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蓝吧 关注:6,499贴子:50,292
  • 29回复贴,共1

≮虹♂蓝の原创≯虹勇续·繁华落尽,皆归尘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繁华落尽,当一切都归于起初,红尘俗世也皆抛于后,归于尘土……
——题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0-12 20:59
    原发守吧,搬文到虹蓝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0-12 20:59
      楔子
      月光如水,海漾残波。
      小舟之上,几位少男少女静静地望着天上的玉盘,似乎勾起了他们各自的心事。而舟头的少年,却有着一股不与年龄相符的气质,酷似江湖中人人敬仰的白衣少侠。
      远方,危机重重;珍宝,志在必得……


      回复
      3楼2019-10-12 21:01
        <壹>小舟从此逝

        天蓝海碧,沙鸥点点,白云飘飘,往来船只行驶于海上。平静的海面之下,似乎暗流涌动。
        远方的海天相接之处,有一小舟才开始在海上的漂泊。

        一黄衣少年独自伫立在舟头,静静地遥望远方,虽面容略显稚嫩,眉目之间,却尽是坚韧。似乎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让他动摇自己的信念。不经意间,他看得出神,仿佛陷入了回忆……
        七柄宝剑,皆有灵性,都在等待着它们的主人回归。一身正气,只为苍生,不止是奔雷的执念,也是其余六柄宝剑的执念。无论是魔教,还是鼠族,亦或是灵山门,七柄神器与它们的主人,从未愧对天下。若不是这变故,它们应与主人共同护佑一方安平。而如今,它们也只能安静地在等待主人归来……

        “虹猫,又在想神医他们了吧?”另一黄衣少年看到虹猫独自在船头站了很久,忍不住走上前去。
        “小狸……你应该明白的……”虹猫楞了楞,回过神来,略显疲惫地看着小狸叹息。
        小狸明白,虹猫压力很大,却也知道现在的江湖并不平静,此行危机四伏,不由得转移话题:“我们现在直接去三台阁吗?”
        虹猫顿了顿,继而说:“不,我们先去取剑,然后再去三台阁。”
        “那咱们……”
        “不必担心。你也知道现在的情况,神医他们皆变成婴儿,蓝兔失忆,我又是这般……我已经告诉寒天,先去藏剑之地,再做打算。”
        “虹猫!小狸!吃饭啦!”
        “好的,叮当!走吧小狸!”

        无风不起浪。在出发前,水灵灵曾悄悄告诉虹猫,江湖上有心怀不轨之人知道七侠的变故,正伺机夺剑盗宝。武林中曾盛传,七剑乃上古神物。若能熔炼七剑,重铸为琴,以和田玉为岳山,以沉香木为雁足,并以昆仑冰丝为琴弦,便可制成一张铁琴,那是足以傲视江湖的神器。若能弹奏此琴,一来可用琴音助长功力,二来可用琴音摄人心魂,甚至可控制数万大军。故曾令众多邪派趋之若鹜,却又迫于七侠威名与武功,以及其他正道的压力,只得按兵不动。如今,七侠自身难保,诸多邪派蠢蠢欲动。
        虹猫思虑再三,决定告诉众人,江湖暗流涌动,随时可能发生意外。而七剑之事,只字未提。

        傍晚时分,小舟靠岸。
        虹猫凭着记忆,找到了当初埋长虹的地方。长虹旁边,就埋着其它六剑。
        虹猫坚持一人用手挖出七柄宝剑。
        叮当不忍,想帮助虹猫,却被小狸拉回:“你拉我干什么?虹猫可是你兄弟!”
        小狸看了看虹猫,低声回道:“我的大小姐,长虹可以说是虹猫的半条命,冰魄之于蓝兔,紫云之于莎丽,雨花之于逗逗,奔雷之于大奔,青光之于跳跳,旋风之于达达,皆如此。而如今,虹猫自觉不配执长虹,蓝兔虽未失内力,可却失了记忆,而神医他们……唉!总之,就让虹猫自己取剑吧!”
        叮当似懂非懂,却也不再上前。

        翌日,天微亮,五人便起航了。由寒天、小狸掌舵,前往千绝峰。虽然没人知道虹猫的想法,但是都同意先前往千绝峰休整,再继续前往三台阁。
        在海上的生活单调乏味,叮当性子好动,忍不住拉着蓝兔练起轻功来。虹猫看见了,也在旁边瞧着,不时地指点一二,倒也增添了不少乐趣。正当二人练得入迷之时,不经意间,蓝兔竟使出了蜻蜓点水。虹猫与蓝兔相处日久,自是认得蜻蜓点水,心中暗暗惊异:“看来,蓝兔不仅没有失去内力,还能凭潜意识里的记忆使出冰魄剑法,不知是福还是祸……”
        的确,若蓝兔的功力能与之前一般,三台阁比武的胜算会大很多,可是若被有心之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毕竟蓝兔已失去记忆,不是之前那个冰魄剑剑主、玉蟾宫宫主了,而七侠现在的状况,真的不允许发生任何意外。

