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侠情缘移动版吧 关注:370,326贴子:930,126

【哔哔叨】我太需要吐槽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哔哔叨】
我太需要吐槽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1-01 20:46
    事情是酱儿的,那什么秋叶回归组队活动,就那个奖励,贫穷收藏崽也想穿一穿秋叶流歌外装,就开了个队,邀请情缘进队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1-01 20:49
      千呼万唤才让情缘进队,然后呢,队里是个几十级的小号,特别小的那种,就,那一刻,炸裂了,我的表情就像暴漫里的那种到手的外装仙灵武器飞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1-01 20:52
        呵呵,昨天邀请我一个朋友进队,进来才发现那是他另一个小号,二逼上错qq了,然后扔给我做活跃,我从下午六点开始接手了一个五级小号,弄到八点多连喝奶带任务升到45级,然后满活跃,多大点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1-02 07:17
          哈哈哈哈哈哈,我都没弄,字太多规则太多看得我脑壳痛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5楼2019-11-02 13:35
            经过数天的沉淀,楼主我接受了到手的外装飞了这个现实,并且攒够了染色丹给萤舞染了个新花色,我真是个靓仔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1-14 01:40
              之前的帖子删了,吧友的消息app提示的不明显我就没有及时看到(灬ºωº灬)♩楼主一直在玩的还找到了俩师父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1-14 01:42
                顺便帮我自己记录一下,今天是开区83天,,,好像是,总之14号是这个区第一次始皇。离新等级上限开还有17天,元宝数为1108,三级升四级家园元宝要18000,感受到了绝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1-14 01:46
                  这些天的槽今天一股脑的说完叭
                  转职篇
                  感到霸刀不景气,天剑令攥在手上不知道去哪个职业,戳一戳老区朋友,大谈特谈,但是感觉用120级的职业选择眼光来看我七十级的职业选择眼光有点补星。就又戳了师父甲,嗯,,没啥用,师父也转了新职业,并对旧职业不屑一顾。又戳了师父乙,师父乙倒是没转职,但是也对他目前的职业很不满,然后顺口又表示“不过就你这战力转哪个都一样”(°ㅂ°╬)怒转华山,有朝一日我要克死你这个臭万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1-14 01:54
                    华山篇
                    这个月进入前五十是我的目标,因为月底有武林大会啊~~~奖励巨丰厚,上次无缘参加这次我要但是吧
                    “???”“666”“这也能输?”
                    队友兼师父的问号一连串怼在我脸上,可恶,靓仔华山的剑拿不稳了我本来也想,只要我问号打的够快,锅就追不上我。但是每次我都秒躺,锅在我头上扣的死死的啊我又没有群体金刚,又是个华山小脆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1-14 02:01
                      改名篇
                      由于至今没有群体金刚,我打算改个名以示决心,戳情缘
                      “我要改名”
                      “改什么”
                      “群体金刚
                      “那我群体明王”
                      emmmmm大兄弟,没必要真的,这也太沙雕了吧,顿时吓的我不改名了,顶着这种cp名我会退游的
                      我:算了,不改了
                      cp:别呀,我想改名了
                      “那你再想想?”
                      “屠龙刀,倚天剑”
                      “…
                      “不然你改灭绝师太?”
