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吧 关注:39,919贴子:1,411,476

【帝九天长】 [美文] 电视剧东凤续写《三生三世十里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帝九天长】 [美文] 电视剧东凤续写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之生死劫》 HE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0-07 21:05
    一楼祭度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0-07 21:06
        本人没有看过完整的电视剧,只看过东凤cut,没有看过原著,也没有看过枕上书,只是疼惜东华帝君与白凤九相爱不能相守,续一段前缘罢了。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看法不一。喜欢便看,不喜欢就走。
        文中的凤九是在三万岁遇到帝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0-07 21:09
          第一章 桃花灼灼

          自继位已来,两百年多年了,当年还有些青涩的白凤九在时光的洗礼中显得越发妩媚动人,然眼中不经意间闪过的些许纯真,更是让这位青丘女君风姿卓越。

          “凤九,在发什么呆呢”白浅自洞口走了进来,边走边摇起了昆仑玉清扇,坐在了桌旁。

          “阿……,是姑姑呀,凤九是在想过下月天族要来向姑姑下聘,我应该是还些什么礼,总不能送些夜明珠吧?”凤九皱起了眉头,低头翻了翻桌上的书简,想在这些物品单上寻些有用的东西。

          “对啊,如若还礼是些发光的珠子,倒显得我青丘失了礼数”说着也翻了翻书简,“唉,这些不是应该二哥或者四哥来准备吗?怎让我家小凤九皱起了眉头呀?”说着用手抚了抚凤九的额头。

          凤九把书简扔在桌上“还不是老凤凰前几日喝多了酒,说了些胡话,惹得四叔不快,这不四叔带着毕方离家出走了。不然这些都是四叔该头疼的事,哼!阿爹和阿娘遇见了美景,说是过几日再回来。奶奶传信来说爷爷找见了棵稀罕的灵草,还有十日成熟,摘了便回来了。哎!”说完,凤九把头靠在了白浅的肩上。

          “真是辛苦我家小凤九了。最近有没有好好修炼呀,姑姑这些年不是陪夜华闭关养伤,就是照顾团子,每次回来都比较匆忙,都没好好陪陪你。”

          凤九生气的嘟起了嘴,“姑姑,我当然有好好修炼,仙法也精进不少!姑姑你不要小瞧凤九,青丘百姓都夸赞我是个好女君呢!”

          “是呀,我家小凤九也是成长了不少。走,陪姑姑去蘑菇集逛逛,好久都没去了,迷谷说你若没事,总是窝在这洞里,很少出去,今天陪姑姑出去走走,散散心。”

          “恩,走吧姑姑”。一个青衣一个粉裙挽手走了出去。“姑姑和女君,这是要去哪里呀?”“

          迷谷,我和凤九出去走走,你看好这狐狸洞”

          “是的,女君也该出去走走了,这都快俩月没有出这洞啦”

          这九重天上还是一如既往的风和日丽,三十一重天的太晨宫不知为何显得有些冷清。

          连宋站在门口看着座在塌上的紫衣尊者,手握佛经,眼神却是看着池里的莲花,嘴角微微上翘,不知是想起了何等趣事,让这挂在墙上的神仙露出这等模样。拳手在嘴边清了清桑,“咳咳……”,缓步走进厅内,“帝君,今日看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不知是想起了和等趣事?”说着便走向一侧坐在了塌上,自顾自的拿起摆在卓上的茶点吃了起来。

          帝君放下手中佛经,似有不悦的说道“怎么,今日三殿下很是空闲,来这太晨宫吃茶点?不若让天君分些事务与你处理,也省得你四处闲逛”

          连宋连忙放下中的茶点,“别别,我来是有正事要与帝君商议。青丘白浅与太子夜华的婚事这不是订下来了吗,下月初三下聘,十六完婚。青丘有那几位上神,再者与你关系匪浅,天君特遣我来问问你,下聘时帝君是否一同前去,若是不去,把司命派去也是可以的。”

          帝君换了个坐姿,挑眉问道“本帝君与青丘关系匪浅,我怎不知?”

          “两百多年前,白凤九在西海接青年才俊的拜会时你叫司命去送了礼,她任青丘女君时帝君送去了亲手绘制的四海八荒图,再加上朝会上日日佩戴的狐尾,这关系还需我在说?哎!话说,因为这几件事导致白奕送出去的相亲贴大都没什么人去。”

          “也就是说还是有人去。”

          连宋忽然觉得这太晨宫里吹起了冷风,“不都是些新进的或者是深山老林的仙嘛,消息不怎么灵通罢了。听说凤九自任女君来越发貌美如花啦,怪不得这四海八荒的即使听说帝君你和凤九之间的事仍是有仙去赴宴啊”说着拿起了桌上的茶喝了口,顺便看看这万年冰山的脸皱起了眉头,不等他再说话连忙开口“这下月初三去青丘下聘,帝君到底去不去啊,我好回去与天君回话。”

          “青丘,自然是要去的。”

          “好嘞,帝君那我就先行告退,等明日又来找你下棋。”

          待连宋走后,帝君缓缓走到庭院里的桃树下,看着着灼灼桃花,仿佛又看见那站在树下修剪桃枝的倩影。

          “九儿,自你继任女君之位,虽偶尔来朝会,却是对我避而不见。是否还在怪我?”帝君在心中黯然想到,转身离去,衣摆卷起了朵朵桃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0-07 21:10
            第二章 惹人醉

            “凤九,姑姑只是有段时日未来这蘑菇集逛逛,怎的变化这么大,越来越像那人间的集市了。”

