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练吧 关注:62,609贴子:962,240
  • 15回复贴,共1
【卫莲】时间线:刚成为卫庄徒弟没几天的时候。——《天行九歌之穿成红莲公主》

  “起来。”朦胧之间,她听到了一个夜凉如水的声音。

  “快点。”带有一点催促与恼意。

  红莲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看见自己的床头坐着一个黑衣人,顿时吓得一个激灵,想放声尖叫。

  “……”emmm,又被点穴了。

  她穿来的短短几天日子,就被点了n多次穴,mad,会点穴了不起啊!死墨鸦!

  诶,好像不是墨鸦,这是……

  卫庄?!

  自己是在做梦吧?卫庄怎么会夜闯她的寝宫?她捏了捏自己的手臂,有痛觉,看来不是做梦。

  “带上你的剑,换上衣服,出去练功。”

  原来是教她练功,不过三更半夜的,这个时间点未免挑的太好了吧?

  虽然心下吐槽,但她还是乖乖的爬下床,怕吵醒侍女们,所以轻手轻脚地打开了衣柜,取出适合练功的衣服穿上。

  当然,她换衣服的时候,卫庄知趣的转过了身,背对着她。

  冷宫独岛。

  “庄哥哥,上来呀!”她站在小舟上,手里拿着桨,对着岸上不动的卫庄说道。

  “不用这么麻烦,我带你直接飞过去。”

  “嘁,我才不要,万一你又丢下我一个人飞走了,没有船的我岂不是一个人在湖心小岛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前面两次卫庄就是这样对待她的,她还记着呢。

  “你不上来就算了,反正会轻功的某人可厉害了,本公主自己一个人划船过去。”说完后,红莲就撑起了桨,划离了岸边。

  突然,小舟上多出了一个人的重量,船身不稳,在水中开始摇晃起来,撑着桨的红莲重心偏移,身子往一旁的水面栽倒。

  卫庄眼疾手快地搂住了她的腰,她才避免了翻身下船的命运。只不过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尤其是在水中,这一番动作下来,卫庄倒在了小舟里,而红莲也被他带着,面对面的扑倒在了卫庄的身上。

  这片小舟很窄小,小到只能容纳两人的身躯,一时间,他们之间的距离近到鼻息相融,能听到彼此心跳的声音。

  她将手撑在了卫庄的胸膛上,支起了身子,看清了身下的人。

  被她压在身下的某人沉默地看着她,他没有皱眉,面上也没有烦怒的情绪,只是骨子里流出一种贞静尊贵,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叫她有点心慌。嗯……就像海面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他可是卫庄啊!她竟然强压了卫庄骑在他身上!虽然不是故意的,但是……他那样酷的人心里肯定很窝火吧!

  “起来。”酷寒的语气。

  红莲一个哆嗦,赶忙爬起来,慌乱之中小舟摇摇晃晃,刚站起的身子不小心绊到了卫庄的小腿,又一个不稳,重新摔回了他的身上,有点像是故意投怀送抱,这下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这一次,不知是该说幸运,还是不幸,她磕上了卫庄的唇。

  原来外表上看起来再坚硬再冷酷再嗜血再冷漠的卫庄,他的唇也是柔软的,有温度的,还带着一点点好闻的酒香。

  “师父,我,我发誓我刚才绝对不是故意的!您千万不要将我驱逐师门啊求求你了!徒儿知错了!”她害怕极了,紧紧地抱住了他的剑,担心被夺走初吻的卫庄男神一个不爽就用鲨齿给她梳头。

  “划你的舟去,你还想在这湖中央浪费多长时间?”

