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小说吧 关注:94,502贴子:1,305,881
  • 16回复贴,共1

【求助】我有一个写作梦。我常常想写一部只属于自己的小说,但许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求助】我有一个写作梦。
我常常想写一部只属于自己的小说,但许久以来我都是只说不做,今年夏秋交替之际脑海里突然又有了构思,于是我动笔了。
有好友问:“你想要写一部啥样的小说啊?”
我望着远处的人群回答到:“写一曲青春的墓志铭。”
刚写完第一章
希望吧友们鉴赏。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9-10-03 20:31
    三十五岁那年,我踏上了回乡的路。这是我时隔近十一年后,第一次踏上黄土原上的土地。
      我坐上了开往西安的大巴,在我身旁坐着的是一位带着孩子的妇女。小孩大概五岁左右,白净的脸蛋儿上镶嵌着一双大大的眼睛,薄薄的嘴唇上透着淡粉,一头柔顺蘑菇头直直落下。他很漂亮,刚上车时我以为他是一个女孩,直到他和那位妇人说话时我才知道,他是男孩。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透过玻璃折射出来的影子我发现小男孩一直在注视着我。这使我感到很不舒服。我不喜欢有人一直看着我。我讨厌那种感觉。我扭过头对小男孩咧了咧嘴。他好像对我这动作很不喜欢,对我做了个鬼脸,就扭过头摆弄起手里的玩具去了。
      我望向窗外,脑海里涌出一阵阵感慨。“一切都变了吧?”“真怀恋啊!”“我终究还是回来了。”作为一个离开熟悉的土地长达十余年的游子,当我再次踏上这片我熟悉的土地时,居然没有丝毫的激动,有的只是无限的惆怅。对于这片给予了我生命的土地,我是多么的喜爱,同时我又是多么的怨恨,它曾经带给我美好,却又将这美好剥夺……
      将我从这思绪中拉回的是一阵铃声。正当我即将要对这铃声感到厌烦时,我发现身旁那小男孩正打量着我的背包。那时我才发现,这不是我的手机铃声吗?于是我拉开了我那堪称“老古董”的黑色背包,在里面摸索着,找了半天,才在背包的最下层找到了它。相对于我的背包来说,我的手机更能配得上这“老古董”三个字。这是一款诺基亚牌功能机。在这个高速发展的现代社会,它已经被淘汰许久。而对于我来说,它不仅仅只是一款手机,它更是一种寄托。
      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是建子。李建是我的同窗,他是我唯一从校园时期到如今依旧经常联系的好友。在长达十五年的交情里我选择亲切的叫他建子。我们之间的关系,想必也不用多说。
    我按下那不知更换了多少次的接听键,刚把手机放在耳边,建子那豪迈的声音便涌了出来。
      “喂!无赖!***还知道接电话呢?我还以为你死在半路了!**的!”
      听着建子的一串串饱含攻击性的话我笑开了嘴回答到:“说了多少遍!我叫吴柰,不是无赖!”
      只听电话那边的建子说到:“都叫了这么多年了,从学校那会儿起就这么叫你,改不了了。走到哪了?”
      我不知道我的父亲为啥要给我取这名字,虽然父亲没多少文化,但他不会不知道吴柰与“无赖”的发音如此相同。于是我只想到一种可能,他是想用我的名字来告诉别人他一辈子的“无奈”吧。
      “刚过潼关,已经能看见黄土原了。相信只要不堵车,很快就能到西安了吧。”我一边看着窗外一边回答建子。
      “你说你这么多年都没回去过,咋突然想起回去呢?是不是家里给相了对象回去订婚啊?恭喜恭喜。”
      “胡说啥呢,没有的事。”
      “那你回去干嘛?”
      “这你就不要管了。我们也好久没见了,等我在这边把事办完就来趟北京,我们哥俩好好喝个醉!”
      “好好,那我等你来。”
      “嗯。”
      挂掉电话后,我将手机放回了背包。我注意到那个小男孩又注视着我,于是我又对他咧了咧嘴,他便觉得没趣儿的接着摆弄他的玩具去了。
      建子在毕业后就去了北京当兵。他是一名护旗手,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天安门前升降国旗。这是一项光荣的工作。他的父母总是为他自豪。建子这一干,就干了十一年,现在他已经是护旗队的队长。建子也在北京安了家。他娶了个比他小两岁的女人,第二年便生了个女儿。
      ————————————
      六月的陕西气温正开始慢慢回暖,空气里还夹杂着一丝春天的甘甜。行进的车辆将空气挤压着穿过半开的车窗,扑打在我的脸上,我感到一丝寒冷,便伸手关上了车窗。
      我的目光透过玻璃窗,向远处眺望。一排排白杨树正矗立在远方。灰白色的树干又粗又直,青绿色的树叶随着风飘动着。它给这寂静荒芜的黄土高原上增添了一抹充满生机的色彩!在它们的身后,墚塬沟壑层出不穷,或忽高忽低;或忽宽忽窄。如果你从空中俯视这片土地,你一定会为之叹服。绿与黄勾勒出一副山川美景。这!就是黄土高原!
