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超人吧 关注:66,678贴子:8,714,997

【文】京城异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新人www这里亦落
苦逼学生党一个
本文会有私设
背景大概定为盛唐时期
有错字警告,而且写文时日常分不清的地得
有cp,但关于cp戏份不多
主五超人+阿德里(我爱他们)
以上能接受的话就进来赏个脸吧
镇楼是我的道枝弟弟和过审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0-02 16:42
    阳春三月的风吹得人无比困倦
    ——
    长街小巷还是一如往常一样,打扮简单的小贩戴着顶破布帽扯着嗓子吆喝,扎着个小辫的孩童时不时跑去卖小吃的小摊前面顺几个瓜子花生,这些小贩也不恼,习以为常了。颇有文采的秀才小生也会装模作样捧着本诗经读上两句,读书声和吆喝生含糊不清地混在一起给街道增添了很多生机。
    ——
    也就这时候看起来很祥和宁静
    ——
    “呼哈!我总算给逃出来了!”人群中突然钻出一个穿着唐装的红发少年,抱着个蓝布包裹在大街上横冲直撞,一不小心踢翻了小贩的零食摊惹得他破口大骂:“哪家的小孩子啊这么没教养!”
    ——
    “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抱歉我哥哥他太顽皮了我们这就去抓住他。”一位绿头发扎双马尾的少女和一位棕发长雀斑的少年气喘吁吁地跟在红发少年身后,时不时还要回过头来向路人鞠躬道歉,不一会儿便让红发少年跑得没影儿了。
    ——
    “开…开心跑得太快了…追不…不上啊……甜心你自己去追吧。”棕发少年跑不动了,彻底摊坐在地上,也不顾身上的深蓝唐装蹭上了一层灰。
    ——
    “粗心别停下啊,不抓到开心的话我们又会被师长用戒尺惩罚的。”被称之为甜心的少女停下来,一把拉住粗心的手跑去追那位名叫开心的,可一转头一看,完全找不到他。
    ——
    “完蛋了,这下不仅师长要惩罚我们,阿爷肯定也会罚我们的。”甜心也彻底阉了,蹲在地上一脸无精打采。
    ——
    大街上还是人来人往,除了几个看热闹的毛头小孩外每一个人注意到他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0-02 16:43
      “嘿嘿,总算逃了出来。”开心见甜心和粗心都不见了才停了下来,甩了甩头发放下包裹,从贴身口袋里拿出来一个小锦囊。“那个洋人打扮的家伙居然让我在这个时候跑出来找人,要不是我手脚敏捷不然早被甜心粗心他们扭回书院了。”开心从锦囊里拿出来了一张纸条子,上面写着一个地址,他摸了摸乱糟糟的头发,扯起包裹就跑。
      ——
      书院内
      甜心和粗心双手扯着衣袖放背后低着头,面前的白师长脸上挂着些许怒气举着把戒尺在手里把玩,甜心小心翼翼地抬头瞟了眼白师长,弱弱地开口道:“我们尽力去追开心了可是他还是给跑了,我们真不知道他居然会在考试的时候逃课……”到后来甜心说不下去了,毕竟开心好歹是他们家大哥,在书院里“为非作歹”多多少少会牵扯到他们。
      ——
      白师长叹了口气道:“算了也不怪你们,开心逃课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不过这次居然会当着我的面逃课简直岂有此理,我不怪你们,但是你们得给你们家大人传个话,如果还有下次,开心就得被书院开除。”白世通落下这句话头也不回地就走了,走之前还不忘嘀咕一句现在的小孩精力都太旺盛了怎么都跑这么快??
      ——
      “都怪开心,害我们考试没考成。”
      “以前开心逃课总是偷偷摸摸地,这次居然这么大胆,真是……我要说什么来着?”
