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吧 关注:549,165贴子:3,766,322
  • 14回复贴,共1

【原创】不死异类 异世界\慢热\虐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构思了很久的处女作,前面给人的感觉可能会平平淡淡,但是相信我,肯定会虐的……穿越到了异世界就会变得美好?不,到底只是世界齿轮的重要零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0-07 09:26
    魔法大爆炸为这个世界带来了数不清的机遇,你知道什么是机遇吗?是机会,也是毁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0-07 09:26
      (1)
      枫感觉身体有点疼,他尝试挣扎一下,结果疼的更厉害,他睁开眼睛,一眼看见的是天上的云,正一齐的向后退去,他忽的把眼闭上,开始思索起来,他是在躺着,静下心,木车轮声,马声传了过来,他睁开眼,发现身体已经被绑住,他不顾身体的疼痛勉强坐了起来,果然他在一架马车上,两边是浓密的树林,还没来得及观察更多的,一股眩晕感冲了上来,随即两眼一黑,倒了下去,倒的那一刻身后传来一句"这个人类真费迷药啊"
      枫想搜寻一下记忆,却找到的很少,他身上穿着原本世界的衣服,对于这个世界,枫知道,不是原来的世界了,他有这个记忆,这个记忆不是特别清晰,像遥远的梦一样,其他的再也想不起来。
      再一次醒来时,是一个类似军帐的地方,他躺着毯子上,身上的绳索不见了,他看见帐外来来往往拿武器的"人",他盘坐起来,一个声音从后面响起。
      "首领,他醒了"
      枫还没来得及向后看,一个身影便来到他面前,枫帐了起来,等眼睛适应后,他才看清了那个首领。
      那是一名少女,比枫要矮一点点,没有穿盔甲,因为盔甲都由随从拿着,身上的内甲看上去很修身,她有一头金发,编成了马尾,如果可以比较的话,会发现她的眼睛要比枫这样的人要大一些,让枫辨认声份的,是那双精灵特有的耳朵。
      她的手交叉在胸前,身上没有武器,旁边站着一个十分强壮的精灵,全部身罩着凯甲,腰间别着一把手半剑,剑鞘看上去十分华丽,他的肩上还抗着把巨锤,头盔护住了他的全部头,若不是和其他人有同样的标志,枫很难把他和影响中的精灵帖合在一起。
      只见那名少女上前一步,伸出右手,食指与中指紧贴,然后轻触额头,枫看到了她的眼睛,不经深吸口气,那双眼睛很是好看,有那么一刻,枫只觉着周围一切都消失了,只有那个少女在他面前,
      "请允许我这样向你打招呼,我为木族第三精灵军领军,塔妮娅"然后少女拿出了一个项链,上面有一颗透明宝石,像一面镜子"这是你的东西"少女说"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枫接过项链,一股热流涌了上来,他撇见那个男精灵握紧武器又松了下来,枫看着项链,他有印象"
      我叫哈特尔"
      "呐,哈特尔,你需要回答我几个问题""嗯"
      少女看着枫的眼睛,让枫有些不知所措,但枫仍然保持着正常表情。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黑森林"那是少女战斗后的地方,那是枫被找到的地方"
      "不知道,我,一切都不知道,什么,都想不起来,我的记忆......都,不记得了"
      "全部都不记得?"少女疑惑的看着他"嗯。"少女向枫身后看去,得到那人的回应后有些惊讶的思考起来,随后,她伸出左手
      "那,魔法呢?""魔...法?"接着枫看见少女手中冒出了火炎,随即包围了整只手,枫有些看呆,其他人也看见了枫的样子,少女不禁有些失望的地收起了魔法"辛苦了,现在没有其他事情了"随后与身边全身铠甲的精灵出去了,枫看向身后,一位身穿祈祷服的精灵对他微微一笑,也走了。
