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荣耀同人吧 关注:187,814贴子:4,105,131

【信白】《少年,当个救世主呗》主信白,副云亮,凯约,双兰,傀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信白】《少年,当个救世主呗》
主信白,副云亮,凯约,双兰,傀儡元歌等。
可能出没冷门百合CP。
  救世主李白带领王者大陆众人再次封印方舟核心,摧毁日之塔,消灭帝俊,成功拯救王者大陆。一切结束后李白在长城之畔喝了一壶酒,一觉醒来发现自己重生到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想着重来这么一遭,李白表示心好累,于是打算甩锅。
  云梦泽,偶遇红毛小子。
  李白:“少年,有没有兴趣当个救世主拯救下世界?”
  韩信:“???”
  大部分参考王者荣耀的世界设定,小部分嫌麻烦有所修改,小学生文笔及李白哥哥无脑吹,李白哥哥最帅不接受任何反驳谢谢~(*`▽´*)
坚持每天更新,断更诅咒自己胖三斤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0-30 17:22
    二楼我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0-30 17:22
      因为某些原因,越想越难受,故重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0-30 17:23
        镇楼图侵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0-30 17:23
          李白有点暴躁。
            准确地说,是相当暴躁。
            十三年,与堕世之神帝俊及其信徒之战历时十三年,最终人类与混血种取得了胜利,他们消灭了帝俊的神识,重新封印了方舟核心,摧毁残存的日之塔,拯救了王者大陆。
            一切结束后李白在长城之畔喝了一壶酒,久违地醉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片草地上,睁眼望着的是蓝湛湛的天和白软软的云。
            ——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发现自己回到了十三年前,他第三次入长安那会儿。他打碎那个名为钟馗的机关造物取得方舟钥匙,中途钥匙被某个金毛小子截胡放入长安大门中。
            那一夜,长安城亮如白昼,十万禁军惊动,金戈铁甲铺满城门街巷。他自知理亏,主动进宫见了女帝。
            女帝似乎有所预料,并未降罪于他。只说该来终究会来的,委托他前往稷下学院。在稷下他从贤者老夫子口中得知堕世之神帝俊即将苏醒的消息,此后便是长达十三年的救世之旅。
            而他现在在云梦泽,前往稷下途中。
            李白木着脸,上辈子拼死拼活救了世,好不容易结束了,眼睛一闭一睁,回到了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假酒害人啊,想着要重来一遭,李白觉得心好累,脑壳生疼。
            他坐起来狠狠抹了把脸,垂着头深呼吸,深呼吸,心中杂陈五味化作一个咬牙切齿的“操”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9-10-30 17:24
            一阵阵风吹过,青草花香混着湿润泥土的气味充满鼻腔,树叶刷啦作响,林中莺鸟鸣啼。两只翅膀透明的蝴蝶从他鼻子下方悠悠飞过,李白眼珠子跟着动了动,看到无数这样的蝴蝶从四面八方飞来,翩翩舞着,翅膀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夜照,云梦泽难遇程度仅次鹿灵之女的生物,据说是锦鲤中的锦鲤,见到准有好事发生。
              传言夜照只在夜里出现,且从不成群。李白看着眼前这一大片,觉得自己不是听了假传言就是遇了假的夜照。
              魔焰尚未在这片土地燃起,云梦泽还是人间仙境,空气中还没斥着令人作呕的腐臭焦腥味。云中漠地还没被鲜血浸染,玉城还没变成一片废墟,长城之畔也还没垒起密麻的石堆……
              昔日伙伴便是长眠在那些石堆之下。花木兰,高长恭,苏烈,伽罗,凯……当然更多的还是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
              李白闭了闭眼,长呼一口气。
              重来一遭么,占了先机怎么说也能比上辈子做得好。
              而且上辈子来云梦泽时可没遇到夜照。
