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动物吧 关注:1,783贴子:136,216

【原创】冰湖王座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冷水淡水鱼的演化史诗
原创绘画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0-04 15:31
    全新世

    北美,安大略湖

    一条湖红点鲑在开阔的湖水中巡游,这里是它的猎场。最大能长到45千克的湖红点鲑是五大湖的顶尖捕猎者,很少有小鱼能逃过它们的追捕。可是时代不一样了。这条近米长的湖红点鲑并不情愿在远离湖岸的地方搜寻猎物,因为这里的的猎物远不如营养物质丰富的湖岸多,但是它没得选。
    许多年前,人类的运河把吸血的恶魔带进了五大湖。它们是最原始的脊椎动物,却拥有强大的破坏力。海七鳃鳗,吸盘状的嘴里布满尖牙,会在猎物身上钻洞,吸血和体液,是恐怖的寄生生物。在没有天敌的五大湖中,它们在一年多的寿命中可以吃掉18千克的鱼。
    湖红点鲑就是海七鳃鳗的重大受害者。纵横五大湖的强大猎手如今沦为了猎物。它们的数量在人类时代就减少了80%以上,还好人类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对七鳃鳗进行了控制,湖红点鲑才得以幸存。但是想要灭绝入侵的海七鳃鳗也很难做到,在研发出基因武器之前,人类不得不先对抗正在威胁所有生物,包括他们自己的环境污染。
    最后还是需要让本土生物自己从入侵物种带来的灭绝危机中走出来。
    而这条湖红点鲑正在面临这样的绝境。饥饿的七鳃鳗蚕食着它的食物和同伴,并且内部也展开了激烈的竞争,找不到食物的七鳃鳗不得不承受着鳗形身体带来的缺陷,冒险前往开阔水域觅食。
    湖红点鲑还不够敏锐,它没有发现,一条七鳃鳗正在缓缓靠近自己。它能逃脱吗?
    五大湖的居民从来不是好惹的。
    在七鳃鳗入侵以前,斑马贻贝和黄鳍刺虾虎鱼随着船只的压舱水进入了五大湖,对相同生态位的生物和它们的天敌带来了灾难。但是不久后,以湖鲟为代表的本土生物发动了反击,把入侵者变成了食物。尽管损失惨重,但是湖中的生态又一次回到了相对平衡。
    现在轮到湖红点鲑反击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0-04 15:32
      滋磁一下,不要tj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0-04 16:26
        现在我觉得未来动物最好发挥的就是水生了,素材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0-04 17:31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0-04 17:47
            镇楼图好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0-04 17:58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0-04 18:19
                可是七鳃鳗的实力也不是闹着玩的。它在红点鲑过于靠近一处岩石的时候突然发动攻击,疾速扭动身体,像一条蛇一样把自己弹出去,将口盘牢牢地附着在红点鲑身上,几排环状排列的利齿死死勾住鱼皮,叉形的骨质舌开始磨穿猎物的防御。甚至不用战斗,这次捕猎就完成了。
                对湖红点鲑来说,要把海七鳃鳗甩掉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使是披着北美狗鱼都咬不穿的铠甲的远古大鱼—弓鳍鱼和眼斑雀鳝,甚至是海里的滤食巨鲨,也无法抵挡海七鳃鳗的尖牙。它也许会被好几条七鳃鳗活活吸成鱼干,或者在七鳃鳗离开后因为体液损失和伤口感染严重影响健康甚至死亡。
                大多数情况下,湖红点鲑只能默默承受着,尽可能捕猎维持生存。但是这条湖红点鲑决定放手一搏。
                在海七鳃鳗的原产地,它们的猎物有自己的办法来抗衡七鳃鳗。有些被寄生的鱼会把七鳃鳗的头暴露在空气中,迫使它们放弃吸血。而七鳃鳗会尽力阻止它们这么做,意志不够坚定的七鳃鳗往往会被甩下来,它们就只能另外找机会发动攻击。
                这条湖红点鲑似乎觉醒了这样的能力。在被七鳃鳗捕食了很多代以后,终于有一些个体获得了它们远方的长期对抗七鳃鳗的同类拥有的,摆脱寄生的办法。
                很快,七鳃鳗感觉自己飞起来了。湖红点鲑强劲的尾鳍推动着它,带着七鳃鳗一起跃出水面,试图通过冲击力来摆脱吸附。但是它的动作略显生疏,跳跃了几次都没能把七鳃鳗砸下来,滞空时间也不够长,无法让七鳃鳗因为窒息而放弃捕猎。海七鳃鳗见拖拽阻止跳跃不管用,干脆就把自己的身体缠了上去,看看谁坚持的时间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0-04 20:26
                  在疯狂幻想之前的略微写实,是吗?我相当期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0-04 21:44
                    好看,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0-04 23:07
                      七鳃鳗的舌头是真的毒瘤
                      以下是受害者
                      堆防御失败的:弓鳍鱼,雀鳝
                      堆体型失败的:姥鲨,匙吻鲟
                      堆敏捷失败的:白鲑,虹鳟
                      堆攻击失败的:狗鱼
                      啥也没堆失败的:蓝鲈
                      七鳃鳗:有嘴的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0-05 09:43