            “姑姑,青丘百姓有的去了凡间逛了逛,觉得凡间很是热闹,加上之前杏树姐姐因有很多杏子,还没有卖出去就坏了,她来找我想办法,我就教她做了杏子酱。然后好些青丘百姓都来找我教他们把自己家的东西更易保存,然后不知怎么滴就成了传受厨艺,再之后他们各有各的长处,慢慢的就有的卖起了熟食,才成了这样。不过也好,这样我若忙着修炼,迷谷和琅琇就可以来这买些吃食,省得啃枇杷。”

            “也是,省得让青丘女君天天下厨。哎,琅琇是谁呀都没见过。”边说边买了些许吃食。

            “琅琇是我百年前在巡查东荒时在一头狼妖手下救的一只果子狸,前几次姑姑回狐狸洞时,他都在养伤或者修炼,这几天说是去北荒摘什么能让人提高法术的果子去了,姑姑才没见着。”看着姑姑手上拎着大包小包的吃食,凤九很是不解,“姑姑,买那么多吃的干什么呀,今日难的姑姑回来,凤九肯定是要下厨的!”

            白浅一脸愧疚的看相凤九,“小九呀,夜华现在忙与筹备婚事,团子一人在洗梧宫,我不太放心。今日回来本是看看青丘准备的如何了,听迷谷说你总是窝在狐狸洞,这才带你出来走走。对不起呀,小九”。

            “没事的姑姑,阿离现在还小,正是需要人陪的时候,待会你直接回九重天吧”

            “好吧,回礼这事还是让二哥和四哥头疼吧,你呀做个美丽动人的女君就好。”说着白浅摸了摸凤九头,“小九,姑姑先走了呀”一阵云雾缭绕,便失了身影。

            凤九再逛了会,买了些吃食,便一走一蹦的回了狐狸洞。

            街道旁的人,看着那欢快的身影,不禁温柔一笑。虽说这青丘女君年岁较小,但处理事务向来公正,还定时巡逻,斩杀妖兽,偶尔性子跳脱,反倒是显得更加亲近。都说着四海八荒第一绝色是白浅上神,但这白凤九年岁渐长,风姿更胜,妩媚的身姿加上纯真的眼神,惑人而不自知。

            “迷谷,姑姑回九重天啦,等爷爷和奶奶回来时再下来商讨婚礼细节”把买来的吃食,一股脑的塞再了迷谷怀里。

            “姑姑,这些年总是来去匆匆,都没好好在这狐狸洞里呆上些日子。”怀里的东西掉了些下来,看看走远的女君,又看了看地上的东西,想着待会再来捡。

            凤九走到桌旁翻了翻桌上的竹简,“迷谷,你这几日把洞里的物品再点点,等四叔来的时候再让他看看,还些什么礼。我去闭关几日,四叔来了再喊我。”说着转身往住处走去。

            “哎,女君,才出关几日,怎又闭关。等琅琇摘了果子回来,又要念叨了。”

            “没事,没事,这次闭关出来少说一俩月不能闭关,要忙好久呢。你和琅琇这几日好好把狐狸洞的物品好好清点清点,好做还礼。”凤九转身摆了摆手,才走入洞中。

            迷谷欠了欠身,转身向地窖走去,嘀咕道“这狐狸洞里的物品都是各路仙人送来的,一直以来都是随地摆放,要点到什么时候,琅琇啊琅琇,你到是快些回来。”捶头丧气的向地窖走去。

            “凤九女君,凤九女君……哎,又闲关去了吗?”一位面容稚嫩的少年跑进了洞,只见他一身玄衣,小麦的肤色,乌木般的黑色瞳孔,高挺英气的鼻子,一头乌发用木簪高高束起。撅起了嘴,走向洞口坐在了石阶上。

            迷谷在地窖听见了声音,连忙走出来,看见坐在地上的少年,“琅琇,你摘果子回来啦?女君已闭关两日了”,做在石阶上伸了个腰,捶了捶肩膀。

            “迷谷,这是我费了好大劲才摘的万年灵果,吃了可以增加三成法力”从虚鼎中取出了流光四溢的果子,“诺,给你一颗,总的我就摘了六颗,我自己再留两颗,余下的都给凤九女君,让女君早日飞升上仙,省得她总是皱眉头,让人心疼。”脸上尽是疼惜之色。

            迷谷接过果子放进虚鼎中,打趣道“最心疼的怕是你吧!对了,女君闭关时说了,让我们两个把地窖里的东西清点好,等四叔回来了,看看下月天族下聘时还些什么礼。”

            “什么,地窖的东西都点清,那要点到何时?”低垂着脑袋向地窖走去,“凤九女君何时出来啊,好想她,好几日没有见到她了,总觉得是几年未见了。”

            “还不知道,女君只说等四叔来了便喊醒她。之后为了筹备婚礼,可能要忙上一俩月呢。好了,不说了快去清点东西,有好多的。”

            迷谷与琅琇只得埋头苦干,抓紧时间清点随地乱放的各种宝物,分门别类,做好登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0-07 21:10
              第三章天不老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方未白孤灯灭。沧笙静水流深,沧笙踏歌;三生阴晴圆缺,一朝悲欢离合。——北宋.张先《千秋岁·数声鶗鴂》

              这日折颜终是把离家出走的白真找了回来,“真真,前几日凤九传书与我,信上说下月天族下聘,不知青丘应该如何回礼才不失礼数,叫你回狐狸洞看看。”说着取了坛酒,便开始喝了起来。

