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智波带土吧 关注:28,831贴子:574,840
  • 16回复贴,共1

【原创】你与风与铃铛(带土bg,已完结)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创】你与风与铃铛(带土bg,已完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0-05 02:09
    你与风与铃铛
    01.
    你不是第一次见到那个奇怪的戴着面具的男子来到你这儿来买你拿手的红豆糕了。这个奇怪的男子在第一次来的时候在店门口杵了大半个小时,隔着一层面具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你从小双目失明,唯一的爱好便是放在屋子里的那把自己做的破吉他,家里的红豆糕铺子算是祖传的手艺了,那天天气稍稍有些炎热,你坐在家里木质长廊的边沿,一边哼唱着不知名的曲调一边悠闲的弹着吉他。
    温和的风,不算尖锐的鸟鸣声,清新的空气。
    你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的面前站着一个人。
    那是个非常奇怪的人。
    “要红豆糕吗?”你试探性的询问他。
    “……要,阿飞要的!”
    他像是受惊一般的回答道,声音却是有些不太着调。
    “真是个奇怪的人呢”你不禁笑出了声音。“为什么站着不说话呢?不说话的话,我怎么会知道你在呢?”
    他似乎窘迫的在原地僵硬了一下。
    “你……眼睛是看不见吗?”
    “嗯”你一边摸索着站起身来企图为他装上一盒昨夜妈妈做好的红豆糕,一边回应道。
    “啊啊啊阿飞自己来就好!”他手忙脚乱的凑上前来,你脚下却是刚好绊到一块石块,追寻借力点的你一时只得抓住他衣服的下摆,额头磕到他的面上,才察觉到对方戴了一张纹路粗糙的面具。
    “抱歉抱歉——”你揉着撞疼的额头在对方的搀扶下慢慢起身,察觉到对方刻意放轻的动作和那莫名紧张的声音,你意识到对方其实是一个温柔的人。
    这是你们的第一次相遇。

    02.
    阿飞似乎非常喜欢红豆糕的样子,他几乎每周都会来一次,时间一长,一来二去,便成为了你家店铺的熟客。
    “阿飞去过好多家店,还是这家做的最好吃!”他手舞足蹈的描述道,刻意滑稽的声音像是为了引起你的注意一般。“这家店的甜度最适中了,而且底料也很良心,分量很足!”
    “是吗?”你抱着手中的吉他轻笑出声,却是故作思考的模样迟疑了片刻道。“嗯……马上就要过年了,到时候你来的话可以给你打个折优惠一下,买二送一哦”
    “真的吗!”他像是个小孩子一样蹦起来。“阿飞好期待!”
    “你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你无奈道,一边扒拉起手中吉他的边弦,奏出几个与平日不同的前音来。
    “哦!今天有新曲子听吗?!”
    你感觉到他坐到你的旁边来,还是如同往常一般的活泼。
    “对”你微笑着点点头,或许是因为看不见的关系,你觉得他的存在感莫名的高了起来,似乎非常接近到伸出手就可以碰到的距离。
    你不太习惯同别人靠的这样接近。
    于是你不着边际的向旁边挪了一点,而对方却像是个**一样丝毫没有察觉到的样子,跟着向这边挪了一点。
    于是你诡异的沉默了片刻,却是伸出手去推了他一把。
    “过去一点拉……!”
    “哦哦”他像是才反应过来一般坐过去了一些,却是忽然安静了下来,久久没有发出任何的动静。
    你一向对他人情绪的变化十分敏感,在那一瞬间,你似乎感觉到从身旁的人身上传递过来无声而又强烈的某种情感,他似乎在忍耐着些什么不发出任何声音,却又像只是单纯安静的等待你开始弹奏。
    “……阿飞?”你忽然有些害怕,有些不确定的叫了他一声。
    “阿飞在!”
    和平常一样活泼的声音,没有任何异样。
    你听见他的回答,确认对方还好好的坐在旁边准备聆听你的演奏,顿时莫名的心安了下来,将方才那种莫名涌出的不确定感抛之脑后,你开始缓缓的拨动琴弦。
    “这首曲子你是第一个听众哦”你故作骄傲道。“要感到荣幸”
    “嗨——!”他拖长声音回答。
    你感到心情莫名的平和下来,周围的世界似乎也比往常更加明亮一些,柔和的风吹拂着长廊上系着的晴天娃娃,窗户旁挂着的铃铛哗哗作响着。
    这是一首舒缓而又安静的曲子,你喜欢这样的感觉,轻轻的吟唱应和着田野吹拂而来的风,你就仿佛融入这个未曾接触过的世界一般,那里是你内心富足的想象世界,许多你只能通过触摸去了解的东西都有它们详细的轮廓,你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对周围的事物充满了热爱。
    暖暖的日光照耀在身上,你想象着自己是一株植物,向着光明而生长。
    ……
    “你的眼盲是天生的吗?”
    “嗯”你毫不在意的回答道。
    “虽然一直听别人描述,但是我从来都没有真正看见过世界上的事物”你将吉他扔在旁边,晃荡着双腿道。“我只能想象它们是什么样的,我不知道色彩,不知道一切无法用触摸理解的事物”
    “阿飞是不太懂拉,那样的世界不会很无聊吗?”
    “不会啊”你向后一躺道。“一把吉他,家里的铺子,还有……”
    你侧头转向他在的方向。
    “丰富的想象力!”
    你猛地坐起来对着他。
    “以及你,一个听众”
    你笑了笑。
    “这就是我的全部啦”
    阿飞似乎被你突如其来的发言吓到了,半天没有说话。
    你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阿飞?”
    他一把捉住你乱晃的手。
    他抓的不是很用力,但是从那双手上传来的温度却是彻骨的冰凉,冷的你几乎以为自己是被一个死人抓住一般。
    “那种悠闲的生活方式,阿飞可学不太来呢”他状似无奈的挠了挠后脑勺,声音比起以往更加沉稳,却是松开了你的手。
    “那么,阿飞还有点事情,这次就先走了”
    “额……嗯”你怔怔的回答他。


