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月镇吧 关注:173贴子:37,278
  • 82回复贴,共1

【整理】那些年手一抖脑一热挖的坑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诸位……
反正开场白什么的也听腻了吧……
那就不写了吧……
主要整理以前的文和坑,不塞人设表格。
绝对不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9-11-06 20:40
    珺拎着一门火箭炮站在一座断桥上,后面没有人。
    萧瑟的冷雨从空中坠落,如刀子一般刮着珺胡子拉碴的面部。
    珺点上了一支细长的香烟,却没有吸。
    已经快两个小时了,那个人还没到。
    虽然澹台无妄知道佣兵公会缺少精神系职业,但是如果司马衍给他推荐的“那个古代的变态”再这样下去的话,他是不会再浪费自己的时间了。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亚麻色短发的身影仿佛凭空出现一样出现在了珺的左侧,手里还提着一支血淋淋的断裂龙角。
    “说吧,你是谁,你提供帮助的条件是什么。”
    珺极其“宽厚”的笑了笑。
    “抱歉刚才去结了一点新仇旧恨,所以来晚了,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亚麻色短发的“青年”把龙角塞到了珺的手里。
    “名字,关系,爱好,特长和条件。”
    珺的脸黑了起来。
    “卿霸笔,外号李把拔,字律茂……”
    “真实姓名。”
    “你们这个时代真的好奇怪。姓名司马笑,真的字律茂…别笑。司马衍他亲叔,以前有个外号叫龙族第一变态偷拍狂……”
    “同道中人啊,互相交流一下。”
    两人的眼神变得无比猥琐。
    “……还有个外号叫勾魂使者,很早以前的恶名了。职业是织梦者,幻术师的分支。爱好是拍照片,以前没有相机的时候就用留影豆荚和留影玉符。特长拍照,写真集一大堆,复印版本都在我大侄子那里,我这里也有原本。”
    “条件很简单,身份和庇护,龙族长老会想整死我想疯了。”
    “可以,身份就是司马笑,青帝分会长之下的唯一紫晶会员,现在代理会长职务——司马那小子被某个伪龙拐走了……”
    “莫不是卡卡卡卡莫金娜和阿克雷亚兹?”
    司马笑的脸色有点发绿。
    “我那些写真被他们看到就完了,我会被他们阉了的。”
    “就这么定了?”
    珺抬手扔过去一张紫色的卡片。
    “定了。”
    -
    老变态双人组登场戏。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9-11-06 20:43
      【时间的线头】
      风暴,音乐和鲜血。
      大陆北方,风雨中的钻井平台上,一个冷峻瘦削的男人和另外一个高大壮实的男人背靠着背,并肩谈笑着,扫射着周围飞快靠近的黑影。平台中的另一隅,两个模样酷似的长发男人刀剑齐举,太刀和双手骑士重剑飞快的碰撞,摩擦出一串串的的火花。
      视野飞快的远离一个金发男人,右手边一把十字弩飞快的的上箭,开火。
      突然泪水肆意的模糊了视野,那两个正在对决的黑发男人已经分出了胜负。黑色的太刀直挺挺的插在地上,双手剑则穿透了其中一人的胸口。瘦削的男人嘴里咬着一把手雷的拉扣,脸上依旧回荡着绝望的微笑。高大男人的双目赤红,双手的枪械左右开弓,但是依旧阻挡不了那个靠近的『暴君』……
      起风了。
      数百颗云爆弹从空中落下,将一切化为燃烧的灰烬。
      也不记得视野是怎样在模糊中切换的。
      喧嚣之后重归平静的海面上,四个人的八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殊不知头顶一只湛蓝色的『眼睛』缓缓睁开。
      视野重归黑暗。
      谷雨从地上直挺挺的坐起来,一只手插在乱糟糟的棕发里。
      “啊……腰疼……以后再也不睡地板了。”
      揉了揉浮肿的眼眶,谷雨睁眼看向他旁边穿着一条花裤衩,慵懒的半躺在椅子上喝酒的男人。
      “还……喝?”