      枫没有被允许离开,他知道他来到了这个世界可是怎么来,为什么来,谁让他来,接下来怎么办,他一点记忆都没有,他摸着那个项链,仅有的记忆如同梦一样,他就那样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0-07 09:27
        (3)
        那个少女--自称为塔妮娅的人--身上的铠甲已经开始破裂,那是一种不属于木精灵风格的铠甲,大量的钢铁也不符合木精灵的矿产。少女靠在树下大口喘着气,显然经过了一场恶战。那把剑她快握不住了,用魔法的左手也开始隐隐作痛。刚才的冰魔法已经是极限了,暗精灵一族是很擅长使用火魔法的,冰魔法有很好的克制作用,但是整个木精灵族怕是只有她一个人会用了吧。
        少女看了看发痛的左手,想着能不能在用几次魔法出来,大概只有一两次了吧,她想。这时从不远处传来了踩到树枝的声音,少女皱起了眉头,狠下了心驱动左手的魔法,将寒气打在了右手的剑上,这样一来的话,普通的火球就能劈开了。虽然维持时间短,且只有一刀,少女做好了拼命的准备,后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少女长吸一口气,这时脚步声终于到了跟前,少女从下方猛地上挑,那人赶忙用武器的长杆一档,剑气打了出去,那人的整个手臂都冒着一阵阵寒气。“公主!是我!”挡住的男子后退几步,由于寒气的原因,他手中的巨锤掉了下去,发出了沉闷的声响。
        “啊,格尔,是你。”少女看清了他,失去了力气后退靠在树下,那一击打过去她已经没劲了。
        “你没事吧格尔?”
        “没事。”格尔的手僵在那里,寒气的退散需要一段时间“你呢?”“没事。”少女把贴在脸上的发丝捋到后面。
        “我逃出来的时候,有那个叫哈特尔的人掩护我,有点可惜,如果他没死的话对我们一定有.....”少女没有说完,发现格尔的正向着去,少女顺着目光望去,不禁睁大了眼,哈特尔正在那里看着她。
        枫也听到了少女说的话,但是他一点印象都没有,他看着少女,身穿的铠甲不像之前见过的,整套的风格与手持巨锤的格尔盔甲风格很像。右臂上护甲是铁制的,而左臂上却都像是白色皮革直至手腕,这样的布甲与少女头上的圆环和其他装饰应该都是魔法道具。后背的披风有许多破损,下半身只是简单的护腿,显出了修长的腿型,这样的铠甲应当会很灵活,且能提供不菲的防御。
        少女愣住了,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这是怎么回事。”她看向格尔,格尔已经可以拿起锤子了。“公主,我在营地发现他,他什么都不记得了。”“是吗..”少女沉思片刻决定暂时抛开这个话题。
        “好吧,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少女回首望向格尔“格尔,木精灵里出现了叛徒”她很突然的说。“昨晚袭击营地的军队是通过木精灵独有的魔法找到咱们的。”少女向南走去,示意两人跟上。
        “这对整个战事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公主。”格尔停下脚步“你是怎么这么肯定的?”
        “嗯,是因为昨晚袭击的军队里有使用那种魔法的人,那种魔法如果精通的话特别棘手,我和哈特尔与他交过了手,所以印象特别深....”说着她看向了枫,可是我没有印象啊。枫想。“本来结果是一换一,现在看来....”少女没说完,像想起什么似的
        “对了,格尔,哈特尔,现在快走,把消息告诉哥哥还不晚,哈特尔,请你暂时帮帮我们吧,你....”少女话到一半,格尔在她后面来了一掌,少女便无力的倒了下去,格尔扶住了她,枫看着格尔,有些没明白过来“喂,你要干什么?”
        格尔没回答他,少女的身体无法动弹,但她的意识还在,格尔发现了这点
        “抱歉了,位置没打到点。”
        “什么意思...”少女的语气有点轻,有点不相信现在的情况,但很快便充满了质疑
        “格尔!你在干什么!!?”