              他睁眼站起,顺手折了根草的嫩茎叼在嘴里,又伸了伸懒腰,勉强打起了精神。
              “云梦泽的酒不错。”他说着,向前走去,到岔路口时兴致一起,掉头走了条小道。
              两个时辰后,李白来到云中小镇。云梦泽气候潮湿,楼是吊脚楼,高高低低一栋挨着一栋,檐下挂着驱虫用的编织药笼。镇上有两条主道,铺着灰褐绿三种颜色的石子,沿路的店铺不少,种类也算齐全。
              李白上辈子前往稷下时走的是大路,经的是云梦城,没拐七拐八地来到这么一个云中小镇,觉得挺新奇的。一眼望过去也没看见酒幡,他于是笑着问了问路旁卖竹编香囊的小姐姐。
              小姐姐被那笑容晃花了眼,回过神后细声指了路,又红着脸塞给他一个竹香囊,说是里边塞了驱虫的草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9-10-30 17:24
               竹香囊上系的不是云梦表特殊意义用的红绳,李白欣然收下,道了声谢,又从袋子里摸出一个翠玉雕的叶子吊坠作为回礼。
                小姐姐说的酒家藏在巷子深处,一进门就能闻到醇厚的酒香。李白灌满酒葫芦,又在手里提了两坛,付钱走出店门,当街咕噜咕噜饮了半坛。
                街边靠着旗柱呼呼大睡的老醉鬼被这酒香薰醒,糟红的鼻子抽了抽,迷迷瞪瞪朝坛子方向露出个垂涎的神色。
                李白哈哈大笑,顺手将半坛酒抛到老醉鬼怀里:“酒是好酒,一个人喝未免太无聊。”
                又将剩下的一坛酒抛到街摊吃小菜的旅人的桌上,旅人吓了一跳,抬头看到背对着他们的白衣青年悠悠然朝前走着,随口哼着断自填词的小调:“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好酒上头,走到一半李白觉得脑子有点飘。且今天天气好,阳光懒洋,风习习吹着,很适合睡觉。
                刚好前边有个亭子,亭子旁边有棵大树,枝繁叶茂,树影遮了半个亭子。李白跳上去,在阴影处找了块相对平坦的地方躺下,胳膊随意枕在脑后,闭着眼,很快睡着了。
                睡到八分饱,他被吵醒了。
                李白眯着眼,伸手挡了挡刺眼的阳光。在他睡的这段时间阴影撤到了他下巴的位置,就算现在不被吵醒,过会也得被亮醒。
                亭子下边有人在叭叭,公鸭粗嗓,一听就是毛没长齐的小屁孩。
                “**居然敢打我的狗!没听过打狗也得看主人这句话吗?!给我打!”
                接着是一阵拳脚踢打声,混着另外几个小屁孩的叫骂。
                李白站起来往下看去,看到几个小屁孩围着一个小屁孩拳打脚踢,为首的公鸭粗嗓身影肥硕,踢了几腿后便喘起气来。他停下脚,指使另外几个同伙按住被打的小屁孩,强迫他跪在自己面前。
                红毛,脸上青青肿肿,勉强能辨认出的五官看着有点眼熟——
                哦豁,韩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0-30 17:24
                李白挑了挑眉,上辈子他跟韩信不熟,见过几面,唯一印象大概就是对方戾气挺重。彼时魔焰燃起,云梦泽魔种肆虐,韩信与其他人一同镇守云梦城,手持八尺三透甲长枪,出了名的能打能抗。
                  “喂,**!”公鸭粗嗓跨开腿,恶劣叫道,“只要你从我跨下钻过去,汪汪狗叫几声求饶,我就不计较你打了我的狗。怎么样,很不错吧?”
                  韩信死咬着牙,挣扎起来。
                  “老实点!”有人往他背上踹了一脚,“钻不钻?”
                  韩信闷哼一声,没有说话。
                  李白结束看热闹,折了根细树枝跃下亭子,从这群小屁孩间掠了过去。
                  树枝打在按住韩信的几双手上,那几个小屁孩觉得整只手又麻又痛,惊叫着撒开手。
                  “你你你你谁啊?!”
                  “多管闲事的闲人呗。”李白顺手把韩信拉起来,又转头对公鸭粗嗓说了句,“新修的眉毛不错。”
                  其他人下意识看过去,这才发现公鸭粗嗓的眉毛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蛾眉。浅浅细细对称的两道,仿佛风一吹就能折断,这眉修得标志,即使是对妆容挑剔的姑娘也会夸上几句。
                  但这标志的蛾眉出现在一张肥硕的大饼脸上,眉毛下边还趴着双比眉毛大不了多少的眯眯眼,看着要多滑稽就有多滑稽。
                  见众人神色古怪地盯着自己,公鸭粗嗓伸手摸了摸眉毛,随后怒叫:“啊!我的眉毛!你他娘的对我的眉毛做了什么?!”