                      “……
                      我不想问我改灭绝师太他要改啥了,不想了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1-14 02:09
                        技巧篇(其实还是华山篇)
                        又一次实力均等的论剑输了之后,随着师父兼队友的问号砸在脸上,
                        师父:“666”
                        绞尽脑汁狡辩:金克木
                        冷漠“你追着桃花打啊,在和尚旁边杵着干啥”
                        情缘(比我还手残):没看清,看花眼了
                        “俺也是”
                        情缘:“不然我去转桃花吧”
                        师父:“转了也是虚的很”情缘之前是个逍遥
                        情缘:“我是天地归心,转桃花应该好点”
                        师父:“你居然有天地归心
                        我:我也是天地呢
                        师父:滚
                        师父是个曾经32个稀有都没出技能的黑鬼,现在也没出,就是不知道多少个稀有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1-14 02:21
                          臭弟弟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11-14 23:03
                            —始皇篇—
                            第一次打始皇,我的乖乖,终于领会到回流区的始皇竟是恐怖如斯了。就还剩十五分钟的时候,家族已经打完了始皇的一个口了,小boss始皇打完前就击杀了四个,始皇完又打了俩boss。剩十分钟无事可干,纷纷作鸟兽散第一次的输出速度着实让人惊讶。后面分红又是一次一千拿到了神秘成就,只想跪喊666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1-15 00:07
                              华山篇(又是)
                              今晚的华山四胜二负,我膨胀了,我飘了每次都在全场金灿灿的群体金刚下艰难求生,不过系统垂怜,不,不垂怜,分到的全是实力相当的队,我补星我补星输了要接收到要求苛刻的师父的碎碎念要背锅的不过呢,师父操作还是比我厉害的有一场剩对面一个峨眉和师父丐帮,就一直遛峨眉到结束,最后我们输出多赢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9-11-15 22:51
                                黑鬼篇
                                师父在退游的边缘挣扎,因为他已经37个稀有还不出技能了,唔,路漫漫其修远兮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11-18 20:32
                                  (ಡωಡ)hiahiahia零氪的你现在多少级了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1-19 22:42
                                    起名篇
                                    真烦死了改个cp名,和情缘商量了俩星期,还没商量好,本来是想让情缘选个差不多的,我特惹吗惹**,他想的都什么东西啊,不是我要求太高,是他想的名我都审美完全相反,只能用,土味,俗,搞yellow之类的形容。一度徘徊在死情缘的边缘,反正最后我一点耐心没有了,自己改了个喜欢的,随你怎么造。顺便求个妹子把他勾搭走,然后你们改那种神仙co名吧,应该很欢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1-20 22:40
                                      攒元宝
                                      辛辛苦苦攒了一万二元宝,就等着七天后开家园四级升级,然后今天随手砸了个稀有真元,填进技能升级里去了,一看快升级了呀,就买一买元气,砸一砸,完了一看,元宝已经缩了一位数一千多元宝现在就是后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11-22 22:21