  “哦哦,好,遵命!”红莲赶忙捡起桨,不敢看他,背对着他卖力地划起了小船。既然男神都将这事翻篇了,那她也翻篇吧,反正没吃亏~

  一路无言,她偷偷地转头看了卫庄一眼,发现他依然保持着方才的姿势,躺在小舟上,只不过合上了眼睛,像是睡着了。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此情此景,她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句唯美的诗词,还别说,挺配现在的庄哥哥的。

  红莲转回了头,继续划着船桨,向着那座湖心小岛进发。

  卫庄睁开了眼睛,躺在小舟上静静地望着船头女子的背影。刚才那一脚,是他故意绊到红莲的,他也搞不懂自己当时为什么要那么做,可能是今晚她的发香有点好闻,也可能是他唇上被那只疯兔子啃咬的伤口复原了,竟有点想念……

  疯了疯了,他一定是疯了,原来疯傻与风寒一样,也是会传染的。

  玫瑰色的夜幕,满天的星星,悠悠的湖水荡漾着小舟,夜风吹散了湖面上细碎的星光,某人尘封已久的心也荡漾起了细微的波纹。

  ……

  emmm

  一场练剑下来,她头上绑着的发绳又被卫庄给夺走了,头发再次散落开来,被风一吹,她的发混杂着汗水,狼狈凌乱的贴在了脸上脖子上。

  真想剪成跟庄哥哥一样短发,这样也好洗头,再学他绑个头巾,这样打架的时候发型也不会乱。

  “这次你的剑法有很明显的进步,很好,我能感受到你渴望变强的心。”这是庄哥哥第一次表扬她。

  唉,这还不是被逼出来的。在这个世界,没有一身厉害的武功,管你是公主还是什么,照样得被欺负,看看墨鸦和卫庄这些人,夜闯她寝宫就跟逛街似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每天晚上一个安稳觉都睡不好。

  “庄哥哥,上次你教的内功我理解不了。气沉丹田气沉丹田,可是丹田在哪儿呢?”

  卫庄沉了一口气,将木棍插在了地上,看着她的眼神颇有点恨铁不成钢。

  “盘腿坐好。”

  “唔,好。”她将手中的剑丢在了地上,有模有样地盘腿打坐起来。

  “脊梁挺直,腰不可软,身不可向后倚靠。”卫庄半跪着,伸出有力的大手矫正了她的打坐姿势。

  “保持这个姿势,然后轻闭两眼,舌舔上腭,摒除心中杂念。”

  她依言照做,闭上了双眼。

  “丹田位置在脐下三寸,小腹正中线,为任脉之关元穴深处,在命门与神阙二穴连线的中点处。”

  “呃,我听不懂。”红莲闭着眼睛说道。

  耳边传来了一声叹息,紧接着一只温热的大手贴上了她的腹部,先是摸索了一会,然后一只手指头点上了她腹部的某处位置。

  “记住了,这里便是你的丹田之处。”

  “嗯嗯,我记住了!”她乖巧地点了点头。

  唉,早点指出来嘛,这可比前面一堆听不懂的专业名词容易理解多了。

  “丹田是三阴任脉之会。类似一个夹室,气冲则升,气虚则合,为任、冲、督三脉之发源地,是全身经气聚集之处。现在你深吸一口气,然后慢慢感受气沉丹田的感觉,慢慢的,身体就会变得轻盈……”

  她全程聚精会神,终于有所领悟!

  “我做到了!哈哈!”她猛然睁开眼睛,却撞进了一双深邃的眼睛里,她愣住了,一时间忘记了呼吸,因为此时卫庄的脸离她好近。

  “嗯。”卫庄退开了一步,与她拉开了一些距离。

  转瞬,他一脚蹬上桃树树干,越了上去,坐在了树枝上。

  “现在,你尝试提气上来。”

  “好~”

  第一次,失败。

  第二次,失败。

  第三次,不仅失败还摔了一跤。

  “好痛啊!”她坐在地上,捂着被摔疼的后脑勺,可怜兮兮地望向树上的卫庄。

  “起来再试。”卫庄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声音冷漠严厉,并没有想下来拉她一把的意思,更别说安慰了。

  真不绅士!她撇了撇嘴,重新站起了身,走到五米开外,向着那颗桃树开始冲刺。

  “嘿!”她用力一蹬,同时气沉丹田,借着反作用力往上一跃。

  这次她成功地越上了树,紧接着她及时抓住了卫庄伸过来的手,然后借力再次一跃,和他一同并排坐在了树枝上。

  她开心极了!这种感觉真刺激!红莲觉得自己很有武学天赋,她相信日后若是勤加练习,身体就会身轻如燕。

  “到时候禁闭什么的都去死吧,再也别想关住本公主了哈哈哈!”