                  李白挥了挥手中的树枝,离他最近的小毛孩浓密粗狂的眉毛变成了清秀的柳叶眉。
                  “你你你……”小屁孩显然想破口大骂,但一看到李白手里的树枝,肉眼可见地怂了下来。
                  树枝能削掉眉毛,当然也削别的地方,这人他们惹不起。
                  所以为首的公鸭粗嗓色厉内茬朝地上啐了一口唾沫,恶狠狠地瞪着韩信:“你给我等着!回头弄死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0-30 17:25
                  放完狠话,扭头就跑。
                    “噗呲。”
                    李白给这群小屁孩逗乐了,随手扔了树枝,转头看向一声不吭的韩信。一比划,发现这人瘦瘦矮矮一只,真不知道上辈子怎么长到那么高个的。
                    “喂,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李白问。
                    “……韩信。”
                    是这小子没错了。
                    “多大了?”李白又问。
                    韩信怀疑地看了他一眼,答道:“十五。”
                    “看着像十二。”李白低头看着勉强够到自己胸前的红色脑袋。
                    上辈子韩信成名也就二十出头,几年时间从被人欺负打成猪头的矮萝卜变成颇有名气的镇魔猛将也是相当厉害。
                    李白不知道他上辈子经历了什么,捡了什么机缘升级那么快,但既然遇着了,李白也没打算放过这么一个能打能抗的苦力。
                    他拍拍韩信的肩膀,笑了:“小子,我看你骨骼惊奇,将来必有作为,要不要跟我一起拯救下世界?”
                    韩信:“……?”
                    “我认真的。”李白说,“拯救世界,多么伟大有意义的事,成功了要被作为英雄载入史册流芳千古的,真不来?”
                    “不了。”韩信冷漠脸拒绝,又补了一句,“谢谢。”
                    转头,欲走。
                    “组个队呗,反正你也不打算在这儿待了。”
                    韩信脚下一顿。
                    “我这么一个风流倜傥的美男子,武艺高强又有钱,不图你什么。拯救世界前还得带你升级,怎么看都是我吃亏。”李白叹了一口气,“实在不乐意的话……”
                    韩信等着下一句。
                    李白笑:“我就绑着你走。”
                    开玩笑,拯救世界可是个大工程,这么一个能打能抗的苦力他怎么可能放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0-30 17:26
                    李白:“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有要带的东西或者要告别的人么?”
                      韩信:“……”
                      韩信看了李白一眼,对方一身白衣,嘴角懒洋洋地勾着,眉宇间一片潇洒快意——光风霁月之人,跟他这种阴沟里的老鼠不同。
                      他移开目光,有些不自在地擦了擦鼻下被打出来的血,抿了抿唇,闷声道:“需要带点东西。”
                      “行,带路。”
                      韩信带着李白来到一座木屋前,木屋低低矮矮,又破又旧,孤零零立在那儿,与镇上三相挨着的吊脚楼格格不入。
                      韩信走进去,很快又出来了,他没什么可收拾的,包袱里边只有一件旧衣服和几枚偷偷攒起来的铜钱。他认真关好木屋形同虚设的门窗,木屋拆补多次,他走了王胖子再拆估计也没人补了。
                      好在这屋子里边也没什么美好的回忆。
                      “信信……信信你在家吗?”白发苍苍的阿婆拄着拐杖,巍颤颤地在地上敲着,她眼睛瞎了很多年,呈出一种浑浊的暗灰色,她怕引来村里的混孩子,不敢大声叫他,声音便轻颤颤的,跟叫魂似的。
                      韩信一愣,连忙过去扶住她。
                      “阿婆,你怎么来了?”
                      “家里烙了饼子,阿婆带了几个给你!”阿婆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用花布包住饼子塞给他,开心得像偷吃了糖的孩子。
                      韩信接过,张了张嘴,声音有些发哑:“……阿婆,以后别过来了。”
                      “没事儿的!阿婆偷偷过来的,你叔你婶没发现!”
                      “不是……我要走了。”
                      “走?”阿婆愣了愣,“是不是那群混小子又欺负你了?可……你要走去哪里啊?你又能走去哪里啊?”