        落日余晖,海映残霞。
        “千绝峰到了!”寒天的声音悠悠传来,似乎感慨颇多。
        “好!我们今晚便在山脚休整一下,明天出发前往三台阁。”虹猫语气坚定,满含必胜的信念。
        蓝兔、叮当不疑有他,颔首相应,小狸却欲言又止,眉眼间尽是担忧。

        子时将近,两位姑娘已经入睡,虹猫悄悄找到小狸和寒天,语气凝重:“寒天,小狸,三台阁此行定是危机重重,我现在必须出去一趟,蓝兔和叮当就交给你们了。”
        寒天性子虽冷,但相处日久,也钦佩虹猫。本想拒绝,却又不忍,只颔首应下。小狸虽心中隐隐不安,可出于信任,也应了下来。
        窗外,大片的云儿飘过来,天空暗淡,只有几颗星星闪烁着。不远处,有一个黑影飞速远去。

        望着桥的另一边的山峰,虹猫不由得停下了脚步,紧了紧身后的包袱,一种别样的情绪油然而生……
        这是他又一次踏上千绝峰。第一次来这里时,桥下重兵埋伏,他略施小计,便顺利过了桥。如果不是因为取九天陨铁铸造光明剑,打败灵山门主,他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这里就是七侠世代相传,唯一可以永久封存七剑的地方。此封印便是江湖传闻的七世封印,若非七剑之主,是无法启动的,也是无法被打破的。
        “虹儿,若有一日,天有不测,可将七剑封印于七世之中……”父亲白猫的话语似乎还在耳边回响,虹猫的眸中有思念,更有坚定。当他想起敬重的父亲,不再青涩地流泪,而是化为更深沉地想念时,便成功地退化成了江湖上人人称颂的白衣少侠、长虹剑主。这一路的艰辛和苦痛,只有他自己清楚……
        伴随着万千思绪,虹猫继续前行。当年,白猫只是说,封印七剑的封印名曰七世,若是时机到了,虹猫自会知道在哪儿。
        第一次为九天陨铁到此,第二次乃故地重游,此为第三次踏足这里。
        一年前,七侠为庆祝打败黑龙剑,特意游历于铸光明所需的七件宝物的封印之地,而千绝峰自是必游之处。就是这次,阴差阳错地进入了七世封印所在的山洞。

        一声清脆的口哨惊起成群的山鸟,不久,一只红色翅尖的鸽子飞来。
        “走,小七!”说着,虹猫运起轻功,朝半山腰奔去。

        半山腰处,虹猫望着眼前的石碑,轻轻拂去上面的灰尘和树枝,露出篆刻的“七世”二字。他摸了摸怀里的七个玉瓶,缓缓取出。又解下包袱,拿出七把剑,分别涂上它们主人的鲜血,继而运起真气,同时将七剑插入与之相对应的剑孔之中。忽然间,“轰”的一声巨响,一道石门打开了。这石门厚重古朴,年代久远,上面隐隐约约刻着七剑的图案,不似凡物。虹猫再次运起真气,取下剑,郑重地朝着石碑拜了三拜。
        “七剑就靠前辈庇佑了!虹猫在此,代所有七剑传人叩谢前辈!”
        说完,唤了小七,抱着剑走进石门。转瞬之间,石门又自动闭合。
        山洞里,墙壁之上遍布不知是何物燃起的长明灯。山洞的正中央,有七个低台,成北斗七星分布。台面分别篆刻着七把神器的名字,中央有剑孔。虹猫分别将七人的血滴入剑孔,又插入宝剑后,恭恭敬敬地朝着七个低台叩拜四十九下。突然间,七道光芒大盛,笼罩了整个山洞。
        “终有一日,我们七人将同聚于此,重迎七剑现人世……”怅然间,虹猫凝视着七世封印,思绪万千,幽幽叹息,转身离去。
        回想当年,为了以防万一,他们七人都存了一瓶自己的血。存血的瓶子是上好的玉制的,为七剑世代相传之物。那玉瓶之上,不仅刻有宝剑与其象征之物的图案,瓶底还刻有用蝇头小楷所书的剑铭。空置时,皆为白色;若盛了血,就会呈现出与剑相应的颜色;倘若所盛非七剑血脉,又会呈现墨色,煞是神奇。只是每每回忆涌起,他都难免暗自伤神。

        寅时刚至,一抹黑影闪入屋里。
        “我回来了。”虹猫一身疲惫,似乎不想再说什么。寒天微微点头,表示知晓,又言;“一切安好,不必担心。”小狸略有担忧,但见虹猫并无不适,颔首相应。
        “无事便好,我先回房休息一下,你们……”虹猫欲言又止。
        “无妨的,这里就交给我和寒天!你都累了一夜了,快去吧。”
        “交给我和小狸便是。”
        虹猫不再多言,回房去了。