  她甩开了卫庄的手,重新跳下了树,跟打了鸡血一般,不断重复练习这系列动作。

  卫庄握了握自己空空如也的手,手心里还残存着一丝温度与馨香,他将手背在了身后,看着下面雀跃不已的女孩,勾了勾唇,夜色下,他无声地笑了。

  时间不断流逝,一缕曙光刺破了黑暗,黎明的光辉洒遍这个世界。

  有所成就的红莲坐在高高的树干上,晃荡着双脚,哼起了愉悦的调调。

  她和卫庄两人不约而同地望向了天际初升的太阳,温暖,和煦,充满着活力与朝气。

  “庄哥哥,你觉得我这次表现的怎么样?是不是很有习武天赋?我这个领悟力如此强大的徒弟你没收错吧哈哈哈哈!”

  “你练了一晚上才会的东西,当初我一刻钟就掌握了。”卫庄毫不留情地打击道,“并且你的稳定性很差,平衡度也糟透了,回去多加练习空中走细绳。”

  “你就不能夸夸我吗?”她撒娇道。

  闻言,他轻哼了一声,“想要得到夸奖,那就多加努力直到我满意。”

  紧接着,一阵黑影略过,身旁的树枝上空无一人,卫庄又不提前跟她说一声就突然走人了。

  “emmm我就知道,又是不告而别……还好昨夜本公主将小船划过来了,不然得在这荒凉之地饿个几顿才会被人发现呢。”

  她望着卫庄离去的方向,气鼓鼓地嘟囔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0-03 13:44
    还有没?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0-05 15:45
      ???穿越的发这干嘛。又不是赤练习或是红莲了,自己原创个人物自己yy不行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0-05 19:12
        诶,其中怎么还混杂着好几根红色丝带?就像肃杀黑夜里突然盛开几朵娇艳蔷薇,画风格格不入。

          她捻起来细看。

          原来是她每次练剑时被他夺走的发带,按照这速度,卫庄一年下来估计得准备四五个盒子才能装下。

          她默默将卫庄那些被她弄乱的东西整理好,然后合上了锦盒,关上了柜门。

          一转身,却撞上了卫庄的胸膛。

          她急急后退,背部碰的一声撞上了柜门,红莲夸张地捂着自己的小心脏,嚷嚷道:

          “你站在我身后多久了!悄无声息的,像幽灵一样吓死人了!”

          “深夜找我有何事?”卫庄锐利的目光划过她的脸。

          “呵呵,那个,没有什么事就不能找你吗?”在卫庄的眼神压迫下,她陪笑着说道。

          卫庄绷着脸,和红莲持续对视ing,似乎不得到一个像样的答案就不会善罢甘休。

          “呃,想师父您老人家了算不算一个理由?”

          卫庄:“……”

          红莲凑上前嗅了嗅,狡黠一笑。

          “庄哥哥,你喝过酒了?”

          “嗯。”他挑了挑眉,老实回答。

          “和谁?”

          哼哼,肯定是和棋逢对手的盖聂小聚了一下。

          “你不必知道。”

          “不说,我也能猜到。”红莲神秘一笑。

          卫庄轻笑一声,不以为然。

          红莲凑上前围着他转了一圈,然后从他的衣服上取了一片碎屑。

          “这是边城望楼上独有的那什么楠木的碎屑,你在那里和别人打过架了?”虽是疑问,确实笃定的语气。

          卫庄:“……”

          红莲回忆着之前看过的天行九歌剧情,学着韩非侧着耳朵贴上了他的心脏,装模作样地倾听他的心跳声,然后瞎几把说道:

          “庄哥哥气息略微急促,看来对方和你一样,是个旗鼓相当的对手。”