      “提一壶浊酒,浇百年之愁,掌一盏红灯,看千年古楼。”
      银发男人淡淡的回了一句,随后从桌子上拿起一盒柔和七星,抽出一根,点上。
      “早饭在餐厅,自己去吃。”
      谷雨默默地挠了挠后脑勺。
      “大哥……你注意点身体。”
      “谢谢关心,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请代我向他们问好,早安,午安和晚安。”
      ——
      疑似前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9-11-06 20:44
        谷雨现在有点纳闷。
        为什么这个人会是他们的老大……
        以前不近人情,现在天天酗酒,连近在眼前的龙族第二大通缉犯都不去抓。
        老大怎么了?
        谷雨吃完了早饭,回到了桌前开始玩手机。
        “老大啊…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最近怎么天天都喝酒,就不怕肝硬化吗?”
        轩宁叹了口气。
        “如果…以前所有人甚至你自己都一直认为…你是一条纯种的龙族,现在你却发现自己是一条伪龙……你作何感想?”
        谷雨的瞳孔骤然收缩,另一只手悄无声息的摸上了挂在椅子侧面的九头刃牙。
        “伪龙……不是也挺好的吗?自由自在随处逍遥也行啊……就是多点人追杀罢了……”
        他忽然抬起了头。
        轩宁似笑非笑的银色瞳孔直勾勾的盯着他。
        “怎么,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轩宁没有说话。
        他的眼睛好似沸腾的水银,在剧烈的变换着色彩。
        如同午夜璀璨星空般的黑色,血灌瞳仁的红色,水银一般的银色,妖异的金色轮番在轩宁的眼中绽放。
        最后,轩宁的瞳色稳定在了深邃的黑色,而他的发色也逐渐由银转黑。
        谷雨彻彻底底的看傻了。
        “老……老大你什么时候练的……瞳术?”
        未等他问完,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甚至他多次在梦中响起的声音在他的耳畔响起。
        “并肩?”
        谷雨的泪水夺眶而出。
        “并……并肩。”
        “小雨啊,***又瘦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9-11-06 20:47
          大清洗(二)
          上面的有点久远了。
          ——————
          绿发青年咽下最后一口铁板鱿鱼,慢慢的拿出了一本……日记。
          “哥,你变了。”
          未等轩宁回话,绿发青年一改慢吞吞的样子,飞速的翻着日记本。
          “还记得那年冬天下大雪,我没穿外套在大学操场上晃悠,差点被冻死。你把我拽到体育馆里,把你的羽绒服借给我,我们在体育馆里两个人盖着一件羽绒服看羽毛球比赛的事吗?”
          “那时的你,眼睛里是友善。可是现在,我只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了……黑色的雾气。我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是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告诉我你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青年猫眼绿的瞳孔直视着蒙着一层雾气的银色瞳孔,试图看出些什么。
          良久,银发的男人长叹了一口气。
          “老达……做兄弟的对不起你。”
          银瞳迅速蒙上如同夜空般的深邃黑色,长剑从背后飞速抽出,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刺向青年的左胸。
          一把泛着青花的长弓与银色长剑相交,两股不同颜色的能量在黑暗中爆出耀眼的火花。
          “都是好友,何必如此?”
          青年一个转身,跳到了小屋的一角,就在他即将要按下一个黑色的按钮时,从黑暗中刺出了一把惨白色的骨刃,狠狠地贯穿了青年的身体。
          胜负已分。
          银发男人停止了进攻,抽剑回鞘。
          “如此……朋友。”
          浓厚的猩红色血液溅染上了旁边素色的水晶棺。
          青年的血浆,内脏碎片和骨骼喷的满地都是,眼看是活不成了。
          “Show time.”
          黑暗中慢慢走出一个戴着黑色面具的身影。
          黑色身影显得很痛苦,握着骨刃的手都在不由自主的颤抖,几秒钟后,冲进来的一个白色身影迅速与黑色身影重叠,变成了一个人之后,缓缓倒下。
          “大先生给的控制装置……副作用太大了。”
          银发黑瞳的男人静静的点上了一根柔和七星,将长剑慢条斯理的挨个捅入水晶棺。
          “白羊……金牛……巨蟹……狮子……射手……火象三星座全死了……”
          男人停顿了一下,蹲到重伤的青年旁边,挥剑剁下了他的双手。
          “嘛……没了手你就不能用弓了吧?”