        “带你离开这。”
        “什..你..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少女想挣扎,但她的身体完全动不了,连她的表情都越来越小。
        “格尔!”少女几乎喊了下来“格尔!我命令你放我下来!格尔!”
        然而无论少女怎么叫喊,格尔都想聋了一样,他把公主抱到枫面前,格尔对枫抬了抬下巴“背上她,我来保护你们。”枫没明白过来,没有去接她“这是怎么回事?”枫不想不明不白的被使唤。
        “我会解释的,背上她”枫暂时没有办法,只好背上少女,格尔抗上巨锤,指着一个方向“向那个地方走,不要快,我守着你们”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0-07 09:27
          (4)
          枫背着少女,铠甲搞得枫的背有点难受,少女已经有段时间不再有什么反应,应该是刚才的一击达到了效果。格尔在后面枫可以听见他的声音,到现在为止枫还没有感觉到累,按说少女的铠甲加上她本人一直由枫背着,枫早就累的不行了,是因为少女身上的香味吗?那是一种从未闻到过的气味。枫想起少女的事,向格尔问:
          “现在,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格尔没有马上回答,沉默后反问道:
          “人类,你的故乡在哪?” “我没有印象。”
          “是吗。”又是一阵沉默,踩碎树枝的声音不断响起,枫看着前面的路,这样的树林里枫是不可能辨识方向的.
          "离开后,你有什么打算吗?”枫没有回答,仍然走着,格尔便继续说下去:
          “你的服装很怪,在我和公主的游历中,从未见过有类似的风格,你衣服的颜色不像是一般平民能穿上的吧?” 枫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可能吧。” “还有人类,你对这个世界很陌生吧?”“嗯” “那么我建议你到诺达帝国去,那当今最大的帝国。”“最大的帝国?”枫放慢了脚步。
          “嗯--速度不要慢--诺达帝国是有史以来最大的帝国,那里的帝都是个充满....不可思议的..地方。我和公主曾有过在那里学习的经历。”格尔说道着,枫倒是想起来两人的铠甲的风格的确不像是木精灵一族的。格尔接着说:
          “帝都,不,诺达帝国,那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虽然以人类为主,但却有着全世界的种族居民,那里什么都能找到。每个人都是平等的,那是满足愿望的地方、实现一切的地方、充满机遇的地方、但也是...”格尔突然停了住,思量后改了口:“我要说的是,如今的世界魔法取得了爆炸性的突破,各种未曾被人见过的奇迹不断产生,魔法的成果,已经使世界产生了变革改变了一切。这让我有一种大事要发生的感觉,在那里你也许能找到你要的一切。” 格尔说的不假,这段时期是完全可以载入史册的,魔法师和魔法不再是以前简单的辅助,现在魔法的更新每一年都是天差地别。
          格尔继续说了下去:
          “总之,去诺达吧,对你来说,世界的中心是很好选择。”
          枫动了心,格尔说的话他在认真的听,他也想知道自己身上的事情,而且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枫思考着还没有决定,格尔拉住了枫“在这里停下吧。”格尔说着:“怎么样,去帝都的事?”“嗯....我会去看看,话说,你为什么会...呃...帮我?”
          格尔看了看枫背上的少女“你决定了?”“嗯”“那好”格尔看向枫
          “我希望,你把公主带上。”
          枫愣住了,他确实没有想到格尔会提出这样的请求。
          “为什么?”“战事失败了,公主必须离开。”“那你为什么....”
          “因为三个人不能全逃出去。”格尔的语气很平静,好像说的不是他的事。“我来掩护的话,还有可能逃出去俩个。”
          格尔知道现在的情况,就算留下的是他,也不能保证公主能顺利的离开。但只有这样是面前最有可能的了。而枫不知道,枫有点惊讶事情的发展,他对他们来说不应该是外人吗?
          “你?信得过我?”