      ——
      竹林里隐匿着一个大院
      开心拿着纸条走到了一家大院前。他以前从没来过这个地方,但看起来好像很久没人住了,红门上盖着一层灰,红门旁边的石狮上都结着一两层蜘蛛网。方圆三里内只有这一户人家,再加上都没什么人经过这里,一瞬间显得无比冷清。
      ——
      甚至冷地可怕。
      ——
      他敲了敲门,但是没人回应。
      他又扯着嗓子喊了几句,但是除了惊起几只麻雀外依旧无人回应。
      他碰了碰大院的围墙,足够坚固,虽然脏了点儿,但是不太高,看起来翻过去也不是没有关系。
      这样想着,他随手把蓝布包裹率先丢了进去,自己双腿一跃,双手抓着墙沿一用力,整个人便腾空了,双腿轻松一蹬便坐在了墙沿上。
      ——
      他内心有点欣喜,坐在墙沿上抬头看竹林都是一片青绿,撇过头,往院子里一看,却发现早已有一个人捂着被砸红的鼻子站在院子里瞪着自己。
      ——
      啊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0-02 16:44
        “对不起啊。”开心吐了吐舌头跳了下来,望着眼前这个满脸怒气的人抱歉地歪了下头。
        那人倒也不斤斤计较,转过头傲娇般地哼了一声说道:“无所谓,看在你还是个小孩子,主角我也不和你一般计较了。”说完他还不忘摸了摸自己通红的鼻子,暗骂到自己鼻梁都快被砸歪了。
        ——
        开心环顾了一下大院,除了条通向住房的小路外其他无一不是杂草丛生,一些农务工具以及一口大缸散落在院中,不像是有生机的样子。
        ——
        “那个…先生,您是这里的主人吗?”
        “什么‘先生’啊,我可是有名字的,我叫花心,而且我也不是这里的主人。”花心不满地撇了眼开心,双手插着腰俨然一副大人的样子对着开心叫道:“哼,倒不如说是几天前一个奇怪的家伙突然给我了个锦囊叫我来这里的,当时也不知道怎么了稀里糊涂答应下来了,现在想想就来气,这里大半个地方居然除了你我外没有一个人。”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跟开心一模一样的锦囊。
        ——
        开心瞪大了眼,突然凑近问到:“诶?原来花心也是被他叫来的吗?”
        “离我远点喂你这小子,作为配角请跟主角保持距离好吗?而且别叫地这么亲切,我可比你大哦。”
        开心望着眼前人,明明身高就比自己高一点儿,从外貌来看是比自己成熟帅气一点儿但是看不出来比自己大多少。
        “敢问花心先生芳龄……?”
        “本人时龄16哦,还要‘芳龄’是什么鬼?还要都说了别叫先生啦!”
        什么嘛,叫“花心”太亲切不喜欢叫“花心先生”难不成显你老了?
        “我也16哦,所以说明明我们一般大嘛!对了,话说回来,是谁给你的那个锦囊呢?”
        花心坐在石阶上,翘着二郎腿摸着下巴,故作思索般地嗯嗯了几声说道:“说实话啊我也不太清楚,看起来不像是本地人,应该是个洋人,但是从一些小道消息我打听到了那个奇怪的洋人好像叫……Arcas。”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0-02 16:44
          “Arcas吗…听名字感觉就是个外国人。”开心抬头望天一副贤者姿态。
          “你还别说,听说这货看起来倒是彬彬有礼颇有姿态,但事实上跟他熟了后就会发现他有多‘二’,来京城三四年了吧,中国话算是学会了,但是还总是操着他那口外国语到处显摆。”花心拿出少女用的小镜子对着脸照了照,还不忘夸一下自己的“盛世美颜”。(虽然确实长得不赖orz)
          ——
          “看起来像是个怪人呢?不过没关系嘛,他找我俩来说不定就是遇到困难了呢?”