          话音未落,天秤座的水晶棺里传出了一阵响动。
          男人的脸明显阴了下去。
          “烦人……平衡者和因果律……”
          银发男人飞快的跑出了小屋,留下一地狼藉。
          白羊,金牛,巨蟹,狮子和射手的水晶棺里静静地躺着几具龙骨十字。
          绿发青年诡异的笑了。
          一切重归寂静,直到一具棺材打开。
          身着重甲的男人自棺材内跨出,手持一杆深青色长枪静静的看着绿发青年。
          “……谁干的?”
          男人的声音很枯涩,但是在绿发青年耳中却无异于天音。
          “……我也有点记不清了,救我。”
          男人扫了一眼小屋内凌乱的设施,最后眼睛停在了军绿色的包裹上,嘴角也勾起了一抹寒冷的笑意。
          “如此……剩下的事就交给长老会吧。”
          绿发青年也笑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9-11-06 20:57
            【论素质】
            一日,佣兵公会首脑聚餐撸串喝酒。
            某个烧烤摊前,珺坐在首席,旁边分列洛青书,岩无忌以及不停在给珺洗脑的尤里安。
            “先生您看,我们党是一个……”
            “倒酒。”
            尤里安连续倒了八杯黑啤才说上一句完整的话。
            “泥垢了。”
            “少说废话,要想在公会宣传你那套有趣的思想,能斗酒斗过我四分之一就行了。”
            尤里安露出了一丝笑容。
            “Really?”
            “知道斗酒的规则吗?”
            ——————十分钟后
            尤里安极其不情愿的脱掉了衬衫,露出穿着白背心的一身白净肌肉。
            “扔色子比赛脱衣服?我说你怎么一直在出汗,原来你里面居然穿了10件衣服。”
            “还带小弟助战的?天,你就那么蹂躏你拜把子兄弟?”
            旁边的金毛壮汉岩无忌默默的扶了扶躺在沙发上脱得只剩一条大裤衩的洛青书。
            “怎么,不行吗?”
            好吧好吧,我们继续玩。
            ————又是二十分钟过去了
            “来吧,最后一件上衣。”
            珺黑着脸脱掉了紧身背心。
            尤里安吃了一惊。
            珺的身体上是一道道伤疤,认不出名字的枪弹伤痕和魔法伤害布满了整个后背。
            最令人惊奇的是后背的中央。
            一个巨大的倒五角星纹身静静地看着尤里安。
            “……这是什么?”
            “引火自焚的恶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9-11-06 20:59
              新文。
              《逆鳞》
              逆鳞,即为龙身上倒长的鳞片,触之者死。
              谁都有逆鳞。
              珺采访,白无泪汇编。
              ——
              “老大,请问谁是你的逆鳞?”
              “小娘。”
              “为什么?”
              “发色相似,年纪差异大,我看他像亲儿子。”
              ——
              “请问谁是你的逆鳞?”
              “小雨。”
              “为什么······诶大兄弟你把剑放下。”
              ——
              “请问谁是你的逆鳞?”
              “雷克萨斯,卡西迪奥,莱因哈特。”
              “那三个没心没肺狼心狗肺狼狈为奸的家伙居然是你的逆鳞?世风日下啊伙计!”
              “我是家主,他们是我的兄弟。”
              ——
              “青书啊····谁是你的逆鳞?”
              “导师。”
              “为什么?”
              “上次我偷偷看他的写真然后有个家伙说我看的是平胸御姐,我用狙击枪打碎了那个家伙的四肢骨骼之后把他喂给了白家的大小子,就是白噬。”
              ——
              “小白——”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青书。”
              “?????”
              “有一次我们出任务,然后我的暴食失控了,是他把我打回人形的。好兄弟嘛。”
              “没想到你们竟然如此相爱相杀。”
              ——
              “两位司马老贼,请问你们的逆鳞是谁?”
              “(异口同声)我自己。”
              “········走好不送。”
              ——
              “司命老先生,请问谁是你的逆鳞?”
              “辰儿。”
              “为何?”
              “他·····是我义子。可惜吾义子英年早逝,如若再给吾一次机会,吾会跟着他去那个混乱之地的。”
              “您有没有想过复活他?”