    回复
    2楼2019-10-05 02:15
      03.
      阿飞很久都没有再来。
      过年的时候,你坐在桌子的旁边安静的听着烟火燃放的声音,有邻居家的小孩追逐嬉戏打闹的声音,气氛和乐融融的,妈妈烧了一桌子好菜,到处都洋溢着喜悦的气息。
      冰冷的冬夜,你慢慢合上纸门,抱着你心爱的吉他坐在长廊上。
      今天要弹什么好呢?
      你正想着拨动第一个音,却感到面上正中一个冰凉的雪球。
      “糟糕——!”有孩子抽气的声音。
      “啊!你们这群**!”你将面上的雪团拿下来在手里捏了捏,摸索着朝着熊孩子的方向砸了回去,却是听到有人发出一声惨叫,而且声音非常的熟悉。
      “……阿飞?!”你惊讶的循着声音摸了过去。
      “好过分啊~”阿飞拉长声音抱怨道,他的声音似乎带了点撒娇的味道在里面。“阿飞刚来就砸阿飞一个雪球,阿飞很痛诶”
      “抱歉……”你有些窘迫的僵硬在了原地,却是有些摸不准他这个时候过来做什么。“你为什么现在过来……?”
      “不是你说过年买二送一的吗?……”他的声音有些无奈。
      “……”你的思维停滞了片刻,却是才想起来好像的确有这么一回事。暗道自己真是忘性大,你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吐了吐舌头,摸索着就回了屋子给他包了三份红豆糕,还附送了一串香蕉。
      阿飞接过你递给他的袋子,却是没有立刻离开。
      “怎么了?”你奇怪的询问他。
      “那首曲子……”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的出声道。“能再给阿飞弹一次吗?”
      你停顿了一会儿,神情缓和了下来。
      “好”