                        弄个淡水鲨鱼出来!


                        收起回复
                        13楼2019-10-05 10:34
                          几分钟后,两条鱼都累了,谁也没占到便宜。可是七鳃鳗毕竟咬着湖红点鲑,随时可以吸血,而湖红点鲑还需要捕猎来维生,长此以往,海七鳃鳗可以轻松地消耗并吸干红点鲑。湖红点鲑不知不觉已经游到了岸边,它没有空间来跳跃了。七鳃鳗看来要获胜了……
                          啪!七鳃鳗还没反应过来,它就被一下拍到了水底!岩石挤压着它的脑袋,这感觉可不好受,它拼命挣扎着,试图用缠绕控制住猎物。可是湖红点鲑已经下定决心要驱赶这条该死的圆口鱼,它做出了一个难以置信的举动:用体侧快速摩擦湖底,就像繁殖期的时候用尾巴挖洞筑巢那样。终于,七鳃鳗的皮肤先一步承受不了摩擦,松了一下吸盘,而红点鲑马上感觉到了对手的松懈,一个前冲直接把七鳃鳗蹭了下来。
                          海七鳃鳗有点晕头转向,这可不在它的捕食计划之中。它转头溜进了石头缝里面,看来只能换条鱼碰碰运气了。钻了半个身子以后,它发现钻不进去了。
                          不是因为它太大了,而是有什么在拽着它的尾巴!七鳃鳗的终于动起了吸盘,想把自己固定在岩石上面,但是来不及了,湖红点鲑一甩头把七鳃鳗从藏身之处拔了出来。
                          湖红点鲑不打算让七鳃鳗就这么逃脱。它也许能甩掉一条七鳃鳗,但是这些无处不在的恶魔会源源不断地发动攻击,它不可能二四十小时都保持着警戒。既然现在击败了这条七鳃鳗,那就消灭它!
                          在开阔水域,七鳃鳗的速度在红点鲑面前不值一提。是时候清算一下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0-07 10:40
                            自 慰 棒首次失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0-07 22:14
                              女 主 播 震 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0-07 23:24
                                七鳃鳗的嘴巴不用的时候可以闭上。。那么以后能发展这个技能点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10-08 16:43
                                  圆口鱼的口部软骨改造潜力还是很大的,七鳃鳗和盲鳗构成一个单系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0-08 20:02
                                    鎮樓圖片左邊的第一反應是新鮮出爐的鰻魚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0-08 20:38
                                      其他的原生物种也发起了虽然微不足道但是已经能让个体活下去的反抗。有些个体的北美狗鱼开始袭击亚成年的海七鳃鳗,用下颌的大型尖牙刺进猎物的重要器官,一下解决它们。吞噬这么细长的鱼也让它们避开了被噎死的风险。另一个顶级捕食者弓鳍鱼要被动得多——它们行动根本不够灵敏。一般的弓鳍鱼也许有机会提前逃跑,可守卫后代的雄性弓鳍鱼却无路可退。它的硬鳞根本挡不住七鳃鳗的齿盘。
                                      但是一个偶然的情况提供了转机。弓鳍鱼父亲在试图甩掉七鳃鳗的时候,擦伤了七鳃鳗的鳃孔。这对七鳃鳗来说不痛不痒,况且这条袭击弓鳍鱼的七鳃鳗本来就已经不打算放弃了:激烈的种内竞争让一些七鳃鳗不得不攻击危险的猎物。但是它不知道这一点点擦伤却是致命的。数百条幼年弓鳍鱼察觉到了父亲的异常,也闻到了血腥味,一拥而上撕咬着七鳃鳗的鳃、鳍和眼睛。七鳃鳗只好从猎物身上下来,用把头尾甩的得像棍子和鞭子一样,驱赶幼年弓鳍鱼。然后迎接它的是愤怒的雄性弓鳍鱼的一口犬牙。
                                      相似的,保护巢穴的太阳鱼科鱼类主动攻击七鳃鳗,也避免了被寄生…或许七鳃鳗本来就不擅长对付这样小而敏捷的鱼。不过它们也点出了新的天赋:快速刮掉鮰科鲇鱼的黏液,进行寄生,这是新的食物来源。正如1975年阿尔佩白鲑在海七鳃鳗的入侵加上人类的过度捕捞和污染下灭绝一样,匙吻鲟也面临着两个最可怕的敌人,其中之一是海七鳃鳗,另一个则是白鲢。人类最终还是没有挡住他们带来的白鲢入侵五大湖的步伐,而且就连七鳃鳗也难以捕食这些擅长跳跃的神经质滤食者。无惧寄生的白鲢吞噬着滋养浮游动物的浮游植物,而这些浮游动物是匙吻鲟的食物。很可能,匙吻鲟就是下一个牺牲品。
                                      但是它没有等到被入侵者灭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10-13 11:2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0-13 11: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10-13 11:32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10-13 11: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0-13 11:33
                                                可算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0-13 11:3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0-13 11:34
                                                    匙吻鲟要领盒饭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10-13 11:38
                                                      来了来了,开不开心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10-13 12:14
                                                        鲟鱼哪天也入侵个地儿给咱看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10-13 13:30
                                                          匙——吻——鲟!
                                                          终于去见白鲟了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10-13 18:26
                                                            人类世结束了。这一次大型灭绝事件被撤离的人类称为人类世末大灭绝,而在地球史上,称为全新世末大灭绝。