              “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9-11-06 20:59
                【司马的微笑】
                ——
                因为大号在我的世界吧被封了,所以只能以短篇形式来给大司马送盒饭了。
                ——
                佣兵公会,暗夜分会。
                几个暗夜国的高层,包括白无泪在内一脸凝重的看着一份报告单。
                “老大他们失踪了,看样子是进入了空间门。”
                “第二股异常波动来自于附近的深山之中,我们暗北支部已经派了十个左右的紫晶好手,全部折损到了那的古墓里。”
                “预测应该是精神力【神器】殃榜,又叫【殃神榜】。”
                白无泪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要不要把青书叫过来,再把家里老叔拽过来?”
                “我们觉得可以,再把塔克文家主和排的上号的强者都拽过来吧。”
                “附议。”
                “加一。”
                “那就这么定了,我去联系师父和龙族那边······希望能联系上吧。你们去把无畏大伯和塔克文拽进伙,有能力的话把【黑皇】贝尔西斯也拉进来。”
                几个人散开,悄无声息的隐入黑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9-11-06 21:01
                  【司马的微笑】2
                  抹了抹眼睛,白无泪望了望头顶水面上碧蓝色的天空。
                  游泳池里的水真清啊。
                  这也许是大战前最后一次放松了。
                  摇了摇脑袋,水中几十根长着嘴,带着尖利的牙齿的肉触在水中自由的游荡,宛若一头大章鱼。
                  一个小时之前,白无泪亲手解开了老师设下的『暴食灵纹』的形体封印。
                  “只要再达到下一个数量级的吞噬量……就可以进阶成『暴食魔纹』了。”
                  白无泪惬意的伸开巨大的肉触,伸了个懒腰。
                  “等等……似乎有人来啊。”
                  话音未落,巨大的水花溅起,只穿着一条大裤衩的洛青书跳入泳池中,脸色由白变青,由青变绿,又由绿变黑。
                  “矬子我曰洛衍之板板。”
                  白无泪做了个口型,迅速的浮上了水面。
                  游泳池里,两个人尴尬的对视。
                  “一……一起玩吗?”
                  一个小时后
                  “怎么?还要我帮你穿衣服?”
                  洛青书看了看刚把封印扣上的白无泪。
                  “我身为骷髅,有『暴食』系的能力不足为虑。”
                  白无泪没头没脑的回了一句,套上一件灰色卫衣,拎起一个包裹。
                  “我把师父和司马老变态叫过去了,不知道那边会有谁。”
                  “走吧,去北边。”
                  两个人一路无话。
                  ——
                  暗夜北部蛮荒群山之中,一片刚刚开拓出的空地。
                  一架小型滑翔机降落,洛青书从里面走出,后面跟着白无泪。
                  “大家……都来了啊……不要打架!不要打架!殃榜好处都有啥!说对了也不给他!”
                  小小的不过几百平方米的空地上,塔克文和白无畏怒目相对,贝尔西斯独酌一杯柠檬水,邵司命手里拿着一盒疑似龟苓膏的物体,司马笑却在抢,剩下的佣兵们一脸尴尬。
                  “久仰塔克文家主沙雕技术的大名,不知您家里砂壁完善了没有?”
                  “无畏兄弟说笑了,不知你们家的那个伪娘白现在从怡红院还是什么那地方逃出来了没有?”
                  “柠檬水味道不错,小火汁,我看你骨骼清奇,加入我们幽影卫可否?”
                  “喂!老司命!这么好的东西怎能独吞!快拿来!”