      你们来到了田野上的一处空地。
      天气好的时候,或者不用看店的时候,你就会摸索着到这里的一片空地上。这里场地宽阔,只有森林静谥的伫立在一旁,大声喊叫的时候甚至还会有隐隐的回声。
      这里就像是一个天然的舞台一般,你喜欢在这里唱歌。
      你轻轻拨了几下吉他,在这样寒冷的天气里,你的手不受控制的冻的稍许僵硬起来,但是这并不妨碍你找到平时弹奏吉他那种刻入骨髓的感觉,你稍稍清了清嗓子,开始轻轻的哼唱起来。
      你一开始还有些拘谨,但是逐渐便开始唱的很忘我,几乎忘记了旁边还有一个听众。然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太冷了,还是因为心太冷了,吉他的弦在曲子唱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崩裂开来,狠狠的弹伤了你的手指。
      这一次演奏不了了之。
      回去的路上,阿飞有些沉默。
      虽然你表示还可以继续清唱,但是他却摆了摆手示意有之前的演奏已经十分满足了。
      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停了下来。
      “其实,阿飞给你准备了一份新年礼物”
      你有些茫然。
      “别看阿飞这样,其实阿飞还是个很厉害的忍者哟”他不着调道。
      “你是忍者?”你讶异道。
      这是你认识他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主动向你提起和他自己有关系的事情。
      在你的印象里,忍者都是一些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他们拥有超出常人的力量,多在忍村的管辖下出任务赚取佣金过活。而你家处于鸟之国边境一个非常偏僻的小村庄,对于忍者从来都是敬而远之,对于阿飞这样一个逗比而又不怎么靠谱的模样,你从未将他与忍者联系在一起过。
      “别开玩笑了”你很快便觉得这是阿飞在同你说笑,他总是做这样脱线而又不正经的行动。“一个连普通人的雪球都躲不开的家伙,怎么可能是忍者呢?”
      “诶?!阿飞真的是忍者拉!”他反驳道。
      “我不信”你抱着吉他道。
      “那如果阿飞能让你看见东西呢?”他开口道。
      你一怔。
      “阿飞”你的声音稍稍低沉下来。“我不喜欢有人拿这件事情做文章,所以如果你是在和我开玩笑……”
      你还没有说完这句话,只感觉自己的身子一轻。你感到自己整个人都被他公主抱了起来,骤然腾空的恐惧感让你不由得抓住了他的衣服,一只手却还是不忘记你的吉他。
      “你……你要干什么!?”周围风声愈发的猛烈起来,你感觉他似乎抱着你在林间跳跃着,你害怕高处,因为小时候你曾经因为不知道深浅的阶梯而狠狠的摔过一个大跟头,而此时此刻你唯一能够抓住的稻草就是抱着你的这个男人,黑暗的世界唯有在不确定的时候才会让你感到恐惧。
      譬如现在。
      “到了”他将你小心翼翼的放了下来,你却不敢松开揪着他衣服的手。
      这里像是一个风口的地方,你能够感觉到从下往上的气流吹动着你的长发,常年对风向流动判断经验敏感的你明白这里可能是一个悬崖的边沿,你吓得赶紧抓住他,半步都不敢离开。
      “我……我红豆糕不收你钱了,你赶紧送我回去!”
      你的声音有些颤抖。
      他似乎是觉得有点好笑,你能听到他胸腔里发出短促的气音。
      你又急又气,却又拿他没有办法。
      “睁开眼睛”阿飞沉声说。“不然我就把你扔下去”
      你从没有听过阿飞这样的声音,就像是另一个人在说话一样。你害怕他真的把你扔下去,于是只得乖乖的照做。
      你颤抖着睁开常年没有睁开的眼皮,以往你一直都习惯就算睁开与否面前的世界都是一片黑暗,没有聚焦的双眼黯淡无光,甚至有些吓人,由此你基本习惯了闭着眼睛。
      然而出乎意料的事情是,你能够感觉到光。
      那束你一直在追寻,能够感觉到温度,却无法亲眼见到和描述的光芒。
      它仍旧那样柔和的照在你的身上,像是一个温和的女神,正在慢慢张开她慈悲的胸怀迎接你的到来。整个世界像是忽然明亮了起来,山脚下若隐若现黑白相间的房屋,翠绿的树叶,洁白的云朵,只存活于想象世界的那些物体的轮廓第一次有了实物的载托,你感到自己的世界正被填补完整。
      这里是一处悬崖的边上,却是这附近俯瞰风景最好的地方。
      你不自觉的松开了抓紧阿飞的手,新奇的看着四周,就像是一个初生的婴儿来到了一个异世界一般。
      从此你的世界不再只有触觉粗糙的质感与单调的轮廓。
      它被更多丰富的,你难以用言语去形容的东西填补了起来。
      你转过头去,戴着面具的阿飞穿着黑底红云的衣服安静的站在一旁。
      “我暂时联结了你的视觉神经系统”阿飞开口道,他的声音带着些许遗憾。“只是暂时的,如果你想多看一会儿可以……”
      你伸手摸上他的面具。
      他一把抓住了你的手。
      “给我看”你莫名执着道。“反正我也只能看见这一会儿,对你没有影响吧?”
      “……”他沉默了一会儿。“不好看”
      “我哪分得清什么好看,什么不好看?”你被他逗笑了。
      “……”他没有再说话了。
      你慢慢摘下他的面具。
      那是一张被毁了半边的脸,光是看那可怖的痕迹就难以想象他曾经受过多么严重的伤。你却是无比认真仔细的盯着他看,仿佛要将这张脸永远铭记在心中一般。
      你伸出手想摸他的脸,却被他躲开了。
      他复又将面具重新戴上。

