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从零开始异世界...吧 关注:265,875贴子:3,008,924
  • 39回复贴,共1

【溺水】解析+科普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溺水】
解析+科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0-27 22:07
    二楼备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0-27 22:08
      【引】
      死之士:
      咚,咚,咚咚~脚步愈发愈响,死亡逐步逼近,瘦小的身躯不免传来悲鸣的声息,悲痛欲绝。可无论是理性或是本能,这一刻,皆在对己身述说:活下去!但身体,精神,缓慢的,不停息的,被不断侵袭。脆弱的身心,究竟如何?才能抵御死之气息。仅存的神志,不停向主人倾述,神经,也强烈刺激着主人。刹时,士收到信号,焕发潜能,竭力挣扎着,拼命违抗着。
      慌手慌脚的他,挥手弄足,凭着那仅剩的唯一一口气,渴求着,渴望着……
      却并未能够阻挡命运,如同一珠凤尾兰,无法阻碍外界因素的“洗礼”,花瓣凋落,凋零,于空中飞扬。
      于此相称,处于地狱一方的奈何桥下,血色密布,彼岸花如期盛开……
      不知过了多久,时间观念逐渐消失,身体失去行动能力,接受能力,空虚感,散失感,临于心头。能感受到的,便是身为意识的存在。现状,糟糕透顶,士只能眼睁睁望着,无能为力。能做的事,便只是在剩余的时间内苟延残喘。就这样,在貌似不存在的时间观念中,为数不多的时间里,生命力消逝,绝望的士只能任由死神宰割。死神望着其狼狈不堪至极的姿态,心生无限感慨。随即镰刀挥落,士终向死神妥协,其仅存的神志,意识,不断削减,直到散尽……

      不幸的士,终、陷入沉眠。
      尽管心有不甘,
      可耶稣,也无从拯救。
      【凤尾兰】:“希望之花”
      耶稣:基督教核心人物,上帝之子。
      至死地而后生:
      你知晓嘛?溺水者攀草求生,可,能获得资格并【重生】的又有多少呢?
      人,是种神奇的物种~
      微弱的生存契机,也不愿忽视,舍弃。卑微的人们,对此希望着,渴求着。触手可及,却又数隔千里。
      究竟是否及时破除命运的枷锁,不而得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0-27 22:10
        何时起始?恍惚间,时间观念散失。除了敬爱的父母之外,在菜月昴那黯淡的内心深处世界,被黑暗笼罩,只剩下孤零零的少年。孤苦无依的他,迷然间,浑然不觉,便穿越到了极为陌生的异世界。
        事件,并非有丝毫前兆,就这样莫名其妙发生于昴所置身的生活……
        置身于陌生之处,定睛一看,眼光中映衬大大小小的建筑物,奇特的异世界人,昴对此瞠目结舌,不知所措。又一次,昴要沉眠于茫茫人海……
        原本,没有人愿意接纳昴,本应如此。现在,只是换了种形式,又将重蹈覆辙了吧?
        昴,要死了……
        心有无限感慨,实是失望透顶。此刻,空虚感临于心头……
        但是,即使昴舍弃自己,她也不会抛弃菜月昴~
        意识恢复的顷刻之间,银发少女突兀进入昴模糊且黑白的视线,一切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少女的面孔,直入心扉,银白之发,随风摇曳。昴不知不觉,对少女有所在意。抬头仰望,灰白的天空,云朵,恢复了本该应有之色,突入了一道艳丽的彩虹,色彩斑斓~
        菜月昴的心,被此举,温暖了……
        死,无疑是件令万物心生畏惧,胆颤的终结方式。死者,更需要缅怀。可菜月昴于短暂的时段,时光,究竟被斩于镰刀下多少次呢?数不尽。度过多少异常险恶的轮回?说不清。
        没有人了解昴遭受的过去,没人清楚昴遵守规则所带来的孤寂感……
        一次紧接着一次,时光的钟表摆动至初始处,被命运舍弃,遍体鳞伤的昴,做足应尽之事,只为了~那份内心挥之不去的的执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0-27 22:13
          如梦如幻:
          少年沉浸于迷茫,于梦中沉睡?做了何事?为何?他自己也许并不知了解,只是知道~自己应该这么做。哪怕,置身于梦魇……
          而那想法,某一时刻被剧烈动摇了……
          寒风凛冽,伴随着锁链的拖拉声,便是蓝发少女冰冷的拷问,紧接着,铁球敲锤,少年沧桑的面庞,显露出震惊,难堪的神色,呼喊着,抽噎着,却无人应答。少女并未受到打搅,持续继续工作~
          少女的话语,一句又一句,刺穿昴的身心。
          数时已过,拷问无果。鲜血,染红了少女洁净的躯体。
          此地,留下的,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鲜血淋漓。
          少年为了心中那份仅存的执念,直到死后,仍然坚持,坚守。
          真是善良,少年连欺骗低语,都无法下口。
          尤为惨淡,少年被信赖的人消除殆尽。
          极其可悲,想要拯救他人的他,却是最需要他人施以搭救。
          至此至终,命运~又再一次抛弃了昴。
          如梦如幻,梦,该醒了……
          泪珠~滴落:
          少年崩溃了,奔跑着,抽噎着。内心尤为不解,疑惑,如波涛汹涌般袭来。脑内不时浮现蓝发少女那苍白模样~悲惨少女被镰刀终结生命,无力躺于床上。以及其姐姐那悲伤至极,勃然大怒的姿态。
          愚蠢的自己,做事都不着调,无论是家务,还是等等方面,不及之处,难以启齿。
          所以自己不足以清晰明白为何演变至极?这是当然的吧!。。
          “啊哈哈,哈哈,哈。”
          少年泣不成声,迈出的步伐,愈加愉快。
          “不,并非如此,我……我……”
          少年为造成这样的局面自责,愧疚,泪流满面。
          菜月昴想要拯救艾米莉亚,蕾姆,拉姆,贝蒂,想要成为宅邸的英雄,成为蕾姆的英雄。
          “可,为何?先放弃的是我呢?”究竟抱着这样的心态?却不与拉姆交谈。
          逃出来了,可那又如此?
