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你手拥幸福吧 关注:9,099贴子:25,504
  • 14回复贴,共1
大危机! 第二百八十八話『唯一的头衔』


回复
1楼2019-10-13 16:42
    288


    大神殿的祭殿中微微浮现出的影子,缓慢地摇晃着轮廓。


    同时,他感觉到一个坐在祭坛上的物体立刻站了起来。大概是因为祭坛建在高出数层的地方吧。那样子简直就像是在天空中移动一样。


    在那里,慢慢形成了人的身影。赫尔特-史坦利的眼睛里看到了他的身影。现在已经没有必要问是谁了。


    用下颚咬碎国家的邪龙,和人类天敌并称的恶名。背德者、背信者、叛徒、恶德之主的他。


    这个名字,在大圣教的人看来,无疑是千真万确的不祥之名。这是一个谁都忌讳说出口的名字。


    如果要这样称呼,就要怀着所有的恶意,使能烧毁脏腑的憎恨和恐惧达到极点。那个名字是。


    ——鲁吉斯-夫里扬特。恶德的本体。


    那个谁都不愿正视,被忌讳的身姿,现在出在了弗里姆苏拉特的大神殿中。在黄金眼眸前的,就是他。


    赫尔特不顾嘴唇带有少许颤抖,开口说道。


    「你似乎踏上了一段相当艰难的旅程啊。名气不小。我还以为你早就不在乎我了。」


    双手紧握着的白刃大剑,像汗毛一样的颤动着。赫尔特全身无法自拔的发出了某种颤抖。


    那绝不是所谓恐怖的感情,而是另一种,完全相反的感情。


    说的都是事实。自从加卢阿玛利亚一战之后,双方都没有交过锋。但他在这段时间里,却把一切都穿戴在了身上。


    纹章教中英雄的荣誉。大圣教中惊人的恶名。那一切都只能是对他的喝彩。常人无法支撑的东西,现在就寄宿在鲁吉斯的两肩。和以前的氛围完全不同。


    映入眼帘的姿态,与过去在加卢亚玛利亚,以冒险家自居时相比,已变得无论哪里都显得威猛和威严。与其说这是因为他的身形如何,不如说是因为他的举止吧。


    但是,无论是被这种氛围压下去的心情,还是被这种气势所压制的心情,赫尔特都没有。


    呼吸灼热,黄金般的眼睛随之睁大。感到脸颊微微一震。


    露吉斯像在回应海尔特的微笑一样,把腰边的宝剑倾斜着,走下了一段。虽然在昏暗中还看不出他的表情,但他的脸上似乎浮现出扭曲的笑容。


    鲁吉斯的牙齿发出很大的响声。他一边张开嘴唇,一边发出“怎么会有这样愚蠢的事”的声音。


    「如果忘记了你这个英雄,这世上一切有形无形包括记忆都会消失。在你面前,所有的名声都没有意义。」


    好像有什么东西压抑住了他的声音。这种压抑,究竟是情绪使然,还是另有难以忍受的东西呢?这一点赫尔特并不清楚。


    但是,他知道鲁吉斯那凶暴的眼神始终贯穿着自己。


    原来如此,听了他的举动和言语,我好像还是他的敌人。这可真是太棒了,真是值得庆贺。因为至今为止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


    那么,剩下的语言只有一种,那就是战场上的约定。不,从一开始对两人来说,或许就是这样。赫尔特的白刃微微抚摩着天空。


    这都是些玩笑话。他体内如大河一般的激情无法停止狂暴,溅起飞沫。


    因此,真正能说话的只有那个武威。


    鲁吉斯再走下一段。紫电的光辉仿佛断绝了整个空间,从剑鞘里拔出来。赫尔特也不甘示弱地往祭殿靠近了一步。


    仅仅如此,空间就压缩得令人窒息。


    「我没做过被称为英雄的事。我只是赫尔特=斯坦利。然后就这样,站在了你面前。」


    没有任何装饰,也没有虚荣和傲慢,可以说这句话很淡泊。但这就是赫尔特-斯坦利的本意。


    回复
    2楼2019-10-13 16:43
      作是英雄、作为名士、作为将军。这些在他面前到底有什么用呢?一切都不起作用。将所有的头衔一扫而光,勇往直前的,就是这个叫鲁吉斯的人。


      正因为如此,头衔只要有一个就可以了。


      赫尔特紧握着自己的爱剑,俯下半身,摆好架势。吐息从喉咙滑出。


      「我和你,只能成为敌人吧。鲁吉斯-弗里扬特。」


      就像从鲁吉斯的口中捞出曾说起过的台词一样,赫尔特这么说道。他的脸颊上浮现出一种讽刺的气氛,对于赫尔特-斯坦利来说,这很少见。


      听到这句话,鲁吉斯又往前走了一步,闪耀着紫电,他开口了。他的眼睛散发着炯光,贯穿着黄金。两个人的距离,已经快要接触了。


      「很好,说的没错,赫尔特=斯坦利。」


      面对赫尔特的话,鲁吉斯一边夸张地点了点头,一边脱下巨大的外套,将宝剑架在身前。他的眼神里流露出凶气,与他那轻描淡写的语气相反,从话语的一端若隐若现地浮现出某种漆黑的东西。