              “我们这些长辈不在,想来凤九那丫头,应是头疼了好些日子。”说着走近折颜把酒坛拿了放在桌上,“还不快走,还在这喝什么酒。”招来毕方,起身离开。折颜也是赶忙起身追了上去。

              狐狸洞口,迷谷与琅琇坐在石阶上,捶着腰。

              “迷谷,琅琇这是怎么啦?最近都干了些什么,成了这样。”白真自毕方身上下来,折颜也刚好腾云至此。

              迷谷与琅琇起身行了礼,琅琇下去泡茶。“四叔,折颜上神,前些日子姑姑回来在了一会,见女君正为还礼伤神,就与女君说先把洞中物品清点好,待四叔回来,再做定夺。这不是刚把东西清点、整理好。”迷谷把桌上的清单呈给白真。

              折颜侧头看了看清单,“哟,没想到,这狐狸洞还是有好些奇珍异宝呢,可比湖底的夜明珠真贵的多。”

              白真边翻那清单,边用笔在一旁的竹简写上些宝物,“青丘一向不爱收藏奇珍异宝,这些大都是别的仙人送的礼,剩余的则是阿爹阿娘还有三哥三嫂在游历时顺手捡的。我们又很少送礼,小五回礼只会用湖底的珠子,凤九又随了小五,自然就堆了下来。迷谷,凤九呢,怎么我都来了一会,还不出来,莫不是恼了我让她头疼了这几日。”

              迷谷赶忙摇手,“没有没有,女君是在闭关,说等四叔来了……”

              “四叔,折颜上神喝茶,我这就去叫凤九女君”琅琇把刚泡好的茶放桌上,就跑了没影。

              “哎,这个琅琇阿……,哎,老凤凰,你看看着些草药,可有看得上的,拿些回去炼丹药吧”,白真把手上的清单递给折颜。

              “这几味可以,待浅浅婚事完了,回去炼成丹。为凤九飞升上仙的天劫做准备。”折颜用笔在清单上钩了几笔。

              “折颜上神,琅琇前几日摘了六枚万年份的灵气果,还给我一枚呢,说是他留下2枚,其余的都给女君……”迷谷话还没说完,琅琇便慌忙跑出来,拉着折颜便向凤九的修炼室跑去。

              “折颜上神,你快来看看凤九女君,刚刚我在门外喊她,她一直没回话,我本以为是她修炼到要紧时候,可等了会我就闻到股淡淡的血腥味,破开门就看见凤九倒在塌上。”琅琇跪坐在塌前,看着脸色稍白的凤九昏睡在塌上,想伸手拭去她嘴角的血迹,又怕弄疼了她,只得把手缩了回来。

              折颜使用法术,探查了凤九的经脉。看着四周几人关心的目光,从身上取出丹药,喂给凤九,又使了法术,让她吞下。“凤九这丫头,没什么大事。不过是郁结于心,致使心脉不通,加上这两百年来灵力增长过快,又不好好疏通经络,吐了几口血,倒也缓解了症状,如若不然等过些时日,灵力翻涌,可有她好受的。等她醒来,喝几幅药,调调经脉,再打坐疏通经络,就好。”

              白真听完,松了口气。接过迷谷手里的帕子,擦擦凤九嘴角的血。“迷谷,琅琇,你们把凤九带回寝室,让她好好休息。等她醒来,便按折颜的方子煎药,与她服下。把药煎苦些,不给她蜜吃,让她长长记性”起身,看了看昏睡的凤九,叹了口气“哎!”,向洞完走去。折颜把药方交给琅琇,也出了洞去。

              白真站在湖边,看着湖里的莲花,“折颜,这两百多年,凤九从未提起过那人,上了九重天也是每每避让,我便以为因那副四海八荒图和那番话伤了心,放下了。不曾想她竟是郁结于心,如若不是今日伤了心脉,吐了血,我还不知道,我真是个不称职的长辈……”

              折颜把白真搂入怀里,拍拍肩膀“好了,真真,不要太过于自责。这些年凤九除了外出巡查,其余时间都在闭关修炼,很少去十里桃林。往常里的言行举止也是落落大方,未曾显露半分,我们怎会察觉呢!”

              白真把头往折颜怀里埋了埋,“不过,当年这丫头为了在三生石上刻字,割了狐狸尾巴,差点变成凤八,还好你让她尾巴重新长了出来。那时就应该知晓,帝君已经是凤九认定的人”白真抬起头看着折颜的眼睛,极其认真的说道“我们九尾狐族,只要认定了一个人,便是生生世世,永远不会改变。”

              折颜低头吻了吻白真的额头,“是呀,生生世世,永远不会改变。”紧了紧双臂,看着怀里绝美的人儿,感觉很是幸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0-07 21:11
                第四章 情难绝

                太晨宫位于三十一重天之上,风景一如千百年里一样,风和日丽。只是不知为何今日一道道灵气在此激荡。

                连宋拉住司命,不解地问道“司命,今日帝君是在炼制何等法器?这灵气很是充足呀?

                司命行了礼,回道“三殿下,帝君不过是在木牌上刻了几个阵法罢了。你先进去,我去库房取几块玉。”

                连宋边走边想,“刻阵法?,什么阵法如此厉害,当真让人大开眼界,快去瞧瞧。”走近炼器室,只见帝君悠闲地倚在凭几上,待看清手上的物品,脚下踉跄差点摔倒,找了坐处,安抚了一下颤抖的心,十分诧异的说“刚刚司命说帝君不过是在木牌上刻了几个阵法,我还道是寻常的木牌,怎会想到帝君竟然是用回春木,当真是大手笔。厉害厉害”

                帝君随意扫视了一眼手中的东西,“大手笔吗?不过是想把最还好的给她罢了。”把木牌放在桌上,拿起一旁的丝线编起了如意结。

                连宋一看哪丝线,更是震惊,果真是曾经的天地共主,随便拿出些东西,就连自己也只是听闻没有见过的东西。“血蚕丝?你这是又准备送给青丘那位?”