        借着昏暗的灯光,虹猫从柜子里拿出七把剑,置于桌上,喃喃自语:“就靠你们吸引众人了,但愿可以顺利取得净元珠。只是不曾想到,当年设的局,竟用于今日……”
        当年,七侠发现七世封印,就在千绝峰脚下搭了三间竹屋,又藏了七剑赝品。毕竟江湖之上,隐隐传出有门派欲盗七把神器,修炼邪功。为了诱敌上钩,七人商量,在此藏匿七把假剑。奈何敌人城府太深,忍性极强,没有现身。之后,忙于应付其他武林邪派,此事便不了了之,七把假剑,也没有取走。

        晨曦微露,沙鸥点点。
        “寒天,你拿冰魄,小狸拿奔雷,蓝兔拿紫云,叮当拿雨花,我拿旋风。长虹与青光包好,藏在包袱里。昨晚,我已将它们涂了特制的药粉,寻常人是看不出来的。”虹猫边说,边将剑递了过去。
        蓝兔接过剑,微微蹙眉:“为何给我紫云,而不是冰魄?”说完,蓝兔忽然楞住了,感觉刚才自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那句话分明不是自己想说的……
        虹猫平静地解释:“并非不给你冰魄,只是寒天只能驾驭不了其它剑,而紫云本就适合女子……”
        “虹猫,我……”蓝兔有些不知所措,刚才的感觉太过怪异。
        虹猫只是摇摇头,不再说此事,只道了句“出发”。
        叮当倒是有些兴奋。她本就能操纵植物,如今得了雨花,也算是增强了功力。
        众人不再言语,开始整理行囊。不过半盏茶的功夫,五人已登了船,准备起航,前往三台阁。

        大海之上,漂泊的船大概总在寻觅着那温暖的港湾,温暖的岸。
        虹猫望着远方的七只灵鸽,久久不语。蓝兔、叮当忙着煮酒烹茶,说些女儿家的言语。寒天、小狸掌舵,探讨武功。
        五人就这般,度过了最平静的一段时光。此后的几个月,他们再也没有这般惬意的生活了……
        月的明朗,夜的静谧,终究不过一场梦……


        回复
        4楼2019-10-12 21:02
          文笔不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0-12 21:04


            回复
            6楼2019-10-13 20:45


              回复
              7楼2019-10-13 20:46



                回复
                8楼2019-10-13 20:51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0-18 16:29
                    加油,楼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0-26 22:02
                      楼楼,更新求@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0-28 00:22
                        顶顶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0-28 00:22
                          up~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1-01 16:07
                            “如此说来,这黯阕门的嫌疑最大了?”
                            “也不尽然。一百多年前的事儿,我也略知一二。那年之后,黯阕门虽未弃恶从善,却也隐于尘世。若真是黯阕门,大抵是门中意外剧变,若不是,只怕……”
                            “也许是黯绫门?”
                            “何出此言?”
                            “您看这个。”说着,虹猫掏出一令牌。这令牌还没有巴掌大,呈黛色,有墨色的绫罗形暗纹,正中篆刻着“黯”字。
                            “这暗纹好像就是黯绫门的标志。”江天接过令牌,细细端详。
                            “没错。这个我在千绝峰发现的……”
                            “看来,你已经去过那儿了……”
                            “江叔,我……”
                            “你做的对。说起这黯绫门,我都快忘了还有它……黯绫门与黯阕门的第一任门主本是亲兄弟,只是后来反目成仇。绫阕曾并列邪教之首,黯阕势微,黯绫也就沉寂下来。不过,他们从来不联系……”
                            “无论如何,我们都是要取得净元珠的。”
                            “嗯。那个封印阵法,于我来说,毕竟是秘密,所以我能帮的地方也不多。不过熔剑铸琴之说,我还是知道的。那张九霄太古琴,还是要封存好的,否则将会天下大乱。”
                            “虹儿谨记。”
                            “现在的杭州城,非常危险,凡有一定实力的门派,都遣了武功最高的门人来参加此次的三台阁大比,以致于城中各个势力交错,情况非常复杂。你们如果真想凭真实本领获胜,可能性微乎其微呀……就算曾经的你们聚齐,也不一定获胜。还有,你和蓝兔不能再以真面目示人了,最好简单易容一下……至于他们五人,还是尽早接过来,安顿在我这里,一旦得到净元珠,马上使用,将你们复原。”
                            “虹儿明白,只是这些天,要烦扰您了。”
                            “无妨……关于此间事,我言尽于此,至于如何取得净元珠,就靠你们了。”江天停顿片刻,又道,“你们在大比报名时,可曾使用化名?是否考虑过易容?”
                            “以防万一,所用乃是化名。至于易容,正有此意。”
                            “如此……小心便是。”
                            “明白。”
                            “去吧!”
                            “虹儿告退。”
                            虹猫恭敬地离开了主屋,转身隐回了他的房间。而那烛光摇曳之间,似乎是如昼之夜。