          “嘛…也就你这种小孩子才会这样说,说不定他一时兴起把你给绑架拉去外国某个类似地下街把你卖了,到时候你怕不是连你自己这么死的都不是到。”说完,他还不忘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吓唬一下他。
          ——
          然而开心并没有认真听他的话。
          ——
          虽然是阳春三月啊,但是风吹在人身上还是蛮冷的,开心和花心都只穿着单衣,所以不免感到有点冷嗖嗖地感觉,都扎紧了衣带想要暖和一点儿。
          ——
          暮色把竹林呈现出一种青黄地颜色,青绿和灿黄融合起来很是好看,可开心和花心在这里等了好几个时辰,还是等不到要等的人。
          ——
          “什么嘛!该不会他骗了本主角吧!”花心被冷出怒气来了,愤愤不平地咬着下唇叫道。
          “我不知道啊……但是这都快到晚上了怎么还没来…”就算是精力旺盛的开心此时也有点疲倦了,在这个鸟不拉屎地地方居然让别人等了这么久真不是个人干的事。
          ——
          “该不会…我们真的……”
          “对不起!”“哐”地一声,住房的大门被打开了,来人顶着头和开心一模一样杂乱的红发,揉着通红的双眼,一副刚醒的样子,手里抱着个枕头,一脸抱歉地说道:“睡…睡过头了。”
          ——
          果然,晚上的风更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0-02 17:02
            注:文笔超烂orz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0-02 17:02
              dd


              回复
              8楼2019-10-02 17:53
                “蛤?这位先生,您把我们叫来这里这么久了才出来,一句对不起就完了?”花心眯着眼,双手换在胸前,从坐姿变成靠在墙上,一只脚抵着墙,把刚才那个冷得瑟瑟发抖的花心丢向天边。
                “对不起啊两位先生,不过我似乎好像并没有写特定时间,只是写了地点和日期而已。”来人放下了手中的枕头,脸上挂着英国绅士常见的标准微笑,只是身上凌乱的穿着让他看起来并不像是个绅士。
                ——
                “请问您就是Arcas先生?嘻嘻,我们就是被你找来的两人哦,对了,找我们来有什么事情吗?该不会遇上麻烦了吧,放心吧,我可是很厉害的哦,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吧!”天真无邪的开心完全没在意旁边某位先生的怒气,一脸笑嘻嘻地回应Arcas的微笑。
                ——
                “想请二位帮个忙啦,也不知二位可否赏个脸帮我一番呢?”Arcas把手伸向开心,另一只手放在胸前一副无比诚恳地样子。
                花心撩了撩头发走到他面前,指着他毫不客气地说道:“行了别用你撩洋妞的那一套来糊弄我们了,有什么事本主角来帮你就是了。”他又瞟了一眼不明所以的开心“也不知道为何还要叫个不谙世事的小白。”
                ——
                “哧!既然您都无异议了那么这位先生应该也没异议了吧?”说完还向开心眨了眨眼。“其实也没什么事情…可否二位随我一起进京一趟呢?”
                ——
                开心歪着头,食指戳着下巴不解地问:“这么简单的事情还需要我们去?”
                “对啊,而且为什么会要我们陪你去啊?”花心附和道,转过身去拿着镜子继续摆弄自己的头发。
                “嘛,其实也没多大的事情,我翻洋过海来此三四余年了,本来只因爱慕本土文化才来求学。前些日子有人找到我说能否请我进京去为某个大官家的公子教一些洋文化,说白了就是请我去当个教书先生。至于为何请你们二位…花心先生可是这一带有名的秀才呢,听其凭自己外貌倒是祸害了不少良家少女呢,听说过段时间也要进京去科举考试不是正好顺路吗?至于开心的话…没记错的话你家就是住京城里吧,正好可以带路嘛!而且对于你我也有所耳闻呢,因其放荡不羁在京城一举闻名呢,是个‘大人物’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0-02 19:32
                  啧,这家伙怎么知道这么多啊。
                  ——
                  花心表面上还是和刚才一样,但内心已经乱成了一团黑线。
                  这家伙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嘛,果然以后对洋人还得多加防范。
                  ——
                  暮色不见了
                  倒是皎月悄悄升起了
                  ——
                  Aecas抬起往这皎月眯着眼,左手抵在额叶前,说:“呐,现在我都说完了,二位应该也没什么疑问了吧?时候不早了,我们都各回各家吧?”说着,抱起掉落在地上的枕头往门外走。
                  “诶?Arcas先生你不住这儿吗?”
                  “这儿这么杂乱我怎么可能住这里呢?”
                  如果我告诉他们我是因为等他们结果等睡着了的话肯定会被当成二 货来看待吧。
                  ——
                  Arcas左脚踢开大门走了出去,临走前不忘抬起右尖跟把门框一钩给关上,隔着门对院子里准备走出来的开花二人叫道:“二位赶快回家吧,赶紧和老婆孩子热炕头吧。”
                  ——
                  “嘁,这家伙,自顾自地说这么多话,又自顾自地走了……什么嘛……”花心说着气话,故意把走路变成踩路,双脚踩地“哒哒”作响好像跟大地有仇一样。
                  ——
                  开心突然发现院中一片银白暗了下去,抬头望天,黑云先生护住皎月不让他看,月色朦胧,却不是很应景。
                  ——
                  完了!今天擅自逃学,回去肯定又要被阿爷他们说了!