                帝君头也不抬,继续弄着手里的丝线“不错!”待把节打好后栓在木牌上。

                连宋看帝君的样子,也知道她现在在忙大事,是不太想搭理自己,“帝君,可否把刻木牌留下的木屑给我。前几日,成玉抱怨说仙池里的千叶重莲开的不是很好。回春木据说可令任何事务起死回生,何况那千叶重莲。”

                帝君把编好多木牌放在桌上,用法术把木屑集于一旁空茶杯中,“本帝君已允了成玉把这些木屑给她。”

                连宋听了大失所望,“还说可以送给她,让她对我展颜一笑呢。”

                “你这个浪荡公子,要对我做什么呀?”成玉一身花色衣裙,白了一眼连宋,才向帝君行礼。“帝君,东西可是弄好了。”

                “还差俩颗玉石,等会你把木牌带回去,用你自己的熏香熏上几日,再带去给她,她鼻子灵的很。”眼前似是看见一只小狐狸晃着脑袋四处闻着什么,不觉钩起嘴角。“不要施法于本牌上,它可以认主,送去后让她滴血认主,日夜佩戴,每几日便往里输送法力,每次只一成,多了她大概会累。”把装有回春木屑的茶杯递给站在身前的成玉。

                接过茶杯,看看杯子里的木屑,也没有看出什么不同“好的。帝君,这木牌有何作用啊!到时凤九问起,我该怎么答复。”

                司命双手捧着个盒子走了进来,“帝君,南海冰髓珠”把盒子放在桌上,退到一旁。

                “我的个乖乖,南海冰髓珠?帝君,这木牌到底是有何作用啊?”连宋赶忙站起来看看传中宝物。

                帝君打开盒子,挑了两颗品质上等的珠子,串在木牌上,左右打量了手中木牌,觉得十分满意,拿起一个金丝楠木盒装了起来,“司命”,把盒子交与司命后,挽了姿势,斜躺凭几上,右手支头,左手随意把玩几颗珠子。

                司命接过盒子,又交与成玉。连宋伸手就要拿那木牌,“三殿下,看看就好,不要乱动。这木牌上帝君刻七七四十九个阵法,作用么,大概与天罡罩差不多,不过妙就妙在输入法力后,法力会循环往复,一生二,二生四。再加上南海冰髓珠,可缓慢增强木牌上的法力,假以时日就连帝君持苍何剑都破不开这木牌展开的结界。”

                “这么厉害啊。”成玉一脸羡慕,在看了看盒子里的木牌,收了起来,找个坐处“那为何还要用回春木?”

                “这,小仙也不知。”司命很是尴尬,看向帝君,希望能得到解答。

                “其它玉石、木材承受不了那么多阵法,效果太差,回春木可加上一个空间阵法,可以无限承载仙气。”帝君一脸淡漠的说道。“司命,本帝君闭关几日。”飘然走去。

                “是,帝君。”转身对连宋及成玉说“走吧,我们三难得一聚,去天池聊会。”

                天池旁的亭子里,成玉咳着瓜子,连宋与司命品着茶。

                “唉!司命,你说帝君不时让你我带些东西,去青丘看望凤九。这分明是对她有意,为何当初还要说出那些话啊,这些年也不见帝君去寻凤九。”说着把手中给瓜子扔在桌上。

                司命把手中的茶放下,“哎!三生石上没有帝君的名字,若是强行与凤九女君在一起,便是逆天。帝君下凡历劫回来便失了九成法力,之后若水河畔凤九险些丧命,这些都是天道警示,继续走下去,凤九有可能性命不保。”端起茶喝了口,继续说道:“加之这些年凤九女君似乎只有在最初那几年看着憔悴些,之后似是放下这段情缘,努力修炼,并没有什么不妥。帝君就想默默守护,看她一世平安喜乐。”

                连宋看气氛逐渐凝重,连忙查话,“下月初三天族下聘,成玉要不要去看看热闹呀?”讨好的看相成玉。

                “去,怎能不去,怎么热闹的事情。不过,过几日我要先下去把木牌送与凤九,免得帝君怪罪与我。”继续拿起了桌上的坚果吃了起来。

                “成玉,你下去之前来找我一趟。”司命开始摆起棋盘,“三殿下,来一局?”

                “好呀,待我杀得你片甲不留。”说着连宋先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0-07 21:11
                “好呀,待我杀得你片甲不留。”说着连宋先执白子,落了一子。

                  “怎么了,有东西要带呀?”成玉不解的问司命。

                  “今天,元始天尊差人送来了两罐万年份的上等白茶,这茶有淡淡的清香,想来凤九女君回喜欢,还可以调理经络。帝君说拿一罐交给琅琇。”司命说着落下一子。

                  “恩,好。司命快说说近几日,可有什么八褂。”成玉又抓了一把坚果。

                  连宋一脸宠溺的看着听八褂的成玉,可她却沉浸于八褂中,没有看见,着实闪到了讲故事的司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0-07 21:12
                  如同惊雷的声音,加上那迫人的灵压,凤九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白浅连忙起身把已经吓傻的凤九护在身后,眼神看向白真,示意他拉一拉准备暴走的折颜。白真扯了扯折颜的衣袖,轻声道“折颜~”又扯了扯衣袖,把人拉到凳子上坐了下来。“折颜,把灵气收一收,凤九承受不住的。有话慢慢说啊,不要吓到小九,你看她都傻了。”