                                        写那个杨门故事,写不完坑了,想想不应该让它埋没,贴过来晾一晾,过阵子再来看应该就能知道自己文笔烂在哪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1-24 23:59
                                          阴山不度(一)
                                          天会三年二月,宋金联盟五年的灭辽战争迎来尾声。金军俘虏了辽国的天祚帝,辽国亡。百姓得以休养生息。
                                          虽然多年来边境局势牵一发而动全身,然而在内地,却还能保个太平景象,百姓大多还能谋个生计,偏安一隅。
                                          时值四月,离战事平息已然过了两个月。晨光熹微,阳光透过小院走廊的缝隙,斜斜照在窗棂上。淡淡的雾气蒸腾起来,预示着今天是个好天气。
                                          “小安,你家里又来信了!”远处少年变声期嘶哑的声音由远及近的打破了小院里的清静。惊动了房檐上的一只麻雀,张开翅膀扑棱棱的飞走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胖子跌跌撞撞的跑进院里的小屋,小脸跑的红通通的,圆脸上的眯眯眼都比平时瞪大了一些,眼里尽是喜意,连门也来不及敲,径直与刚出门的少年撞成一团。“哎呦!”小胖子被撞的倒退几步一屁股栽在地上,小脸皱成了一团。对面的少年也不好受,此时正揉着屁股站起来,清秀的眉眼也掩不住他脸上的怒气,似工笔勾勒的丹凤眼里像要冒出火来,狠狠的盯着小胖子:“陈潜!说了多少遍了要敲门要敲门!每次都不听!”吼完还不解气的朝刚爬起来的陈潜头上狠狠的弹了个脑瓜崩儿。
                                          “啊呀!我知道错了知道错了,这不急着想把你家里的来信送来吗,小安你看。”陈潜摸着脑袋随口承认错误,又从怀里小心的取出一封陈旧的信封来,递给小安。信封的边角都磨损弯折了,平白透着几分家信送的艰难不易。
                                          也是,眼下大宋对外的战争打的连年不休,平民老百姓的日子都不好过,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况且现在百姓得以休养生息也不过两个月罢了,能将信完好的送到已是难能可贵了。少年余怒未消,瞥了一眼陈潜,伸手接过信封。“谢了。”转身便往房里走,淡定的动作带着几分掩饰不住的急切。陈潜小眼滴溜溜的看着小安欲盖弥彰的身影,弯着嘴角暗笑,跟着小安就要进房里,然而房门随后在他鼻子尖前砰的关上,干脆利落。
                                          陈潜撇了撇嘴,“哼,我就知道!唉,算了算了不逗你了,我还是先去吃早饭吧。为了送信我连早点都没吃呢,这会还真饿了…”摸摸鼻子,对着房里的小安挤眉弄眼了好一会儿,这才转过身一晃一晃的走了,没走几步,又听到房里小安喊,“记得帮我和师父说一声,今天的早休我不来了。”陈潜头都没回,往后摆了摆手,语气老气横秋的道,“知道啦,哪次你不是这样说,我都习惯了,你不说我也照例会和师父说的!”复又嘟囔着马上准备吃几个馒头,几碗粥。穿过淡淡的雾气,少年的身影和声音渐渐朦胧。
                                          听着门外陈潜的声音慢慢远去,小安送了一口气,他不喜欢别人在他读家信的时候在场,要是有什么情绪上的变化,被人看了去,就是丢面子了,半大的少年最在意这种颜面问题。他低头翻看起信封,封面上是他阿娘的字,——林安亲启。笔锋婉约,透着女子的柔肠百转。他软着眉头,取出信纸,展开:“吾儿,见字如唔,距上封家书已有月余,不知小安可否收到,上次听闻一过路商人说,华山派规矩众多,训练严厉,不知小安觉得怎样,前几日为娘梦中见到小安瘦了不少,你还年纪小,正是长身体的好时候,每顿都要吃饱才好……小安在华山要好好求学,万万不可懈怠……“他读着读着便红了眼眶,却是强忍着。
                                          是了,林安今年不到十五,还要有几个月才到十五岁生辰,却已在华山求学了两年。两年前,他被爹娘送来了华山派,名为拜师学艺,实则是想凭借门派武功来强身健体,他自幼身体虚弱。大病不时,小病不断,硬是磕磕跘跘的被汤药灌到了十二岁,有一天一个受林安爹娘救济的道士偶然间看了看林安的面相,言说是多病灾的命数,命中有一注定的刀兵劫。刀兵劫,即是死在战争中的劫数。须得拜入不世出的隐世门派,一来潜心修炼,强健身体,二来避免征兵,避去刀兵劫。若能平安度劫,此后便能平安顺遂,安乐一生。