          “嗯”格尔回答的很干脆
          这次出兵的本来目的就是让公主离开,公主被蒙在鼓里,以为是次伏击,只有格尔知道。人们在黑森林里发现枫时,因为人类魔法能力大多比木精灵好的缘故,枫被带了回去,结果当晚营地便遭到了攻击,再次见面时格尔才会向他攻击,不过公主说清了这些。
          “你如果带上公主的话,在帝国会有很大帮助的。”
          有段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格尔在很耐心的等着。
          “我答应你了。”这种情况还是答应最好吧,枫想。
          听到答复后,格尔拿出一枚戒指来到公主面前,公主伏在枫身上,就像是睡着了一样。格尔拉起了公主的手,把戒指带了上去。
          “她醒后,这枚戒指能告诉她一切。”随后格尔对枫说:“哈特尔,公主的性命影响那颗药效,所以....不要丢了命。”
          枫点回头应,格尔摘下了头盔,一张满是伤痕的脸出现在枫面前。看上去不过30岁,但脸上的伤看上去都是足以致死的。格尔从腰间取下那把剑,递给了枫“哈特尔,这把剑是专门打造用来保护王族的,很锋利。”枫接过了剑
          “哈特尔,公主与剑是我的一切,现在,都托付给你了。”枫点了点头,那个精灵把他的一切都交给了他,却是那么平静,两人没有在说什么,格尔抗起了铁锤,伸出右手,食指中指合紧,轻触额头:“走吧,你身后就是敌人的警报线,告诉公主,木精灵不会完蛋。”然后转过了身。
          “保重。”枫留下了这句话,便飞奔着离开了,不知多久,身后远处传来了巨大的响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0-07 09:28
            西幻类呀,很少见呢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10-07 14:44
              (6)
              面前的房子有两层,后面看样子有个小花园。开门的是一名中年的男性精灵留着平头,发鬓已经有些斑白,脸上也爬上了些皱纹,看上去是一个很和蔼的一个人。那人第一眼便看见了赛特妮娅,脸上流露出了惊讶的神情,随后,便是一种看到惊喜的笑容:“啊!赛特妮娅!你有多长时间没来啦!格尔呢?”大叔向赛特妮娅身后看到了枫“这位小伙子是?”“夫姆,他叫哈特尔。”“你好哈特尔,不要在外面站着啦,进来吧。”夫姆过去拥抱打招呼后引二人到客厅坐下。
              “那么,你们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赛特妮娅点了点头“夫姆大叔,木精灵那边....情况不是很乐观。”“怎么?”夫姆前倾着身体“出什么事了?”“木精灵那边....出现了叛徒。”枫看见夫姆吸了口气,似乎因为不敢相信愣住了“这.....叛徒?没想到啊!你们有他的线索吗?”“不....没....没有,暂时...还没有。哥哥让我和格尔先来诺达。” “格尔呢?”夫姆眉头紧皱关心的问“为了掩护我留在了那里。”赛特妮娅叹了口气。
              “唉...”夫姆有些懊悔的说“如果我也会魔法,我回去的话,事情.....就不至于...”他没有再说下去。枫在一旁沉默没有说话,就算大叔回去了恐怕也难以力挽狂澜了吧。
              他有些同情的看向赛特妮娅,却意外的发现,赛特妮娅的表情有点僵。
              “接下来,你们有什么打算吗?”夫姆问,赛特妮娅没有搭腔,枫叫了她一声才回过神“啊,可以当然可以。”她变得有些结巴“我想...”赛特妮娅犹豫了一下“大叔,我,其实想,在这里住下来。”随后又补了一句“可以吗?”“可...可以啊....当然可以!”夫姆有些吃惊“住多久都可以,你...你....”