                    折颜收回了灵气,压了压火气,“凤九,你是不是吃了胖胖果。”看凤九轻轻点了头,又往白浅身后缩了缩。收到白真一记瞪眼,摸了鼻子,想刚才是有些过分,用灵压吓着这小丫头。“你们想想,吃了胖胖果会变胖,现在凤九身形,可有什么不妥。她都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你们还在这……”叹口气,想着凤九现下可能的情况,声音不由一软“凤九你既然吃了胖胖果,那可知道它有什么作用。”

                    凤九看了看四周盯着自己的长辈们,弱弱的说:“好像是能让人变胖,其他的不知道了。”又往白浅的身后缩了缩,拉着姑姑的手说“姑姑,小九只是想让你们安心,我只是有点瘦,发现吃了果子就长胖了。小九真的没有要故意惹你们生气的。”

                    折颜听了止不住的叹气“凤九你这丫头,真是……,你把果子种在哪里啦?”

                    “我种在迷谷树林里的一个山洞里。只种了一点点”凤九说着还用手比划了一下。

                    “真真,你和二哥去把所有的胖胖果都摘回来,包扩叶子。叶子是解药之一。我先去把其他药配好,至于凤九的事,等果子的效果解除了再说。”折颜一翻话,让洞里的人动了起来。迷谷引着白奕、白真去迷谷树林,白浅把凤九扶起坐下,狐后与凤九娘在一旁数落凤九,凤九只能点连连点头。狐帝把阿离唤到一旁,考教学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0-07 21:14
                    大家快回来看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0-07 21:19
                      好了,没有存稿了,我继续努力去了。
                      希望,等我回来的时候,还有人在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0-07 21:21
                        好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0-07 21:27
                          有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0-07 21:28
                            新更的是不是被吞了,连不上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0-07 21:40
                              胖胖果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0-07 21:44
                                第7、9层楼的没有了,看不见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10-07 22:20
                                  被吞的第七楼
                                    第四章 情难绝

                                    太晨宫位于三十一重天之上,风景一如千百年里一样,风和日丽。只是不知为何今日一道道灵气在此激荡。

                                    连宋拉住司命,不解地问道“司命,今日帝君是在炼制何等法器?这灵气很是充足呀?

                                    司命行了礼,回道“三殿下,帝君不过是在木牌上刻了几个阵法罢了。你先进去,我去库房取几块玉。”

                                    连宋边走边想,“刻阵法?,什么阵法如此厉害,当真让人大开眼界,快去瞧瞧。”走近炼器室,只见帝君悠闲地倚在凭几上,待看清手上的物品,脚下踉跄差点摔倒,找了坐处,安抚了一下颤抖的心,十分诧异的说“刚刚司命说帝君不过是在木牌上刻了几个阵法,我还道是寻常的木牌,怎会想到帝君竟然是用回春木,当真是大手笔。厉害厉害”

                                    帝君随意扫视了一眼手中的东西,“大手笔吗?不过是想把最还好的给她罢了。”把木牌放在桌上,拿起一旁的丝线编起了如意结。

                                    连宋一看哪丝线,更是震惊,果真是曾经的天地共主,随便拿出些东西,就连自己也只是听闻没有见过的东西。“血蚕丝?你这是又准备送给青丘那位?”

                                    帝君头也不抬,继续弄着手里的丝线“不错!”待把节打好后栓在木牌上。

                                    连宋看帝君的样子,也知道她现在在忙大事,是不太想搭理自己,“帝君,可否把刻木牌留下的木屑给我。前几日,成玉抱怨说仙池里的千叶重莲开的不是很好。回春木据说可令任何事务起死回生,何况那千叶重莲。”

                                    帝君把编好多木牌放在桌上,用法术把木屑集于一旁空茶杯中,“本帝君已允了成玉把这些木屑给她。”

                                    连宋听了大失所望,“还说可以送给她,让她对我展颜一笑呢。”

                                    “你这个浪荡公子,要对我做什么呀?”成玉一身花色衣裙,白了一眼连宋,才向帝君行礼。“帝君,东西可是弄好了。”

                                    “还差俩颗玉石,等会你把木牌带回去,用你自己的熏香熏上几日,再带去给她,她鼻子灵的很。”眼前似是看见一只小狐狸晃着脑袋四处闻着什么,不觉钩起嘴角。“不要施法于本牌上,它可以认主,送去后让她滴血认主,日夜佩戴,每几日便往里输送法力,每次只一成,多了她大概会累。”把装有回春木屑的茶杯递给站在身前的成玉。

                                    接过茶杯,看看杯子里的木屑,也没有看出什么不同“好的。帝君,这木牌有何作用啊!到时凤九问起,我该怎么答复。”

                                    司命双手捧着个盒子走了进来,“帝君,南海冰髓珠”把盒子放在桌上,退到一旁。

                                    “我的个乖乖,南海冰髓珠?帝君,这木牌到底是有何作用啊?”连宋赶忙站起来看看传中宝物。

                                    帝君打开盒子,挑了两颗品质上等的珠子,串在木牌上,左右打量了手中木牌,觉得十分满意,拿起一个金丝楠木盒装了起来,“司命”,把盒子交与司命后,挽了姿势,斜躺凭几上,右手支头,左手随意把玩几颗珠子。

                                    司命接过盒子,又交与成玉。连宋伸手就要拿那木牌,“三殿下,看看就好,不要乱动。这木牌上帝君刻七七四十九个阵法,作用么,大概与天罡罩差不多,不过妙就妙在输入法力后,法力会循环往复,一生二,二生四。再加上南海冰髓珠,可缓慢增强木牌上的法力,假以时日就连帝君持苍何剑都破不开这木牌展开的结界。”

                                    “这么厉害啊。”成玉一脸羡慕,在看了看盒子里的木牌,收了起来,找个坐处“那为何还要用回春木?”