          菜月昴并不知晓妹妹的死对姐姐造成的伤害,无以言表,便擅自跑出来……
          临近悬崖~咫尺之遥,“只要跳下去,一切就结束了吧?”
          可菜月昴做不到,颤抖万分的双腿便是其恐惧的具现化……
          昴身于万丈深渊,回味起己身逃开莉亚那蓝紫色瞳孔的视线,“莉亚,她,会希望我死吗?”菜月昴对此质疑。
          这一次的走向会是如何,是真正意义上的“死”,又或者是回档,被命运囚禁,掌握,作弄?
          昴即使行以死亡回归,可究竟还能像那样自然的面对同伴?最后的结局是否因为昴的疏忽而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言而喻。
          因为,“恶人的心,无法改变.”少年嘴边倾述这难以出口的说辞。
          放弃了与其交谈的机会,“舍弃了初衷”,做出了无法挽回之举,竟连昴自己也数不尽。
          菜月昴逃避了现实……现如今,究竟是否存于梦境之中,已然迷糊。
          回忆着己身被蕾姆杀害的经历,拉姆的愤怒~
          菜月昴只知晓:己身罪不可赦,蕾姆,拉姆,以及大家,并不会给予谅解,且都不会有所怠慢,随即便,毫无顾忌,抹杀自己。”
          古有【绝境逢生】,今有菜月昴置身于绝望之中,犹如溺水般,
          可昴陷入绝境,却丝毫察觉不了希望的气息,只有无尽的憎恨……
          恍惚间,外界刺激触动了精神,心灵。昴迷糊进入昏睡……
          神志明晰,浮上水面,已然清醒,但无论如何,眼睛却怎样也无法睁开,昴越发行以起身,躯体就越无奈何。竭尽所能,眼帘不再遮蔽,醒过来的昴,朦胧中望向眼前的双马尾少女……
          少女望着昴,吝惜着昴。
          紧接着~嘴唇张合,显露极为不愿意的神色,提出了让其逃亡的建议。
          倔强的少女想要让昴误以为自己对此漠不关心,淡然处之,可~
          少年心头一愣,
          虽说仅短短几句话语,但每一字皆记忆犹新。
          昴脆弱的内心不由呆滞,震惊:原来,碧翠丝……贝蒂……她,并不是想要谋杀自己啊?”
          竟有人希望昴活下去!?
          昴无法忘怀这份心意,做出了逃避的抉择……为少女活下去的选择。

          晶莹剔透的泪珠,从菜月昴的眼角滑过,随风流逝……
          少年用双手擦拭眼泪,准备起身~
          不知不觉,少年头昏目眩,再次跌倒了,低着头,下意识,嘴里碎念叨:莉亚,我,我我……!?”