                                          爹娘便四处打听隐世门派,几经周折,终于寻到了这华山派来,也多亏了他在武功上还是有几分天资的,便留了下来,求学至今。像是映衬着道士所言似的,随着在山中练武日久,他的身子骨也渐渐好了起来,于武功而言,竟已是山中同辈人的佼佼者。至于刀兵劫的事情,两年前的他是深信不疑的,不过现在却是心中淡淡存疑。
                                          林安收起书信,沉默了半响收拾起心情,起身将信放入一个木匣中,里面都是自从来到华山以后收到的家书,字字句句都承载着家人的关切。收好木匣,他转身往院子外走去,唔,他也没吃早点呢。
                                          华山派确实是个隐世门派,但却也不是与世隔绝,说是隐世,只是和少林寺,武当山那些入世极深的门派相比。华山脚下便有一个小镇,平日里华山弟子会偶尔下山游走一番,权当提高一下为人处世,听听外界的消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11-25 00:04
                                            阴山不度(三)
                                            林安脚步不停,“刀兵劫这种事我已经不太信了,更何况天定胜人,人定亦胜天。我可不信,就凭我这一身功夫,难道会在战场上不能自保吗,更何况,”他看了一眼憨憨的陈潜,眼睛弯弯,透出少年人的调皮来。“眼下国泰民安,我也没有必要去参军啊,不说我年龄太小,而且掌门也不会同意的。”隐世门派若能随便参与红尘事务,便也叫不得什么隐世门派了。陈潜这厮明白过来,扑过去与林安打打闹闹了起来“哦~小安,你还挺坏的嘛,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小安!”林安一闪,“嘿,你打不着我!”“好啊,你别动!你看我怎么打你!”自是一般少年意气。
                                            两人回到门派,已是过了午时,这已经过了饭堂的饭点了,两人都打算挨挨饿到晚上再吃,不想迎面正碰上一个七八岁的小弟子,小弟子名叫阿茹,是掌门外出拜访友人回来的路上捡到的,见孩子长的讨喜,索性就收留了下来。阿茹迎面一看是这二位便大呼小叫了起来。“安师兄潜师兄,你们回来晚啦,师父都在找你们了!快去和师父知会一声吧!”俩人对视一眼,应过不提。“知道了,师弟忙去吧。”
                                            到了师父的门前,只见一个须发半白的老人坐在桌前品茶。行云流水间很是有那么几分超然世外来。这是他们的师父柳江叶。“师父,我们回来啦!”俩人对着师父行礼,老人抬了抬眼,摆摆手“起来罢,今日下山回来的晚些了,下次再不可这样了,我让饭堂留了你们的饭,饿了吧?快去吃吧。”陈潜这个小胖子眼一团,惊喜的叫出声来,“真的啊,师父太好了,谢师父!小安,我们吃饭去吧!”林安也是十分开心“谢师父!”便与陈潜一起奔往饭堂了。柳江叶听着少年脚步声远去,摇摇头,低头又呡了一口茶,嘴角带出几缕无奈的笑意来。
                                            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日子就这样流水的过去。人人都以为世道如今太平了,然而八个月之后,烽火又重燃了起来。
                                            天会三年十月,金人发兵10余万,分两路南下攻打大宋。采取分进合击的战法,企图夺取东京,覆灭大宋。在休养生息了八个月之后,大宋又卷入了绵延战火之中。
                                            “小安!师父喊我们去比试!说今日逍遥派来人和我们交流武艺。”林安将家书放入木匣中,回首看向陈潜。应了一声“好。”俊秀的脸上无端的有几分忧虑。母亲来信说父亲已被征召去服兵役了,可此时大宋与金人的仗打的不见平息,反而愈演愈烈…
                                            两人往比武场走去,陈潜在旁边叽叽喳喳的八卦逍遥派,八个月过去,小胖子陈潜身子抽条似的长,匀称修长,已然是个翩翩少年样了,只是性格还是那么的憨。而林安已然满了十五岁,算得上是成年了,五官变得成熟,许是遗传了娘亲的样貌多些,谁人见了都得说句好一个俊秀清朗的少年郎。到了比武场,只见师父在和一个须发全白的中年人相谈甚欢。虽说白发早衰,但是在中年人身上却显得尤为适合,衬得整个人都潇潇君子了起来。不仅如此,他身后的一群年轻人也都是须发全白,却不显老态。反而一个个都显得精神奕奕。陈潜在耳边嘀嘀咕咕他听来的消息,“这逍遥派的弟子都是头发全白的,你可别惊讶,他们那派的功法便是会导致头发变白,而且你看到没有,他们的白发都衬得他们好看的多了,江湖上那些世家小姐都喜欢这一种,还一直宣称着逍遥派便是武林最为潇洒好看的。