                            虹猫回到屋内,就看见寒天在等着他。
                            “你回来了?”
                            “你知道我今晚不在房内?”语罢,虹猫又心中了然。
                            “怎么样?是不是情况很不好?”
                            “没错,现在的杭州城各种势力交错复杂,我们还是要好好计划一下。而且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我和蓝兔需要简单易容一下。”
                            “嗯,明天我们商量一下对策。”
                            “对了,我明天一早,就会传信师父师娘,将逗逗他们送过来。到时候,希望你能与我将他们接来。”
                            “自当如此。”


                            回复
                            14楼2019-11-09 14:19
                              第二章最后一部分有改动


                              回复
                              15楼2019-11-09 14:20
                                @峰虹蓝一生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1-09 14:25
                                  <叁>波上寒烟翠
                                  烛光摇曳间,一老者踱着步子,眉头紧皱。
                                  “说起来,这三台阁阁主与我乃故交,若是向他求一颗净元珠,也并非难事,只是……七侠世代守护那个秘密,恐怕九霄太古琴又将掀起一场轩然大波。到时山河变色、哀鸿遍野,一切就来不及了。七剑与天下安宁息息相关,至于那琴,本至善,只因千年前的一场变故使得它沾染了一丝邪性,变得至邪……若是它的邪性被那封印完全化解,便是一大助力,若是化解不了,那将是一场灾难,这是至关重要的不确定因素……唉!又是一个多事之秋!”
                                  江天所在的南宫家族,是因守护九霄太古琴而存在。只是到了他这一代,仅仅知道家族是为守护一张绝世瑶琴而存在。若不是江天年轻时结识了七侠,恐怕永远也不会知道那琴的恐怖。
                                  “虹儿此行凶险万分,看来,我需要找三台阁阁主谈谈了……”
                                  望着窗外的月,江天不禁陷入了曾经的回忆之中。

                                  天微亮,灵鸽便飞出了窗子。虹蓝二人,也已简单易容。
                                  “小七会尽快把消息传给师父师娘的。若是走近道,明晚就能到了。”虹猫凝视着灵鸽消失的天边,语气坚定。
                                  “到时,我会与虹猫一起将五侠接来。”
                                  “什么意思?我爹娘不过来吗?”叮当有些急切,又有些失落。
                                  “如今,整个杭州城暗流汹涌,只有这里是安全的。师父师娘若一同进城,会更加引人注意,到那时,咱们想低调都不行了。”虹猫耐心地解释。
                                  “可是……可是……”
                                  “叮当妹妹,你就听虹猫的吧,凭你的手段,怎么可能没有发现杭州城危险万分?”蓝兔柔声劝慰道。
                                  “我……咱们赶紧讨论对策啊!”叮当有些脸红,赶紧转移了话题。
                                  “不错……以当今局势,我们夺取净元珠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而隐形的危险极大,我们又不可能、也不能去偷去抢。”
                                  “那有没有办法不经过三台阁大比,直接拜入三台阁?”小狸有些不确定,却又感觉自己的想法很天真,“唉,大概是我异想天开吧,这怎么可能!破坏规矩的事儿,可不是这些名门大派的作风。”
                                  “也许我们能打败所有人呢?”蓝兔若有所思,喃喃地问。
                                  “呵呵,也不是不可能……”寒天轻笑。
                                  “无论如何,我们都应该努力练武,尽可能地提高自己的实力。”虹猫看了一眼寒天,似乎知道了他的想法,却不点破,只是催促所有人努力习武。
                                  “可是说了半天,也没个结论啊。”叮当有些疑惑。
                                  “以后,你们便不要再叫我和蓝兔的名字了,称呼化名,防止有心之人于我们不利。”虹猫不欲回答,只是郑重其事道。
                                  “好!”
                                  当时三台阁大比报名,为了掩人耳目,虹猫用了化名虹熠,蓝兔用了化名蓝窬,其他人依然使用本名。后来便讨论过使用化名,只是当时并无外人,依旧用真名相称。
                                  “那……”叮当还想再问。
                                  虹猫摆摆手,打断道:“今天就说这些吧,回头再议。”
                                  小狸、叮当相对望,眼底尽是疑惑与担忧,却又不好多语。
                                  蓝兔心中不安,略微急切道:“虹猫,啊不,虹熠,我有些疑问,不知可否……”
                                  “嗯,去我房里谈吧!”