          “……”气息略微急促,还不是因为她此时突然的靠近?卫庄表示十分无语。

          “心跳却沉稳有力,不像是生死搏杀,更像是比拼。”

          “……”沉稳有力?她耳朵聋了吗?连他自己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此时的他心跳如鼓。

          “比拼完后还能一起喝酒的,看来是朋友。”

          “……”猜的还挺准。

          “庄哥哥这么冷酷的人朋友肯定不多,能和你切磋的武力不相上下的,更是少之又少。”红莲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转,摸着下巴对着卫庄狡黠一笑,“我猜是师叔来韩国找你玩了吧,对不对呀?”

          这丫头那只眼睛看出那么多讯息的???师叔都叫出来了。

          卫庄眉头抽了抽,阴沉沉道:“他不是你师叔,你的资质还不够成为鬼谷弟子。”

          “看吧看吧,我猜对了吧~”红莲叉着腰笑的嘚瑟极了。

          没笑多久,一阵天旋地转,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就被卫庄一把抱起丢在了床上。

          “你先在房间里安安分分地待着,我有事找你哥。”

          卫庄说完后,便离开了房间。

          emmmm

          庄哥哥这家伙,一言不合就点穴,这样真的好吗?好歹帮她把鞋脱了啊……

          此时的红莲睡在卫庄的床上,一动也不能动,也发不出任何声音。

          鼻尖周围萦绕的,都是专属于卫庄的气息,不像她的被窝充满着花的馨香,卫庄的被窝,充斥着一种森林深处松柏叶的清香,淡淡的,却很好闻。

          她忍不住深嗅了几口,转而却花痴地在想,不知道小良子的被窝是什么味道?好想到他窝里滚几圈啊……

          *

          韩非打开房门,门口矗立着卫庄,韩非吓了一跳。

          卫庄:“我要引荐一位朋友给你。”

          说完后,转身先一步带路,模样酷极了。

          韩非:“你这么神神秘秘,要引荐给我的人到底是谁呀?”

          卫庄:“一个,很久未见的朋友。”

          韩非:“莫非,鬼谷纵横的另一位,已经在城里。”

          卫庄停下了脚步,头微侧,眼睛斜睨着韩非,面色不愉。

          韩非在背后摸着下巴说道:

          “你的右边鞋子上有好几道擦痕,应该跟右手习惯用的那几招有关,而且你的身上还有好几处这种碎屑,呵,边城望楼横梁架构独有的楠木。”

          韩非笑的一脸欠揍,单手指着他继续说道:

          “你在那里跟人打过架了?应该不是跟七绝堂切磋,你气息略有急促,能让你这样,对方必定是高手。”

          韩非贴上了他的胸膛。

          卫庄眉头不住的抽动,忍住想摁住韩非狗头暴打一顿的冲动,同时心里无语吐槽道:果然是亲兄妹,各种行事作为如出一辙。

          韩非:“但心跳沉稳有力,所以不像是生死相搏,更像是切磋较量,棋逢对手的兴奋。”

          卫庄不想理他,继续往前走,韩非阴魂不散地跟在他身后,嘴皮子跟连珠炮似的毫不停歇。

          韩非:“而且我认识你那么久了,你这个人根本就 没有朋友。所以你要给我认识的人,必定是位故人,而且大有渊源。综上所述,只有你的师兄秦国首席剑术教师盖聂才对。”

          卫庄此时的脸已经黑的不行了,韩非拦住了他,作死地问了一句:

          “话说,你到底赢了没有?”

          卫庄微垂的利眸突然睁开,如宝剑出鞘,锋芒毕露。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0-12 08:01
          韩非见状不对,讪讪地跑到了一个安全的距离。

            见他这幅耗子躲猫的模样,卫庄轻哼了一声,嘴角微勾,一直阴霾遍布的脸上晴光初霁。

            “在引荐朋友之前,我房间里还有一个人要你去处理。”

            “谁?”韩非眼露疑惑。

            “呵,你不是挺会猜的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0-12 08:01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0-12 12:36
              韩非推开了卫庄的房门,看到了躺在床上的某个令他头疼的家伙。

                “红莲?!”