哼,要我说还是咱们华山好看,不管是青翠的衣服,梳洗整齐的发髻,就是那干脆利落的剑招,哪点不比逍遥派帅啊?就是他们的白发加分而已。”陈潜语气渐渐忿忿不平。林安噗嗤笑出声来。他也觉得逍遥派一行人确实看起来要与众不同的很,确实…是像世家小姐说的那样,潇洒惹眼。陈潜听到林安的笑声很纳闷,“你笑什么啊,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没有,咱们快去那里吧。”林安摸摸鼻子,敛去了笑意,绷出一副少年持重的样子来。“师父。”两人对着师父见礼。柳江叶一看他们,便朝中年人笑道,“我们门派的青年一代弟子都到齐了,李长老,贵派的弟子准备好了吗,若是好了,便开始吧。”李长老笑着拱手“那是自然,那便开始吧。”
                                            门派间的比试是很随意的,因为旨在交流武艺,输赢不为人所在意。因而采用的是擂台比武。赢了的人当擂主。因为比试的人不少,所以有八个擂台。叫好声不时的响起。
                                            陈潜拽着林安四处观看比试,逍遥派的武功以连招为主,主打一击必杀。而华山派的武功却讲究连绵不绝,即招式的伤害不大,却是走的消耗战术,消耗对方的体力,找到破绽,再一击得手。“小安,你要去哪场啊?”陈潜见林安久久没有上场的想法,不由得催促道。眼前一场比试结束,陈潜急匆匆的冲上去了“我先打几场哈,你看看哪边你想上就上吧。”林安摇了摇头,看着陈潜和对面你来我往,一时难分高下。思绪不禁飘远了。
                                            这些日子大宋调集大批军队前往前线战场。局势紧张,据说金人的军队实力很是强大,而且上次和阿潜在茶楼听书的时候,又意外的遇见了魏昭,不过这次魏昭没看见他,而且披上了甲胄,一进楼大伙都安静了。而魏昭只是进店来买了几壶茶水,身上风尘仆仆,一脸疲惫,拿到水袋就骑上马走了。边关急召吗?林安沉默下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1-25 00:12
                                              阴山不度(三)
                                              忽得背后传来一阵叫好声,林安转头看去,只见台上一个逍遥派弟子把华山弟子拉了起来,抱了抱拳,“承让”。台下赞扬的声音一时与缕不绝。林安旁边一个逍遥女弟子就捧着脸春心荡漾“不愧是我师兄,这都连胜四场了,好厉害啊~”
                                              林安好像看到了粉色的泡泡从那个女弟子身上冒了出来。眨了眨眼,他转头定神,细细瞧着台上的逍遥,确实是个实力强大之人,这么想着,就提剑冲上了擂台,他也想领教一下逍遥的武功路数。见林安上来,台上的逍遥笑了笑,抱拳施礼,“请赐教。”语罢提枪冲来,林安提剑迎了上去。一时间难分难解,台下惊呼不断,最终林安还是稍稍落了下风,被逍遥一招击败。
                                              比试结束后,那个逍遥和林安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
                                              听陈潜说,这个逍遥名叫杨子维,逍遥派的大师兄,是逍遥派门中青年一代中最强的。而且已经蝉联了逍遥派几年的门派大师兄了!“啊,确实很强啊!”林安很惊讶,武林门派各派都会举行每月大比,大比第一名就是大师兄。“是啊!所以小安你输给他也是情有可原,不用伤心~”陈潜这个粗心肠的,不过安慰人来却还是有一套,林安放下他那小小的自尊心,哼了一声,“我迟早有一天会打败他的!走吧。”林安放下剑谱,起身喊陈潜。自打输了之后他就在房间里复习剑谱来着。“走?去哪啊?我这本剑谱还没看完呢。”陈潜看的入迷了,还不想走。“吃饭啊,晚上掌门宴请逍遥派的客人,你忘了啊?”林安扶额,这小子,脑子有时候还是不太灵光。陈潜一激灵,即便是如今变苗条了他那爱吃东西的嗜好也没改。“走啊,那咱们走吧!”顿时腾的站起来拉着林安欢欢喜喜的走了。
                                              会客厅里觥筹交错,举杯换盏,好不热闹,林安和陈潜找了个角落开始吃喝,今日是沾了逍遥派的光,伙食改善了不少,林安很有些食欲,陈潜那么喜欢叭叭的人,都已经吃的没空说话了。
                                              抬眼看向厅前,只见的杨子维的案前围了不少人,还有本门派的一些女弟子,不由得滴了滴汗。又看了看杨子维那如切如磋的眉眼,配上逍遥独有的发色,不知道勾去了多少女弟子的芳心,林安看着,心里不得不叹一句,蓝颜祸水!