                  ——
                  哦吼,完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0-02 19:33
                    果然还是掌握不好剧情啊剧情太快了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0-02 19:43
                      话说在自己的文楼里发段子需要审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0-02 19:44
                        开心想在晚饭之前赶到家
                        ——
                        中午为了下午的考试焦灼到晌午饭都没吃,下午又因为一系列剧烈运动(指逃学)耗费了很多体力,现在他整个人感觉像被抽去了精力一般无精打采。
                        ——
                        不过,今天闯了那么多祸,回家说不定更惨。
                        面对祖祠跪上三天三夜并且一个月内不许出城还要罚抄祖训十遍是免不了的了,说不定还要去当甜心的试验品,还要忍受粗心一不小心毁面墙啊踢翻个墨水啊打破个缸啊。白师长也不会饶过自己的,说不定还会在书院里限制自己的活动,还得被打十戒尺。
                        一想到这里,开心突然连家也不想回了。
                        ——
                        不回家能干嘛呢?
                        开心恍惚地走在大街上,白日里热闹的大街完全冷了下来,除了个别几个酒馆还能看见几个糙汉子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把酒对饮,剩下的也只有半夜出来提主人跑路的某个小随从了。
                        ——
                        酒馆里传来饭菜的香味,开心被香味熏地有点飘飘然,摸了摸全身上下却只发现了五文钱,这时他才发现当时他跑太快了甚至都没带多少钱。
                        打开随身的蓝布包裹,也只有一堆没用的竹简诗集,他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他要带着这堆对自己没用的破玩意儿出来了,又不能换钱。
                        ——
                        揣紧仅剩的五文钱,他走进了酒馆,随便在角落找了个无人的桌子坐下,抬手招呼小二来一壶酒一碟小菜,然后便趴在桌子上等着上菜。
                        这小二行动倒是迅速,酒菜不一会儿就上来了。
                        虽然不小了,但是这还是开心第一次大半夜自己来,还是他第一次喝酒。以前他也想过偷阿爷珍藏的白酒喝,却总是被甜心粗心他们监视着不让喝,而且阿爷也禁止他们随意喝酒。
                        ——
                        举起酒瓶,把酒缓缓倒入小巧的酒杯里,开心想都没想举起酒杯就喝了下去,喝完后还意犹未尽地咂咂嘴,嘀咕句感觉很没味儿,根本没有阿爷他说的那么浓烈,跟白开水似的。
                        ——
                        一瓶酒一碟小菜很快就饮用完了,开心走出了酒馆,迎面吹来的风还是让他瑟瑟发抖。
                        不是说酒可以驱寒吗!怎么喝了酒后还是很冷啊!
                        ——
                        也不知道漫无目的地走了多久,开心发现自己还是回到了原来的地方,才发现原来自己一直在围着大街绕圈。
                        看来还是得回家吗
                        ——
                        开心勒紧了自己的包裹的袋子,大吼一声往自己家的方向跑。
                        只是他没看见迎面走来的一个人。
                        ——
                        “哎呦!”正巧,开心与来人两个头磕在了一起双双倒地。
                        ——
                        来人也抱着个包裹,包裹里的东西无一不散落在地,开心摸了摸前额,望着来人,急忙站起来半鞠躬喊了句抱歉。
                        ——
                        “怎么又是你?”开心听见来人声音极其耳熟,抬头一看——这不是花心吗?