                红莲说不出话,只能眼珠子胡乱转动。

                “你大晚上又偷跑出来了?!”

                “你怎么不说话?被点穴了?唉,你呀你,活该!那个卫庄兄,帮我妹妹解开穴道吧。”

                靠在墙上的卫庄上前解开了禁锢红莲的穴道。

                红莲坐起身活动了一下关节,跳下了地板,在卫庄的床上留下了两个鞋印。

                卫庄:“……”这丫头的报复心真强。

                红莲:“哥,你来啦!”

                韩非:“红莲,你不要总是这么任性好不好?”

                红莲:“哥,你等会是不是要出门?带上我带上我!”

                韩非:“你跟着我干什么?回王宫里好好待着,我等会要去见卫庄兄的一位朋友。”

                红莲:“啊啊啊盖聂对吧!我也要去见师伯!你上次答应我的,只要我证明了就让我加入流沙!”

                她手脚并用地缠住了韩非,像强力胶水一样黏在他身上,不住地软磨硬泡,什么好话都说出来了。

                “宇宙无敌超级帅气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九哥哥,到底行不行嘛?就答应人家嘛!”

                面对她的死缠烂打,韩非头疼地扶额无语望天,机智如韩非,他马上把球踢给了卫庄,“光我答应了没用,毕竟是卫庄兄的朋友,你要征求他的同意。”

                去吧小魔头,去缠卫庄兄!

                听闻,她立马从韩非的身上滑落,蹦跶到了卫庄的跟前,忐忑不安地绞着双手,眼含希冀地看着他,大眼睛bulingbuling地眨啊眨,不知羞耻地卖萌。

                终于摆脱缠人精的韩非在一旁幽幽地叹了口气。

                “不行。”卫庄皱了皱眉,不假思索地否决,卖萌对他没用。

                “庄哥哥~不要这么无情地拒绝我嘛~”她嘟起了小嘴,拉起了卫庄的一只大手晃啊晃,撒娇道,“人家只是想去看一下师伯长什么样子啦~”

                一旁的韩非见他妹向卫庄撒娇的那幅娇嗲嗲的样子,抖落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心里腹诽了一句:女人都是可怕的生物,他妹妹是,紫女也是。

                不过……依卫庄兄的脾气,不是早应该甩开他妹的手了吗?按理来说应该碰都不会给红莲碰到,怎么不仅让她握住,还任由她握了那么久?

                韩非摸了摸下巴,看着他们若有所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0-12 13:00
                “我之前说过了,他不是你师伯。”卫庄冷声道。

                  “好吧好吧,不过,既然是庄哥哥的朋友,那么也算是我的朋友。我就跟过去看一眼,就一眼,绝对不会捣乱,真的,你徒儿很乖的!”

                  韩非&卫庄内心均腹诽道:你乖的话我们就不会那么伤脑筋了。

                  “给我一个值得答应你的理由。”卫庄缓缓说道。

                  给他一个值得答应的理由?

                  是指答应了她有什么好处吗?

                  红莲细细思索了一下,给他金银?不妥不妥,混黑涩会收保护费的庄哥哥比她富有多了。

                  仔细一想,貌似没有什么好给他的。

                  “那个,你肯定不缺钱。所以,把我借给你使用怎么样?”

                  韩非&卫庄:“???”

                  “要是你答应带我去的话,我就把我自己许诺给你当三天的侍女,除了违法的事情随便你怎么使唤,给你提鞋也行!”

                  卫庄面上不为所动:“无聊。”

                  “我的身份可是公主诶,真的不要再考虑一下吗?你想想啊,能使唤动公主干活这脸上得多贴金啊!”

                  韩非无语扶额:“老妹……咱们好歹是王室成员,能不能不要如此卑微好吗?”