      汽车沿着沟垒一路前行,不知过了多久才穿过了这片地区,随之替代的是一片广阔无垠的麦地。此时的关中正值冬小麦成熟的季节。无数形状各异的麦田连在一起,构成了一块望不到边的大麦田。每一束麦子的顶端都结满了颗粒状的麦穗。麦穗结在麦颈的顶端,沉重的麦穗压得麦颈低下了头,那模样像极了脸上满是娇羞的出嫁的姑娘。
      汽车上播放着李健的《风吹麦浪》。我一边倾听着这首对我来说并不陌生的歌曲,一边注视着窗外的那一幕幕山川秀色,一股突起的思绪将我拉进以往的回忆,十余年前的情景像放电影般接连扑涌而来……
      —————————————
      即使在度过了十余年的今天,我依旧能清晰的记起在校园里度过的那段时光。我怀恋那时的懵懂;怀恋那时的纯真,从那以后的十余年里,我几乎没有真正开心过。
      在那段时光里,我拥有了自己人生中的初恋。至今,我一共只谈过两次恋爱。如果按照我自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9-10-03 20:32
      自己的爱情观来严格判断的话,那我就只有过一次恋爱。我认为,双方都爱过,那才算恋爱。
        说起来,建子之所以和我这么要好,也许也是因为他和我的那段恋情有一定的关联吧。可以说,一开始和建子交朋友,我是怀有目的性的。乃至于有时我回想起我和建子之间的友谊,我都会很惊讶的自言自语的说到:“缘分,这是缘分。”有一次我将这事告诉了建子,建子气得扬言要打折我的腿。最后,我不得不下狠心自掏腰包带他去吃了一顿海鲜宴才得以结束这件事在他内心里引起的一系列“连锁反应”。
        我是从建子那里认识的艾琳。她是一个稳重的女孩。那时的我浑身上下还透着一股子“幼稚”,虽然我少言语的性子给人一种成熟的感觉——外表也是,但其实只有我自己明白,那时的我是幼稚的。于是我在幼稚的年纪遇见了成熟的艾琳。她大我两岁,但单从外表上看来,我反而比她大两岁。我的皮肤很粗糙,再加上暗黄色的肤色——遗传于我的父亲,这使我看上去显得非常老气。借用那时同班同学的话来说:“真不知道她看上了你哪点!”是啊!真不知道她到底看上了我哪点!可笑的是,那时的我居然还敢主动向她靠近。
        我不知道自己在艾琳的心中是什么样的。时隔多年的今天我依然不明白自己曾在她心中是怎样的一种存在。美好?残酷?可能永远也弄不清楚。
        其实,我是有机会和艾琳在一起的。如果,那时候的我没有犹豫,结果可能完全不一样。但对于我来说,即使时光倒流回去,我依旧会做出一样的选择。有一次建子问我,“后悔吗?”,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我这位挚友的问题。后悔吗?要说一点也不后悔是假的,但那又怎样?我们生活的环境是有规则的,这种规则存在了上千年,即使百年前有过一批人为打破这种规则而努力过的人。他们成功了吗?我只能说他们的成功是另一个层面的。于是这种规则遍就留传了下来,它时刻提醒着我们每个人的位置。
        ————————————
        最后一次见艾琳是在那次大地震之后的一年。我们相约在学院后的那座小山上。那是我们以前经常去的地方。我们去到小山坡的顶端,在那里择地坐下。山坡下是一片宽阔的麦地,每年的六七月是冬小麦收割的季节,这时我们便会来到山坡顶,静静的坐在坡上那棵白杨树下欣赏着那片麦海。
        我们都没有说话,不知隔了多久久我才听见她开口说话的声音。
        “打算以后干什么?”艾琳问到。
        “不知道,我想到处走走。”我回答她说到。
        “哦,不考虑结婚吗?”
        我惊愕了。我知道她话里隐藏的意思,但那对于我来说是不敢触碰的。我回答她到“不考虑,以后再说吧。”说完这句话后我马上就后悔了,但我不知道该如何收回这句话。我看见艾琳的脸上涌现出一阵失望的神色,随即就消失不见。我们没有再说话,就那样静静的坐着。
        山坡下的田地里零零树立着几个稻草人,但它似乎并没有发挥出它本该有的作用。饥肠辘辘的麻雀站立在它那并不能弯曲的双臂上,贪婪的享受着麦地里那金黄饱满的麦穗粒。那些麦地的主人们大概没有想到,他们废大力气扎成的稻草人居然会被这些偷食者如此的藐视。临近黄昏的时候艾琳才又再次开口。
        “走了,一起吗?”
        我第一次感觉到时间流逝得如此之快。我是多么想让时间停留在这一刻啊!
        “不了,你走吧!”
        多少年后我也曾后悔过。我不知道当时的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
        太阳慢慢向山的那边靠拢,明亮的蓝天慢慢失去了它应有的光亮,即而转换成一阵朦胧的红黄交替的残光。山坡下,麦农们趁着太阳瞌睡的间隙扛着一顶草帽出了门,他们穿梭在麦田与麦田交际的土坎上,巡查着这片流满了他们汗水而孕育成的金色的海洋,脸上充满了喜悦。不远处的山坡上的我,则满脸惆怅。
        艾琳走了。
        从此,她便没有再出现。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楼2019-10-03 20:36
        下一段咋消失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10-03 20:43
          没人看吗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9-10-03 20:52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10-03 20:58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10-03 21:37
                看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0-04 08:30
                  很不错 已收藏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9-10-05 20:29
                    很好,但我不喜欢种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0-14 16:08
                      加油(ง •̀_•́)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0-14 21:46
                        文字功底不错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0-14 22:10
                          联系


                          回复
                          14楼2019-10-17 17:59
                            收作者,会写小说,来不,还不错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0-24 1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