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室透吧 关注:32,328贴子:701,734
  • 7回复贴,共1

【代发】個人短篇同人集[透你]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原楼主@結城悠理


作者原话:
「轉自自己的lofter,不定期更新。

求臉熟,求評論


http://eyeshadowia.lofter.com
lofter的連結,因為用不大慣貼吧,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翻文(更新會比較快,排版也較好)」


回复
1楼2019-10-28 21:14
    末日梗,又是摸魚(不務正業)的產物







    在那天之前,你本來是個平凡無奇的上班族。大概世界少你一個人也無差的那種,反正總有人能替補上,你活的就像一顆公規的螺絲。你的親人都不在身邊,從事的也是技術性不高的工作,至於朋友?那確實是有一些,但也不是誰沒了誰就活不下去的關係。

    儘管如此,在你的愛人----警界超級精英----降谷零的眼中,你是獨一無二的,是他眼中撩人的紅薔薇,同時卻也是聖潔的白月光。是他自知將會用一生追逐的對象。他從不吝惜表達對你的愛,因此即便降谷零因為出色的外型而很有人氣,你對你們的關係始終算是有信心。

    你一直覺得自己生活的地區很安全,畢竟,哪怕實際上有著危險,降谷零也總是會在你看不見的地方,替你一一排除。因此那天你也是吃完了零留下的美味三明治,收拾好了家裡,便悠悠哉哉(毫無警覺)的搭上火車通勤上班。

    如果說,在那平常不過的一天之前,有什麼異常之處,那大概是零的連續數日早出晚歸。但畢竟他是一名警察,這本來也並不十分奇怪。

    只是,前幾日夜裡,你有發現零的神情似乎有些緊繃。在某警官回到家不久就鑽進書房以後,你敲了敲書房緊閉的門。平時你是不大會在他工作時打攪他的,那時降谷零週身的氛圍就是有這麼異常。「零,我做了宵夜,要吃一點嗎?」

    降谷零沒有回話,直接過來開了門「謝謝。正好我晚餐吃的比較早,有點餓了呢。」他引你進門,你拍了拍做為居家服的素面長裙,在降谷零稍作休息時使用的小圓桌邊上坐下。

    桌面上散放著幾疊資料,零沒有因為你的到來而刻意收拾。畢竟你知道機密資料不可以隨便碰觸,也沒有無謂的好奇心,降谷零對你還是比較放心的。

    你托盤上端著的,是還冒著熱氣的雜菜湯貓耳朵。你自知自己三明治或甜點的手藝肯定比不上降谷零,後來乾脆另闢蹊徑研究起了中式麵食。對於你偶爾下廚的作品,零總是吃的很開心,不過你很懷疑即便你端上妃律師那種等級的黑暗料理,自家男人也還是會以“不能辜負料理中投注的愛情”為由,全部吃乾淨。

    料理本身很美味,也顧及在深夜進食,調味上減少了對腸胃的負擔。你和零快速消滅了宵夜,看著降谷零心滿意足的說著“多謝款待”,同時露出了少見的屬於大男孩的笑容,你開始覺得自己可能只是多心了。

    「你明後幾天也要經過火車站吧,可以幫忙遞個東西嗎?」零突然遞出了個牛皮紙信封,上面依照慣例寫了個數字“0”。

    你有些遲疑,「可以呀。不過什麼時候?遞給誰?」

    你的遲疑不是沒有理由。一般這種交遞物品的任務,都會交由風見來執行。你偶爾也會代勞(尤其是需要“普通女性”的情況),但著實非常少見。信封落到你手中,發出塑膠或之類輕質物品碰撞的聲音,手感不是很沉,但帶有些許厚度。