                  红莲想了想,为了急于一时的见盖聂一面,这种掉价的乞求确实显得有点卑微诶……

                  反正嬴政盖聂他们后面会光顾紫兰轩,晚一些见面也行,他们的脸就长成那样,也不会突然变异,早些晚些都没有太大区别。

                  就在她撇了撇嘴想放弃的时候,卫庄挑了挑眉,问道:“当真?”

                  “当真!”沉思中的她下意识地回复道。

                  “那好,先把我那床被你踩了两个脚印的被子洗了。”卫庄勾了勾唇,轻飘飘地吩咐道。

                  “呃……”

                  那个,她能反悔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0-12 13:01
                  马车上,韩非和红莲并排坐在一起,对面坐着卫庄。

                    “呜呜呜,本公主的芊芊玉指……”红莲满脸惨兮兮,心疼起自己被水泡肿的爪子,抬首幽怨地看了对面的卫庄一眼。

                    “老妹,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让你洗你还真洗。”韩非抓过小公主因为搓揉衣物而发红的双手,仔细翻看,眼里露出了一丝心疼之意。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谁叫我一向是个诚实守信的好孩子。”红莲声音颤抖,可怜巴巴地说道。

                    “摸摸头。”韩非眼含安慰,揉了揉自己妹妹的发顶。

                    “哎呀哥,把你的爪子挪开,别把我发型弄乱了,人家等会还要美美地去见庄哥哥的师兄呢!”红莲甩了甩头,试图躲避韩非妄想摧毁她发型的魔手。

                    “啧啧,你这家伙,见色嫌兄。”韩非弹了弹她的脑门。

                    “为什么那么想见我师兄?”对面一直未曾开口的卫庄说话了。

                    红莲抬眼看了看卫庄的神情,发现他眉头微皱,面色不愉,马车里的气氛因为他突然的开声,变得有点低沉,气氛杀手无疑了。

                    看来,这是道送命题。

                    “红莲,我也想知道。”一旁的韩非脸上笑嘻嘻的,凑热闹道。

                    “滚滚滚。”红莲推开了韩非突然凑上前的狗头,然后一本正经地直视着对面的卫庄,脸不红心不跳地说道:

                    “咳咳,因为好奇啊!我对庄哥哥的一切都很好奇,你的爱好,你的喜恶,你的过往,你的内心,还有你的朋友,我都想了解。”

                    想起前些日子红莲在自己的面前不知羞耻地承认自己喜欢张良,现如今又当着他的面对卫庄兄说出这样暧昧的话语,韩非用一种看渣女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妹妹。

                    “啧啧啧,你这厚颜无耻之人,别说卫庄兄脸红了,连我听完你的话后都羞的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卫庄的脸黑了一个度。

                    “啊?真的吗?哪里有脸红?明明是脸黑!那个庄哥哥,我刚才是开玩笑的,你别往心里去哈,其实呢我就是单纯想去凑凑热闹。”红莲嘿嘿傻笑道。

                    韩非看着卫庄的大黑脸,也忍不住噗噗笑了起来。

                    卫庄的脸更黑了,利眸如刃,射向面前的这对笑的花枝乱颤的兄妹。

                    银发男子身上杀气四溢,马车里的温度瞬间下降了十多度。

                    在卫庄的杀人目光下,红莲和韩非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额额……师父我错了,我不该当着我哥的面调戏您老人家。”不管如何,先道歉总是没错的。

                    “所以说,我不在的时候你照样敢调戏卫庄兄咯?”韩非嘴贱地加了一句。

                    “哥你闭嘴会死啊!”

                    这韩非就是死与话多!

                    “啊!哦!老妹我错了,别拧了!嘶!别拧嘴,等会窝还得用这当腿与盖先生畅聊人生呢!”

                    卫庄看着面前这对活宝兄妹,然后闭上眼睛疲倦地揉了揉太阳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住抑制想把他们丢出马车外的冲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0-12 13:01
                    韩非宫外的某处小别院。

                      卫庄拉着红莲进去了一个隔间,门啪的一声关上了,身后的韩非摸了摸差点被夹断的鼻子,郁闷地看着眼前封闭的木门。

                      凭什么让红莲先进去啊!