      阿飞把你送回家的时候,你还沉浸在之前看到的风景里。
      眼前的世界再度回归黑暗的时候,你有一瞬间陷入无与伦比的恐慌。你还没有来得及看见你的亲人和朋友,然而理智告诉你已经足够奢侈,做人需要懂得知足。
      阿飞抱着他的香蕉和红豆糕就要离开了。
      你感觉到他静静的站了一会儿。
      “阿飞”你开口道。“谢谢你”
      你感觉到他的沉默,也意识到他应该是一个有很多故事的男人。这些故事或许有些仍然化为沉重的锁链束缚着他,压的他喘不过气来。
      你在这个男人的眼底看见了深不见底的绝望。
      那是你无法承担,无法触及,不曾见过的庞然大物。它就像是一道无形的障壁横在你们中间,你开始逐渐意识到你和他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你开始在意起来。
      你再也无法无动于衷。
      你可以忍受黑暗,如果你从来没有见过光明。
      而对你来说,阿飞就是你的光明。
      你想,你应该主动一点了。
      “阿飞”你平静的对他说道。“我喜欢你”
      阿飞没有说话,也没有发出任何动静,但是你知道他还在,还站在你的面前。
      你虽然表现的很平静,但是内心仍然七上八下,有些忐忑。
      “你能说一句话吗?”他忽然开口道。
      “……?”你有些疑惑。
      “你能说‘我会一直好好看着你的’这句话吗?”
      “我会一直好好看着你……?”你虽然有些疑惑,却还是重复了这句话。
      过了片刻,你开始逐渐反应过来些什么。
      “喂,阿飞?”你开始有些不满。“你是不是把我当做了其他人?”
      没有人回答你。
      “阿飞?!”
      你举起手向前抓去,本来应该站着人的地方却是空无一人。
      你只觉得鼻头一酸,干涸的眼眶逐渐弥漫起雾气。
      于是你知道他不会回来了。
      你向前走了一步,却是被地上的吉他狠狠的绊倒了。
      你没有再爬起来。

      后记。
      第四次忍界大战结束之后。
      家里的产业越做越大了,逐渐发展为了远近闻名的甜品店。
      但是原本摆放着红豆糕的铺子在你的坚持下仍然开着,并且占用了大部分的面积,这让你的母亲很不理解。
      你听一个来店里吃甜品的忍者客人说,这次战争中有一个罪大恶极的战犯,名字叫做宇智波带土。
      他操纵着九尾袭击了木叶忍村,害死了四代火影夫妇。
      他成为十尾人柱力,策划了忍界大战的发生。
      人们都在为了他的死亡而喝彩。
      于是你默默的将那块红豆糕收了起来。
      你知道以后再也不会有一个听众,默默的等着你弹吉他了。

      全文完


      回复
      3楼2019-10-05 02:1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0-05 06:43
          写的很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0-18 23:38
            我!!!!已经很少看到这种又温馨又柔软感人而且不苏的bg了!!!!
            太太受我一拜!!!!!!另外被当成琳真的让人胸口一刀啊


            收起回复
            7楼2019-10-19 23:31
              番外
                后来的后来的后来。

                你的年纪渐长,自17岁仲夏的那次邂逅以来,你便不怎么弹你的吉他了。

                你的听众可以有很多个。

                但是每当他们为你鼓掌的时候,你都会不自觉的想起他,想起那次令你惊鸿一瞥的经历,那次无疾而终的初恋,想起他刻意搞怪的说话方式,又或者……是那个男人意外牢靠的臂膀。

                你的世界其实很小,正如那次你同阿飞所说的,一把吉他,一间红豆糕铺子,以及并不多的听众。

                一个平凡的盲人少女能够摊有的幸福和快乐,也就仅有这些了。

                简单,纯粹,而又安静。

                你以前听别人说,爱一个人,就是希望能够将自己仅有的快乐分享予他,希望他能够同自己一般快乐。

                因此邀请对方加入进来就是你能想到唯一能表达你喜爱的方式。

                你愿意进入我的世界吗?

                想来当初你是想这样问他。

                或许对方只是偶然路过的旅客而已,你不知道他的姓名,不知道他的过往,不知道他的真实性情,也不知道他的身份,不知道许多许多,不知道他的一切。

                模糊在时间长河里的余下的,唯有那份在最美豆蔻年华中曾经存在真切实意的情感。

                你不问他的过往,不问他的真实,不在意他的隐瞒,也不在意他的欺骗,甚至也不介意他将你当成了别人。

                他就像是当时那根忽然崩断的吉他弦一般,阻拦了乐曲的进行,搅乱了你的世界,然后不负责任的离开了。

                在后来无数次抚上吉他木质的琴面上缓缓拨动的时候,每次轻轻吟唱那首曾经唱过多次的乐曲的时候。

                你想,如果再一次见到,你会说什么呢?

                委屈?

                难过?

                骂他?

                恨他?