          不知何处,银发女子似察觉至此,飞速转过头……
          于此同时,菜月昴缓慢的将双手撑于地面,抬起头,紧盯着前方……
          两人的视线在这一刻重合,似乎感受到彼此的存在。
          但也却是仅此而已~
          犹豫了片刻,少年止不住的泪珠,大量滴落……。再一次哭泣了……
          菜月昴曾伴艾米莉亚左右。
          所以,“请…忘记我的存在吧。”昴如是说道。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0-27 22:13
            “菜月昴的世界,给予救赎,原谅,那真是求而不得。
            云朵,洁白无瑕,刹那间,褪色~
            事已至此,除了宅邸的大家,昴不再信任任何人,因为人心难测,己身罪不可逭,终会迎来惩罚,“他们可能,大概……”
            “不,那是一定,想要杀我,会来杀我”
            昴的内心,翻天覆地,改变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0-27 22:14
              暖暖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9-10-27 22:33
                零吧人均文豪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9-10-28 00:07
                  很喜欢楼主的风格,我要顶惨,楼主加油,持续关注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0-28 00:46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0-28 01:14
                      顶顶顶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0-28 08:06
                        贴吧没法排版这个系统太难受
                        不过还是给楼主点个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0-28 08:2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0-28 13:2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0-28 17:45
                              这吧有个蔡越盎的舔狗,召唤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0-28 17:49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11-01 08:12
                                  d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1-04 21:54
                                    【拉姆】
                                    幼年的拉姆至诞生于这个世界起,地位就非同凡响,心智尚未成熟的她,却有着【最后的鬼神】之称,担任着鬼族复兴的使命。
                                    这样的拉姆,有着一位被姐姐的光芒遮盖的姊妹:蕾姆。即使这样,姐妹俩一直被村子的大家所期望着。
                                    身为【鬼神】的拉姆,与其姊妹蕾姆。
                                    夜晚降至~
                                    火焰急剧燃烧,幻化为火蛇,疯狂肆虐着这个历年来较为安宁的村庄,初见此景的蕾姆,已然察觉姐姐不在身边,便焦急的寻找着姐姐,心急如焚的她,沿途中却意外见证了族长与黑袍人的奋战的姿态。
                                    终于~此地遗留下的,只是横尸遍野、族长的尸体,族人的尸体。黑袍人的尸体。
                                    在这个腥风血雨的夜晚,繁多的尸体正无比撼动着蕾姆柔弱的身心,正当雷姆对拉姆是否的生还持有怀疑时。
                                    幼小而又宏伟的身躯,显现于蕾姆跟前。
                                    洁亮之角的主人,展现前所未有的实力,霎那,便杀尽了围绕于蕾姆身旁,那图谋不轨的黑袍人。
                                    姐姐回过头,面想蕾姆,亲切发出慰问~“蕾姆,蕾姆,没有事吧!?”
                                    于此同时,无声无息的黑袍人们,积聚在姐妹俩的周围。
                                    火光随着血风摇曳,照耀着拉姆紧握的双手。姐姐那愤恨的心无畏无惧,便冲上去迎战。蕾姆呆然望着姐姐的英姿~将暴行者屠杀,从中便可感受到的、那至极愤怒。
                                    可终究,拉姆仍然不敌黑袍人们,血色浸染了桃红色的头发,尤为鲜红,艳丽……
                                    阴冷的血风拂过脸庞,拉姆竭尽那仅存的气力,挥使那血琳琳,且寒颤抖至极的双手,抱着蕾姆,颤颤巍巍的低下头。
                                    姐姐鲜血直流的唇部尤为战栗,发出微弱而又卑微的音色,“求求你们,蕾姆……放过蕾姆。”
                                    突然,伴随着女孩哀叫,精致且细腻的角猛然断裂了……
                                    显而易见,黑袍人并未选择手下留情。
                                    终于~
                                    那象征着鬼族的荣耀,洁白如玉之角,在哀嚎下,断裂了……
                                    那难以挑出瑕疵之物,角,【鬼神】的角,被泪水所浸润,破碎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1-05 19:50
                                      年岁久远的村落,乌鸦站于枯竭的老树上,“哑,哑,哑。”发出清浊的叫声。
                                      漆黑的天空之下,有一处盛景~
                                      望向耀眼的红光,是远处人们的哀叹,
                                      不知何时,静谧,却又不失深邃的村庄,横尸遍野。
                                      “呼呼,噼噼啪啪,”的声音不时从中发出。
                                      火,尽兴燃烧着,仿佛嘲笑着横卧于山道的幼女。

                                      “单手环绕着妹妹的姐姐
                                      另外一只手,抓着地皮,石路。
                                      反复抓扣,
                                      即使幼女的指甲已不成样子,源源不断的血已流淌而出。
                                      可女孩仍然不愿放生哀嚎,痛哭流涕,
                                      忍无可忍的她,于那昏黑的角落,若隐若现的撞击,定睛一看,
                                      头皮,也已然破裂。
                                      却也仅仅只是“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这是来自女孩的哭声,不免让人万分心疼。
                                      可,这一切,仅仅为了不吵醒因拉姆断裂的角而昏睡的蕾姆,不免让她看到己身这份姿态。
                                      这便是姐姐啊?这便是要永远保护蕾姆的拉姆,
                                      所以,即使自己头破血流,指甲破裂,
                                      拉姆,也绝对不能让她看及狼狈不堪的自己。
                                      因为,蕾姆,妹妹,她,绝对会崩溃的。
                                      伤口,愈合就好了,指甲,再长就可以了。
                                      只要,能减轻蕾姆的负担,那便足矣。
                                      昏沉的头,不足以支持再挣扎下去,指甲的状态,身体的负担,也不支持拉姆再这样“尽兴”。
                                      手,散失了气力,
                                      渐渐,眼帘缓慢遮盖,手中的触感也渐渐消散。
                                      “我,还,真是自私呢?!”
                                      这是拉姆的最后一次挣扎,仅此而已。
                                      拉姆,
                                      姐姐,
                                      “鬼神”,
                                      陷入了沉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11-23 16:28
                                        其他部分,楼主想办法改天补上,wdnmd,最近忙炸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1-23 16: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