                        ——
                        “你大半夜来这里干什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0-03 19:29
                          我来顶楼主加油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0-03 23:42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0-03 23:50
                              Dd文风吹爆!另外想知道有没有古灵三傻(不是)超喜欢伤妹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0-04 12:32
                                “!我今天简直把八辈子的霉都给倒完了啊,怎么走哪儿磕哪儿……”开心一脸痛苦状蹲在地上抱着头不愿起来面对现实以及四周的死胡同。
                                ——
                                粗心迷迷糊糊往四周看了看,还是找不到出路,手里的灯笼也被突如其来的一阵阴风给吹倒在地上,一声不响地给灭了,时下除了头顶的几点月光外四周全陷入了一片漆黑,没有一户人家肯在屋内点燃一盏小油灯施舍给他们一点亮光。
                                ——
                                “现在好像只能原路返回了。”粗心拉起开心,指着原来的路说:“走走试试吧,说不定找到出路了呢?”
                                ——
                                眼下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开心只好一声不吭地半走半被粗心拖着按原路返回。
                                ——
                                事实也是如此残酷,没走多远,他们愈发愈觉得不像刚才走过的路,当他们停下来的时候——身边的环境换是换了,只是换成了一个更陌生的地方。
                                ——
                                这时候,开心才记起来粗心是鱼的记忆。
                                自己叫粗心带路才是自找死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0-04 18:25
                                  这世上简直没有比半夜三更突然迷路更悲催的事情了
                                  ——
                                  “大、大哥,要不去找户人家问问。”
                                  粗心指着小巷旁的一户人家,大门虚掩着,里面传来了断断续续的窸窣声。
                                  ——
                                  “事到如今也只能碰运气了,说不定碰上了好人家愿意让我们借宿一晚呢。”
                                  虽然门没关,但出于礼仪,开心还是象征性地敲了敲门。
                                  瞬间,屋内的窸窣声停了下来,脚步声传来,开心和粗心规规矩矩地在门外站立着等待主人出来。
                                  ——
                                  虚掩的门被推开,黑暗中走出来了位黑衣少年,他警惕地望着来人,还没等开心他们开口就问到:“有事?”
                                  开心急忙向前一步诚恳地说道:“先生夜安,有一事不知能否相求,我与舍弟半夜迷路流落至此不知先生可否让我俩借宿一宿呢?”说完,开心扯过粗心对着少年微微鞠躬表达歉意。
                                  ——
                                  少年皱了皱眉头,再次警惕地打量二人,开粗二人低着头都快被他盯出冷汗来了。半晌,少年打量完毕,看着二人如此诚恳,才认定他们不是骗子扒手之类的家伙。
                                  ——
                                  “进来吧。”
                                  少年转过身去走回院子里,开心惊喜地抬起头,带着有点激动欣慰地语气“嗯”了一声随手拉过粗心走向院子。
                                  整个大院都不太大,三间小屋就占满了院子五分之三的位置,剩下的五分之二除了一块空地剩下的也被一些杂物和一颗大柳树给占满。
                                  柳树下散落着一些利器和麻绳,以及坑坑洼洼的土坑,大半夜起来干这种事儿,该不会是杀人灭口吧??
                                  粗心着实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
                                  ——
                                  “目前家里只剩一件空房了,二位勉强凑合一宿吧。”少年拾起地上被麻绳扎好的一捆稻草朝柳树旁的稻草堆走去。
                                  “请问……先生如何称呼。”
                                  “不必多礼,叫小心就行。”少年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头也不回地回答他。
                                  ——
                                  真是个惜字如金的人
                                  “喏,你们的房间,不用客气,在这里不必拘谨。”
                                  开粗二人觉得伫在这里也蛮尴尬地,便向小心道了声谢便回房休息去了。
                                  ——
                                  “可——算是找到个睡觉的地方了,幸好遇见了个好人啊。”开心一推开房间门便直直地倒在木榻上,粗心在此之后轻轻的关上了房门,在房间里摸索出一盒火柴把灯笼点亮,借着灯光粗心打量了一下房间,看起来像是一间书房被该造成了一件客房,除了一张床一把椅子和一张桌子外,剩下的空间堆满了书和竹简,看得出来小心还是个文墨人。
                                  “大哥你看人家,房间里全是书,看来像是个胸怀文墨腹有诗书之人。”
                                  “行了阿弟别挤兑我了,你知道的你大哥不是读书的料,别学你大姐一样看见那种文人君子就来挤兑我。”
                                  “大哥原来你还有自知之明啊。”
                                  “阿弟我告诉你就算你大哥不是读书的料但还是你大哥,管制你还是可以的……”
                                  ——
                                  在开粗二人的打闹中,小心托着一个盘子推开门走了进来,盘子上是两碗还冒着热气的面,开心整个下午和晚上也就喝了一壶小酒吃了一碟小菜,再加上刚才和粗心斗嘴更是感觉有点过度劳累饥饿了,看见小心端着面进来马上欣喜地从床上跳起来向他走去。
                                  “小心先生居然如此为我俩着想真是太感谢了!”