              “大叔,我不走了。” “不走了?”夫姆的声音有些颤抖,枫一脸惊讶的看向赛特妮娅,他实在没想到会这样。
              赛特妮娅低下头:“不能回去了大叔,战争输了。哥哥和格尔拼了一切让我出来.....我,,,,我不能回去了...”她的语气很弱,仿佛在说一个刚醒的噩梦,枫有点不相信她说的话,她的铠甲还穿在身上,可她和刚醒时说什么也要回去时简直判若两人!是戒指的原因吗?枫不知道,他看向夫姆,却发现夫姆的眼已经有些泛红
              “孩子,没事,不回去了。”夫姆的声音有些沙哑“在这里住多久都可以,有我在不会有危险的。没事,不用怕。”夫姆还想说什么,但似乎激动的说不出来了,好像等这一刻等了很久。
              赛特妮娅点了点头,随后便是一阵沉默,这让枫有点不自在,夫姆这才注意到枫“啊,哈特尔,孩子,你呢?你有什么打算?”
              “我吗?”枫沉默了一下看了眼赛特妮娅“我的记忆丢失了,我来这里找线索。”
              “你的记忆....丢失了啊....”
              “格尔建议我来这里,也许能找到关于我的事。”
              夫姆沉思片刻“这样的话,帝都也许可以....去帝都吧,我可以靠我的关系让你进去的。”“多谢了。”枫答谢着。
              枫看着赛特妮娅,暗暗叹口气。没办法,毕竟是她做的决定,虽然有些可惜,不过好歹能去那个帝都了。
              夫姆站了起来“孩子们,我去收拾一下,你们累了吧,今晚就好好休息吧。”随后便去整理房间,赛特妮娅也离开了。
              夜晚,夫姆整理着枫的房间,枫也在一旁帮着忙“孩子”夫姆边整理便说着“你之前没来过诺达吧?”“嗯,这是第一次。”“是吗。”夫姆整理着床铺
              “帝都那个地方.....的确有很多的可能。”夫姆看向了枫。“正因如此,那里有各式各样的人.....很复杂。”枫没有说话,夫姆接着说
              “哈特尔,谢谢你帮赛特妮娅出来,到了帝都你要多加小心。”
              “嗯,谢谢,到了帝都我会注意的。”
              夫姆点点头,走到了门口,回身看向枫,他看向了枫腰上的剑,想说些什么,但又把话咽了下去。
              “你休息吧,这两天先在这里住下,到了帝都有事可以找我”“嗯,麻烦了。”
              夫姆对枫微笑“晚安。”“晚安。”
              夫姆出去了,轻轻带上了门。
              枫呈大字地躺在床是,夜很静,月光悄悄的撒进室内,枫想着这些事,想到赛特妮娅,发生的这些事让他睡不着,从床上下来,枫来到窗户这里,这能看到夫姆的后花园,月光照在纯白的花群里,那些是什么花?枫不知道花香传来,像极了赛特妮娅的味道,花群里,枫看到,赛特妮娅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披散着长发坐在花群中仰望着星海,几枚类似萤火虫的光源在花海中飞舞,一齐围绕着赛特妮娅。
              很美。枫这样想着,这时,赛特妮娅回首看去,与枫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0-14 15:21
                喜欢这种超级脑洞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0-14 19:32
                  (7)
                  黄沙攻上佐亚得大腿,他腰上得红巾被激烈得风耍弄着,佐亚用手臂护住脸,在飞沙中向前走去。他虽然已经有几天没吃喝了,但心里并没有多大波澜。
                  如果在这其中,他找到了正确的路,没有死掉的话。那么就可以开启下一个章程了。如果死掉了,那便是命中不会让他拥有心中想要的荣耀。黄沙愈攻愈紧,佐亚只能用一个缝隙来看前面的路,他握紧太刀的手又使上了劲。
                  他有信心,他能活下去。在之前的村庄里,有人好奇他手里的野太刀,这个晾衣杆为什么做出刀的形状。他没有说话,那个地方没有必要解释,那不是他的目标。不是,太小了。诺达才是,诺达的中心才是。
                  满天的黄沙向他扑来,整片天都黄透了,风声传到他的耳朵里,像极了某种妖女的低吟,他出现幻觉了。但他的表情仍旧没变。自己可能遭到了沙漠某种生物的袭击,也可能没有。眼前的黄沙似乎变成一把把的刀子,这些是幻觉,但也有可能是真的。有过不少人死在这亦真亦假的幻像当中。