                      “总有能去的地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0-30 17:26
                      “你……作孽诶!”阿婆颤抖着,拿拐杖狠狠敲着地面,“千错万错都是你那混账老子的,跟你有什么关系!一群歹心坏肺的,记恨一个孩子做什么!信信你就留在这……”
                        剩下的话卡在喉咙里,阿婆张了好半天的嘴,最后长长叹了一口气。
                        “算了,走了也挺好。”她说,“走了也挺好,不会比留在这里更糟了……”
                        韩信“嗯”了一声。
                        “……阿婆除了这两个饼也没什么能给你的……算了算了,年轻人有自己的福气……阿婆该回去了,一会你婶子该找了。”阿婆抹了抹眼,抽回被韩信扶住的胳膊,敲着拐杖摸索着原路返回,“你别跟过来,一回被人发现说不定就走不得了……”
                        “……嗯。”韩信轻声说,“阿婆再见。”
                        直到阿婆走远,杵在一旁当背景板的李白感叹:“你在这混得真烂。”
                        “嗯。”
                        “还有什么要带的么?”
                        “一把枪。”
                        枪埋在镇子外边一颗老树下,韩信废了挺大劲才把它挖出来。
                        李白认出这是那把颇有名气的透甲枪。枪长八尺三,四舍五入就是两个韩信现在的身高。通身由玄铁打造,重逾百斤,韩信费力地把枪抱在怀里,满头大汗,衣服上蹭满黄泥。
                        “需要帮忙么?”李白问。
                        “不用,谢谢。”
                        “行吧。”李白耸耸肩,由着他了。
                        韩信抱着透甲枪到附近的河里冲洗,顺便把自己也洗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0-30 17:27
                        韩信只留一条裤衩,走进河里搓洗一头红毛。少年的身体不止清瘦,甚至有些营养不良,皮肤呈着淡淡蜡黄的颜色,上边浮着青紫的颜色,还横着些伤疤。李白坐在岸边的树下看着,感叹红毛小子童年混得未免太惨,不怪他后来戾气重。
                          韩信洗好,换上包裹里的衣服,又把换下的衣服在河里搓洗一番,撕开连成长布条将透甲枪上缠裹起来。
                          “好了?”李白问。
                          “嗯。”
                          正要走,被人拦下了。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顶着标志蛾眉的肥硕公鸭粗嗓。
                          “站住!”公鸭粗嗓大声嚷着,“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是你那把枪是吧!放下你给我放下!你凭什么拿走!”
                          韩信皱眉,并不想理会他。
                          公鸭粗嗓气得憋红了脸,指着韩信破口大骂:“你还想跑!你个孽种想跑到哪去?!你个你那个王八强奸犯老爹一样该死!”
                          韩信脸一白,下意识看了李白一眼,又迅速移开目光。
                          “你还想偷走杨大侠的枪!我今天就要打死你替天行道!”公鸭粗嗓捏着拳头冲到韩信面前,看到李白神情瑟缩了一下,又色厉内茬地提高音量,“你你你也知道他是个孽种了,你跟他关系吗?还是你跟他强奸犯爹有关系?!”
                          李白文言挑了挑眉,哂笑道:“我不动手。”
                          虽然顶着十九的壳子,但内里装的毕竟是三十好几的灵魂,跟一个*****的小屁孩动手未免太跌价。
                          所以他对韩信说:“枪我帮你拿着,你来。”
                          韩信惊讶地看向他。
                          “这会不揍以后说不定都没机会了。”李白说。
                          拯救世界任务忒重,他可没闲情带红毛小子回来揍人报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0-30 17:27
                          韩信看了他好一会,阴郁的眉眼忽地展出几分明朗,他把枪递李白,走到公鸭粗嗓面前。
                            公鸭粗嗓瞪他,又瞅瞅李白,见对方真就打算看戏,再看韩信瘦不拉几的样子顿觉豪气心中来,感觉一拳可以把对方打哭。
                            然后他被对方打哭了。
                            韩信上来扣住他双肩一个膝盖狠顶上胃,再是一个肘击把人放倒,开揍。手法相当务实没有丝毫花里胡哨,公鸭粗嗓很快被打成猪头,哭爹喊娘的,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李白在一旁悠闲观战。
                            李白大概知道能拿起百余斤长枪的红毛小子绝没有外表看上去的弱鸡,只是还得在这地方待着,为避免更大的麻烦只能忍着。这会开打,动作利落,神情冷静力道控制有分寸,打惨却不打残。
                            是个狠角色。
                            “优秀。”李白鼓掌。
                            韩信停了手,公鸭粗嗓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痛嚎。
                            “打一顿完事还是让他自己先尝尝胯下之辱?”李白比划下豆丁韩信的腿长,又看了看公鸭粗嗓的体形,笑了,“要让这么大一坨钻过去,你把脚尖踮直了估计都得擦着蛋。”
                            “……”
                            韩信的表情一时有些复杂,几经变幻后回归最初的死人脸:“……走吧。”
                            李白掂了掂手里的枪抛给韩信,问了句:“练过?”