                                  粗心刚才走了那么久确实也累了,他也走下床向小心点了点头算是道谢,也跟开心一起坐在床上享受这份微妙的温暖。
                                  ——
                                  一碗面的时间不用多久,小心倚着门吹着夜风一直默默等待他们享用完后收拾完碗筷才离开。
                                  临走时,开心突然叫住了他问道“小心先……不对、小心劳烦问一下,你是一个人住在这里吗?”
                                  “以前和父母以及阿妹一起住在这里,家父家母先后去世了,阿妹她某天半夜自己溜上街被盗贼掳走了,现在也确实只有我在这里住了。”小心脸上依旧跟刚才一样漠淡,没有因为开心触及到自己不愿意起的家事而面带愠色。
                                  “是、是吗,实在抱歉啊……”虽然小心没说什么,但开心还是感觉很过意不起,毕竟自己随口一说就好像把别人伤疤提起了一样。
                                  “不必太在意,过去就过去了,时候不早了,二位晚安。”小心走出后替他们关上了房门,开粗二人在房间里听着小心踩着布鞋的声音渐行渐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0-05 14:32
                                    dd


                                    回复
                                    20楼2019-10-06 16:17
                                      京城的月亮不比其他地方的圆
                                      ——
                                      京城郊外,身着黑袍的少年把随身携带的家徽丢在地上,狠狠地踩了两脚,一脸不屑地望着被四分五裂的家徽。
                                      ——
                                      他早就厌烦了家族里一系列繁琐又无用的礼仪了,每天除了读书就是随父亲跟那些皇宫大臣高官打交道,与他们的儿子女儿打好关系,有利于自己父亲在宫中巩固他的人脉。
                                      他觉得这些都恶心死了,每天面对那么多人的脸色,还得忍受那些阔公子的一口烂文才和贵族小姐身上令人干呕的香水味儿以及她们被胭脂腮红填满了的脸,也不照照镜子自己有多“丰满”。
                                      最近听说父亲还要找个洋人来教自己洋文化,无论他怎样劝阻都没用,一气之下他选择离家出走。
                                      ——
                                      他的跟班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主子会化妆成一位翩翩少女来诱骗自己喝酒,等自己醉了后自己主子居然跑了。
                                      ——
                                      “嘁,再这样下去我说不定哪天就被卖给一个高官他的宝贝千金了。”他愤愤不平地朝地上跺了几脚,在巡卫兵到来之前往离京城相反的地方跑去。
                                      ——
                                      等到他确定跑到了没巡卫兵的地方了他才停了下来。
                                      “哈…这荒郊野岭地……怎么跑来这个破地方了。”少年突然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树林里,层层树影遮挡住了他的所有视线,现在他只能顺着自己并不灵验的方向感去找出路。
                                      ——
                                      所幸,他在树林中找到了一个破庙,从破败程度来看已经长时间没有来过了,两根红色的大柱子支撑着摇摇欲坠的大门,屋顶上的瓦砖已经东一块西一块地掉落在地上了。
                                      月光射进屋内,从敞开的大门外向里看,被月光照射着的神像面容狰狞地映射在眼前,少年吓得往后退了又退,咽了咽口水,打心底不想进去。
                                      不过,到这种地步,不想进去也得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0-10 18:54
                                        把被供奉在石台上的已经积了一层灰的神像挪开,少年从衣服内层的口袋里搜出一条手帕把石台上的灰抹干净,然后往上面铺了层茅草,自己坐了上去。
                                        地上这么脏我次不要睡地上……虽然这上面也好不到哪去……
                                        ——
                                        少年关上了破烂不堪的大门,把自己头上的黑帽扯下来,莹蓝的头发瞬间散落在了肩上,他甩了甩头,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条细线把自己的长发扎起来,以免被弄脏。
                                        “算了,睡一觉等明早找个村子去找个住所也好啊……”他如是想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10-10 18:55
                                          等到太阳正上梢头,开心才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粗心……你怎么没叫我起床啊……”他耍小孩子脾气般地埋怨昨晚和自己同行的少年,睁开眼一看,却发现他早就没影儿了。
                                          ——