                                    “这,小仙也不知。”司命很是尴尬,看向帝君,希望能得到解答。

                                    “其它玉石、木材承受不了那么多阵法,效果太差,回春木可加上一个空间阵法,可以无限承载仙气。”帝君一脸淡漠的说道。“司命,本帝君闭关几日。”飘然走去。

                                    “是,帝君。”转身对连宋及成玉说“走吧,我们三难得一聚,去天池聊会。”

                                    天池旁的亭子里,成玉咳着瓜子,连宋与司命品着茶。

                                    “唉!司命,你说帝君不时让你我带些东西,去青丘看望凤九。这分明是对她有意,为何当初还要说出那些话啊,这些年也不见帝君去寻凤九。”说着把手中给瓜子扔在桌上。

                                    司命把手中的茶放下,“哎!三生石上没有帝君的名字,若是强行与凤九女君在一起,便是逆天。帝君下凡历劫回来便失了九成法力,之后若水河畔凤九险些丧命,这些都是天道警示,继续走下去,凤九有可能性命不保。”端起茶喝了口,继续说道:“加之这些年凤九女君似乎只有在最初那几年看着憔悴些,之后似是放下这段情缘,努力修炼,并没有什么不妥。帝君就想默默守护,看她一世平安喜乐。”

                                    连宋看气氛逐渐凝重,连忙查话,“下月初三天族下聘,成玉要不要去看看热闹呀?”讨好的看相成玉。

                                    “去,怎能不去,怎么热闹的事情。不过,过几日我要先下去把木牌送与凤九,免得帝君怪罪与我。”继续拿起了桌上的坚果吃了起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0-07 22:23
                                    “成玉,你下去之前来找我一趟。”司命开始摆起棋盘,“三殿下,来一局?”

                                      “好呀,待我杀得你片甲不留。”说着连宋先执白子,落了一子。

                                      “怎么了,有东西要带呀?”成玉不解的问司命。

                                      “今天,元始天尊差人送来了两罐万年份的上等白茶,这茶有淡淡的清香,想来凤九女君回喜欢,还可以调理经络。帝君说拿一罐交给琅琇。”司命说着落下一子。

                                      “恩,好。司命快说说近几日,可有什么八褂。”成玉又抓了一把坚果。

                                      连宋一脸宠溺的看着听八褂的成玉,可她却沉浸于八褂中,没有看见,着实闪到了讲故事的司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0-07 22:24
                                      被吞的第9楼
                                        第五章 伊人憔悴(上)

                                        青丘狐狸洞内,狐帝妇夫,白止妇夫总是回来了。狐帝在看白真拟定的还礼清单。凤九依偎在狐后怀里,撒娇道“奶奶,你总是回来了。这两日,折颜总是欺负我,明明我都没有事,还要叫我喝药,四叔还帮他,不给吃花蜜。你们都不在,凤九被欺负惨了。”

                                        看着在自己怀里娇俏的孙女,狐后打量了一翻,抬头问道“折颜,这是怎么回事?凤九看着气色红润,怎么要喝药?”

                                        看着在撒娇的凤九,白真瞪了凤九一眼,“还说没事?前几日都吐血了。不让她吃花蜜,是让她长长记性。”看着整人缩在狐后怀里的人,“她修炼的时候不好好疏通经络,加上郁结于心,伤了经脉。折颜才开了方子,帮她调理经络。”

                                        狐帝放下手中的清单,喝了口茶,“这么说来,还是凤九倒打一耙了。哈哈哈哈,当真调皮。

                                        白奕抱歉的看了眼折颜,“凤九,你当了女君怎还是如此调皮。折颜是为了你好。去,做顿好吃的,感谢他。”

                                        凤九站起身,“哼!”跺了跺脚,“分明是阿爹也想吃。”转头对候在一旁大琅琇说“琅琇,走,我们去做饭,不和他们聊天了,就知道欺负我。”转身向厨房走去。琅琇欠了欠身,也跟了上去。

                                        狐帝又喝了口茶,“白真,这些年,凤九与帝君如何啦?”

                                        白奕一听,捶了一下桌子“阿爹,帝君于九儿无情。当年九儿断尾之痛……”狐帝起身,走到白奕身边,拍拍他的肩膀。“唉!”