                                                            间冰期的气候剧变,加上人类的破坏,生态系统还是崩溃了。饥荒,有毒的污染物和过度的索取让曾经繁荣的湖区渐渐陷入沉寂,但是生命间的博弈还在继续。
                                                            一条黄鳍刺虾虎鱼把一条镖鲈赶进了岩石缝中,然后马上回头躲过一条北美狗鱼的扑击。狗鱼失手撞到了岩石上,这对已经非常虚弱的它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它仍然试图钻进缝隙抓住那条镖鲈,但是它的扁嘴太大了。最终,这条一周没吃东西的昔日霸主无力地沉入了水底,成为了小鱼们的食物。看到食物,虾虎鱼和镖鲈们放下了争端,努力却几乎徒劳地撕扯着狗鱼。食物的味道引来了更多的猎手,小鱼只好钻回岩石缝隙中并等待食肉鱼撕开猎物…似乎安全了。
                                                            错觉。一条只有虾虎鱼两倍大的小带纹狗鱼用尖细的嘴巴和侧扁的身体探进岩缝,一口咬住了自以为不会被抓住的黄鳍刺虾虎鱼。另一边的镖鲈也遭遇了相同的境况,不过让它丢掉性命的是一条小眼斑雀鳝。两条掠食鱼的前半身都有很多擦伤,雀鳝因为一身铠甲稍微好一点,但是也无法掩盖它们不得不钻入狭窄缝隙捕猎的艰辛。
                                                            这里大多数的生物都永远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冬天,突如其来的极寒让湖面的冰迟迟没有融化,捕鱼维生的鹗没有等来如期而至的开渔,乘着寒风长途迁徙而来却只能在岸边的树上变成一尊冰雕。有些海七鳃鳗还没等到回溯的溪流解冻,就已经被封进了冰块里面,还保留着游向繁殖地的姿态。湖红点鲑为了躲避表面刺骨的冰水,潜入了散发着无边的绝望的湖渊。它还会回来吗?
                                                            这只是极端天气下一次再正常不过的寒冬。灭绝事件也只是地球历史上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的“寒冬”。当“冰雪”消融,生命会卷土重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10-19 08: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