                                          “粗心?”开心穿好了自己的衣服,推开门出去找自家阿弟。
                                          正巧,自家阿弟和昨晚那位少年都在院子里。
                                          “大哥你总算醒了。”
                                          “我说粗心你怎么又没叫我起床啊……”
                                          “我倒是想叫你,但是小心说反正也不着急干脆就让你继续睡吧所以我就没叫。”
                                          开心倒也不计较了,他望了望四周,他走到小心面前说道:“谢谢小心先生昨天相助,若不是先生可能我们昨天真得露宿街头了,现在我和舍弟不得不走了,昨晚给先生添麻烦了。”
                                          “没事,都说了不必客气,况且二位也没添什么麻烦。”
                                          “看先生如此宽宏大量,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吧。”
                                          这个大哥,也就在外人面前最彬彬有礼了。
                                          ——
                                          “好啊。”有点出乎意料,对面这个看起来不好打交道的少年居然同意了。“对了,还不知二位怎么称呼呢?”
                                          “我叫开心!这是我家阿弟粗心,对了我家还有个小妹叫甜心哦,是粗心姐姐,做饭超级难吃还偏要做的那种……以后有时间你可以来我家玩玩呢……”开心果然人如其名。
                                          “噗。”少年莫名其妙轻笑了一下,嘴角的小虎牙咬着嘴唇很是可爱。“开心果然很开心呢……不过有时间会去找你们的,只怕下次不知道在哪里会遇到……”
                                          “没关系哦,我们都住京城,反正这个地方也不大,说不定明天就遇见了呢!”
                                          “嗯,好。”
                                          ……
                                          在开心和小心的愉快交流中
                                          粗心感觉自己可能被自家大哥和这位少年给同时遗忘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10-10 18:56
                                            被遗忘的粗心太可爱了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0-12 12:09
                                              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0-15 07:46
                                                夜来幽梦忽还乡
                                                ——
                                                少年做了个不太好的梦,他被惊醒了,挣扎着爬起来后已经快正午了,他一边感慨自己睡了那么久一边收拾着身边的东西走出门。
                                                ——
                                                他感到有点头疼,浑身有种说不出的无力感,不知从何时起他就开始时不时重复着做一个梦,令人无比困惑的是只要一醒来他便会立马忘记梦里所做之事,只留下一个大慨的轮廓
                                                ——
                                                他继续顺着条小路走去,想去找到个出路或者便于立足的村庄。
                                                ——
                                                他所带不多的干粮在昨夜就已经告罄了,身上的银两在这荒郊野岭也没用武之处,他瞬间感到有点颓废。
                                                ——
                                                放一天前他还是出身尊贵个大少爷,说不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但是不会为饥冷所迫,才几个时辰的功夫他便不得不流落在这个不知名鬼地方。
                                                ——
                                                说这景色倒是怡人,绿树成荫,在京城里除了皇上的御花园其他地方还真没这儿有看头。远离了京城的一切纷扰,也不会看见那些阔少爷故作姿态持把折扇炫弄自己为数不多的才华,更不会为了家族那点儿薄弱的面子摆着一番文人墨客的姿态到处与那些脸上常年假笑的人打交道。
                                                ——
                                                孤独吗?
                                                方圆数十里渺无人烟,连个与自己说话的同路人都没有,一片绿色早已看腻了,抬头便是晴天,连片随自己一起飘动的云彩都没有。
                                                ——
                                                后悔吗?