    「當時機到來時,你會知道的。幫我好好帶著它,好嗎?拜託了。」零誠懇的表情和聲音讓你無法拒絕,那雙眼睛好似害怕被丟下的狗狗一樣。

    你點點頭,「不是什麼危險的東西吧?比如眾非法組織正在搜索的某個信物什麼的......」

    零失笑,「放心吧,裡面的東西非常安全。只要你出門、離開這間公寓,就不要讓它離開你的身邊。」

    「OK,這有期限嗎?」

    零卻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一週,就一週吧。」





    時間回到現在,你剛踏入火車車廂,不久列車便開動了。由於你是位年輕女性,身體也沒有什麼不方便的地方,你抱持著把座位讓給需要的人的好意,手拉著吊環站立著。

    由於你上班的時間與多數通勤族相同,車廂裡不算空,但也不到會和隔壁的人發生不愉快的肢體碰撞的程度。

    你的心情還算不錯,望著窗外的風景半放空著。同車的人大致都還算安靜,大家要嘛補眠,要嘛滑著手機、戴著耳機聽音樂,也看到一位女性在化妝。

    突然,一陣尖叫聲劃破了早晨的寧靜。遠處傳來似乎是騷亂的聲音。

    你和周遭的乘客面面相覷。聲音很遠,感覺至少不是從相鄰的車廂傳來。幾名膽大的男士探頭,試圖往聲音的方向查看,但從他們困惑的表情看出,他們也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你警覺的握緊了放在膝上的包包。降谷零曾經教過你,對於沒有特別鍛鍊過的女性而言,最好的防身武器就是隨身包包和雨傘。

    萬一遇到攻擊或動亂就跑。功夫不到家的人衝上去幫忙,反倒是擋住了專家發揮的空間和通道。你想著至少按下呼救鈴,往車廂的另一側前進。

    就在這時,一個奇異的男子闖進了車廂。


    回复
    2楼2019-10-28 21:15
      為什麼說奇異呢,男子身上的衣服撕破了幾角,能看見一些線頭在空中飄蕩;另外他的脖頸以不自然的角度彎曲,面上的表情也十分不自然。

      什麼......?

      你眼睜睜看著車廂口的男士被攻擊。行為怪異的男子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一邊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音。

      你還沒能反應過來,男子就往隔壁的小女孩招呼了過去。

      你本能的扔出了手中的水瓶,但沒擊中,塑膠水瓶落在了怪異男子的身後,發出了咚的一聲悶響。

      怪異男子回頭了一下。居然有用啊......!

      你一面小心、盡量無聲的後退,一面看著周遭的乘客開始尖叫、飛速逃竄。

      笨蛋!你心想,隨後怪人迅速掠過你,風甚至揚起了你的頭髮;他開始攻擊其他乘客,被咬到的乘客有些還在試圖逃跑,有些則是已經倒地抽蓄。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來不及深思,只能往車廂門移動。你蹲下,摀住自己的嘴,想著最近的車站在哪?還有幾分鐘才到?

      在車廂這種密閉空間,多留一分鐘都是風險。你不禁思考是不是躲廁所裡反鎖自己比較好;但後來想想得救的第一要件是保命,第二是逃離,確保逃命路線應該也是正確的。

      列車開始減速了。你祈禱著至少撐到列車到站,但回應你的祈禱的,是周遭倒地乘客的肢體抽動和搖搖晃晃站起。






      列車一到站,你立刻飛速衝出車廂。你顧不得關上列車門,急忙往外衝。瞬間發揮了此生最高的跳躍能力,越過了驗票閘門。

      你知道車站必定有警察巡守。這當然也是降谷零告訴過你的。你衝到服務台前:「救命,列車上有怪人在攻擊......」

      事實上,也不大需要你解釋。因為你抵達服務台不久,就有一些怪人搖搖晃晃的循著外面馬路車水馬龍的聲音過來了。

      閘門的高度不高,只能攔住詭異人群一小段時間。但似乎沒有較大動靜的話,他們的行動就會變得遲緩且漫無目的。眼看一群人毫無聰明勁可言的擠壓著閘門,你只能再度奔逃。


      回复
      3楼2019-10-28 21:15
        火車出發才過了一站,你茫然的思考著是不是該報警,還是應該想辦法回公寓去。但當你看見對面商店街前一群搖頭晃腦的怪人,便知道躲的過一劫是一劫了。

        整個城市都已經淪陷了嗎......?