                                        “白奕,你看看这茶,还有那边的屏风,这些都不是常物,能享受此等物品的只能是三十一重天的太晨宫。这些难道不是帝君的情吗?”狐帝四处仔细看了看,又瞧出了好几件不凡之物。

                                        白真四周仔细打量一翻,“这些确是不凡之物,可都是借由成玉还有司命送来的,凤九那丫头跟本就不知道。”一转头就看见自凤九说话后就皱着眉头的折颜,“老凤凰,你不会真的是生小凤九的气了,怎如此小气。”

                                        折颜若有所思的说道“按理说凤九前几日伤了经络,气色不应该如此红润。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可又想不出来。”

                                        “没有吧,我看应该是你的药管用吧!”白真拿了果子递于折颜。

                                        看着手里的果子,连说“真真,你可想起两日前凤九昏倒时,脸色虽白,但还是有些红润。”

                                        白真想了会,点头答道“是有些红润,当时并未觉得,现在想来是有些奇怪。”

                                        “而且我在诊脉时也是十分奇怪,按理来说如果经络有所损伤,脉像不应该如此平稳。这两日里诊脉,总感觉有些不对,可是仔细探查脉像又没有不对之处。”说完,折颜在洞里来回走动,不时停下思考着什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10-07 22:27
                                        大概后天才能更新了,毕竟没有存稿了。
                                        爱那么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10-07 22:40
                                          小九九不会有了吧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10-08 00:35
                                            早上好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0-08 08:28
                                              这就是非典的果子狸?挺萌啊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5楼2019-10-08 09:45
                                                早上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0-09 06:40
                                                  早上好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10-09 07:48
                                                    第六章伊人憔悴(下)

                                                      “九儿,你怎能如此胡闹,哎。”,帝君看着镜子里的画面,真是又心疼又生气。想着库房有几味药正是适合现下的九儿,便传音与司命,随后把镜子收起。

                                                      听了召唤,连忙赶来的司命看见帝君脸色暗沉,心想这又是谁惹帝君生气了,行了礼,“帝君,传唤小仙可是有何要事?”

                                                      “你去把前些年西王母送来的草药,拿去给折颜,让他好好照顾九儿。你再叫上成玉把木牌带去,叫她好好与九儿聊聊,问清楚为什么吃胖胖果。”拿起佛经看了起来。

                                                      “是,小仙这就去了。”司命退下,去库房取了药,向成玉的宫殿走去。心想“凤九女君,又干了什么事,帝君叫送药,莫不是受伤了,哎!算了,去了青丘便知晓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10-09 09:56
                                                       狐狸洞内

                                                        凤九一脸委屈的看向折颜递于自己药,“折颜,怎么这么苦啊!”转头对远处的白真说“四叔,有没有花蜜呀。凤九怕苦。”白真拿出了桃花蜜,白了凤九一眼,凤九一口喝光了药,连忙接过花蜜,喝了个精光。

                                                        一阵仙光闪过,现下的凤九着实吓坏了众人。凤九纤细单薄地像一根插在露水里的草,刚刚还合身衣物现在松垮垮的挂在身上,皮肤似比玉还白,却毫无光泽。

                                                        “凤九,你怎么如此瘦弱,你这些年都在干什么呀!怎不把自己身体当回事。”白浅心疼的把凤九揽入怀里。

                                                        “折颜,快看看凤九,她身体可有漾。”白真看着眼前的凤九,十分心疼。

                                                        折颜施了法,探查一翻,问道“凤九,你当真不知道胖胖果的作用?”

                                                        凤九看了看四周紧盯着自己的长辈,咽了咽口水,小声说到“我只知道一点点,就是好像可以让脉像平稳,其他的就不知道了。”看见折颜一脸的不相信,又强调到“我真的只知道这些,真的,凤九发誓。”

                                                        “你为何要隐瞒脉像,可是有什么伤?”白浅连忙上下打量。

                                                        凤九低头不肯说话,折颜叹口气,说道“她体内有丝魔气与仙气共同在经脉里运转,不是外来的,而是自己产生的,是吧,凤九?”看凤九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凤九娘本就是一只魔气尚存红狐,导致凤九体质特殊,所以在她受伤时,我们虽是上神但运法疗伤才会十分耗费法力。我本以为待她飞升上仙便好,如今倒也像是仙魔同体,不过这并无特殊,我、墨渊还有那东华帝君都是仙魔同体,我是因伏羲琴封印在昆仑池,所以才相安无事。墨渊则是因长年居住昆仑墟。而东华则是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凤九之前并无魔气,现下这种情况我可能要翻翻上古医书,再去拜访墨渊与帝君了。”又把凤九体内情况仔细探查了一翻,“凤九为何消瘦,只因一个情字,郁结于心,相思入骨罢了。这些年还当小凤九是放下了,怎知…,眼下只能先调养身子,其余等身子好了,慢慢再说。”

                                                        众人也知眼下并无办法,看着半倚在白浅怀里的小丫头,即是心疼又是恼怒。

                                                        “姑姑,成玉与司命来找凤九女君。”迷谷领着二人走进来。

                                                        成玉与司命看见那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的人,同时大声道“凤九,你怎么成这样啦?”两人慌忙走近,成玉拉住凤九的手,上下打量,司命才想起四周的一堆上神,行礼问好。

                                                        这时一直在厨房里的琅琇也走了出来,看见羸弱不堪的凤九,焦急的喊道“凤九女君,你这是怎么啦?”在凤九身边转起了圈圈。

                                                        看着凤九有些虚弱无力的半依在白浅怀里,迷谷出声把事情娓娓道来。

                                                        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司命与琅琇心中不由想到“帝君知晓此事后,我怕是难逃一劫啊。”

                                                        “凤九女君,你再坐会,我马上就把饭食弄好,你多吃些,一定要快快长胖。”说完,琅琇又一头扎进了厨房。

                                                        “凤九你啊,怎能如此不爱惜自己,出了事也不和我说,还有没有把我当做朋友。枉我得了个好东西就巴巴的送来给你。”成玉自墟鼎中拿出一盒子,“这是前些日子灵宝天尊新炼制的宝物,可以在危险时刻,展开结节。”打开盒子拿出木牌交与凤九。

                                                        狐帝、狐后、折颜几人一看便知晓,这等大手笔只能是那东华帝君。白真、白浅及白奕夫妇看看几人眼神,便已知晓了。在场的怕是只有凤九信了成玉的说词。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10-09 09:57
                                                        司命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木牌上,便走到折颜身旁,小声说道“折颜上神,可否借一步说话。”

                                                          折颜点头,领着司命向洞外走去。待走到一湖边,“可是帝君带了什么话与我?”