                                                少年自顾自地摇了摇头。
                                                他从来做事一向一意孤行不后悔,哪怕走上条死路他也会走到底,自从他选择从家里跑出来后他就没有后悔过。
                                                ——
                                                我自己选择的路就算是用膝盖走着也要完
                                                ——
                                                功夫不负有心人
                                                少年在又走了数十里路后在树林的另一半看见了一缕烟——有人家的地方才会有炊烟,他揣着一丝激动快步走向树林的另一边,他绕过那最后一棵树后,总算看见了一片村庄停在两座大山之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0-17 21:16
                                                  正值晌午
                                                  ——
                                                  大山间的村庄与京城截然不同,平白无奇的泥瓦房,石砖铺成的小道,穿着朴素的小孩子们举着个纸风筝就可以在大街小巷中穿梭着玩一天。
                                                  ——
                                                  儿童相见不相识
                                                  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伫在他面前打量这个来路不明的陌生人,但是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个什么来,少年略显尴尬,朝着小女孩笑了笑准备转身走人。
                                                  ——
                                                  “喂,我说你啊,别给我乱跑。”带着帽子的男孩从转角处走来,拉起小女孩的手准备走,忽地,他才注意到对面那个嘴角勾笑的陌生人。
                                                  ——
                                                  天真无邪的小孩对外人并没有太多防备,只是处于常识地问了一句他是谁。
                                                  “我是异乡的一位路人而已,只是偶然遭遇山贼抢走了一些随身物品后被打晕丢在了那片森林里,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在这里了。”少年无奈地耸耸肩。
                                                  ——
                                                  看对面的小男孩不怎么相信自己,他又敞开双臂说到:“你看吧,我身上都没带什么东西。”他脱下了自身的黑袍,望着他们说到:“那么,请问这位小先生能否告诉我如何找到旅宿呢?”
                                                  ——
                                                  “先生若是这样的话那你找错地方了,我们这个小地方常年没什么人来所以除了杂货铺以外连最基本的医馆都没有。”他又想了想,说:“若先生不嫌弃可否来我家住呢?”
                                                  ——
                                                  少年转念一想,自己也没去处,不如在此待一段时间,正巧自家人也不会找到自己。
                                                  ——
                                                  “多谢好意,那么,请小先生带路咯?”
                                                  “别叫什么先生啦,叫我名字吧,我叫阿奇。”
                                                  “彼此,这里伽罗。”
                                                  “午安咯,伽罗先生。”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10-17 21:16
                                                    woc好多地方不太好orz
                                                    就当练笔吧orz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10-17 22:4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10-18 14:32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10-19 17:11
                                                          “阿欣先回家去吧,我待会儿就去找你。”阿奇松开牵住小女孩的手,抱歉地对她笑了笑,转身拉过伽罗就往家里跑。
                                                          “小先生慢一点儿啊喂!”伽罗措不及防被他拉着跑,可眼前人完全不听他说的话,固执地拉着他跑。
                                                          ——
                                                          走到一个红门小院前,阿奇才松开拉着伽罗的手。
                                                          “别装了先生,你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
                                                          “小先生,我实在不知道你所说的话的意思,我解释过了,我是从……”
                                                          “这位先生你也别装了,这么小的地方连鸟都不愿意待怎么可能附近会有山贼?从你这打扮来看像是一个被抢劫的人?拜托先生下次说谎请编一个更好的理由吧。”阿奇没等伽罗说完话就开口把他打断了。
                                                          ——
                                                          被一个小自己十多岁的孩子看破了,伽罗突然感觉无比尴尬,各种原因的。
                                                          “哈…小先生,您多疑了……”
                                                          “中书省中书令家长子昨夜潜逃这个消息可传遍了这块地方啊,连我们这个小地方都能听闻这个消息,连先生你的画像也贴出来了,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小小少年双手环胸前踱着步子盯着伽罗。
                                                          ——
                                                          “那……小先生是要把我扭送回家吗?”
                                                          “我只是比较好奇,你这么贸然一个人跑出来不怕哪个流氓强盗知道了后把你绑了?”
                                                          “唔……当时没想那么多嘛…只想着逃出来了。”
                                                          ——
                                                          这个大少爷没有一点安全意识吗?
                                                          “算了,看你也没去处,还是来我家吧,我阿妈阿爸他们有事进京去了,可会在京城住一晚。”说完他又拉起伽罗的手腕,往原来的方向走。
                                                          “谢谢小”
                                                          “我叫阿奇……”阿奇撇过头不满的看了他一眼。
                                                          “好的阿奇,是的阿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10-23 20:50
                                                            “也别叫那么亲热,我们也才刚认识十分钟左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10-23 2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