        你邊跑,邊傳著短信,當然是給降谷零。你發現聲音與怪異人們的行動間的關聯,因此不確定打電話是不是聰明的做法。你只希望零此刻也平安。

        這時,你突然想起了降谷零交託的信封。你找了個不起眼的角落,連忙把信封的內容物倒出來。不知為何,你相信這是零留給你,危急時救你一命的錦囊。

        裡面是一串感應磁扣外加一張紙條、一封手寫書信。紙條上寫著「拿著磁扣,它附有驅趕喪屍的機能,雖然還不太強力,最起碼讓你不會優先被攻擊。不要發出太大的聲音,立刻往有警察在的地方移動。有事出示磁扣,會有人幫助你。」

        你這才明白,自己能逃出生天,除了己身的小聰明和之前學習的自衛技巧,實際上磁扣應該也發揮了一些作用。

        連忙衝進了附近的警察局,你看見裡頭像是遭小偷一般混亂,雖然是開放時間但燈是關著的,抽屜被掀出來了大半,文件散落一地,而且沒有人在的樣子。

        喀嚓。你不禁汗毛直豎,回首看著身後警察黑黝黝的槍口。「雙手舉到頭上。」對方冷冷的說。

        你連忙照辦。手中的磁扣仍然被你捏在手中,發出了喀啦的聲音。





        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被帶到小房間裡的。

        本來警局裡的這種空間,感覺很像審訊犯人用的地方,你雖然感覺背脊發寒,至少也比方才奔逃時稍微安心了一點。

        發現你的警員遞給你紙杯盛裝的熱煎茶,你呆呆道了謝,抿了一口。

        「已經確認你的身份,是降谷警視正的quota對吧。剛剛確認了降谷警視正的平安,你就暫且待在這,看他之後打算來接你還什麼的。」

        「呃,你說我是什麼扣打?外面那群就是喪屍嗎?」你聽清了每一個字,但說實話不怎麼明白。整段話你只聽明白了零也暫且平安無事。

        警員嘆了口氣,「quota,配額的意思。詳細等他來跟你說吧。我還有事,先忙了。」,說完他就轉身離開了。

        你仍然一臉懵,但既然警員再三強調這空間絕對安全(本來就有為了預防犯人逃脫而設計),你也只能空等降谷零過來,便想起來零還留有一封信,連忙攤開來閱讀。


        回复
        4楼2019-10-28 21:15
          你們回到家以後,你發現客廳堆滿了罐頭和礦泉水。東西還擺在超市的塑料袋中,顯然是臨時提回來的。

          「這些還沒付錢,所以我們可能得自己登記取了多少貨。但願超市老闆還有機會收到貨款就是了。」零把車鑰匙掛在門邊,一面說。

          「降谷零,這是犯罪!」你故作誇張的睜圓了眼睛,彷彿在控訴“堂堂警察犯罪了卻毫無悔意耶”這個事實。

          「這是緊急事態。需要的話我可以事後加倍付給老闆。」零稍微被你的插科打諢逗樂了,因為戰鬥緊繃的神態也鬆懈了下來。

          「嘖嘖。公安當慣的男人,幹起非法勾當來真是毫不猶豫。」

          「就當是這樣吧。」零看著你打開其中一個塑料袋,裡頭裝的是滿滿一袋藥品,有消毒藥水腸胃藥止痛藥等。

          「...零,你真的覺得我們能活到幾個月後嗎?」看著遍地的備品,你不禁說出自己的疑惑。

          「總是得試試。」零轉頭看著你的眼睛。「家姑且算是安全,畢竟因為職業因素,我們當初挑的就是特別結實可靠的房子。在自己家的優點就是該有的都有,而且地形我們都很熟悉。過來幫忙,我們來幫窗戶加固。」