                                              “唔…小安你怎么不吃了啊,多好吃啊这个。你尝尝这个玉心翠,平时可没机会吃到。”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9-11-25 00:16
                                                阴山不度(五)
                                                陈潜催促着林安吃东西,在他看来,见到好吃的却不吃可不是君子所为。“嗯嗯知道了,这是你喜欢吃的,快吃吧。”看着身边不谙世事只知道吃的陈潜,林安叹气,随手夹了块藕放进陈潜碗里。便又神游不知道哪去了。陈潜一愣,哀怨的看看林安,哼,他一直不喜欢吃藕,但是林安一直记不住,还 老是记成他爱吃藕,委委屈屈的这么想着,他夹起藕,恨恨的吃了下去。
                                                这番宾主尽欢。会宴结束后,大家都纷纷回去歇息。林安看时辰还尚早,陈潜吃撑了,哀哀的叫着要回去床上躺着消食,就先回去了。他便在后面慢慢踱步,十月已然是入秋的季节,夜风寒凉,略微刺骨,今夜正值十五,墨色的空中缀满星辰,皎月也团团整整的挂在天上,照的四周都泛着银灰的光。月色倾泻而下,顺着檐角静静铺在了回廊上,林木影子纵横交错随风微摆,四周鸦雀寂寂,秋风轻起,落叶簌簌。林安沿着回廊一步步的走。许是这月朗星稀的景象太过浪漫,他的步伐不由得渐渐缓慢,最终停了下来。又一阵秋风忽的飘来,梧桐叶倏忽而下,一片叶子飘飘摇摇的朝林安飞了过来,他伸出手指夹住了这片梧桐叶,“…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脑子里忽然就冒出了一句诗。把玩着梧桐叶,林安噙着一抹笑,小小的卖弄了下才情。
                                                “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不知道林师弟思慕上了哪个小师妹?”疏朗的声音语带笑意,突的回荡在走廊。“谁?!”林安吓的一震,四处张望。只见一个颀长的身影,懒散的靠在柱子旁,眉眼弯弯,竟是杨子维。林安一愣,执叶的手僵硬了起来,这算什么,私下露出的矫情之态竟被一个白天刚认识的人看到了,还不熟。烫手般的扔掉了叶子,林安收敛起表情,生硬道,“杨师兄不要调笑师弟了,许是师兄忘了,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师弟只是看到圆月,由此想到家人而已。”闻言杨子维眼眸微移,直起身子向林安走来,月光浸在他满头银发更显得莹润如玉。“如此是我不对了,师弟莫怪。”语带歉意,又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有意无意的转开话题,“只是宴席散了之后,我去出个恭的功夫,回来的时候人就统统不见了,也不知道休息的地方在哪里,就想着四处走走,没成想正好遇见师弟。嗯…不知师弟可否为我带路寻到休息的地方呢?”啧,麻烦。林安被他的银发闪的移开了目光,闻言伸手微微欠身引路,“如此,师兄请跟我往这边走。”“好,有劳师弟了。”
                                                景还是刚才的景,人却不是刚才的一个人了。从大厅到客人住的厢房还有些距离,且弯弯绕绕的不好指路,林安只得自己带着杨子维去厢房。林安生性不爱多说话,便一言不发。杨子维看了看林安,只看到少年刚刚成年的侧脸,带着几分稚气未脱。“白天时候的比斗,我看林师弟的武功造诣很是不凡,若不是师弟年纪比我小,气力不足,怕是今日我就要输了,哈哈…”林安没有转眼,很是不虚心的受了奉承。“师兄过奖了,从与师兄的比试之中我也受益良多,不是学习剑谱就能领悟到的东西。”互相奉承嘛,林安暗暗想着,况且他也真的从比试中学到了一些东西。“不知师弟习武几年了?”杨子维问道,因为他在与林安的切磋中感觉到他的基本功其实并不是很扎实,下盘略略差了点。“将近三年了吧,我习武算是较晚的了,所幸凭借着悟性,练这华山剑法还算稳妥。不知师兄练了多少年了?”话音一转,林安开始打探起杨子维来,阿潜那胖子,整日嘲笑他消息闭塞,什么都不知道,这回他要回去好好的嘲笑回来!“我吗?屈指算来,该是十一年了吧…”杨子维双手抱胸,笑意浅淡,“十一年?这么久,怪不得杨师兄如此厉害,师弟佩服。”阿潜说杨子维年十九,这么算来,他是从八岁就开始练武了,唔…还真是不易。他抬眼看了一眼,却发现杨子维在走神。“杨师兄?”