                嫉妒那个不知道是谁的人吗?

                还是问他是不是从头到尾眼中都没有看到过你。

                他的心中有哪怕一点点在意过你吗?

                要去探究他的过往吗?

                知道了如何?

                不知道又如何?  

                他是谁?

                宇智波带土吗?

                一个名字。

                他不是阿飞。

                阿飞是谁?

                你喜欢的是他吗?

                叛忍,战犯,毁灭世界的反派大boss。

                搞怪,温柔,看似大大咧咧却意外细心的客人。

                你喜欢的是谁,你喜欢的真的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吗?

                你无数次的想,无数次的想。

                红豆糕不甜了。

                风不温和了。

                铃铛更吵了。

                世界更黑暗了。

                吉他弦更扎手了。    

                渐渐的,你弹不出以往那样的感觉了。你觉得每一个音符都像是在和你吵架,吉他发出干涩的刺啦声也不像以往那样有韵味,你摸了摸眼眶,上面干涩而粗糙,睁开眼睛是习以为常的黑暗。 

                胸口很闷。

                空气很沉闷。

                呼吸也很沉闷。

                心中的那片田野不见了。

                你觉得很委屈。

                心里柔软的部分像是塌陷下去了一块。

                想哭。

                哭不出来。

                为了什么哭。

                哭什么。

                你仿佛做了一场梦,梦醒时分,回到了现实。

                于是你终于没有再弹。

                后来某一天的夜晚,也是过年冬夜安静的下雪夜。

                一名男子带着一个似乎坐着轮椅的同伴安静的敲了敲甜品店的门,他的声音富有磁性而又温柔,带着稍许不好意思。

                你为他们下了单,安静的等待母亲制作甜品的过程中,你从他们的交谈中认识到二人是参与过第四次忍界大战的忍者,轮椅上的男子叫凯,而同你交谈的人叫做卡卡西。

                对方似乎在看清到你的一瞬间有些晃神,随后在你奇怪的询问下解释道你同他一位故人长的很像。

                “很像吗?”

                “很像”

                “有多像?”

                “八分相似吧”

                你不在意的笑了笑,结束了这个话题,为他们包装好了母亲做好的甜品,在他们离开之后回到收银的地方。

                又过了很久。

                你结婚了。

                新郎在仓库里翻到你陈旧的吉他,上面蒙了一层厚厚的灰,你怀旧的把它拿起来拨了拨,意外的还可以发出声音。

                “弹弹看吧”

                他说。

                你细心的抱起那把吉他,缓缓的拨动它,开始清唱那首沉眠于记忆里的歌。

                风温柔的吹动着木质长廊上挂着的铃铛。

                一瞬间你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天,回到那个站在悬崖边上看到的美景,以及看到了那个站在你身边的男人。

                周围的景色愈发的明朗而鲜明,清丽的鸟鸣,白色的砖瓦,绿色的森林,缓缓流淌的透明溪水。

                你忽然明白过来。

                或许只是因为那天的景色过于美好。所以你才会爱上你身边的这个男人。

                你仿佛看到他安静的坐在旁边啃着红豆糕听你弹奏。一曲毕了,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站起身来。

                那个抱着香蕉和红豆糕的身影冲你招了招手。

                “要走了吗?”你问他。

                阿飞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而你也只是站在店铺的门口目送他远去,没有挽留,没有悲伤,只是平淡如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0-21 16:10
                你看着他走远,逐渐也能勾起一个微笑。眼底忽然有些潮湿,鼻尖也酸了起来,你咬了咬干涩的下唇,忽然追了出来冲他喊道。

                  “要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啊!”

                  他没有回头,却是招了招手,消失在一片白色的背景里。

                  再见。

                  你在心底默默道。

                  我的阿飞。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0-21 16:12
                  想了想还是给了女主一个归宿。
                  其实我一开始就是想写个平淡如水的故事。个人是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虽然我们的世界并不相交,但是我曾经路过你的世界,曾经喜欢过你,这样的感觉。(这个女主的人设我感觉是不可能和呆兔在一起的,如果真探究深入就破坏那种感觉了,觉得短篇最合适)
                  如果认真开bg我在晋江也有其他人设233,认真嫖呆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0-21 16:23
                    写的太棒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1楼2019-10-26 11:50
                      写的超好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0-26 16:51
                        表示在这里稍微安利一下另一篇我的呆兔bg预收坑,
                        在晋江《追光者》
                        那篇比较想试试写一篇追光者式的爱情。


                        我可以跟着你身后,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有的爱像大雨滂沱,却依然,相信彩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0-26 17:50
                          真是爱死了这种淡淡的叙述风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10-31 1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