                      一个是见色嫌兄的妹妹。

                      一个是见色忘友的卫庄兄。

                      啧,这两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还真配。

                      隔间内。

                      窗户边矗立着的束发少年,转身看向来者,声音一如既往地闷沉。

                      “小庄,你来了。”

                      盖聂一向波澜无惊的朗目星眸,在看到卫庄身后牵着的粉衣女孩时,略微有些吃惊,不过很快的,便消散于无形。

                      “小庄,她是……”盖聂的目光停留在了他们交握的手上。

                      感觉到对方的视线,卫庄立马放开了红莲的手。

                      “她是韩国的红莲公主。”

                      “嗯。”

                      红莲被卫庄拽着,一路跌跌撞撞,待脑子不再眼花缭乱后,她睁大了眼睛看向十步开外的盖聂。

                      少年盖聂身姿挺拔,五官娟秀,一双清澈的眼睛掩盖在几丝刘海下,无波无澜地注视着他们。

                      一时间双方无话,彼此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对方。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此时的气氛有点尴尬,还好她韩红莲是个暖场小天使。

                      “嗨,师伯,好久不见~您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花美男~”

                      卫庄:“……”还能再花痴一点吗?

                      盖聂:“小庄,你收徒弟了。”

                      卫庄:“勉强算是。”

                      盖聂:“恭喜。”

                      卫庄:“哦。”

                      红莲大着胆子,蹦蹦跳跳地走到了盖聂面前,近眼一看,盖聂的容颜更加清晰了。

                      那双清眸,如同揉碎了银河星光,澄澈又美丽,高挺的鼻梁下是紧抿的淡色双唇。

                      印象中,几乎没见盖聂笑过。

                      对于她的靠近,盖聂眉头微皱,眼含警惕地看着她,似乎不怎么习惯突然有异性入侵自己周身几丈的距离。

                      红莲取出了早早就准备好的礼物,递到了盖聂的眼前,是一枚淡蓝色的精致绳结。

                      “师伯,初次见面,红莲没有什么好礼相送,这是我亲手编织的如意结,可以佩戴在剑上或者腰带上的哦,希望出行在外的师伯您万事如意,事事顺心!”

                      倚在门上的卫庄不淡定了,他快步走向盖聂和红莲所在的位置。

                      那玩意儿红莲都没有送给他过!凭什么一见面就送给盖聂!

                      盖聂一向有礼有节,看着红莲诚挚的眼神,以及双手呈上的那枚如意结,他开口客气地说了声谢谢,却没有去接,因为——

                      小庄好像很生气地朝他这边走过来了。

                      卫庄从她身后长臂一伸,夺过她手里的礼物,发狠地撰在了手里,霎时间,那枚她精心编织了近一个时辰的如意结,在他的掌心中化为齑粉,飘散于风间。

                      “我已经和你说过很多遍了!你不够资格成为鬼谷弟子,我师哥自然和你没有什么关系!”

                      卫庄语气带着怒火,这是有史以来他第一次这样凶红莲,还是当着别人的面。

                      红莲愣怔住了,呆呆地看着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0-12 13:02
                      楼主,我已经从头看到尾了在晋江上面!一直在笑太好看了,太佩服楼楼的脑洞!晋江上要记得更新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0-15 21:23
                        亲,你这样意淫真的好吗?你的主角取代红莲,并且所有人都喜欢你的女主讨厌红莲?你开个自己原创女主去女票男人不是很好吗?用别人的身份去勾搭她身边所有的男人,洋洋得意所有人喜欢的是自己的灵魂?居然在这里推荐你的文?别这样,大部分人还是有分辨能力的,把你的屎粑粑收好,放到你同好的地盘,而不是这里。真恶心,希望有个人占用你的身体,取代你的一切,而你的父母还在那乐颠乐颠,我喜欢的是这个冒牌女儿,那个真女儿又顽皮又任性,让她有多远滚多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1-14 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