                  佐亚边前行边提防这些东西,在远处,他似乎能看到一些人影。但这种时候最好不要像那些影子求救。如果你经常出入这些死亡常在的地方的话,你就会明白,只有自己相对来说靠的住。在这种地方,如果你的意识不够坚定是活不下来的。
                  慢慢地,眼前出现了绿洲,黄沙攻的更紧了。那些刀子也变的灼灼逼人。佐亚的速度没有变,慢慢的来到绿洲。黄沙被挡在了外面无从下手。那些刀子在牢笼里恶狠狠的盯着这个滴水不漏的男人。绿洲深处有水,佐亚没有进去。一刀看向旁边的小树,一刀两断。是真的,他向水源走去,那些黄沙便也消失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0-19 10:18
                    (8)
                    赛特妮娅在花园里照料着花群,她现在只觉得只有这些花没变了,她想向从前那样躲在这花海里。这样可以把一切都忘掉。
                    可现在不行了,她有些难受,心里想着那个难以接受的事实。回首望向那栋房子,阳光那么明媚,空气那么清晰。可她总觉得有什么压在心头。
                    迷茫。
                    那房子,不再像一个家,而像个迎接战败者的避难所。她放下手中的家伙坐在了凳子上。接下来怎么办?接下来怎么做?她闭上眼,以后就知道了吧。
                    微风抚过花丛,她默默的享受这一切。
                    她感到有人坐在她旁边,她睁开眼,是哈特尔。
                    “空气真不错啊,是吧?”哈特尔笑着问她,他望着天空,阳光洒在了他的脸上。赛特妮娅看着他,脸上没有一丝的阴影,感觉充满了干劲。
                    真是让人有些嫉妒啊。
                    “在这个地方经常是这样的天气吗?”哈特尔问“这种天气,我可是好久没有见过了。”
                    “你的故乡.....总是很坏吗?”
                    “算是吧。”他笑了笑。
                    “不过,这也真是奇怪,我忘记了我为什么在这。忘记了我来这是不是来干什么的。但关于我的过去,我却能记住挥之不去。”
                    哈特尔看着花“不过无所谓了。新的记忆已经开始了,没必要泡在过去了。”
                    他笑着,在他的脸上完全找不到对未知的不安。哪怕是一点点也好。为什么呢?为什么他可以这样?
                    “呃.....我脸上有什么吗?”哈特尔摸着脸疑惑的问着。
                    “没......没有的。”赛特妮娅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一直看着哈特尔。于是把脸扭了过去。
                    “赛特妮娅?”
                    “嗯?”
                    “那个,我问一下。”哈特尔说“这些花是什么花?很香。”
                    哈特尔闻了闻“单看的话,也很漂亮。”
                    “这些是香兰花的一种。”赛特妮娅回答“这些花很好成活,对外面的要求不高。花香但不刺鼻。怎么说呢?算是有种柔和美吧。”她笑着。
                    “但,这种花的寿命不会很长,越是漂亮的花,寿命便越短。”说着她捧起一朵刚刚凋零的花接着说“即便如此,这些花仍是很美,甚至有的只能活一晚都不到。”
                    “正因为生命短暂才会生的美丽吧。”哈特尔看着天空,“这就是这些花的信条也说不准呢?”
                    赛特妮娅微笑着放下那朵花,转而说道“是啊。这些花就是如此的。”
                    “你会怎么做呢?如果是你的话?”
                    “纵使生命再长,若无法穷尽自己的美丽,我怕是不能接受的吧。”哈特尔这样回答着
                    “是啊。”赛特妮娅看着花“毕竟花都如此呢。”
                    但她的微笑慢慢消失了,本应如此。可是,她像自言自语似的,又想问哈特尔似的。
                    “如果...”她说“如果前面的路太难呢?如果你到了难以选择的时候呢?如果.....”