                                                杨子维眼皮一颤,忽的又开口,“我是被师父在外面办事的时候捡回来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9-11-26 00:34
                                                  阴山不度(六)
                                                  林安一愣,杨子维没有看他,只是垂着眸子,眼神空空落落。“听师父说,他是在一个被辽人屠了的村子里找到的我,全村的人都死了,只有我还一息尚存,师父就把我救了回去,被救醒之后我却忘了之前的记忆,大夫说,这是吓得。”他抿了抿唇,似又回过神来。
                                                  “之后师父见我有习武的根骨,便收了我做徒弟,于是我便习武至今了。”杨子维转头对上林安的眼睛,笑意又重回眼底,“以师弟的天资,再练几年应该便会赶上我了!或许,哪天我们再交手就该是你赢了。”林安沉默几息,觉得杨子维此时应该不是很开心,便斟酌着言辞,“承师兄吉言了,……不过如今辽国已灭,想来那些未散的亡灵也能安心投生了。”杨子维轻笑出声,复又平静下来,“是啊,想来如今的境况也是差不多的吧,金人来势汹汹,战乱之中,不知又有多少百姓无辜受戮。”许是话题太过沉重了,两人俱是无言,沉默的走完了剩下的路。到了厢房,杨子维冲着林安拱了拱手,笑意盎然,“今晚的月色太好,我竟向师弟吐露了不少心底之语,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故作疑惑。“哦!”他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可能是因为这月光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了,你说对吧?小安?”竟是连师弟也不喊了。
                                                  林安:“……”他好像在威胁我,这杨子维原来是个白切黑吗。林安气闷,转过身淡淡的应了“我知道了,今晚师兄没有和我说什么,师兄也没有看到我说、了、什、么。”最后几个字拖了重音,像从牙里挤出来的似的。话音刚落,便拂袖而去。“我先告辞了。”可恶,不能嘲笑阿潜了。不过,这算他们之间心照不宣的小把柄吗?林安忽得冒出这丝念头来,不过也只存了一瞬,便又散了。“小安路上小心啊!”杨子维对着林安的离开的背影喊了一声。看到林安的脚步陡然加快,转过拱门消失不见了。这才禁不住摇摇头笑出声来。唉,人呐,总是会有那么几次会在不合时宜的时候不合时宜的人面前露出脆弱的心底来,再有心掩藏也总有外露的一天。暗叹一声,他也转身进了房。月色太好,诗酒太多,还是早点休息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9-11-26 00:38
                                                    我发现吐槽滴,爱晒外装滴,晒狮虎,情缘滴全是女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9-11-26 01:37
                                                      啊,情缘这个…我想散了有他没他都一样啊,没他我还能开心点。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我要是说觉得上个区的情缘好点会不会很渣啊。就很烦,话也不想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9-11-26 19:32
                                                        字太长懒得看 噗呲一笑


                                                        回复
                                                        30楼2019-11-26 19:39
                                                          你是我在这个吧见过的第一个不刷广告的活人


                                                          收起回复
                                                          31楼2019-11-26 20:08
                                                            歪日,这个杨门故事好像开启了我写小说的大门,好像有点停不住,我已经注册作者了,天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9-11-27 0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