与理事长月城接触的人。

                                                        「但是在那之前问一下……不,我想确认一下?」
                                                        「什么事?」
                                                        不管是能回答还是不能回答,我都做好了能让对方得到满意回答的心理准备。

                                                        「面对连考试结果都能介入的月城君,对你来说是一场非常艰难的战斗。从你判断前方的战斗极为困难而向我寻求帮助这件事来看,无疑是已经到了危机的地步。然而你却十分地冷静呢。」

                                                        然后继续说道。
                                                        「如果你搞错了的话,我先纠正一下。我并没有能够满足你的期待的自信、还有立场。」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
                                                        坂柳理事长的一句话,并不能排除月城。
                                                        如果我是抱着这样的期待打来电话的话。
                                                        他想说的是,你走错门了。

                                                        「我现在因为被怀疑有不正当行为而被罚禁闭,我甚至连可以摆脱自身的困境的方法都没有。对这样的我抱有太多的期待也只会让我困扰。」
                                                        所以他对丝毫感觉不到焦躁的我清楚地强调了这部分。
                                                        「确实,如果这只是纯粹的求救电话的话,或许是这样吧。」
                                                        「怎么说?」
                                                        「到目前为止,我的信念是尽量不引人注目地一直在这所学校生活。因为我是抱着以普通学生的身份度过3年生活的想法才入校的。」

                                                        这就是我入学前的目标,愿望,也是我来到这里的初衷。
                                                        「也是我有生以来,我第一次自己制定目标,然后打算去实践它。」
                                                        「...嗯,这我很清楚,所以我接纳了你。」
                                                        虽然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但结果上来说我还是非常感谢那份好意。

                                                        「可是,如果就这样放任代理理事长介入的话,我想当个普通学生的保证就会被动摇。这次是受到了保护点数的帮助,但是如果下次再发生同样的事情的话,退学就不可避免。」

                                                        月城当然也会利用自己的立场,采取超出预想的手段。
                                                        草率的对策无法对学校的不正之风进行反击。
                                                        也就是说,至今为止这样的立场是不行的。

                                                        「所以你才来找我帮忙的不是吗?」
                                                        「这次打电话的目的不是想让坂柳理事长阻止月城。如果对方采用了打破规则的战略,那么我也会采取相应的行动。其结果学校有可能会被卷入骚动之中。」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给我打电话是……」
                                                        「嗯,万一发生意外,作为后盾的存在是不可或缺的。」


                                                        收起回复
                                                        33楼2019-10-02 11:32
                                                          期待(๑˙ー˙๑)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4楼2019-10-02 11:33
                                                            辛苦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9-10-02 1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