                    她抬起了头,不再说话。她意识到自己有点激动。
                    这些问题,她问自己,但更像是在问哈特尔,仿佛要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如果真的这样,那我会按着本心走下去。”
                    本心?
                    本心!
                    赛特妮娅的嘴唇动着,本心.....她的本心.......她有点压抑不住自己的情感。
                    她看着哈特尔,两人离得很近,那坚定表情让赛特妮娅不再那么压抑。几天以来她一直感觉周围灰蒙蒙的,她的内心深处其实需要个依靠。
                    而哈特尔,这个救过自己的人,虽然他自己不记得了。可赛特妮娅确确实实的经历过!
                    告诉他吗?把自己的心头上的事.......告诉他吗?
                    “哈特尔....”赛特妮娅张开了嘴。
                    “孩子们!饭好了。”夫姆边叫他们,边走了过来。
                    “哟!”夫姆有些惊讶的看着两人,随后笑了出来“青春真是美好啊。”
                    两人这才意识到离彼此太近了,顿时涨红了脸,反应过来的赛特妮娅发现手里都出了汗。
                    夫姆摸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看着二人“诶呦,真是让我想起了年轻的时候,我那个时候......”
                    “不是大叔,我们......我们只是......只是在.......”赛特妮娅很着脸解释,却有点结巴,于是她咬着下嘴唇干脆跑了进去。夫姆则仍在那里笑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0-21 09:22
                      (9)
                      禅达酒馆的小酒保并不是很喜欢夏天的酒馆,那些雇佣兵会把酒馆挤的像罐头一样,特别的闷热。尤其是最近来这里的人越来越多,让他恨不得离开这里,经常擦着桌子抱怨着。
                      他想着若是帝都学院多重视一下众神奇迹,而不是能量体魔法或自然系魔法。自己倒还可以学学,那俩学科他虽然一点都不会。但好歹当时探测自己魔法能力是好歹不差啊!(但没办法,他只是个过路龙套)
                      他不会离开这里,在这稳定的生活总比在外面用脑袋赚钱强吧?忍忍吧,秋天快到了。天已经变冷了。过几天酒馆中间晚上就要燃篝火啦。他安慰着自己,把酒杯收拾到了柜台。
                      “呼~老天的脑袋啊~”有人在酒保的后面长呼“朋友,酒!”酒保转过头,一个“球”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了柜台旁。说是球,但其实是装着肥大铠甲的人。
                      酒保送上一杯酒,那人摘下了头盔。“油腻腻的....大叔...”那酒保心里这么想着。“伙计,把这个酒壶接满。”那人说着递来酒壶,又喝下一碗酒。
                      “啊~舒服啊~”一口酒下肚那人爽朗的笑了起来,笑完了,就问起酒保。“伙计,这里诺达还有多远?”“先生。”酒保再次给他接上酒“这里就是诺达境内了,这是禅达,离帝都、黄狮很近的。”听到这,那人先是一愣,随后哈哈大笑。
                      “我还以为还有至少一半的路呢!心思着钱不够了后还能不能遇到强盗补给一下呢!”他喝下一碗酒
                      “哦吼吼~为了谢谢主神和他的情妇,干杯!庆祝我杰特终于来诺达啦!”
                      他喝下一碗酒,随后爽朗的笑起来。随后他站了起来。
                      “我该去睡一觉了,伙计。有房吗?”说着他扛起了大剑。老板娘领他去了楼上。临走前他留下了小费。
                      老板娘刚从上面下来便听到了呼噜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0-28 17:39
                        作者你好,我目前我们在招募有作品有创意的作者来我们平台发布作品,有兴趣的可以留言或者私信


                        回复
                        15楼2019-10-31 16: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