                                  “虹熠,我想……”
                                  “蓝窬,你不必说了,我知道。其实,你会记起一些之前的事,也是正常的。虽说你的失忆是因为不老泉,可终归,你非常强烈地想知道自己曾经的一切……其实当初强破不老泉水,为何会导致你失去记忆,我武功尽失,也始终不知原因。我曾猜测,可能是经脉被封,却又不像……个中缘由,也许只有神医知道了。至于我,若有机缘,或许能提前恢复吧!”
                                  “虹熠……”
                                  “不必这般。”虹猫微微一笑,眸中似有些失落,“对了,蓝窬,练武之时,可以尝试着用真气将水凝聚成冰。”
                                  “我该怎么做?”蓝兔有些好奇,“我的长处在于御物,并不会凝水成冰呐!”
                                  “只要你集中注意,努力地将真气融会贯通,一定能做到的。”
                                  “嗯……我相信你说的。”蓝兔喃喃低语,似乎是在给自己鼓劲儿。

                                  江天的后花园极美,栽种了许多花草树木,其中不乏一些珍贵的草药。又有亭台相间,廊腰缦回,小桥流水。中有竹林一片,幽深静谧:荷塘一方,清新淡雅。或有鸟语,或有虫鸣。
                                  蓝兔与虹猫交谈后,便去了荷塘练武。蓝兔虽失了记忆,但毕竟是冰魄剑主,很快就做到了凝水成冰。
                                  这些天,蓝兔基本都在荷塘练武,只不过侧重点放在了剑上。虹猫告诉她,只需要根据本能去练习剑法便是,不需要专门学习。只是几天下来,没有任何进展,她依旧使不得虹猫所期待的冰魄剑法。只是时间一长,蓝兔难免焦急。对此,虹猫也只是不停地鼓励她,并未有任何动作。而虹猫也常在竹林练剑,除了将五侠接至此,就再没离开过这个院子。
                                  虹猫也常想,是不是可以像几年前那样,通过练习火舞旋风来恢复内力?可尝试过后,却发现根本行不通。似乎是经脉阻滞,又有些像封印封住了长虹真气。纵使这般,虹猫也不含内力地勤加练习长虹剑法。不过,这般的破而后立,使得他对于长虹剑法的领悟更深,招式上更为凌厉。
                                  除他二人外,寒天、小狸、叮当也寻了处适合各自练武的地方,勤加练习。虽说沉浸于练武练剑,所有人都没有忘记注意城内动静,只是心境沉了许多。
                                  或因蓝兔用的并非冰魄,故而进度缓慢。但她使起剑来,颇有几分当年的风采,只可惜物是人非。

                                  至于江天,在五侠到杭州的次日,便寻上门去找三台阁阁主了。
                                  说起三台阁,江湖之上无人不知它的神秘与底蕴。三台阁作为一大江湖门派,历代三台阁阁主都姓皇甫,名则按祖上定下的字辈来取,门规森严,有上千年的历史,人脉广泛深厚,影响力极大。据说,其在朝堂上还有很大的话语权。只是三台阁的弟子外出时,从不泄露任何有关三台阁的信息,因而神秘万分。寻常人根本不可能迈进三台阁的大门,唯一知道的,便是当代三台阁主的名字。
                                  按理说,江天不可能认识三台阁阁主的……不过,有时命运就是那么神奇,好像安排好的一般,在恰当的时候遇到有缘的人,自然而然地成了挚友……
                                  这日,江天是潜出自己的庭院的。

                                  “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吧!你我都是老相识了,何必这般偷偷摸摸地,就不怕我的人将你当贼人拿下?”
                                  说话的老者便是当代三台阁主皇甫笙,字山玦,自号隐岳居士,身着黛色长袍,披着月白大氅,淡淡地品着香茗。江天倒是一点也不奇怪,轻轻推开阁主的房门。毕竟,他通常都是偷偷潜入三台阁找他的。
                                  “你还是老样子啊,山玦!只是许久不见,不知你是否还能安稳地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江天轻笑,语气不咸不淡,端起了面前的茶,细细抿了一口,忍不住赞到,“你这茶倒是极好,我那里恐怕都没有。”
                                  “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来我这里有何贵干?”
                                  “呵呵,我有空时,也曾溜进你的三台阁,与你品茗对弈,饮酒论道……怎么,是忘了?”
                                  “我这里可不安全,还是有事说事吧。”
                                  “你总是这般……既然如此,我就直说了。如今杭州城的变化,你不会不知道的。按理说,你三台阁收徒,本是家事,我不该多嘴,更不该插手的。只是这净元珠的归属,非同小可。以往,净元珠就算出世,也无妨……只是七侠出了事,七剑若被夺,那后果不用我说,你也明白。”
                                  “唉!多事之秋啊……他们,怎么样了?”
                                  “一场意外,导致七侠全部掉进不老泉。虹儿武功尽失,虽然已经重修,但到底差了许多,蓝兔虽未失内力,但却失了记忆,因记不得冰魄剑法,武功也弱了许多。至于其他人,皆变为婴儿。只有你的净元珠,才能救他们。”
                                  “今日来找我,是商量这事儿吧?”
                                  “不错。你可有什么办法?”
                                  “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三台阁大比夺第一。”
                                  “你明知这不可能,怎么还这般?”江天似乎有些不悦,有些烦躁。
                                  “呵,要是没本事拿到它,他们还有什么能力守护那个秘密,保天下太平?不过,这净元珠是不是只有一颗……呵呵!”
                                  “你的意思是……”
                                  “你明白就好,不必说出来,还是让他们好好提升一下自己的剑法武功吧。说起来,虹儿幼时,倒是有过一面之缘,只是多年未见了……”
                                  “若是想见,偷偷去瞧瞧便是,何必与我念叨?时间也差不多了,我走了,你多保重,告辞!”说完,江天抱拳,转身离去。
                                  “慢走不送!”山玦的声音缥缈,淡淡回应,只是神色略显倦态。