                            “练过锻体,内力运转和基础招式。”
                            李白伸手扣住韩信的肩膀,从肩脊背一路按摸到小腿,后者身体僵直,表情险些绷不住。
                            “勉勉强强——多半还是扛揍扛出来的。”李白中肯评价,拿过他手里的枪随意随意挥了几下,百余斤的枪被他挥出轻飘飘的感觉,像挥着根树枝。
                            “拜我为师,我教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0-30 17:28
                            唉?原帖被删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9-10-30 21:36
                              韩信刚想开口。
                                “……算了。”李白摸了摸鼻子,神色有点小纠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我不大想认你这种倒霉孩子。”
                                韩信:“……”
                                “叫哥。”
                                “……”
                                “李哥哥,白哥哥,李白哥哥,太白哥哥——”李白拖着慵慵懒懒的嗓子,“挑一个叫叫?”
                                “……”韩信莫名有种自己被调戏了的感觉。
                                至少知道了对方叫李白。韩信想。
                                李白也只是随便说说,见他没反应便耸耸肩,继续往前走了。
                                两人沿着小路走到天微微黑也没看到房屋,便在河边生了堆火,打算在这窝一晚。
                                河里有鱼,李白叉上来几条烤了,把最肥的一条递给韩信:“给,多吃点。”
                                韩信接过,第一口停顿了一下,面无表情把剩下的吃完了。
                                第二条烤好了,李白尝了一口,表情有些复杂:“不应该是这个味道。”
                                韩信:“……还好,能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0-31 17:45
                                dd求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0-31 19:15
                                  “你太苦了。”李白看他的目光饱含同情。
                                    韩信:“……”
                                    李白扔了烤鱼,拿起酒葫芦享受地喝了几口,把葫芦递到韩信面前:“喝过酒么?来来来,喝几口暖暖身子。”
                                    韩信别过头,露出个嫌恶的表情。
                                    李白感到有些惊奇,被群殴被逼着钻裤裆也摆着张死人脸,把人揍回去也没觉出快意,闻到酒味居然能表出这么明显的情绪——这是有多讨厌酒?
                                    李白笑了笑:“酒可是个好东西,暖身暖心,叫人飘飘欲仙,一醉解千愁。”
                                    韩信冷冷地“呵”了一声,嘴角扯出一个生硬的弧度:“我只知道它能让一个暴徒变成一个发疯的暴徒。”
                                    “……”
                                    李白顿了顿,想着这小子日子过得也太悲惨了。然而他并不怎么擅长安慰人,苦事闷事一起喝个酒醉了醒完事了,再后来忙着拯救世界连酒没得喝了。
                                    李白摸了摸鼻子,又望了望天,朝韩信展开双臂:“不喝就不喝,哥哥给你抱一个?”
                                    韩信:“……”
                                    韩信一脸拒绝。
                                    “云梦泽夜里冷,哥哥真气护体给你当暖炉,要不要?”