      即便如此,似乎还是觉得哪里听起来很开心,是我的错觉吗?鲁吉斯的嘴唇这是跳了起来。


      「难道不是敌人吗。我是个**的弃儿之身。你是个高贵而有才能的人。我甚至连一根手指都没法触及到你的后背。」


      鲁吉斯所说的这句话,稍微在赫尔特的预想之外。从卡卢亚玛利亚那时候开始就没变,他就像和自己是旧友一样地说话和行动。


      但是,我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好。我反而觉得听起来是真实的。此时此刻和他互相舞剑,绝对不会错。


      眼前有更强烈、更强烈的鲁吉斯的气息。两者的剑就像要把天空劈开一样,变得锋利。


      「但是现在,阳光的时代已经结束了,而夜晚将会为我降下帷幕。放心吧!赫尔特=斯坦利。今天,你不能活着回去了。」


      这好像就是所有的规定了。鲁吉斯说完这句话的瞬间,白色和紫色的闪光在薄暗中互相撕咬着。不知谁先,也不知谁后。


      只是,两人仿佛都在等待着这一刻,就像一切都是为了这个瞬间一样,同时挥舞着剑。


      其他任何人的声音,两人都已听不见了。




      ◇◆◇◆




      青梅竹马的鲁吉斯和身为护卫的赫尔特-斯坦利的对峙。看到眼前出现的光景,阿琉尔娜的黄金瞳孔战栗起来,从喉咙里发出了声响。指尖像冻住了一样冰冷,确实有变得更冷的触感。


      在旁人看来,就像是因那充满压倒性战意之交,少女才变得畏惧和颤抖。至少对于为保护阿琉尔娜而举起盾牌的圣堂骑士来说,看起来就是这样。


      但是,阿琉尔娜的心中,却和那样的东西完全不同,完全不同。


      黄金眼眸,出现了熊熊的火光,一瞬即逝。


      ——啊,果然。那绝不是什么敌意或怨恨。


      阿琉尔娜感觉到,自己的确信变成了事实,她的眼睛也变得越来越细。


      只有一件事浮现在她的心中。只是不喜欢这样的感情。


      赫尔特-斯坦利,他对鲁吉斯所抱有的,可能就是好敌手和朋友之类的东西。这就是所谓的爱。即使是现在也能看得见,在剑上缠绕着那个。


      而且,这份思念无论到哪里都很坚定,而且很纯粹。这或许与他本人是一个真挚的人有关吧。


      退缩。这不是赫尔特=斯坦利应该存在的状态。这份感情,该不会是青梅竹马的鲁吉斯回应了他的感情吧。我感觉到自己心中浮现出了一种让脏腑变得冰冷的东西。


      阿琉尔娜的心底里浮现出的不再是嫉妒或羡慕之类的感情。


      考虑的事只有一件,如何才能剥下现在鲁吉斯周围的一切。黄金的瞳孔,闪耀着超越人智的光辉。


      问其原因的话,他应该握住的手只能有一个。所以,周围只要有一人的手就足够了。


      赫尔特-斯坦利的存在方式。不管以什么形式,都是向他人伸出援手。这一点,阿琉尔娜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


      眼瞳、周围、魔性的气息聚集了起来。神殿里的空气震动着,像是在称赞阿琉尔娜的黄金一般,又像是在敬畏她的存在。阿留耶诺的声音,伴随着术式从口中洒落,瞬间...


      ——是啊,你不是那么简单就会老实待着的人吧。


      就在这时,阿琉尔娜的耳朵里传来了某个声音。可以称之为鲜烈的黑眼睛,出现在她视野边缘。




      (288 完)


      回复
      3楼2019-10-13 16:44


        回复
        4楼2019-10-13 16:45
          如果两个人gay上跑路远走高飞了,后宫会不会炸窝?
          后宫A:那个渣男跑路了。
          后宫众:和谁?

          后宫众一查,所有后宫都在该在的地方。唯独一个男的。。。。emmmmmmmmmmmm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0-13 17:45
            俩神灵下场代打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0-13 21:1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0-13 23:29
                男主:听说你很勇哦!
                勇者:那是,我超勇的。好不好!
                黑青梅:当我的面勾引我男人!很好,找机会弄死你!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10-24 00:00
                  “这就是所谓的爱”
                  “青梅竹马的鲁吉斯回应了他的感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1-23 02:26
                    这一章开始全体以为 勇者要给男主带绿帽子 看到现在 是勇者要给青梅戴帽子
                    要不是芙菈朵盯着青梅 我觉得青梅下一刻就要坑死勇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1-27 13:53
                      看到这里 我想起来了未来日记里 那个侦探亲了男主一口 然后下一刻就被由乃砍了头 感觉和这里青梅下一刻就要坑死勇者一个既视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1-27 13:55
                        噫 gay里gay气的这勇者 "我还以为你早就不在乎我了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2-07 19: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