                                  此时的杭州城,格外冷清,除了一名曰梦别的茶楼。据传,这茶楼在杭州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每天迎来送往,客人极多。诸多客人慕名而来,只为一尝那无名茶。茶楼老板并未给其取名,只唤为无名,客人们却觉得,浮生是一个极贴切的名儿。每每品其味,恍若一尝人生五味,却又回味无穷,飘飘然。浮生若梦,一别无踪。当初的美好如淡茶,似烈酒,全部显现眼前。不知是茶助人入梦,还是人本就沉浸梦中,不可自拔。大喜、大怒、大哀、大乐,皆有。人不同,味不同,亦如人生,冷暖自知。不过,这茶楼倒是整个杭州城消息最灵通的地方。虹猫等五人自是要在这里探寻一二。
                                  这日,虹猫等无人分成两拨,先后进了茶楼。这是他们第一次来这儿。
                                  “请问二位客官,喝什么茶呀?”
                                  “两盏无名。”虹猫微微一笑,答道。
                                  “好嘞,稍等!”
                                  虹猫望着店小二离开的背影,缓缓开口:“蓝窬,你说这无名,到底是怎样的人才能烹出来的?”
                                  “也许是尝尽了人间冷暖吧!”蓝兔有些呆呆地说道。
                                  说完,二人皆缄口不言,默默地听着周围人交流。
                                  “听说世有九霄太古琴,那是张有灵之琴呐!到底不是你我这等凡夫俗子可见的。不过,这传言却也当不得真。”一壮汉故作神秘地对身旁的一文弱书生说。
                                  “真亦假来假亦真,世间的真真假假又如何说得清?不过我倒是听说,这九霄太古琴乃神器,似乎与七侠手中的七把宝剑有些关联。”
                                  “兄弟啊,你可能不知道,消失许久的黯阕门又重现江湖了。”
                                  “黯阕门?”
                                  “这黯阕门神秘无比,江湖之中也很少有人知道它。只是前些天,发生了件很恐怖的杀人案,我有长辈正好知道些,才告诉我要小心。至于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官府把这件事压下来了,怕再出意外……”
                                  听到这儿,虹猫脸色凝重,心内万分担忧。