                  “不给。”
                  白无泪,洛青书二人默默的互相捂住了眼睛。
                  “也许把他们叫来是个巨大的错误。”
                  “加一。”
                  “等等……大司马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9-11-06 21:02
                    【司马的微笑】3
                    影像突兀的中断在一行人打打闹闹的进入古墓入口之时,紧接着便是一段冗长的黑暗。
                    画面最终从一块碎岩上逐渐放大,偌大的一块岩石平板上站了好几个人,塔克文昏迷不醒,白无畏右手拽着塔克文的脖领子,左手撑着骨伞哗啦啦甩出十二条骨手,拼命吊住濒临崩溃的岩石。邵司命半死不活的倒在平板上,几只飞翔的人偶正在把要掉下去的洛青书往旁边的安全地带拽。
                    司马衍挂在平台的碎岩边上,一脸的无奈。
                    贝尔西斯单臂挂在悬崖上,苦笑着摇了摇头,另一只手拖着昏迷的白无泪。
                    “禁空禁魔的死封领域啊。”
                    司马笑站在旁边的地上拿着【殃榜】,正在用精神力拖起要掉下悬崖的岩石,一切似乎马上就要结束了。
                    突然岩石急剧的熔化,司马笑惨叫一声却依旧不肯放开精神力,双眼流出了几道细细的黑色血线,逐渐汇成一道道血泪。
                    司马衍望了望司马笑,后者正在疯狂的摇头,前者却慢慢的松开了融化的岩石。
                    【绝对零度】无法贴身释放。
                    深蓝色的寒气从司马衍的双手蓦地爆开,濒临融化的岩石一下子被冻的坚固如生铁,白无畏趁此一发力将岩石拽平,卡在了两块凸起中间。
                    司马衍如殒蝶翩飞般坠入虚空,骨手、肉触、人偶与精神力同时爆发却也只捞到了一只发带。
                    亚麻色头发的男人对着虚空狂吼,浩瀚如海的精神力分成千万道探针扎入虚空,紧接着便破涕为笑,却又笑出了血泪。
                    他还活着。
                    但是我没有办法救他。
                    无能为力第二次涌上司马笑的心头,男人跪在地上对着浩瀚的虚空起誓,燃烧着无限悔恨的黄金瞳炽亮如一双日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9-11-06 21:29
                      司马衍的作死
                      “哎,你知道吗,其实我叔以前是个妻管严……不是!不是!”
                      “珺大哥单身的原因是因为年龄。”
                      “洛青书那个家伙早就和自己师傅搞到了一起。”
                      “龙族长老会不发展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大长老楚清河沉迷下棋,二长老女儿····你们也知道的,剩下的长老不是沉睡就是出去练级。”
                      “轩宁其实是个西方龙族。”
                      “上面那条是真的,他女装超好看。”
                      “佣兵公会之所以钱多是因为暗夜世家的支援,要知道光是白家开的赌场每年就有将近一半的红利进了大哥的手。”
                      “暗夜国的塔克文一家子四兄弟,其实只有一个人,平时看上去最不正经的【雷狮】雷克萨斯在收拾家务,要是他出差三天,暗夜国的财政大臣,情报部门负责人和陆军上将就得饿死在家里。”
                      “别问我叔的岳父是谁了,反正是龙族长老就对了。”
                      “其实狼导的性取向是正常的,他最近在······咳咳咳····”
                      司马衍默默地看了看面前的男人。
                      “我都领盒饭了,狼导你怎么还让我上镜啊······”
                      “不为什么,记住了,回去再多搜集几条,不然你懂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9-11-06 21:30
                        吧主带头水贴
                        说吧封几天?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4楼2019-11-06 21:46
                          超短短篇
                          这里站着个绑着绷带的人。
                          一个全身都是绷带,背着一把剑,一缕红发垂下。
                          一个手上缠着绷带,拿着一把古剑,一头银发垂下。
                          一个上肢缠满绷带,胸口一处封印。
                          一个人头上缠着绷带,笑起来如同一抹辰光照亮天地。
                          另一个眼睛上缠着绷带,没出过场。
                          最后一个除了眼睛都缠着绷带,几根银针挂在腰上。
                          这几个人是谁?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9-11-06 21:50
                            “如果西尔弗卡莫金娜阿克雷亚兹他们都真正属于龙族会怎么样?”
                            “大概会完全不一样了吧。”
                            “这样的龙族太多了,背叛了自己的种族,成全了自己的自由。”
                            “就连伪龙的首领,也是这样不是吗。”
                            “龙族,没落了。”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9-11-06 21:53
                              暴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9-11-09 10:57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9-11-09 10:5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9-11-09 10:58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9-11-09 11:14
                                      满贴都是咕咕之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9-11-09 14:47
                                        周年庆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9-11-10 01:1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9-11-10 01:24