          你點點頭,姑且接受。「那如果......」

          零難得打斷你的話,「如果我們活下來了,而且成了最後的人類之二。你可就不能拒絕嫁給我了。」

          「誰會拒絕嫁給......等等,零,你你你在說什麼傻話?」突然被求婚一般的話語襲擊,讓你瞬間不知所措,臉紅到耳根子去了。

          「看在剛剛那句回覆的份上,我可得拼命讓我們撐到那時候才行。」零笑了,是你最喜歡的那種大男孩的笑。

          「剛剛那個不算啦!」你假裝生氣,轉身進入廚房。其實是去確認冰箱的情況。

          零看著你的背影。他是多麼真切的希望能實現這個未來,你也許並不知道。

          但他也知道,在你們看不見的外面的世界,黑暗仍在蔓延。受害遠遠比預想的嚴重,如今整個社會的多數機能已經癱瘓,人們將被迫重新回到自給自足的時代。

          ----不幸已經開始,而你們光是活著,就已經是希望。

          但願這份希望,總有一天可以燎原。

          降谷零不是沒想過自己是不是曾經有機會阻止這一切的發生。是不是應該更努力一些,也許就能在剛開始的幾個小時救下更多的人。但他理智上明白煩惱於事無補。身為警察,不能把自己的能力無限上綱。否則就會永遠活在懊悔之中。

          現下的任務,就是把日子過好,並且保護好你。


          回复
          5楼2019-10-28 21:15
            几日之后,零决定去街上搜寻物资和生还者。

            你姑且有劝阻过他,但你也知道凭屋子里的物资,无论如何是无法支持你们两个人宽裕的渡过数月的,何况不能保证时间会不会拖的更长。

            「继续待著的话,我们的体能无论如何只能再下降。」零如是说,「到时候突围成功的可能性更低。」

            「可是,现在的丧尸数目不知道是当时的多少倍......你一个人在路上,太危险了。」当然,零是不会让你跟著去冒险的。你也知道自己跟去只会让情况更糟,所以不会任性的提出要同行。

            「没有冒险就没有收获。再说了,外头的情报对我们来说也很重要。」

            「...如果当初没有留我下来,零是不是就可以不必出去冒险了呢?零一个人的话,靠这里的物资,应该可以活很长的时间......」你依偎在零温暖的胸口,再次觉得无比的羞愧,为什麼自己总是拖累零呢?

            当警察的时候也好,丧尸之乱也好,没有你的话,降谷零应该可以飞的更高吧。

            可是,他总是停下来等你,总是花力气拉你一把。

            越是这样,你越是痛恨自己的能力不足。

            「......如果不是你在的话,我可能早在几天前就已经光荣牺牲了吧。」零轻轻捧著你的脸,用双手拇指擦拭你的眼角。你这才发现眼泪已经溢满了眼眶。

            「咦......」

            「就是这样唷。如果不是想著必须守护你的安危,我肯定直到最后一刻,也在为国家为人们奔波,就算不得已必须付出自己的生命,也会想著是理所当然的吧。」

            「我不是不珍惜自己的生命,只是我有比那更加重要的东西。可是,因为你会像这样哭泣,这就是我在这里的理由和价值。」零轻柔吻去你的泪水,他长到快30岁,总算明白“眼泪像珍珠滚落”这个譬喻的意涵了。

            因为,你此刻的眼泪在他眼中,是多麼的珍贵且美丽。

            「...**降谷零,一定要给我平安回来,不然这麼生活**的我,要不了多久就会因为奇怪的理由死掉了。比如转不开瓶装水的盖子之类的。」你紧紧环抱他的脖子,许久才释然的放开。

            「好,在家等我回来。晚上一起吃炖豆子吧。」零也收拾好自己的情绪,你们再次对视时彼此都是微笑著的。

            降谷零知道因为牵挂著你,自己将无往不利。


            回复
            6楼2019-10-28 21:16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9-10-29 03:30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楼2019-10-29 0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