                                    李白凑近,韩信闻到他身上的酒味,扭脸,捂鼻子,赤裸裸的嫌弃。
                                    “……行吧。”李白叹了一口气,枕着手臂躺下来,“半夜觉得冷就自己凑过来,早点睡吧,好梦。”
                                    韩信挪开七八步远,也躺下闭上眼睡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1-01 23:17
                                    等他呼吸平稳,李白睁开眼,见他缩成一团,叹了一口气,站起来将外衣脱了盖在他身上。
                                      想了想,又在他旁边躺下,方便这毛孩子冷了凑过来。
                                      带孩子真难。
                                      李白如是感叹。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11-01 23:35
                                      dd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1-01 23:43
                                        第二天早上李白起来的时候韩信还没醒,裹着他的外衣紧挨着他缩一团,半长的红色头发毛躁躁的,有地方还打了结。
                                          “起床了。”李白扯了扯裹在韩信身上的外衣。
                                          韩信缓缓睁开眼,蜷缩的四肢稍稍舒展。
                                          李白把外衣抽出来抖了抖穿上,回头看到韩信木着脸坐起,细看眼神还有点呆。
                                          李白皱了皱眉,伸手摸向他的额头,后者反应迟了迟,半拍后扭脸躲开,被李白捏着下巴扳回来。
                                          “你发烧了。”
                                          “低烧。”韩信对这种感觉并不陌生,顿了顿,淡定补上一句,“死不了。”
                                          半死不活的表情看得李白手痒痒,然而现在揍不得。
                                          “啧。”李白拿起破甲枪,背对着他蹲下,“上来。”
                                          “……不用。”
                                          “或者我打晕你再背。”
                                          “……”
                                          韩信忽然生出一种私心的期待,他慢吞吞地趴在李白背上。他没被人背过,身体升高的感觉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他下意识搂紧李白的脖子,又连忙松开。
                                          对方步伐很稳,后背对现在瘦小一只的韩信来说足够宽阔,有体温从衣裳里边渗透出来,因为在草地上睡了一夜,他身上散发着一股青草和泥土的味道,意外地并不难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11-02 23:31
                                          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9-11-02 23:35
                                            我胖了三斤。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1-04 10:38
                                              楼楼加油^0^~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1-04 12:28
                                                dd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1-04 12:29
                                                  只是低烧,以前烧的比这严重的多了个去,也没有哪次像现在这样昏昏沉沉困困懒懒,四肢酸软不想动弹。
                                                    这不对劲。
                                                    韩信咬了咬牙,想让自己打起精神来,然而眼皮不听使唤,越来越沉,最后完全闭上了。
                                                    李白唯一的感想大概是这小子瘦不拉几的,背着挺硌人。
                                                    大中午的时候,两人来到云梦泽边界的一个小渔村。
                                                    顶着毒辣辣的日头走了几个时辰,李白内力护体没多大感觉,韩信已经昏过去了,李白把他放下来时发现人蔫巴巴的,像坨脱了水的菜干。
                                                    拍了拍脸,没反应。李白拎着人去找村里的赤脚大夫。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11-04 20:54
                                                    dd,写得挺好的呀,怎么没人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11-06 19:48
                                                      楼主写得很好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11-06 22:28
                                                        赤脚大夫把人翻来覆去揉搓一顿,又把几种草药捣成汁给他硬灌下去,场面暴力得像在行凶。
                                                          “低烧中暑脱水皮肉伤——总的来说死不了。”赤脚大夫砸吧一口水烟,瞅了李白一眼,“他身上的伤怎么来的?”
                                                          “被打出来的呗——不是我干的。”
                                                          “哦。”大夫收回怀疑的目光,又问,“养猪崽会不会?这小子瘦了吧唧的,多喂点。”
                                                          李白看了看床上蔫巴巴面黄肌瘦的韩信,赞同道:“正有这打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9-11-07 22:53
                                                          能想象么,一整天都在开会,四篇一千五以上的手写党课相关,十五篇两百字以上的加油稿。我升天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9-11-07 22:54
                                                            “哦,那没事了,把那小子移走,小黄要生气了。”
                                                              李白将人移开,一旁蹲守的瘸腿大黑狗立马趴上韩信刚躺着的地方,凶巴巴瞪着两人,警告意味相当明显。
                                                              大黑狗叫小黄,好像也没毛病。
                                                              “行呗,多谢。”
                                                              谢过医生,拎着韩信出门。又跟有闲房的村民租了间小屋,把人往床上一放,被子一盖,觉得可以了便出门找地方喝酒。
                                                              上辈子救世那会条件艰苦,大伙伤伤病病,只要没断手断脚还有进出的气就不是问题。按照这个标准,韩信这种程度顶多需要睡一觉。
                                                              好在韩信确实皮糙肉厚生命力顽强,第二天烧就退了,除了头有点晕力气肚子有点饿啥事没有。
                                                              李白出门晃悠回来的时候韩信正在啃阿婆塞给他的饼子。
                                                              饼子是两天前的,干干巴巴掉着饼渣,说不定还变了味,韩信垂着眼安静啃着,连送的清水都没有,看着相当可怜。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9-11-10 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