                                  回复
                                  20楼2019-11-09 15:17
                                    <肆>叹世叹浮生
                                    梦别中,有诸客于此谈天说地。
                                    “此话当真?若是这般,岂非将大乱一场?”
                                    “不好说。”那壮汉摇摇头,“虽说黯阕门现于江湖,却也未必是他们所为。毕竟那杀人手法有些不像……”
                                    “那盟主府可有何说法?”
                                    “我也不清楚,只是听闻盟主府将杀人案接了下来,似乎有什么线索。”
                                    “盟主府向来不官府的案子,看来官府拿出了足够的‘诚意’呐!”
                                    “官面儿上的事儿,咱们这些人怎么能说得清楚?你也别瞎操心了。”
                                    “倒不是我多想,只是那九霄太古琴……”
                                    书生与壮汉还在交谈,他们倒是没有再谈及那不世出的琴,而是说起了其它,旁边的虹猫却思绪飘飞……
                                    “相传上古之时,伏羲削桐为琴;又有传言,凤凰非梧桐不栖。琴,可通神明之德,合天地之和,暗合阴阳五行,应周天,顺四时。而这九霄太古琴,相传为伏羲所制的第一张琴,且融合了日月之精华,真可谓之夺天地之造化。虽是传言,却也道出了些许实情。可此物非同小可,若封印被破……”想至此,虹猫眉头紧蹙,心更沉了。
                                    “二位客官,请用茶!”
                                    店小二的一句话,将虹猫的思绪拉了回来:“嗯。”
                                    “这茶,好特别……我闻着,好像看见了什么。”
                                    “姑娘,你们是外乡人,不清楚我们这儿的无名。”店小二很是自豪,又环顾四周,小心翼翼,“两位客官,小人多嘴一句,您们可要保密啊!”
                                    虹、蓝二人对视一眼,点点头:“好,你说吧!”
                                    “相传,这无名茶的茶叶子是用净元珠浸泡过的水炮制的。闻者,可忆起曾经忘之事,饮者,可想起前尘往事。因而有顾客将它念作浮生。”
                                    听至此,虹猫内心激荡万分,也只得强装镇定:“冒昧问一句,你可知掌柜的是何人物?”
                                    “说起来,我也没见过掌柜的,只知道他神秘得紧。每次烹茶,只有无名不是我们这些下人所烹。我只知道,无名茶都是一位戴面纱的姑娘所制。虽然从未见过那姑娘的样子,但我总感觉她气度不凡,有一股超凡脱俗的感觉,好像不食人间烟火似的,应该是一代绝世佳人,恐怕与武林第一美女玉蟾宫宫主相比,也不遑多让。”
                                    “请问这无名可以打包吗?”虹猫心中激荡。
                                    “可以。二位要打包吗?”
                                    “打包七份吧……我们一个时辰后离开。”虹猫轻轻回应。
                                    “好嘞,二位慢用。”说完,店小二离开了。
                                    虹猫轻抿,闭目。在茶香袅袅中,他一会儿看到了年幼时,与麒麟在树林的小溪边嬉闹,夕阳下练剑,听父亲的教诲;一会儿又看到了玉蟾初见蓝兔的样子,灵气十足的姑娘,可爱的灵鸽;一会儿看到了火光冲天的家,与敌同归于尽的父亲,悲痛欲绝的自己;一会儿又看见了第一次七剑合璧的场景……虹猫缓缓睁开双眼,不觉已有一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只是感慨浮生一梦。他心中不由地苦笑:“现在真可谓是偷得浮生半日闲呐……只是以后的道路,怕是更加艰难……界如浮生,浮生若梦。不知能否助逗逗他们大梦一场,恢复记忆?也许可以吧!”虹猫又给自己灌了一大口无名,喃喃念道:“咱们兄弟姐妹七人,从来都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今日怎有我与蓝独享的道理?等我带回去,与你们共饮一杯!”情至深处,不由得黯然落泪,因为那是深入骨髓的情感。
                                    蓝兔轻抿无名茶,思绪便飘飞万里。曾经记忆深处的白衣,也清晰地显现出来。垂髫之年随母习剑,金钗之年执掌玉蟾,刚过及笄之年寻七剑灭魔教……当年的种种,皆浮现于眼前。她好像知道自己是谁,又有好像不知道,就如同一个旁观者。只是不知何时,已泪流满面。

                                    小狸这边,倒是听到了许多奇闻异事。身后的两位老者,中气十足的样子,面色红润。
                                    其中一身着黎色长衫的老者故作神秘:“你可听说,昨儿个晌午,在城外十里处挖出了件儿宝贝?”
                                    “什么宝贝?我没听说啊?东门吗?”
                                    “不是东门,是南门。不过这事儿被官府压下来了,你不知道也正常。我也是途经那块儿,正巧碰见了。”
                                    “那宝贝……”
                                    “是颗珠子,被官府的人拿走了。”
                                    “一颗珠子有什么稀奇的,算不得宝贝吧?”
                                    “那珠子是金镶玉的,有异香,还会发光,而且珠子一取出,就冒出一股清泉。但是……总之,怪异连连。”
                                    “可是夜明珠?”
                                    “不是,绝对不是!”
                                    “十几年前好像也发生过类似的事儿……不知你还记得城外的一处庄子挖出夜明珠的事?”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我前些年也曾听闻家中长辈说过类似的事情。好像近些年来,怪事特别多啊!”
                                    “嗐!这些事也没什么可说的。前几天,我那在山里迷路的远方堂侄回来了。家中人询问,什么也不说,只是不停地求饶:‘山神大人,小民知罪!小民知罪!’昨日清醒许多,问其山中事,只道不知。你说,这是何故?”
                                    “依我看,也许是真的冲撞了什么。”
                                    “那倒未必……我那亲戚必然没说实话。前几日,他说他家得罪了官府,转头却又说,自己乃口不择言。之后,再问及此事,就闭口不言了,着实奇怪。”
                                    “大概真是得罪了什么人吧……”
                                    “不过,这世道,已不如当年了。《礼记》中的天下大同,估摸着是描述神仙的生活吧!”
                                    “唉!偷盗抢劫的不在少数,我们也就指着能安享晚年,便知足了。”
                                    “知天命的年纪,唉!”
                                    小狸听着二人谈话,只感觉很无聊,叮当倒是对老者所说的宝贝很感兴趣,只有寒天,若有所思的样子,似乎想到了什么。
                                    “三位客官请慢用!”
                                    “好,你先下去吧!”小狸摆摆手。
                                    “好嘞,如果有什么事儿,尽管喊小人就是。”
                                    小狸、寒天倒是没有点无名,只是一盏西湖龙井而已。
                                    叮当点了一盏无名,轻抿入喉,只觉一切的美好纷纷浮现。爹娘都宠着,疼着,年幼之时,真是幸福。渐渐长大,自己的叛逆,自己的骄傲,都是那么活灵活现。“小狸不喝无名,只是因为他没心没肺,没有什么执念。寒天,你为何不喝呢?难道你无法面对心中的伤痛?别怪我说出来,其实每个人都有心中的苦,你若是一直无法面对自己的心魔,只会有害无益。我娘曾经说过,淡然是一种境界,不是说淡然之人,心就不会疼痛,而是深埋心底,这是一种成熟,一种担当。所以你不必执着于过去。”
                                    “谢谢!”寒天淡淡地应了一句,但是他好像有些明悟。
                                    “不过,我终于知道了浮生一梦的感觉了,真是妙不可言!”叮当很是开心,继而喝完了余下的茶。
                                    觥筹交错之间,已过去了一个时辰。
                                    “时间差不多了,茶也尝了,咱们回去罢。”小狸有些急切。
                                    “是时候了,走吧。”寒天点点头,转身离开。
                                    小狸见寒天离开,也急忙跟了上去。
                                    叮当倒是有些不舍,喃喃道:“真是的,怎么不多呆一会儿。”说完,也急急追了过去。