                                                          司命取出几个盒子,“这些是帝君叫我转交给上神的……”话音未落,身前就是一阵云雾,“帝君。”司命行了礼,退至一旁。

                                                          折颜看清来人脸上的表情,打趣道“今日是刮什么风,把你给送到这里。不是两百多年,没有来了吗?”

                                                          帝君并不想理会折颜的话,沉声问道“九儿,她现在到底如何了?”

                                                          折颜收起笑容,“凤九从小体质特殊,先前我以为只要等她飞升上仙之后便无事,可现在魔气与仙气并存,她现在的情况同我与墨渊不同,倒与你相似。我现在也是不知道要怎么办了。眼下是只能把她的身体调养好,再做打算。”

                                                          “那可会危极生命。”帝君脸色一沉,空气一滞。

                                                          “目前来看,暂时不会。想来那丝魔气已存在两百年之久。凤九她这些年应是担惊受怕,不敢于我们这些长辈说。”折颜更是心疼起凤九这些年的苦苦相瞒。

                                                          “本帝君宫里的那眼泉水,可有作用。”帝君看相狐狸洞,似是穿透一切看见那瘦弱的可人儿。

                                                          “调理身体应是可以的。你不进去见见她。”折颜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温柔的帝君。

                                                          “我现在进去,怕是会吓到她。明日我派人来接,我在太晨宫等她。”说着帝君使了仙法盾走。

                                                          “哎,情之一字啊!”折颜摇了摇头。司命看眼天空,也是叹了口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10-09 09:58
                                                          待折颜与司命回到狐狸洞,便见所有人都在却凤九多吃些饭食。凤九因胖胖果这件事,不敢说什么,只得埋头吃饭。待所有人都吃完了,她还在慢吞吞的吃着。

                                                            白浅看凤九的样子“算了,小凤九,吃不下就不要吃了。一顿饭也吃不胖。还是得好好吃药。”看想折颜,“是吧?折颜。”

                                                            折颜点头,传音与白浅“浅浅,你把凤九带出去散散步。我有事与你阿娘、二哥说。”

                                                            白浅听见,点了点头。“凤九,我们出去走走,溜溜食。”拉起凤九。

                                                            “娘亲,阿离也要去。”阿离拉住白浅的衣袖。

                                                            成玉看了,也知晓他们是有事商量,便道“我和司命已经蹭了饭,也该回去了。”

                                                            “是啊,我们也该回去了。”司命说完,行了礼。他二人用仙法盾走。

                                                            折颜带着众人走到议事厅。白奕连忙问“折颜,可是凤九她有什么危险。”

                                                            “哎,此前有些复杂,待我慢慢说来。”折颜示意众人坐下。“凤九从小体质特殊,受伤之后,我们与她疗伤总是很费法力,我一直以为待她飞升上仙,便会无碍。可如今,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丝魔气,且与仙气纠缠,根本剔不出来。我与墨渊虽也是神魔同体,但我们是上古神族,只是自带魔性,但体内并无魔气,魔性且只能压制,不能除。凤九现在的情况与东华帝君倒是相似,体内有仙魔两气。具体的我也只能再翻看上古卷轴,才能知晓。”

                                                            “那凤九可有性命之忧?”白奕焦急的问道。

                                                            “目前还没有。”折颜想了想,还是说道:“刚才帝君来青丘了。他宫里有一眼泉,对眼下凤九的身体调理很是有作用。”

                                                            “那还不快去。”狐后看白奕欲言又止的样子,“白奕,是你脸面重要还是小九身体重要?”

                                                            “阿娘,当然是凤九的身体重要。我只是怕凤九……”白真瞪了一眼白奕。“二哥,凤九都能为了帝君断了狐狸尾巴,你还不知道她已经认定了一生之人。当初你死活要娶二嫂,阿爹阿娘也没说什么。怎到了凤九这就百般刁难。”

                                                            白奕有些尴尬,“帝君他当初为了天下苍生自断姻缘,当年帝君也是亲口说与凤九无缘,我是怕凤九受伤,心疼她啊,我也是不想看她日日憔悴。”

                                                            狐后看着白奕一脸心疼,“怪只怪你们几个情路过于顺畅,导致我们九尾狐族的情劫都落在小五与小九身上。小五虽然历经磨难,但也是有情人终成眷属。只是可怜小九,现在也是没有结果。小九历情劫受了伤,也是难受,总不能我们这些长辈不去心疼,还去折磨她。情之一事,我们插不了手,我们要当她的避风港,让她受伤也有个疗伤的地方。”

                                                            白奕听了很是自责,之前的事都是打着为了凤九好的旗帜,逼她相亲,却不曾想竟是增加磨难,现在想来当真是错的离谱。“阿娘,我晓得了,以后我不再阻拦她与帝君的事情了。”

                                                            “明日我便同凤九在太晨宫里住些时日,翻看帝君的藏书,找出原由,解决她体内魔气。”折颜揽过身旁的白真,“真真,我不在这几日,可是要看好十里桃林,等我回来。”

                                                            看着几十万年还如此甜腻的二人,其余人都翻了个白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10-09 09:59
                                                            这一章出场人物有点多哈,只能委屈狐帝还有凤九娘当背景板了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10-09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