                                    夜的静谧,光的摇曳,更为这间屋子增添了一丝神秘。
                                    “今日于茶楼之见闻,倒是看出来这杭州城的不太平啊!虽说挖宝之事与我们无关,但我隐隐感觉,将会发生的事的线索藏在其中。”虹猫不知何故,内心有些不安,“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时时关注城内动静。”
                                    “虹熠,你说九霄太古琴到底有没有啊?你可不能骗我们!”叮当有些好奇。
                                    “对,对,我也想知道!”小狸随之附和。
                                    “这只是传说,我也不知是真是假……不过,我们的这七把宝剑,却真真的是绝世之物。”
                                    “哦……”
                                    “这无名……浮生若梦,梦如浮生。浮生入梦,梦出浮生。一生一世一场梦,浮生一梦隐红尘。若说今天,算得上偷得浮生半日闲了。茶楼,从来都是闲暇之时的去处。今日过后,不知何时才能仗剑行江湖,琴茶度浮生……”虹猫似乎有感而发,思绪万千。
                                    “虹熠,我怎么感觉,你今日有些不对劲儿啊?”小狸摸摸头。
                                    “没什么,只是想起了许多往事。”
                                    “没事就好,你今日真真是吓到我们了。”叮当长舒一口气。

                                    大约申时,虹猫喂了五侠无名,又唤了蓝兔,共同饮了无名。之后,虹猫就如喝醉了酒,不停地念叨着七剑合璧的事情,似是倾诉思友之苦,孤独之苦,继而泪流满面,又酩酊大醉,沉沉地睡了过去。身旁的蓝兔神情呆滞,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儿,不久之后,也睡着了。至于五侠,只在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后,又变回了婴儿的情况。
                                    众人发现二人后,赶紧送回房,五侠也被带走照顾了。

                                    “五日后,三台阁大比就开始了。之前,只知道三台阁大比是比武,昨日方知,还要比琴艺、书画、棋艺、茶艺,以及诗文。”虹猫眉头微皱,“按规矩,初为比武,选出前三组后,依据其余几项定个人胜负。琴艺、书画比境界,棋艺比输赢,茶艺比香醇。”
                                    “这琴啊,棋啊,书画啊什么的,我们都不怎么会呐!”小狸无奈。
                                    “叮当啊,这茶艺就交给你了。”虹猫微微一笑。
                                    “叮当?你居然会烹茶?”小狸很是惊讶。
                                    “我爹素爱茶艺,我跟着也学了不少。我凤凰女侠又不是什么也不会,小狸你什么意思啊?小看人!”
                                    “蓝窬,这琴艺交给你,如何?”
                                    “可是……我不会啊……”
                                    “你只需全身心投入地弹琴,就不会有问题的。不过这两天,我先与你熟悉一下琴曲。”
                                    “好!我来!”
                                    “寒天,这棋艺……”
                                    “我来!”
                                    “这书画一道,我略有研究,交给我便是……至于诗文,小狸,你来,如何?”
                                    小狸听至此,不由得沉思起来。半盏茶后,小狸缓缓答道:“好!”
                                    “小狸还会诗文?”叮当惊讶不已。
                                    “唉,当年之事,不提也罢。”小狸有些伤感。
                                    “不必追问他。”虹猫轻叹,“他终有一天,会想明白的,就如我当年……”
                                    “当年……呵,伤情最不过当年,世事一梦最浮生……”寒天仰天长叹。
                                    “浮生,一梦么……”蓝兔似有感而发。
                                    一时之间,叹息声四起,继而,又无……


                                    回复
                                    21楼2019-11-09 15:18
                                      感谢本吧吧务加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11-18 17:12
                                        加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3楼2019-11-20 17:08
                                          今天会更文吗?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4楼2019-11-20 17: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